129章小小交锋(2/2)

加入书签

的感觉,微微一笑,抚摸着她的脸,道,“元歌,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你不明白做父母的心情。那些天,你在宫里,我却连宫门都进不去,丝毫都得不到你的消息,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急,有多担心,因为完全不知道你究竟处在怎样的环境里,要面对怎样的困境,因为完全不知道,越想越觉得可怕,所以才更担心。因此这次我想陪你一道进宫,即使帮不到你,也能看看你的处境,看看你的应对,至少让我心里有个底。不止是我,你父亲也是这样想的,他比我更担心你。”

  裴元歌心中一怔潮涌:“母亲……。”

  她只是想着,皇宫的事情,裴府根本插不上手,与其告诉父亲和母亲,让他们担心,还不如不说。却从来都没有想到,父亲和母亲也是历经世事的人,当然知道皇宫的凶险,却对她在皇宫的事情一无所知,反而会更加担忧。

  “我明白了,母亲。”裴元歌点点头,“可是您要答应我,不要为了我不顾一切,遇事要沉着!”看母亲这模样,显然是下定了决心要随她入宫,而且父亲也是知道,甚至是赞同的。这种执拗,只怕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一再叮咛嘱咐,希望她不要卷入宫里的是非,被她牵连而受到伤害。

  到了萱晖宫,裴元歌和舒雪玉稍候,赵林先进去通报。

  没多大一会儿,他出来躬身道:“太后请裴夫人和裴四小姐进去。”悄悄地朝着裴元歌翘起了小手指,表示太后心情不好,需要小心谨慎。

  到裴府宣旨,明明是让请她入宫,怕她离得久了,心野了,不再听从太后;结果却连母亲也跟着一道入宫,以太后的玲珑心思,必定早就猜透了是怎么回事。因此,当裴元歌进了偏殿,看到太后雍容华贵地端坐在那里,嘴角虽然带着淡淡笑意,眼睛却是略显阴沉,就知道她心中定然对母亲不满,行礼过后,便笑着上前道:“许久不见太后娘娘,见您还是这般康健,小女就放心了。这是我母亲,听说太后娘娘在宫中对小女诸多喜爱照顾,母亲心中十分感恩,所以特意入宫来谢恩的!”

  听到裴元歌的话,太后唇角的笑意微微加深。

  看起来,回到裴府半个多月,裴元歌这只幼鸟的翅膀还没有变硬,依然对她敬畏有加,因此上来就是逢迎讨好,连带着裴夫人也捎带上了,就是怕她降怒于裴夫人。

  太后笑着拉过她的手,道:“还是你这个丫头嘴巧,怨不得你走后,哀家这萱晖宫都冷清多了。”然后才向舒雪玉道,“裴夫人快起来,只管做,不必多礼。哀家实在是喜欢元歌这丫头,简直把她当一家人看待,所以裴夫人也不必拘礼。”完了又转头去看元歌,蹙眉道,“瘦了,在裴府侍疾,想必很辛苦吧!得好好补一补才行,不然太叫人心疼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里,却透漏出无限深意。

  明明舒雪玉是有品级的诰命,按规矩太后应该先招呼舒雪玉,但是她却偏偏先去夸奖裴元歌,又说她离开后萱晖宫中冷清,显然是有留她再住宫中的意思;然后才去理会晾着的舒雪玉,又口口声声只说是喜欢元歌,所以才允许舒雪玉不拘礼;最后则点出侍疾辛苦,更是挽留之意浓重。

  舒雪玉虽然未必能分清楚这中间的细节,但是却也听出了太后的言外之意,是想留元歌,便笑着道:“可不是吗?元歌这孩子最孝顺,这次见她父亲病了,担心得很,处处都周全体贴,也难怪我家老爷最疼爱元歌,心里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一刻不见都觉得不对劲儿。皇上说他这次是思女成病,依妾身看,倒有八成准!”

  虽然是开玩笑的神态,却透露出裴诸城对裴元歌的看重,离不得她,用个孝字,和父女天伦,试图说服太后放人。

  太后眉头微皱,她久经世事,哪里听不出这其中的机锋?果然这位裴夫人是来者不善!当即也笑着道:“也难怪,毕竟裴尚只有四个女儿,至今仍无子嗣,自然疼女儿多了。说起来裴尚如今也快四十了,仍然没有子嗣,着实令人心忧,裴夫人这般知达理,又对裴尚如此体贴,想必也在为此担忧吧?听说裴府原本还有四房妾室,只是两个出了事端,一个被禁足,一个闭院不出……这样吧,哀家改日跟皇上说说,为裴尚赏赐几位美人,毕竟子嗣为重嘛!”

  舒雪玉神色一僵,太后的话正点出了她心中最大的刺痛,无子;又点明那四位妾室的情形,隐约有斥责她嫉妒的意思;最后更是开口要皇上赏赐美人下来,若真是如此,就连裴诸城也拒绝不得……。心中既痛且怒,却也知道这事不好推拒,不然定然会被太后扣上嫉妒的罪名,连带无子,不知道还会折腾出什么事。

  这个太后好敏锐的心思,好狠厉的手段,开口便直指要害!

  元歌伴在这么位厉害的太后身边,要耗费多少心思才应对她,难怪从宫里回来后会那么瘦!

  舒雪玉一会儿想想元歌,一会儿想想自己,心中的警戒和担忧越来越重,却是怎么也想不到应对的办法。

  “怎么?裴夫人不谢恩吗?”太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裴元歌却知道,太后根本就没心思搭理裴府的家务事,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因为母亲话里透漏的意思,想要阻止太后留她,引起太后的不满,这才借机发作,来刁难母亲。不过太后也只是借此威胁,让母亲自觉地放弃原本的想法,否则就会直接下旨赏赐美人,而不是说什么“改日请皇上下旨”,这就是留了商榷的余地,只要她留下,太后也不会坚持,不然后果难料。

  想到这里,裴元歌笑着摇着太后的手臂,道:“太后娘娘还说喜欢小女,却又来拆小女的台。如果父亲真得了儿子,那眼里岂不是没了我这个女儿?小女才不要!太后娘娘不能赏赐美人,不然小女就不陪您了,就让这萱晖宫冷清着好了!”

  话语娇嗔,似乎是在大发娇嗔,却已经透漏出了太后想要的含意。

  “你这个丫头!”听到裴元歌的话,太后的脸顿时阴天转晴。

  以裴府的情况看来,这位裴夫人只怕不是能容人的女子,不会喜欢看到裴诸城身边多女人,但她是太后,如果她或者皇上下旨,别说裴夫人,连裴诸城也没办法。故意这样说,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要么裴元歌留下,要么她就下旨赏赐美人,而且打的是体恤功臣,为裴诸城的后嗣着想,谁也无话可说。

  既然裴元歌已经答应了会留下,她也就没必要再理会裴府的这些琐碎的事情。

  舒雪玉心中一急,正要开口,抬眼却见裴元歌正冲她摇头,想起元歌之前的叮嘱,只能硬生生按捺下来,心中暗骂自己没用,才刚开口就败下阵来,心中懊恼不已。

  裴元歌知道,太后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母亲想要拦阻太后,简直是螳臂当车,但不让母亲试下,她也不会死心,所以刚刚才没有做声。反正她要留在宫中早就是定局,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并不意外。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通报声:“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携众位妃嫔来给您请安!”

  裴元歌心中一动,转头去看太后,见她也是面色微凝,就知道皇后只怕是已经知道她入宫的消息,所以迫不及待地前来找麻烦。稍加思索,裴元歌沉声道:“太后娘娘,小女母亲前些日子照料父亲,十分辛苦,来时又一路乘坐马车,恐怕有些劳累,您给个恩典,让紫苑带她到霜月院先歇息歇息,可好?”

  太后存心要拉拢利用她,还会对她和母亲留些情面,但皇后绝对不会。

  绝不能让母亲留在这里,跟皇后照面!

  ------题外话------

  呃,今晚的字数又少了,蝴蝶感觉,才还了没多少的债,似乎又恢复原状了,这就叫欠债容易还债难啊迎风宽面条泪不过,偶一定会还上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