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章寻求平衡(1/2)

加入书签

  你没有听过也不奇怪宇泓墨解释道七皇兄宇泓烨是母妃所生的皇子比我大一岁只是他刚出生没多久就遇上宁王之乱叛兵攻入皇宫当时母妃正在坐月就命奶娘先抱着七皇兄离开结果等到叛乱平定的时候却只发现了奶娘的尸体找不到七皇兄的踪迹父皇和母妃派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最后就宣布七皇兄夭折衣冠冢葬入皇陵

  裴元歌忽然想起一事:难道说那晚在白衣庵……

  嗯母妃在白衣庵供的长生牌位应该就是七皇兄的听说父皇和母妃都十分疼爱七皇兄因为没有找到七皇兄的遗体所以母妃始终不相信七皇兄已经过世这些年来大概从来都没有放弃找七皇兄我还听说母妃在失去七皇兄后几乎癫狂差点跟皇后和叶氏撕破脸她那么精明沉稳的人居然会如此鲁莽可见她对七皇兄的感情之深不过也正常毕竟是亲生母子五岁那年娘亲那样对我的时候我也觉得撕心裂肺的疼觉得整个天地似乎都坍塌了我想母亲失去孩子和孩子失去母亲的痛楚应该是一样的我想娘亲就是考虑到这点才会想要把我推给母妃吧

  宇泓墨说着脸上忽然浮现起一种深沉的哀伤不知道是为柳贵妃还是为他自己

  抑或是为了疯癫的王美人…

  那么七殿下有没有可能还活着裴元歌问道

  宇泓墨摇摇头眼眸晦暗:以当时的情形来说七皇兄一个婴孩儿存活的希望很渺茫不过我倒是希望七皇兄还活着所以这些年来我也在暗暗派人找七皇兄可惜对七皇兄的事情我知道得太少完全没有线索差不多是在大海捞针

  你为什么要找七殿下裴元歌试探着问道要知道七殿下可是柳贵妃的亲生孩子如果真的找到了他柳贵妃的心思恐怕要转到七殿下身上说不定连皇上也会你可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虽然说现在她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也清楚地知道宇泓墨的心但是两人之间还有着很多的问题不只是太后的问题就连父亲也未必会同意这桩婚事毕竟宇泓墨是皇子而且现在就属他和宇泓哲声势最盛如果叶氏倒台宇泓哲跟着失势那宇泓墨就是最有可能的太子人选

  裴元歌固然希望宇泓墨能够扳倒宇泓哲但是如果宇泓墨成为太子再继位为帝……

  这段时间对皇室的接触已经让她对那个地方充满了戒心看似尊贵的身份下不知道埋葬着多少嫔妃的血泪即使尊贵如皇后荣宠如柳贵妃也都有着各自的无奈和艰辛虽然说裴元歌并不畏惧这些阴谋算计勾心斗角但是……能够应付那些争斗并不意味着她喜欢那样的争斗尤其能让她冰冻垂死的心中绽放出花朵她对宇泓墨是更加深刻的心动比前世对万关晓那惊鸿一瞥的心动要深刻得多

  她也会希望她能够拥有完全的宇泓墨不必和任何女人分享他

  即使她知道从她对宇泓墨心动的那刻起就注定这是奢望因为即使是寒门子弟出身的万关晓在娶到她这位尚书嫡女后也不曾间断纳妾何况是金尊玉贵的九皇子宇泓墨他是皇子已经难免妻妾成群若是皇帝……

  总会觉得心痛的

  宇泓墨转头凝视着裴元歌看到她眼眸中慢慢浮现出一层浅浅的阴霾这样一个瞬间方才她眼眸中柔情缱绻的光芒顿时消散似乎又回到了平日里沉静沉默的模样每次看到元歌这个模样丝毫都不像十三岁的女孩宇泓墨都会觉得心疼忍不住问到:怎么了元歌你在想什么

  我……裴元歌抬眸又慢慢垂下没什么

  这幅模样显然是不想说宇泓墨微微蹙眉回想着方才跟元歌的谈话又想起那次在元歌闺房中的情形忽然有些了悟嘴角漾起了一抹微笑改为揽住她的肩膀用更亲昵的姿势抱住了她悄声在她耳边道:傻丫头

  裴元歌有些抑郁:为什么突然说我傻

  不听我把话说完就胡思乱想难道不是傻丫头吗鼻间充溢着元歌鬓发的清香以及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宇泓墨难免有些心旌神摇忍不住悄悄地吻上她的鬓发见她似乎没有察觉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偷香成功的感觉这才继续原本的话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