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章锁在门外(1/2)

加入书签

  254章锁在门外

  整个寿宴上,柳恒一都跟随在柳老夫人的身边,应酬宾客,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殊荣。

  但柳恒一心里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份云京注的原件,让柳老夫人对他另眼相看,才能够如此顺利。寿宴结束后,柳老夫人难得地拉着他又说了些话,柳恒一耐心地敷衍着,好一会儿才脱身,回到了自己的院落,思索着整件事,越想越觉得奇怪。

  他和柳瑾一都是庶子,原本身份地位应该相差无几,但他刚出生满月,柳老夫人就突然身体不适,高烧发热了好几天,百般求医都没能降下高烧。后来请了相国寺的师傅来看,说是被人冲撞,算来算去,竟然算在才满月的他身上。而当姨娘带着他到京郊的庄子上后,柳老夫人竟然真的奇迹般地退烧痊愈。

  这样一来,柳老夫人认定他与她反冲,对他一直不甚喜欢。

  再加上柳瑾一在中间搬弄是非,惹得柳老夫人对他越发不喜。只是,原本有叶氏和皇后太后在上面压着,柳贵妃急需外戚扶助,因此柳老夫人虽然不喜欢她,连带影响柳贵妃的观感,但他毕竟是柳府的人,总比外人可靠,因此明面上却还过得去。

  直到叶氏谋逆,被皇帝连根拔除,七殿下又被寻回,深得皇帝宠信,柳贵妃和柳氏一夜之间繁盛无二,再也没有家族能够和柳氏相媲美。

  没有外患,内忧便暴露了出来。

  若论才能,他并不比柳瑾一差,也为柳贵妃和柳府奔走出力。但现在柳瑾一任职吏部尚书,掌管百官考核,和柳贵妃以及七殿下宇泓烨走得很近,朝堂众人对柳瑾一趋之若鹜。而他却还只是吏部清吏司郎中,被柳瑾一死死地攥在手心,为了求得平安稳妥,为了妻妾子女能够在府中立足,他甚至不得不逢迎讨好柳瑾一,为他奔走效力。

  名为兄弟,实则主仆,他又如何能够甘心?

  但这些年,他用尽一切办法想要讨得柳老夫人的欢心,或者和柳贵妃七殿下拉近关系,但却都被柳瑾一从中作梗,未能如愿。可是今天……他却突然有了机会!如果他能够抓住,就此和柳老夫人亲近起来,今儿拉拢柳贵妃和七殿下的话……

  就在这时,他的独生子柳雪瑾突然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神色奇怪。

  “父亲,孩儿刚才回到房间,发现被褥中多了这个盒子。原本还担心是谁想要算计孩儿什么,可是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对寿星献桃的古瓷瓶,看起来应该是好几百年前的旧物。你说奇怪不奇怪?”柳雪瑾并不知道这就是自己父亲原本备下的寿礼,犹自道,“只可惜,寿星头部的地方没有保存好,碎掉了,否则以祖母对古瓷瓶的喜爱,将这对古瓷瓶送给祖母,定然能够让她欢喜。”

  闻言柳恒一霍然起身,道:“给我瞧瞧!”

  接过儿子手中的盒子,柳恒一打开望去,果然就是他原本准备好的寿礼,只是寿星头部被打碎,顿时明白了柳瑾一的用意。寿礼本身最重意头,绝不能毁损,何况被打碎的地方是寿星的头部,若是这份寿礼被老夫人看到,说不定会认为他存心恶毒,因为不得她的喜爱,而故意诅咒她!

  想到这里,柳恒一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寿宴上出了假寿春图的事情,老夫人已经很恼怒,只是碍于颜面不好发作,若他在送上有问题的寿礼,岂不是火上浇油?柳瑾一这样做,是要彻底毁掉他和老夫人之间的关系,从此在柳府,在朝堂都无法立足!柳瑾一这是要将他逼上绝路!幸亏有人将寿礼换掉,换成老夫人期待已久的云京注,否则……

  这个换了寿礼的人,对他的恩德匪浅啊!

  “雪瑾,你可知道是谁将这盒子放在你的房间内的?”柳恒一问道,想到追查出线索。

  柳雪瑾摇摇头,道:“儿子也觉得奇怪,将留守的丫鬟小厮盘问了个遍,可是他们都说没有人进出过儿子的房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将这东西放在我的房间,又为什么要这样做?父亲,你的神色为何如此异样?是不是这盒子有什么玄机,是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儿子?”

  “不,雪瑾,这个人救了我们这一房人的性命!”柳恒一缓缓地道,将事情原委讲了一遍。

  柳雪瑾只知道父亲今天在寿宴上露足了风头,却不知道其中竟然有着如此的曲折凶险,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颤声道:“父亲,多亏那人将寿礼换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知道这恩人是谁?”想着,忽然又道,“对了,父亲,这盒子里除了碎掉的古瓷瓶外,还有一样东西。”

  说着,从盒子里取出一枚玉佩,交给了柳恒一。

  那是一枚福寿双全纹的青玉佩,玉色通透凝翠,宛如锁着一汪碧水,波光粼粼得光泽晕然,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华,显然是用最顶级的青玉雕刻而成,花纹虽然寻常,刻功却十分精致,没有分毫瑕疵。玉佩周身莹润光泽,并不全是打磨之功,更多是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