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霍格沃茨救世主×迷情剂(1/2)

加入书签

  粉红色的装饰和浓郁的巧克力香味弥漫了整个霍格沃茨,就连斯莱特林阴森森的地窖中也充斥黑巧克力浓郁的咖啡豆味道。

  “哈利,清醒点。”德拉克不得不用力拍打哈利的脸颊,才能让救世主那点巍巍可及的理智保持清醒。

  美杜莎在门把上嘶嘶作响,德拉克无可奈何的看着紧闭的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大门。他很清楚,每年的情人节,父亲都会去母亲的墓前坐上很久,而教父,一直都是站在父亲身后的。看着哈利泛着水雾的闪烁眼神,德拉克微微叹了口气,不动声色的把双面镜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情人节是个美妙的节日,充斥着告白和巧克力的甜蜜日子。如果世界上不存在迷情剂这种可怕的魔药的话,那么大概巫师们也是可以肆意享受这样美好的节日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迷情剂是这个世界最最危险的魔药之一,以德拉克现在的想法,迷情剂甚至应该和不可饶恕咒一样被魔法部明令禁止。不同于大多数爱情魔药的辅助作用,迷情剂能够在极端的时间里就起效,使服用者产生一种强烈的痴迷感。更让人为难的是,迷情剂的配方通常是因人而异,所以迷情剂的解药配方也是相对应的。简单地说,破解迷情剂的办法只有两个,其一,找到熬制的人,逼迫对方熬制解药,其二,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待药效消退。

  “哈利,你知道这盒巧克力是谁给你的么?”德拉克抖了抖手里的盒子,巧克力已经被吃光了,盒子上没有贺卡也没有署名,“你还记得是哪个学院的女生送给你的么?”

  “唔,是花生酱夹心的——恩,还有桃红香槟的气味,那么说,其实是酒心的么——”斯莱特林救世主阁下只是眨了眨他那双魅惑的双眼,视线随着包装盒的晃动移动,平日里略显苍白的唇瓣因为迷情剂的药效红润饱满起来,嘴角还沾着几星巧克力的痕迹。很显然,巧克力的赠与者没能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最终他只能放弃的靠回德拉克肩上,“是个男生。”

  “花生酱巧克力么?看起来像是格兰芬多或者赫奇帕奇的风格。”斯莱特林不至于愚蠢到使用迷情剂,退一步说,即便是在巧克力里添加了迷情剂也应该选用更华贵的松露夹心来搭配,拉文克劳一向谨慎从容,但是他们永远思考多于行动,从时间上来看这盒巧克力绝对是早有预谋的。剩下的只有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偏偏这两个学院的人数又是最多的——

  如果让我查到是谁胆敢对哈利下迷情剂,我一定会让他了解到这样的所作所为需要付出的沉重代价是他绝对承受不起的!如果自己不是刚好在寝室里试穿宴会的礼服,如果不是哈利刚好在斯莱特林休息室品尝巧克力,如果不是恰恰好哈利手上戴着气势盟约的誓约戒指——德拉克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自己的激动的情绪。骑士盟约能够在被起誓者处于危险第一时间向起誓者传递警告,这种警告很微妙,类似于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通常是模糊的感知,但是比起任何的魔法道具对于危险的感知都要敏感准确。正是得益于此,德拉克才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哈利的异状。

  “看起来,只能去那个教室了。”整个霍格沃茨都在为晚宴做准备,到处都是三三两两游荡着想要邀请舞伴的男生,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并不容易,特别是身上还要挂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救世主。德拉克想起了扎比尼曾经提起过的那个教室,就在拉文克劳塔楼的第二层第三个拐角上。只要能回答出鹰状门环提出的问题就能够进入拉文克劳塔楼,蒙泰级长为首的几个高年级斯莱特林已经不止一次的在拉文克劳走廊上“偶遇”布斯巴顿女生了。

  “解释一下阿尼玛格斯这个词。”鹰状门环上的鹰头扭动了一下,似乎在审视恍惚状态的斯莱特林救世主,最后还是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阿尼玛格斯取拉丁词magus加在animal上,创造出了animagus这个词。指能够通过魔法把自身变成某种动物,同时又保留魔法法术的巫师。阿尼马格斯不能随意地变成任何动物,所变化的动物与巫师的性格和体重有关。一般地,每个人只能变成一种动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