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这帮小子也是凌霄城的好苗子,老甲可不敢让林傲把他们给打坏了。

  见到林傲已经占了上风,便现身制止了这场争斗。

  林傲本就没打算把他们怎么样,一帮小孩子而已,林傲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哦,原来是您,既然这里由您处理,也还请看好了这些道。

  “喂,小子,你这些战斗技法都是跟谁学的?我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啊?”

  林傲转身要走,却忽然听到一个略带戏谑地嗓音。

  转首回望,林傲发现从正在安抚那些少年的老甲身后不远处,一个衣着华丽的白衣中年人步履从容地向着林傲走来。

  那中年人外表看起来大约不惑之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相貌颇为英武,见到这人,林傲心中就是一动。

  他……认识!

  如果说林傲在九州大陆仇家不少,同样的,能算的上朋友的也是有那么一个两个的。而眼前这人,虽然算不得朋友,但总有一段师徒之谊的。当然,林傲是师。

  “我叫云寒,如果不是我确定你只有二十出头,我简直就觉得你是我恩师夺舍来游历人间的。”那人走到林傲身前,以神识传音道。

  林傲苦笑,怎么就把这个人给忘了?

  想来……差不多有五十年了吧?当年,他可不叫云寒,至于当时的名字,林傲甚至都已经想不起来了。当年林傲以归元境大成的境界游离九州,当他抵达东林州的时候。正巧遇见云寒被人围攻。

  向来见不得以多欺少的林傲。稍稍施展手段便救下了他。

  原本打算立刻就走的林傲。不成想却被当初还年轻的云寒给缠住。几番交流,林傲也知道这云寒也是一介散修,来到这里采药时,发现了一株两百年份的灵草,当他采下之后不想却被人盯上,言语不合,两方便大打出手。

  对于他的事情,当时的林傲并不感兴趣。即便云寒想要将那株两百年份的灵草赠予林傲当谢礼也被林傲拒绝了。林傲的洞府里,什么样的灵草没有?何必要一个当初只有筑身境的小修士的东西?

  林傲的大度,让云寒心折不已,他已经没有了师父,见到林傲修为如此高深,当即便要拜林傲学艺。

  林傲只是来游历,哪里有心情和工夫去收徒?

  奈何这云寒太能缠人,最终无奈的林傲也只好把他待在身边。

  有这样一个鞍前马后端茶倒水的小跟班也不错。

  当时的林傲,并不想让人知道他到了东林州,便化名云历。意为:云游四方历九州的意思。

  谁知这云寒在听说了林傲的名字之后,便执意改名为“云寒”。也算认了林傲这个师父。

  对于他的这种做法,林傲也只是当他因为年轻而一时冲动,自己在东林州不会逗留很久,怕是不用多久就要去别的州。

  可就在一年的时间里,这云寒楞是跟了林傲一年!直到林傲离去。

  看在他如此执着的份上,林傲在后半年里,也着实教了他一些东西,因为修行的功法他已经有所修,是以,林傲对他的指点多在实战的技法上。

  只是林傲并不知道,因为他当年的一番指点,直接造成了二十年后东林州“云里寒星”的崛起。

  凭着过人的战法,云寒在同级的修士中罕有敌手,每每回想,他总是对当年的恩师“云历”念念不忘,却始终无缘再见,这,一直是云寒心中的一抹隐隐忧伤。

  这些事情,林傲自然不知道,这个时候再见云寒,林傲心里只有庆幸,当初没有告诉云寒真名,否则,他此时的名字加上云寒对他的熟悉,保不齐就要露底。

  “哦?那您的恩师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林傲笑笑,说道。

  “嘿!道:“我乍见你,觉得甚是亲切,初次见面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个,便当做见面礼了。”

  云寒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丢给了林傲。

  瞧着手里的小玉牌,林傲的心就是一颤。

  “小子,我就要离开东林州了,临走,也没什么好东西留下,这块玉牌,便赠与你,其上有我蚀刻的法阵,若是遇到不可力敌的家伙,用便捏碎了它……”

  这……分明就是当年林傲离开东林州时赠予云寒保命用的法宝。

  此时,它依然温润如新,很显然,这么多年云寒并没有动用啊。

  放在手中摩挲了一阵,林傲心中感慨,不由问道:“这东西看起来很贵重啊,你就这样送我了?无功何以受禄啊?”

  “呵呵,相见即是缘分,这块玉牌是我恩师临走时赠予我的,而今我转赠于你又有何不可?要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