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岂不是太危险了?!

  除非是他是不得已的!

  伊灵汐心中一阵乱跳,这个家伙不会是――

  不会是被人抓走了吧?!

  她又看了看大树上的痕迹,微微蹙了一下眉尖。

  困妖索是被人用一种特殊手法解开的!

  她想了一下,左手一弹,一个小小的纸鹤便飞了起来。

  那个纸鹤围着大树转了一圈,便又停在伊灵汐手上。

  小脑袋微点,小嘴开开合合,说了一些什么。

  伊灵汐眉尖微挑:“你是说他忽然不见了?”

  那个纸鹤点了点头。

  怎么会突然不见的?

  他失去了狐狸内丹又不能飞,除非――除非他被人收了!

  或者被装进一个什么东西中带走了……

  伊灵汐眼眸一闪,吩咐一声:“你嗅一下那个气场最大的,跟上他!”

  她伊家的困妖索可不是随便个阿猫阿狗就能解开的!

  放眼整个驱魔界,也就那么几位而已。

  那人能解开她的困妖索,气场肯定不小。

  她就不信找不到他!

  跟着纸鹤,她出了小巷,来到宽阔的马路上。

  纸鹤原地转了一个圈,又飞回了伊灵汐的手掌上说了几句什么。

  伊灵汐眉峰微皱,上车了?

  “继续跟!”她手指一弹,那飞在空中的小纸鹤便隐去了身形。

  也只有伊灵汐能看的到。

  伊灵汐顺手叫了辆出租,坐了进去。

  “小姐要去哪?”

  出租司机习惯性的询问。

  “我让你去哪就去哪。不要多问。”伊灵汐俏脸绷的很紧。

  她由于出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换合体的衣裳。

  上身一件白色心形领的t恤衫,下身配一件黑色牛仔短裤。

  长发随意用一根缎带束起。

  光脚穿着一双人字拖,看上去像个无所事事的街串子。

  那出租大叔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掂量她会不会坐霸王车不给钱。

  伊灵汐挑了一下眉,掏出个百元大钞,啪地一声拍在司机的驾驶座上:“快开!”

  有钱的就是大爷,那司机也不再多说废话。

  按照伊灵汐的指点向前开去……

  也不知拐了多少弯,汽车拐上了一条较偏僻的小路。

  又向前行走了一会,来到一片别墅区。

  这里是昆明最高档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那只纸鹤径自飞了进去。

  伊灵汐在大门口下了车,打发走了司机。

  她看了看大门,大门口戒备森严,要进入还得到门口的保安室登记。

  伊灵汐知道,在这种地方,除非别墅内的人同意,陌生人休想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去。

  而在这块别墅区,伊灵汐也没有相熟的人。

  她四下看了看,四周安静的很,并没有人在附近晃荡。

  她心中一动,自身上摸出一张符。

  默念咒语,一道淡淡的白光闪过,伊灵汐已经变成了一只猫。

  小区的保安对人盘查的紧,对动物倒不那么注意。

  伊灵汐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她跟随着那个纸鹤在小区中转了一圈。

  这里的房子修建的错落有致,曲径通幽,花木扶疏,贵气十足。

  纸鹤在一幢宅院前顿了一顿,便直直向里面飞去。

  看来是这里了!

  没想到抓花抱月的竟然是一个有钱人……

  伊灵汐几乎想也没想,飞身而起,跳上了高高的围墙。

  她还没立定身子,数道寒光便向她迎面射来!

  伊灵汐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埋伏,差点被那些寒光射个正着!

  幸好她反应够快。

  身子猛地向后一倒,双手连挥,指尖弹出数缕紫光,和那几道寒光迎了个正着。

  嗤嗤声不绝,空气中飘过一种烤焦头发的味道。

  那几道寒光都消失不见。

  伊灵汐不敢怠慢,脚尖一勾,重新翻上高墙,飘身而下。

  她回头瞧了高墙一眼。

  不出所料的,在墙上有一些奇异的符号。

  普通人或许看不出来,但伊灵汐却是驱魔界的大行家,一眼便看出,那些符号其实是攻击的符咒,专门对付不请自入的梁上君子的。

  那些符咒级别不低!

  如是普通的小贼,这个时候早被这些符咒给射趴下了,不死也去半条命!

  这里的主人不简单!

  伊灵汐眼眸一闪,轻忽之心顿去,脚下更加小心。

  里面就像是一座小型的花园,各色奇花异草竞相开放。摇曳生姿。

  花园中有一条羊肠小道,用各色鹅卵石铺成。

  月光下看上去就像一条闪着鳞片光芒的长蛇……

  小道上干净的连一片杂草也没有。

  伊灵汐正想踏上去,无意间一抬头,目光忽然一凝!

  那正在向前飞的纸鹤像是忽然碰到了什么阻力,在半空中猛地一顿,呼地一声燃烧起来。

  化成灰烬飘扬而落。

  那些灰烬正落在羊肠小道上,还没来得及粘上,那些鹅卵石忽然像活了似的,闪了一闪。

  再看那些灰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羊肠小道又干净的像是刚刚打扫过一样。

  伊灵汐心中一沉。这家人养蛊了?!

  她眸光闪了一闪,自衣袋中摸出一张白纸,双手一搓,白纸成了碎片。

  向着那条小道一抛。

  白纸碎片飘飘扬扬落了下去……

  这一次伊灵汐看的分外仔细。

  那些纸片刚刚落到地面,那些鹅卵石便发出一种浅浅的光芒。

  那些纸片便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转眼便不见了。

  果然!

  和她料想的一样,这里有传说中的蛊王――

  金钱蛊!

  传言金钱蛊十分爱洁,养着金钱蛊的人家通常都干净的不像话。

  一根杂草,一点碎屑也不会有。

  伊灵汐看了一眼羊肠小路周围。

  那些奇花异草虽然长的茂盛,但花下果然很干净,一片枯叶也没有。

  伊灵汐大眼睛眯了一眯,如她猜不错的话,这条小路就是金钱蛊所幻化。

  她刚刚如果贸贸然踏足其上,一定会中蛊毒的!

  这户人家到底是什么人?

  不但擅长驱魔术,居然还是养蛊的大行家!

  看来这条小路那是绝对不能走了,只能从这些花上飞跃过去了!

  伊灵汐索性收起幻形术,显露出原身。

  手腕一翻,自腰中抽出一条黑色长鞭。

  看了看花丛中的那几株大树,测算了一下距离。忽然飞身而起。

  人在半空,手中的长鞭出手。

  黑色的鞭梢长蛇一样甩出,啪地一声正缠在大树的枝干上。

  伊灵汐借力一拉,身子飞鸟一样飞了过去,落在大树上。

  她的脚刚刚沾到树干,那原本静止的树干忽然诡异地扭曲起来。

  滑腻腻的,像蛇的身子。

  无数枝条忽然变幻成墨黑的大蛇交缠着向她扑了过来!

  伊灵汐早有防备,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素手一翻,一道紫色灵符飞了出去。

  正贴在大树的树干上。

  那些飞舞而来的大蛇像是被人一下子掐到了七寸,顿时僵直不动了。

  伊灵汐飞身一起,长鞭一抖,又向下一棵树跃了过去……

  她如法炮制,连连飞跃了八九棵大树。

  拐过了一个假山石,又绕过了一个小型的喷池。

  不远处现出一座三层小楼。

  复古的建筑,斗拱飞檐的,看上去古色古香的,十分的气派。

  眼看再飞过三棵树便能落在那小楼前。

  伊灵汐正想再加一把劲。

  忽听背后风声一起,腥风扑面!

  她此刻身子正在半空之中,根本来不及回头。

  百忙中身子硬生生一翻,凌空翻了一个跟头。一团银光紧贴着她的前胸飞了过去!

  伊灵汐手下一紧,身子如离弦之箭,落在前面的大树上。

  还没等那大树有所变化,她手中的符咒已经挥出,定住了那棵大树。

  也几乎就在这同时,脑后又有风声扑来。

  伊灵汐猛一俯身,噗地一声响,一道银光击在了她身前的树干上。

  那树干活了似的吱地一声响,像是被硫酸腐蚀到一般。

  被那道银光击中的地方竟然融化了,冒出刺鼻的浓烟。

  整个大树都剧烈地颤抖起来,枝干蜷曲,发出吱吱的叫声,像是痛苦异常。

  伊灵汐回头一瞧,蓦然一怔。身后不远处半浮半沉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

  那小孩穿着一个金色的肚兜,束着一个朝天辫

  一双眼睛睁的圆圆的,眼珠却是金色的,闪着诡异的光芒

  他看着伊灵汐,忽然开口:“擅入者,死!”

  他小嘴是艳红色的,牙齿却白森森的,看上去阴森异常。

  白乎乎的小手一伸,一道金光便朝伊灵汐射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

  小鬼降?

  不对!小鬼降应该是血红色的。

  这个却是金色的……

  伊灵汐脑子里在这一霎那间转过了许多念头。

  她来不及思索,身子滴溜溜一转,那道金光便又落空了。

  那小孩咯咯一笑,笑声尖利,如同鬼哭。

  手指连点,无数道金光连闪而至。

  伊灵汐知道不能和这金光硬碰硬,手腕一翻,手指连弹,无数道紫光飞出。

  半空中嗤嗤嗤嗤声不绝,金光和紫光在半空中相撞,消弭于无形。

  “小丫头有些本事!”

  那小孩眸光一闪,老气横秋地说了一句。

  “再尝尝这个!”

  那小孩在空中一个转侧,手遥遥一指,无数利齿状的东西忽然自大树上涌出,倒刺上来!

  那些东西寒光闪闪,如同尖刀。

  “碧玺刀?”

  这小孩居然会这个?!

  伊灵汐伸手在树干上一拍,身子轻飘飘的飞起。

  伸手在身前连画了好几个符号。

  这些符号瞬间凝成了一柄青光闪烁的长剑。

  迎空一闪。青色的剑光如闪电般一掠而过。

  “咔,咔!咔,咔!”

  青色的剑光席卷而过。

  刹那间,那些自树上涌出的尖状物被一剑搅得粉碎!

  伊灵汐黑色的长鞭一闪,长蛇般向着那个孩子卷去!

  那孩子身形来去如电,微微闪了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瞬息间又忽然出现在伊灵汐的身前。

  张口一喷,一道烈焰冲着伊灵汐射到!【】

  那烈焰红的异常诡异,竟然是鲜红色的,如同鲜血。

  红莲业火!这小孩喷出的竟然是焚遍三界的红莲业火!

  伊灵汐一个铁板桥,那团烈火便自她胸前飞了过去!

  呼!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瞬间燃烧起来。

  这火起的又快又急,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一个燃烧着的火球。

  “原来你便是那个金钱蛊!”

  伊灵汐身形骤起,手指连弹,无数碧色符咒自她指尖飞出,在半空中幻化为绿色的藤蔓。

  这些藤蔓迎空交织,瞬间编织成一张大网,将那个孩子裹在里面!

  那孩子自然不甘心就缚,在那个碧网中左冲右突,撞的那网海浪般起伏不定。

  “没有用的!这是碧云网,正是对付你的。”

  伊灵汐清脆的声音响起。

  她此时已经飞跃到另外一棵树上,冷冷地望着在网中的小孩子。

  那个孩子自然不肯死心。

  忽而刀砍,忽而火烧,忽而撕扯,无所不用其极。

  无奈那碧网似是长在了它的身上,根本不会损伤分毫。

  “臭女人,放开我!不然我把你撕的粉碎!”

  那小孩在网中叫嚣,声音尖利嘶哑,根本不似人声。

  伊灵汐眉尖一挑,明眸中闪过一抹杀气。

  这金钱蛊本是天下至邪之物,而修成了人形的更是残忍无比。

  这金钱蛊童虽然生的可爱,却也留不得了!

  这东西不惧刀砍,不惧火烧,不怕水淹,砸不扁,撕不烂,一旦炼制成功,几乎便没有死亡的时候。

  伊灵汐舒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她尚有一个法子。

  ――一个足以杀死这个东西的法子!

  她指尖一弹,一缕鲜血冒了出来。

  在空中一转,化为九张血色字符,这九张血符在空中滴溜溜一转,飞到那绿网上。

  那绿网颤了一颤,急速向里紧缩。

  那网中的金钱蛊童如同被蝎子蛰到,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叫声凄厉至极,让人听的心惊肉跳。

  “灵汐,手下留情!”

  一个润玉般清冷的声音响起。

  一道蓝光飞了过来,围着那绿网转了一圈,那绿网颤了一颤,终于慢慢松开。

  那个金钱蛊童嗖地一声跳了出来。

  它全身都是金色的汁液,小脸上的神情又是惧怕又是怨毒。

  “有眼无珠的东西,回来!”

  又一道蓝光闪过,那金钱蛊童被蓝光卷起,飞向小楼外站着的黑衣人那里。

  飞进了他平托着的一个宝蓝色的葫芦里。

  伊灵汐眼眸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又一声冷笑:“我道是谁居然有这么恶毒的东西,原来是宋先生。”

  身形一起,飞掠过两棵大树,落在了那个小楼前,和宋云洛面对面。

  宋云洛微微一笑:“我也正纳闷是谁居然惊动了我的小金,原来是伊小姐,伊小姐的身手果然很不一般,连小金也不是你的对手呢。”

  伊灵汐淡淡地道:“也幸亏它不是我的对手,不然灵汐一条小命就不明不白地交代在这里了!”

  宋云洛打了个哈哈:“怎么可能!?我绝不会让它伤害到灵汐你的。”

  “呃,听宋先生的口气,像是早已发觉我来到了这里,一直在旁边看灵汐搏命了?”

  伊灵汐长鞭已经收起,唇角一丝淡嘲,一双明眸瞬也不瞬地望着宋云洛。

  宋云洛愣了一下,苦笑道:“灵汐,你好利的嘴。我也是才听到动静出来的。没想到灵汐你会深夜前来,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伊灵汐冷冷一笑:“宋先生,你的防卫果然严密,今天来的如果不是我,而是普通的人,十条小命也交代了。”

  宋云洛打了个哈哈:“这些东西也就是防那些小贼,对灵汐你这样身手的,自然无碍的。”

  伊灵汐俯身摘了一朵花。

  那花在她手里居然扭动了一下,花瓣倏然打开,红光一闪,一个细小的东西朝她迎面射到!

  伊灵汐早有防备,手指一弹,一道银光闪过,那细小的东西便掉了下来,落在地上。

  伊灵汐早有防备,手指一弹,一道银光闪过,那细小的东西便掉了下来,落在地上。

  这东西有头有尾,浑身上下粘糊糊的。

  前端有一张大嘴,里面利齿森森。

  落在地上以后,竟然将地上的鹅卵石腐蚀掉一大块。

  花食蛊!

  这满园的花草竟然都是这种杀人于无形的花食蛊!

  伊灵汐随手将那只蛊射杀。

  伊灵汐随手将那只蛊射杀。

  淡淡地道:“我只是有些奇怪,宋先生弄的你这住处像铁桶似的。小贼什么的自然进不来,但宋先生就没有朋友吗?朋友来了难道也是步步杀机?”

  宋云洛哈哈一笑,并不说话。

  身形一动,在楼外一根栏杆上面动了一动,随着一声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