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不觉的中毒,但是一点把柄也没留下,能让那些亲手制毒的无辜人为她出面澄清。看来在她的身上,自己还能学到不少东西。

  唉,等等。如果尔雅能用这个方法下毒的话,不知道能不能也照此手段给鳌拜下毒呢?

  玄烨带着疑问进入梦想。明天起来后一定要问问皇后,看看这样对付鳌拜行不行。睡着之前康熙如此盘算道。

  “什么,赐御膳?”尔雅晕乎乎的问道。今天一大早就被康熙从被窝里挖出来,听他的伟大计划,现在的她还没清醒呢,就被康熙的话吓得不轻。

  “对啊,你看你用这个办法让淑妃中毒的神不是鬼不觉的,我们也用这种方法对鳌拜难道不行吗?”康熙觉得此时应该可行,但是他不明白为何尔雅听完后却一脸茫然起来。

  “皇上,此计的弊端我昨日已经和你说过了,你认为这个计划好吗?”尔雅皱眉问道。她昨日说过此计的弊端就是把自己毫无疑问的暴露在阳光之下,当别人一种毒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己下的毒,这个康熙脑袋是不是坏掉了,居然这么不怕死的还想用?再说了,鳌拜又不是名淑,那么好骗,容易上当!

  “你放心,这一点朕已经想过了。我们不用昨日的菜系,我们多换几种。鳌拜这人生性多疑,肯定会让不同的人尝试不同的菜,等到所有人都没事时,他才会吃。”康熙肯定的说道。

  “可是万一他不吃怎么办?”尔雅好笑的问。康熙以为鳌拜是傻子吗?无事献殷勤,要是自己的话就肯定不会吃那些菜。

  “这有什么担心的?皇上赐饭,臣子是必须得吃的。而且每道菜都要吃!”康熙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说皇上,与其由你亲自赐饭,何不让鳌拜神不知鬼不觉的吃下这些饭呢?”尔雅很是不赞同康熙的做法,于是另外想招道。

  “嗯?此话怎讲?”康熙开始有兴趣起来。

  “你可以命亲信去鳌拜的府上买通大厨,跟他说什么菜配在一起好,能说的多神就说多神,并且一定要说只有福运的人吃了才有用,不要让厨子误食。然后……”尔雅得意的朝康熙眨巴眨巴眼睛。

  康熙满意的点点头,立即命曹寅着人去办此事。

  “你在和朕说说,你还有什么好招能够对付鳌拜?”康熙觉得尔雅的点子都很不错,也开始听取她的话来。

  “皇上你说笑了,臣妾哪有什么好点子啊?”尔雅开始打起马虎眼来,她可是懒得很,不想自己找罪受!

  “你这个女人!”康熙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往往把人的胃口吊起来之后,又给人当头棒喝的,让人心痒难耐。

  “皇上叫我这个女人有何事吗?”尔雅气死人的说道。

  “哼!”康熙气的转身去乾清宫了,再在这里呆下去,自己非得气死不可。

  “臣妾恭送皇上!”尔雅调皮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尔雅自称臣妾,康熙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喜悦。‘难道我喜欢上她了?’康熙扪心自问道。

  琪儿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番外三 第十一章 心动

  人就是不能太嚣张,这不前一刻还在和尔雅斗嘴的康熙一到布库房的时候就发现鳌拜已经在那里侯着了。看鳌拜一脸的气急败坏,康熙也猜出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老夫拜见皇上。”鳌拜满脸桀骜不驯的看着康熙,腰也不弯的对康熙说道。

  康熙见鳌拜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心里火气上涌,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实力,他还是隐忍了下来,和气的问道:“鳌卿家今日来找朕有何事啊?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鳌卿家就自己决定吧!朕去练布库去了。”康熙故意如此纨绔的说道。

  “哼,老夫今日前来有一事想请皇上做主!”鳌拜不把康熙放在眼里,头昂的蛮高的说道。

  康熙暗自眯了眯眼睛,但随即就恢复平庸之相,明知故问道:“噢,那鳌卿家要朕做什么主啊?”

  “老臣的孙女在宫里被人下了毒,老夫自要为她讨一个公道!”鳌拜一脸横相的说道。

  “可这事昨日朕和太皇太后已经查清楚了,只是淑妃自己不小心吃坏肚子了而已啊?”康熙卖傻道。

  “哦?可是老夫听说名淑是在皇后那里吃完后才中毒的!”鳌拜阴着脸道。

  “鳌中堂,昨日皇后是和淑妃一同用膳的。”康熙就是打心里的想要维护尔雅,就算和鳌拜有所争执也在所不惜!

  “但是肯定就是皇后下的毒!”鳌拜一口咬定了尔雅就是不送嘴。

  “鳌中堂,你是在怀疑太皇太后和朕的公正吗?”康熙被鳌拜弄得有些恼怒了,他也沉下脸来,阴阴的问。

  鳌拜知道自己触及了君王的威信,连忙改口道:“皇上赎罪,老臣是爱孙心切而口不择言的!”

  “鳌中堂,朕知道你不服气,但是你若找不出证据,就不要随口的含血喷人!”康熙威武的说道。

  “是,老臣明白。”鳌拜还是很不服气,口气也很是恶劣。

  康熙见鳌拜这么嚣张跋扈的,也不能惹火了,于是软言劝慰道:“鳌中堂,淑妃中毒朕也很担心,淑妃毕竟是皇家的媳妇,朕是不会放任她被别人陷害的。”

  “多谢皇上!”鳌拜见康熙还是好言相劝,心里的火也去了些。皇上怎么样,还不是对自己惟命是从吗!鳌拜很不屑的想到。

  “既然没事了,你老就赶紧去处理国家大事吧!朕要去玩布库了。”康熙又变成不务正事的样子说道。

  可惜鳌拜好像不愿意就此放了尔雅,因为他知道只要把尔雅从皇后的位子上打下了,自己的孙女就可以成为皇后了。“皇上,老臣想要昨日的御厨们再烧一桌皇后吃的御膳给老臣带回去慢慢品尝,是否可以?”鳌拜用着不容反对的话语问着,让康熙也很是无奈。

  “既然鳌中堂想吃的话,朕就赐宴到中堂府好了。”康熙表面上满不在乎,其实心里是急得不行,他想立即回去,跟尔雅说这件事。

  “那老夫就多谢皇上赏赐了。”鳌拜向康熙身后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立马往厨房跑去,康熙见自己身边的贴身太监都是鳌拜的人,心里不禁更慌了,看来他的身边必须来一次大换血了!鳌拜还是连退都没弯一下的说道,随后调头就走了。

  看看皇上整日玩布库的劲,真是个没有出息的家伙!鳌拜心里鄙视着一门心思放在玩上的康熙。

  待鳌拜走的没隐之后,康熙急忙往坤宁宫跑去。

  “唉皇上,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尔雅舒舒服服的躺在榻椅上,奇怪的看着满头大汗的康熙问道。

  “快,快想办法,不好了!”康熙喘气着说道。

  “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慌啊?”尔雅被康熙的样子弄的迷糊起来。

  “鳌拜,鳌拜要了一桌你昨天给名淑吃的菜,你赶紧想办法,朕,朕只能干涉到这里了!”康熙气喘吁吁的说。

  “你说,鳌拜还是怀疑,让御厨烧了一桌昨天的菜?”尔雅有些反应迟钝的问。

  “嗯!”康熙着急的点头道。

  尔雅见大事不好,心里也慌乱起来,“那菜已经烧好送去了吗?”尔雅思维混乱的问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拖延时间,好让自己想办法。

  “没,还没!”康熙气息缓和下来,不过他眼中的担心却更加凝重了。看来尔雅也还没想到办法。

  “现在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你赶紧找人去御膳房偷一些东西!”尔雅灵机一动的说道。

  “偷什么?”康熙也好奇起来,问道。

  “偷红糖、鲤鱼、菊花和蜂蜜!”尔雅果断的说道。

  “这样有用吗?”康熙有些担心的问。

  “先试试再说吧!”尔雅也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康熙心里很是不安,但也只好按照尔雅的方法办,他大叫一声:“容若!”

  一道黑影快速的来到他的身边,道:“容若拜见皇上!”

  “容若,你着人去御膳房偷些东西……”容若听康熙的话听的直皱眉,他有些不懂皇上要自己去派人偷这些东西干嘛?“此事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康熙强硬的说道。

  “是,臣一定成功!”容若保证道。

  康熙回到房里,见尔雅有些心神不安的,自己也没了去玩布库的兴致,于是就在坤宁宫陪尔雅渡过这难耐的时光。

  一会后,容若过来禀报,说已经按照康熙的吩咐把御膳房里的那些东西都偷走了,而且他也已经知道康熙为什要自己派人去偷了,临离开之前,容若很小心的看了眼魂不守舍的尔雅,第一次有些后悔当初自己要她嫁进宫中。他第一次发觉尔雅不适合这里,一点也不适合,心里有些微微的发疼,但是容若还是选择了忽略!

  夜晚很快降临了,尔雅已经坐了一天,也一天滴水未进了。现在的她真的很后悔,当初干嘛自己心软要答应那个该死的容若进宫啊?现在好了,连小命都要保不住了。哼,自己这次最好没事,不然就算自己要死,死之前也要把容若给带着!尔雅担心害怕过头后,反而不怕了,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的把容若给揍一顿!只是她不知道,如果她现在要揍容若的话,容若也会心甘情愿的给她揍得!

  “好了,别多想了,过来吃点吧!”康熙看着憔悴的尔雅,有些心疼,他把尔雅拉到饭桌边,要她不要多想了,赶紧吃一些,她已经一天都没吃饭了。

  “你说,我不会有事吧?”尔雅心里不安的问着康熙,想要寻求些心理安慰。

  “不会的,你会没事的,朕一定会护着你!”康熙一个激动,把尔雅拦入怀里,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尔雅知道现在的康熙斗不过鳌拜,但是见他这么维护自己,她的心里也很是高兴,她点点头表示相信康熙,可是她心里的慌乱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今夜是个不一样的夜,这是尔雅有生以来第一次睡在一个异性的怀抱里,而且这个异性现在还是一个小男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尔雅心里并没有拒绝,因为她真的怕了,自从来到古代,她就一直故作坚强在,她的心其实早就惶恐不安了,只是一直表现出来,但是今夜,当康熙不许她拒绝的硬要拦她入眠时,她的心真的很温暖,如同沐浴了三月的阳光般。

  半夜,康熙小心翼翼的半起身,凝望着尔雅安然入睡的容貌,心跳好像滞了滞。他暗自发誓道:“你放心,朕一定会保护你的!”

  轻轻的吻了下尔雅光滑的额,康熙的心跳变得快速起来,跳的他连红的怎么都消不下来。

  夜很宁静,康熙发觉自己现在越来越喜欢宁静的夜了。

  番外三 第十二章 虚惊一场

  第二日一大早,尔雅和康熙就一同起身了,他们的心里都特别的害怕,怕鳌拜今天早上的举动。

  尔雅有些心不在焉的帮康熙穿朝服,这是她执意要为康熙穿的,因为马上要直接面对鳌拜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尔雅心里是有些愧疚的。

  “你……会没事的吧?”尔雅不敢看康熙的眼睛,更不敢去揣测康熙眼中的温柔。

  康熙执起尔雅扣自己衣扣的手,坚定的说:“你放心,朕会没事的,你乖乖在宫里等我。”

  “嗯,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如果实在混不过去,你一定要让我出去!毕竟我还是玛父的孙女,玛父在朝中还是有些地位的!”尔雅真心为康熙着想着说道。

  康熙听完尔雅的话后,心里一片火热,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那么真心的为他着想,连自身安慰都不顾的为他着想。现在他真的好庆幸,自己娶了个这么好的妻子。突然间,康熙深深的体会到身为一个丈夫的责任!他是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受任何委屈的!

  “你别胡思乱想了,吃些东西吧。昨天你就没吃些什么。”康熙关心的对尔雅说,他声音里的关切一丝也没有保留。

  “嗯,你自己小心!”尔雅还是不太放心,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不影响康熙了。

  康熙不舍的离开坤宁宫,第一次尝到了挂念的滋味。

  “容若!”康熙出来坤宁宫后,脸变得刚毅起来,他必须要保证尔雅不会有事!

  “臣在!”容若赶到康熙身边跪下听取康熙的指使。

  “朕现在去上朝,但很不放心皇后,你在坤宁宫保护皇后,不要让鳌拜的人进来。”康熙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容若从康熙的话语中还是听出了康熙对尔雅的爱护。

  “是,臣领命!”容若也坚定的回答道。在他心里,他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尔雅,如果不是当初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尔雅也不会进宫受苦了,弄不好连命都保不住!

  “如果皇后有什么三长两短,朕唯你是问!”康熙不允许他的妻子又任何的闪失!

  “是,臣一定全力保护皇后!”容若的头虽然看的是地面,但是语气中的坚毅让康熙放心不少。康熙点点头后,缓步朝大殿走去,他倒要看看今日鳌拜到底会怎样。

  可是到了大殿后,很出乎他意料的是鳌拜并没有发什么难,而且他的脸臭的异常难看。难道已经混过去了?康熙不禁想到。

  一个早朝,康熙都惴惴不安的揣测着鳌拜的心思,但下朝后,鳌拜来到乾清宫,康熙不禁又担心起来。

  “臣来感谢昨日皇上赐予老臣的晚宴!”鳌拜直立着对康熙说道,但是他的脸色还是难看的要命。

  康熙看着鳌拜的脸色和他所说的话,就知道昨天应该相安无事了,这会儿,他也敢抬头挺胸的大声说话了。

  “那鳌中堂可发现什么异状了?”康熙擒笑着,冷声问道。

  “昨日是老臣为弄清情况,是老臣不对,还请皇上赎罪!”鳌拜虽这么说着,但是脸上的蛮横一点也看不出他认错的样子。

  “既然是误会一场,那鳌中堂也就不必放在心上,朕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康熙见鳌拜稍稍收敛了点,也就不和他一般计较了。

  “是,老夫多谢皇上。”鳌拜不以为意的说道。

  康熙看鳌拜还是如此的轻视自己,不觉有些恼怒,但是想到尔雅和他说过的话,又硬是忍了下来,他平服了心中的火气,然后和颜悦色的说道:“鳌中堂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朕要去玩布库了!”

  “那老臣就不打扰皇上的!”鳌拜藐视了下这个一天到晚只会玩乐的小皇帝,鼻子一哼,满眼不屑的走了出去。

  康熙在桌子底下紧握了握手,但是面上却一点变化也没有。鳌拜,迟早朕会让你知道轻视朕的后果!康熙暗暗发誓道。

  尔雅在坤宁宫里也是一刻都不得安宁,不停的在殿里来来回回走个不停,嘴上还不忘咒骂道:“就是你个死容若,让我进宫!如果我死了,做鬼都要把你拉着!”

  “尔雅,我知道是我不对,但是你也别这么骂我,我心里已经知道错了!”一直在殿外潜伏的容若,实在是听不下去尔雅一口一个死字,一口一个拉字,所以便闪了出来。

  “啊!”被突然间出现的容若吓了一跳,尔雅本能的大喊了起来。

  容若怕引来宫女太监,于是着急的用手把尔雅的嘴给捂了起来。

  尔雅看清是容若后,用力的把他的手给甩掉,气愤的说:“你来这里干嘛啊?我被你害得还不够惨吗?”

  “娘娘,是微臣的错。但是事情也已经发生了,还请娘娘息怒!”容若也不还口,任尔雅辱骂,他只是怕尔雅生气会气坏身体。

  “

  贪官堕落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