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奴隶交易)(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2017年/6月/10日第十五章奴隶交易邢伟的手在陈薇光滑的脊背上下游走,时不时也会绕到前面抓抓她的胸,陈薇的胸脯不大,最多只能算是b罩杯,考虑到她还在青春发育期,未来应该还可以再上升至少一个号。

  “柔软”这个词,是邢伟此时脑海中唯一的印象。

  这个柔软,是指皮肤摸上去的手感,而不是少女筋骨柔软。基本上只在室内活动的陈家姐妹其实都多少有一点婴儿肥,考虑到她们的祖母和母亲童年落后的生活条件,从小泡在蜜罐子里的陈家姐妹俩才算真正将豆腐西施的优良基因发挥到了极致。

  美丽娇小而又阳光的长相秀色可餐,白皙而又光滑柔顺的皮肤吹弹可破。四肢纤细而又修长,更难能可贵的是那么一点点的婴儿肥,让她无论是哪个部位摸起来都弹性十足。

  齐耳的短发让正在发育期的女孩显得青涩而又干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乳房不算太雄伟,不过也刚好可以单手握住。邢伟一边热烈的和她舌吻,一边两只手不断的在女孩身上四处摩挲。

  【真是好嫩的一朵娇花啊!】邢伟忍不住感叹道。他高中那会儿还是处男,暗中窥视了几个班上漂亮的女生,只是从来没有胆量去表白或者下手,只能偷偷憧憬把她们按在床上操是一种什么样的美景。如今终于得偿所愿,邢伟发现床上的高中女生吃起来其实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可口。

  陈薇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体验。对于小姑娘来说,虽然眼前的男人是自己梦寐以求的那种男神,但情窦初开的少女总是有自己的矜持,让她像邢伟一样上下其手可有些强人所难。相反,即使是一个深吻,对她来讲都意义重大。那是她珍藏了十六年的初吻,陈薇深深的陷入了热恋的幻想中不能自拔,身上的血液都涌上了大脑,白皙的俏脸涨的通红,大脑里除了对方伸进嘴里的舌头,根本就是一片空白。以至于甚至没有意识到,邢伟的咸猪手在她曼妙的腰身和翘臀上尽情地揩油。

  科学研究表示,有一些女人在陷入很强烈的高潮的时候,体内的荷尔蒙有可能会发生紊乱,产生一种类似于醉酒的神志不清的状态,英文叫【dik】。当女生陷入非常强烈的爱欲的时候,也会产生类似的效果。

  (写到这里不得不说几句题外话,作者年轻的时候,还整天打球身体很棒,那时候跟老婆刚结婚,有一次做爱两个人状态都非常的好,搞得十分激烈,过程中她一直乱叫个不停,快完事的时候用老婆最喜欢的姿势一顿猛操把她送上高潮,结果十分意外的是她高潮来了一半的时候突然眼睛一红,然后失声哭了起来。当然把我吓坏了,以为怎么把她弄疼了,赶紧问她为什么哭,她边哭边来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太爽了突然忍不住想哭。”说完之后放声大哭起来。事后再想应该就是高潮太强荷尔蒙紊乱了。)言归正传,陈薇第一次跟男生发生这么亲密的肉体接触,心里本来就无比紧张,邢伟伸进她口中的舌头又一通乱搅搞得她意乱情迷。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刺激着她的嗅觉,让她如痴如醉,很快,她便陷入了一种“假喝醉”的状态中。

  眼前的这个女孩微闭着眼睛睫毛轻眨,邢伟知道她正在享受这个法式深吻。

  他顺势抱住女孩的腰向床上倒去,轻松地将这朵纯洁的海棠花压在了身下。

  迷迷糊糊的少女全身上上下下很快都被褪了个干净。邢伟抓起她白色的纯棉内裤,放在鼻子前轻轻的嗅了一下,处女阴部特有的淡淡骚味像是最浓烈的催情香味,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发出陶醉的声音。

  【恶心死啦!你这个大变态!】陈薇哪里见过男人做这样的事情,不禁大窘,连忙伸手想从邢伟手里抢回自己的内裤。

  谁知道邢伟闻过之后,竟然将内裤团成一团,然后塞进了她的嘴里!

  【妹妹,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哥哥让你好好舒服舒服。怕你太爽咬住舌头,就先咬住自己的内裤吧。】邢伟轻抚着少女柔顺的头发,宠溺的说道。

  陈薇眼里的不满一闪而逝,变成了理解和温顺,还有一丝羞怯。因为不好意思直视邢伟,她索性闭上了眼睛,咬紧内裤,双手则抓住了旁边的枕头和被单,显示出她已经准备好迎接快感的到来。

  邢伟含住她小巧的鸽乳,轻轻地嘬着粉红色的乳头。闭上眼睛的少女从未经历过这样奇异的感觉,触电般的快感很快从乳头扩展到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陈薇忍不住揪紧了手里的被单,用力的向两边撕扯,两只肉嘟嘟的小脚丫也立了起来,脚趾向上翻起,联动着整个小腿肌肉也绷紧起来。她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神仙哥哥事先让她咬住内裤,被吸住奶头的快感,根本不是未经世事的处女可以承受的。

  这种快感持续了整整五分钟,陈薇的脑子已经再度进入了类似于醉酒的状态。

  眼睛无意识的微微眯着,小脸蛋也染上了红晕。嘴巴里还含着内裤,却已经不再用力的咬着。

  乳头上的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转移到了腰间,陈薇从来不知道原来腰也可以这么敏感。邢伟的舌头像是刷子一样一排排从曼妙的腰身扫过,一种不同于乳头快感的感觉再次将少女从沉醉中唤醒。腰身上的快感虽然不如乳头强烈,却意外的在酥麻中伴随着少许奇痒,让人渴望的同时又有些无法承受。陈薇忍不住摆动腰肢,想要稍稍减缓这种奇异的痒感。

  没等她摆脱,邢伟的头再次向下移动,这次的目标是白嫩的大腿根。

  【唔…唔唔…】陈薇再也忍受不了,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

  【这就是真正的性快感吗?好舒服啊!比起自己揉动花蒂,真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这种感觉,简直像是上了天堂一样,也只有神仙哥哥,才能给我这样的快感吧!】少女之前所有的性经验都是和自己的手,从未有过被别人舔的经历。

  在她心中,这样不属于人间的快感,理所当然只有不属于人间的神仙哥哥才能带给她。

  邢伟则被少女阴部独有的骚味深深的吸引住了。虽然明知道是骚味,但却让人无法克制,百闻不厌,流连忘返。从未被开垦过的处女地粉粉嫩嫩,两片肥嫩的大阴唇鼓鼓囊囊,将肉屄紧紧的包裹在里边不露出一丝痕迹。大阴唇表面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黑色的耻毛,上方则是挺立的已经有些发硬的花蒂。陈薇显然不是那种体毛茂密的类型,这也从侧面证明每一分骚味,都是直接从嫩屄中散发出来。

  【馒头屄啊…】邢伟忍不住感叹道。

  正当无知少女以为刚才已经是快感的极限,邢伟突然一仰头,舌头沿着阴道口的下端包含着两边饱满的肉唇一条线舔到了花蒂。

  【啊!!】陈薇感觉到一股超出自己想象之外的强烈快感,随着舌头的移动在自己身上汇集,等舌头移动到了。

  【当神仙真好…我要当神仙…哥哥…舔我…我要当神仙…】小姑娘松开手,将邢伟的头抱住,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花蒂上,不愿意他离开哪怕一秒钟。

  【啊…我要上天了…好舒服…来了…我上天了…上天了…】邢伟感觉到嘴里的嫩肉一阵收缩,便加快了舔吸的动作和力度,将小姑娘送上了打娘胎出来以后最强烈的一次高潮。

  高潮之后的少女岔开腿瘫软在床上,藕臂随便耷拉在两旁,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邢伟仍然坚持着舔弄刚才高潮时涌出来的淫水,最大限度的帮她回味刚才的合情合理,再说刚刚失身的陈薇当然对情郎的话深信不疑。只可惜虽然她尽最大努力收住,仍然有一滴精液从嘴角撒了出来,落在地板上。

  邢伟还没来得及说话,陈薇就像是掉了自己最珍贵的宝贝一样,马上翻下床,趴在地上,也不顾地上的卫生状况,伸出舌头,将这滴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这样的宝贝可不能浪费!】她抬起头,炫耀似的跟邢伟坏笑了一下,还吧唧了一下嘴,显示她已经将仙人气息一丝不留的吃进了肚里。

  【妹妹果然天资聪颖,一点就通。】邢伟奸计得逞,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得意的样子,反倒是夸了她一句。

  陈薇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接受了邢伟。两个人搂着说了几句情话,便相拥而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早早的从卧室里出来。王淑芬还没有醒来,刚被破身的陈薇正好怕被妈妈看出破绽,便收拾了东西离开家回学校。当然,走之前和邢伟交换了电话号码。

  邢伟吃过早饭,看王淑芬还没有醒来,便坐在楼下百无聊赖的和张媛发短信。

  昨天晚上的联谊会果然进行的无比顺利。根据张媛的汇报,三个姑娘本来就怕她怕的要死,其中两个还被她掌握了裸照。她只是稍作威胁,她们便乖乖的从命。本来马伊琍有些不愿意,却也硬是被另外两个拉下水。七个人去唱了ktv,完事之后那三对儿便去开房了。

  【老公,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到最后别人都开房操屄去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家没人肏!我不管!你要好好补偿我!等你从干妈那儿回来,必须好好的肏我一次才行。】隔着手机屏幕,邢伟都能闻到张媛的那股骚味。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张媛,邢伟听到有人下楼梯的声音,抬头一看,被王淑芬吓了一跳。

  王淑芬能够活着出现在这里,说明她挑战成功了。只是醒来的比平时晚了一些,邢伟估计应该是通关之后去参加第二阶段的挑战了。

  【主人,奴婢福大命大,总算是保住了这条贱命。】王淑芬施施然的走下楼,不紧不慢的坐在邢伟的对面,端起他准备好的麦片,抿了一口便放下了。

  【恭喜恭喜!可是你什么都不穿光着身子就下来,是怎么回事?】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