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失忆的女特种兵)(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2017年/6月/25日【第十七章失忆的女特种兵】王淑芬独自一个人坐在楼下品着红酒,听着楼上女孩被肏干时候的呻吟声,露出一丝淡淡地忧愁。

  【到底还是个没出校门的孩子,虽然掌握了如此多强力的技能,却丝毫没有身为主人的觉悟。看来我需要开导开导他,帮他学会狠下心。对那么不服管教的奴隶,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心,否则放任他这么幼稚下去,到了生存游戏里岂不是要被人生吞活剥了?】王淑芬对邢伟的潜力还是非常看好的,只不过他优柔寡断的性格,还有时不时流露出的那份纯真和幼稚,让她觉得很不安。王淑芬的未来已经完全和邢伟绑在了一起,她不希望邢伟有什么明显的弱点将来被人利用。

  不一会儿,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完事了的邢伟得志意满地领着赤身裸体的周嫣然下楼来了。

  【干妈,你这份礼物可太重了,儿子很喜欢,哈哈哈哈。】邢伟自顾自的坐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红酒,然后举起杯子,向王淑芬示意了一下。

  【别愣在那儿啊,自己找个椅子坐下。】邢伟看到周嫣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便伸手让她坐下。

  【哼!】王淑芬眼睛一瞪,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周嫣然本来已经拉开了椅子,被她吓了一跳,赶紧又站直了身子。

  【呵呵,妈别吃醋嘛。我知道谁心里真正的对我好,来,让儿子给您揉揉。】邢伟以为王淑芬是吃周嫣然的醋,不禁有些好笑。这会儿他心情大好,便假意献殷勤,跑到王淑芬的身后,两只手抓住她丰满的胸脯,大力的揉搓起来。

  【吃醋?呵呵,我从小到大就没明白过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的好儿子,你在上面折腾了这么久,我怎么看着这个贱人好像没受什么苦啊?】邢伟刚才给周嫣然开完苞,来来回回又摆着各种姿势肏弄了半天,气早就消了。看着床上的美人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便用妙手回春帮她把伤治好,这才下了楼。

  周嫣然现在的身体状态很好,精神也可以,就是有点受到惊吓。

  【怎么没受苦!】邢伟立刻竖起眉毛【我可是拿鞭子好好的抽了她一顿,打完了还给她开了苞,那血流的,哈哈!她刚才那惨叫声,我就不信妈在楼下没听见!】【然后呢?你就给她治了伤?】王淑芬不为所动,态度仍然很强硬。

  【那不然怎么办!人我也肏了,气我也消了。这么个大美人,以后就是我的性奴了,我不给她治伤,以后万一留疤了多不好。】邢伟有些不明所以,既然王淑芬不是吃醋,那她为什么生气。

  【你啊,让我怎么说才好!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王淑芬也不打算绕弯子了,直截了当地说道【这婊子刚才那么侮辱你,话说的那么难听,结果你打了一炮,这事儿就彻底一笔勾销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谁说打一炮,我以后还要打很多炮呢!】邢伟似乎有些明白王淑芬的意思,不过还是嘴硬的反驳道。

  王淑芬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邢伟,严肃地跟他说【你知道我去参加了这么多次的比赛,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吗?】【妈,您说,我听着。】邢伟知道王淑芬也是为了他好,便也安静下来,乖乖的听她训话。

  【参加比赛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把奴隶当人看!女奴也好,男奴也罢,都是主人的附属物!跟货币一样的东西!想用就用,想杀就杀!心慈手软之辈,早就在第一轮便被淘汰,就算勉强过了第一轮,到了小镇也是被人随意凌辱欺骗玩弄的下场!比起他们,你掌握了那么多实用的技能,更是收了不少的女奴,前途一片光明!可是你的性格如此犹若寡断,对刚刚才侮辱过你的人也还心存怜悯。你现在告诉我,你未来的打算是什么?你想要去了那里随便参加几次比赛,然后轻易地把命丢掉?让我们这些跟着你的女奴,都被别人瓜分吗?】王淑芬越说声音越大,激动地脖子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

  【没有…怎么会…您别生气!您说的对,我以后一定注意!】邢伟知道王淑芬这么说是真的担心自己,他也知道自己心比较软。但是心软有什么不好的,邢伟觉得自己这样挺好,难道有了本事,就要对所有人都横眉冷对,不把别人当人看才对吗?

  不过王淑芬后面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他终究是要去参加比赛的。既然这样,心慈手软确实不适合在那种恶劣的比赛中生存。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对这个女人如此心慈手软!就因为她是你的梦中情人?

  我跟你说,以她之前的所作所为,你根本就不应该这么轻易的饶恕她!】王淑芬看到邢伟道歉的态度很好,声音也缓和了下来,但仍然非常严厉地指责道。

  【您说的是!那您说,我应该怎么办?】邢伟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虽然王淑芬是他的女奴,但人家各方面都比他强,邢伟也不是刚愎自用的人,赶紧虚心求教。

  【我也不是说就让你变得冷血六亲不认,说实在的,我自己就是你的女奴,你对我们好,我高兴还来不及。】王淑芬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我只是不希望你对所有人都是这样,你应该学会区别对待,什么人值得你对她好,什么人不值得你对她好。每个女奴都应该有她独特的定位。比如我当时收男奴的时候,目的就很明确,就是让自己爬的更高,站的更稳,所以我的男奴们遍布各个领域,让我的影响力可以达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你应该仔细想想,你的梦想是什么,你对女奴们的定位,又是什么。】【比如这个女人,除了样子漂亮,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收来当女奴,完全就是浪费。我把她送给你,就算你不收她,也是想玩就玩,为什么一定要浪费这个名额呢?虽然这个名额是白送的,但是多收一个对自己有用的人不好吗?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也不一定听得进去。毕竟你跟我不同,并没有往上爬的心思,但为了你自己和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以后的安全,让自己变强总是没错的吧?为什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这样吧,这个女人你就留在我这里,我帮你调教调教,算是废物利用。有调教专家的帮助,估计个把月就能有所成。你也别舍不得,这女奴还是你的,我调教好了也是便宜了你。调教的期间,你可别过来看,省的你又下不了狠心。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她玩坏的。这段时间你好好的想想我刚才说的问题,你的人生到底是怎么规划的。后面还有几个名额,别继续随便浪费了。】王淑芬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说清楚了,看到邢伟的反应,她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最怕邢伟根本听不进去,作为女奴,她除了说说,真的没有太好的办法。

  就算是说,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万一把主人惹火了,她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听了王淑芬的话,邢伟陷入沉思。他承认王淑芬说的很有道理,他确实从来没有为未来规划过。得到这个神奇能力的时间也不长,他还是习惯着过自己普通学生的生活。

  看来是要开始做出一些改变了!邢伟决定回去之后好好想想。

  周嫣然虽然已经被邢伟收为了正式的女奴,但她对校长的恐惧却丝毫不比对邢伟少多少。本来接受她为女奴的绫濑幸子,就是绫濑丽子的附庸,所以造成了她这个白送的女奴,也比其他的女奴低了一档。其他的女奴就好比是妻妾,她最多算是个陪嫁的丫头。

  周嫣然这几天被校长虐的这么惨,本以为终于可以逃脱牢笼,没想到居然要被校长留下来!她刚才还在想,新主人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以后只要把他伺候好,自己也一样有好日子过。她被收为女奴之后对这个系统也有了一点了解,心中不禁狂喜。怪不得校长对他言听计从,原来主人是有特异功能的高人!跟着他,不比跟一个大腹便便的官员强无数倍!加上他本来就暗恋自己多年,只要自己曲意奉承,就算自己现在是个丫头,以后还怕拿不到正室的位置?

  现在情况急转直下,她不敢冒着得罪校长的风险出言阻止,只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求助的看着邢伟,希望主人不要答应校长的请求。

  邢伟看到美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果然面露犹豫之色。

  王淑芬看到邢伟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将头扭了过去。她刚才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如果这样邢伟还听不进去,那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以后的日子就听天由命吧。

  【干妈,儿子不是不放心把这个女人交给你,只不过…】邢伟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作为主人跟女奴用这种语气说话,说明他除了没有当主人的觉悟之外,也确实心虚到了极点。

  【只不过什么?】听到邢伟的话,王淑芬面色稍霁。

  【想了她这么多年,才刚刚肏了一次…我有些没肏够…】邢伟不好意思地说道。周嫣然到底是他的梦中情人,邢伟本打算带她回学校,天天带去开房肏个痛快,好好过过这些年相思的瘾。

  【没出息的样子!】王淑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不是没肏过女人!既然如此,那你现在便去肏吧,肏个痛快,然后就别想了,回头等我调教好了,再让这个婊子好好伺候你!】邢伟只好提起肉棍,将面露绝望之色的美人按在餐桌上,变换着姿势肏了个痛快。直到他又射了两次精,鸡巴实在硬不起来了才作罢。

  酒劲过去之后,邢伟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恍惚。这两天他硬挺着身子,不仅肏了张媛王淑芬,还给陈薇和周嫣然开苞,连续多次射精的疲惫感在酒劲过去之后迅猛的袭来,让他觉得脚软的都迈不动步子,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便独自一人扶着墙上楼睡觉了。

  这一觉就睡了整整一天,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星期一的傍晚了。

  邢伟既然答应王淑芬不再过问周嫣然的事情,自然不会说话不算。吃了晚饭之后,他便独自一人回到了学校。

  虽然已经睡了一整天,但邢伟仍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进了宿舍门,三个舍友都在,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跟中了彩票一样。

  【哥们!你回来啦!让我说啊,最够意思的还是咱伟哥!守着这么多的妹子,却没有忘记兄弟!来来来,伟哥坐,让我们给你好好讲讲我们这个周末的丰功伟绩!】二师兄第一个看到邢伟进来,马上起身过来拉住他。看他那肾虚的样子,邢伟估计他这个周末可能都没下床,难为他还能走得动路。

  大致打量了一番,三人果然都是一脸疲倦,黑眼圈重的让人以为他们化了妆。

  邢伟心里暗暗好笑,不过他对听别人的风流韵事没有兴趣,再说他已经吃掉了大美人周嫣然,这种普通的货色他也看不上眼了。

  郑重的跟三位告别处男身的哥们道过喜之后,邢伟坚持要回卧室躺着。

  【哎,咱也别难为伟哥了,看他累得跟狗一样。这普通的女人都搞的人腿软,伟哥要满足雌豹肯定更是殚精竭力。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勇哥看邢伟确实很疲惫,也不想勉强他,便开口给他解围。

  打开电脑,邢伟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网页,心里却在思量王淑芬今天说的话。

  我到底想要什么呢?

  功名利禄,谁不想要?可是就算得到了又怎么样?你看校长自己,花了这么大的力气,结果却被拉进了挑战赛,九死一生。要不是运气好碰上自己,说不定已经被抹杀掉了。

  再说,校长自己已经是他的女奴,虽然她的仆人并不是邢伟的仆人,但通过王淑芬,这些资源他也可以享受的到。如果野心不大的话,已经足够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混的不错了。

  那除此之外,自己到底还有什么愿望呢?

  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个什么结果。邢伟的鼠标一通乱点,打开了已经很久没有动的游戏。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先放放。】邢伟点开了游戏,进入了选择人物的界面。

  桑原铃和绫濑丽子的人物已经消失不见,邢伟选择了下一个女主角,白人女特种兵克莉丝莱比。

  【这个女人身材真劲爆啊!】胸部看上去几乎不输给绫濑姐妹,黑色的紧身衣将她特种兵的矫健身材勾勒的无比火辣!一头金色的长发梳成了个大辫子,垂在脑后,显得十分干练。那一双肃杀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邢伟,让他微微有些心寒。

  【真是见了个鬼,一个游戏角色而已,居然让我产生了心理波动!】邢伟心理暗暗称奇。

  掏出笔记本,邢伟点开了游戏。

  两个小时之后,邢伟满头大汗的关闭了游戏。

  【这个剧情…槽点有点多啊。】邢伟喃喃自语道。

  男主角鹿取是拥有不死之身的忍者后代,女主角克莉丝莱比是个会隐身的改造人特种兵。如果这还不算雷,凌辱结局里鹿取破解克莉丝隐身的方法居然是利用蜘蛛布网,邢伟觉得这剧情真的是雷爆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故事没有badend,无论是凌辱结局还是纯爱结局,克莉丝都干掉了仇人,然后和鹿取生活在了一起。

  【克莉丝的隐藏愿望是什么呢?】邢伟觉得,作为一个被改造的情报部少尉,克莉丝自己的人生在剧情里边完全没有提到。她的家人呢?她的朋友呢?完全没有任何信息。

  从最后的剧情走向来看,克莉丝对家庭是十分十分看重的,不然也不会仅仅为了一窝野猫,便出手杀掉了毒贩。这么看来,解决问题的关键,应该在于帮她找到自己的家人。

  可是邢伟又仔细想了想,克莉丝之所以来投奔自己,是因为自由之后的她反而不知道如何正常的生活了。她为什么不回去找原来的父母和朋友,却要选择留在这个异国他乡和一个侦探过日子呢?

  凌辱结局里提到她是在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回来找鹿取的,那是不是可以假设,她其实已经回去过了,只不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