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定制女仆)(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第十九章定制女仆】【我就知道你有办法,快说说看。】邢伟身子向前微微倾斜,努力的克制心里的激动。

  【嗯,要是换一个礼拜前,这个钥匙我还真没有办法,美国毕竟是大洋彼岸的国家,我在那边还真不认识什么人。再说就算认识人也没什么用,谁知道哪个女孩符合你的条件。就算真找到了符合条件的女孩,难不成还能绑票回来?那可是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国!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一手遮天的。】邢伟知道王淑芬这么说肯定还有下文,便静静听她继续说。

  【上次我通关挑战第一轮的事情你还记得吧。我当时来到了一个中转的城镇,里边住着各种各样通过了第一次挑战,准备参加第二次挑战的候选者。城镇里边通行的货币叫做淫币,每个通关第一轮的候选者都自动获赠十个淫币。淫币不仅可以在城镇的商铺里买到各种技能和道具,还可以用于购买奴隶等等。城镇里边有专门贩卖奴隶的区域,在那个区域你可以挑选自己中意的奴隶,或者卖掉对自己没有用的奴隶换取淫币。

  想要在系统商铺购买道具必须使用淫币,十个淫币就可以换取一个比较使用的技能。对于即将面对未知挑战的候选者而言,每多一个技能便多了一分生存的可能,偏偏赚取系统的淫币非常困难,根本没有任务可以获取淫币,候选者可以将自己的物品或者女奴让系统商铺回收,回收的价格只有本身价值的三分之一,让大家都非常肉痛。更别说被回收的女奴下场如何没有人知道,有的人对自己的奴隶也有了一定的感情,舍不得让他们去送死。

  这样一来,新来的人手里的十个淫币就成了大家趋之若鹜的对象。不少人都挑选了漂亮的女奴或者帅气的男奴,去兑换那些初来乍到的人手里的淫币。有些人不知道手里淫币的价值,糊里糊涂的就花了出去,等明白过来才后悔不迭。

  我因为已经有了主人,所以没有了买男奴的兴致,这才没有中计。后来我在奴隶市场里转了转,你猜我发现了什么?】王淑芬故意卖了个关子。

  【就是卖奴隶嘛,还能卖出个花来?这种女奴,根本不可能还是处女,怎么能当钥匙呢?】邢伟终于有些沉不住气,提出了他的疑问。

  【呵呵,已经被收了的女奴当然不行。不过,你想过没有,既然我能利用这个机会在现实的世界中给自己摄取利益,那别人为什么不能?换句话说,如果有人现在让我在咱们市找个符合什么条件的女孩,只要咱们有,我就肯定能找来。】【你的意思是,找美国的的候选者帮忙?】邢伟恍然大悟,连呼妙招。

  【比你想的还要容易一些,有些脑子活络的人,早就想到了如何用世俗世界的权力给自己增加挑战的筹码。

  在奴隶交易市场里,不仅有能带进梦中的已经正式被收服的奴隶,也有人挂牌销售外面世界的各类俊男美女,用来兑换物品或者淫币。能来到这里的人自然没有人会缺少奴隶,可是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想要满足自己各方面性幻想的人不在少数。无论你想要哪种类型的俊男美女,只要你能拿出合适的筹码,在交易市场里都能找到合适的卖家。而且因为这类人身上肯定没有技能,大多数在现实社会中也没有什么背景,对主人的帮助也不大,所以价值往往不高,想要兑换一个两个,并不会让买家伤筋动骨,购买的人还是不少的。

  当然,根据你要求的不同购买的价格肯定也会有差异,不少人都想肏明星,所以这类人价格上肯定会比较贵。这还是别人不知道你是买来解锁技能用的,卖家如果知道你解锁技能的条件这么苛刻,恐怕更是会坐地起价。】【那这样的女孩,还会是处女?卖家不得自己过一遍手?】邢伟有些不敢相信,他现在也知道了淫币的价值,可不愿意让王淑芬的钱白白打了水漂。

  【当然,不是处女还卖不上价呢!你别以为人人都是色中饿鬼,这些人根本不缺玩物,既然是做生意,干嘛主动破坏自己货物的价值。这类纯玩物的价值不高,卖家还不至于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破坏自己的声誉。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也可以去多打听打听,选择那些比较靠谱的卖家,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王淑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其实有些心痛自己的淫币。不过主人的实力越强将来自己受益也越多,她还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的。就算是她从邢伟那里得到的两个技能,也不是随便几个淫币就能买到的。

  【嗯,这个主意好!不过,你刚才说名人的价格比较高,既然如此,你也别浪费淫币了,就买个便宜的大奶青春期美少女就行。】邢伟眼珠一转,想了一个绝好的主意。

  【为什么,解锁不是要求钥匙要有一百万人认识吗?随便一个人怎么行?】张媛半天插不上话,好不容易能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赶紧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倒是王淑芬略微想了一下便明白过来,看向邢伟的眼里也有了一丝赞许。

  【别人肏明星是为了心理满足感,当然是越有名的人越好。我就是为了解锁技能,为什么花不必要的淫币去买成名的明星,而不低价买个潜力股,然后培养她成为明星呢?】邢伟嘿嘿一笑。

  【可是培养成明星的代价也不小啊!】张媛还是没反应过来。

  【哎!你知道你将来是怎么死的吗?就是笨死的!你要把她捧红成歌星还是电影明星?根本没有必要的好吧!只要随便当个网红,让一百万人认识她不就行了?】邢伟真被张媛气死了,这妮子除了很忠心,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张媛吓得赶紧闭上了嘴。王淑芬暗暗笑了笑,开口说道【主人英明,这样确实代价会小很多。不过主人打算怎么捧她呢?】【这还不简单!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买个大奶美少女!只要颜值高身材好,奶长得够大够漂亮,拍一些艳照,再录几个揉奶视频往网上一发,不就搞定了?

  】邢伟的话让两个女奴目瞪口呆,禁不住面面相觑。

  【那您…不在乎别人看光了她的奶?】张媛小心翼翼的问道,她可不想再被邢伟骂脑残。

  【看看怕啥!反正又摸不到。既然要当名人,当然免不了被人意淫。我之前上第一会所的时候,还经常看人ps的名人裸体抠逼的照片呢,其实再有名的女人也就那回事,都是两个奶子一个屄,没啥稀奇的。

  再说,想象一下肏那么多人意淫的对象,肯定也挺爽的吧!】邢伟说着说着,居然鸡巴就硬了起来。他招呼张媛过来,然后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里。

  邢伟又和王淑芬说了说具体的细节,重点就在于钥匙的颜值要高,奶子一定要大,而且要大的漂亮,这样才能吸引来更多人的目光。

  王淑芬还有公事要办,邢伟便拉着张媛去上课。出了办公楼没多久,张媛突然扭扭捏捏地开口问道。

  【老公,周嫣然现在怎么样了?上次好像没见你带她回来。】这话可问到了邢伟的痛楚,张媛今天表现的让他很失望,一点忙都帮不上,出主意也不行,到了这会儿居然还有心情吃醋!邢伟的不满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搞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你是我的女奴!女奴懂吗?就是供我玩乐的玩物!

  让你叫我老公是对你的恩赐!我其他的事情是你该问的吗?!

  每个女奴都要有自己的价值,不要以为你跟我的时间长就有什么了不起的!

  出了问题校长能帮我解决,你能干什么?连个有点用的意见都提不出来!还有脸在这争风吃醋!】【可是我对你一条心,全心全意为了你好啊。】张媛被他吓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但还是强打起勇气颤抖着说道。

  【是吗!】邢伟冷笑一声。【一切为了我的话你还会吃周嫣然的醋?主人收了个漂亮的女奴,你难道不应该为主人高兴?主人看上了哪个女孩,你难道不应该去帮主人想办法上手?对我一条心?哼,我看你是为了你自己上位还差不多!

  】【不是这样的…媛媛真的不是这样想的…呜呜…主人不要生媛媛的气…媛媛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吃醋了…呜呜…】张媛终于哭出声来。校园里已经有了不少去上课的学生,看到一个女孩被男朋友训得流着眼泪还要一边鞠躬道歉的样子,纷纷对邢伟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算了算了,你这个样子也别去上课了。去皇家酒店吧,好好伺候伺候我。

  】邢伟看到张媛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张媛这小妮子没啥大本事,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今天生这么大的气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过他觉得王淑芬说的有道理,当主人就要有主人的样子。可以跟女奴亲近,但必须也要保持主人的威严,否则女奴迟早蹬鼻子上脸。

  如果王淑芬现在能算是助手的话,张媛的价值也就在于她的忠诚了。邢伟并不打算将她训练成一条只会听话的狗。他想要让张媛多动脑子,主动的为他考虑,凡事都从他的利益出发,而不是单纯被动的把他的话当圣旨,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晚上,王淑芬入睡之后,再次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城镇。

  她才刚刚出现,身边立刻就围上来几个推销的奴隶商人。王淑芬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表示自己对买奴隶完全没有兴趣。

  城镇里的人似乎数量变化不是很大,但王淑芬敏锐的发现了一些之前的老面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刚刚挑战成功的新人。她也不知道之前的那些人是被强制参加第二轮的比赛,还是在竞技场被人杀死了。

  这是个最差的世界,也是个最好的世界。这里充满了机遇,只要你有本事,就能享受这里的一切。

  王淑芬来的时间不算长,也没有认识什么熟人。因为没有什么参赛的压力,她平时都是在四处闲逛,每当看到别的候选者被强制去参加九死一生的第二轮比赛,她心中都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不用担心这些生存和死亡的事情。虽然被人收做女奴失去了自由,但总算还活着不是吗?

  活着才能继续享受一切。活着,真好。

  今天她的目的很明确,邢伟的实力直接影响她未来的生存,所以她不惜代价,也一定要给邢伟找一把合适的钥匙。

  没有浪费时间,她直奔奴隶交易区而去。

  奴隶交易区算得上是这个城镇最火热的地方之一。之所以说之一,是因为城的另外一边是系统设置的竞技场,那也是个人气火爆的地方。有些对自己实力有足够自信的人,会在那儿和别人约战,约战当然会有赌注,无非就是淫币或者奴隶之类的东西。有系统做担保,谁都别想赖账。生死战当然也有,但并不是太多,只有快到三次挑战最后期限的人,才会去殊死一搏,赢了可以拿走败者的所有财产,包括淫币和奴隶,给自己最后一次挑战增加砝码;输了的话便一了百了,连个尸骨都不会留下,所有财产都被别人拿走。

  王淑芬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现在的自己去竞技场风险太大,加上她也没有挑战的压力,所以从来没有和人约斗过,只是大概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