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脱逃)(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2017年/8月/10日[第二十二章脱逃]【咔】的一声,周嫣然白皙的手腕带上了冰冷的手铐。

  【校长,求求你,放过主人吧…】周嫣然鼻涕横流的趴在地上,苦苦的哀求道。

  【闭嘴,你这个臭婊子!。】王淑芬不耐烦的骂道。

  邢伟被冯日出抓走之后,很快就被送进了看守所。走正常的司法程序对王淑芬来讲完全没有必要,以她在本市的影响力,想要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冯日出本来打算随便罗织一个罪名,正好邢伟是anda违法视频直播的幕后老板,把他抓起来完全就是名正言顺的。

  只是那个白人女孩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知所踪,让王淑芬心里蒙上了一层不祥的阴影。

  根据冯日出的报告,王淑芬无法确定邢伟是否解锁了基因激活功能。她内心里比较倾向于已经激活成功,这样白人女孩才会偷偷溜掉。这样的话,邢伟现在拥有的技能就包括过目不忘,心灵威吓,妙手回春,调教专家以及基因激活。除了妙手回春和调教专家之外,其他的技能她也略有所知,在她看来只要防护得当,邢伟应该是逃不掉的。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苗子。】王淑芬轻叹了一声。如果她没有脱离女奴的身份,这样的主人当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可是她现在已经恢复了自由身,相比较于做女奴,她还是觉得自己做主人更好一些。

  从长远看,如何处置邢伟,对王淑芬来讲也是个难题。她也没听说过女奴重获自由这样的事情,万一她杀了邢伟泄愤,会引起什么严重后果完全无法预料。

  与此同时,虽然她心中无比痛恨邢伟,电话里被激怒的时候也放了很多的狠话,但内心深处,她却并不愿意因为恨而祸及邢伟的家人。当然,在已经重获自由身的她看来,这是自己仁慈的体现,殊不知是那残存的13%服从度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她的心态。

  【或许可以将他永远囚禁起来。他无法完成任务,自然也就无法去参加比赛了。】王淑芬已经让法学院的辅导员偷偷去了邢伟的宿舍,可惜并没有找到他的电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是不是放假带回家了。

  【好好舔,否则我把你卖到窑子去。】王淑芬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张开双腿,享受着周嫣然的口舌服务,心里却在想着邢伟现在怎么样了。

  【小子,我数到三,你把嘴张开,让大爷我好好爽爽。大爷爽完了之后,你还有不少人要伺候。乖乖听话,别给自己找罪受。】囚室里,一个满脸凶狠,胸前纹着一只下山老虎的光头汉子恶狠狠的说道。

  中国的看守所并不像是美国那样一个一个的单间,这里是一个足以容纳50人以上的大间,中间是头对头的两排床铺,两边挨着墙各有一排床铺。床铺设计的有些像是那种早期的大学宿舍,上下铺各睡一个人。这间囚室显然并没有住满,不少床铺仍然空着,大眼一扫应该只有三分之二的样子,也就是大约三十人左右。

  关在看守所里的人还没有经过正式的审判,所以叫做犯罪嫌疑人。审判之后如果有罪就会变成犯人,被转到监狱去。如果刑期不长的话,也可以在看守所执行。这也就给了执法机关灵活运用权力的空间,对于那些证据不足的人,如果在外面得罪了大人物,在未经过审判的情况下,警察便会把他们丢进看守所,然后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一直把他们关在这里,相当于变向的长期刑拘。

  邢伟被分到的这间屋子,早就被冯日出安排好,都是那种需要服刑的犯人,没有那些没有定罪的犯罪嫌疑人。经过了长时间的服刑,他们早就明白这里的警察和犯人一样的坏,唯一的区别在于,警察有徽章。即便是最低级的警察,也可以在这些人头。一个和冯日出通好气的狱警把狱霸老大拉到一边,悄悄的问了问事情的进展。

  【那还有啥说的!】老大一脸的不屑。

  【一个新人,还能让他翻了天了?弟兄们挨个爽了个遍!屁眼和嘴巴都被肏爆了。你说什么?还要录像?为什么?算了算了我不问了,录就录吧。】老大接过狱警递过来的摄像机,看上去很是不能理解。这也难怪,居然有人愿意看监狱里男人被其他人轮番爆菊的视频,也算得上是爱好奇特了。

  【让你录你就录!其他的事情最好别问!】狱警对老大的态度很满意,但还是习惯性的训斥了几句。

  点完人数之后,最后一个狱警离开了房间,顺手锁上了门。

  【咚,咚,咚】走廊里回荡着狱警的脚步声。隐身的邢伟为了不发出声响,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鞋子,蹑手蹑脚的跟在狱警的身后。

  穿过几道铁门,邢伟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看守所门口不远处停了一辆破旧的捷达车,车里空无一人,只有几件破旧的衣服。

  衣服很快也一件件的消失。车突然毫无预兆的发动,幸好这里比较偏僻,又是深夜,所以没什么人看到。否则这样一辆无人驾驶的空车在路上行驶,肯定会引起注意。

  开车的当然是anda。邢伟提前让她准备好了逃跑用的工具,因为她是个白人十分扎眼,所以邢伟索性让她一直保持隐身。这样就算是被人看到,也多半以为是眼花,而不会被人记住。

  这么一直开到闹市里当然不合适,车开到距离市区比较近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邢伟显出身影,然后打开门下车。

  他并没有在电视上被通缉,所以除非被认识的人撞到,否则根本不用担心暴露。

  邢伟走到市区,打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开到了陈薇的学校。

  他也不确定陈薇到底是在学校还是听了他的建议回家,打电话显然会暴露自己,所以他决定先去学校碰碰运气。

  陈薇的确在学校,事情刚发生的那几天王淑芬确实把她接回家里休息了一下,顺便让人警告了学校的领导,禁止学生在学校讨论这个事情。现在正是学校加急恶补高三课程的关键阶段,王淑芬也不想让这件事情太过影响陈薇的学习,所以看她心态调整的差不多了,便将她送回了学校。

  虽然校长已经对这件事情下了禁口令,但最多只能控制学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