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重回怀抱)(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无限尾行】(第二十三章重回怀抱)2017年/12月/13日第二十三章重回怀抱邢伟回到看守所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耐心等待了一会儿,他便顺利的跟着第一波查班的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行踪当然无法瞒得过同屋里的其他人,但上次被教训过之后,不管信不信那套装神弄鬼的托词,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忤逆邢伟的意思。看到他回来,甚至有几个人谄媚地和他低头问好。

  【大哥,视频我们已经录好了,你要不要看看。】之前的狱霸老大在见识了邢伟的本事之后也彻底老实了。他一直信奉谁拳头大谁就是爷,现在既然他打不过眼前的这个人,那做他的小弟再正常不过。

  【不用了,该干嘛干嘛去吧。】邢伟随意地摆了摆手。

  吃早饭的时候,邢伟努力的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一晚上没睡觉,两只眼睛本来就红红的,看上去像是刚哭过一样。他注意到狱霸老大拐进了某个摄像头无法监视的角落,然后将摄像机不着边际的塞进了狱警的制服里。

  【拍的不错嘛。】王淑芬随意的点开视频,正是邢伟在看守所的悲惨经历。

  狱警拿到视频之后第一时间便递了上来。正如她想象中的那样,虽然心灵威吓可以短暂的帮助邢伟,但看守所里犯人众多,加上很多人都是心狠手辣意志坚定之辈,心灵威吓的作用并不那么明显。视频里一群犯人前仆后继将邢伟按在地上一通暴打,然后镜头一转,某个犯人抱来一床被子,展开将地上的人上半身蒙住,下半身的裤子已经被扒了下来,然后便是各种少儿不宜的镜头。犯人们狞笑着轮番上阵,被肏爆了的菊花里灌满了恶心的精液。

  【等等…】王淑芬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她将视频放大,仔细的看这朵被摧残的菊花,似乎和自己记忆中邢伟菊花的样子的并不完全重合。毕竟她之前作为邢伟的女奴,舔主人后面这样的事情驾轻就熟,就算没有刻意去记,看得多舔的多了,也难免记得清楚。

  【哼,有点小聪明,不过这点把戏就想瞒过老娘…】王淑芬发出一声冷笑。

  【看来我得想想办法,不能让他在里边过的太滋润。】王淑芬并不知道邢伟可以隐身的事情,不过她已经意识到计划失败,邢伟比想象中更难缠一些。

  接下来的时间里,邢伟像是失了魂一样目光散漫无神,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到了晚上,他便会悄悄地摸出去,到天快亮的时候再回来。

  八月初的一天,陈蔷和陈薇两姐妹双双请假回家。这一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妈妈王淑芬的生日。

  和那些喜欢和老公或者男朋友腻在一起过生日的女人不同。每年王淑芬过生日,她都不会邀请任何人,只是和两个女儿在家里庆祝,连女儿的父亲陈潼都不通知。

  或许在她心中,只有两个女儿才是自己的家人。陈潼虽然提供了精子,但并不被她认可是家里的一员。

  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庆祝生日,陈蔷订了双层蛋糕和一些吃食,陈薇则负责聚会的酒水。酒足饭饱之后,两个女儿拿出了她们给王淑芬精心准备的礼物。

  对王淑芬来讲,礼物贵重不贵重还在其次,主要是看上不上心。每年两个女孩都挖空心思想要送一些与众不同的小礼物。陈蔷这次拿出来的是一个可爱的绣着兔子的抱枕,她希望母亲平时睡觉的时候有个可以抱着,可以依靠的东西。

  【真漂亮!】王淑芬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她其实并不在乎女儿们的礼物是什么。只要有这份心她就很高兴了。

  【小薇,你这次给妈妈准备的什么礼物?】王淑芬摸了摸陈蔷的头,转向另一边的陈薇。

  自从邢伟和陈薇的事情暴露出来,王淑芬面对这个女儿的心情一直都很复杂。

  一方面她不得不坦白一直以来隐瞒的有关于梦境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又非常的难以启齿。为了打破女儿的最后一丝幻想,她又被迫找来了她的男奴作证。现在虽然女儿信了她,但她一直以来维持的严母形象却彻底的崩塌了。

  当然,她不知道其实两个女儿早就知道她之前的事情,她自以为一直维持的严母形象,其实早在女儿们第一次听她叫床的时候就荡然无存了。

  这个高兴的日子,她当然不打算提那个扫兴的人。好在陈薇看上去精神恢复了不少,让她稍稍有些安慰。

  【这次我托朋友从国外给妈妈买了一瓶香水,香奈儿5号。】陈薇拿出一个精心包装的盒子递给妈妈。打开包装,漂亮的玻璃瓶里装着红棕色的香水,这么小小的一瓶就要好几百美元。

  王淑芬年轻的时候也没少用这样的奢侈品,香奈儿5号虽然有名,却也不放在她眼里,但是女儿的这份心思却让她有些疑惑。

  众所周知香奈儿5号和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的关系。这类香水主打的就是性感风,女儿给自己送这个,不得不说让王淑芬十分的意外。

  【或许她希望我也能走出阴霾吧,可怜的孩子。】王淑芬忍不住想到-【试试看吧。】陈薇迫不及待的接过香水瓶,给母亲打开。

  【这孩子,刚吃过饭,又没洗澡,擦什么香水,真是浪费。】王淑芬笑骂了一句。陈蔷忍不住也凑了过来,她还是个学生,平时虽然也擦香水,却没有试过大名鼎鼎的香奈儿。

  【都试试。】王淑芬看到陈蔷也有些好奇,便顺其自然默认了陈薇的动作。

  反正今天就是一家人高兴,一瓶香水什么的,浪费就浪费了。

  说起擦香水王淑芬才是真正的行家,别看两个姑娘平时也没少抹,但她们更多只是好奇,对于如何才能发挥香水的效果,根本一无所知。

  【脖子两侧,还有手腕的这里…】王淑芬一边示范,一边告诉她们正确的擦香水方式应该是在动脉上。

  手腕,腋下,大腿内侧…三个女人玩的兴起,浓郁的香味也扩撒开来,充斥着整间屋子。

  陈薇又把家里的卡拉ok打开,母女三人轮番上阵,又是唱又是跳的,没多久就都累得瘫倒在沙发上。

  【哎呀,年纪大了,就是不比年轻人。我有些乏了,你们继续玩吧,我睡觉去了。】王淑芬的眼神里慢慢露出了疲态,随便扒拉了点吃的,便先上楼去了。

  【小微,最近怎么样?心情有没有好一些?我本来想让妈妈安排我们住到一间宿舍,好方便我照顾你。妈妈怕你的情绪传染给我,反而耽误了我学习,所以没有同意。】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姐妹两个,陈蔷终于还是忍不住提起了这个话题。

  【我挺好的,放心吧。你看我像是放不下的样子吗?】陈薇轻松一笑,拿起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慢慢地吃着。

  【别骗姐姐了!你明明就有心事!为什么不愿意说出来!我们不是一直都无话不说的吗?】陈蔷有些着急,自从邢伟的事情发生之后,妹妹变了一个人一样。

  虽然有时候仍然看上去嘻嘻哈哈的,但陈蔷能够感觉到,妹妹并不和自己一条心了,有了心事也不愿意告诉自己。这让她很难过,也就更加讨厌始作俑者邢伟了。

  【真没有…姐姐你怎么现在变得婆婆妈妈的,小心将来没有男人要!】陈薇故意开起了姐姐的玩笑。

  【薇薇!】陈蔷识破了妹妹企图转移话题的策略,两只手抓住陈薇的肩膀,严肃地看着她说道【难道你还信不过姐姐了吗?!】【怎么会信不过姐姐…只不过…】陈薇果然面露犹豫之色。

  【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反正现在已经晚了。】陈蔷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陈蔷吓的一身冷汗!家里什么时候进来了男人!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看到陈薇脸上愧疚的表情,陈蔷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果然是你!你不是被抓起来了!怎么会在这里!】陈蔷轻轻地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字一句的说。

  【这重要吗?】来人当然就是邢伟,他围着桌子转了一圈,发出啧啧的称赞声。

  【很丰盛啊!这么多的东西,看不出来你们对校长还挺上心的!】邢伟随便拿了一串葡萄,咬了一颗放在嘴里。

  【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不计较你闯入我家里的事情,也不会跟妈妈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陈蔷故作镇定地说道,脚下却不落痕迹的慢慢向楼梯的方向移动。

  【呵呵,你觉得我费这么大的力气跑到这里,就只是为了吃这串葡萄?是你傻还是我傻?】邢伟看出了她的意图,却也不去阻止。

  【妈妈!快跑!】陈蔷突然拔腿就往楼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向楼上的王淑芬示警。

  没想到她刚踏上楼梯,脚下突然一软,要不是手及时抓住栏杆,怕是要磕到脑门。

  【怎么回事!该死!】陈蔷努力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一丝力气都提不上来。

  【别费力了,你妈妈已经睡得跟头死猪一样,而你,很快也会和她一样!】邢伟走到陈蔷的跟前,捏起她漂亮的下巴,真诚地看着她说道【当然,你睡着以后肯定是一头漂亮的死猪。】陈蔷强撑着挣开眼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扭头看向客厅里的妹妹,却发现陈薇已经安详的睡着在沙发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她终于撑不住困意,趴在楼梯上睡着了。

  【陈薇真是个听话的妹子,我都有些舍不得这样对她。】邢伟将那瓶他提前动过手脚的香水收好,看着屋子里睡着的女人们,自言自语道。

  他拿起手里的遥控器,将卡拉ok的声音调到最大,并打开了原唱,方便掩饰他一会儿的计划。其实这里本来就是独立的别墅,每家都离的很远,这么做只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

  【anda,出来干活了,把姑娘们给我绑起来送到楼上去。】随着邢伟发出指示,空气中慢慢显出了一个曼妙的白人女性身影,正是邢伟的新女奴anda。

  【主人,出现了一点意外,我觉得你需要过来看一下。】anda的表情却有些古怪。

  为了预防有人来打扰到自己的好戏,邢伟进门之前让anda在别墅的周围负责警戒。没想到误打误撞,anda在警戒的时候居然听到别墅下方传来奇怪的声音,这让她十分的警觉。主人今天晚上的计划容不得一点破坏,她果断选择顺着声音找线索。很快,她便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难道是周嫣然?】邢伟当然早就知道这个别墅的地下室,anda向他报告之后,他立刻就想到了被囚禁的周嫣然。自从他被抓了之后,邢伟便不再跟周嫣然发生什么联系。王淑芬的手段他是知道的,邢伟不敢确定周嫣然仍然会站在自己这边,万一她也被策反了怎么办。所以虽然他很好奇也有些担心,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联系周嫣然。

  【应该不是,我听着好像是男人的声音。】anda一边说话,手也没有停,两个女孩被她用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捆得结结实实。

  【男人的声音……】邢伟有些意外,难道是王淑芬的小情人?如果是的话邢伟也不会太奇怪,毕竟王淑芬已经摆脱了自己女奴的身份,自然没有必要给自己守身如玉。以她的性格,圈养个男人没事找找乐子完全说得过去。

  【一切还按计划行事,我去看看,一会儿过来。】邢伟现在艺高人大胆,无论地下室是什么情况他都自信可以应付。

  anda先后抱着两个女孩上楼,邢伟则一个人来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门紧闭,用力推不开,应该是从里边锁上了,让邢伟颇为意外。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锁上自己家里某间屋子的门,而且就邢伟所知,这间地下室的门一直都是开着的,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上了锁,确实有些奇怪-iη邢伟本来打算转身上去找钥匙,里边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说话的人声音很低,加上家里比较吵,很难分辨出说的是什么,邢伟的心里一动。

  如果是王淑芬的小情人,躲在这里多半就是不想让女儿们看到了尴尬。自己是来报复的,只要拿下王淑芬,不管里边是谁都不重要,完事一脚踢开就是。

  不过不行,万一一会儿这个人听到楼上的动静跑出来坏事怎么办,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把他也捆起来吧。

  邢伟伸手敲了敲门,并再次进入隐身状态。虽然他现在力量和敏捷都异于常人,但为了避免麻烦,他还是决定出手偷袭。

  门不出意料的打开了,让邢伟万分意外的是,开门的居然是个光头的黑人!

  老黑开门之后发现外面没有人,显然十分意外,嘴里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探出头来看了两眼,邢伟找准机会迅速闪身进屋。

  老黑有些疑惑,但显然也不愿意深究,转身又把门关上了。

  邢伟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眼前的这个人。

  老黑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身上的腱子肉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一看就知道里边蕴藏了巨大的能量。五官看上去有些扭曲,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明显智商不高。鼻子上还扎着两个鼻环,显得十分的凶恶。

  【王淑芬这个老婊子,口味可真够重的!这么长时间我居然没有发现!】邢伟心里暗暗吐槽。

  老黑身上的内裤十分宽大,可是仍然被里边的家伙塞得鼓鼓囊囊的。邢伟想象着老黑把王淑芬按在床上操的样子,一时间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