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二节 母豹子与狐狸精(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2017/10/30于捷祭出的重拳携带着雷霆万钧般的威力划破空气,产生了惊人的拳风。

  “好了,到此为止了!”眼看就要轰爆老尤的丑脸之际,一个娇媚动人的声音让于捷的重拳硬生生地截停在老尤的脸前,重拳产生的拳风把老尤本来就不多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的。

  就差两公分!

  差两公分左右老尤的丑脸就要会被“母豹子”的重拳给打烂了!

  “奇怪,这丑八怪是不会害怕还是来不及害怕?还是说他是隐藏了真正的实力?”

  但于捷对于老尤出乎意料之外的镇定,不禁心中泛起一丝郁闷。

  “听人家说著名艺术家-于捷老师不止是艺术才华横溢,拳击技术更是一绝!

  今天有幸见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比起传闻消息中的描述更为让人惊艳!”

  对于自己身后那把像狐狸精的声音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让于捷不胜其烦头也不回的说:“烦死了!你老几啊?我又不认识你,你在那里像机关枪扫射一样说个有完没完的,是幼稚园还没毕业吗?还是幼稚园里的老师没教好?”

  “黑太妹,洛冰姐是这间健身中心的新老板娘,虽然小姐你是这里的会员,不代表你这太妹能够对她大呼小叫的。”刚才有惊无险的老尤面不改色地说着,一点都不像刚捡回一条性命的模样。

  看着眼前那个丑男说话的神色,于捷心中的那点郁闷就更加严重了。

  “这丑八怪果然是隐藏了实力。”于捷慢慢地放下拳头,有点失望地转过身来看看这位所谓的“新老板娘”是个怎样的模样。

  但却见她一点也没有胜利者应该有的喜悦,因为她心里有数老尤还没全力以赴。身为一名业余拳击手,于捷的自尊告诉自己不能接受这样的战果,虽然她很有信心哪怕是跟全力以赴的老尤再打一次,赢的人还是自己。

  当于捷那娇媚声音的本尊时,不禁被洛冰那犹如微风般清秀可人的模样吓了一跳,不禁心中暗骂到:“她娘的,还以为是个长得像狐狸一样的女人!”只见洛冰长得眉清目秀,眉宇之间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古典灵气,浅浅地微笑,让人不经意地会将她联想成古时候的那些才女或者是山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略带骨感却没有病态美感的修长身段,哪怕是配上简单的白色长袖衬衫以及黑色的西装长裤衣着打扮,就算是化着淡淡地妆也显得格外地与众不同。

  “我长得不像狐狸精令你很失望吧?”洛冰谈笑风生中一语道破了于捷心中所想。

  “还真有趣啊,你怎么知道我心中在想你像狐狸呢?”虽然洛冰的一语道破挫了自己一点锐气,但强势的于捷还是保持着自己一贯的毒舌风格。

  “丢脸死了,“母豹子”在任何的环境之下说话都是这么毒辣啊!”擂台下欧阳晓虹以及简真真心里面同步地感叹着。

  “理由很简单啊,因为你不是第一个听到我的娃娃音会这么想的人。但通常看见“声音”的本尊之后,都会被吓了一大跳的,所以于捷老师不用太介怀的。”

  洛冰一瞬间就笑着将于捷的嘴炮攻击化解的无影无踪。

  “看来这是一场“母豹子”与“狐狸精”的嘴炮战争了!“母豹子”你真的牛逼啊,去到那里就开战到那里啊!”擂台下,于捷的两个混蛋闺蜜又开始同步感叹了。

  “听我爸妈说,狐狸精的道行越深,它的样子就会越长得清秀可人,人畜无害的,我一直以为是老一辈的人在吹牛,但今天看到你之后我开始发觉古人所云未必是假的。”于捷的毒舌嘴炮越见犀利!

  “于学姐,不要乱说话!”

  为了避免场面越来越尴尬,台下和蔼可亲的“御姐”欧阳晓虹开始充当和平使者了。

  “不好意思啊老板娘,我这位学姐就是喜欢乱说话,如有得罪之处,请你多多包涵啊!”

  “大姐头你跟她道歉个毛线啊?我们是顾客,如果不欢迎我们,大不了就是换个场子而已,何必要低声下气的?”于捷话虽如此,但实际上她是因为欧阳晓虹为她的无理取闹道歉而心疼。

  “呵呵呵呵呵…于捷老师您真幽默。对啊,于捷老师说的没错,欧阳小姐您是不必为毛线道歉的,而且你们也不需要换场子,因为这里很欢迎你们啊!”洛冰一边浅浅地笑着一边向欧阳晓虹解释。

  “为什么呢?”欧阳晓虹不解地问。

  “你的“为什么”是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姓氏,还是问为什么我被你们砸了我还要挽留你们?”洛冰神态自若地反问欧阳晓虹。

  “两者都有。”欧阳晓虹也大方地回应了洛冰的反问。

  “答案很简单,因为你们是这里的顾客啊!”洛冰微笑着回答。

  然后洛冰继续说下去:“因为你们是顾客,基于市场营销的大前提下,身为管理人的我自然而然地必须熟读你们的资料,了解你们的喜好才能从中拟定适合你们的健身环境以及配套。””再说,我只是“黄河集团”委任为这里的管理人而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所谓“老板娘”,基于“顾客是上帝”的经营黄金准则之下,我实在找不到一个理由是可以让我拒绝你们成为这里会员的,毕竟说到底我也只不过是“黄河集团”的其中一个雇员,我没有这个权力能驱赶任何一个珍贵的顾客。”洛冰有条不紊不亢不卑地解释自己的立场。

  “原来是被大财团“黄河集团”收购了…大集团果然不同凡响,一个管理人都这么有素质!”由于对洛冰的解释非常满意,欧阳晓虹不禁由衷地赞美。

  “欧阳大姐头你赞美个毛线啊?人家的意思是说如果她是老板娘早就下逐客令了!不要再跟她唧唧歪歪这么多啦,我们再去找一个场子就行了呗。”擂台上的“母豹子”开始不耐烦了。

  “我的姑奶奶啊!于学姐你就别添乱了…”眼看就要平息下来的风波又被于捷无风起浪时,欧阳晓虹在心中暗暗地骂道。

  “黑太妹!你这样急着换场子是因为害怕跟我认真的再打一次吗?刚才我是看着你是客人的份上才让一让你,哪知道你却以为自己真的天下无敌了?”老尤不合时宜的一句话,却莫名其妙地为尴尬的场面转移了视线。

  “啊哈,差一点就把你忘记了!”于捷举起左拳指向老尤,然后霸气十足地向老尤宣战:“这次你最好是倾尽全力来打,我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母豹子”于捷体内那一腔拳击手的热血,让她对老尤的打假拳非常介怀,介怀得如鱼骨咽喉不吐不快的境界!

  “老尤你就别闹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就是输了,不要输了还在那里故弄玄虚的,怪难看死了!”台下一直看热闹的阿杰开始加入这场嘴炮风波里。

  “阿杰说得对!你有多少斤两我跟阿杰是最清楚不过的,很明显就是于小姐比你技高一筹,打不赢别人还要故弄玄虚地说什么保留了实力,你再这样胡闹我就上擂台将你抬下来!!”粗旷魁梧的巨根也在一旁跟着起哄了。

  “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混蛋给我闭嘴静静地看着我尤大爷怎么教训这个黑太妹!!”老尤开始老羞成怒了。

  “于小姐又来大闹天宫了!加油啊…”其他的健身会员也来凑热闹,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尤教练可否先让我向顾客们解释完我想表达的,你才继续你们的私人对决,好吗?!”就当场面就要失控的时候,洛冰稍微提高声量的一句话,就将场面镇住了!

  “这个女人的气场真强大,连“母豹子”跟欧阳大姐头都被比下去了!”在擂台下静静地看热闹的简真真在心里暗暗地打量着洛冰这个管理人。

  “洛冰姐,你这算是公事还是私事?”如箭在弦上的老尤,语气很不好的问洛冰。

  “是公事也是私事,我不止是以你的上司身份通知你,更加是以你的朋友身份请求你…拜托你了,尤大哥请让我把话说完。”洛冰不卑不亢地向老尤说着。

  “这个洛冰真不简单!说话真的有气度,轻重缓急拿捏的真精确!”看着洛冰的说话的气度,欧阳晓虹不自觉的在心中赞叹着。

  “好,你先把话说完,说完之后我们再开打!”既然着。

  “哼!”对于简真真将自己呕心沥血的神作唤为“石头”于捷白了简丫头一眼。

  “简丫头你真是没礼貌,这么大声想吓死人啊?”欧阳晓虹压低声量小声地责备简真真。

  “艺术是无价的,对不懂得欣赏的人可以是石头…但当你懂得去欣赏,懂得当中的意境,你就会觉得你看的不是一颗石头或者一座雕像,而是创作人的灵魂以及世界观。”虽然被简真真的怪叫闹了一下场,但洛冰依然风采不减地解释她对艺术品的看法。

  “这女人对艺术的见解真独到,看来我看走眼了,原来她不是一个没内涵的花瓶。”洛冰对艺术品鉴赏的造诣,令于捷开始对她改观,态度也逐渐放软了。

  “原来是被你买去了,请问你…能理解这作品背后的意境吗?”对于这个答案,于捷心中的迫切比起她跟老尤的意气之争更为重要!

  “黑太妹,你到底还要不要打?”老尤不耐烦地催促于捷。

  只见于捷伸出左拳指向老尤,目光依然关注着洛冰冷冷说地:“此战,暂缓!”

  然后深切地看着洛冰说:“告诉我,你感受到了什么?”

  “于捷老师的作品意境如此高超,我不知道我感受到的,是否是老师想表达的?”洛冰谦虚地说着。

  “没关系,但说无妨。”很明显,于捷对洛冰的态度已经改变了。

  “那我也只好献丑了。”洛冰微微地倾城一笑,就开始如数家珍地讲解她对“沉醉的海洋”的感想:“这个作品是描述一只猫爱上一只鱼的故事,最后因为这段感情唯世俗不容,而让这只猫宁愿沉在海洋之中用生命来述说这段感情的忠贞不渝…结局虽然是个悲剧,但其真正的意境是在于歌颂猫为了自己所爱,不惜跟全世界甚至包括死亡在内为敌的大无畏精神…毕竟一生人也许就只活那么一次,就算世俗不容也不能让人放弃自己追寻快乐的权力。“说完,洛冰眉目传神地看着于捷。

  “于捷老师,我对这作品的理解还可以吗?”

  然而,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sodu

  于捷什么都没说只是脱下了拳击手套,慢慢地走下擂台,走向欧阳晓虹以及简真真的所站之处。

  “于捷老师,你怎么了?”洛冰不解地问。

  于捷回头看着洛冰,说道:“今天看你第一天接手健身中心的大喜日子份上,我跟台上丑八怪的胜负就留在下一次才解决。”

  “于学姐,我看我们应该不会再有下一次的机会了。”说这话的人是萌妹子-简真真。

  看着就要平息下来的风暴又要被简丫头掀起另一波浪潮时,欧阳晓虹忍不住地说:“简丫头,你又要说什么胡话了?”

  “我可没想说什么胡话哦?我就是觉得通常大财团收购了小机构就会涨价了。

  虽然大路给我的生活费还是足够的,但是看着他每天早出晚归地挣钱,我实在是要节俭一点,能省则省…况且现在又有小宝宝了,更加得省着点用。”一向对老公辛苦赚的钱很敏感的简真真,用她主妇持家的算钱方程式开始精打细算起来。

  听简真真如此计算后,于捷与欧阳晓虹心里同步地惊叹不已:“天啊,简丫头竟然有一次说到点上了!”

  想到这里,姐妹俩突然间有种要哭的感觉:“简丫头终于长大了!”((^0^)可惜再过两个章节简丫头就要被肏翻天了!)“这点简小姐你倒是多虑了,“黄河集团”为了留住健身中心的旧会员们,所以并没有涨价的念头。”洛冰开始出面安抚着。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