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三节 崩坏的闺蜜圈(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生物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通过选择、淘汰、竞争和适应,形成了与其周围环境及其他生物相互依赖、相互制约的生态系统。

  当一个生态系统中的物种侵入另一个生态系统之后,侵入者既有可能夭折,也有可能在没有天敌制约的环境里迅速繁殖,使被侵入的生态系统失去稳态而解体。

  一个着名的例子是:159年,有个好事者从英国带了24只家兔放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动物园中。

  后来一场大火烧毁了兔笼,幸存的家兔窜入田野。

  偏巧,澳洲温和干燥的气候和丰富的青草十分适合这些兔子生存,特别是澳洲没有高等食肉动物,家兔基本上没有天敌,于是这些幸存者便以惊人的速度繁殖起来。

  澳大利亚有野生兔子40亿只,它们与绵羊争饲料,严重地破坏了草原,给澳大利亚畜牧业造成了重大损失。

  洛冰的出现,在某一个程度上对欧阳晓虹而言,也算是一种属于女人闺蜜圈子的生态破坏。

  一开始的第一个星期跟往常一样,就是几个女人的吃饭、喝茶,聊生活中的琐事。

  渐渐地洛冰就开始在几个小女人的生活圈子开起了黄腔,开始在微信聊天群里讲一些闺房里的故事、聊一些她在牛郎店里的趣事或者会在聊天群里发一些人妻文、绿帽文甚至是换妻淫妻文。

  一开始当然是引发了于捷的破口大骂,欧阳晓虹的哭笑不得以及简真真的面红耳赤,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渐渐地这些黄色故事开始变成了微信群里最常说的话题,然后慢慢地像病毒感染一样,几个女人吃饭、喝茶,之后聊的话题近乎百分之八十都是这些黄色故事!之后开始搞起了分化政策,首先是以有能帮助减去多余的脂肪的按摩为饵,开始单独的约简真真出去逛街,在那一次以后,简真真就开始变得有点神秘兮兮的…“抱歉啊,晓虹姐…我今天约了洛冰去试试她介绍的瘦身按摩,不能陪你们去健身了。”

  这是简真真第一次的拒绝。

  “晓虹姐,今天我忘了跟按摩师傅有预约,不好意思啊?今天要爽约了哦,下次请你吃饭哦。”

  这是第二次的通话,简真真开始爽约了。

  “姐…不好意思啊,宝宝病了…所以我今天…不能陪你们…出去了…啊!好大…的老鼠,不好意思啊…姐…刚才…有一只…大老鼠经过…声音怪怪的…是因为我也…感冒了…啊!老鼠…真的好大…姐,我得盖电话…抓老鼠…了…啊…真的好大…怎么会这么大的?…啊…不行了…姐,我要收线去…抓…大老鼠了…再见了,姐。”

  这是第三次的通话,欧阳晓虹从来没听过简真真这样怪异的声音。

  “晓虹,大路带我们一家三口去三天两夜的温泉旅行,看来你们得自己去喝茶了,回来我会买特产给你跟于学姐的。”

  这是第四次的通话,看似正常但却少了个“姐姐”

  的称呼,此时欧阳晓虹也没有留意到什么,毕竟一直以来都是简真真自己一厢情愿地对同龄的自己撒娇而已。

  “大姐头,你有没有发觉简丫头最近怪怪的?你多留点心眼了,免得她被洛冰带坏了!”

  于捷开始对洛冰的所作所为开始有点怀疑了。

  “怎么会呢?可能就是新的朋友新的体验吧?情况再坏洛冰应该也不会将简丫头卖掉换钱吧?洛冰她这么有钱?”

  欧阳晓虹当时不知道事态严重还打趣的说道。

  “这点很难说的,简丫头又不像我这样有主见、这么地坚强,一个不小心,被卖了也不奇怪?你也看到的,洛冰这个女人城府很深,跟我们以往打交道的完全是不一样的等级。”

  当时于捷这么说,欧阳晓虹也不以为意地没放在心上,她就是认为像洛冰这样的管理阶级难免会如此而已。

  “于学姐你太多心了,我反倒觉得让简丫头应该要跟洛冰多学习学习,让单纯过头的简丫头可以多长一点心眼。”

  看着欧阳晓虹不以为然的态度,于捷不禁严肃起来说:“大姐头你就是太善良,想事情太正面了…可惜这世界不像你我想象的这么简单!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洛冰不是这么简单的!”

  “也不用太过于紧张,先再观察一些时日吧?如果洛冰真的如学姐说的会带坏简丫头,我会跟她划清界限的,这样你满意了吧?”

  当时欧阳晓虹是这样安抚着不安的于捷的。

  “最怕的是当你发现了洛冰的狐狸尾巴时,你跟简丫头这两个入世未深的小丫头,已经被她啃得连骨头都没剩下了!”

  对于欧阳晓虹认为自己所担忧的是杞人忧天时,于捷没好气地回呛。

  “就我和简丫头会被啃得连骨头都没有啊,那你呢?”

  欧阳晓虹不忘戏弄着于捷。

  “我有个外号给你叫“母豹子”

  的,有这么好被人吃掉吗?她如果敢跟我耍心机,不被我吃掉就应该是祖上积德了!”

  当时于捷话是说得满满的,但不料过了一个晚上之后,于捷也跟简真真一样开始也变得神秘兮兮的…”

  大姐头吗?今天洛冰替我约了一个知名的收藏家来洽谈有关于为我作品开个艺术展览的事项,今天我就不方便跟你出去了。”

  这是于捷开始爽约的第一次通话记录。

  “不好意思啊,大姐头…今天我还要安排艺术展的编排事项,不能一起喝茶了,抱歉啊…”

  这是第二次的通话记录。

  “大姐头吗?找…我…什么事?唔…想…约我…喝茶?……不了…哎…我今天在创作…当中…啊啊…怎么会这样的?不好意思…我的…头很痛…因为创作陷入…啊…瓶颈…现在头都想爆了…我要盖电话了…啊啊…好难受啊…!”

  这是于捷的第三次通话记录。

  由于欧阳晓虹之前曾经见识过于捷因为创作选入瓶颈而陷入疯狂的局面,所以当时欧阳晓虹并没有觉得这次的通话有什么不妥。

  “晓虹,你找我吗?…我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途当中…去泰国散散心,因为之前的创作灵感太压力了,回来我会买手信给你的,再见!”

  这是于捷第四次的通话记录,跟简真真一样,于捷在这次的通话中并没有再称呼欧阳晓虹为“大姐头”

  了…但欧阳晓虹并没留意,她只是心里有点酸熘熘地暗骂:“这两个还说是闺蜜呢?真没人性啊?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去旅行都没有叫我一起去呢?有了新朋友就忘记了我这个老姐妹吗?也罢,反正本姑娘的刘成目前在家办公一个多月,我也没空应酬你们,希望你们玩得开心一点吧?”

  欧阳晓虹一方面是抱怨好姐妹们有点冷落了自己,一方面是安慰着自己,因为她对这十多年的友谊是有绝对的信心。

  毕竟是在“健身院风波”

  之后的几天,刘成就从外地出差归来,而且还破天荒地要逗留这里一个月,基于小别胜新婚的条件下,欧阳晓虹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将大部分的时间用来陪伴刘成。

  所以她也知道自己忽略了这两个闺蜜,导致她们开始往洛冰那里靠…但她绝对相信她们十多年的感情能经得起考验!对于老公-刘成这一次为什么会突然在家逗留这么久呢?欧阳晓虹曾经有问过刘成这个问题,刘成说是因为根据他的线人爆料,他查的新闻桉子在他们居住的里有重大的线索,所以他必须逗留一个月左右来追查到底。

  当欧阳晓虹继续追问刘成是什么新闻这么严重,需要他上山下海的追查时,刘成则是若有所思的回答:“这桉子让我发觉到,世界不止是黑或者白这么简单,有些看似洁白的事物,其实才最黑暗的…有些看似善良的人,其实连人也不是。”

  当时欧阳晓虹对于刘成说的话一点头绪也没有,她只知道这时候老公需要一个贤妻替他分担家务,让他无后顾之忧地去用新闻稿声张正义,这是她唯一也只有她才能够为刘成做的事…所以她选择了减少与闺蜜们聚会的时间,反正这十几年的感情不会因为一个多月的疏远或者是一个新加入的成员而变质。

  但事实证明了欧阳晓虹的这个天真想法是错的。

  她完全低估了洛冰的破坏力…渐渐地在闺蜜微信群里,欧阳晓虹的位置完全被取代了…于捷以及简真真开始以洛冰马首是瞻,也开始唤洛冰为姐姐了,不管是说的话题还是聊去那里吃饭,一切一切都让欧阳晓虹显得自己是一个陌生人般,在这个闺蜜圈里渐渐地失去了存在感,甚至让欧阳产生一种希望老公赶快出差的念头,这样她就可以拯救这个彷佛变质的闺蜜关系了…“姐,你怎么最近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大清早刘成这样问了欧阳晓虹。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就到了刘成要离去的那一天。

  今天欧阳晓虹的内心深处是五味杂陈的…一方面是难过自己的丈夫又要离开自己一段时间,一方面是为自己又有时间去处理闺蜜之间的隔膜而开心。

  “没有什么事,就是觉得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之间老公你又要离开我去拯救世界了,难免会让我觉得有点难过而已。”

  欧阳晓虹有点哀怨地说。

  “又不是生离死别,办完事情了我就会回家的,你也不必难过了。”

  对于欧阳晓虹的心情,刘成不是不理解的,但是无奈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是必须有所牺牲的,就连自己这一次出门要几时才能回家还是个只好连哄带骗地安慰着欧阳晓虹。

  “我可不管你,再过十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吧?”

  欧阳晓虹赌气地说。

  “哎…我不记得是什么日子了,很特别的吗,姐?”

  刘成调皮的回应着。

  “你说呢?”

  “逗你的啦!我当然记得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要我送你什么当做礼物呢?”

  看着欧阳晓虹被自己逗的生气的模样,刘成就是莫名其妙的开心…刘成在还是那个“鼻涕虫”

  的时期里,哪怕还是一个时常被人霸凌的受气包的年纪,面对着比自己强势数倍的欧阳晓虹,他也是像现在这般的用各种各样的行为举止去逗弄着欧阳晓虹。

  因为刘成觉得她对自己生气的时候是最美、最可爱的,到现在也是如此…夫妻嘛,就是你气我一下,我逗你玩一会的,这是夫妻俩的默契,也是情趣-=第壹版主小説站官網=——=diyibanhuin=——=第壹版主小説站官網=——=diyibanhuin=-发送邮件diyibanhu#qq“你这个呆头鹅,我告诉你我要什么礼物的话就没有“意外惊喜”

  了。

  我不管哦,你已经连续两年没有陪我度过这个重要的日子,今年我要罚你不单止一定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