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加入书签

  契子

  西蜀山水多奇,峨嵋尤胜。山高水秀,层峦叠嶂,气象万千,是东胜神州的洞天福地。後山的风景,尤为幽奇。自来深山大泽,多生龙蛇,深林幽谷,大都是那虎豹豺狼栖身之所。游後山的人,往往一去不返。一般人妄加揣测,有的说是被虎狼妖魔吃了去的,有的说被仙佛超度了去的,聚讼纷绁,莫衷一是。人到底是血肉之躯,意志薄弱的占十分之八九,加以宗教、皇朝莫不以培育奴才作教化,企图巩固权威,长保既得利益。经大肆播弄,游後山的人,也就渐渐裹足不前,倒便宜了那些在後山养静的高人奇士,省去了许多尘扰,独享那灵山胜境的清福,亦保存了东胜神州的民族菁华。

  满清入关後,东胜神州堕入轩辕老怪的魔掌上,垂下乌天铁幕。堪称人物依旧,山河全非,令人闻者伤心,见者肠断!反清仙侠只能避隐蜀山,在虎狼妖魔的庇荫下,建立了卓越的反魔基地。

  前明的厂卫魔头在败亡前夕,因升斗小民的共弃而失势,自绑上魔京乞降,负荆请罪。轩辕老怪祭出”一分为二〔的魔咒,改编有「孤臣孽子」之称的毒龙尊者,授以青螺魔宫,组「新爱魔」小圈子。驾凌原蜀山的轩辕老怪嫡系「旧爱魔」之上,被钦点为蜀山代表。轩辕老怪的四弟子毒手天君摩什尊者,以‘魔宫好;蜀山好'诡咒击败厂卫领袖魔头,由大雪山空降入主,歪曲了轩辕老怪当年‘蜀人治蜀'的诺言。

  能压制轩辕老怪的灵峤宫,也因远涉重洋,地居东极穷边,横亘十万里流沙落,中隔寒冰烈火之区,更阻於七层云带,受罡风阻扰,而鞭长莫及,不得已袖手旁观。商协摩什尊者礼聘平西王的万妙仙姑许飞娘,成立‘摩许配',半独立式对付蜀山的异见分子。

  东林党的仙侠在前明覆没之际,以‘民为主'的纶音推动众生,曾得势片刻。可惜曙光只是昙花一现,即奏出‘不信任'仙籁,为魔党的‘不堪入耳'魔咒击散。明亡後,结为”复社〔党,与原厂卫魔头的「新爱魔」本来就势不两立。

  新仇旧怨,加上洞天福地的势力消长,作垂死争扎。期望‘三次华山论剑'的全世界正邪剑仙大斗法中,引进灵峤宫为父主,为他们消灭轩辕老怪

  第一节淫尼猥狎

  虽然西蜀正给仙邪间所蕴酿的决斗,弄得乌烟瘴气,更在暮烟四起之际,显得瞑漾苍茫,景色幽暗,可是在迷离的气氛下,巫峡的舟运更汹涌频繁。从乌鸦嘴港口蜂拥而出的舟群,泄放出凄然哀叫:“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如此江山,何时才能返吾家故物啊!”

  舟中人多是年才半百,却已须发全白,满脸皱纹。这些饱经轩辕老怪斗得肢离破碎的老人,只因略有储蓄,反倒招来”扫地出门〔之祸,闹得家破人亡,绝不受惑於那些”五千年不变〔的魔音,忍痛外移。看着生於斯兮长於斯的乡土,将要面临”河山依旧,人物全非〔之变,陷入老怪的”乌天铁幕〔下,那还忍得住不老泪纵横,泛盈腮颊。

  更肠断的是:面对着天真又孺慕的幼年子女,不知人离乡贱,那寄人篱下,饱受歧视的逆境,永不翻身。有意识浅薄的儿孙,受不住外洋生态,轻率回流,才知变产卖宝所得,经海外仙派的洗炼後,连原来洞府的灶窟也买不回了。

  国破家亡,虽关气运。气运何以如此,还不是短视者多。上代的经验,往往为下代所轻蔑。不思本质,但信巧语花言,懒得思考,更贪图女色,北上寻欢,陷入老怪的”二奶村〔魔阵中。阵中灿女专修魔教的奠教基础”一杯水〔淫功,牢绑着了那些老淫虫,把魔徒的孽种,扣入这些淫虫名下,闹出”居蜀权〔风波,几乎使蜀山陆沉。

  这些外逃、北上的舟群,在一明月,清光四射下,穿插巫峡,却是谁都不屑一望那山脚下的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亍亍独行,径自向山上走去。

  那时已是秋深时分,金风扑面,树叶尽脱。少年走的是险峻的逼厄山径。遥见山脚下卧着一个道人,只穿着一件单衣,身上十分褴楼,旁边倒着一个装酒的红漆大葫芦,大醉後睡得正熟。

  正是一醉乾坤大,壶中日月长,醉眼看世界,是世人皆醉,还是他独醉呢?

  如此落拓不羁,是因眼看大好神州沦入赤魔之手,自甘埋没在风尘中。那不肯屈身事仇的一点志气,能改变这浑浊的江山世道吗?可幸他还有钱买醉,远离尘嚣,用不着为涓涓滴水,饱受趋炎附势的奴才所蹂躏,算不上人间至惨了。

  可惜世人但说耳闻岂可作真,那知眼见也有虚假。後来才知此君是峨眉仙侠中风头最劲的醉道人。故作姿态,以单衣示人,擅长扮野,作修炼基础。处身善信之间,却身醉意醺,人在心不在。仙魔神佛也未能透视此道友心怀!

  少年触景伤情,哀思汹涌,不知不觉中滑到舍身岩前。眼前冥冥遮目,头上一轮红日,照在云雾上面,反射出霞光异彩。朦胧中面对笔削孤峰,下临万丈深潭,令人目眩心摇。回头向山下一望,只见一片冥漾,哪里看得见人家。在云雾中行走,只见白云一片片从头上飞来飞去,对面也不能见人。真是相逢对面不相识,更是人心隔肚皮。纵使同衾共枕,也是由误会而结合,了解即分开,见亦是不见。若在云雾中行走一样,稍个失足,便要粉身碎骨了。

  连山寺的庙宇,都藏在烟雾中间,问津无路。正是佛门广大,不度无缘之人。缘从何来?还不是有着互相利用的价值!所以穷究佛理,不如贿赂神明。头上一轮红日,照在云雾上面,反射出霞光异彩,给它蒙上庄严外表,迷惑众生,内里又那能脱得了藏污纳垢。

  真要降魔卫道,却是道法虚无。佛祖释迦牟尼的指月录说得好:法法本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无法何曾法。所谓各司各法,还赖力能维持。一旦魔高我弱,虚无的道即告反覆,自陷绝境,如这少年一样,无望生存。

  这少年身世扑朔迷离,难以本名示人。户籍虽名阴呵,但年岁不符合他身长规律,自嘲为阴魔。到舍身岩前,本来是要自了残生。但天下事毕竟各有前定,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因山中出了一个蛇妖,早晚口中吐出激昂毒雾,结连云霞,映着山头的朝霞夕阳,反成了此山一个奇景。这百多年来,人家见此山云霞灿烂,十分悦目,就把这山叫做云灵山,显示着灿烂悦目的外观,却不悉内中却是淫秽之极。但对阴魔而言,恰是日元得地。太极图演示天机:阳中藏阴是阴中之阴;阴中藏阳是阳中之阳。不容於党济,却是敌方瑰宝。阴魔一时贪看境色,徘徊奇境,得机缘巧合,成就了一代亦魔亦侠,不邪不正的盖世阴魔。

  阴魔在陶醉着云霞的灿烂中,迈近三岔口,从这里往西南走去,便是上成都的大道。正西一条小道,也通成都,比大道要近二百多里,要经过许多山岭,都是古树叁天,怪石嵯峨。造就此等如梦如幻的颇多奇景,却是这包藏祸变的灿烂云霞,就从这些山岭飘出。忽听背後呼呼风起,腥味扑鼻。回头只见山石旁边一团浓雾中,隐约现出两盏红灯,窜将起来,现出是一条青蛇,张开血盆大口向阴魔噬下。阴魔手快,双手扼托蛇头七寸。但那蛇把七八丈长的蛇身一卷,紧紧缠住阴魔身子不放。蛇口喷出毒气,笼罩阴魔五官。阴魔动无馀地,难抗毒气除除侵入,令呼吸困难,渐渐昏迷。

  危急间,一头极大的仙鹤,头顶鲜红,浑身雪白,金睛铁啄,爪如铜钩,足有八九尺高下,飞啄而来。那蛇因蛇首七寸要害被握,无法逃窜,被那鹤一嘴擒住。先将蛇头咬断,再用长嘴轻轻一理,将蛇身分作数十段。那消几啄,便已吃在肚内。抖抖身上羽毛,一声长叫,望空飞去。晃眼间,便已飞入云中。阴魔亦昏迷过去。

  岩前一座茅庵,并不甚大,门前两株衰柳,影子被月光映射在地下,成碎阴满地,显得十分幽暗。庵内梵音之声不绝,遮盖着禅房内泄出的云雨零声、乐极呻吟。禅房内庵主白云大师全身一丝不褂,肌肤白晰丰腴,骑在阴魔的赤裸身上,以阴魔肉棒为轴,套入隆凸的耻丘,摇动着圆润挺翘的丰臀,剧烈的澌磨回转,不断痉挛。

  长长的肉棒深深抵顶着子宫内壁,激起一阵阵的快感酥麻了道,让煎熬的淫水汩汩直流,湿濡濡的自洞泌出,沾满了穴外覆盖着阴魔肉的一大遍茂密乌黑毛发,在每条细嫩鬈曲,互相缠绕的阴毛上凝结成泡沫。更被奇热无比的巨,把已是半残的肉炙得又酸又痒,都在发颤,荡吹出热浪薰风,把泡沫爆破,吹起细长的阴毛向四下飞扬,隐约得见那肥厚的阴唇吮着阴魔的粗,不停地颤抖。内里波涛汹涌,令雪白的小腹肚皮不停的抖擞起伏。

  纤细的腰肢不堪摇撼,随玉磨曳摆,疯狂不安的扭动,十分带劲,摇晃着那双累硕玉乳。两只昂突雪亮的肉团,不堪根基荡浪,忐忑颤荡,随着上下起伏的身体颤抖摆甩个不停,乳晕也随之扩大隆起,涨凸在雪白双峰的顶端,映出一片猩红,发散着穴传来的灼热,亮漾着丝丝汗迹,化作蒙蒙雾气,陪衬着白云大师的淫呼浪叫,透达室外,为庵内的门徒所初闻,显示出身下阴魔的性能力,超卓不凡,前所未见。

  白云大师虽是峨嵋派的中坚分子,但也不是有着由衷的”是其是,非其非〔的能力。因上有大罗金仙的幕後定位,考究功行,以谘垂顾。稍有差误,即使不致形神俱灭,身败名污,坎入阿鼻地狱;也会堕返红尘,重捱劫火,再过那生老病死的苦日子。又岂敢挑战那大罗金仙暗中摆弄的宇宙机制及其效率,只能向失宠的天仙嚣骂,蒙蔽善信苍生,编织玄门正宗的标签。

  必须有妖魔的名目,才有仙佛的疆界。白云大师据守蛇妖穴侧,名为对抗蛇妖,却容它近在咫尺如此猖獗,实则浑水摸鱼,采补受蛇妖淫气沾染的受害者真元,以充实修为。多年来阅人多矣,但无如身下少年之奇。探之无有根基,丹田亦无真气,元阳若有,吸之却无着力之处,更显虚荡。曰其无,则肉却灼热异常,挺坚胜钢,持久不泄。搜刮之再,得来的是肉壁磨擦的刺激,觉到久违了的酥痒,一波波自阴户袭散开来,带着令人酥酸的电流传遍全身。给阴魔急挺时,热辣辣的头直刺花芯深处,滔天热劲烫得玄关颤震,自下体爆发直震天灵,忍不住发出惊人的嘶叫後,频频喘气,把阴魔拥个结实,阴户磨得急快,耸动频频。一股莫名的充实满足感却又涌上心头,不觉动了淫兴,欲重温那真阴挑动,将泄不泄的奇趣。

  阴魔早已在刺激中苏醒过来,但觉得涨逼的肉给道嫩肉套得紧紧贴贴的夹含着,阵阵猛烈收缩,不住的挤啜磨擦,令全身抖擞。硕大的龟头已经抵到一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花心,带来一阵的酥麻,气息急促,脊椎任脉涨缩频繁,发放出空前的清凉沁入天灵,遂陶醉其中,暗暗调和气息,无张眼之意。但热的刺激令腰干自动屹挺,刚劲强冲。

  白云大师一阵急颤,如电流般冲击着她的全身,黑色的闪电在她的脑门强烈爆炸,牝门一紧,从子宫室内喷出了元阴。知乐不可极,连忙收摄那度入阴魔体内的真气,回守牝门玄关,扯回逸出的元阴。阴魔觉到寒气撤退,牵动龟头热浪,若如无数的虫蚁在啃噬,兴奋得腰臀更急骤上挺,恨不得整个儿进入那子宫深处。白云大师被顶得“啊”声尖叫,魄散魂离,无力把元阴收回窍穴。

  良久阴魔才觉身上人俯伏下来,饱满坚实的乳球沉甸甸的压得胸膛酥爽。张开眼见到一张外观约四五十岁的如花笑面,轻触压贴,送上流转的秋波,盈水欲滴,荡意撩人。光脱脱的粉搓螓首,有着赤裸的视觉,引经尖挺的鼻子,发放咻咻的气息,挑逗着淫狎的意欲。鼻尖触下阴魔鼻尖,轻轻揩磨,激发阴魔鼻翼翳动,不住地喘气,上震山根张扩,引入兰麝气息,直透心房,再钻到丹田处,鼓动欲火高涨,荡魄销魂,不自觉的张口呼气。更招来红艳丰唇中吐出丁香芯舌,伸入口来,挑开牙关,逗弄腔颚,搂动着、舐吮着留下香满齿间,沁透胸腹,甘香诱欲。引逗得阴魔双臂环抱白云大师,捧住琼首,用力吸吮。竟吮入一道真气涌经督脉存入气海,揉结成团,才过关元入龟头,竟聚合茎球热气,导入身上人花心,与元阴沟接,扯出丝丝清寒之气洒落龟头。

  白云大师如此借体自娱,由湿吻度过真气,行采补大法,反采自己元阴,享受奇趣又不虞错失元阴,已忘了采撷阴魔的元阳。更在淫兴蒙蔽下,竟无注意阴魔何以竟可长刚不泄。但己身真气要分心两用,毕竟耗竭快又情趣减。更因所守的蛇妖已茁壮到无法操纵,需要师妹餐霞大师的蜈蚣除患。便念起处,飞剑传书餐霞大师会知发现奇才珍品,约带蜈蚣前来。

  才转念间,一线剑光直入禅房,轻笑下出现餐霞大师。一颗光滑无瑕的圆顶头颅,无损玉容秀美,光彩照人。眉目春盈冶荡,水汪汪地泛出媚光,衬托出双颊晕红,朱唇红润鲜亮。项长的瑶鼻已是喘息咻咻,衣履尽脱,展示出躯娇艳,斜削的美人肩,顺敛入盈握细腰,衬托起玉乳丰涨高耸,乳尖朝天,衬着丰满的臀肉,共同晃摆颤动,幻出亮白乳波,抛荡着乳球上两颗嫩红蓓蕾,四面招摇。修长的玉腿肌肉匀净,移动间腿根处丝茸震摇,迎风荡漾,闪映露珠反光。耻毛长而不浓,黝黑柔顺,依稀见肉,口两片粉红淡褐的肉唇吐掩可窥。站立禅床侧,伸手摸索阴魔全身穴脉,方知更胜师姐所说,蕴藏稀世玄精,星眸闪出狂喜之色,穴毛团隐隐蒸发雾气。急推白云大师退出阴魔肉,跨上阴魔身上,摆动胯下阜丘,急速噬入阴魔巨。

  欲念狂涨的餐霞大师,因平生未逢大器,小窥阴魔这奇葩宝,苍惶鲁莽的急挫,竟如被凿入穴,唧声锐响下全根套尽,淫水如洪流四射,满阴魔全身,连口鼻也溅上了。阴魔巨正给白云大师灌入真气,弄得兴奋亢涨,在巅峰状态,坚热硬长得远在她想像之外。餐霞大师一时不察,未以真气防御,加上快速的磨擦及重重的顶抵花芯,那尖锐插入的感受如同剑气直破天灵,榨出尖锐的叫声,凄厉中夹带着兴奋满足的音调,震动全庵,连庵外森林中的鸟兽也急飞狂奔,恍如世界末日。阴魔也不好受,如遭硬削,狂啊了出来,如非白云大师的真气还储在龟头护持,真怕给这一挫撕裂了。需呼吸了几回,才使宝贝恢复知觉,感到肉给餐霞大师的穴紧紧缠死,却毫无动静,而餐霞大师也伏在身上也不言不动。

  白云大师则暗怪餐霞大师不先助己,却在欲火兴头,鹊巢鸠占,故意乘虚而入,教导阴魔手按餐霞大师後颈尾闾,自己跪身阴魔顶上,以一双玉臂围堵着那双硕大乳球,挟稳阴魔头颅。双掌持定阴魔肩胛骨,输入丝丝真气,用逗欲术播弄餐霞大师的春情窍穴,沃发餐霞大师体内分泌,引发淫气泛滥。餐霞大师内受巨撑满壁,虽然穴惯用,本是带点松弛,但对淫蛇秽气鼓催下的茎,坚挺硕大过甚,竟如纳凿,不堪容拥,更被引发的熊熊的欲火烫炙得壁翻腾,加重磨擦,增添火油,倍升敏感下,壁狂缩,使幼嫩的神经末梢触受从来未有的热熨,不及疏导,炙得肉震颤,更是负薪救火,动辄都磨蹭有力,擦出火热电花,播送入魂灵深处。一时间餐霞大师中枢失控,神魂荡漾,在连连的性高潮迭起下,娇嫩的肉体不堪刺激,不停娇哼狂号的颤抖着。

  白云大师更把螓首伏上阴魔胸膛,烈火红唇倒吻阴魔厚唇,伸出温香有力的舌尖,触压阴魔舌底,度入真气,导入阴魔龟头,抵住餐霞大师穴心嫩肉,蒸出热气如浪,急转倏旋,钻的餐霞大师玄关酥酸,元阴随淫水汹涌狂泄而出。元阴流失的危机响起警号,令餐霞大师回魂,调息真气。尤幸阴魔丹田未练,容积不宽,餐霞大师可回气下索回元阴,却也是情近虚脱,无力把元阴收回窍穴,又舍不得那泄泻抽啜带来从未有过的奇趣,依然玩弄欲火如故。阴魔在白云大师真气引导下,肉一涨一啜。那才啜入的元阴,但都刚到口边即被扯回,弄得奇趣下留下丝丝阴寒由会阴上传,中和灼热的任脉。

  餐霞大师乐得玄关无力,才依依不舍放出肉,代白云大师热吻阴魔,玉手抽出一个长匣,乃是精铁铸成,十分坚固。盒盖揭开,里面伏着一条二尺四寸长的红蜈蚣,遍体红鳞,闪闪发光。两粒眼珠,有茶碗大小,绿光射眼。是餐霞大师幼年在闺中当处女时,极其淘气的代表作,当年被捉到时,不过三两寸长。百馀年来,蜈蚣经餐霞大师用符咒催炼,饲以仙丹灵药,不但神化无方,可大可小,并且颇通灵性,俏俏爬出长匣,伏在餐霞大师身下舔啜流下的淫水。

  白云大师重新跨上阴魔巨,更觉纳凿,肉壁匝紧得前所难有,加上本是疲兵,那堪餐霞大师蓄意报复。餐霞大师暗怪他乘虚而入,弄得元阴失调,故意教与阴魔更激辣的逗欲手法,摆弄阴魔双掌,按上白云大师丰硕乳球外侧,以姆指贴压乳蒂,馀指搔弄腋窝。自己照样把阴魔头颅藏入柔韧的乳球隙罅中,手抓阴魔臂肘,输入真气激荡白云大师那两处关隘。此两处直通雌性生殖器官,一旦遭受刺激,无不被弄得穴子宫翻腾,花芯酥软。

  白云大师受真气袭入体内窍脉,更觉狂暴,一波波电殛以壁为中心,扩散到全身,屁股也不断痉挛着。终於浪叫一声,全身发软,瘫软在阴魔身上,浑身抽搐颤抖,叫作死去活来,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咿呀咿呀的喘粗气,彷佛是悲鸣似的呻吟。对餐霞大师度入的丝丝真气,经阴魔龟头引逗花芯啜吸玄阴,更难握守玄关。外力抽采,虽不比自己操纵的心分两顾,但却吸力轻重却不由自主。

  迅速崩溃,情急中嗥吼声撕若裂生魂,无力啜回元阴,只得求饶,由餐霞大师扶离巨,再用淫水饲喂蜈蚣。

  这时一轮红日,已从地平线上往上升起。二仙奋意起身,各舒一弯玉臂,分托阴魔雄臀,三位一体,往山谷中走去。由阴魔左右逢源,昵揽粉颈,耳鬓澌磨,双掌垂下分握着二仙一方玉乳。触手丰腴馨爽,於轻搓力揉中,榨来充实的酥爽感觉。二仙沿途淫笑盈盈,不住思量着阴魔巨的刚坚耐啜,更不时探出玉手,伸入阴魔衣内,抚弄阴魔肉,轻拢慢拈,引发内阵阵激流,轮回冲刷,起动起肉激昂怒鼓,虎虎生威,蹬跳冲挺。二仙估量阴魔情动,再输入真气,探勘窍穴。终是茫无头绪,摸不到玄精藏处。但肉的灼烫,导触仙体内饥渴细胞,撒娇骚动,春意更泛眉梢。

  行行停停,不觉近午,才走到一处山谷。只见山势非常险恶,寸草不生。此力能所聚之核心,气流涡回成压,弱草无从生长,与外围疏密悬殊。其极者,激成突变,是龙卷之风。风後一切荡然无存,重新定位组合。虽知其患也,亦无挽於天地规律:动常动之惰性。是以人间贫富无可均也,仙凡无可通也,直至物极必反。所以仙业也必经四倍九数,三十六个甲子,为期二千一百六十年,大地春分线移照入黄道十二宫的令一宫之际,则来一次四九重劫。

  山谷中有一个大洞,深黑不可见底,即力能所聚之核心处也。今日阴魔被搬了上来,洽是此谷中霸主应上劫数。白云大师走到离洞口不远,嘬嘬呜呜叫了几声,即见狂风大起,洞中一阵黑风过去,冲出一条大蛇,金鳞红眼,长约十丈,腰如缸瓮,行走如飞。白云大师手中飞出的一道紫光,抵挡着那蛇口吐出来的丈许长火焰。餐霞大师更将手上的玄英剑放出来,化作一道青光,朝蛇头扫去。那蛇将蛇身在一堆,喷出烈火毒雾与这两道剑光对抗。饶你仙剑厉害,也是不能伤它分毫。

  阴魔则受二仙命令,在剑光掩护下,手持长匣,迈近蛇妖背後。二仙明为令阴魔施放蜈蚣突袭,实则令阴魔狂吸蛇妖的淫气以助催情,冀图奸劫玄精。眼见阴魔迈接蛇妖火圈核心,亦无昏迷迹象,唧唧称奇。但因作夜荒淫达旦,玄精未尝,却太耗元气,元阴也未归窍,精疲神惫,真气薄弱非常,紫青两道剑光,虽然如常矫捷,跃耀长空,围绕着蛇妖的火焰,蔓延出光圈处处,色彩穿插,幻化无定,为青天添美景,与烈日争辉,但却是曜而不凝,威力逊甚。若非蛇妖刻印着二仙往日的威力,疑是诱饵,二仙怕难全身以退。

  阴魔已挪贴蛇妖,触入火焰边缘,餐霞大师遂命阴魔将铁匣抛入火焰圈内去。铁匣才告离手,即迅速销熔,但也足以护送蜈蚣,穿越那火焰的最高温外层。

  这蜈蚣溜出匣外,迎风便长,通体红光耀目,照得山谷皆红,扑入火焰内层深处,蛇妖的身上。那蛇妖拼命的喷火喷雾,腾挪闪避,却已挥不开身上蜈蚣,火焰更收不回身上。片刻间,蜈蚣一口将蛇的七寸咬住,那蛇也将蜈蚣的尾巴咬紧,两下都不放松,在山头上大翻筋斗。妖蛇身外火圈满天乱飞,映日争辉,终於两败俱伤,皆力竭而死。

  阴魔因受蛇妖淫气泛滥贯盈,面红赤热,双目喷火,只一灵不昧,与淫气抗衡。二仙相视,会心淫笑,同觉阴道酸软,莫说举步艰难,连站立也摇摇欲坠,勉强硬提真气,抱起阴魔,也不及回庵,就飞下那深不可测的洞穴。洞下颇为平坦,泥土松软,就地把阴魔放倒。代脱下衣後,二仙哔然,又惊又喜又怕。因见阴魔遍体通红,肉更是涨粗越倍,火红铁棒般灼热坚硬,翘挺得老高,湿洒洒的蠕动不已。二仙顿觉震颤入,腰软骨酸,快速自宽衣着後,可见双腿之间的阜已是泛滥成灾,湿濡濡的淫水汩汩直流,堕如珠串。

  餐霞大师伏下娇躯,移就,试图套入,但阴唇稍为触压那火热的尖,即被灼烫得淫水狂飚,热流传炙壁,刺激得酸软收缩,痹入百脉,回汇入穴花心,内外兼炙得涨爆,直冲天灵。意识陷入昏茫,不想动,亦无法用力。阴魔巨受淫水感应,冷热交错,涨缩间助长欲焰,淫气亢张淹没那谨存的一丝神智,下意识为涌胀欲爆的肉,寻个囚笼,匝着它,要它安安分分。张臂抱紧餐霞大师,翻身压下,火红的巨即冲入餐霞大师那淫水盈满的道,狂冲暴刺,不停不休。

  二仙老虽已多经战阵,松散颓阔,亦已知悉巨的强劲,早已灌输真气入迫护持。但在胎儿头般大的龟头扩撑下,餐霞大师也被刺得几乎昏眩过去。奇热无比的龟头塞得花心颤动欲裂,火辣辣的撑裂刺痛由子宫传入心脾,痛得她双眉紧皱,泪满睛眶,红唇猛然张到极大,凄呼惨叫,撕肝裂肺地发泄出来,玉臂粉腿不由自主虚空乱辉乱撑,只馀娇躯被阴魔揽实,火热巨塞满穴,动弹不得。一阵翻天覆地的浑身抽搐,冷汗发散後,阵阵的酥麻刺戮着全身每个细胞,使充盈太虚的尖厉哀号混着满足兴奋的音调,听来更荡魂蚀魄。

  女子的生理结构为待受方,动静不由己意,性趣难得宣泄,积存着内郁的动能。苟无安份之志,则一旦接触刺激,颇易一发不可收拾,为激情淹没,尽撤藩篱,甚至自动献身。所以节日狂欢,失身甚众。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浪货,崇尚感受,更不知防栏为何物,只须被惑上两句花言巧语,即难以不成公共尿壶。其甚者,非一后数皇,双马异窟同槽,数队轮奸,不足言欢。

  旁观的白云大师亦听得惊心动魄,但看餐霞大师遍体湿淋,光脱脱的头额闪着汗光,双目紧闭,柳眉深锁成坑。强猛的抽插冲刺的迫力,将穴内的淫液成泡沫,自那涨迫的大小阴唇爆破出来,似是辛苦的忍受。但在同是女性的体会,却感受到个中欢愉,如同身受,戮入道深处,浑身颤栗,知是旷世奇遇。

  餐霞大师承受着阴魔巨的冲击,舂米似的越捣越快。在阴魔那无尽止的一冲一抽下,如一下一下连串的电爆,一股股触电般的性趣霎时窜遍每一个窍穴,炸透全身每个细胞、壁、窍脉、花芯、天灵,周而复始。弄得全身狂抖,无力摆动,意识在惊涛骇浪中突抛急跌,魂不附体,元阴蜂涌而出,只能以毕生修为,扯回涌出的元阴,啖果回甘後,更觉奇趣无比,回味无穷,如痴如醉。历经多个时辰的无休止撞击,阴魔才回气静止,餐霞大师已被得连骨头都化掉了,留下强烈的馀韵在体内颤抖,一团泥般混身瘫软在阴魔身下。

  白云大师目睹阴魔的粗迫撑餐霞大师的大小阴唇,扩张得会阴欲裂,出骚水潮满,热烫成浆,糊在肿如肉包的淫唇,如化瓣伞张,真是触目惊心,感应着自己的阴唇阴蒂也淋痹酸软,更耳闻餐霞大师的淫呼嗥叫,若是凄惨离魂,但在同时女性的感觉上,却体会到那憾动元灵深处,释放历世淫火郁积的极限境界,传经耳膜震穴,使本是半残的璧也耐不住刺激的发颤着,产生了电流似的麻痒酥痹,互冲传动,恍如几千几万只虫儿在爬,挖出湿濡濡的骚水自洞涌出,但就冲不去那些可恶的小东西,被弄得奇痒难忍。

  本想把阴魔抱过身上来,给自己杀痒杀火,也给餐霞大师舒口气,才知阴魔已是半昏迷,更把餐霞大师揽得疯狂的紧。若强行斜开,怕会毁了这给与自己绝世淫乐的淫海奇葩,也毁了旷世难逢的异宝玄精,无奈守在两条颤震的肉虫旁边,自去搔挖阴道,却又无法搔到痒处,更是越搔越痒,难熬得不由自主的地扭动腰肢,扯动白皙圆滚的乳球一上一下的起伏,震撼心肺,喷出火热的咻咻急喘到口乾舌燥。

  几乎给酥麻弄得休克,才见阴魔松弛下来,放开餐霞大师,连忙抱过身上来,迫不及待的撩拨巨,却见巨依然强劲灼热,虽是略有收敛,也比作夜粗大逾半,玄精未泄。更思乘机泄欲采精,不给阴魔喘息回气的机会,纳巨入大小阴唇,强忍撑迫之痛,施展采补的吸阳法诀。阴魔仍在半昏迷中,体内的蛇妖淫气未过,只是阴魔一灵不昧,以流通的血脉,将淫气疏导四散到身体各部。经白云大师再度点燃欲火,四肢百骸的淫气重新炽盛,急速汇入巨,汹涌沸腾的力量在龟头激荡,立即燎原,要再闯囚笼,抱紧身下淫尼,重新狂插不休。白云大师虽已有所准备,仍是蹈上餐霞大师遗辙,魂飞魄散,尖厉哀号中享受着淫虐的性满足,自认不枉今生。餐霞大师则在一旁调息,准备接班。

  如是二仙经七昼夜的爆炸後,阴魔才能收敛滚流热血,疏导入脉,安静下来。二仙亦疲惫不堪,可是对玄精却无点滴收获,又舍不得,只好轮流吞噬阴魔的肉,狂吸力啜,舔得舌痹口酸,也难索丝毫玄精,才依依不舍回庵休息。临行对阴魔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