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9(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节孑遗恶因

  话说凌云凤焚树烧蛇後,仰望云空苍莽,仙山万丈,杳无踪影。自身几同天外飞落,再想上去,其势甚难,不禁着起慌来。後悔好端端捉什云儿,一个失足,便成了人间天上,判绝云泥,无可攀跻。最怕是五姑来临,不知是无心失足,却当作难耐劳苦,私行离山他去,岂不误了大事?照自己从空下坠那些时候计算,即使真能寻到原来山脚,冒着艰险,穿云攀登,也非一日半日之功所能到顶。

  这成败所关,不由着起急来。心想:“天下事不进则退,终以前进为是。走一程到底是一程。”

  凌云凤万般无奈,只能依着心毅力,细心揣度好了下落时的风头方向,翻山越岭,往前跑去,却不知捉云失足堕下时,已被阴魔摆布,逆风而飘,以一般规律行事,结果越跑越远。一路留神观察,群山突,大半相似,并无一座特别高大,看不见顶巅的。翻过了十几座山头岭脊,均是极尽高峭险峻,重重阻隔,仍是仙山渺渺,全无一些迹兆。

  天色业已向暮,且喜路旁不远,便有一个山窟,於是调息凝神坐起功来。等到坐完,就石隙往外一看,天已微明。忽听一声惊叫,三五个二尺长短的黑影,从洞窟外飞起,翻过前侧面土坡,向下投去。云凤纵身追出,只见洞窟外面已满积树枝,堆有尺许高下。登上土坡,便见下面一片平地上,聚着千百个鲜花衣帽的小人,每个高仅二尺,生得如周岁婴儿一般长短,只是筋骨健壮,皮肉坚实得多,其馀五官手足,均与常人无异。

  忽见路边桃林内又冲出一队小人,约有百十来个。内中三十多个,用几根竹竿抬着一个兜,中坐一个身材怄偻,和常人相似的女子,听那驼女用人言高叫道:“这位女仙休要见怪。他们都是这山中天生的小人,适才无知得罪,望乞原谅一二,等小女子上前跪禀。”

  随说随从兜中扒起,左脚已残,只有一只右脚。接过旁立小人递过一对拐杖,夹在胁下,一跳一跳走来。这驼女名闵湘娃,因受继母虐待,展转逃入此山,会了他们所说的语言。昨日驼女忽听得切密注视蛇林的小伙伴回报,说天降仙人,放出一道雷火,满枝乱穿,点燃地,将双头蛇一齐烧死,便即命人抬了蛇头,冒雨起程赶来,与小王报喜。小王正在倾尽全力,欲焚烧凌云凤所驻山窟,保存权力优势,却功败垂成,连忙推驼女出面打完场。

  驼女推说是本山还有一妖人为害,就这三天便是他来此地的时候。她来晚了一步,小王不知冒犯,还望仙人宽洪大量,念其情急无知。还望大发慈悲往山阴代歼极权恶徒,一并除去才好。驼女说罢,叩头不止。

  凌云凤本想助他除害,又恐误了回山正事,欲将不管,思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修道人最重要是积修外功,岂能见死不救?昨日无心代他们除了大害,何必为德不终?好在还是为生灵除害,并非畏难逗留。细查看四外山形,只雪山这一面,合乎方向风头,这东西的巢穴,似在前面雪山脚下,约有半天多途程即可到达,便承诺前往。小王闻得神仙肯光降他的洞府,并为除害,连忙率众跪谢,一时欢声雷动。

  驼女因云凤步行,不敢坐那兜子,虽然独脚步行,虽不似小人矫捷,却也不显吃力。凌云凤经跛女解说古代传闻,才知此地人种萎缩的因由。

  此僬侥之邦只有两姓,男的希里,女的温灵,只有语言,并无文字,又是生就歧舌。传闻着他们万多年前的祖先,也和世间大人一般,拥有广土众民,曾是文治武功,礼乐教化,号称极盛,举世无两,自称是泱泱大国。

  一时丰衣足食,聚生者众,智愚的分野逃不过聚塔作用:基层越广,高者越高,贫富的差距越悬殊。贫者越多,开仓派米的呼声越响,有孟亚圣者为民请命,孕育”何必曰利〔之学,以仁义道德为轮廓,撒了九爪钩连子的子母吃人草,意图拘束公职富豪,一时极敷众望。无耐清高得不着边际,绝非有血有肉者所能依循,只有双头蛇可以生存,成为孟亚圣的徒子徒孙,以移花接木手法,把先贤的”何必曰利〔之学,及九爪钩连子的子母吃人草,转噬基层百姓,使贫者越贫。反而公职富豪更是穷奢极侈,风俗日衰。

  那自取灭亡之道,少说点也有几千百条。致命的是聪明有馀,根器不足。人情天理一点便透,做起来却私心自用,你虞我诈,讲得义正词严,却左推右挡,履行却是别人之事,由他坐地分肥。一众成风,只知依人,懒於上进,也为伪君子那不尽不实的消息所播弄,动辄成了牺牲品,留下血海尸山,供人攀上青云路,不知如何振作自己。

  那时全国的人年轻都是终日叫嚣呼号,标新立异,以传浮名。流弊所及,看去彷佛激烈慷慨,其实是一味盲从,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专与自己为难,一些也着不得边际。年老的经验阅历稍富,也怵於少壮威势,当不起滔滔天下,举国如是,只能噤寒蝉,狂澜莫挽。

  实心做事的死亡殆尽,剩下者十有八九为口是心非,说了可以不算,一张嘴能在顷刻之间说出多少样漂亮话语,哄骗一时。名高势大的尽是专务虚名,不求实际,竞尚奢华,耽乐游宴。国家之亡,都坏在这根舌头上,所以人身各部都逐渐缩小短少下去,逐渐退化到今日地步,惟独这片舌头竟变成了一个双料的。

  亡国的前一两世,一班在朝在野的浑虫只知标新立异,以钓浮名,把固有几千年传流的邦家精粹,看得一文不值。流弊所及,由数典忘祖,变而为认贼作父。几千年立国的基础,由此根本动摇,致於颠覆,而别人的致强之道,并未学到分毫,专学人家皮毛,以通自己语言文字为耻,渐渐不识本来面目,闹得本国人不说本国话,国还未亡,语言文字先亡。当国亡家破,逃难入山之际,这些东西面目全非,己不似他们旧日的文字。日子一久,便是他们的语言也变得不大相同,从此亦无人能识。

  此代小王身扁面扁手扁脚扁,全赖驼女支撑,才保有一隅之地,也是兄弟争霸,无一宁日。其兄弟鸦利性情乖戾,贪残好杀。借一个飘渺仙境的构想为诱骗,嚣叫平均一切为福利,实以煽动抢掠为主纲,统率着小人中的败类,害群之刁民,把抢劫所得,先富了一小部份自己友。

  靠戾气支撑,终日穷兵黩武,身材也大了一点,就自命正统,要蹂躏小王的山阳之地,把他们都扫灭尽了。小王也不思振作,依旧卖弄开叉的舌头,作浑淆着原则、前题的词语游戏,以图苟安。

  十数年前,来了一个妖人,每年只出来两次,每次须要送上二十四名小人作为供献。来时满身都是烟雾围绕,用一根幡往下一摆,刮起一阵大风,连他和供献的二十四名小人立时刮走,不知去向。家在雪山,也是他自己说的,并无人去过,如今算起年份,为害已有年了。云凤听言妖怪能空中飞行,不禁有些胆怯起来,只望有仙传宝剑飞针,许能获胜。

  凌云凤、驼女二人且谈且行,约有十里之遥,忽见峭壁前横,排天直上。沿壁走了里许,地势忽又宽广,渐闻鼓乐之声起自壁内。壁上下满是薛萝香兰之类,万花如绣,五色芳菲,碧叶平铺,时闻异香。云凤正希奇间,前面一群百十个领路的小人忽往壁中钻去。再看小人入口,乃是峭壁下面的一个圭窦,也有两扇门,乃是用青花草扎成的,编排得甚是灵巧,与崖壁成了一体。不知底细的人,决看不出来。

  进门不远,又是一座崖壁当路,前後两壁,都排天直上,高矮相差无几。离地二十丈以上,壁上满插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兵器和长大竹箭,锋头俱都斜着向上,当顶老交覆,浓荫密布。难为他们开辟出这等隐秘的地方,来做巢穴。便是在崖顶望下来,也只当是一条无底深壑。

  走没数十步,前面是一个凹进去的壁间,後方是一座高大洞门,约有两丈方圆,门里面是一座广大石窟。路旁有一小池,壁上面挂下来两条尺许宽的瀑布,流水潺潺,珠飞雾涌。从小池前行没几步,前面又有一座石壁,居中洞门形式高大,里面比外面还要高大得多,到处都是奇石拨地而起,悬崖危峨,大小叁差,孤峰连岭,自为丘壑。当中一条丈许宽的平路,直通到底,现出一座方圆数亩的大石台。

  石台的两面,奏着小人的国乐。虽非大人上邦之地,也经小人历代先王仰观日月星辰之形,俯察山川草木之状,耳听风雨雷霆、千禽百兽鸣啸之声,博收万籁,证声体形而成。可惜只具其声形,一点也未体会到声籁的神韵,生克之序全部错配,只是千声庞杂,细大不谐,直是一味穷吹乱吼,怪声怪气,一些也难以入耳。

  到了第二日深夜,第三日天未明以前,小王仍将各种贡献妖人之物,送往历来妖人接受贡品的高崖平石之上摆好,一些不露声色。云凤持着仙剑、飞针,相候对敌除害,算准妖人将来以前,潜伏在侧,以备万一不济,作为自己路过,并非小王请来,免得画虎不成,反为小人族酿出大害。

  这时银河耿耿,残月在天,四无人声,甚是幽静。妖人来路雪山一面,月光中看去,仍如烟笼雾约,上接云衢,看不见顶。忽听远远一阵尖锐的风声,从雪山上吹来,卷起一团浓雾,风沙滚滚旋转不休,倏地似抛球一般升起,在空中一个大旋转,便往祭坛这一面飚轮急转飞来。雾影中隐隐有青黄二色光华掣动,不时发出尖锐凄厉之声。片刻工夫,已离峰头不远,忽然叭的一声,烟雾一齐爆散,从中现出一个妖人,道装打扮,身材伛偻,大头细颈,尖眼碧瞳,浓眉凹脸,缺口掀唇。顶上戴着一个金箍,乱发如绳,披拂齐肩,中间还杂着一串串的纸钱和黄麻条,直往祭坛前面飞落,相隔云凤不过数尺远近。

  云凤发出飞针,紧接飞身直上,就势一剑,朝妖人颈间刺去。妖人遽出不意,被一梭形的火光一下正打中在左半边脸上,身受重伤,慌不迭地一纵遁光,望空便起。云凤的剑只将妖人一只左手齐腕断落。只听“呀”的一声惨啸,一道青黄光华挟着一团烟雾,如飞破空逃去。云凤不能腾空追赶,又恐为人小招怨贻祸,便指着天空大喝道:“我乃白发龙女崔五姑门下弟子凌云凤,云游过此,见你荼毒生灵,稍示薄儆,未肯穷追。再不悛改,使用飞剑取你首级了。”

  小王因妖人未死,恐云凤走後妖人寻来报仇,率众一同跪伏在云凤身前,痛哭不止,仍请除了害再去。云凤想了想,只得答应明晨前往雪山之上寻找。欢聚了一日,云凤便带尼尼往雪山进发。

  尼尼曾前往雪山高处采雪莲冰菊,归途在一处冰崖下面,看见妖人在一个冻冰筑成,里外透明的大茅篷里面,闭目打坐,面前有好几滩鲜血,插着许多旗幡,均有五色烟雾围绕。惊徨下迷失了路途,因口乾嘴渴,误食了一粒毒果,舌上长了一个疗疮。治好後,舌尖已经烂去,发音与前不同。驼女试一教他人言,居然一学便会,才知是他们舌头太尖,不能学大人说话,估道他们也和八哥等禽鸟一样,只要圆了舌尖,便能言语,於是挑出些聪明的年轻臣民,试图圆去歧舌。

  可惜他们被圆了歧舌後,都是留血不止致死亡。这是有诸内才能形诸外,光是压改外形,必致自身的内外冲突,鲜有不亡。尼尼受疮毒改变基因,才能以直舌发声,传译大人的福音,带入剥复之机。

  云凤、尼尼走到未申之交,便到了雪山脚底,离那妖人住的冰屋,还有二百多里的上下山路,道路崎岖转折,甚是曲回,刚刚猱升百丈,倏又一落平川。山高只三十多里,竟走出两三倍的途程,才行到顶。快到山顶的十来里路,冰壁叁天,云冻风寒,上面却很为平广。时间业已子夜,离妖人所住的冰屋,还有一多半的路。尼尼先由冰雪中滑落,到了半山以下无雪之处,路攀缒萝,纵越而下。云凤见另一面是个垂直往下的峭壁,便施展白阳洞壁上悟出的内家真功,将气平匀,往下飞落。落脚之处,乃是一条谷径。细一端详上下方向,尼尼滑落之处还在前侧面。便顺右侧山麓,往尼尼滑落的一面寻去。

  那妖窟深藏在一条暗谷中间的悬崖之上,相隔山麓还有多里,沿路俱是崖峭壁,鸟道蚕丛,形势奇险。走出六七里路,转过一个谷中的曲径,行至高处,看暗谷尽头,地势忽然展开,当中现出一座数十丈高下的四方广崖,前临幽谷,後倚崇壁,林木繁茂,积雪皑皑。妖人冰屋就设置在广崖当中,大约一亩,高有十丈,白雪为顶,坚冰作墙,晶莹朗澈,似与星月争辉。广崖下有一条小磴道,凿石附崖,陡峭纤曲。不过由磴道上去,须先下落到谷底,难免不被妖人看见。

  而广崖後乃是一个斜坡,老树荫浓,叁天蔽日,沿途皆有隐蔽之所,尼尼当年采药,初遇妖人,便打此道逃回。

  云凤、尼尼沿着崖壁,往上攀越,翻过谷旁峭壁下落,便是一条极深的枯涧。就在涧壁上攀萝援葛,不消片时,果然正当崖後。由下往上,俱是斜坡,阴森森的松杉竞生,枝柯繁盛,都是千年以上古树。将近崖顶,树林忽尽,削崖挺立,只有数丈高下,中间还有一条丈许宽的大道。

  忽听尼尼微吁了一声,看见侧下面树中乃是两个小人,离二小人不远,蹲伏着一个怪物,形如壁虎,长有丈许,却有两条寸许粗细,比身子长出两倍的尾巴,巨头阔口,目闪碧光,其大如碗,凸出在前额之上,口里平吐出七八条如蛇信一般的火焰。通体皮肉,是暗绿色中夹杂着一些灰纹,上面满是污泥,烂糟糟的,像腐了一般,看去异常污秽,时闻恶臭。头颈间还绑着一根细铁链,系在一株古树干上。倏地肚皮一鼓,两条细长尾巴,竟是可伸可缩,直向众人立处先後飞射过来,只在挨近人身数尺以内的地上抽打了一下,便即缩转。

  云凤刚听叭的一声轻响,身上又是一个寒噤,忽闻恶臭愈烈,头脑闷胀,暗道不好,猛地醒悟,知是这东西在那里作怪。忙往外抢先喷气,以防把毒嗅入,再将口鼻闭住,就势一剑,朝下斫去。怪物身子被锁,无法逃走,连第二声都未叫出,立时长尾飞空,尸横就地。尼尼领了那两小人上前拜见。这两人原是亲兄弟,因今早犯了错,想要逃走,被它困在此地。

  从两小人所说得知,妖人自从得了白阳真人的十三页天书图解,时常自言自语,说欲学天书,须把以前所学道法全部丢去,未免可惜;由此把每日打坐时刻分为两次:一次练旧功,是在白日午未申三时;一次练新功,是从亥时起练到寅未卯初。入定後,人和死了一般。冰屋之中护法轮值的小头目,尽是鸦利治下的流氓,还埋伏了各种妖法,外人一进去,必要昏迷倒地。那冰屋共有前、左、右三个门户。中门人一进去,便即晕倒。左门进去有烈火烧人,甚是厉害。只右边一门可入,却又隐而不露,外人不易进去。只妖人挑出的十四人,各人给了一道符,进屋时只须往右一照,门户道路立时现出。绕过幡下上去,也只能走到他面前悬的一架小钟前为止,在钟上一敲,他便立时醒转。这符那小人倒得有一张。

  现在离妖人回醒还有老大半天,馀人在上面没事做,在崖前那里布阵,练习人海战术。

  云凤行近冰屋一看,那冰屋中、左两门甚是明显,馀外都是烟霏雾涌。因恐被屋中人看出,特地鸳伏鹤行,绕向右面,取妖符一照。那妖符是一面两寸来长、一指多宽的竹牌,上面绘着许多骷髅符篆。才向冰墙一照,墙上烟雾便即散开,现出一个二尺多高的门户。屋中幡幢林立,二十多个小人,各执一面妖旗,闭目合睛,按八卦形式站在那里,当中坐定前日所见的妖人。妖人本是邪恶一族,物以类聚,处身的圈子都是见利忘义,你虞我诈,笑里藏刀,话是说得漂亮,词意却是阴险毒辣,所以对身边的人也防范极严。所谓钟上一敲才醒转,便是一个陷阱,实则妖符一照,妖人已醒了过来。

  幸好阴魔也从留下云凤身边的先天真气追寻了过来,早就潜入冰屋内在核验妖人的十三页天书图解,见云凤鲁莽撞入,虽讨厌云凤蛮横,但也不愿她落入妖人手里,施展先天真气催动五行挪移迷魔障,惑弄妖人心识,才有空间给云凤仍照前次会妖人时偷袭之法,取出飞针向妖人发出。

  妖人本是伤势初愈,真气受损,尽管照常用功,却是不能久坐,给妖符惊醒後,也被阴魔的迷魔障弄得浑浑愕愕,直至一溜雷火飞到,才从迷魔障内脱出,连忙将身从座上借遁光纵起。人虽没有受伤,身後摄魂法坛和座位上插着的那面主幡,两件要紧法宝却被雷火过处,炸的炸,毁的毁,数十百道黑烟飘散处,化为灰烬。更恐来人将多年辛苦经营的巢穴毁去,便往屋外飞去。云凤见妖人不战而退,心中大喜,胆力越壮,便追将出来。

  云凤终是步行,哪有妖人迅速。到了外面,妖人已无踪影,云凤猛想起飞针原能随意指挥收发,当下把针托在手上,心中刚一默祝,一溜雷火已飞起空中,只略一旋转,便向来路崖下投去。妖人并未逃走,站在左侧林前空地之上,禹步行法,身畔飞起一道夹着火星的青黄光华,将飞针敌住。尼尼等三小人藏的地方恰是敌人所划的圈子里。云凤怯敌,色厉内荏,大声喝道:“我奉仙师白发龙女崔五仙姑之命,前来拿你,快快束手受擒,饶尔不死!”

  妖人忽然心动,见云凤两次俱打着白发龙女崔五姑旗号,始终未见五姑本人的面。不但没有别的技俩,连现成空中一件异宝都只知发放,不会以本身真气运用。又只用虚声恐吓,并未急速追来,颇有怯敌之意。自己白虚惊了一场,不由气往上撞,目露凶光,狞笑一声,怒喝道:“不知死活的贱婢!今日上们送死,还要打着老虔婆的名号。休说是你,便是老虔婆本人亲来,又当如何?少时就擒,你祖师爷如不将你这贱婢摆布尽兴,万剐千刀,以报前仇,誓不为人!”

  说罢,扬手便是数十道五色烟雾,箭一般从空下落,将云凤团团罩住。云凤一听妖人看破行藏,心中大惊,只得将新学剑法施展开来防身,烟中现出一道光华,将身形裹住,电闪星驰,上下飞舞,虽非身剑合一,却能人剑不分。只是云凤把白阳真解以剑法施出,欠缺真气的贯注布防,焉能阻隔烟雾妖气的无孔不入。幸好阴魔已得白阳真解要旨,顺剑势附上无相法身拦截烟雾妖气,云凤才能捱到白发龙女来援。

  白发龙女经阴魔巨离後,已有半天时刻,才从过度的性兴奋回复清醒,要寻觅强奸她的淫魔。阴魔遥见白发龙女遁光回绕天际,只隐约现点图解蜃气,白发龙女即星眸泛春,飞扑射来。

  这时妖人看见尼尼三小人都落在圈子里,战战兢兢,吓得直抖,益发暴怒如雷。怒骂道:“你们这些昧良的小孽种,师爷爷当初大发慈悲,饶你们几个不死,哪些不好?为何勾通外贼,叛逆行事?还敢打着崔老虔婆的旗号,要你临死也不得痛快。”

  尼尼把心一横,神气顿壮,慨然大声说道:“明明大家都在崖上练习布阵,遇一个手持拐杖的白发女仙,手一指,便到了此地。”

  妖人一听他出言顶撞,不禁大怒,口里骂道:“小孽种,活见鬼,便是老虔婆亲来,我也把她碎尸万段。先把你吃了,看她救你不救?”

  忽听身後有一女子声音笑道:“大胆妖孽,当真地要见我麽?”

  妖人骤出不意,不由吃了一惊,回头一看,一个手持拐杖,满头银发的中年美妇,正是传说中的白发龙女崔五姑,未免胆寒。乍着胆子,喝问道:“你是何人,前来管我闲事?”

  那银发妇人道:“你不是要见我这老虔婆吗?我来了,你却不认得。似你这等妖孽,真把你祖师的脸面丢尽了呢!”

  说到这里,突的绿眉插鬓,面容遽变,为的是妖人阻碍她寻觅奸狼。左手拐仗一指,一道五色毫光朝着妖人电射而出。同时右手一扬,又是一团雷火,朝云凤围身的那团烟雾中飞去。再一指空中飞针,雷火大盛,将妖人法宝裂为粉碎,流光四散,飞落无踪。妖人一见情势不妙,吓得心胆俱裂,也把手一扬,数十面妖幡化成数十道黑烟,夹着无数啾啾鬼哭之声,朝前飞去,准备阻挡一阵,好驾遁光逃走。刚要遁起,便听五姑笑喝道:“你已恶贯满盈,还想逃麽?”

  接着便听一声霹雳般的大震,立时眼前奇亮。那道五色毫光似光网一般,布将开来,交织着往下压到。一震之後,纷纷飞散,银雨流天,万星飞射。妖人四外都被围住。千万点银芒往当中一合,当时全身化为飞灰,形神俱灭。云凤不由喜出望外,忙飞近前跪下,叩谢活命之恩,并求饶恕她离山之罪。五姑笑道:“这难怪你,是我临时受了至友之托,来晚了些日子。虽累你受些苦楚、却因此得益不少,”

  口中说是云凤,心中却是陶醉在淫欲的回忆。云凤受小人奉承,颇能满足内心的虚荣自大,看白发龙女春色泛红,四顾环视,估道是对小人注意,便乘机进言,欲择收饲养。白发龙女笑道:“这里的小人,乃古黄夏国孑遗之民,已历多世。因为丧心病狂,外媚内争,刁狡贪欲,又复惧怯自私,以致人种日益短小,体质最是柔脆,几乎种类全灭。兴灭继绝,为修道人的莫大外功,他们藏处虽极隐秘,与世间隔,就是常人不到,又怎瞒得过过往仙侠?还不是看出他们俱都不可造就,才任其自生自灭的麽?”

  云凤道:“曾祖母道法高深,必有回天之力,可否大发鸿恩,俾其脱胎换骨,易於成就麽?”

  白发龙女笑道:“你又错了。凡是後天的,都可为力。先天的却无法可想。

  并且事有前缘,否则神仙尽人可度,可不必再择什麽根器资禀了。”

  说到前缘,唤起穴酸痹的回忆,不知那冤家可有重逢之日,再续奸淫,便不再打话。去至崖上,走入冰屋里面,破了妖法,放了己死小人魂魄,由他们自去投生。取了白阳真人十三页图解。用雷火炸毁了冰屋。吩咐一群小人到崖上聚集拢来,嘱咐云凤在崖上静候,便袍袖挥处,扫气一片毫光,已摄了群小凌空而去。

  阴魔气化在崖上,看着这些小人,经妖人奶水饲养多年,脸上都是戾气,尽是带着凶狠神态,无法无天的四出偷渡,远近俱遭遗害。虽然恨透妖人,切心反魔,但还是脱不了魔教思维,把国家机器万能的祸害观念,带入自由社会,助长官府凶焰,权力澎涨,假好心办真坏事,无恶不作,弄得车毁人亡。就因讨厌白发龙女的妇人之仁,才有四九重劫之时,阴魔不加援手,任白发龙女千年道行一朝丧。

  第二十八节傀儡生涯

  紫玲谷内,洞天无昼夜,阴魔救援凌云凤後,潜回司徒平肉身,已是离谷六七天後,装作依紫玲嘱咐的静养後,行动已不妨事,只是重伤後,气机不甚调顺。暗中修练这後天迈进先天的门槛白阳壁刻图解,穷先後天之间的变化,调理这司徒平肉身,弭补与後天五行格格不入,指挥不动五行法气的缺点。寒萼见阴魔司徒平已复元,便引了他满谷中去游玩,把这灵谷仙府,洞天福地,都游玩了个够,直至端阳节近,紫玲还是入定未醒。

  因谷中仙境连日观赏已尽,寒萼便要同阴魔司徒平去崖上闲眺。那植入柳燕娘三尸的元灵却传来她发现旧爱寻仇的讯息,阴魔司徒平便欲收回聚奎剑,免至宝助恶,故意说向寒萼说及剑事。寒萼一听便要去夺回宝剑,那一对白兔,也紧傍二人脚旁,不肯离开。寒萼不借烟云,拨地飞升,是驭气排云的初˙,虽不如紫玲已练到随意出入青冥的境界,也能手掐剑决,连人带兔,冲过五色云层,到了崖上落下。

  那紫云障在障内看来,如同五色冰纨做的彩幕。从障外的上面看来,只见上来处已变成一泓清溪,浅水激流,溪中碎石白沙,游鱼往来,清可见底。寒萼这方想起齐霞儿传紫云障用法时,只传了紫玲一人,後来忙於处理阴魔司徒平,紫玲没再传给自己。一时大意,冒冒失失同阴魔司徒平飞升谷顶,出来了便无法下去。随手拨起了一株小树,默忆来时步数,看准一个地方,朝溪中扔去,那株小树还没落到溪底,下面冒起一缕紫烟,那株小树忽然起火,瞬息之间不见踪迹。

  紫烟散尽,再往下面一看,哪里有什麽清溪游鱼,又变成了一条不毛的乾沟。

  忽见那两只白兔衔着二人的衣角往来路上拉。快到五云步不远,转到一个崖口,便见有两男一女,各用飞剑正在苦苦支持,当中有一口飞剑正是已故司徒平之物。除薛、柳二人外,便是戴家场械斗中,抓起姚元飞走的王森。

  原来王森的师父独角灵官乐三官到川西访友,路遇万妙仙姑,被约到青螺山助拳去。王森随师而来,想起当日薛蟒带同柳燕娘从戴家场逃走,便向许飞娘询问,知道柳燕娘已嫁薛蟒,在五云步居住,不由怒火中烧。那柳燕娘以色骗艺,到处留情,曾与王森山盟海誓,骗走不少秘诀。王森不甘吃亏,偷偷背了乐三官出走,要寻薛、柳二人算帐。赶到黄山五云步,却遍寻不见有洞府,信步走上一座高峰,见对面孤崖峭拨,中隔无底深壑,形势十分险峻,便驾剑光飞了过去,寻了一块山石坐下,随意眺望山景,却没料到坐的地方,就在万妙仙姑的洞府旁边。有着许飞娘的施法封闭,外人见不到踪迹。

  忽见崖底蹿上两个肥大白兔,长得十分雄壮可爱,在离王森坐处不远的浅草上打跌翻滚把薛、柳二人双双从洞内引了出来。薛、柳二人在洞内也看不见坐在洞口边的王森,只顾追那兔子,现身穿出洞来,并没留神旁边有人。那兔子撒开四条腿比箭还疾,直跑出二三里地。王森紧跟薛、柳二人身後,薛、柳二人一丝也没有觉察。王森估计离洞已远,才大声叫骂,业已将剑放起,朝柳燕娘当头落下,柳燕娘连忙飞剑迎敌。薛蟒也将飞剑放起,双战王森,见不能取胜,便将得自司徒平手中的那口飞剑放出,三剑夹攻。

  阴魔司徒平得不到已故司徒平心法,收不到剑。寒萼手扬处,一团红光发出爆音,直向那剑光丛中打去。那团红光原是宝相夫人九转真元所炼的金丹,非常厉害,三人飞剑失控,聚奎剑被阴魔气化无相法身拥走。寒萼收回红光,王森急忙收回飞剑破空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