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9(1/2)

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节孑遗恶因

  话说凌云凤焚树烧蛇後,仰望云空苍莽,仙山万丈,杳无踪影。自身几同天外飞落,再想上去,其势甚难,不禁着起慌来。後悔好端端捉什云儿,一个失足,便成了人间天上,判绝云泥,无可攀跻。最怕是五姑来临,不知是无心失足,却当作难耐劳苦,私行离山他去,岂不误了大事?照自己从空下坠那些时候计算,即使真能寻到原来山脚,冒着艰险,穿云攀登,也非一日半日之功所能到是本山还有一妖人为害,就这三天便是他来此地的时候。她来晚了一步,小王不知冒犯,还望仙人宽洪大量,念其情急无知。还望大发慈悲往山y代歼极权恶徒,一并除去才好。驼女说罢,叩头不止。

  凌云凤本想助他除害,又恐误了回山正事,欲将不管,思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修道人最重要是积修外功,岂能见死不救?昨日无心代他们除了大害,何必为德不终?好在还是为生灵除害,并非畏难逗留。细查看四外山形,只雪山这一面,合乎方向风头,这东西的巢x,似在前面雪山脚下,约有半天多途程即可到达,便承诺前往。小王闻得神仙肯光降他的洞府,并为除害,连忙率众跪谢,一时欢声雷动。

  驼女因云凤步行,不敢坐那兜子,虽然独脚步行,虽不似小人矫捷,却也不显吃力。凌云凤经跛女解说古代传闻,才知此地人种萎缩的因由。

  此僬侥之邦只有两姓,男的希里,女的温灵,只有语言,并无文字,又是生就歧舌。传闻着他们万多年前的祖先,也和世间大人一般,拥有广土众民,曾是文治武功,礼乐教化,号称极盛,举世无两,自称是泱泱大国。

  一时丰衣足食,聚生者众,智愚的分野逃不过聚塔作用:基层越广,高者越高,贫富的差距越悬殊。贫者越多,开仓派米的呼声越响,有孟亚圣者为民请命,孕育”何必曰利〔之学,以仁义道德为轮廓,撒了九爪钩连子的子母吃人草,意图拘束公职富豪,一时极敷众望。无耐清高得不着边际,绝非有血有r者所能依循,只有双头蛇可以生存,成为孟亚圣的徒子徒孙,以移花接木手法,把先贤的”何必曰利〔之学,及九爪钩连子的子母吃人草,转噬基层百姓,使贫者越贫。反而公职富豪更是穷奢极侈,风俗日衰。

  那自取灭亡之道,少说点也有几千百条。致命的是聪明有馀,g器不足。人情天理一点便透,做起来却私心自用,你虞我诈,讲得义正词严,却左推右挡,履行却是别人之事,由他坐地分肥。一众成风,只知依人,懒於上进,也为伪君子那不尽不实的消息所播弄,动辄成了牺牲品,留下血海尸山,供人攀上青云路,不知如何振作自己。

  那时全国的人年轻都是终日叫嚣呼号,标新立异,以传浮名。流弊所及,看去彷佛激烈慷慨,其实是一味盲从,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专与自己为难,一些也着不得边际。年老的经验阅历稍富,也怵於少壮威势,当不起滔滔天下,举国如是,只能噤寒蝉,狂澜莫挽。

  实心做事的死亡殆尽,剩下者十有八九为口是心非,说了可以不算,一张嘴能在顷刻之间说出多少样漂亮话语,哄骗一时。名高势大的尽是专务虚名,不求实际,竞尚奢华,耽乐游宴。国家之亡,都坏在这g舌头上,所以人身各部都逐渐缩小短少下去,逐渐退化到今日地步,惟独这片舌头竟变成了一个双料的。

  亡国的前一两世,一班在朝在野的浑虫只知标新立异,以钓浮名,把固有几千年传流的邦家j粹,看得一文不值。流弊所及,由数典忘祖,变而为认贼作父。几千年立国的基础,由此g本动摇,致於颠覆,而别人的致强之道,并未学到分毫,专学人家皮毛,以通自己语言文字为耻,渐渐不识本来面目,闹得本国人不说本国话,国还未亡,语言文字先亡。当国亡家破,逃难入山之际,这些东西面目全非,己不似他们旧日的文字。日子一久,便是他们的语言也变得不大相同,从此亦无人能识。

  此代小王身扁面扁手扁脚扁,全赖驼女支撑,才保有一隅之地,也是兄弟争霸,无一宁日。其兄弟鸦利x情乖戾,贪残好杀。借一个飘渺仙境的构想为诱骗,嚣叫平均一切为福利,实以煽动抢掠为主纲,统率着小人中的败类,害群之刁民,把抢劫所得,先富了一小部份自己友。

  靠戾气支撑,终日穷兵黩武,身材也大了一点,就自命正统,要蹂躏小王的山阳之地,把他们都扫灭尽了。小王也不思振作,依旧卖弄开叉的舌头,作浑淆着原则、前题的词语游戏,以图苟安。

  十数年前,来了一个妖人,每年只出来两次,每次须要送上二十四名小人作为供献。来时满身都是烟雾围绕,用一g幡往下一摆,刮起一阵大风,连他和供献的二十四名小人立时刮走,不知去向。家在雪山,也是他自己说的,并无人去过,如今算起年份,为害已有年了。云凤听言妖怪能空中飞行,不禁有些胆怯起来,只望有仙传宝剑飞针,许能获胜。

  凌云凤、驼女二人且谈且行,约有十里之遥,忽见峭壁前横,排天直上。沿壁走了里许,地势忽又宽广,渐闻鼓乐之声起自壁内。壁上下满是薛萝香兰之类,万花如绣,五色芳菲,碧叶平铺,时闻异香。云凤正希奇间,前面一群百十个领路的小人忽往壁中钻去。再看小人入口,乃是峭壁下面的一个圭窦,也有两扇门,乃是用青花草扎成的,编排得甚是灵巧,与崖壁成了一体。不知底细的人,决看不出来。

  进门不远,又是一座崖壁当路,前後两壁,都排天直上,高矮相差无几。离地二十丈以上,壁上满c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兵器和长大竹箭,锋头俱都斜着向上,当话,估道他们也和八哥等禽鸟一样,只要圆了舌尖,便能言语,於是挑出些聪明的年轻臣民,试图圆去歧舌。

  可惜他们被圆了歧舌後,都是留血不止致死亡。这是有诸内才能形诸外,光是压改外形,必致自身的内外冲突,鲜有不亡。尼尼受疮毒改变基因,才能以直舌发声,传译大人的福音,带入剥复之机。

  云凤、尼尼走到未申之交,便到了雪山脚底,离那妖人住的冰屋,还有二百多里的上下山路,道路崎岖转折,甚是曲回,刚刚猱升百丈,倏又一落平川。山高只三十多里,竟走出两三倍的途程,才行到道:“明明大家都在崖上练习布阵,遇一个手持拐杖的白发女仙,手一指,便到了此地。”

  妖人一听他出言到前缘,唤起x酸痹的回忆,不知那冤家可有重逢之日,再续奸y,便不再打话。去至崖上,走入冰屋里面,破了妖法,放了己死小人魂魄,由他们自去投生。取了白阳真人十三页图解。用雷火炸毁了冰屋。吩咐一群小人到崖上聚集拢来,嘱咐云凤在崖上静候,便袍袖挥处,扫气一片毫光,已摄了群小凌空而去。

  y魔气化在崖上,看着这些小人,经妖人n水饲养多年,脸上都是戾气,尽是带着凶狠神态,无法无天的四出偷渡,远近俱遭遗害。虽然恨透妖人,切心反魔,但还是脱不了魔教思维,把国家机器万能的祸害观念,带入自由社会,助长官府凶焰,权力澎涨,假好心办真坏事,无恶不作,弄得车毁人亡。就因讨厌白发龙女的妇人之仁,才有四九重劫之时,y魔不加援手,任白发龙女千年道行一朝丧。

  第二十八节傀儡生涯

  紫玲谷内,洞天无昼夜,y魔救援凌云凤後,潜回司徒平r身,已是离谷六七天後,装作依紫玲嘱咐的静养後,行动已不妨事,只是重伤後,气机不甚调顺。暗中修练这後天迈进先天的门槛白阳壁刻图解,穷先後天之间的变化,调理这司徒平r身,弭补与後天五行格格不入,指挥不动五行法气的缺点。寒萼见y魔司徒平已复元,便引了他满谷中去游玩,把这灵谷仙府,洞天福地,都游玩了个够,直至端阳节近,紫玲还是入定未醒。

  因谷中仙境连日观赏已尽,寒萼便要同y魔司徒平去崖上闲眺。那植入柳燕娘三尸的元灵却传来她发现旧爱寻仇的讯息,y魔司徒平便欲收回聚奎剑,免至宝助恶,故意说向寒萼说及剑事。寒萼一听便要去夺回宝剑,那一对白兔,也紧傍二人脚旁,不肯离开。寒萼不借烟云,拨地飞升,是驭气排云的初˙,虽不如紫玲已练到随意出入青冥的境界,也能手掐剑决,连人带兔,冲过五色云层,到了崖上落下。

  那紫云障在障内看来,如同五色冰纨做的彩幕。从障外的上面看来,只见上来处已变成一泓清溪,浅水激流,溪中碎石白沙,游鱼往来,清可见底。寒萼这方想起齐霞儿传紫云障用法时,只传了紫玲一人,後来忙於处理y魔司徒平,紫玲没再传给自己。一时大意,冒冒失失同y魔司徒平飞升谷罢,便与轻云陪了y魔司徒平、寒萼,回入文笔峰洞内落座。轻云滔滔不绝为峨眉吹嘘,吴文琪猛听见餐霞大师千里传音唤她前去,便和寒萼、司徒平告便走出。回来後,笑说道:“适才师父唤我说是接了峨眉掌教飞剑传书,李英琼、申若兰未奉法旨,私自赶往青螺山。师父知道秦家姊姊在此,命我二人到紫玲谷向二位姊姊借弭尘幡,急速赶往青螺山救英琼、若兰二位姊姊脱难。并说紫玲谷本非真正修道人叁修之所,如今带走司徒平,弭尘幡横空飞翔,机密已然泄漏,不妨移居峨眉凝碧崖。凝碧崖是洞天福地,幽奇灵秀,与世隔绝,还有长眉真人遗留下的金符异宝封锁,无论多大道行的异派,也不能擅越雷池一步,”

  当下四人同飞紫玲谷口,寒萼想起自己都被封锁在外,叫客人如何进去?岂非笑话?想到这里,又因素来好高爱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实话,不由急得粉面通红,忽见一道五彩光华一闪,猛见紫玲飞身上来。

  原来紫玲先後施展蛊心惑神的魔功及天狐迷阳透骨之术,都未能夺取猎物神智,下一步,势将以奸y交沟作全面发动,但又心有不甘。自古姐儿爱俏,或有爱钞,也有爱威,而司徒平外表则是一无可取。紫玲有着秦渔一点遗传,把身子衡量稍重,虽耳濡目染尽是y秽魔功,肯牺牲色相外表,但还未能看破玄牝交合,糟蹋身子这一关。

  这就是边缘人的悲哀。身在污泥火坑,却要与环境抗争,皈依善土,是其妄念之极。来到寻欢的那有正人君子,心不邪,也不到斯地也。苟能攀上救生草,但善土也无她容身之地。众生愚昧,谁能相马於骊黄之外,视试她的本心,况且积习定形,行为态度甚难没有不碍别人眼处。纵有知之者,又有谁愿沾上她的污秽外表,自招众叛亲离。有伯乐知马,也须有王命护之,是排众之力,才能塞众生之口。苟无千里路,千里马何为?也是要有用得她着之处,才能上邀王宠。虽是可怜,终是妄念也。

  紫玲因奉宝相夫人遗命,凡事均须秉玄真子意旨而行,但心理上过不了破身一关,只好冒险神游东海,去见母亲真灵。难为她居然能将未成熟的婴儿邀翔苍冥,神游万里,在宝相夫人遗蜕修真的山洞内闯过子午风雷,母女相见。紫玲说明了来意,但她那y奸一生的荡母,对贞c的观念,绝无可能有共识之处。宝相夫人再三劝勉,说是如果前缘注定,倒也无须固执,紫玲只得闷闷不乐,叩别回来。返神以後,练气调元了好一会,才到後面,却寻不着寒萼。刚飞身上崖,便遇文琪、轻云随着寒萼、y魔司徒平回来。

  紫玲当着外客,不便埋怨寒萼,y魔司徒平怕紫玲着恼,直说遇见文琪、轻云,及餐霞大师之命令文琪,借弭尘幡去救英琼、若兰,并劝紫玲姊妹移居峨眉等情详细说出。紫玲道:“算她们明日天一亮就动身,飞剑虽快,由峨眉赶到青螺,也得几个时辰。此行暂时既不作归计,意欲略事布置。”

  谦逊了几句,便同寒萼到後面去了。

  原来紫玲还希望洁身自好,便同寒萼到後面商量,提出为了母亲将来,作主替她与y魔司徒平择吉合卺,籍y阳交合,深入控制y魔司徒平。寒萼多秉了一些宝相夫人的遗传,又有点任x,也不是重视贞c,只是有些憨气,对多年管头的姊姊深存拗x,误会其姊嫌她独占个郎,负气说道:“你既说得好,何不你去嫁他,由我去炼修呢?我反正有我的准主意,偏不用失身手段,叫你後来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把握。到情魔不套,再照姊姊话办,也还不迟。”

  紫玲怕她磋跎误事,叹了一口气,总觉弃了这休养生息之地而去,有些恋恋难舍。还有y魔司徒平这段姻缘,经了宝相夫人劝慰之後,仍是於心不死,便去九华去寻追云叟,就便请示先机及将来的因果。

  寒萼越想越有气,转身出来,说紫玲偏要慢腾腾地挨到明早,才用千里户庭囊中缩影之法起行,万一误了事,如何对得住餐霞大师与二位姊姊。忽然满室金光,紫玲同了追云叟一同现身出来。

  原来紫玲飞往九华,才行不远,便遇追云叟。追云叟好似已知来意,说道:“到你谷中再说吧。”

  到了谷中,紫玲正要开口,追云叟抢先道:“你的来意我已尽知,不必再说出来了。至於你另外的一件心事,明早你救的那人将来自会成全你一番苦心,助你功成正果。至於你妹子寒萼,天数有定,不致误事的,就随她去吧。李、申二女准在明早动身到青螺,那神是连山大师坐下神禽,两翼风云,顷刻千里,不亚於你的千年独角神鹫呢。不过现在还早,也注定李、申二女该受一次磨难,你们只须在明早丑时动身,就不至於误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