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4(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三节大破青螺

  金蝉奉了怪叫花穷神之命,於第二日晚间,借了秦紫玲的弭尘幡,来清远寺寻到赵心源。白水真人刘泉本是同金蝉一路前往,却在途中看前面有七朵火星在空中移动,知是七星真人赵光斗驾驭乌灵七星剑游行,便驾剑光追上前去。相会後,刘泉便说了青螺之事。赵光斗虽然是异派中人,从不隐讳踪迹,也不轻易树敌,安然隐居贵州黔灵山,因听说玉清大师已然历尽五难三劫,不久便叁正果,由是久想遇见良机归入正教,便答应刘泉的邀约同到清远寺来。

  到了丑正,心源、金蝉飞身进了青螺谷口,便听一声金钟响处,从谷旁岩石後面闪出两个面貌凶恶,一脸邪气的道人。一名秦冷,名号桃花道人;一名古明道,外号天耗子,俱都是云南竹山教的有名妖人。

  这两个妖人本是不应现身。魔窟摆下的魔阵共分生、死、陷、溺、堕、灭、怖七个门户。生、死两门是全阵的命脉,死门又当青螺入门。二妖人把守谷口,寻个僻静处在两面隐形保身旗下,隐住身形,以金钟为号,通知八魔。等八魔将敌人迎进魔阵,引到死地上去後,由独角灵官乐三官在空中传递暗号。二妖人才暗中将毒龙尊者万魔软红砂放起,同时魔阵中埋伏的其他各门的妖僧妖道也都照样施为,四方八面往中央魔窟圈来。青螺上峰顶主持的五鬼天王尚和阳撒下七情网,现出魔阵。那时地面上全是烈焰洪水,满天都是蝎子、蜈蚣、毒蛇、壁虎、七修、蜘蛛、金蚕等毒物飞舞,遮蔽天日,敌人休想脱逃一个。

  但秦、古二人以为毒龙尊者这样劳师动众,今日一定来了多少厉害的人,由子正守到寅初,才见来人仅只一个赵心源,带着一个随侍小童,并看不出有什麽了不得处,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便离开两面隐形保身旗,走了出来。

  阴魔恰好闻得钟声赶来,见旗内空虚。二妖人出旗後,必须预留归路,应是识者才能通行。但无相心法虽然不能力破五行法物,但五行法物的内里结构却无所遁形,被阴魔轻易探测到入旗路线,从旗内把旗门破坏了。

  三魔钱青选,四魔伊红樱被钟声引来,便想乘机下手。金蝉看出二魔不怀好意,知道心源本领有限,暗取弭尘幡一晃,与心源双双飞起,化成一幢彩云往前飞行,看见谷中腰下面的魔窟,便一同落下,遇上六魔厉吼与八魔邱。钱青选、伊红樱也双双追到,魔窟中大魔黄绣、二魔薛萍、五魔公孙武、七魔仵人龙已得信赶来,先後齐放黄光夹攻。金蝉鸳鸯霹雳剑光发出殷殷雷声,像神龙一般飞起,竟将伊、厉、邱三魔的剑光压得光芒消散。八魔邱的剑光先被绞断,伊红樱的黄光也化成轻烟四散。

  八魔见金蝉剑光厉害,打一声暗号,全退了下来,各将身畔小幡取出,口中念念有词。立刻阴风四起,鬼声啾啾,天昏地暗,浓烟扑鼻,八面都是毒蛇怪兽、凶神恶鬼,从绿火黄尘中拥将过来。金蝉舞动红紫两道光华将二人身体护了个风雨不透,一面持定弭尘幡,等到不敌,再行遁走。一双慧眼,早看得到八魔在绿火黄尘掩映下迈近,故意露出空隙。三魔钱青选,仗着阴风八卦幡护住身形,幡头飞起八把三尖两刃飞刀,夹着一道绿烟,直朝金蝉、心源二人飞去。金蝉早看清了他的动作,倏地运用真气朝紫红两道剑光指了两指。先是一道红光像火龙一般飞将上去,将钱青选连刀带人一齐围住。那道紫光却围护着心源、金蝉二人,上下盘旋飞舞,敌人休想近前一步。

  忽听谷口金钟连响。谷口已到了铁蓑道人、黄玄极、陶钧、魏青与白水真人刘泉、七星真人赵光斗等人。秦冷、古明道少了隐形旗掩护,放不得软红砂,被生生斩成几截。众人照凌浑吩咐,留下魏青,馀下诸人自行由高空折向东北,飞往生门。

  魔阵这边,金蝉忽听空中大喝,飞下五鬼天王尚和阳。尚和阳将魔火金幢展动,立刻便有一团红云彩烟直朝金蝉那道红光飞去。才一接触,红剑光焰便减了一些。金蝉知道宝剑业已受伤,连忙招手将那道红光收回。尚和阳又将白骨锁心锤祭起,一团绿火红云中,现出栲栳大五个恶鬼脑袋,张着血盆大口,电转星驰般直朝金蝉、心源二人飞到。金蝉不敢恋战,一手拉定心源,将弭尘幡展开,喊一声:“起!”化成一幢彩云而去,依凌浑计画往各门转上一转,引敌人发动魔阵,再往生门会合,一时四方八面金钟齐鸣。

  尚和阳认得金蝉用的是宝相夫人的弭尘幡,不知怎地会到那道童手里,只一晃便失了踪影,知道追不到,只得把法宝取回。忽听四方八面同时金钟响动,才知敌人来了不少,心中大怒,将魔火金幢与白骨锁心锤插回腰间,忙从身上取出数十面泥犁旗小旗分与八魔,命八魔驾剑光飞起空中,按八卦方位站定,遇敌人落下,即便上前将旗插上。敌人便失了知觉,便可被生擒回来。八魔领命去後,尚和阳即披散头发,双手合拢,搓了几搓,对四面八方发了出去,便听得雷声殷殷。

  这时毒龙尊者和俞德接着乐三官暗号,听得四面雷声,便在主峰上行法帮助尚和阳发阵。魔阵各门上都起了地水火风,一时四面波涛汹涌,火声熊熊,风声大作。尚和阳发动了魔阵,仔细往四面一听,那雷声四面都有响应,只正面谷口死门上没有回响,大为惊异,打算先将七情网想往空中撒去,罩住了上面。

  阴魔在神光搜索天书时,已探究出魔窟布置,早已气化法身,在他背後伺机而动。当七情网快要离手,还未发动之际,把七情网裹在气团中,迅速凝聚,劈手将七情网抢去。尚和阳大吃一惊,也未看清来人,忙将口一张,喷出数十丈魔火,直朝敌人烧去。阴魔也不敢用凝聚了的真身抗火,立即液化法身,任由七情网在魔火中焚化。凌浑也恰好同时现身,见七情网已毁,忙遁出谷去,作下一步安排。尚和阳追到谷口,见死门已破,阵前横着妖人两具尸身,又惊又怒,而四面八面已波涛汹涌,火光熊熊,风声大作,知道各处地水火风业已发动。恐怕有失,连忙飞身回到主峰。

  主峰上毒龙尊者正喜敌人已入罗网,猛一抬头,见各处都是水火烈风响成一片,惟独死门那一面依旧清明。正在惊疑间,尚和阳已飞来,大叫道:“我的七情网被那贼叫花抢去,死门失守,竹山教秦、古二位道友被杀。所幸七面阵势只破了一面,还可施为,可着一人拿我的白骨锁心锤同你的软红砂前去防守,还可反败为胜。主峰上只有毒龙尊者、俞德同十二个侍者,并无他人。凑巧乐三官飞来,口称自己愿去把守死门。尚和阳报仇心切,一些也未打算,轻易将白骨锁心锤交与乐三官,匆匆传了用法。乐三官又向毒龙尊者要了两把软红砂,便往死门上飞去。

  气化了法身跟踪尚和阳的阴魔当然不愿来路被截,先一步射达死门,摆下玄女遁。乐三官堕入遁中,只见四外鬼气阴森,日光斜射,薄带一种灰白颜色。忙将白骨锁心锤一摆。立刻锤上起了红云绿火,腥风中五个骷髅张开大口撩牙,四外扑去。阴魔先天无相与鬼沟通,於鬼影中,幻出尚和阳的声音骂道:“大胆妖道,竟敢将我的法宝骗走,今日不要你的狗命,我尚和阳誓不为人!”

  乐三官心中一惊,立时心中一阵迷糊,被五行挪移迷魔障罩上,幻觉到尚和阳手中执定魔火金幢,发出百丈红云,从後追来,吓得心惊胆裂,几次想借遁驾风逃去,不知怎地法术竟失了灵验。便在谷口外围,玄女遁内直着两眼,亡命一般跑来跑去。因为阴魔的无相血影神光与有相法物互斥,功候越深,竟越无杀伤力,只可惑人心智,迷人六识。除假手他人外,一时间无奈乐三官何,於是任他团团转转,亡命奔逃,自己回投生门。

  这边生门,一个高坡上聚集了八魔请来的妖僧妖道,除分守各门外的妖人外,全部坐在这里,正中间站着万妙仙姑。万妙仙姑寻阴素棠借吸星球,失败了回来,在主持此地生门,见着金蝉飞来,心有忌惮,不知峨眉介入多深,从下面直向众人飞来,试探着向金蝉说道:“你这小孩子太不晓事,你才出世几年,有多大本领,也随着这些无知之辈来此胡闹?此地有毒龙尊者与五鬼天王摆下的魔阵,设下天罗地网,少时发动地水火风,无论多大本领的人,入阵便成碎粉。我看在你母亲分上,放你回转峨眉,闭门学道,免得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金蝉也不着恼,笑嘻嘻他说道:“好一个不识羞的道婆!表面上一味口是心非,暗中兴妖作怪。前次慈云寺害了许多狐群狗党受伤死亡,把你贼徒薛蟒也闹成了一个独眼贼。还不觉悟,又到此和一群魔崽子兴风作浪,大言欺人。若不急速遁回黄山,必与魔崽子同归於尽。”

  许飞娘被金蝉这一顿数骂,不由怒往上升,骂道:“小业障竟敢不听良言,侮慢尊长,本当用飞剑将你斩首,念你年幼无知,我也不屑於与你这乳臭未乾的小儿动手。急速下去,唤你们一个主脑人上前与我答话。”

  金蝉笑骂道:“不识羞的泼贱!你配做谁的尊长?你不用卖乖讨好,我倒偏要领教领教。”

  说罢,左肩一摇,一道紫光直向许飞娘飞去。许飞娘一听金蝉张口谩骂,早已怒不可遏,见金蝉剑光飞来,认得是妙一夫人的鸳鸯霹雳剑,知道此剑厉害非常,忙将手一指,指尖上发出一道青光,竟如出海青龙一般,与金蝉的紫光纠结一起。许飞娘虽是说得狼,但还是未敢与峨眉於此时反目,只是拿剑光绊住金蝉作耍,静等魔阵发动,将众人生擒,再将金蝉擒送到妙一夫人那里,扫扫峨眉脸皮。

  这时铁蓑道人、黄玄极、陶钧、白水真人刘泉、七星真人赵光斗也与心源、金蝉会合。铁蓑道人恐金蝉有失,便飞身上前,许飞娘手指处又飞起一道青光,直取铁蓑道人。铁蓑道人不敢怠慢,忙将剑光飞出迎敌。而云南竹山教中的妖道蔡野湖,圣手雷音落楠伽,白象山金光寺朗珠、慧珠、玄珠也与群侠混战。

  倏地一朵红云从空而降,尚和阳首先飞到坡上,拨起那面大旗,口诵魔咒,往空晃了几下,立刻惨雾弭漫,阴风四起,红焰闪闪,雷声大作,山坡上一干妖僧妖道俱都没有踪影。金蝉一双慧眼,看见雾影中一干妖僧妖道一同飞起十来道杂色飞剑飞刀,分头向各人飞去。神马谷巴巴庙的两个蛮僧,一名宗圆,一名小雷音,在雾影里暗算心源、陶钧,飞刀业已临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倏地从空中照下一道百十丈五色霞光,光到处雾散风消,雷火无功。这些妖僧妖道仗着尚和阳的妖法护身,丝毫没有防到上面。宗圆、小雷音,被空中飞下的两道剑光腰斩成四截。灵云、轻云飞剑斩了妖僧,也都同朱文、紫玲姊妹飞身下来。五鬼天王尚和阳心中大怒,一摆魔火金幢,正待上前。万妙仙姑许飞娘一眼看见朱文手中持着一面宝镜,知道寻常魔火法术奈何他们不得,忙喊:“天王且慢动手,只管去将阵势发动,待贫道上去迎敌。”

  说着,万妙仙姑许飞娘已发出五道青光。当下灵云、轻云双战许飞娘;七星真人赵光斗、白水真人刘泉与金蝉迎敌白象山金光寺三罗汉朗珠、慧珠、玄珠;铁蓑道人迎敌圣手雷音落楠伽;黄玄极迎敌竹山教妖道蔡野湖;女神童朱文迎敌巫山牛肝峡穿心洞主吴性;陶钧、心源双战吴性的门徒瘟篁童子金铎;秦紫玲姊妹合斗神羊山蜗牛洞独脚夜叉何明、双头夜叉何新、粉面夜叉何载弟兄三人。五鬼天王尚和阳在山坡上将两手据地,围着那面大旗倒行急转,周身俱有云雾笼罩,隐隐还听得水火风雷之声在地下发动,尚和阳念咒倒转越疾。

  紫玲手指处,两根白眉针飞将出去,何新、何载被打个正着,双双倒地而死。再一眼瞥见寒萼又用母亲的金丹,知道今天阵上能人甚多,恐怕失闪,急忙把飞过剑光,将寒萼的对手何明的独脚斩断。何明大吼一声,遁回神羊山去。紫玲急忙吩咐寒萼收回红光,不准妄用,同寒萼双双朝许飞娘飞去。许飞娘一人敌住四人,发出来的剑光如同青龙闹海一般,知紫玲姊姊法宝甚多,先出手放起十八颗银星,夹着一团烟火,朝灵云、轻云、紫玲姊妹四人头上飞去。四女剑光又被许飞娘剑光绞住,不及撤回救护,正在心惊。倏地空中一声长啸,凌浑出现,将破袍袖往空一扬,把许飞娘的十八粒飞星弹如同石沉大海般收入袖中,高声说道:“妖阵业已发动,尔等快快收回剑光,照我所言行事。”

  说罢便即隐形而去。这时女神童朱文已将巫山牛肝峡穿心洞主吴性的瘟篁钉用天遁镜破去,又用飞剑断了他一双臂膀。再破蔡野湖的女旗,同了黄玄极双双飞剑将蔡野湖斩首。瘟篁童子金铎忽见师父逃去,连忙抽空收回剑光逃走。

  同时地下风雷水火之声也越来越急,头上黄雾红云如奔马一般,往中心簇拥,魔阵业已发动。众人忙遵凌浑吩咐,一面迎敌,一面往朱文、金蝉二人跟前聚拢。尚和阳在山坡上手持那面大旗一麾,立刻便有一团十馀亩方圆的红云往敌人剑光丛中飞去,妖僧妖道也各将法宝收回,随定许飞娘回到各人方位,从怀中取出一面幡,静候尚和阳号令施行。灵云这一面,恐怕剑光被红云损污,也都各人收了飞剑。

  朱文早有准备,站在众人面前,将宝镜照将过去,镜上面发出五色金光,将那团红云挡住。尚和阳见红云无功,即用手往四外指了几指,接着便是几声雷响。毒龙尊者同各门上妖僧妖道知道敌人俱己在生门困住,便将阵势往生门上缩拢。只听金光外面震天价大霹雳与地下洪涛烈火罡风之声响成一片。毒龙尊者赶到,口中念念有词,号令一声,各门上妖僧妖道将小幡一展:纷纷将软红砂祭起,数十团绿火黄尘红雾飞起在上空,遮得满天暗赤,往灵云等头上罩将下来。

  同时地面忽然震动,眼看崩塌。灵云等在朱文宝镜金光笼罩之下,只能拦住那团红云,正愁不能兼顾。紫玲忙从金蝉手中取回弭尘幡,口诵真言,接连招展,化成一幢彩云。彩云刚刚托着众人升起,即听一声大震,适才立身之处忽然山崩地塌,陷了无数大小深坑,由坑中先冒出黄绿红三样浓烟,一出地面,便化成烈火、狂风、洪水,朝众人直卷过来。弭尘幡、天遁镜放出来万道霞光,在魔阵的水火烈风上面滚来滚去,一任他雷火烈焰,罡风洪水,毒云弭漫,妖雾纷纷,一丝也到不了众人身上。众人俱怕妖法污了法宝,只紫玲的白眉针不怕邪污,百忙中放将出去,魔阵诸妖人根行浅点不知厉害的,挨着便倒。毒龙尊者怒吼如雷,将毒砂尽量放出,魔阵中轰轰烈烈之声惊天动地。

  似这样支持了两个时辰,五鬼天王尚和阳正在心焦,偶一回顾各门上妖僧妖道,除已伤亡逃走者外,个个都在,只死门上独角灵官乐三官没有到来,空着一门。知道要被敌人看出破绽,仍可用那幢彩云从死门逃走,不由又惊又怒。再想起那锤乃是自己多年心血炼就的至宝,在雪山用数十年苦功,按五行生克,寻到五个六阳魁首,还糟践了四十九个有根基人的生魂才得炼成。恐怕因乐三官有什麽差错而失落,即化成一朵红云便往死门上飞去。到了青螺谷口,日光已快交正午。四外静悄悄的,乐三官已不知去向。

  原来乐三官在玄女遁中跑得气喘,直到口吐白沫,爬伏在山石上面。那留了下来的魏青,本就藏在石後。他因凌浑在戴家场说过,将来到了青螺,即可收他为徒,所以这次执意随定心源等同来。今日听刘泉说,果然有用他之处,甚是高兴。这时魏青见乐三官昏迷不醒,左手持锤,锤头是五个骷髅攒成的梅花瓣式,白牙森森俱是向外,烟雾已无。一时福至心灵,壮着胆子往前一探身,捏住锤柄一夺,容容易易从乐三官手中夺了过来。胆子越来越大,又绕回山石後面,摘去乐三官背上宝剑,佩在身上。将锤藏过一旁,解下乐三官身上丝绦,将乐三官四马攒蹄捆了起来。乐三官一任魏青摆布,竟和死了一般。魏青将道人捆好,抬起头来,却见凌浑在石上向他招手。

  那凌浑虽然神通广大,但对着那本是专攻心志的先天一脉,再经阴魔用先天真气发动的玄女遁,也不敢轻易涉险。可是自然规律,本就互相生克,迷心惑志的先天法门,对心意浑噩的魏青就是无所影响,任他依凌浑指示,把乐三官拖了出来。凌浑不是前知乐三官会晕到下来,留下那魏青本是用作俞允中替身。魏青立了这个大功,又收来白骨锁心锤,才得拜入门下,逃过死劫。凌浑劈手抢过乐三官,背在身上往谷外便跑,眨眨眼已跑得没了踪影,魏青也慌忙追着了去。

  尚和阳到谷口寻乐三官不着,忽听远处地底起了一阵响动,听去声音不似发自阵上生门,忙将身纵起空中。猛见对准生门子午正位上的一座山峰上面,起了千百道浓烟,好像就要拨地飞起神气,地底的声音便是从山峰那面发出。看出是昭远寺那边的青螺宫旧主梵拿加音二,借着正子午方位,正子午时辰,发动佛教中的地水火风天魔解体大法。

  那天魔解体大法本是以死相拼,主持者不论胜败都以身殉。梵拿加音二怕死,愚弄允中代作主持,见允中丝毫没有误事,口中不住夸赞。到端阳头一天晚上,蛮僧把他历代传教至宝,一面小幡,交给允中,幡上面有许多符咒和四十九个赤身倒立的骷髅。嘱咐允中於小峰移动时,在峰上执定那面小幡,连展四十九次。大法一但发动,虽金仙也难动它分毫,但主持者却能自内开启,由俞允中放入凌浑。

  凌浑知此幡如法招展後,固然魔阵中一个也逃走不脱,可是峰上主持也会被天雷化成灰烬。把旗交与神智不清的乐三官,代替俞允中与天魔解体大法同归於烬,带了俞允中离去。从阵外闭不回法阵大门,天魔解体大法有了主持的缺陷,才给魔窟内数个修为深厚的妖人逃了劫数。也给阴魔的无相法身窜入,窥探了纲要,融入後来得到的地阙金章,成就「玉石俱焚」大法,崩地毁天。若非有天外神山,世上人畜无存。

  此时已交午正,天魔解体大法已成,那座小峰果然渐渐离开了地面,在空中旋转起来。尚和阳一看日光,知道收阵已来不及,不但魔阵顷刻瓦解,阵中诸人绝难活命,连敌人也要玉石俱焚。猛想起敌人倾巢来此,玄冰谷只剩下邓八姑一人,何不趁此时机飞到玄冰谷,夺她的雪魂珠?也不再顾魔阵诸魔死活,化成一朵红云,周身烟火围绕,破空便起,如火箭一般直往东南方的玄冰谷飘去。

  阴魔从乐三官手上的小旗,叁悟了天魔解体大法的精要後,神光比小峰更快,飚回魔阵,暴涨零化的法身,吸入天地灵气罡风,收缩下喷出罡风,为弭尘作推进动力。同时一道金光也如同匹练下射,金光影里现出凌浑,将手向灵云等一挥,一幢彩云护着众人飘出死门阵外。毒龙尊者忙将手指咬破,含了一口鲜血,运用真气喷将出去。那百十丈软红砂,登时火山爆发似的化成百十丈长一股烈焰,朝彩云追去。凌浑一见烈焰飞出,连忙将身隐去。阴魔也不敢硬抗那蓄含血肉的真气,发动罡风横撞弭尘,双双改转了方向,避开了烈焰,冲出阵外。

  那边清远寺那边催动了子午风雷,发动地水火风,峰前面平地涌起百十丈洪涛烈火狂飚,千百丈洪水上涌着,照得满天都赤。推动着那座小峰,夹着风声雷声,好似移山倒海的一条火龙,风驰电掣直往谷中魔阵生门扑来。那不知死活的八魔在半空中了望,见谷外一座火峰移动,下有水火风雷簇拥,还以为毒龙尊者的法术,并没放在心上。

  二魔、八魔离魔阵最近,被风雷震成齑粉;三魔钱青选最为奸猾,见势不佳,先行逃走;四魔伊红樱、六魔厉吼、大魔黄绣离魔窟最近,也离撞来火峰最远,相继遁入魔窟;就中五魔公孙武、七魔仵人龙离魔阵较远,挡着彩云中弭尘幡内诸人的退路,将剑光一指,朝那幢彩云飞去。朱文、金蝉好事,从彩云中将剑光放将出去,将飞来两道黄光绞断。就在这彩云飞逝疾如闪电的当儿,两魔只被扫了一下,倒下地去。脚才落地,便听地裂山崩的一个霹雳大震。

  魔阵上,撞入的火峰发出天火地雷,眨眼之间,魔阵与火峰的两面地水火风都卷在一起,爆裂的炸音混成一片。魔阵上罡风大起,烈焰冲霄,雷火全都停息,洪水满地。震起残肢断体与树木砂石,在满空火焰中乱飞乱舞。除了许飞娘同几个本领较大的见机得早,化作十数道青黄光华纷纷往四外飞去外,馀者非死即带重伤。接着空中无数断头断脚,残肢剩体,与砂石尘雾,满天飞舞。离魔阵不远处,落下两段残躯,及二魔薛萍的一颗大头。

  因天魔解体大法缺少了主持者的调配,以致因循苟且不悉应变,未能彻底把小峰解体,威力大减。毒龙尊者仗有妖法护身,未有受伤,还想作困兽之斗。忽见撞落魔阵的火峰上有一披发道人,手中拿着一面小幡不住招展。幡指处便有一溜五色火光发出,遇着的人非死即伤。毒龙尊者定睛一看,正是适才代尚和阳把守死门的乐三官,不由又惊又恨。再回头一看,自己的党羽俱已死伤逃亡了个净尽,把心一横,重又掐诀念咒,咬破舌尖,一道血光直朝乐三官喷去。光到处,乐三官从火峰上倒下,滚入火海,死於非命。那火峰失去主持,只在烈火洪水上东飘西荡。毒龙尊者还待施展魔法,忽然一道青光从空而下,光影中一个长身道童高声喝道:“毒龙业障,还我师兄师文恭的命来!”

  说罢,手一张,便照出殷赤如血的一道光华,直朝毒龙尊者卷去。毒龙尊者认得来人是藏灵子得意弟子熊血儿,知道不好,想借遁逃走已来不及,被血光卷了进去。熊血儿用红欲袋装了毒龙尊者,径转柴达木河去了。

  阴魔隐约觉得毒龙尊者被收得太出奇了。一个曾被神尼优昙要亲自对付的敌人,是这样轻松平常。藏灵子虽与神尼优昙同级,但只是一个弟子,一件至宝就降伏得了毒龙尊者,神尼优昙的弟子比熊血儿高明多了,那用得着神尼优昙费心。看来藏灵子也可疑得很。

  阴魔见众人已脱出阵外,也射向玄冰谷去。回头看着,怪叫花凌浑现身出来要驱除魔火。倏地又是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现出一个白发老尼,是神尼优昙,向凌浑说道:“这些异教法宝将来还有用它之处,待贫尼收去保存吧。”

  从怀中取出两个羊脂玉瓶,瓶口发出百丈金光,朝水火风雷卷去。凌浑笑道:“我道你真帮我忙,原来还有许多用意,索性让你得个完全的吧。”

  说罢将足一顿,也化作长虹般一道金光,朝那水火风雷卷去。二仙这一卷一收,不消片时,水火风雷一齐收入玉瓶之内去了。优昙大师收完了水火风雷,对凌浑道:“道友开辟仙府,这座小峰留在这里殊为减色,待贫尼仍旧送它回去,异日再见吧。”

  说罢,口中念动真言,将手一指,那峰便起在空中。优昙大师飞上峰去,如飞而去。凌浑也就回往魔窟里去。铁桶般的青螺魔窟,还有许多厉害妖人相助,就在这半日之内,无风无浪下冰消瓦解。从此青螺便由怪叫花凌浑这量地官主持,将魔窟重新改造,在峨眉、昆仑之外另创雪山派。

  第三十四节春满玄冰

  玄冰谷中,八姑也早有准备,先将红珠司徒平安置在谷顶一个小石穴之内,用隐形符隐住身形。看看天快交午,忙请吴文琪到洞底坚守玉匣,独自一人在先石台上坐定,施展法术,祭起浓雾,将头顶遮了个风雨不透。

  五鬼天王尚和阳也知时机稍纵即逝,不肯丝毫放松。人才到玄冰谷,就发出十数道红绿光闪动的魔火,射入下面浓雾中。见下面有浓雾挡住魔火,便即口念真言,运用五行真气,接连朝魔火金幢喷去,化成五道彩焰,飞入雾阵之中。彩焰所到之处,恰似春蚕食叶,浓雾如被风卷卷狂云般消逝。

  八姑也非弱者,见敌人魔火厉害,念咒愈急,那浓雾随之如锅中蒸气一般,从石台咕嘟嘟往上冒个不住。尚和阳见上层浓雾才灭,下层浓雾又起,勃然大怒,把心一横,晃动魔火金幢,怪啸一声,将身化成一朵红云,飞入雾阵之中,只转了两转,浓雾完全被红云驱散。八姑忙将烟雾缩敛,紧紧护着石台。

  尚和阳业已现出身来,将金幢一指,五道彩焰直往八姑飞来,明知魔火金幢见不得雪魂珠,满想等八姑雪魂珠出手,拼这金幢不要,身化红云,抢珠逃走。

  顷刻之间,又将八姑护身烟雾消尽。八姑自走火入魔後,躯壳半死,血气全都冻凝,须借敌人魔火重温心头活火,暖动周身血气,所以暂时不能用雪魂珠去破。

  不过那魔火也真厉害,与众不同,才一近身将八姑浑身包拢,八姑便觉身上有些发烧,虽然仗着雪魂珠护身,不至送命,已觉浑身如火炙一般,周身骨节作痛,心中又喜又怕!

  喜的是肉身既已知痛,痛就是血气通窍过脉,凿塞散瘀的关键,显示血气全都冰凝的半死躯壳,重生可期。怕的是尚和阳那魔火甚为猛烈,与众不同,无法控制其温度,时候一多,身子便被炼成飞灰。所以成败系於一发,却又非此不可,只能尽力加速气血运行以传热,使里外同温。

  在烈焰烧烤下,八姑衣着燃化飞灰,外相皮肤由枯化润,硬黑的外皮随魔火销熔,玉体迅速重生,现出白腴的香肌,隐泛红霞,回复娇艳的样貌,娇俏的脸庞有着红扑扑的娇靥,充满成熟女性的韵味。那水灵灵的的大眼精带着狂野大胆的神色,如烈火燎原。粉雕玉啄的娇躯温软腻润,入手沁滑。旧日沉积已被魔火炼化,再生的嫩肌已无赘肉,重塑的腰身却是火形的倒转三角,美人肩胛斜收直削入腰,圆锥似的汇合坦平的胸腹,挂出金形兼土的硕大乳球,互相靠贴,於基底收束,勾出甬道似的乳沟,更显凸诱人的曲线。乳球金形坚挺,得土收藏之有容乃大,如拨撑出峭壁的悬崖,更显其亮白丰腴於魔火红云的荡漾中,浮浪飘泊,若避若拨的摇摇晃晃,楚楚求怜。艳红的乳蒂,时隐时现的於红云中起伏,不耐云遮,却被吞噬齿嚼,水光泣然,若泪痕花洒的仓惶无措,哀伤无语,昂首问天。

  阴魔悉时赶到,那能不唇乾口渴,切志护花。只有尚和阳求珠心切,竟然面对绝色,竟无动於衷,见八姑已支持不住还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