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6(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节仙阵惊变

  y魔潜回峨嵋,遥远看到崖上仙云弭漫,幻烟笼罩,如同百十丈圆的一个五彩锦堆,云蒸霞蔚,瑞气千条,变幻不定。才接近彩云十丈范围,便觉祥光耀目,照眼生辉,不可逼视。知必有变。

  原来y魔给神逐出峨眉後,英琼恨不能当时就骑去救回英男。若兰以天色不早,还是算计在尚未明前再行动身,赶到那里已是日里,也好寻找。到了丑寅之交,二女刚出了太元洞,若兰猛想起飞雷洞捷径不比凝碧崖上有法术封锁,不可大意,虽派袁星把守洞门,也不放心离开,要再加石、赵二人相助。

  石、赵二人也知防守责任重大。若兰取出九面寸许长的乾坤转变潜形旗,上面却画着无数风云雷雨,山j水怪,及蚯蚓般的怪符。如遇敌人厉害,只须口诵真言,避入阵内,自有妙用。此法颇为神妙,只当初被峨眉教祖长眉真人破过一次外,并无一人破得。不过只能防守,不能随时取出应用,非先期布置不可。若兰按九g方位口中念咒,朝飞雷洞前石坪上分掷过去,九点红光落地,没入地中不见。若兰又将用法咒语传给石、赵二人,然後同了英琼飞上背,与石、赵二人道别,喊一声:“起!”直往枣花崖飞去。

  二女稳坐背,上望是星明斗朗,若可攀摘;下面是云烟苍莽,峰峦起没,大小群山似奔马一般,直从二人脚底倒退过去。这时遥瞩天边,东方已微微有了明意。倏地起了一阵黑云,把天际青光遮成一片漆黑,连下面云山都在微茫杳霭之中若隐若现。先是东南方黑云丛中闪出两三丝金影,又见有数亩方圆的一团红光忽而上升天半,彩霞四s,若金丸疾走,上下跳动,滚转不停,要从天际黑云中挣扎而出。红光越来越显,越转越疾,越到高处越好看。倏地往下一落,又没入天际,便不再现,只东南半天现出了鱼肚色,头上的星也隐去了好多。

  倏地瞥见正东方红影一闪,霎时半轮亩许方圆火也似红的太阳,已经端端正正地从地平上涌起。云潮如海,咕咕嘟嘟簇拥个不住,把脚下群山全都隐没,只剩那几个高山的尖儿如岛屿一般,在云海中隐现。满天只剩数十百颗疏星,光彩已暗,摇摇欲坠,越显天高,一碧无际,澄空若洗。先前那些黑云也都不知去向,已是乾乾净净的天,只红日出处留有半圈红影。这红影就是日出前的幻影反s,被当作日出的所在,直到红日已升起了一半,才看得出是幻影来。

  那忽然回头长鸣了一声,两翼微收,倏地一个偏侧,直往下面云层里穿过去,飞落在枣花崖上。崖上枣林内有一石洞,洞门上写着“玉女洞”三个篆字。

  石门关闭,并无人影,还从外面用烟云符封锁。英琼料是英男被封锁在洞内,要打开这个牢洞,将英南接走。

  若兰知y素棠厉害,主张谨慎,更是攻破人家的洞府,不论正派邪派,都觉理上说不过去。英琼x莽,气忿忿地道:“这些邪魔外道,专门害人为恶,同她讲什麽理?”

  对邪魔外道讲理,只会是自束手脚。成王败寇,还须以暴易暴,暴是成功的基础。空言的背後若无暴力支撑,绝无影响之可能。天下之主必是持有暴力的少数人,所以历代以来,都是每下愈况,一蟹不如一蟹,是贪嗔痴的众生以贪婪为本,但求不劳而获,只望少数人为国为民,大发慈悲,舍生取义的必然後果,多是前门拒虎,後门进狼。宋太祖杯酒释兵权,随来的是烛影遥红,为弟所弑;明太祖尽杀功臣,谁来抗衡朱棣的清君侧。无暴则无护,自身难保。欲扶正义,岂是一二人可竟其功?苟无开民智之钥,无共识作基础,以共弃那些只见眼前一片叶,漠视整个森林的伪君子,大同的奢望,只能是伪君子的温床。

  英琼主暴,应运而生。紫郢剑化成一道紫色长虹,疾如闪电,飞向洞门,只一冲s,便将洞门冲断。倏地一阵烟雾过处,由洞口s出数十道火箭。只见紫郢剑气电闪森森,略一旋,便将那些火箭扫荡得烟消云散,破了隐藏的三面火星旗。

  二女入洞搜寻,忽见一个小女孩的影子在侧面石室旁边一晃。那女孩只有十三四岁,年纪虽小,却是明眸皓齿,容态娇艳,眉目间隐含荡意,名叫唐采珍,为孙凌波代师所收。年纪虽小,已解风情,又刁猾,又能说笑,会巴结人,深合孙凌波脾胃。可惜狗仗人势,不自量力,听说是来找余英男的,竟因惊异而口不择言,说道:“那不知好歹的贱丫头没有朋友的呀,你们寻她则甚?”

  敌我之势已明,那还须有客气可言。唐采珍遇上若兰,被法术禁制得两眼泪水汪汪,说了经过。

  原来枣花崖只是别府之一,y素棠新近在巫山十二峰中寻了一座好洞府,便只留下桃花仙子孙凌波和余英男在此居住。孙凌波便肆无忌惮,勾引了一个姓韩的青年入洞y乐。因峨眉後山飞雷洞涧中逆鱼味美,常去盗鱼,又醋心甚重,怕那姓韩的兜搭英男,在家作怪,便把英男带了同去。

  那余英男资质深厚,可是心中迷恋着峨嵋派那堂皇冠冕的形象,不满昆仑与轩辕老怪多所瓜葛。y素棠更常和异派勾结,助纣为虐。因此英男总是愁眉苦脸,不甚投缘,显出貌合神离。y素棠因英男资质太好,不舍得就逐出门墙。偏偏孙凌波听说此女g基禀赋俱在众门人之上,好生忌恨,时进谗言。英男渐渐失宠,常受孙凌波的欺侮,一看情形不对,言行加了许多谨慎。但言不能由衷,态度矫揉造作,表情缺乏诚恳,无可能和谐共处,那有欢心可言!求去之心愈切。一听带她去的地方是峨眉,愈加合了心意。到了飞雷洞,一眼瞥见石奇,知是峨眉弟子,连忙飞身过去,贸然上前搭话。

  孙凌波对石奇早已心痒难搔,只是不敢造次下手,错会意英男是献媚勾搭,不由醋心又起。第二日,即甩下英男,欲借着偷鱼勾引,却被y魔y辱个通头彻尾,体无完肤,也因面孔贴地,看不到暴徒面目,误认那强奸她的人是石奇。这生来下贱的孙凌波,在y魔的超级巨下,受了深刻创伤,竟是另有所感,慕为绝世珍品,r体的凌虐只是y魔chu鲁吧了。一心想要自己c掌主动,高潮必叠重以来,无可比拟。到了翌日,伤势调理好了,又赶往飞雷洞,正想用香雾迷魂砂下手,被英琼、若兰坏了事。回来时,更是面首被英男腰斩了。

  原来唐采珍天生yg,平日见了孙、韩两个浪荡情形,早就动了邪心,趁孙凌波把英男带了同去飞雷洞前涧溪偷逆鱼这半天,再被姓韩的一勾引,便苟合起来。正是刚上手得趣之时,哪里忍耐得住,於孙凌波出洞後,竟自在别的室内y乐起来,被英男撞见。姓韩的本就不安好心,索x一不作,二不休,想拖了英男一起下水,赤着身子,上前便扑,可惜不自量力。英男武艺本就高强,得y素棠所传练剑之法,已有了g底,对这川东小盗,随手用剑一挥,就将姓韩的拦腰斫成两截。事後猛想起自己闯了大祸,当时把心一横,自念在山既无生路,不如冒险前去莽苍山找英琼,还可死中求活,虽然有好几千里,不认得路,但事到如今,好瞎撞,也说不得了,便自下山走去。

  孙凌波水x杨花,对姓韩的身首异处不大在意,倒是英男出走,是自己行为不端而起,怕师父知道见怪,决定追上前去,杀以灭口。向唐采珍问明英男去的方向,将洞门用法宝埋伏,法术封锁,径驾剑光追去。

  若兰、英琼由唐采珍口中得知英男已避祸出走,便走了出来。想起英男还不会御气飞行,虽然事隔大半天,想必也不曾走远,而神目如电,排云下观,针芥不遗;便请神沿路追去将她接回。神长鸣一声,朝西南方飞去。英琼和若兰正准备各驾剑光低飞,顺着西南山路追寻,忽听破空的声音,从东北方箭也似疾地飞来两道青光,转眼落地,现出孙凌波和一个红衣女子。

  那孙凌波原是追赶英男,因那唐采珍怕孙凌波将英男追回问出实话,於自己不利,明见英男往南,却说往北,而英男亦跑过山崖後,潜踪改道,孙凌波背道而驰,追了半天未追上,便猜英男狡狯,刚要往回路飞行时,忽见东南方下面山凹中,一道青光直向自己飞来,近前一看,正是自己的好友姑婆岭黄狮洞金针圣母的女儿千手娘子施龙姑。

  这龙姑刚生不满三岁,其父便遭了天劫。其母金针圣母当年无心中在广西勾牙山山寨深处得到一本道书,备载炼针之法。经昼夜苦修九年之後,将九九八十一g玄女针炼成,悟透因果,知生平作恶已多,多年挽盖,也难於自赎,看破世情,隐居此山,一意潜修,不再去惹是非。见龙姑秉承孽父遗传恶质,生x荡逸飞扬,知道龙姑将来难成正果,但舐犊情深,未免有些溺爱,祈求人力胜天,教她面壁一年,祈望她做到不起丝毫杂念,还切内视,转入空灵。

  这种面壁功夫最是艰难,难在那‘不着相'之误。因有‘不着相'之障念,凝成‘一念不生'此障念,成念中之念潜伏着,应一切‘来念'而生‘无'念,实是‘反'念,形成逢念必反。再念及此‘反念'也不应有,更是‘反反'之念也显生而来,便由此一‘反念'化生出亿万之‘反念'为障,重叠着妄想和幻景。如真能一年面壁,不起一念,那只有是植物人了。

  人世间事就多着这些‘知不可为,也冀图万一,催逼求成'的事物。结果岂只是事与愿违,还画虎不成反类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结果求之越殷,堕之越深,成了鼻涕虫,咸r洞。

  龙姑坐到三天上,各幻象纷至沓来,妄念如同潮涌,一颗心再也把握不住。

  偏偏那幻境竟如亲受一样逼真,越来越可怖,有时更神魂颠倒,身子发冷发热,如在水火之中。不消多日,业已坐得形消骸散,再也持不住。私心还待强撑,当不住金针圣母把她在的幻境中许多丑态都说了出来,她这才哑口无言。

  金针圣母知此路不通,便想趁她天真未凿,觅个佳婿。如果夫婿才貌双全,样样如心顺意,得夫妻恩爱情浓,虽是浮荡,也不会再去找别人的晦气了。可是如此完美的塑像,本来无有。她也不自量那自家女儿是那等斤两。人家质素要是罕有些,那会拣上她呢。勉强攀龙附凤,那些龙凤必有缺憾致离群,才降格以求。攀上了,也成了新旧两个圈子的边缘人,绝非外人所见那样风光。

  更不幸拣上‘货不对办,心怀鬼胎'的藏灵子师徒。熊血儿资禀特异,品貌超群,而且是个童身,样样都中她的意。却不知有学业心重,会少离多,爱欲蒙受一暴十寒,其祸更烈,无异把本是血腥的肥r,抛入狼群。藏灵子别有深心,有用上龙姑之处,祈望利用龙姑的祖父雪雪老人,在琅天府的地位,帮助他躲过四九重劫,才答应亲事,迫衣钵弟子做绿毛g。

  当时两下订了成约同完婚之期。金针圣母带了龙姑,喜孜孜地回转姑婆岭,尽心尽力将九九八十一g玄女针传授了龙姑。龙姑本是绝罢,不俟孙凌波答言,一手取出一面手帕一晃,化阵青烟,破空而去,那玄女针和飞剑也随着飞走,转眼不知去向。

  第三十六节狐女y奴

  若兰一条左臂血脉逐渐凝滞,痛如火焚。忽听远空一声鸣,转眼神排云空而下。说是飞过枣花崖不远一个黑谷之内,遇见百禽道人公冶黄,j通各种鸟语。公冶黄告诉神,说出余英男误陷浮沙,坠入黑谷,被百禽道人所救,指引了黑谷去莽苍山一条密路,叫英琼此时不可前去寻她。英琼扶着若兰同上背,回转峨眉。

  若兰回洞後,便坐用功,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时久越觉热胀酸麻,疼痛难禁。芝仙笑嘻嘻地跑了进来,将她衣袖扯断。平日玉骨冰肌,藕也似的一条粉臂,如今肿有尺许chu细,胀得皮r亮晶晶地又红又紫。九个针眼业已胀得茶杯大小,直流黑血。芝仙抱着她受伤的臂膀,不住用小嘴去舐。若兰竟觉伤口一阵清凉,虽然并未消肿,痛却减了许多。

  英琼见芝仙没再拿出上次的果子来,便向它索取。芝仙本身也入不得存药的仙阵,上次的果子是y魔摘出来,给它拾取的,它又那能再拿得出来,碍於能听不能讲,便只有带众人往紫花崖、绣云涧、仙音坂竹林深处。

  那地是一个天然石台,周围有亩许方圆大小。全台石色墨绿,莹洁如玉。台後正面有一块翠玉,足有三十丈高,大可十丈,上丰下锐,体态灵秀,洞x甚多,大小不一。此灵翠峰并非此地原生之石,是一座万年碧珊瑚结成,从他处移来,外用灵符镇压。仙草就生长在石腹里面,出口处用一块形如莲花的翠玉封闭,按上去好似天衣无缝。翠玉背面还有几行朱书篆文,正是长眉真人留谕,说这灵翠峰下是峨眉全山灵脉发源之所,两炉丹药埋藏下面,日久年深,借洞天福地灵气,化成一种仙草,名叫丹珠草,共是九株。采叶之後,须隔三十六年,始能二次生叶结实,非有仙缘,不能妄取,取必有灾。

  各人见祖师有谕,不敢强求。杨成志私心最重,猛想前师说过:灵药修炼成形,便化为小人小马,如能得着生吃,便成地仙。听见若兰受伤,芝仙一舐便好,愈加起了机心。

  杨成志心智不差,用之於邪,就是居心叵测,把长眉真人法谕的‘非有仙缘,不能妄取'解为‘取了就当然有缘'之意。利欲薰心之下,认为取了即可立地成仙,完全忽略了‘妄求'的强求後果,以为坏极也只是乾闻香气而已。虎儿无强求之心,当然想不到坏心眼的後果,所以老实人容易受骗。道理是外表的,执行时经过人的假好心

  23岁以下勿进,谢谢!全文阅读

  徇私枉法,灾害也就层出不穷。虎儿就给哄骗了来,一同下手。

  到了第二日丑末寅初,杨成志鬼鬼祟祟的带了虎儿出洞室时,同室的于建知无好事,本来就想得很好:“凡事俱有数在,既能身入仙府,决非偶然。休管别人怎样,只要自己遇事谨慎,努力潜修,不畏苦难,皇天不负苦心人,终有成就,想这些闲事则甚?”

  杨成志与虎儿溜到了仙音坂,在丹台埋伏,二童遥遥相对。芝仙从绣云涧那边跳跳纵纵地往丹台走来,一眼看见虎儿,惊得“呀”了一声,便往回跑。一回头,却见杨成志又伸开两手扑了上来。这灵峰附近经长眉真人符咒祭炼,不比别的地方能见土就能钻入。芝仙着急没了主意,慌不择地偏身奔向东北峰角,揭起一块尺半大的翠石,往里便钻。被虎儿抓着那一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