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8(1/2)

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节文蛛祸胎

  原来笑和尚於慈云寺事完後,因与金蝉莫逆,便请求和黑孩儿尉迟火做一路,往云南积修外功。计算金蝉等途程,该到桂花山,便赶往福仙潭看个动静。看那潭已成了火海劫灰,许多山石都被烧成焦土,找遍全山,不见一人。金蝉等得阴魔施法搬运,早就到了。

  笑和尚二人,唯有深入民间,继续行道。二人各生一副异相:一个是大头圆面,颜如温玉,见人开口先笑,看似滑稽,带着一团憨气。一个是从头到周身,漆黑如铁,声如洪钟,说话楞头楞脑,带着一团气。看上去都不过十四五岁,装束又是一僧一道,不伦不类。笑和尚见别人对他二人奇怪,越发疯疯癫癫,游戏三昧,所到之处,也不知闹过多少笑话。

  这日时交暮春三月,走至昆明附近万山之中,天蚕岭下。尉迟火因难得一饱。满想在山里打只虎豹之类,烤肉来吃,既为世人除害,又可解馋。笑和尚奉持清规,潜移默化了十五六个年头,总不愿无故随便杀生,便答道:“虎豹虽是吃人猛鲁,但是它潜伏深山之中,并未亲见它的恶迹,我等用法儿引它出来杀死,岂不上干天和?恕难从命。”

  天和就是生态平衡。现之於生命,则是供应新陈代谢所需。食物不足敷用,就必然经历淘汰,把生物降低至能供养的数量。现之於力场,则随各物所受的各方外力而移动,至其一点,外方力量互相抵消,是谓平衡。人生力场较为复杂,平衡就是互不侵犯。率先启衅的就是破坏平衡,多成焦点,所以谁也不敢为天下先。至於是善是恶,则关乎立场,终必成王败寇作定论。食庄稼的是害虫,食害虫的是益虫,是人主宰世界,以人的立场而言也。人虎立场本难共存,要亲见它的恶迹,不是迂腐,即是非以人类自视。

  尉迟火道:“你真是呆子!天底下哪有不吃人的虎豹?现今不除,等到人已受害,再去除它,岂不晚了?你如不信,你只管笑它出来,我们迎上前去。如果它见我们不想侵犯,可见是个好老虎,我们就不杀它。你看如何?”

  笑和尚强他不过,只得答应。大脑袋一晃,延颈呼吸,调匀了丹田之气,运化先天一气,练为长笑,向虎豹挑衅。连用刚柔之音,却无虎豹出现,只伤及无辜,空中飞鸟吓得纷纷坠地,也伤及人类:同派的周云从。

  党争就是如此不归路。心中的立场在党,全神贯注敌党,无暇理会两党之外的一切。牛李党争就是如此摧残了大宋的江山,这是立场所限,观点难及众生之处也。

  忽听声如洪钟般一声大喝,从山脚下跑上一个满头长发,身披豹皮的矮短汉子,对准笑和尚,当头就是一铁棒。尉迟火早一手将那人持棒的手抓住,喝道:“待我管教管教你。”

  强存弱亡,人家党大势大。众生力弱,要不甘受害,挺身而出,当然被标签为恶,於众口铄金下,不送命已是福大命大了。

  矮汉不敌,逃回崖後一个低穴。近穴口处一块大青石上,躺着一具尸身。笑和尚跟踪到来,矮汉分外眼红,举棒当头便打,笑和尚也不还手,只围住那人身躯,滴溜溜直转,教他休想得沾分毫。矮汉急得暴跳如雷,气得将棒往地下一丢道:“我不打死你,不能解恨。这麽办,你先打我三,我决不躲。打完,我再打你。要不这样办,你躲到天边,我也得追着将你打死,岂不麻烦?”

  笑和尚笑道:“我同你无冤无仇,打死你则甚?”

  矮汉急怒道:“实对你说,我自幼就挨打惯了的。我的头,常和山撞,你决打不死我。我因为你太滑溜,比那黑鬼更不是好人,才想出这个主意。你打我不死,我却一下就打死你,岂不报了仇?”

  笑和尚道:“你把心事都对我说了,我岂肯还上你的当?我不打你,你也不好意思打我,多好。”

  矮汉越发急怒道:“你这话对。我为什麽要对你说我的主意?如今你不打我,我也打不了你。你也出个主意,让我打你,怎麽样?”

  笑和尚道:“这多新鲜。我为什麽那样贱,活得不耐烦了,出主意让你打我?”

  众生真有这麽贱的,是强权定下的游戏规则。好声好气的说,对方就必须依从,否则就是不吃敬酒,逼人灌他罚酒了。天才与白痴不是外表看得出的,没有力量为後盾,就浑得可怜了。

  笑和尚把那矮汉捉弄个够,才救醒那洞口的尸身,竟是醉道人的弟子:周云从。那矮汉名叫商风子。

  原来周云从逃离慈云寺,途中为醉道人收归门下。回家後,又祸不单行。皆因云从的二伯子华从长沙带回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报称姓崔,从未见露面。

  玉珍来串门子,不意见到前度入幕姘头,智通的养子碧眼香狒闵小棠,故意现身,玉珍大吃一惊。

  张老四特意扮作夜行人,戴了面具,亲身往子华家中探看,为闵小棠发觉追出。巧逢夜游太岁齐登入城做案,同样装扮,迎头相遇而发生误斗,後来揭开身份,互道原委。张老四匿藏一旁,听得那随了二房子华回来的女子,乃闵小棠的姘头,是丧命戴家场的威镇乾坤一技花王玉儿之妹,白娘子王珊珊。

  因王珊珊怀了身孕而来此隐慝,把孽种扣上子华名下,更生下的是男婴,乐得来个文做,要将周家九房人暗中点下死穴,可以不动声色,整个家业独吞,胜过只搬浮财,留下不动产益却族人。

  当时讲究门当户对,来历三代,不接纳不明来历之人,就是怕这些无产流氓,一句十八年後又是一条好汉,视死如归,面对死刑也无半点悔色,真是没甚麽恶事做不出来。就算是小家碧玉,给一群穷措大拖着,身在曹营心在汉,为贪得无厌的畜牲狗族作丁娘十索,也是家贼难防。

  张老四自命已经洗了底,光明正大的来接收周家,当然不甘被王珊珊分去一份,更可堪生命也受危害,决意到成都去请醉道人来除患。为避凶徒耳目,借故挑眼,借假闹气出走。在贵州入川边界上,中了仇家毒箭,堪堪待死,巧为其妹老处女无情火张三姑遇见,才得将命保住。张三姑代往成都碧筠庵去,得醉道人门下松、鹤二道童传话,说嫌云从连门都懒得出,还学什麽道?

  张三姑来临传话,已是月馀之後。云从便带了小三儿一人,循着贵蜀驿道上路。误入万山丛里,小三儿劳累成病。云从取水回来,他却不知去向。云从就这样在万山之中辛苦跋涉了十多日,才翻到北斗岩坠落崖底万松山下一个村乐。因在山中饱受的惊险劳乏,风寒湿热一齐发作,重又病倒,只得雇请挑夫,用山兜抬着赶路。走到二十八沟落店打尖,忽听人声鼎沸,闹成一片,见隔壁一家饮食铺子,门前有一株黄桷树,树上绑着一个黑矮汉子,相貌奇丑,低着头任人打,通没作理会,也不告声饶。这丑汉便是商风子。

  当年他母亲入山采野菜,一去三年,回来竟有了身孕。邻舍见她不夫而孕,全不理她。又隔了一年零八个月,生下风子。风子三四岁上,便长得十来岁人一般。加以力大无穷,未满十岁,便能追擒虎豹,手掠飞鸟。人若惹翻了他,挨着就是半死。众人畏他力大,不敢再欺凌他母子。可惜他母亲不识利用时势,竟压下风子,妄图取悦村人,却不知贪嗔痴的众生,只会欺贫重富。

  有权有势的一个假笑,众生则到处歌功颂德,为的是能面上贴金;落难寒酸者,纵使给与天大恩惠,也必被非议多多,就是众生怕给他人瞧低了。所以身无屠刀,无土成佛,难享令名。

  他母亲原怕他手重,打死了人,她便没得靠的,所以禁他出手。村人见他母亲虽自弃所长,但威胁尚在,无不恶之,便乘机想尽法子,支使磨折,不打他母子当人看待。前年他母亲实受众人欺负不了,才由他背了到天蚕岭东山脚下居住。那村的人叫他去打野兽。打了来,拿点破衣粗盐、日用不值钱的东西和他换。

  他母终究受苦不过,得病将死,死时说:“你爷是熊┅┅”

  一句话未完,便即咽了气。从此,风子只住在山里打野兽吃。近两月天蚕岭野兽稀少,所以他才时时出山强讨食物,人家就将他痛打一顿。他生就牛皮,也不还手,只吃他的,吃完了任人绑在树上毒打。如果想夺回他抢去的东西,二三十人也近不了前。不打他,他也就不来抢了。

  因上月隔壁那铺子骂他死去的娘,所以今天走过那门口,并没寻去。那铺子却着人追上,说要看看到底有多大本领,用食物诱它自愿被捆在黄桷树上。然後出来一个面生横肉的大胖子,手中拿着一个烧得通红的大火钳。风子见火钳到来,也自着急,想要挣脱绑绳,不料那绳子是用麻渍和牛筋绞成,用水浸透,任风子天生神力,也挣不断,只把一株黄桶树摇晃得树叶纷飞,呼呼作声,眼看那火钳要烙到那风子臂上。云从纵将过去,拨剑出匣,日影下青光闪处,绑绳迎刃而解,救了风子。算了一两银子,另赏了地方一两银子,才行了帐。风子这才得交上好运。

  说实的,在小村荒野,风子有气力也无处卖去。村人贫富不悬殊,无须警卫。他的存在只有威胁,村人岂能安心。云从家大业大,无武卫岂能自保,诛妖锄魔,非力不行,才有他用武之地。所以必须逢时逢地,才见风起云从也。

  商风子执意还要回去跟娘道别,云从不便再拦他孝思,便说要和他同去。行过一个谷口,云从回头见赤暗暗一条彩雾,似飞云一般卷退回谷里,即晃了两晃,直喊头晕。等到风子近前,云从业已晕倒,不能出声。风子大惊,便把云从捧起,跑回山洞,放在洞口石床上。第二天云从醒来还能言语,却再伤在笑和尚的长笑下,也得笑和尚救回性命。

  云从得救後,说起家中隐患,不觉泣下。尉迟火能御剑飞行,往返成都也不过一日,便御起一道光华,破空飞去。下午过去,尉迟火也从成都赶回,得知醉道人已约有两位剑仙,共同将慈云寺馀孽用飞剑杀死,一个也未曾漏网,只留下那婴儿,说是孺子无辜。其实一生下地,就带有错综复杂的关系,诸多牵扯,有着命运的不归路,那有无辜可言。

  杀其父母独留其子,却又诸多关防,彷以囚徒看待,把其身世之隐就只瞒着他一个,却是天下谁人都知。加上周家财雄势大,怜者不敢言,趋炎附势之辈则落井下石。所以人虽在群中,心灵上则咫尺天涯,那能不催长叛心。於周云从、周风子丧身於三次斗剑後,此子勾结慈云寺馀孽,血洗全村,犬不留。孺子纵是无辜,作孽却因强留,致殃及池鱼。

  尉迟火回来时,曾顺道前去辟邪村玉清大师处讨些施主善资应用。玉清大师道出,天蚕岭下有妖物文蛛,非等今年五月端午,大雷雨後,无法下手。笑和尚恐怕有人误蹈险地,在周围画了许多灵符。若有人到此,自会被许多由法术妙用,化成的怪兽大蟒吓退。笑和尚布置完竣,便与尉迟火便带云从、风子,飞到贵阳云从家中等待。

  转眼还有五日,便到端阳。笑和尚同了尉迟火二人离了周家,驾剑光直飞天蚕岭。行至云贵交界,遇见矮叟朱梅,听得朱梅夸耀文蛛腹内那粒乾天火灵珠,可抵千年功行。笑和尚因此起了贪念,为的是那火灵珠只得一颗,不便分润,便也不再邀请门相助。

  飞回天蚕岭,笑和尚走到山崖上面,叫尉迟火站在身後,暗运飞剑护法,然後膝入定,按照苦行头陀所传两界十方金刚大藏真言,施展开来,用佛法改变山川,潜移异派视线,到时纵有妖人想来,也无门可入。由戌初直到第二日辰初,行完了大法後,趁着日照中天,阳光正是最盛之际,笑和尚飞身进入那云从见到彩雾即晕到的谷口,查看妖穴。

  那谷是个死的,谷口恰如瓶口般窄。谷底四面危崖掩护,终古不见阳光,臭气潮蒸,中人欲呕。靠近妖穴处,有一个丈许方圆的地穴,背倚危崖,拨地千丈。笑和尚慧眼观去,深不见底,骨嘟嘟直冒黑气,便不愿再作流连。出谷之际,一眼瞥见谷口内有一块凸出的岩石,上面安排着八堆石块,成一个八卦形势,门户分得非常奇特。猜是前人镇压之物,没有十分在意,匆匆飞回,觉着尉迟火脸上颜色发青,尉迟火却说并不怎样。

  子夜过去,一粒鲜红如火的明星,倏地从彩雾浓烟中疾如星飞,往上升起,红光闪耀,照得妖穴左近的毒氛妖雾,如蒸云蔚霞,层绢笼彩,五色变幻,绚丽无俦。接着又听得轧轧两声,飞起两串绿星,都有碗大,每串约有二十多个,绿闪精莹,光波欲活,随着先前红星,互相辉映,在五色烟雾中,上下飞翔。舞到极处,恰似两条绿色蛟龙,同戏火珠。忽而上出重霄,映得满山都是红绿彩影,忽而氛团落下,变成无数星灯,氤氲明灭,若隐若现。

  迷人极致的幻境中,妖物口中所喷彩雾,逐渐凝结,隐藏着激壮的意旨:不怕牺牲、舍身取义,舍身喂虎等无上教条。散落地面,就是化成彩雾,以伟大的舵手、导师、牧师、斗士之形像,教人去死。无论什麽人物鸟兽,沾上便死。施教的人就踏着血路,攀上青云之路。妖物还会因声呼人,无论谁人看了听了,只一答应,便气感交应,中毒不救。所到之处,人物都不是死绝了,就是绝无人性。以後它的叫声越叫越远,直到信者死绝,就是他应劫之期。

  图穷匕现,妖物身形,也越来越显,是体如蟾蜍,腹下满生短足,并无尾巴。前後各有两条长钳,每条长钳上,各排列着许多尺许长的倒钩刺,上面发出绿光。尖嘴尖头,眼射红光,口中能喷火和五色彩雾,充满谷中,非常美观。内里却是个狠毒的东西,乃千百年老蝎与一种形体极大的火蜘蛛交合而生,因它形体平伸开来,钳肢交叠,宛似篆写的”文〔字,所以名叫文蛛。出生时卵子共有四百九十一颗。一落地,便钻入土中。蛰伏之地渐渐变成穷幽极暗,尽聚天地淫毒湿热之气。每闻一次雷声,便入土一寸。约经三百六十五年,先在地底互残同类,吃脚长脚,吃头长头。直到吃剩最後一个,气候已成。便听一回雷声,反而往上升起一尺。秉天地穷恶极戾之气而生,任什麽怪物,也没它狠毒。於形体交成”文〔字之际,就是杀人不见血之时。

  二人计议停妥,算计明日正午端阳,便该是妖物出土之期。不再往妖穴查看,只在附近周围巡视。回洞後,尉迟火独自坐在石床上进食,忽觉坐在这石头上,便宁贴了许多,不意的说了出来。笑和尚即思量时这石头有些奇异。那块大石是风子昔日睡处,有六尺见方,四面端正,出土约有三尺,下截埋在地里。穴口大小,风子纵有天生神力,决难运进。

  笑和尚越看越觉希奇,便将那石扒见了底,见到石下长有粗如人臂的黄精,似无数黑蟒般,纠缠盘结做一堆,知石中必有宝物。手指处,一道金光绕石旋转,石床四周如同霰迸雪飞,霜花四洒。顷刻之间,剥茧碾玉一般,六尺见方的大青石只剩八九寸粗细。忽见金光影里,似有银霞,中心处有银色从石里透出,知道宝物行即出现。

  金光过处,笑和尚先将上半截青石切去。尉迟火无心中低头往下半截石根上一看,只见哧地一股清泉,细如人指,从下半截石根心处直喷起来。尉迟火骨嘟嘟连饮两口,立刻觉着身心轻爽,头脑空灵,烦渴一法,如释重负。缘来福到,渴了灵石仙乳,万载空青。口才一住,同时泉水也涓滴无存。

  笑和尚自叹无缘,重用剑光对石心细细磋磨手上的上半截青石。对於石里的银色,一点也不敢损伤。银色愈显,彷佛在石中跳动。忽见一丝白气,从石眼里哧的一声喷出,转瞬即灭。现出石中之物,乃是一条银色小牛,非石非玉,通体银光灿烂,碧眼白牙,四蹄朱红,馀下连角都是银色,形态如生,全是天然生就,看不出一丝制作之痕。明知天生灵物,只不知用处来历。笑和尚抽了几根僧衣上麻缕将银牛系好,挂在尉迟火贴胸之处。

  三更过去,以前所见的红绿火星相继出现。这次星光愈大,更显光华,已能看出妖物两条长爪,一个尖头,在烟雾中飞舞隐现。一交子夜,愈更猖撅。红星长有栲栳大小,引着两串碗大绿火,在妖穴上空乱飞,映得妖云毒雾,如同蜃光叠彩,五色迷离,却不时闻得奇腥之气。

  等到交了已正,日丽天中,碧空万里。二人听有玉清大师曾说,大雷雨後,妖物才得出土。看着这端阳燥夏,风和日暖,休说雷风暴雨,连一丝云彩影子都无,也觉有些疑虑。且不管天气怎样,仍照以前商定下手。

  忽然一阵狂风吹过,抬头一看,时光刚交午初。就在这一会工夫,西北乌云已如潮涌卷至,转眼阳乌匿影,四方八面的云雾疾如奔马,齐往天中聚拢。满天黑云弭漫,彷佛昼晦,天阴已极。倏地天黑云层的电光,如金蛇乱窜,只闪得一闪,即震天价一个大霹雳打将下来。那些笼罩岩谷的毒气妖雾,经这大雷一震,全都变成彩丝轻缕,随风四散。接着妖谷上空电光闪闪,雷声大作。那大霹雳紧一阵,慢一阵,轰隆轰隆之声,衬着空谷回音,恰似山崩地陷,入耳惊心。只震得山石乱飞,暴风四起,同时酒杯大的雨点也如冰雹打下。却只在妖穴上空三四丈高下发火震散,并未能击下地穴。一任雷声震动天地,地穴却毫无动静。

  那雷声直打了一个半时辰,渐渐雷火压下,去离妖穴只有丈许远近。忽然一道红光疾如星飞,直往天空冲起,照得山谷通明,比电光还要明亮。这时正有一个霹雳朝那穴打下,竟被红光冲散。就此突然雷声停息,云散雨收。妖穴中先是红光闪了两闪,那毒雾妖云腾腾勃勃由穴中涌出,将妖穴附近笼罩,映着阳光,恰似一个彩堆锦障。彩烟中冲起一粒红星,停在空中,不住滚动。就是那粒乾天火灵珠,已也凝炼精纯,可大可小了。

  倏地妖穴里又冒出千百条五色匹练般的毒气,荡漾空中。紧接着两条三四丈长的前爪先行出土。发出来的毒气却异常腥臭,闻着头脑昏眩。妖物两条前爪直伸向天,舞了几下。那空中停留的乾天火灵珠,也由近而远往前移动。长爪尽头,先现出妖物身躯,裹着一身腥涎毒雾,好似非常疲倦,缓缓由穴内升了上来。

  两爪交叉,果似一个古写的半截”文〔字。尖头上生着一双三角眼睛,半睁半闭,射出红光。嘴里的烟雾,一喷便似十来丈长的匹练,喷一回,身躯就往上升起一些。

  瑰丽堂皇的彩雾中,就是这般丑恶的原形。遥远的贪嗔痴众生,为传播所惑,雾中只见”文〔字,又那能近悉真相。纵有天雷轰恶,愚昧的众生还是跟着它的调子唱,自掘坟墓。

  忽见妖物後爪只出来了一半多,倏地停止不动,伏地怪啸起来。鸣声异常尖锐凄厉,叫得人耳眩心摇,不能自主,比较前时还要格外难听。叫约有四五十声,倏又昂头将身竖起,两眼闭拢,将尖嘴阔腮一张,白牙森森,吐出来的火信疾如电闪,吞吐,肚腹一阵起伏,似往里吸收什麽。先前所喷出来的毒雾妖云似五色匹练,如众流归壑一般,纷纷向妖物口中吸涌而进,顷刻间只剩妖物口前有两三尺火焰,所有妖氛一齐被它收去。同时它又人立起来,两条後爪快要出完,空中乾天火灵珠也似在那里往前移动。

  说时迟,那时快,笑和尚驾起无形剑遁,直朝那粒乾天火灵珠飞去,口诵避毒真言,伸手便抢。方喜容容易易将珠得到手中,才觉那珠似有一种东西在下面牵引,那妖物已有了觉察,一双三角眼全都睁将开来,尖嘴中火信直吐,待要喷出毒雾。

  笑和尚大吃一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手指处将飞剑放出,往那粒乾天火灵珠下面一绕,果然无心中将妖物真气斩断。那珠失了依附,入手轻灵,与先前重滞宛不相同。笑和尚动用了剑气,就隐不住身影。妖物怒得怪啸连声,口中一二十丈长的毒气又似匹练般直朝空中喷去,同时两条後爪也一齐出土,待要全身飞起。笑和尚见已得手,哪敢怠慢,早已收回剑光,隐形飞遁。尉迟火略微慢了一慢,才大喝一声,将剑飞出去斩妖物两条後爪,那妖物业已全身出土。

  忽见谷口一个伸出的危崖上面,那八卦形势的八堆石块间,先是闪出一溜绿火,直敌尉迟火的飞剑。两下一碰,一绿一白同时两道光华,双双坠地消灭。接着崖上又起了一阵绿烟黄雾,恰似一面百数十丈方圆的烟网。烟雾中一个断臂长人,面貌狰狞,披头散发,手持一面纸幡,连人带一团黄绿烟雾,网一般围住妖物全身,连人带烟,抱住妖物,怪啸一声,疾如飘风,直从尉迟火潜伏的危崖上面飞越过去。

  这妖人乃叛师恶徒辛辰子,听闻绿袍老祖发下大誓,二次再炼百毒金蚕蛊,要捉到他,将他折磨三十年,身受十万毒剐,後然斩去元神,化骨扬灰,用法术咒成蛊蚁,轮回生死,日受毒蚕咬食,永世不完苦孽,不禁吓得胆落魂飞。

  有忌惮绿袍老祖的妖人,知道绿袍老祖的第二元神,本是畜牲基因,不久便将身与金蚕合而为一,蚕存与存,蚕亡与亡,成就不死之身,就未必能制了。便传了辛辰子那禁制妖物文蛛之法,用千年毒蝎腥涎和蛟丝结的毒网,去擒妖物。

  辛辰子布置後离开时,笑和尚下妖穴探视,尉迟火留在崖上,被辛辰子暗打了一阴魂毒火弹,却因此察觉洞内石床异处,无意中又服了万载空青灵石仙乳。

  尉迟火究竟修为不足,未斩妖物於出土刹那间,眼看要变形飞去,幸好为辛辰子网到,不致酷毒万里。笑和尚连忙追去时,忽然闻着一股奇腥,立刻觉着天旋地转,目眩头晕,这奇腥之气是它的救命毒烟。它因没生後窍,食物有入无出,腹中淤积天地间淫毒污浊之气,不到生死关头,不会发泄。这次因失去它的元阳,变成纯阴之质,又被妖人在急中一抢。情急无奈,才将这满腹经纶,万分恶毒之气,震开腋缝,发将出来。

  幸而尉迟火事前无心中服了万载空青灵石仙乳,又有东方太乙元精所化的石犀护着前心,仅仅七窍中了毒气。前胸以下肉色未变,其馀自颈以上,俱是色如乌漆。业已倒地不省人事,浑身绵软。就在这略一停顿之际,妖人逃走已远。

  妖物虽然逃走,馀氛犹自笼罩岩谷,在晴空中随风飘荡。倘若随风吹散,必要贻祸於人,也是将来隐患,只苦无法消除,笑和尚乾看着急。给尉迟火服的灵丹,等了两个时辰,也不见功效。

  渐渐日色偏西,猛见一道匹练般金光,电闪星驰般地飞来,宛似神龙夭矫,围着妖穴附近绕去。接着便是震天价一个大霹雳,那道金光往岩谷上面只绕了一转,便掉转头长虹泻地般直往妖穴射去。金光处,妖氛已尽,现出苦行头陀。

  似不曾看见笑和尚跪在地下一般,径走近尉迟火身前,手指处一道金光,细如人指,直往尉迟火口中钻去。就在尉迟火七窍中钻进钻出,不住游走。约有顿饭光景,尉迟火长长地咳了一声,缓醒过来,僧袍展处,苦行头陀单携了尉迟火,一道金光,直往东方飞去。笑和尚知师尊怪罪,忙驾无形剑遁,从後追随。到了东海一看,已洞门紧闭,只得跪在洞门外面,低声默祝。直跪到第三日清晨,玄真子与乾坤正气妙一真人到来,双双代为缓颊。由诸葛警我传令,将斩除妖物之事,责成笑和尚前去办完。指示了绿袍老祖藏匿妖物之所。给了三个密束,外面标明日期,到日危急,才许开看。

  笑和尚自知本领有限,向诸葛警我求救。诸葛警我誉金蝉是第一福人,毕生永无凶险,又最得妙一夫人和诸同门爱护,难得笑和尚与他交好,约他相助,师姊妹们也决不袖手,最为妥当。

  笑和尚飞到凝碧崖,看袁星用飞鸟练剑,大违佛家戒杀的教条,思欲给它教训,故意从空跌下,袁星好意叫神去来接。却因前些时候,石奇、赵燕儿见袁星竟会人言,便问神可通人言。袁星自大,不去想想学有专精,说了句”我这位钢羽大哥,本领道行比我要强百倍,只这一样还不知得修多少年呢。〔惹得神生气,借此给袁星上当,用鸟语说道:“怕是奸细,且等他下来再说。”

  果然笑和尚是存心捉弄人,不知怎的,便没有了影子,却潜入洞口,忽然鼻孔闻着一股子异香,见石头上放着三个朱红如火的果子。顺手拿起一看,清香扑鼻,以为是洞中仙果,被袁星盗来。尝了一个,非常香甜好吃,便揣起来,往里便走。袁星回身一看,见笑和尚正往洞内跑,嘴里头还唠唠叨叨地说:“峨眉根本重地,却用这麽一个无用的秃尾巴大马猴守门,真是笑话。”

  袁星也是弱智,就不想想神与峨眉大有渊源,把凝碧崖管得紧紧的,连灵云的账也不卖,岂会纵敌入内。因来人揭了它的短处,更拿了朱果,如何肯舍,大叫一声,拨出剑来,拼命就追。笑和尚也不发一言,先站定将袁星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然後说道:“我看你虽然做了正教门下家养之兽,可惜还有一脸火气,须得多几个高明人管教才好。”

  笑和尚说得很串,却本来就是现实。人家身份高,有斤两,自有尊严,岂能由一个小辈奴才放肆。袁星虽是忍气,但就有眼不识泰山,人家已点出它身份低微,它还放着神不请示,就诘问人家来历,像是反驳人家的身份。笑和尚那不佛都有火,便说道:“你问我的来历,想必是有人叫你在此做看家狗。你既有本事看家,来的敌人必定也对付得了。要是敌不住来人,你就想问明人家来历,也是白饶。莫如我和你打一架玩玩,看看你到底可能胜任,再说来历不迟。”

  人家说到‘有本事看家'之语,已点出神在此,那到你袁星多事。袁星这蠢货就自把自为。自视太高,必招祸患,被打得不冤。笑和尚个子虽小,巴掌却比铁还硬。任袁星将剑光舞得多急,都被笑和尚连骂带打,跌了十几次筋斗,周身都发痛,却没伤它筋骨,它还不醒悟。

  笑和尚见它是无用的废物,打得厌了,往里便走。神始终旁观,不来帮忙。笑和尚一走,便催袁星快追。可怜的袁星,竟不反问神因何动也不动,就追上去。追到了崖前,见群主云集,还想在笑和尚身後乘机下手。只觉手上两口剑好似被什麽东西挡住,接着便被笑和尚打了一下,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