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8(2/2)

加入书签

就隐不住身影。妖物怒得怪啸连声,口中一二十丈长的毒气又似匹练般直朝空中喷去,同时两条後爪也一齐出土,待要全身飞起。笑和尚见已得手,哪敢怠慢,早已收回剑光,隐形飞遁。尉迟火略微慢了一慢,才大喝一声,将剑飞出去斩妖物两条後爪,那妖物业已全身出土。

  忽见谷口一个伸出的危崖上面,那八卦形势的八堆石块间,先是闪出一溜绿火,直敌尉迟火的飞剑。两下一碰,一绿一白同时两道光华,双双坠地消灭。接着崖上又起了一阵绿烟黄雾,恰似一面百数十丈方圆的烟。烟雾中一个断臂长人,面貌狰狞,披头散发,手持一面纸幡,连人带一团黄绿烟雾,一般围住妖物全身,连人带烟,抱住妖物,怪啸一声,疾如飘风,直从尉迟火潜伏的危崖上面飞越过去。

  这妖人乃叛师恶徒辛辰子,听闻绿袍老祖发下大誓,二次再炼百毒金蚕蛊,要捉到他,将他折磨三十年,身受十万毒剐,後然斩去元神,化骨扬灰,用法术咒成蛊蚁,轮回生死,日受毒蚕咬食,永世不完苦孽,不禁吓得胆落魂飞。

  有忌惮绿袍老祖的妖人,知道绿袍老祖的第二元神,本是畜牲基因,不久便将身与金蚕合而为一,蚕存与存,蚕亡与亡,成就不死之身,就未必能制了。便传了辛辰子那禁制妖物文蛛之法,用千年毒蝎腥涎和蛟丝结的毒,去擒妖物。

  辛辰子布置後离开时,笑和尚下妖x探视,尉迟火留在崖上,被辛辰子暗打了一y魂毒火弹,却因此察觉洞内石床异处,无意中又服了万载空青灵石仙r。

  尉迟火究竟修为不足,未斩妖物於出土刹那间,眼看要变形飞去,幸好为辛辰子到,不致酷毒万里。笑和尚连忙追去时,忽然闻着一股奇腥,立刻觉着天旋地转,目眩头晕,这奇腥之气是它的救命毒烟。它因没生後窍,食物有入无出,腹中淤积天地间y毒污浊之气,不到生死关头,不会发泄。这次因失去它的元阳,变成纯y之质,又被妖人在急中一抢。情急无奈,才将这满腹经纶,万分恶毒之气,震开腋缝,发将出来。

  幸而尉迟火事前无心中服了万载空青灵石仙r,又有东方太乙元j所化的石犀护着前心,仅仅七窍中了毒气。前x以下r色未变,其馀自颈以上,俱是色如乌漆。业已倒地不省人事,浑身绵软。就在这略一停顿之际,妖人逃走已远。

  妖物虽然逃走,馀氛犹自笼罩岩谷,在晴空中随风飘荡。倘若随风吹散,必要贻祸於人,也是将来隐患,只苦无法消除,笑和尚乾看着急。给尉迟火服的灵丹,等了两个时辰,也不见功效。

  渐渐日色偏西,猛见一道匹练般金光,电闪星驰般地飞来,宛似神龙夭矫,围着妖x附近绕去。接着便是震天价一个大霹雳,那道金光往岩谷上面只绕了一转,便掉转头长虹泻地般直往妖xs去。金光处,妖氛已尽,现出苦行头陀。

  似不曾看见笑和尚跪在地下一般,径走近尉迟火身前,手指处一道金光,细如人指,直往尉迟火口中钻去。就在尉迟火七窍中钻进钻出,不住游走。约有顿饭光景,尉迟火长长地咳了一声,缓醒过来,僧袍展处,苦行头陀单携了尉迟火,一道金光,直往东方飞去。笑和尚知师尊怪罪,忙驾无形剑遁,从後追随。到了东海一看,已洞门紧闭,只得跪在洞门外面,低声默祝。直跪到第三日清晨,玄真子与乾坤正气妙一真人到来,双双代为缓颊。由诸葛警我传令,将斩除妖物之事,责成笑和尚前去办完。指示了绿袍老祖藏匿妖物之所。给了三个密束,外面标明日期,到日危急,才许开看。

  笑和尚自知本领有限,向诸葛警我求救。诸葛警我誉金蝉是第一福人,毕生永无凶险,又最得妙一夫人和诸同门爱护,难得笑和尚与他交好,约他相助,师姊妹们也决不袖手,最为妥当。

  笑和尚飞到凝碧崖,看袁星用飞鸟练剑,大违佛家戒杀的教条,思欲给它教训,故意从空跌下,袁星好意叫神去来接。却因前些时候,石奇、赵燕儿见袁星竟会人言,便问神可通人言。袁星自大,不去想想学有专j,说了句”我这位钢羽大哥,本领道行比我要强百倍,只这一样还不知得修多少年呢。〔惹得神生气,借此给袁星上当,用鸟语说道:“怕是奸细,且等他下来再说。”

  果然笑和尚是存心捉弄人,不知怎的,便没有了影子,却潜入洞口,忽然鼻孔闻着一股子异香,见石头上放着三个朱红如火的果子。顺手拿起一看,清香扑鼻,以为是洞中仙果,被袁星盗来。尝了一个,非常香甜好吃,便揣起来,往里便走。袁星回身一看,见笑和尚正往洞内跑,嘴里头还唠唠叨叨地说:“峨眉g本重地,却用这麽一个无用的秃尾巴大马猴守门,真是笑话。”

  袁星也是弱智,就不想想神与峨眉大有渊源,把凝碧崖管得紧紧的,连灵云的账也不卖,岂会纵敌入内。因来人揭了它的短处,更拿了朱果,如何肯舍,大叫一声,拨出剑来,拼命就追。笑和尚也不发一言,先站定将袁星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然後说道:“我看你虽然做了正教门下家养之兽,可惜还有一脸火气,须得多几个高明人管教才好。”

  笑和尚说得很串,却本来就是现实。人家身份高,有斤两,自有尊严,岂能由一个小辈奴才放肆。袁星虽是忍气,但就有眼不识泰山,人家已点出它身份低微,它还放着神不请示,就诘问人家来历,像是反驳人家的身份。笑和尚那不佛都有火,便说道:“你问我的来历,想必是有人叫你在此做看家狗。你既有本事看家,来的敌人必定也对付得了。要是敌不住来人,你就想问明人家来历,也是白饶。莫如我和你打一架玩玩,看看你到底可能胜任,再说来历不迟。”

  人家说到‘有本事看家'之语,已点出神在此,那到你袁星多事。袁星这蠢货就自把自为。自视太高,必招祸患,被打得不冤。笑和尚个子虽小,巴掌却比铁还硬。任袁星将剑光舞得多急,都被笑和尚连骂带打,跌了十几次筋斗,周身都发痛,却没伤它筋骨,它还不醒悟。

  笑和尚见它是无用的废物,打得厌了,往里便走。神始终旁观,不来帮忙。笑和尚一走,便催袁星快追。可怜的袁星,竟不反问神因何动也不动,就追上去。追到了崖前,见群主云集,还想在笑和尚身後乘机下手。只觉手上两口剑好似被什麽东西挡住,接着便被笑和尚打了一下,踢了一脚,跌到崖下去了。

  第三十八节妖尸出土

  袁星跌落崖下,未听到金蝉的呼,还不知来人身份,狼狼狈狈地爬了上来,躬身禀道:“这小贼和尚从空中一个斤斗坠将下来。”

  这‘贼和尚'三字冲口而出。左颊上早着了一巴掌,疼得用一只毛手脸直跳。金蝉笑道:“打得好!谁叫你出口伤人?”

  英琼见它连连吃亏,於心不忍,一面喝住袁星,休得出言无状,好好地说。

  金蝉不住口地喊:“笑师兄快现身出来,我想得你要死哩!”

  连喊数声,未见答应。袁星见金蝉这等称呼,才明白来人竟是一家,这许多冤打是白挨了,只得忍下怨气,仔细道来。

  身为袁星主人的英琼,本身是应劫而生,更是气盛之人,目空一切,对阶级之意识,甚为淡薄,觉得其错不在袁星,当然颜面无光,未免有些不悦。所以世人说:打狗要看主人面。

  这时金蝉正喊得起劲,猛觉手上有人塞了一样东西。在成都时就常被笑和尚用隐形法作弄,早已留心到此,趁势一把抓了个结实。忽听耳边有人说道:“你先放手,我专为找你来的,决不会走。只是这里女同门太多。我来时又见那猴子心狂气傲,仗势逞强,特意挫挫它的锐气。不想无心得罪了人,所以更不愿露面。我还奉师命有不少事要办,你同我到别处去面谈如何?”

  金蝉知他x情,只得依他。再看手上之物,竟是两个朱果。无暇再问来历,便对众人说道:“笑师兄不愿见女同门,我和他去去就来。”

  说罢,独自往绣云涧那边走去。灵云因法术竟封闭不住那洞x,恐怕里面还有宝物再出差错,约了众人同去查看,想法善後。

  y魔也已化形遁入洞内。见宝x原是两层,中隔一道石门。内洞中六道剑光互相纠结绕,其形不一,色彩各异,光华照眼。剑内各有元灵驻守,本来就是微尘阵中那主领征伐杀戮的一部

  军门悍女,强宠娇夫

  分。y魔牵动阵内元灵与剑灵互通,共浴先天真气,确立主属後,不虞走失,任由它们在洞中互相击刺磨炼。洞外金蝉亦与笑和尚同回,英琼因朱果是莽苍山特产,错应笑和尚从莽苍山来,问起英男之事。

  原来袁星想将英男寻回,以搏主人欢心,说山中有许多子孙,可以相助找寻。神禁不起袁星一再怂恿,因深通灵x,能预知警兆,预料目前不会有事,便径往莽苍山飞去。全山寻遍,倒见了不少大马熊。虽遇见几个小猩猿,俱是年龄尚轻,灵气毫无。休说英男,连大点猩猿一个都无。记挂後洞,不敢久停,只得回飞。飞过一处山崖,见地下有几个朱果,神自然识货,飞身下去抓起,便飞回来。那朱果共是五个,神只吃了两个,多分一个给袁星。

  它这种行为,正合英琼的心意,拿眼望着灵云,并不作声。灵云虚有主持之名,实在得罪不起大户。笑和尚是三仙衣钵传人;英琼是师祖预定接替道统;神是开山祖师座下神禽,奉有护山法旨。谁也不是省油灯,不面面俱圆,日後阻力多着呢。灵云机伶的道:“把守後洞,何等重要,岂可远离?连神钢羽俱有放弃职守之罪。袁星已有笑师弟责罚过了,姑念为主心切,从宽免罚。下次再若故犯,轻则追回宝剑,逐回莽苍,重则飞剑斩首,决不宽容。速往後洞,小心防守去吧。”

  用那袁星过门,这最弱的一环担负起一切过失之名,却不施量刑。这就是为政之道,只能砌出漂亮的裁决,掩饰过去。说神有甚麽罪,甚麽内部处分,甚麽下次乜乜物物,也都是吹吹风嗟。

  风波平息了,笑和尚约助捣乱绿袍老祖妖巢。金蝉这初生之犊,自是一口应允。众女多是急功喜事,本来踊跃叁加,灵云脸色大为不快。

  社团组织,本就是层压制度,成功失败全看收有多少随从。收得”靓〔多,就可偿回那为买资格而付出的本钱,更可坐地分肥。若无收”靓〔资格,就只能锐身犯险,九死一生,於九泉下捶心泣血。

  灵云辛辛苦苦才收得一班姊妹随从,却要为他人效力,硬碰擎天巨魔绿袍老祖,眼看如r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要再做无兵司令,那能成道,即c口说道:“蝉弟你就是这火爆x子,也不知乱些什麽,听我来说。”

  金蝉鼓着一张嘴,抢着说道:“姊姊,这还有什麽说?我们既然以剑仙自命,斩妖除害,乃是天职。我和他情同骨r,你们不肯帮他,也得帮我。莫非这义不容辞的事,也要禀命而行麽?我不管你们,谁要怕事只管不去。适才文姊姊和李师妹、申师妹、秦二师姊都说去的,想必不会说了不算,再连我一同┅┅”

  成功之道,就是一面激将,一面挟制,才能驱使信徒奋不顾身。不过口是两块皮,人人都有,各有说法,最强的当然是有能力封杀别人的人。灵云不等说完,就喝道:“蝉弟住口!这凝碧仙府,乃本派发扬光大之基。似你这样放肆狂妄,言行任x,如何能行?一言一动,都似这般浮躁,岂是修道人的体统?凡事须有个条理章法,大敌当前,尤须慎重,岂是随便张惶,便能了事的?”

  成大业,要分工;我笔耕,你冲锋。主流有主流的矛盾;少壮有少壮的派系。灵云以仙府正值多事之秋,灵峰飞走,宝物化成光华,破空飞遁,不久有异派来滋扰。此间乃g本重地,稍有失陷,非同小可。百蛮山除妖,为期尚有半月,正好借笑和尚大力相助御敌。若难以兼顾。令金蝉一人同去还可,其馀同门只好到时再定行止了。

  商议停妥,笑和尚便将适才接的那口飞剑交还灵云。那口飞剑形式特别,连柄长只尺许,剑身三棱,青芒耀眼,寒气森入毛发。当下灵云将弭尘幡交与笑和尚,元阳尺藏在袖内,一手持着天遁镜,一手拿着紫郢剑,领了众同门,走到宝x前面峭壁之下。

  各人将十来道剑光放起,冲霄而上,似五彩匹练起在半空,神龙夭矫,略一游转,齐往宝x上空会合。寒光宝气,耀目生辉,杂以雷电之音,穿织成一光,笼罩x不出口。英琼只道妖人跟踪迫来,手指处,一道紫虹,直朝庄易飞去。庄易情知危险,忙将手中小剑飞起。一道剑光乌中带着金彩,闪烁不定,与紫光纠结一起,暂时竟难分高下。英琼飞身上去,用峨眉真传,身剑相合,凭空添了许多威势。庄易恐防玄g剑有失,借遁光便往後路逃走。英琼哪里肯舍,忙驾剑光随後追赶。追过两三处山峦,遇到y魔气化飘来。

  y魔见庄易的剑光,黑烟中含着的一点乌光,与真气中元灵呼应,是七修剑中的玄g剑,奇怪仙剑竟会落入妖徒手中。爱剑及人,颇想度入峨眉门下,碍於英琼气盛,知善说不成,运用元灵沟通紫郢、玄g剑灵,使一方放慢,另一方下堕,再施无相法身掩护。刹那间,忽然乌光一隐,庄易被y魔掩去,玄g剑逃离追杀,却落入y魔手中。

  y魔於玄g剑中所留讯息,得知一切俱在长眉真人算中,可一子所传本就玄g剑法,拜入妖尸门下盗玉,也是真人安排,於是现出一副亡在胯下,为九天都篆y魔大法所收的y姬外相,将剑交还庄易,说道:“长眉真人真不愧为一派开山宗祖,纤微之事俱能前知。那温玉你到不了手,自有能人来取。那盗玉的就是追你的李英琼。你只须助她成功,必能归到峨眉教下。”

  y魔安抚庄易後,再隐身追随英琼。那英琼追失庄易後,环首四望,看见正北方山後面如下雾一般,灰蒙蒙笼罩了二三里方圆地面,颇与袁星所说地形相似。寻着袁星所说的石洞窄径,往下转了几个弯曲,出口便是昔日遇见缥缈儿石明珠的大石下面,那大洞就在旁边不远。

  身才立定,忽闻人语。大洞中走出两个幼童打扮的人来。一个生得豹头塌鼻,鼠耳鹰腮,一双三角怪眼闪闪发光,那一个生得枯瘦如柴,头似狼形,面色白如死灰,鼠目鹰准,少说也有三旬上下。两个矮子走至缺口左面一块磐石上,挨着坐下,交头细语。听他二人说话,得知一名米鼍,一名刘遇安,原是异派中有数人物,因盗温玉未成,反被妖尸谷辰强作奴仆。得道多年,还得套了黑煞丝,像狗一般,被那庄易那孩子套来套去。

  忽听洞内传出一阵异声,同时适才所见的庄易,现身指着那两个矮子直比手势,戟指顿足,比说不休。英琼即将手一指,一道紫虹,直往少年顶上飞去。那两个矮子,早已化作一道黑烟直往洞内飞去。那少年两手不住朝着英琼连挥,从石门中退入。英琼跟踪追进,猛觉脑後微微有一丝冷气。回身一看,只见离身後三二尺远近,现出一个形如骷髅的怪人,头骨chu大,脸上无r,鼻塌孔张,目眶深陷,一双怪眼,时红时绿,闪闪放光,转幻不定,身躯瘦如枯木,极少见r,x前挂着一团紫焰,浑身上下乌烟笼罩。

  妖尸缓缓前移,却不见脚动,正伸出两只gg见骨的大手,往英琼头上抓来。庄易业己收剑旁立。英琼放下庄易,飞剑直取妖尸。那妖尸忽然一声狞笑,从头上飞起一条红紫火焰,直敌紫光。那舞动红紫火焰的一颗髅骷般的大脑袋,撑在细颈子上,摇晃个不停,挥动着那红紫火光,宛如龙蛇,和英琼紫光绞在一起。舞到疾处,有时妖尸颈上也冒起火来,烧得妖尸身上绿毛焦臭,触鼻欲呕。那妖尸满嘴撩牙,错得山响,好似连他本人也要受伤害。

  y魔知那红紫火焰是禁锢妖尸的火云链。此链虽局限了妖尸的活动范围,但因少却明智领导,从不思索其禁锢是否完善,可有疏漏给妖尸可乘之机,转而变成妖尸的荫护。因共存互缠,把攻击妖尸的人,当作是向火云链的攻击,形成对妖尸的包庇。好似”天机指引〔大法一样,只要能在指引中寻得罅隙,则死几多人都有”免责金牌〔保护了。

  要除妖尸,必先解去火云链的阻碍。y魔以先天真气汇入剑灵,企图教化火云链,可是火云链以反妖为任,逢妖必反,致为妖所愚。妖尸只要换转一点角度,有口无心的假作正行。盲目反妖的火云链即加入妖方行列,向剿妖之士攻击,变成互相残杀。似这般相持了个把时辰,那妖尸倏地将长颈一摇,口中喷起一口黑气,催动那条火光,如风卷残云般飞将上去,裹住紫郢剑光。

  y魔见火云链久处臭鱼之肆,习以为臭,无可药救。於是贯先天真气入紫郢剑光内,发挥紫郢剑的最大威力。紫光过处,爆起万千朵火星,将那条整条的火光霎时绞断,散落地面。英琼这才想起那道火光便是长眉真人的至宝,威力不下紫郢剑的火云链。

  那妖尸原知紫郢剑来历,借它断了火云链後,知道敌人有此异宝护身,决难擒到。便将元神幻化,狂啸一声,破空飞起。英琼惦着那块温玉,将手上紫光一指,朝空追去。紫光升起约有二三十丈後,英琼猛觉脑後寒风,毛发直竖。急忙回身,又见一个妖尸,与前一个一般无二,周身黑气环绕,直扑过来。离身不过数尺,便觉脑晕冷战,支持不住。当此危机一发,百忙中不及收回紫郢剑,英琼就地一滚,用起从若兰学来的木石潜踪之法。虽然沾受一点妖气,身已隐去。

  妖尸也看出敌人用的是隐身之法,知到敌人必然尚在旁边。便口中黑气连喷,顷刻之间,地上隐隐起了一阵雷声过去,偌大山洞,全变了位置。妖尸用玄天移形大法把敌人困在地下x之内,再回地洞去施展冷焰搜形之法。

  y魔自持先天无相,血影神光已能穿石入土,无困无顿,也随英琼处身地x之内,看看可有借红珠原身熔化珠气的机会,却听出地下深处传来钻凿声响。料英琼不会於短短的时期内陷入六识昏沉境界,於是潜入地底追寻凿声来源,探得剑气强劲。无相法身虽能无孔不入,穿梭於五行疏松之处,但却未完成聚合,颇忌硬碰物力,只得逆向而去寻剑路来处,就是昔日英琼斩木魈的山壑不远处,生长朱果古树那块奇石下面,寻得剑囊就贴附在石下x内壁上。y魔取下剑囊,得知囊中脱走的就是青索仙剑,囊身带着长眉真人留简,谕示一切。

  当初长眉真人原为此剑未炼到火候纯熟,非常野x,极难驾驭,所以才将它封锁地肺之内,受地底水火风雷昼夜淬炼,循环不息。妖尸为困英琼,倒转山谷,泄了地气,封锁青索仙剑的灵符失去效用。因石上有长眉真人封锁,仙剑不能即时往上飞升,只能顺着泄口,在地下穿行。长眉真人留简料到得主应是y魔,要在x中修炼成身剑合一,於破x而出之日,就是双剑合壁加上灵符,可置妖尸於形神俱灭。

  可惜长眉真人不悉先天真气,算错了y魔遭遇。先天真气混入蛇妖y气,y魔的巨把白云、餐霞两个x舂个欲仙欲死。无底深x内不是长眉真人所料的一具只有一口先天真气的乾尸。邓隐见来的不是乾尸,无须宝经招魂,便生出私心,不甘交出血神经本体,只传与y魔那自己所能领悟的一切,导y魔入了歧途。其後y魔又被妙一夫人、玉清大师合运的摩伽大法送上欲海y天的至境,弄成与後天五行互斥难容。虽能收伏剑中元灵,免除恶奴欺主之弊,但先天法身就是c控不了青索剑。

  y魔叹息一声,藏好剑囊,改编简谕,焚化了简内第一道灵符以护持地x内的英琼,自己则离开了地x,再现出上次见庄易的外相,把馀下两道灵符及修改了的伪简交咐庄易,瞩命他依简行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