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6(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节色胆包天

  原来笑和尚、金蝉因为头次走快一步,出了许多错,这次决计遵照苦行头陀柬上时日下手。其实笑和尚之错,是错在私心自用。若留在峨眉等待除妖两日前的拆柬日期,看过才定行止,则到百蛮山之日,就是下手日期,无需寻个山洞打坐,就不会犯上‘过x莫入'的偈语。而峨眉有笑和尚的两界十方金刚大藏真言改变山川,潜移异派视线,就无需滥用长眉真人的灵符,兼有着无影剑、霹雳双剑和九天元阳尺反攻,可就不是那样的捱轰了。

  因金蝉嫌奥区仙府黑暗,众人就移居玄霜洞内。午夜过去,笑和尚走出玄霜洞外,立身最高之处,倏见下面崖腰,似有极细碎的白光,似银花一般,喷雪洒珠般闪了两下。疑是宝物j光,破云上烛,急驾剑光,刺云而下,竟是一个离上面百馀丈高的枯竭潭底。仔细找寻,什麽迹兆都无。回归洞去一说,庄易也说时见银光在云海里飞翔,一瞬即逝,几次追踪,都没追上。

  转眼东方有了鱼肚色,三人便一同飞身下去。端详地势,仅只半崖腰上,有一块凸出的白圆石,宛如万花丛里粉黛罗列,燕瘦环肥极妍尽态当中,却盘坐着一个枯僧方在入定一般。金蝉看出石色有异,用手去揭那挨近石g的苔藓,倏地从树g罅隙里冒起一股银花,隐隐看见银花之中,包裹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婴儿,陨星飞雪一般,直往崖下s去。

  再披入内,见那罅隙宽只方丈,松针为蓐,却甚整洁。靠壁处拱作圆形,隐隐看见石壁上有一道装打坐的人影子,身材比适才所见婴孩要大得多,此外空无所有。金蝉提议,分出庄易在崖底防守,笑和尚在崖一般无二。不禁喜出望外。原想下去相见,後来一想到自己赤身露体,未免太不雅相。正在委决不下,忽被金蝉从那块x外蔓封蔽,苔痕长合的大石上,看出行迹。金蝉拨而入,石生越发不好意思,慌不迭地驾起剑光逃走入下x内。

  那下xx口虽只二尺多宽,只能供人作蛇行出入,x内却甚宽广,比上x还大得多。有极乐真人灵符作用,仅只有这一处石脉没有封闭,被石生用法术打通,里面竟有极曲折的长石孔,通到大石下面两丈远近,须叱石开山,才可通行,所以外人不能发现。众人追他时节,他正潜伏在那块石头底下,等三人离开才潜回x内,任由三人在崖外守候。待金蝉远去洗澡,他也出x找寻衣着蔽体。

  y魔於内壁寻出他的g底,他也归回外x。因衣饰无着,两手抚着壁上遗容,哀哀恸哭起来。哭没多时,金蝉也追来慰问。y魔也端摩出灵符c作之法,发动灵璧下放。

  四壁隐隐雷鸣,一道光华一闪,後面石壁平空缓缓倒了下来。道姑身旁堆着一些锦绣,一物黄澄澄地发光。原来是一个金项圈和一身华美的小衣服。罗衫袖口内,飘坠下一封y魔写的柬帖:“见衣辞母,洞壁重阖,见机速离,切勿延搁”十六个字。

  同时x口石壁上下左右,俱一齐凑拢,隆隆作响。金蝉慌忙一把将石生抱起,飞身出x。又是一道光华闪处,石壁倏地合拢,除x口丈许方圆石壁没有苔藓外,馀者俱和天然生就一般,渺无痕迹。留下的宝贝,共是三件,一件是两界牌,能上薄青冥,下临无地。一件是离垢钟,形如一个丝罩,运用起来,周身有彩云笼罩,水火风雷,俱难侵害。还有一件,五金之j炼成的子母三才降魔针,共是九g。

  y魔亦留在壁内修练从妖尸谷辰处得来的玄y聚兽幡。此法上朔轩辕黄帝,能驱使虎豹熊罴,击杀蚩尤,威力绝非一般法阵可比,只是修炼困难重重,指挥不易。必需彻底泯绝兽奴生来的天x,刻入“爹亲娘亲,不及主人亲”的奴x,才能如臂使指,不致任天x浮现。

  初步功成,已是第三日早上。笑和尚四人也遵照苦行头陀柬上时日,挨到亥初光景,才各自运用玄功,一同驾剑光直飞百蛮山,y魔也暗中跟随。到达百蛮山主峰,由最上高空中,见峰脚处深潭侧,峭壁侧立千丈,危崖上有一深x,宽约丈许,咕嘟嘟直冒黑气。忽听潭心起了一阵怪声,那崖x里面也呜呜怪啸起来。崖x里面一阵y风过处,一团黑气,拥着一个形如令牌、长有丈许开外的东西出来,飞到潭边止住。令牌上面用长钉钉着一个断臂妖人,一手一足,俱都贴钉在令牌之上,周身血污淋漓,下半截更是只剩少许残皮败r附体,白骨嶙峋,惨不忍睹,正是妖徒辛辰子。虽受妖法虐毒,并未死去,睁着一双怪眼,似要冒出火来,满嘴怪牙,错得山响,怪啸不绝。

  接着又是一阵y风,从潭心深x里,同样飞起一个令牌,牌上面钉着唐石,身上虽没血污,也不知受过什麽妖法茶毒,除一颗生相狰狞的大头外,只剩了一具粉也似的白骨架。二人元神躯壳俱是毒针穿x,六神被禁,日受金蚕吮血,恶蛊钻心,煞风刺体裂肤,y泉刮骨之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妖徒抱着兔死狐悲之心,劝二囚耐心忍受,还可少吃点苦,早点死去;不然,越受大罪,越不得死,岂不自讨苦吃。唐石也口里发出极难听的怪声,不住埋怨辛辰子,如不在相见时拦他说话,必然和那许多逃走的同门一般脱离虎口。

  那辛辰子毕竟天生凶顽,闻言竟怒发如雷,怪声高叫道:“我只要有三寸气在,一灵不昧,早晚必报此仇,胜他对我十倍。你们这群脓包,几次叫你们只要代拨了这x前七g毒针,大家合力同心,乘他入定之时,害了金蚕,盗了文蛛,我拼着躯壳不要,运用元神,附在你们身上,投奔红发老祖,代我报仇。一日不将我元神消灭,我便有一日的指望。我存心激怒老鬼,使他想使我多受折磨,我才可望遇机脱难。”

  人生就是活在希望里。辛辰子有红发老祖作依靠,当然希望活下去,报仇雪恨。与一般妖徒苟延残喘,早求解脱,当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残身被囚在妖徒手上,也自知无幸,也不挣扎,只一味乱错钢牙,破口大骂。火光照在那瞎了一只眼睛的狰狞怪脸上面,绿yy的,越显凶恶难看。

  忽然峰侧地底,起了一阵凄厉的怪声。那些妖人急忙放起一阵y风,将四围妖火妖云聚将拢来,簇拥着两面妖牌,直往峰侧,绕向峰前而去。正面峰腰上,现出一个有十丈高阔的大洞。前面妖云飞入洞後,洞口倏地起了一阵烟云,往中心合拢。笑和尚等恐怕又误了时机,径从烟云之中冲进。

  入洞後,立脚处是一个丈许宽的石台,离洞底有数十丈高下。那洞本是个圆形,从上到下,洞壁上横列着三层石x,洞底正当中有一个钟r石凝成的圆形穹时迟,那时快,石生已一手持定两界牌,默念真言,将牌一晃,带了笑和尚等三人,竟从x後石壁穿将出去。

  绿袍老祖既要搜索来敌,又要用妖法将逃走的妖徒挨次抓回,将他们一个个俱用法术分别钉住身躯,先用各种恶毒非刑,摆布了个够,才残酷处死。更要於寅卯辰三时入定,用y火去炼化身上白眉针的馀毒,便宜了y魔独享妖妇。

  第四十五节牝珠易主

  y魔转化外障为一层似透明实反光的迷幕,在幕内现出冯吾外相。妖妇见来人如此高明,更粉搓玉琢,认为是创派以来所未有的福缘,不禁意乱情迷。可是她虽自迷,却不一定能令对方着迷。这些魔g训练出来的人形工具,真是只可远观,不得近狎。光是气化的肤浅揩抚,还可觉到润滑清凉,不过捏搓真身,所接触到的却是有不假。用上一点力,肌肤内中就如象皮一样硬实。两只r袋却是内藏矽蜡,如捏石块。外看娇美的五官,都是经人工剪裁。浑身上下既无知觉,一切骨酸r软,y哼浪叫都是按本子表演出来,比卖春娘更假伪做作。

  那刻意施出的触指兴阳邪法,却真是魔法无边,久经实践,导致y魔冯吾r更是坚挺,不过一经c入妖妇道,却感觉到壁有如树皮。对一般修士来可说是坚兵厚甲,却遇上这宇内无双的y魔巨,再加催谷,又岂是她的化金钢荡魂邪法抵受得来,不一刻已冷汗直漂,花容失色。

  原来妖妇倪兰心师承,支出修罗魔宗,以收敛知感作抵受修罗的冲刺为主,讲求榨出雄xjy,作悦人为目的,本身不具快感。而今如被劈凿爆破,痛如刀割,比非在尽力锁y下,经受chu糙的刮痧更惨。皮肤在chu糙刮刷下,外层细胞何以剥落,抵销那刮擦扯力,但在锁y下,壁外层其坚若刚,给y魔硬扯,把整块外皮层扯动,就是剥皮的痛。

  y魔冯吾细察端祥,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妖妇这个外相,可接近绿袍老祖,有牺牲的价值,於是化坚钢的巨为洪炉,丝丝热浪渗入倪兰心施功下的糙硬璧,软化壁内凝结的真气,缓缓渗漏出壁外,舒缓丹田重压。令倪兰心魂魄堕下,初尝女x的奇趣。

  y魔冯吾更转运r,吸刮璧附苔藓,倪兰心被弄得痕痒入心,颤栗得灵魂出窍,七魄散离,不住娇声求饶,却手腿力匝,挺腰撞j。但求搔痒,摆动得香汗淋漓,昏晕中只存x壁在追rj,再无其他感觉。突然觉到内rj急捣猛推,一下强於一下,撞入嫩柔的花芯,直至一切痕痒的微点,齐应冲爆炸,粉散入大虚。到魂魄重聚,又再酸痒哀求,狂挟猛匝,不爆不休。循环休复,不知凡几。一切心识,意识俱被解得沉沦渊底,被y魔冯吾所化的玄j以血影神光占领了妖妇三尸元神,篡脱了妖妇外相,为的是借妖妇外相暗算绿袍老祖。

  y魔冯吾原身在奸y妖妇,无相神光却未有丝毫忽略对绿袍老祖和雅各达的侦察,知悉着二妖的一切所作所为。更在妖妇的心识处,获知那藏文蛛的地方,有三个通路。一处便是绿袍老祖打坐的广崖地x,金峰崖,是笑和尚、金蝉初上百蛮山,随辛辰子潜入之甬道,於二童逃出後,绿袍老祖已用妖法将地形变易。

  除在x内设下极恶毒的妖法埋伏,等人前去入阱外,文蛛业已不在原处。另一处在主峰後面,百丈寒潭之上,风x之内。那寒潭中的泉眼便是辛辰子和唐石被禁闭,受尽凌辱受罪之所。还有一处是绿袍老祖的寝g,与妖妇追魂娘子倪兰心行y之所。

  到了黎明时份,y魔已在穹道:“三位道友,我们看看藏矮子的道力本领。他不行,我们再动手,也不怕妖孽飞上天去。”

  三仙退将下来。藏灵子手扬处,九十九口天辛飞剑如流星一般飞上前去,包围绿光。绿袍老祖狞笑一声,倏地往主峰道:“适才苦行师伯巡视各门,给了我们一道灵符,说是少时如见金蚕,可用此符破它。”

  随引与另一妖徒即持幡前来,寻到恶蛊,呼啸一声,各将长幡一摆,烟云起处,簇拥着那些金蚕,远离绿袍老祖飞去,回到笑和尚诛辛辰子的风x上空。笑和尚忙用真火将灵符焚化,一道金光宛如一幅天幕,从空中落下,将随引二妖徒和那万千金蚕一齐罩住,被这金光闪了两闪,顷刻不见。

  笑和尚料随引也不免于难,甚是难过。随引却从金光影里脱身出来,朝着笑和尚等下拜说道:“那断臂同门名叫乔瘦,想是他平日积恶太重,未及逃出。我已起了重誓,决计弃邪归正。”

  随引拜谢而去,笑和尚、金蝉、石生也重归东南角上,守护仙阵灭门。y魔扫描到金蚕已被消灭,就重新聚化法身,渗入玄牝珠化成的绿光中,从中蚕食玄牝珠丹气。那血团是妖徒元神,受玄牝珠禁制,被驱遣御敌,甘受宰杀。y魔混入玄牝珠内,暗中去破了禁制,妖徒元神自然纷纷逃散。藏灵子以为自己躯壳必毁在恶蛊毒口,万料不到起了变数,居然保全,见血团妖法又失了灵效,顷刻消灭,正自得意。

  这时已雷声大作,仙阵发动,一座百蛮主峰,周围数十里上空,俱是祥云瑞蔼笼罩,红艳艳一片金霞异彩,更看不清丝毫景物。藏灵子深悉这生死晦明幻灭微尘阵法乃是长眉真人当年除魔圣法,非同小可,急忙遁回躯壳,拖着心灵剑,往西北方飞去。那绿袍老祖也想速离险地,紧紧追赶。两下里遁光俱都迅疾非凡,恰如飞星过渡,电闪穿云,相隔也不过十丈左右,若首尾衔接。

  藏灵子首先退出阵来,绿光转瞬便出阵门之际,倏地一片红霞从斜刺里飞来,放过藏灵子,挥出一道血光比电还疾,直朝绿光劈去,恰好两下碰个正着。只见绿光被红发老祖的化血神刀当头劈个正着,发出一声惨啸,掉转头便遁了回去。红霞势子不停,刹那间就要追入阵门。妙一真人用手往空一指,一团红光飞将起来,顷刻化作一片火云,直往空中布去。红发老祖见阵势业已发动,不用分说,自知这阵法非同小可,不愁杀徒之恨不消,与妙一真人见礼之後,便即作别回山。藏灵子也自觉无趣,驾遁光离去。

  微尘阵内不时看见那团亩许大的绿光东冲西突,闪摇不定。三仙二老各在本门方位上盘膝坐定,运用玄功,放起纯阳真火,手扬处便是一个震天大霹雳,带着一团火云,直往阵中绿光打去。四外雷声一个接着一个,只震得山摇地动,石破天惊。

  无畏的y魔仍在玄牝珠内涉身阵中,觉得此阵比那峨嵋山中的仙阵大不相同。此时阵内全无元灵,那布的只是五行有相法物,虽然威力无边,但仅凭触发启动。由阵外众仙的金光火云扫荡敌踪,以雷电驱迫阵内敌人自投罗。因缺少了主旗中的元灵,变作因循苟且,盲目僵硬。虽是阵内神光飞旋,却阻不了y魔那非五行凡物的先天微尘法体,罡风也吹散不了那无形无影无质的先天法身,任y魔出入自如。

  绿袍老祖却被困在阵内,把玄牝珠化的第二元神,挡在本身元神之外,伸出尖尖幼幼的长刺,回避着阵内的障碍物,探往金光幕去。皆因阵图静中带动,功能迷人方向於不知不觉间,令人巡回不休,j神崩溃,触犯埋伏。以静中之动抗之,直而不曲,而仙阵缺少主旗,威力虚有其表,本难羁绊绿袍老祖。

  可惜玄牝珠内多了y魔,更远离本身元神,方便y魔法身在玄牝珠尖端,软化珠气,复还为原体,在端处晶结聚合。绿袍老祖无法察觉远处异动,只能尽送珠气,给y魔点滴全收,将玄牝珠净化。眼见妖孽失珠後化作绿光亿点;上则遍天飞舞,绿火萤光变幻出诸般奇影;下则铺地钻土,映漾流窜出无数异奇形怪状,就是流窜不出仙阵去。

  这时那留在峨眉的飞剑,却传来妙一夫人联络剑气的讯息,要来凝碧崖寻奸夫y聚。y魔不想暴露私隐,急於回山,也不等绿袍老祖化作无识微尘,便气化法身,出阵去了。看众妖徒化成溜溜绿火,四散奔逃,都在金光火云中消散。只是绿袍老祖的元神,要等满了七七四十九日才能消灭,扫荡毒氛。後来才知自己早退,笑和尚三童因功力不足,所守死门两个旗门给数点绿萤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