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9(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节y化神光

  回说寒萼自那驼子出现後,渐渐骄纵,只黏稠着牝珠司徒平,倾吐那被歧视的心怀。

  其实人与人间的相待,必有厚薄,所祈望的至公无私,本是虚幻,所以水清无鱼。她不与别人同心拼力,或同流合污,自是被别人疏远。所谓佛门广大,佛也只是虚空坐,正如轩辕老怪说得好:尊敬就是不亲爱。只有多党的势力在均匀互持时,孤家寡人的他才被捧为装饰品,成为一个缓冲区,却只是有名而无权无利。

  所以没有依归的立场,就没有自己的空间。每一件事件面对改变,都必会有一些人蒙受损失,这些人就必定不满而攻击。没有立场就没有同类,自然不会有人支持或相助,只会落井下石。於是每事都有反方的压力,引成争论,更育酿敌意,相处之间自有神色流露,无可推心致诚。人家自然处处用着权术,不把她当人看待。紫玲关心太过,却无理解之能,更用了亲姊的身份,硬钉妹子的罪名,纵使有见义勇为之辈,也碍於人家尊长的意向,而无法c手相助,必至陷入众所归,无立足之地,无可避免导至冲突,因而嫌怨日深,弄成抗拒,甚至公然吵嘴,终於出事,乃是常理。

  到了打开乙休柬帖之日,也是炼化绿袍老祖之时,二人同时一看,看到柬上说的是:藏灵子从百蛮山回来,定要到紫玲谷报杀徒之仇。乙休怜二女孝思和司徒平拜山送简之劳,准定到时前往相助一臂。命二人只管前去,必无妨碍。齐道友必能看他面子,决不见怪等语。

  二人看了,又惊又喜,忙即向空拜过。偏巧紫玲来到,见二人在那里当天拜跪,便上前盘问。寒萼存心怄气,要出出心中闷气;更以此行既有神驼乙休为助,定然逢凶化吉,乐得独任其难,显显自己本领和毅力。即使师尊怪罪,还可借

  口是乙休的主意。也不准牝珠司徒平开口,自话,说道:“藏灵道友口口声声说,宝相夫人传给秦氏二女的白眉针y毒险辣,非除去不可。须知道家防身宝物,御敌除魔,哪一样不是以能胜为高?即以普通所用飞剑而言,还不是一件杀敌伤人之物,更不说他自家所炼离合神光。若凭真正坎离离奥妙,先天阳罡之气致敌于死,也就罢了。如何炼时也采用旁门秘诀,炼成因行归邪,引火入魔之物,以诈致胜,败坏修士一生道行?其y险狠毒,岂不较白眉针还要更甚?我也难禁藏灵道友心中不服,便将这场仇怨揽到自己身上,同赴道家四九重劫,以定胜负。”

  红发老祖只想乘隙向凌浑下手,自知度德量力,面对乙休、凌浑如合在一起,他决难取胜,不愿再树强敌,当时卖了面子。

  那藏灵子原生於云南孔雀青河畔,其母被虏入藏灵山深处受奸,虽只几天,救回後已有了身孕,怀了一年零六个月才得分娩。藏灵子下地时节,周身长着很长的白毛,从头到脚长才五六寸,简直不像人形。其母气晕过去,便即身死,他也被埋在土内。因为生具他父亲遗传的异禀,过了七天,反从土里钻了出来。恰好天师派鼻祖姜真人走过,救他往孔雀河畔,传以衣钵。适逢其会,时势做就了这x好骂街,神憎鬼厌的三寸钉。靠藏身神g壳内泼骂轩辕老怪而得道,就自以为不可一世,频频挑衅峨嵋派众。

  可惜遇上神驼乙休,这x情古怪,难缠睽理之徒,将秦氏二女冤仇揽在他自己头上,硬推封嘴签令。藏灵子被神驼乙休一阵冷嘲热骂,连将带激,真是恨上加恨。明白同赴重劫,必须全凭真实本领和道行深浅,丝毫也取巧不得。但势成骑虎,不由怒火中烧,戟指骂道:“你这驼鬼!专一无事挑衅,不以真实道力取胜,单凭口舌取巧。当年你与y狐奸恋,气坏韩仙子,致离魂冻体,今日还包庇y狐馀烬。他年绿巾贯不出的亢奋。

  玉腿一拧,莲步飞踢,突然转过身来,乍送那亮白一片中的一丛黑茸。不必再睹全身,只那飘过眼帘的各式形,有高有低,各有五行形状,或宽阔,或窄小。或三角的毛丛图案,及浓疏不等的y毛,都是大片丛生的黑森林,毛茸茸的表达着x主人的x欲旺盛,刻划出y荡狂野的彪炳战绩,在环拱成丘,高高隆起的耻阜上摇晃不休。配合着玉腿的狂野舞步,摇腰摆臀,或是骚媚挺送,撩拨欲火;或是娇柔怯弱的匿藏,诱引追索;都是灿烂缤纷,令人魂消魄荡。

  y魔甄济情不自禁将头一抬,果然这些玉腿俱是适才所见壁间的裸体美女。

  适才仅见她们玲珑浮凸的在壁x中恍若木形泥偶,已然心动神摇,此时明眸皓齿,妖媚艳冶,活色生香随着乐声飞舞,y靡曼妙的摇曳扭动,模仿着被的y姿,忸摆着柳腰巨臀的翩翩起舞,口中不断吐出y荡的呻吟与喘息,若从深深的x幽幽泄出,牵扯得柔肌颤动,光洁平滑的肚皮起伏不停。粉腻脂香中,难奈的弯身後仰,衬托得x前一双柔美无瑕的峰r更形突出,一抖一抖的起伏跳动,弹跃有劲,幻出r浪汹涌叠叠,尽情跃跳跌荡,妖艳惹火。不同形状的粉r,摆动着各有特色的r波臀浪,显曜着晃动那浮嵌在隆起的粉红色r晕上的樱红的r蒂,s出欲望之火,都是散发着y荡气息,诱得y魔甄济心痒难搔,热血沸腾。再加上y乐助兴,不消顷刻,便已骨髓酥融,神魂飘荡。

  舞到急处,众娇娆来都是一面欲仙欲死的痴迷陶醉,伸出肌肤莹白的一玉双臂招空浪抓。当中两三个相貌最出色、姿态最柔媚的美女,更缓缓的擘开粉香融融的玉腿,平伸展延出一字马,使黑茸茸的x唇口,贴黏毡上,圈摇着粉白r臀,紧凑的澌磨。看得y魔甄济眼花缭乱,勾起那思觉着巨被如斯的澌磨着,那能不心猿意马,y思滔滔,亢奋的欲火激荡得如爆炸出来,恨不得整个儿进入她那深处。

  那为首压轴的妖姬,更是撩人,把一字马拗成锐角,以耻阜柱在毡上为轴心,由双臂划地,团团的转着娇躯。每次桃红娇靥转到面向y魔甄济,都是若有意若无意的秋波流动,从妖艳的媚光,表达出浓烈野荡的春情;也映出饥渴神色。

  转到急处,众姬相继弹躯而起,竟从y魔甄济头上飞过,乍现的y蒂挺出蛤,横流的涎y更是水光泛泛,像是粉红色的一丝溪流,使毛发沾满了蜜汁,近贴眼帘的一瞥即逝,留下如梦如幻的逗火影像。最难堪是方在回味这个,那个忽又飞来,令y魔甄济心痒难熬,百脉贲张。顾此失彼之下,却见压轴的妖娃粉腿颤震,若快若缓的跨飞上面,贴近得如耻阜擦面的去,可闻得暖香隐渡,一股淡淡的y水味冲入嗅觉,从大张的缝,露出毛丛内鲜嫩桃红的小r瓣,若有若无地吸吐张阖处,冲激出来,把y魔甄济的三魂七魄勾摄了出来,正待不顾後果,向那妖娃扑去。

  忽听一声鸟鸣般的怪啸,乐声顿止。那些美女也似惊鸿飞逝般朝壁间飞去,归了原位。八g晶柱前的宝座上面现出,未入谷前所见那个身着黑袍奇形怪状的道人。这道人便是左道旁门中有名的鬼老单午,平素无恶不作,专以收罗天资聪敏,生具恶g的童子为徒,使其自幼便受调教以恶毒思维,深刻的g固难改,成为终生无悔的红卫兵,作恶多端。虽然常受正派剑仙嫉视围剿,却幸逃诛戮,由此学乖,深藏在这青城尽头山岭之中的铁砚峰内,销声匿迹了七八十年,不再彰明昭着,行事力求隐晦,只由门下妖徒出外摄取妇女回山采补。

  那瘦长道童真名叫作吴鸿,外号鬼影子,是鬼老门下一个最心爱的徒弟,因别有用心,故意引y魔甄济到谷口。鬼老见y魔居然通过途经满是蛇蟒怪物往来之处,胆力已经入选。随後亲自出来,一见便有了几分赏识。只是当y魔甄济见了美色时,不敢放肆。鬼老有些不满,及至看他到了後来,终忍不住,索x什麽顾忌都置之九霄云外,这才认为确是邪教中的良材,现出身形,哈哈大笑道:“我已看了你好些时了。若论後天心x,你还不配作我门中弟子。所幸先天尚可,只须少受陶,仍可成器,姑且收录,以观後效。我门中规章素严,少时自有人指示给你。须知我这里不讲情面,言出法随,丝毫通融不得,看你自己的机缘吧。”

  y魔甄济连忙叩谢,装模作样道:“弟子蒙仙师不弃下材,收列门墙,恩同再造,自当屏绝万缘,谨遵师命,以报鸿恩。”

  鬼老狞笑道:“你这话说错了,可知我的来历和本门教宗麽?”

  y魔甄济故作惶恐答道:“弟子愚昧,望乞恩师指示。”

  鬼老悠然说道:“释道两家,俱以无求无欲为大道g基,其实‘无欲'二字,g本难通。试问:想成仙成佛,是不是欲?真个虚空寂灭,那有可求?既是一切还之太虚,亦何必有我?又何必学仙学佛?可见有欲存在才有我,求仙求佛,不过是所欲者大而已。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全由天赋,我既秉有,便当享受。岂不比真正仙佛还有趣味?本门所奉玄y教宗,乃我手创,全主为己。人x本恶,以自身能力去求自身享受,才叫作率x而行,是本门宗旨。虽不奖劝为恶,却绝对不许违意作善,然而彼念如是出诸自己所乐为,虽是愚昧自损,亦非全属不许。故我门下虽多本x中人,却没一个伪君子。声色嗜好,这里全有,俱是我和门下弟子以道法获得,依各人道力本领高下,公平享受。适才见你本质虽还不差,但所染的人世习毒也不浅。如非你见了美色,忘却顾忌,现出本来面目,你早已膏了门外那许多毒蛇大蟒的口腹了。此後务须记着:我这里除了令发必行外,只要你能力所及,凡有所好,只管凭你心意取到此间,一同享受。如有隐蔽,固是罪在不赦;就是有所知闻而不禀报,犯了也决不轻恕。本门专

  我该如何爱你吧

  以采补,来求长生,每人每年均须分头出外访求炉鼎。适才你所见美女,均系选自人间。除我专用者外,平时总有百十名左右。少时由你师兄先传了你初步采炼法术,三日之後,便可随你意思选择,却不准据为己有。等你建了外功,传了本门心法,便可出门行道,为所欲为了。”

  y魔甄济饱经伪君子的摧残,本就愤世嫉俗,自从在众女仙x扬威後,更是色欲蒙心,不耐处处规行榘步,听得有适才所见的绝色美女陪伴枕席,虽比妙一夫人、玉清大师等女仙稍逊,也俱是生平罕见的尤物,不禁心花怒放,喜形於色。鬼老恰诺首满意,於手指处,吴鸿便即现身,跪在宝座前面。鬼老指命吴鸿领y魔甄济去石室安置,便忽从座中隐去。

  y魔甄济天分聪明,这些以工架动作为基础的招式,一点便透,一学便会,不消数刻,更内引先天真气作配合,即透彻理解每个动作的要旨,邪法已然j通。休说y魔甄济得意,连吴鸿也甚心喜,即领了两个女子前来陪寝。y魔甄济一看,那赤裸的一个,高耸着羊脂白玉的双峰,一丝不挂,正是最妖艳的压轴妖娃;另一个美女却穿了一身华服,虽然一样美貌,只是面带痴呆,目光迟滞,但却流露出神情亢奋的娇艳红晕,由赤裸的妖娃摆布。吴鸿只介绍那赤裸妖娃名唤月娇,即匆匆离去。

  月娇这妖娃一点都不像是驻颜有术,尚存着幼稚的天真气质,但却混有熟透的野荡韵味,娇媚的风情里藏着饱经y欲的x感诱惑。一面宜喜宜嗔的娇俏呈现圣洁的气息而又叁杂了y荡的妩媚,隐泛着一种荡人心魄的桃花,闪动着光滟滟地若有似无的光泽,放s出异样魅力,令y魔甄济心跳砰碰。那极尽妖媚冶荡的一双如丝凤眼,略带迷茫雾气,似从无底深潭处闪出媚彩的妖艳萤光,带有勾魂摄魄的魔电,触击着魔舞时留在y魔甄济脑海里,那耻阜擦面的片段,勾起那犹存嗅觉的淡淡y水骚味,驱动着炽热的欲火焚炙巨,要重寻那毛丛缝的鲜嫩桃红小r瓣。

  月娇见y魔甄济那被欲火烧得通红,滚着色迷迷的直眼,显出得意的微笑,却狡猾的把呆女推向y魔甄济,挡在身前,自己却转附y魔甄济身後,拥抱着雄躯,在y魔甄济耳边加以指点。这一身华服的美女只是一面痴迷,恍如窒息般美目翻白,视线模糊,随着别人摆弄,若是痛苦,也若陶醉的享受着y魔甄济的挑情。虽然华服美女已被软x药物控制,显得y火焚身,但y魔甄济也得依实习程序,一边剥衫,一边挑逗欲火,才能淹没女x被剥的尴尬心理,全情投入y氛,无阻无碍的被入无我境界。

  剥衫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剥,只会挑逗那r体上的关键部位,驱动y侣欲火,y侣被炙得扭拧不安,自会在蠕动中抖离衣物。y魔甄济先在粉颈抵吻,美女虽在药物下行动呆滞,无自主的意识,但自然的反应却更敏感,肌肤的抖擞比清醒时更激烈,一经挑逗便一发不可收拾,全然无法压抑那放浪的情态,把华服抖开了衣领,露出光滑的玉肩。再从香肩吻扫下手肘,衣袖即脱臂而去,弹出滑腻饱满的大r房。回搔腋窝那敏感部位,使娇躯摇摆不定,上半身衣着就抛甩身外。

  抚y侣的大r房,y侣就受不住r球的充血,把身子贴入郎怀,被环抱着转身,留下的华服衣袍就离体而去,在魔手放开r球後,玉躯就软软的瘫下,呈献出r蒂、r窝、肚脐那些与窟息息相关的要害,任凭舔吮。

  y魔甄济三路齐攻,挑逗得y侣玉腿飞踢,丰臀弹挺,把耻阜撞擦过来,不停地颤抖,显出窟空虚得极其难耐,挺举着那黑茸茸,极其浓密的y毛丛,引诱着y魔甄济寻幽探秘。y魔甄济再在她那粉嫩柔滑的大腿两侧一阵轻抚蔓令道更盈充血,才能乘受起强劲的陷阵冲峰。吻上那神秘的禁地,勾挑舐舔,拨开那毛林,直抵那肿胀充血的y唇,觉到饱满口,虽是紧紧闭合,却不时或缩或张,吐着扑面的热气。

  y唇的海绵质,最怕就是同属海绵质的嘴唇,及舌尖。女x若非真心全意侍奉,是极力抗拒对方以唇舌碰触这口部位的。y魔甄济两手捻着r蒂,轻轻的揉捏,使r蒂的刺激,扯动窦的热火,却又低头卷缠着那珠大的y蒂,把流动的热火吸吮回来。j巧的勾弄,狠狠的撩拨,让舌头的闪烁火焰,在y核上下游移,或轻或重地摩擦,使本是亢奋的海绵颗,逐渐的变得胀凸,又硬又挺的高撑出来。完全陷在y欲的焙炙,难过得扭着浮凸深凹的玲珑娇躯,洒出淋漓的香汗,连y唇也在震颤着。只是在药物煎熬下,娇慵无力,但胴体却受药力催逼,处於极度的兴奋状态,更能高潮勃发。月娇的指导责任,就是补助这美丽炉鼎欠缺行动的不足,在y魔甄济身後,把她摆出奇姿异势。

  y魔甄济在後拥前抱中按照吴鸿所传,把火热、硬挺、chu壮,连青筋都涨得圆大的巨,是方便初步入门之徒,实则是指道者的炉鼎。月娇之接力指点,实是转收所采元y。

  不过也只能榨尽身外一切,比不上血影神光,能尽扫y女g本。y魔甄济也是误打误撞,遇上华山众y女,扫尽y女所采元阳,加上先天真气善於消化元髓,才突飞猛进。不过在奸y浪姬的过程中,双方都把玄关守持甚严,难以泛出欲仙欲死、动人心魄的光辉。鬼老的邪法就是放纵玄关,忘情忘我忘生忘死的送命,采撷的一方当然远比鞠躬尽瘁,服侍y浪娇娘,享受得多。

  月娇进入忘我的高潮,连面庞也现出了朵朵桃花,泛出高潮後的y靡艳红,另有一股娇媚荡态,令人心生怜惜,比之那些在虎狼年华的欲焰牝马所沉醉的r搏,又自有不同的心理享受。心理颇受生理影响,何尝又不是影响生理。若是捣撞一个死尸般的卖春娘,又与禽畜何异。人为万物之灵,就是多了意境。此y法聚众邪之j华,令炉鼎自甘竭尽元y以奉献,比y阳天书之纯朴采气多了不少享受,加上那些千繁万复的各式体位,有着各善胜场的不同意境,那能不令人见异思迁。

  那月娇不但妖艳明媚,资禀浓粹,而且荡逸飞扬,饶有奇趣,真是人间尤物。迷人的荡妇风情散发着火热的魅力,曼妙惹火,不愧是美艳y娃,骨子里又y又荡,道又窄又紧,骚水更含有独特分泌,入血能焚,令巨激昂酸痒,又散出如麝如兰的阵阵幽香热气,浓烈上飘,薰得y魔甄济如醉如痴,意乱情迷,痒酥酥的感觉直透心房再钻到丹田处,顿觉脊髓麻痒扩散全身。

  y魔甄济尽情y乐,任由g头麻痒胀痹,经验丰富的月娇就知对手即将泄j。那是玄关不胜负荷着气血的汹涌,收束了j的血管以阻截气血回流,却把涌入g头的气血闭塞在那环绕g头外缘的主血管内,冲涮g头的海棉体,使g头的末梢神经系统更是敏感,无限风光在险峰。所以泄j前的x趣最是享受,也最令男x疯狂的冲c,越能巩守那巅峰的震幅,y侣双方的极乐境界则越是无可比拟。y魔甄济的巅峰震幅绝非一般妖徒所能望其项背,非月娇所能想像。月娇内在吸力未能扫尽那y魔甄济从炉鼎得来的元y,但所得的奉献还是丰厚得月娇前所未有,不想y魔甄济泄j伤元,每感觉到震幅有若一般妖徒即到激动的境界,都指点着y魔甄济歇息调元。

  到了子夜过去,内洞起了吹竹之声。月娇即附耳低语道:“祖师爷升座传呼,我等不论新人旧人,俱要前去伺候,只不知你何以免役。这里的人我虽然大半都交接过,不知怎的,我却格外爱你。明晚不知是否仍派我来。如换别人,你须紧记我言,少说话,多快活。我的话虽然无关紧要,也不可告诉别人。这里规章奇特,招呼犯了,无法求免。且看你我机缘如何,那时再说吧。”

  月娇匆匆领了同来女子去後,y魔甄济事後回味,惟觉那月娇,不但妖艳明媚,荡逸飞扬,而且资禀浓粹,饶有奇趣,真是人间尤物,只惜未尝挑战y乐的极限,有点美中不足。当日在玉清大师内,初泄玄j,也只是在四女仙真气合运的摩伽大法下,强榨出来,无甚极峰之爆炸。此後随意发放,也非从极乐爆出,只在月娇的奇特骚水中,才能挑战玄关的极限。如此y荡的她为何言语又那真挚?颦睐之间,又隐含幽怨?真情也随时流露,却又屡次欲言又止,彷佛有许多话想说,不便出口似的。行时之言,更明明隐有机密。如说是奉命试探自己,却又不似,好生令人不解。

  y魔甄济又想起适才月娇所说,每日子夜一过,後洞便开无遮大会,可见洞中美女尚多。遇一月娇,已觉销魂,只不知这种极乐大会是否再有珍品,於是模朔那些牺牲在血影神光下浪姬血r,留为化身,气化无相法体,入後洞窥伺。

  第四十九节y栽民意

  後洞内,壁间x中美女仍是不言不动,亩许大的毛毡上跪立着所有洞中美女妖徒,男女各半,都是赤身裸体,屏息静气以待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