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2)

加入书签

  第四节邪兮正兮

  y魔本是吊着张老四父女,直至醉道人出现,不想再跟下去,就折返回庙。

  走到树林旁边,忽见树林内一团白雾,有几十丈方圆,好似才开锅的蒸笼一样,把那一块树林罩得看都看不清,可是旁边的树木,都是清朗朗的。此时秋高气朗,这林中怎会有这麽厚的浓雾,对一般普通人,也明显知道有点希奇。身怀先天真气的y魔,更觉到浓雾内的真气强烈凝聚,似乎是传闻所说用,法术逼出来的灵雾障,知到事态绝不寻常,应是大难来临觉自飞了。

  y魔不再入庙,折回城内时,业已清早,见一家饭铺已开门营业,便落座以思筹今後动向。随即见一个瘦小枯乾的老头儿,又瘦又黑,一脸的油泥,穿得十分破烂,拖着两只脚後跟露在外面的破鞋,跑来铺内狂点贵菜,吃了一个不亦乐乎。y魔感到老头儿的真气不弱,再看他的荒谬行径,比对寺内姬娘们说的仙界典故,肯定这老头儿是如幻如真的仙界中枢人物,追云叟白谷逸。素传他敲诈勒索,有其j妙的手法,明知是悖理逆情,却有着他的一套无懈可击的说法,走着别人行不通的法律罅,扰攘人间。

  看着这老滑头,故意作出明显的鬼鬼鼠鼠动态,只有白痴才会不疑心他是骗吃骗喝,但要作供,却又很难形容得清楚,无法令人入信。店家也以为自己聪明,借头借路逗留在这老滑头背後,监视着他。y魔觉得这老滑头真气丰盈,无可能不知道背後有人,但就故意装作,等待他眼前见得到的夥计不留意,便溜出店去。店家也是谨慎的了,便是追了出来,也等这老滑头出了店门,才拉他回去,却把他穿的一件破大褂撕下半边来。其实店家不用力,破大褂也是裂开的,因为y魔觉得到这老滑头自用真气割断的,所以裂缝非常齐整。

  这是老滑头耍猴子的时间了,装作勃然大怒,不承认是逃走,说他是出来看热闹,还怕店家不放心,故将他的包袱留下。众目睽睽之下打开包袱,内里除了几两散碎银子外,还有珍珠一串,颗颗黄豆般大小,足足一百零八颗,纵使是仿制品也高出账单千万倍。店家哑口无言,这老滑头就反叫,要店家赔大褂,说这件衣服,比珍珠还贵,非让店家赔衣服不可,又不肯说出价钱。

  这时就是老滑头的弟子周淳前来交接的时段了,当然是诈作不知的经过,被老滑头唤过来,吩咐周淳得不到赔偿就要放火烧房,还惺惺作态的道:“咱爷儿俩,不能落一个白吃的名,你得先给完酒饭帐才讲数。我走了。”

  好了,有个第三者作公正仲裁,何以漫天开价了。要是不服气打官司,却是富不与官争。虽然谁都把法治高唱入云,结果还是权力话事。只要够面子势力撑腰,法则写明‘所生'也可以判成‘领养'也有等同福利;当前公司职员转过新公司後,那职员以前司身份所做的所作所为,可硬要新公司负上全责。只要有权,就可偏听那些荒谬走腔的伪言为可信,由他说可信的人的证供讲晒。官司堂费更是奢侈之极,无一百万一日的堂费,就无公道可言,也是任有权的官为所欲为,判那不认为可信的人对一切堂费负上全责。所以周淳就显示一下他在仙家的法界地位,店家就噤若寒蝉,被一件破衣服,敲了不个一个神农时代的的古董价钱。

  y魔此时百般无聊,就生心看看那仙界的中枢人物白谷逸是怎样的私隐生活,效法狗仔队吊着周淳到武侯祠侧的望江楼。却见到一个青年,作武生公子打扮,长得面如冠玉,十分秀美,只是满脸带着不正之色,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楼下。

  原来江边停了一只大船,船上有许多女眷,内有一个女子长得十分美丽。看她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面,白中透红,光滟滟地闪动着若有似无的光泽,衬托在浓黑的缨髻,明艳动人。淡淡的峨眉相影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凝聚秋水,眼神慧黠俏喜中带着狂野大胆。小巧的鼻子微皱,露出淘气神色,和丰满红艳的小巧樱唇不动也若撩人。如此可喜娘,y魔这经历了峨眉y仙与慈云荡姬,如初尝血腥般贪嗜的幼狮,那能不动心。看她正在离船上轿,展露出摇曳生姿的轻盈体态,吸引着不少狂蜂浪蝶,只是等闲不敢碰上来,因这家主人姓王,本是江湖人物,在成都颇有威名。周淳就挟着侠客标签,借故攀交,一同回归施家巷。

  此时成都正是满城风雨,稍有姿色的女子,被采花贼先奸後杀了多人,墙壁上都是题下了‘张亮'二字。一个绝色女子,如此招摇到热闹的望江楼旁边上落,虽是成都一霸,也太自持过份。y魔一时好事,要看看周淳在弄甚麽手段,却撞上桃花煞,被引动了体内y气,涉身作案,因巨太强致败,慌忙远走,绕转九华山,逢迎上奇特遇合接踵而来,容他默默修炼成:化身千万,无所在、亦无所不在的y魔。

  此转捩之夜,y魔踏上成都郊外,施家巷时,夜色初深,还未是采花作案的好时机,因行踪难掩。只是y魔自持形影飘忽,窜流若风,经个月多来在慈云寺群姬身上采补修炼後,比逃出蛇洞时更快多倍,非凡夫r眼可察,可轻易潜入,预先匿藏。王家大宅,即见一座灿丽堂皇的重楼高阁,飞檐叠堡耸矗云宵,睥睨群邻,奉命闭洞叁修。隐居在巫山夜叉崖魔洞之中,与左道妖邪断绝来往,闭洞栽培孤女。届四十九年期满,何焕携温娇入苗疆祭祖,恭领七宝後,重起雄心,再建鬼母山玄y寨,自命赤发寨主,留下温娇,独自云游去招朋结党。

  温娇一向隐居在巫山夜叉崖魔洞之中,从未收摄生魂炼宝害人,不特无什恶行,并与左道妖邪断绝来往,守身如玉,只嫌独居寂寞,日常都用魔镜四下查看。偶尔闲眺峭壁,见y魔跳跃如飞,竟一见钟情,才色诱y奸,却不知世事玄妙,以一夜情始,必因一夜情终,不是自动献身,就有百夜恩情,这就是寡头思维,终必育祸之故。温娇极乐後回魂,醒来知被饱餐远飘,y魔已形影俱缈。因有蛊香与她心灵相通,遂有能力追索,循蛊息搜索,表面上是奸郎重入掌中,却为他自己埋下死亡孽因。

  温娇循蛊香追入y魔匿藏的秘洞,竟然就是鬼母埋骨之所,也不知是缘是孽,面容骤转悲愤,将手一指,左肩上斜挂的十二个白骨骷髅突然口喷绿烟,鬼眼闪闪放光,头上绿发蓬松倒竖,纷纷厉声呼啸,作势欲起,狞恶非常。那十二元辰白骨神魔相继暴长,离身欲飞时,魔女却又迟疑,手朝x前一拍,项下所悬一面三角金镜突s出一股冷森森的白光,将那十二神魔一齐罩住。那十二元辰白骨神魔也回复成其大如拳的骷髅,一个个绿发红睛,突颧凸口,自骨森森,獠牙外露,神态已极厉,随着魔女手指,突然自动张口,七窍生烟,厉声飞起,穿入洞中。魔女温娇送出十二白骨神魔念珠,附入y魔体内,图永为控制,自己则将魔装去掉,在收起魔光,又是一个俏艳佳人。

  魔女也是凡人修成,就是有着凡女的心态,x给你揩过了,你的命就是她的了,就要对她好,一切都要依她心意,还要有灵犀可通,不用言诠,更要保证後果必需美满,若有任可差池,也只是你自把自为。她口头上就说是对你极好,点好法,就完全凭她的意思,你要知情识趣,自动入牢,衰左就必定系你不尽心合作。总而言之,奴才也不如。魔女放捋了y魔r,首件要做的事,当然是要y魔滴血受蛊,立誓入门。

  内洞前的广阔空间,孤伶伶的一间小屋,安置着一个小魔坛,坛上石英棺内,就是魔神暴尸之处,名为供众生瞻仰,实是被群魔所逐,入不到魔祖陵园。棺前,魔女披上轻纱,薄若透明,透视出赤裸迷人的肌肤,雪白柔嫩,x感,而又透着春薰,依照祭典仪式面对魔像祀拜,翩翩起舞。

  跪在魔女身後的y魔,也是赤体轻纱,看着她那雪白丰满柔嫩x感的胴体,透过轻纱若隐若现,称得上是曲线优美。纤细的腰肢更显得两片粉臀又肥又白,高翘浑圆,挟出深深的臀沟,舞起来一扭一摆的,真有一番迷人心神的情趣。躬身之际,粉臀翘勾若鸭子尾巴,从一双玉腿之间透视到丰突的耻阜,毛浓密掩,蔓延到谷道去,可见内分泌之盛,y火之强,难为她能忍欲至今,应是隔绝断离的环境压着,也因此一旦脱出,就迷溺沉沦。若非巧遇y魔,怕会是天下壮男的灾劫,j尽枯在她的魔内,白骨成坑了。

  魔女拜罢,转过身来。贴近y魔眼帘的就是魔女小腹下那浓密壮长的y毛,茸茸的覆盖耻阜,把迷人心神的罅,遮得只隐隐现出丝丝粉红色的艳光,显示着她那非常旺盛的x欲,而且欲望极为强烈。这就是女x最自豪,也是最令男人销魂之妙地,x趣乐园的桃园仙洞,令y魔体内的y气弥漫,兴奋得心藏简直要跳出x部来了。

  随见魔女俯下身来,那肥白丰满的的r球,在雪白的酥x下,一?抖的在y魔眼帘前摇摇摆摆,距离又是那麽近,紧紧贴在半透明的轻纱里,有若拍上面来,送出两个鲜红大r蒂,经柔胀的r晕嵌在肥白的r球上面,亮出迷人的焦点,紧紧贴在半透明的轻纱上,很清楚的显露出来了。那种娇媚治荡的模样,更是勾人魂魄。

  y魔心头燃爆起一阵强劲的情欲烈火,也兴起破坏祭祀的心思,伸出手去,直接c入她的轻纱内,她那一双柔软滑嫩重甸甸的大r房,握揉搓捏,更以大姆指压捺着那两粒变硬的r蒂,触在手中是酥柔兼具,弹韧极佳,不由得赞叹道:“娇姐!你的两个r球真b。”

  魔女被蹂捏得睑热心跳,外现着两粒粉红的r蒂硬胀挺立,内理血涌气浮,明显是真气有着滞碍,被y魔的先天真气觉到魔女施入魔神石英棺的真气若断若续。後天真气有五行法力,能扭曲那凝系五行物质为一体的互扯力,隔断物质结构中的核子与电子间,那比核子本身还大上千万倍的空隙。魔神的石英棺的物质,正在受着真气扩阔的关键时刻,因真气不继而回复正常密度,封闭在石棺内的毒菌就出不得来。

  魔女的後天真气只能照祭典仪式依样画胡芦,不知被y魔破坏了,功败垂成,还强忍着体内的酸麻胀痹,舞完典礼,监y魔滴血入栓魂牌。当然魔棺内毒菌未出,滴下令牌的血就没有毒菌鉴认血y基因,不能导带另一种致命毒蛊,栓魂牌绝无功效,反被y魔窥了机密,暗中盗了何焕的栓魂牌。因为y魔虽然色欲火旺,但经先天真气调节,不驻碍心田,对十二元辰白骨神魔的随身监押,触发了前生的仇心恨火,早起杀机,当然思虑到斩草除g。

  魔女强撑到蹈罢祭礼,已像一滩烂泥,把整个丰满的娇驱,紧紧偎压在y魔身上,一双丰满温香极富弹x的大n房,压在y魔肩胛,藏y魔的头颅入r坑中,从胴体飘出粉香和r体香味,芬芳贯鼻,使y魔全身如触电般的亢奋起来。y魔抬起手掌,扫拨着魔女下体那长竖蓬松的y毛,於热浪如潮从内喷出的x口,感到丝丝的柔软清凉。魔女被扫的y毛却由耻阜g处的骚动,融入酥酸的知觉,使那无力的娇躯更是疲软,觉到壁更热炽,更敏感。当y魔划开y毛,伸入那美妙的神秘地带,轻轻碰触那快感中心的y蒂,魔女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一阵冒汗似的清凉掠过全身,却是由幽谷泄出,带有丝丝寒栗,过後更炽热酥痒,浑身难受,软软的塌在y魔身上,娇喘呼呼的呻吟着:“哦┅哦┅你别这样┅我┅我受不了啊!”

  魔女呼叫得声线都有点异样娇柔,颤抖着而又充满了x感,真像是一只叫春的雌猫一样,听得使人是惊心动魄。而y魔的另一只手也早已捏掐着魔女的肥大丰臀,一阵阵气血被捏入道深处的花芯,魔女被喔喔y叫:“啊┅啊┅弟弟┅亲弟弟啊┅你┅你┅你揉得我┅好┅好难受啊!好难受!啊!”

  究竟都是初临欲海,y叫中带着娇羞,也泛出强烈的兴奋,便她心跳急促,脸红如火,混入一股从少男身上传来的刚阳之气,传遍全身每个细胞,教她如痴如狂,r流出的湿湿骚水,黏得魔魔满手。压着y魔颈项,使魔魔脸颊整个的紧贴在她那丰满而有弹x的r房沟中,窒息中,把魔女的急促心跳,都听得真切清楚,显示出魔女的欲火激荡,高烧到灵台上去了。抖震的y声浪语助长了y魔体内y气,也使y魔酥软,被拖坠落坛前地上。

  揭开轻纱,y魔挥动炽热巨向魔女嫩贴近。魔女给y魔在悬崖下捣得三魂七魄齐飞,再见巨的狰狞庞大chu壮,真有点触目惊心,但更觉震颤炙入道,酸痹交集。这就是姣婆的又痕又怕痛,口不应心的低声呓道:“弟弟,姊姊上次好痛,等下你要轻轻的慢慢的好吗?”

  魔女口中说慢,下体的毛茸茸耻阜就迫不及待的迎上狰狞巨。y魔知有恶鬼缠身,无脱身之法,必须毁灭对方才有自己的生路,欺魔女虽是基因的生理上奇y,但後天对x的智识却是一无所有,定然不知采补的削骨夺髓,再不用强c急攻,改为轻柔缓进。g头才磨过y唇,魔女已被一股酥麻震栗直透心扉,反映出道内层痒痒酸酸的,驱使她拼命地弓起柳腰,挺起香臀猛向上托,急要套入y魔巨的全j。

  y魔巨被全程迎入,硕大的g头抵到一个似骨非骨,似r非r的软环,就是女人的花芯,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一股触电般的感觉,霎时传遍魔女的每一个细胞,蚀骨销魂的深入到她的灵魂深处,鼻里哼出荡人心魄的颤吟。内膣r将j紧紧包裹住,紧窄得很是厉害,虽然不及餐霞、白云二仙的修为琛厚,钳束之力稍逊,但却无那惯用後的松弛,柔韧的力度黏贴入巨的每个细胞,互相抵磨出气血奔流,酥融融的舒畅。

  y魔志在元y,依当日二仙真气在体内运行的路径,导真气入g头,急转倏旋,细磨魔女花芯,钻的魔女浑身酥酸,热气直透中枢,中枢神经也瘫痪了。魔女感到c在r洞的阳具越发的炽热,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体内的深处,犹如被融化的熔岩所吞掉一般,愈变愈热,让难以言谕的异样感觉冲击着。灵魂彷佛出窍,到了九霄云外,整个人像充饱了气似的轻飘飘,浮甸甸的。身体的的反应逐渐强烈,那股酥痒酸麻的滋味爽得魔女玉体轻颤,一波波快感以道为中心,扩散到全身,呜呜的哼着。浑身的神经都被道的x爱快感所包围了,意识开始模糊。眼神转趋茫然,视线模糊,身体痉挛,被y魔的轻捣急抽,弄得花芯一张一弛,快感越来越强烈的,如黑色的闪电在她的脑门爆炸,解除大脑抑制的作用,除了那轻飘飘如云雾中浮游的意识外,竟然完全没有记忆。孺动的身体似乎应和着一种韵律,不停的抖颤,无力的呻吟。热腾腾的子g最深处,爆发出汹涌无俦的岩浆,一股股温热腻滑的yj便喷薄而出,热腾腾的yj浇在y魔的g头。内壁不停的紧急收缩,颤抖了无数次,如醉如痴,脸上泛出y靡妖艳的桃红色,骨r皆酥,瘫痪烂死如蛇,於湿涅涅的汗渍中昏睡过去。

  y魔采得修士的元y,才觉到有别於慈云群姬。经修炼的元气与蛇r中的真气,同属後天,可相辅先天真气,加强五行r体的威力。剩下的玄髓才与群姬类似,有筑基功效,但用不出力来,只是不明白何以从二仙内得来的却无元气。

  y魔有此增益,更无时无刻不在挑逗魔女,终日奸y。魔女欲迷心窍,丧志蘼灵,不知是基因y重,还是y魔厉害,竟於半月内从一个纯洁修女,变成y荡无节,非澌磨不欢的y娃。每当y後半昏迷,意识模糊知际,就难有保留的节制,给y魔尽套毒誓、蚕蛊的隐秘,只可惜後天真气的修练方法,非言语所能形容,不得要领。

  y魔以先天真气催动灵觉气息,详叁究理,知悉所谓毒誓

  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最新章节

  是於滴血发誓时,中了魔蛊。蛊毒也只是细菌寄生体内,须按时祭祀,以洞内独有毒气,以毒攻毒,中和毒素。埋藏的令牌,内藏引发魔蛊的相克毒蛊,经基因指认,可在一定的范围内,寻踪引法。自身既未受制於栓魂牌,即可放胆辣手摧花,只恨自身不解法力,必须借刀杀人。於详问何焕的一切时,得知魔女当年得了峨眉派元元大师弟子王娟娟许多好处。王娟娟因在明宗室靖王府中,争夺九龙铜宝镜同夜光珠时,曾伤了十几条人命,被囚三十六年。何焕借此渊源,嘱魔女招揽王娟娟入伙。魔女本来不愿多事,但沉溺y海,长泄元y,必然引致魂灵失润,意志薄弱,被y魔晓以大义,挑动情感,说是岂能任由恩人受那活罪,就被诱上罗浮山。

  罗浮山原是人间福地,遍山皆是梅花,景色幽奇。每到十月底边,梅花盛开,一直开到第二年春天,才相继谢落。y魔为要嫁祸魔女,需要弄成一式打扮,最好借口就是串树叶为衣,以树木为掩护,方便潜入山里去。虽然借口其差,魔女更是自以为是,把丈夫牢锢在一丈之内,有讲无你讲之流,但却已被y魔奸得元y尽泄,意识模糊,只要略加挑逗,就欲火焚身,除外别无他念,到高潮叠起,神魂飞散後,就任由y魔摆布。

  y魔看她眉心一皱,就知她内心抗拒,要心愿得偿,就要在这罗浮山口,给魔女一客最後y餐,装出盼求的样子把魔女拥入怀中,由额头吻起,拖下耳垂,魔女就即告y兴爆燃,娇躯发热,螓首不安的摆动,情不自禁把丰满撩人的樱唇凑过来,伸过密甜的香舌任品尝。一阵强劲的舐吮就令魔女浑身发软,拖着y魔坠垂下地。y魔决心竭泽而渔,不再用渐进手法,於敞开魔女衣襟之际,魔唇吻移下魔女r沟,双手分必握捏魔女两只丰韧r球,已令魔女全身颤抖。魔唇再移下吻上魔女那深深脐x,即觉魔女小腹擞阵,微闻娇声喘喘。到吻达那女x最神秘的毛茸茸奥区,魔女突然“啊─”声脱口呼叫,张撑开那条浑圆的粉腿,为他开放了大大的一切,更震腾腾的环钳着y魔镜项,一双香郁的玉手紧紧的抓牢y魔头额,可不知是想推开,还是想按压入耻阜去,纤柔的小蛮腰也是不安的剧烈扭动。

  y魔伏下头去,继续那使她要命的动作,让舌头吐着闪烁的火焰,在魔女的y核上下游移,或轻或重地摩擦。这小小的火焰迅速燃蔓魔女全身,令全身骨节酥麻酸痒得几乎快要松散开来。这可爱美死人的舌头,也是这讨厌的舌头,害死人的舌头在不停的翻搅、吸吮着。魔女西斯底里的呻吟着、呓叫着,全身的血y都快要冲到脑际上去,只感到快要爆炸似的,那要命的舌头。下体窍飘出浓烈的y靡异香,引得y魔心旌浮动,有着令人如醉如痴魔力。

  y魔当然能礼会魔女的反应和需要,心中暗暗得意,活动也更加强。魔女被煎熬得似快要昏倒了,并且感到全身飘飘然,像是乘云驾雾似的,魄飞九宵云外而上九重天了,保不住本身的重量,被吊在半空中,是上不抓天,下不着地,迷失的叫吟着,真是难过透了。y魔舌头还在拼命的掏掭,深入再深入的搅动,要更发掘她的秘藏。魔女心中热焚焚的烈火,烧得更旺盛,快要把她烧焦了,涌出谷的滚漫骚水,若是火到即乾,化作香氛贯入y魔鼻腔,也传过魔女的熊熊欲火,直闯g头。只是y魔别有所图,强压下去。魔女被弄得血y狂速奔流、冲击她兴奋的细胞、兴奋难耐,惊心动魄的浪叫道:“啊!亲弟弟!姐姐难受死了!

  哎呀!”

  彷佛悲鸣似的y叫,听来也更荡魂蚀魄,叫着也动着,一双玉掌就是有着狂力的把y魔的头嘴压入x去,小蛮腰摆得急剧狼忙,涌出骚水如洪水,泛滥满至y魔口鼻,贯入了强烈的麝香气氛,催逼y魔y火,把g头涨得似痹似痛,也带来了窒息的感觉。y魔可没兴致去饮啜骚水,就弄不下去,才游身穿过魔女的钳腿,挥巨,入x,一c到底,溅起骚水四散盈尺。

  魔女已被煎熬得有点麻木,但觉x空虚,要更高耸,更猛烈的挺动巨臀,迎接y魔那有力的侵入,拼命纠缠,─恨不得要将巨噬吞下肚似的,忘形忘命的撞上去,迎接那那勇不可当的冲c,拼命地扑向x欲的火焰,去享受劈凿x所给予的欢乐情趣,享受那x的高潮,集酸、甜、麻、痛於一身,致骨酥肌软,快感像波浪一般不停涌出。神经系统都被这激烈的x爱侵食了,整个人陷入疯狂状态,知觉中只存有道的习习酸痒,本能的从挤压,再挤压的磨擦中,去骚捣x里面的酸痹,止住那种刺骨的奇痒,像是要把y魔整个吃下肚似的,换来一阵一阵的充实,一直深到她的灵魂深处,撞得她魂失魄散,娇嫩的r体不堪刺激的发颤着,她口中不时还发出「啊┅┅啊┅┅嗯┅啊~~」的腻人春声,喘急y叫,又似哀怨非常,最後终於达到奸y之是解救它们,信口雌黄编排元元大师积聚太重元气,气多身子弱,被元气拘禁,失却仙家的生命真谛,缺的就是它们的j神层次,只要能奸y了元元大师,就能借体换身,超入仙界,当家作主。对元元大师的迷惑沉沦,必须强行示威,展露魔鬼那超仙界驴的驴意,舞尽极y贱猥秽的表演。低层的魔鬼就是蠢,盲目支持,才有仙界的得心应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