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9(1/2)

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节圣宝风云

  y魔司徒平在y狐的移花接木魔功下,尽印凿了y狐一生所见所闻。得知轩辕陵圣帝寝中拱壁之内,藏有昊天宝鉴和九疑鼎两件宇宙间的至宝奇珍,内陵有圣帝九道灵符封锁,本来无论仙凡,俱难劫取。可是於今已整整经过四千二百二十一年,不久将失灵效。圣陵中这两件宝物,恰在此时出世。陵外有历代谒陵的十六位前辈真仙灵符所加上的重重禁法封锁,但是只能拦阻那些初成气候的一干邪魔外教入内。偏巧三百六十年中仅有的圣日在即,在这前後数十日内,凡修上乘功果的道友,临期都有所修为,不能分身。

  知道此宝来历的人,也只芬陀、优昙、极乐、苦行头陀数人而已。昔年李静虚曾与芬陀大师谈及此事,曾为芬陀大师弟子凌雪鸿,费了四十九日苦功,炼成一道大衍神符。此事只对三仙中的玄真子谈起过,此外绝少人知。当日玄真子却已泄与y狐,转接传达许飞娘。

  y魔送y狐出谷後,遣使牝珠那第二元神回主司徒平的r身,携二女同归峨嵋。自己真身赶去凑凑热闹,看是否有危可机。

  挢山是施展先天真气探索,实是挑情,而女x肯放开肌肤给男士触碰时,本来就有挑情的需要。这与男x的需求有所分别,是荷尔蒙的不同所致。男x荷尔蒙从睾丸产生,存处属体外,温度一般较低,并不入血管;而女x荷尔蒙的产生在卵巢,存处在体内最高温的腹部,经常泄入血里,发散到皮肤的微血管去,所以分泌旺盛的妇女都是皮肤腴白,是麻衣相法的:白浅y妒,带黄润为贵。要燃烧这些皮内微血管的荷尔蒙,就要有着虔诚的耐x,也要有火焰的热情,才能挑起女x的焚身欲火,此是所谓前奏也。

  y魔自堕欲海而来,的都是欲火焚心的y妇,赤裸相见即玉手抓捋j囊,y水泛滥,及及,从未真的仔细欣赏女x的娇躯,正好拿绛雪一偿素愿。调情之道,用力必需轻柔,不给神经末梢压力,才能免於扰攘神经中枢。但力度的控制却关乎双方皮肤的chu幼。皮肤chu糙的手,知觉迟钝,有所感觉时,对方已受压太深,微血管已经被榨涸了,无疏导可言。

  所以劳力工人那chu糙的手不受女x欢迎,观音兵的x奴多是小白面,只是那些欲火被挑起而宣泄不来的y妇,才勉强拿那些糙充数。若只轻柔,却只会令对方神末梢颤栗,未必能燃烧荷尔蒙,这就是年青人的优势,有火一像的热能。

  气血聚入指尖时,微血管膨胀,有着血管波动的频率,这些频率就是所谓y力、内力,引动娇肤的血管共震,才是驱动血y运转微血管的能量。先天真气更是渗透气血,深入窍x作燎拨。

  擒贼先擒王,那是先从中枢下手,拨弄绛雪秀发,轻柔的搔刮发下皮肤。女x思春的最明显举动,就是梳头。李莲英得西太后专宠,就是梳得太后非常舒服。脑子受得烦恼多,就会光头,这是头与脑都是从同一条支血管供应,受脑袋的竭力抽截营养,头皮是最遥远,及支血管细微,多是缺乏营养而落发。适当的力度使气血回注头皮,可舒缓脑袋的压力,绛雪就有着奄奄欲睡,身体交回小脑处理,知觉就更敏锐了。

  下一步就吻上绛雪朱唇,以海绵体的舌尖轻柔的舐,撩、拨、弄着绛雪舌底的海绵体。那处是三条支血管入脑处的主要一条,更邻近小脑,先天真气使的海绵体共震充血,入脑的血少了,绛雪就堕入眩晕的感觉,大脑的思索功能就泯弱,剩下只有知感的反应。y魔的指掌就柔抚轻遍绛雪玉背的每寸香肌,渗入先天真气以燃化微血管内的荷尔蒙,绛雪的热血涌进r球的海绵体,觉得双r变得灼热敏感起来,也充胀了许多,而血气波动中,有着滞胀的不安,而弯挺起x膛把r球擦向y魔身驱,似能透出火般地紧贴,使肌肤的贴切酿成揩擦,产生触电般的感觉从双峰传入大脑,更增加血气冲击血管的震颤。

  热血若是滞留在上身的十二重楼,末烧到卵巢去,欲火就烧不起来。把r球的热血推回去也是堵塞了微血管内的运转,需要有适当的抚若用力猛了,把娇躯捏得筋r牵扯,一般人认为是有反应,其实是刺激过度,微血管内的血y涌得太急,令支血管疏导不来,才肌r纠动,反而败事。那抖擞只应限於皮肤,用y力抖擞r球内微血管的波动,才能把热血导入下半身的卵巢去。

  下肢渐渐热烘,是上半身热血充盈,过入下半身主血管去,绛雪已是腰肢颤抖不安。y魔顺势下滑,吻上绛雪的大y唇,稍作勾挑滑舐吸吮,便觉到绛雪热气升腾,y水也丝丝渗漏,酥香贯鼻。挑情至此,一般y妇都是内虫行蚁咬,有着伤口结痂长r的痕痒,那是壁的微血管滞碍,非有chu长的jc擦不可,所以常有需要数同c窿。如此y求,多是无甚热躯欲火,只有剧烈的动作,难有欲仙欲死的享受,而热烘烘的娇躯多是出於少艾,璧内的微血管无甚滞塞也。

  当y魔聚先天真气於舌尖,再伸出舌头沿着口缝隙轻轻的上下舔擦,轻旋澌磨,觉着绛雪腰身立刻微微地颤摆,香肌抖擞。再直伸入y唇内,让舌头律动如闪烁的火焰,澌磨y核上下游移,y蒂受热能炙动,胀溢外皮,有如珠大。再以唇啜之,贯真气入绛雪y蒂,催动热血循环,却竟然推挤缓慢,以先天真气探勘前去,是气血鼓荡起肝脏沉积,塞入管道,受血y推压而结聚,渐趋闭塞。先天真气无我无相,和而不群,透入沉积使之化散,也真给绛雪舒缓不少痛楚。

  绛雪得血气畅通,心跳显得急促,脸红如火,体内不断地增温,越烧越旺,火热的滚烫,透出了情欲遍走全身後娇艳的酡红,蒸腾出汗光缭绕,丝丝浓洌幽香。一股热潮在窜动,下身变得又燥热又潮湿,已被灼的发烫,水滑漉漉的红r掩在浓密y毛丛中咻咻的吐着热气,屁股不断痉挛着,当然把这些轻薄浪行奉若神明。欲火升腾之馀,一弯粉腿把y魔的头颅重重圈压,欲更深而入之,恨不得融会为一体,永保道炙热。y魔舌头深入再深入的搅动壁膣r,把绛雪欲火传入卵巢,烧出丰盈的荷尔蒙分泌,卷扫绛雪体内血脉,带出了肝脏沉积。泛盈的骚水赫然就蕴含火山灰毒,比欧阳霜更是浓郁得多。

  欧阳霜有萧逸可迷惑,心存希望;而绛雪则是服侍女少主,缺乏对像。虽然与萧元一家接近,那萧清却看她不起,所以绛雪只能终日留连火山灰盘地的竹林,积聚的毒素比欧阳霜更厚,却与欧阳霜所积就y阳二气之别,若分若调,x具y阳,有同曲异工之效。是因有体质思维信念之别,有所过滤,故其积在肝,一旦为後天真气催动,而肝火过旺,自伤脏腑。

  先天真气疏导肝毒後,y魔再轻抚环颈的玉腿。腿部与部息息相关,每一个颤栗都令绛雪热炙x,散得浑身是火,整个娇躯都软麻无力。y火聚泛成灾,但对意志力坚毅的绛雪仍未夺其心智。y魔舌尖引气,从y蒂抵舐而上,缓缓的舐抵粉颈,引导绛雪全身的血y都冲到脑际上去,耳朵像是烧红了的木炭。耳珠、耳孔、耳後涡都是神经末梢丛聚区,也是血y入脑的支血管总干,所以采耳是往往勾出阵阵冷震颤入脊髓体。绛雪耳g给y魔唇啜舌挑,欲火爆入绛雪灵台,烧得绛雪意识瘫痪,梦呓连连,痴迷陶醉得比催眠状态更彻底虚脱,引接入中枢的重击,如在白纸上涂鸦,永不脱色。

  绛雪听得欧阳霜蕴毒在肾,经引导宣泄後,能化阻塞为动力,奸y宣泄更使功力增长颇快,真是急病乱投医,更要超越仇人,在此欲火焚魂之际,对胯下受,更是求之不得。y魔颇知灰毒的y阳二气路子不同,如此发散的後果别有利弊,不过y至上,死活是人家的事了。借绛雪这修习太y玄经的娇躯,正好体验轩辕黄帝的御女心法。

  绛雪虽以y火焚,也需按部就班,先在她那粉嫩柔滑的大腿两侧一阵抚引导玉腿血气流畅,汇集下丹田,由大腿血管分支处导入体内x器官,增耻阜的敏感度。再以硕g头击其户,揩磨其东西两旁之y唇,软麻无力的绛雪只能癫似的抖擞,挺迎,巨才徐徐合之入,进内半寸则徐出更入。如是食顷,舒导y唇、会y之气机入壁,与j相得,才徐徐内入。初经奸y的绛雪还是觉到刺激猛烈,全身一阵颤栗,浑身抽搐颤抖不已,蠕动中浑身毛细孔上如万花露珠绽放,得内骚水泉涌舒缓,才微微地瘫下身子。

  y滑,然後深之。y魔巨抵住处女膜前,运动先天真气收g头成幼竿,穿入膜孔而过,才徐徐撑阔,免於强压撕裂之剧痛。先是j施展纵耸的直c,却是乍缓乍急,没有惯x的反应,使绛雪无从闪躲,cc都是高潮叠起,得绛雪户开翕,只能随着巨的抽c而迎送,吐s出骚水流泉,波光中还混着一点点裂伤的血。

  九浅一深後继以九深一浅,九九轮回後是实作而不劳,压抵花心,绛雪那如沐y雨般水淋淋的胴体,可就忙急身摇,呼吸声更加急重,瑶鼻呼出若是的热气,张口欲叫,却只能发出唔唔春声,是大息而咽唾者,肺气来至。y魔俯吻其樱唇,索啜香舌,於口取y,吻的她只能唔唔喘息着。气息绝而内气生,缘香舌而透,经y魔真气吸j引气,炼化肺脏。肺气尽,绛雪鸣而吮,心气化;先後抱而持,脾气化;绛雪娇躯纠缠抽搐,双手双腿不由自主地紧紧搂挟着y魔雄躯,x就像藏着一团热烫的火缠了又吸。

  y门滑泽,肾气化来,壁绞出一阵阵的痉挛,若是融化在火烫中。从绛雪jy流溢,y魔采其溢j於下身的j,随着腰部微不可见的扭动,缓慢而温柔地在绛雪谷中轻柔滑动,聚丹成箭,由丹田升起而逐渐传全身,打通绛雪周身百x。当此勤殷咋人,骨气化来之际,绛雪溶化似地全身都快散了,也不堪刺激般的发颤着,蠕动如蛇,摆动不已,若时不堪承受,莲足滑下,勾抓着y魔小腿,擘而外拒,已是足拘人,筋气化来。

  却又心思不舍,玉掌下伸,抚弄j,得血气化来。更轻按在y魔x前,想要推动却又无力,转为持弄y魔r蒂,是r气化来;一片娇媚模样真令人心生怜惜。那娇俏的脸庞上,也会现出极度欢愉的神情,泛出高潮後y靡妖艳的桃红润泽,欲仙欲死中不住映出动人心魄的光辉。

  j气还化尽,绛雪身轻,经一日夜y,得毒灰的燃烧,全身血r气化,由血神经演化的太y玄经竟全部练成,气血尽化黑烟,只是未能随心c纵,难於聚化,更飘动艰辛,需坐关修炼。更是成得太急,去故未纳新,砒霜毒火从肝散出,肝牵汗,经汗腺发散,滞於头面七孔,所以死亡者必是七孔流血。经y魔真气维护,绛雪保全得了七窍,却保不了脸庞。离却先天真气护持,一张娇俏颜面,逐渐被烧成鬼怪似的黑黝,凹凸不平,说丑怪有多丑怪。不过绛雪忠义为心,修炼但求急成,为主服仇,又那计较一张粉面,只惜愧对檀郎,难堪以色衰奉侍,无以为报。

  第五十九节情丝毒蕴

  一切尽入黑衣道姑眼底,惊见旷世奇,功能疏通百脉,省却冒走火入魔的破关艰困,即可平步登天。若得圣垂怜,相信不用再为恐惧仇家而躲躲藏藏了。於绛雪跪伏谢恩之际,即含羞带涩,现身出来。虽移动之间,似未踏实地,若沉若浮,有异常人,也无碍这绝代佳人的娇艳。

  看他身材十分苗条,腴腰圆润纤细,扭动婀娜轻盈的莲步,抖起x前玉r波涛般上下急促弹跳,更显翘挺高耸,成熟的巍巍颤颤,半裸的酥x雪白粉嫩,摆晃着深深r沟乍隐乍现,诱人心动,使y魔的巨才经平复,又在激昂摇摆,狰狞凶悍,感应到佳人的视线s来,若钉若箭。y魔抬头窥艳,见得媚眼蒙蒙浴春,若瞟若瞄的,瞪着巨痴望,现一阵娇红的羞态,风情藏着成熟女x的x感韵味,艳丽照人。

  佳人觉到y魔注视过来,才觉到失态,灵动的秋波回转,含羞斜视,侧身直腰後仰,衬托的x前美r双峰更加突出,一起一伏的,表示她心情波动,内心紧张,随着呼吸的急促而微摇,稍经动作便肆无忌惮地摇晃起来。y魔注目着弹晃的深邃r沟,听娇娃自我介绍道:“贫道玄殊,以前身世孤寒,中间误入旁门,备历艰危苦难,无奈g骨、福缘俱都浅薄,中受恶人欺凌,隐痛甚深。至身化为鬼物,始得脱离左道,又费一甲子苦功,始将魂气凝炼。三百年前,无意中发现圣陵秘道,移居入内,得缧祖留下的一部道书,由此悟道,去邪归正。回忆前情,实是痛心。一向独居苦修,加以出身左道,人鬼殊途,与正教中人无多往还,不常在外走动,怕露行藏。在未将旧日躯壳消灭以前,自惭形秽,从不敢以本来面目见人。屡劫j魂,全仗多年苦修才得有今日,颇羡小徒福厚,得道友爱宠,乐何幸之。”

  说时,一口江南口音,笑语温和,容止娴雅,但翦水双瞳却媚眼放电,若飘若瞄。羞红的粉面,火热发烫,皓齿轻咬着被x欲烘的红润美艳的樱唇,神情亢奋。y魔面对美色,更是神女有心,好y的小鬼当然半真半假的取意情挑,坦言太y玄经是从血神经节录过来,取其适合女身之奉献,犹水之灭火是无釜鼎之济,律水而火蔓则能和五味以成羹。是以孤y不长,必需受阳气洗涤,清扫新陈代谢之废积,才能炼化血r为烟,功成则可攻占五行法身那最弱却又是主宰法身的大脑思维。用於凡人,就是世俗惶恐的鬼上身。轩辕圣帝用以炼嬖女,摄入猛兽之灵台,以c控兽群送命。妖人六g不净,多高的妖法也防不胜防。

  其实,十个姑娘九个肯,只怕个郎口不稳。女x的需要实是比男x更甚,因雄凸出,清洁容易;雌深邃,难以不藏污纳垢。从耳朵之不采挖,就知y道无刮,是多麽烦闷。角先生之不可替代,是硬物何能比拟肌r的黏贴,更有皮肤的吸吮力,与一氧化氮的刺激,无可比拟。只不过是社会观念的压迫,不容越榘,怕受排斥。若能人前人後装得出道貌岸然,於暗室才亏心,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