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9(1/2)

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节圣宝风云

  阴魔司徒平在淫狐的移花接木魔功下,尽印凿了淫狐一生所见所闻。得知轩辕陵圣帝寝中拱壁之内,藏有昊天宝鉴和九疑鼎两件宇宙间的至宝奇珍,内陵有圣帝九道灵符封锁,本来无论仙凡,俱难劫取。可是於今已整整经过四千二百二十一年,不久将失灵效。圣陵中这两件宝物,恰在此时出世。陵外有历代谒陵的十六位前辈真仙灵符所加上的重重禁法封锁,但是只能拦阻那些初成气候的一干邪魔外教入内。偏巧三百六十年中仅有的圣日在即,在这前後数十日内,凡修上乘功果的道友,临期都有所修为,不能分身。

  知道此宝来历的人,也只芬陀、优昙、极乐、苦行头陀数人而已。昔年李静虚曾与芬陀大师谈及此事,曾为芬陀大师弟子凌雪鸿,费了四十九日苦功,炼成一道大衍神符。此事只对三仙中的玄真子谈起过,此外绝少人知。当日玄真子却已泄与淫狐,转接传达许飞娘。

  阴魔送淫狐出谷後,遣使牝珠那第二元神回主司徒平的肉身,携二女同归峨嵋。自己真身赶去凑凑热闹,看是否有危可机。

  挢山顶上,也是轩辕黄帝乘龙宾天处,一座圣陵矗立在斜阳丛树之间,四外荒寒,野风萧萧,吹得四围草树寨饵乱响。大地上暗沉沉的,景物甚是阴森。正

  门入口数千年来从未开过,围堵了无数邪魔妖鬼,为陵外历代谒陵的十六位前辈真仙灵符封阻,不得而入。但灵符本是五行法物,对阴魔则疏漏百出,并无阻隔作用。甬道前半截禁制重重,坚如重钢,从来无人由此走进,却给阴魔的无相无我,文风不动的潜入内寝。

  那座内寝广约八九亩,形式正方,迎面一座数丈长方的石案,案前地上,有九座大鼎。两旁一面一个大油釜,釜中各有一朵万年灯。圣帝真灵,便停在案後石榻悬棺之上,身材奇伟。灵前及左右有八个顶盔披甲、执戟佩弓的卫士端然正立,服饰奇古,身材高大,分八方守卫。

  阴魔只道前古禁制,都是有相法物,於是直藏灵前长案。立时一阵香风过处,隐隐听得四壁金铁交鸣之声,灵前执戟卫士跃跃欲动。原来前古法物,皆有真灵坐镇,非是现今修士之墨守成规,知其焉而不知其所以焉,致所练的五行法物,僵如机械。可惜真灵已近暮年,昏庸愚昧,在阴魔气化法身後,以为老眼昏花。阴魔不奈等其自化,潜入灵符催动三昧真火化之,使其息劳。长案上置放轩辕圣帝成道心得及其帝纪。纪卷所载,与西牛贺州的稗宝一般无误。

  宇宙自经大爆炸,重归混沌,神尊下降,旋涡回流,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二气交化为水,重塑日月五星。神尊散化,就是神州原人,滋生至五帝纷争,思维催化成两个极端。水帝共工主张共有,却浮显人的劣根性,食之众,殆忽义务,生产者寡,更滥竽充数,比炎黄二帝纵容私藏私有,自力更生的富盛外表,不可同日而语。民心趋向所致,火帝祝融击败共工。共工败死,其魔法深惑民心,但刁民却难存於黄帝之治,群涌上不周之山。不周山崩,地壳爆裂,地心岩浆涌出成太平洋。地火流浆的幅射改变了畜牲的基因,育成了西牛贺州神话中半人半兽的怪物,以蚩尤为首。

  蚩尤鉴共工之败,以铁幕封闭民众,创造有特色的社会,可不劳而多获胜於苦劳;嚣叫同胞可以掠夺别人辛劳果实。定一尊管辖,不用民众思考资原调配,趋向无脑的畜,只留存人性劣根,沉迷於争权夺利,若是自出娘胎,社会就欠了他无限福利,致一穷二白,四出抢掠。

  地心洪浆涨开後,大地圆周比未爆前扩大了一倍又半,向心力弱了,大气层稀散。微管作用因气压弱了而只能达水压三十四尺。支撑不起那原人的巨伟身体,繁殖力未能适应,长期无有生育。有幸存的流落西牛贺州,是为传说中的巨人族。

  於天地大变中,工具残破凋零,原人光有智慧,因体能受大气层的变动影响,软弱无力,只能空想。兽人智少有力,蚩尤族的半人半兽畜类作反。黄帝兵源无力,巧得血神经心法,御女六百成道,以元神代入应龙,取六百徒女真魂灵魄,曰魃,驱虎豹熊罴作战。兽人终是抗不过真兽,蚩尤败亡。

  人兽终是难以沟通,功成也守土无人,黄帝照着原人的形像、按着样式改变基因,造成复制人、亚当,再造男造女。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这是击杀蚩尤的第六日。到第七日,黄帝回归昆仑,复制人就着神的赐福,给这第七日定为圣日。

  这些亚当无能,也没有人耕地。应龙於是从当地尘土里的兽人血肉,加合上人的基因,将生气吹在肉团鼻孔,做出‘那人'来。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那人'安置在那里、使他修理看守,为复制人作奴役。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因‘那人'独居不好,便抽走一个亚当的器官,做了古今第一个阉人,叫‘那女人',给他作配,对‘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他为女人、因为他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田野中还有一条未被消灭兽人,人首蛇身的女娲,比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因子民尽为兽吻而炼五色淫石,补情天,催生育。更引诱‘那女人'吃了园子当中的禁果,也给‘那人'吃了,知道了善恶之分,却不知自己的根源,要成立外佣协会,占有比复制人更霸道的法律保障,还打着弱势社群的口号,要求得比复制人更多,应龙便把他门赶了出去。

  渐渐原人族适应了气压,在世上多起来,身体也矮小了。後来因避暴秦,族徙神州南部,以尾脚趾裂甲为记认。当年因是男多女小,地位低贫的後裔,从复制人中的美貌女子随意挑选、娶来为妻,生育了神州的大多数黄土人。这些神州黄土人,经复制人的夹杂,智力叁差不均衡,也不知何为生命何为。愚者智弱如羊,有着羊群心态,美化之曰:万众一心,成为伪君子温床。是故神州特多伪君子。

  ‘那人'与‘那女人'被逐出伊甸园後,为被女娲所收用,取其精液,妊育半兽半人一族,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成西牛贺州的白肤一族,纵欲,尚私隐。虽得人样基因,却是兽人一族的兽性居主,多千年後,还是以刀叉进食。那些兽人在地上的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残恶,应龙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

  其後女娲力不暇供,乃积芦灰以止淫水,其色黑,?瑟d中,挥鞭挞土,举之为人。长出黑肤一族,具人形,无人智,只有原始功能,致沦落蛮荒。有与复制人一族通沟,後裔飘流神州东南众小岛群。亦有与兽人通沟,後裔驻地天竺。

  黄帝道成,叁透天机,默察消长,知必要与兽人致命歼杀,才能把劫运推迟,直待血神经真主出世,於乘龙宾天前,授大禹三宝以维护神州,把地块迁移,分出大西洋、印度洋,只转动地壳轴线,无岩浆涌出,故无影响於人种,而海岸线仍旧完整。大地因转轴而重心偏移,依地轴重心的半径距离而平衡的水平线也迁调,半球见浮,半球受沉。沉者山涌,浮者陆沉。是淮南子所书的天倾西北,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水淹尘埃焉。

  以大地直径一亿三千万尺,每见星晨移五份一度,地轴偏离处的水平线下降二万尺,洪水因水平线浮沉而涌流,兽人文明尽灭。独黄土地层处浮沉两极之中间,为水平线不变处,华夏不受灭族灾害,大水只是途经神洲大地九年,神州裔人伤亡不多,至劫数将临,还是占大地人数之四成多。

  复制人中贵族挪亚,得应龙传示,凿舟自保,流落天方一地,以人类始祖自命。与兽人一族杂交,显化出天方一族,奉纯复制人为正朔。其称先知的後人因贪恋未婚生子的淫妇,被驱逐至兽人与黑肤一族的交杂之区,更为文饰淫乱,把孽种奉为神的独生子。因此藐犯了当地神而被驱逐,逃窜入西牛贺州。

  练淫石的女娲一族复制稗宝为坷烂经,一手持经,一手持刀,对不受邪经恶法束缚者,屠杀无数,更强女姓纱巾遮面。复制人孽种终被兽人一族钉杀十字架上。追随者流浪西牛贺州,为无国无籍的流浪人,以卖淫为生计,沦为杂种队伍,尚死划传统,以晶球标榜着能知过去未来,自我陶醉。那未婚生子之母,自封圣母,持族史为稗宝,创立邪恶敛财的十字教,企图凌驾宇内政权。

  纯种炎黄子孙,难抗大元会二千年的兑运,避入南岭及蜀山峨眉,传神之言语,具十二声阶。以脚尾趾有崩甲为记,待血神经重现人间,净化寰宇。神洲大地的神的子孙则被龙这高级坐骑的传人压制,恶奴欺主达二千年後,又到蚩尤子孙,冒轩辕之名,行共工诈骗,匪骗盗劫,无所不为。

  轩辕圣帝能乘先启後,皆由血神经传来,惜未悉身经合一,不及全阅即已化走。秘而不宣,只向广成子问其疑难。广成子之弟子记之,就是传世最古的‘素女经'。

  阴魔再阅轩辕圣帝成道心得,才觉自己所得,实未窥其全豹,偏执先天,才会与後天有相道法互斥不容。轩辕圣帝成道心得介乎脑波化的渗虏与血化之间,与邓隐一样练化血肉为血影。不过是御女六百,炼化嬖女的血肉。不以皮为障而剥之,更珍惜外囊,塑造惑人形像。形像所限,血影就难以穿身过体,篡改众生思维,加上被炼化的女体修为有限,远距炼气化神的纳米至微境界,渗不入被虏者的三尸元神,改不了高度进化的人类大脑,只能煽动脑袋功能低弱的畜牲走兽,成就圣帝之名。就是太上老君所说: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

  长案上放置一座古鼎,大小不过二三尺,通体金色,形制奇古,光彩灿然。

  满刻鼎腹俱是万类万物的形相,由天地山川、风云雷雨,至日月星辰、飞潜动植及从未见过的怪物恶鬼,小而昆虫鳞介,无不毕具。最奇怪的是那鼎通体不过数尺方圆,可是上面所有万物万类的形相,多至不可胜计,不特神采生动,意态飞舞,那麽无量数的东西,不论大小,看上去都是空灵独立,各有方位,毫不显出混杂拥塞之象。每次所见,俱各不同,常时变幻,现诸般形相,包罗万有,无有穷尽。再看鼎盖上蟠伏着的那个怪物,生得牛首蛇身,象鼻狮尾,六足四翼,前腿高昂,末後四腿逐渐低下,形相猛恶已极。鼎盖不大,那怪物却是神威凶猛,势欲飞舞。

  鼎盖内附昊天古镜,其质非金非玉。背有蝌蚪文的古篆和云龙奇鸟之形,非刻非绘,看似隆起,摸上去却又无痕。定睛注视所发青蒙蒙的微光,却是越看越远。内中花雨缤纷,金霞片片,风云水火,一一在金霞中现形,随时转幻,变化无穷。镜後鼎盖凹处见亮晶晶一团东西,随手挖出,是一粒蛋形大小的圆珠,并不十分透明。乍看只是带有青白微光,混混沌沌。顺立,则青白二光立时分开,青光上升,白光下降。上段现出无数日月星辰、风云雷雨的天象,下截凝结山川湖海、飞潜动植之形,与鼎腹所见大同小异,但这个里面的万类万物却似活的。小小一丸东西,里面包藏无量事物。一个看出了神,更是身入个中,神游物内,所见皆真。倒立,却又重归混沌。此乃即鼎、镜之先天元体,迎合阴魔之先天真气,於是炼化之为三尸副神,可分可汇。

  那九疑鼎与昊天古镜的後天质体,携带不便,留下待有缘人自取。睹物思人,阴魔颇想看看异宝的未来得主的姿色,堪否奸淫。因自己来早了,封陵灵符实未失效。

  转身离开之际,微觉此四千多年来,与世隔绝的陵寝竟有凡女气息,几疑是幻觉。先天真气细察来源,却是小如蚁洞,虽古圣陵墓也免不了。只是蚁洞焉能藏纳凡女,颇为不解。

  沿着殿旁蚁道,液化法身往前流去,那甬道竟然甚长,全程不下二十来里,尽头处乃是一座极为阴晦的石洞,陈设均无,只当中洞顶倒悬着一朵灯花,蚁洞外更有一小才尺许的穴口,青荧荧的,照得洞中景色分外幽森,令人自生凄凉之感。

  洞内一名美女,见阴魔从微细得只能过蚁的洞孔凝聚出来,慌得惊惶失措,也因不自知身居何处,疑是洞主寻来,惶呼开恩,哀号痛哭,自吐身世的悲怆。

  原来就是卧云村的绛雪。

  两年前的当日,瑶仙、绛雪由萧玉所发现的密径逃出山去,雨还未住,除近崖一带,到处山洪。此处乃山中最隐秘之地,偏居琵琶垄的东南方,相隔虽只数里,面积不大,却是一个绝地,中有峻岭大壑阻断,不能飞渡。北行俱是危峰峭壁所拦。四面八方险阻横生,一处也不能越过。登高四望,到处云雾低迷,飞瀑满山,哪能辨出丝毫途径。欲由山洞秘径潜回村内,不料前夜走出不久,中间一节山石忽然崩塌。总算寻到一处兔窟藏身,打了几只野兔,胡乱充饥。

  二女苦熬了多日十多天,久等萧玉不出。这日一早,绛雪见东北方虽有阔涧危崖挡路,但临崖蔓甚多,两面相去不过两丈,崖边还有一株挺出的老松。於是斩下三丈来长一根坚韧山,取一件衬衣包好一块石头,由瑶仙奋力抡圆甩将过去。居然一下便挂住树娅,嵌夹甚紧。又把另一头紧缠涧侧树干上面。

  刚刚停当,忽然瞥见一只跛了一腿的肥鹿,由右侧崖旁往树林内跑去。二女自从逃出,从未得过一次美好食物。平日又都喜吃鹿肉,如何能够放过。吃在口里,却想起当地四外阻隔,猿猱难渡,鹿既跑来,想必附近还有出路,援飞渡终是危险。於是顺鹿来路涧势,曲折走出半里多,便发现那鹿果由对崖滚落。

  涧底本深,独鹿坠之处地势突起甚高,相隔对崖口仅只两丈高下,往这一面来,更是由低而高的斜坡,不过四五尺。以前因为山中曲折,危石突出,将眼遮住,而这一带相隔对崖更远,以为涧底都深,遥望即止。

  其实那鹿也是被人追落,二女如不发现伤鹿,就此援过涧,上到崖顶,凭高下望,便可发现妖徒在彼为恶,必不敢下,免却许多苦难。命运弄人,就在刹那间的选择,谁能遥望飘渺隐昧的前途?安知援过涧不是更万劫不复?信皇天鉴怜,遣鹿送粮领路,领路的是走肉行尸,为噩运所迫,受伪君子利用,必是黑路一条。

  二女见步行步,自然循崖脚一找,果然走不上二十步,便发现一个崖夹缝,宽约三尺,行约半里,忽然穿通,当前现出平野。再听呼啸之声,见一只黑熊前爪捧着一只死鹿,人立而行。二女都是年幼喜事,自恃本领,妄想打死黑熊,将鹿劫下,便一同冒失追进林去,也没听出啸声有异之处。世道逼人往往非生即死,无可奈何。二女以逃亡之身,还衍生贪念,追惹黑熊,真可谓祸福无凭,唯人自招。

  野地不大,那熊已亡命一般跑进对面树林去。二女刚闯进林内,便听一声极熟的惨叫。林内一片空地早有三个装束奇特的道童,望见二女,同时嘻笑,面容狞厉,越显凶丑。那黑熊回望二女,忽然一声惊叫,便已晕死过去。三道童内中一个发话道:“难得荒山之中,竟有这样美女送上门来受用。你我各人分享如何?”

  另一个道:“师父知道,如何得了?还是捉回献上的好。”

  二女见妖徒相貌诡异,出言不检,料非良地,乘着三人无备之际,手扬处,毒弩连珠射出。眼看那箭快要射中,忽然平空撞落地上。知是妖邪,纵起便逃。

  刚一回身,猛见来路上那片高崖迎面飞来,似要压到顶上;再往侧看,左有烈火,右有洪波,无法遁走;刀弩忽然脱手向对面飞去。妖童伸手接住,笑道:“美人,再不乖乖过来,我们自己下手,扫了兴趣,就要吃苦了。”

  话刚说完,猛听空中有人暴喝道:“该死的业障!竟敢犯我家规,背师行事麽?”

  三妖童立即面如土色,跪伏在地。一阵阴风拂体,一个寒噤打过,二女便觉凌空悬起。顷刻落地,已经换了一个境界,存身所在是一个亩许方圆的石洞,就在当中一个石座侧立定,座上坐着一个瘦长青脸、突眼鹰鼻的道人。座旁有两个短石幢,上首两枝粗如人臂的大蜡烛,光焰强烈,照得合洞通明。左右侍立着三个妖徒,年纪虽有长幼,却是一律道童打扮,个个横眉竖目,满脸厉气,凶恶非常。地面满铺锦茵,陈设也颇华丽。先见的三妖童已经伏跪地上。

  这妖道便是天门岭的天门神君林瑞,所居地名乌龙顶天门宫,离卧云村只有二百馀里。生平为炼妖法伤生最多,也曾害过妇女,并不十分贪恋。加以妖妻於数年前为峨眉弟子所诛,复仇心切,日夕祭炼妖法,本来无意及此。也是二女大难临头,一见面硬被看中。

  那首先起意想要霸占二女的妖童名叫翟度,在妖徒中性最凶残,与旁立妖人身侧的申武最得器重,上来便看出师父意有偏向,要问供分别首从,连忙申辩道:“那鹿脊肉要生割吃才味鲜,擒鹿有师父传的法术,只要见到便能生擒回来。

  他预先将鹿打死,割鹿肉时,竟把头偏开不看,这样假仁假义,怎配做师父的徒弟?这两美女忽然跑来。谈飞和屠三彪商量,要瞒了师父,寻一山洞藏起,得空便往取乐。弟子还再三劝说。”

  其实是翟度刁猾凶顽,首先起意。谈飞素常畏师如虎,才是首先劝阻之人。

  妖道率申武赶到,翟度色迷心窍,正打主意,没再开口。谈、屠二妖童听他倭罪於人,各自情急,刚喊得一声“冤枉呀!”即被刷刷刷十几蟒鞭打上,疼得满地乱滚,气喘不出,心胆皆裂,哪里还能开口。挥鞭得是申武,平日与翟度同恶相济,交情最深,骂道:“兽奴摇晃法牌,传警告急。师父还当你们遇什仇敌失陷,连忙赶去。谁知竟敢背叛师尊,隐藏美人。师父到时,正听你两个在调戏美女,招手唤她们过去。翟师兄面带愁容,坐在那里,不忍举发。师父和我俱曾耳闻目睹,还敢说冤枉麽?”

  翟度这时一听,竟是黑熊闹鬼,暗中破坏,不禁痛恨。妖道虽然御下残酷,因翟度是大徒弟,又性情相近,平日最为得用,本就有了两分宽容,又是生来本就耳软信谗,再想起适才眼见之事,立为所愚。翟度虽未叛师,知情不举,打四十蟒鞭。屠、谈二孽畜依法施刑之後,重披皮毛,再服三年苦役。屠、谈二妖徒知道妖道凶残,如不服罪,即受炼魂之诛,永世不得超生,哪里还敢分辨,枉自冤愤填膺,暗中切齿,心魂皆颤,只做声不得。

  翟度向妖道谢了师恩,纵上洞中央顶上悬下的两根带链铁环,双足套入环里,头下脚上,凌空悬着。那两铁环也由大而小,紧束腿腕之内。申武暴喝一声,扬起蟒鞭就打。这还是妖道处治门徒最轻微的刑法,旁观已是惊心。鞭系蟒尾制成,甚是厉害,一打下去,立即紫肿拱起。

  继翟度之後,屠、谈二人宛如待死之畜,被打了百十下,死後还魂好几次。

  放下时,已是皮糟肉烂,周身紫肿,俯伏地下,不住惨哼。申武又用剑尖挑起两符,张口喷出一股碧焰。符便化为两幢绿火,各将二人笼罩,随即立起。眼看身上肌肉全数平复如初,和未受伤时一样,二人反倒牙齿作对儿厮颤。一会绿火消去。便有无数火针飞起,朝二人身上撤下,钉满全身。二人面色惨变,先还咬牙忍受。

  约有半盏茶时,火针飞回,随着针眼往外直流鲜血,晃眼成了一个血人,从头到脚不见一丝白肉。二人终於忍受不住,往後便倒。另外还有两个矮妖童,早取来一狼一豹两张兽皮,张开等候,未容倒地便纵身迎上,由後朝前一包。跟着朝每人背上一脚踹去,趴跌在地。申武持幡一阵乱划,兽皮逐渐合拢,将二人全身包没,合成整个,化为一狼一豹,由二矮妖童抓住尾巴,倒拖出去。

  二女等二人化身为兽,忽悟所见黑熊实是人所变,心中方一急痛,却听妖道开口便问愿入门下不愿。瑶仙见妖道师徒都是极恶穷凶一流,一双鬼眼不时斜望自己,定有邪念,实实不愿学道。绛雪性较瑶仙还要刚烈,要求释放。妖道冷笑道:“我天门教下收徒最是不易。这等旷世难逢的仙缘,怎倒说出不愿的话来?

  这里生人一到,永无离去之日。想死想走,却由不得你们。如换常人,一语违犯,早已生被严刑,死受炼刑之苦了。念你们无知,姑从宽恕。我教下法令虽极严厉,但我生平在旧规以外,从不强人所难。现有三条路走:一是拜在我门下,照众人旧例,披毛戴角,身为兽奴,日受门人驱策,苦役三年,期满见无二心,再行立功,杀一亲人,以信无他,方可复体还原,传我道法;第二是拜门之後,即侍枕席,我便特降殊恩,免去三年兽役之苦;第三,两俱不愿,立即杀死,将生魂收去,炼我仙法,永世沉沦,日受煎熬,其苦胜於百死。”

  绛雪想念中鬼乃无形之物,来去由心,有什苦难?误当妖道恫吓,惟恐吃妖法迷住,受了污辱,妄想激怒妖道,任其杀死,拼着一命,落个清白。立即“贼妖”、“狗盗”,破口大骂不止。乱跳乱骂,直斥妖道邪恶,日後必伏天诛,五雷硕顶,句句都是犯忌的话。

  妖道人虽残酷,却有特性。说话也是出口便算,永无更改。因二女中瑶仙更美,态度又较好些,决计拿绛雪作个榜样。瑶仙见绛雪只是随鞭乱晃,已没了气。申武立把铁环放下,取出小幡一阵乱划。绛雪一声惨哼,悠悠醒转,周身痛楚麻木,软瘫地上,转动不得。瑶仙悲愤填胸,骂了声“该万死的妖孽!”便被定住,言动不得。妖道随对瑶仙狞笑道:“你当她求得一死便完了麽?似此可恶,日受磨折毒打,便三五十年也难如愿呢。你且先看个榜样,看她能死不能?”

  手指绛雪,手中掐诀,念了几句邪咒,一口气吹去。绛雪本打得肉绽血流,玉容已死,妖人行法回生之後,顿还原状。除上下衣服破碎,尽成片段外,依旧雪肤花貌,掩映生辉,直似未受伤一样,痛也立止。只是怒视妖人,不能言动而已,妖道随喝:“行刑!”

  可怜绛雪痛楚方息,又受二次。瑶仙明知妖人不打自己,单拿绛雪示威,是对自己志在必得,无奈顺从。申武用小幡朝二女各指了指,二女便似有人捧持着,向外洞分别走去。

  妖人苦炼阴魔秘芨,久已不与女交,这晚奸淫瑶仙,在运用本身元神,配合坎离的要紧关头,忽然心神失驭,发现败症,如非多年苦功,临危警觉,几乎走火入魔,估道是连日欲心所致。却不知瑶仙身怀奇毒。

  瑶仙父母皆有心头缺憾,一个为村主夫人之位所障,心灵空虚;一个觉到所得只是肉体,欠缺灵魂,终日都是被看得不顺眼,百般针对,经极力迁就,更不被放在眼内,心灵为之唏嘘锁闭。因此瑶仙自幼就爱心无着处,自绛雪来後,遂成为心灵寄托。绛雪身为婢女,自惭形秽,经常远遁僻幽山岭,循欧阳霜故辙,於火山口盈吸灰毒。瑶仙与绛雪出双入对,也经常游憩该处,积聚不菲,只是奇毒在肝,不似欧阳霜的在肾,固淫火不旺。无道力冲之则不动,只如常人。为真元所冲,则遇强越强,扰乱道气。

  妖道一有顾忌,不由淡了许多。加以元神受伤,必须多日调养。便把瑶仙交由黑熊掌管。穴中并不污秽,只是阴森异常。洞顶倒悬一支火炬,光作碧色。石钟乳又多,林立槎桠。加以阴风习习,冷气侵肌,乍看仿佛鬼物,甚是怖人。黑熊探头看看无人,便急忙回身,人立而行,两爪轻抱瑶仙,用人言悲哭道:“姊姊,你怎麽也会失陷妖窟?受刑了麽?”

  瑶仙早已料出熊是何人所变,一点未怕,闻言更知是真,不由心如刀割,忍不住柔肠百折,把熊人抱紧,悲哭道:“玉弟,真是你麽,我害苦你也!”

  第五十八节沦入畜道

  当日萧玉吃欧阳霜回来而耽搁,因当她仙人,恐被识破,益发不敢妄动。好容易盼到她走,连夜往密径去,移石入洞一看,只寻到瑶仙一封手书。再往前进,洞已倒塌,急切间无法通过,先把洞口石头复原,藏在里面,一点一点向前开进。洞中间崩坠不多,萧玉以决心毅力从事,两日一夜,竟被开通。因二女所居山洞又极隐秘,当日又是雨後,均未出洞,所以不曾遇上。

  萧玉以为二女出走日久,必已去远,并未在附近寻找,更巧是二女苦寻月馀才发现的逃鹿来路,萧玉偏误打误撞,容容易易寻到。沿涧过崖一转,不几步便找到那崖夹缝,走了出来。连日连夜往前紧赶,却误走天门岭下,遇上申、翟二妖徒由外回来,看出萧玉资质不恶,便一阵妖风将他摄回山去。

  萧玉受苦不过,只得应允,披上皮毛,化为一只黑熊。因行刺犯上,全由公民抗命,复仇之念而来,未有对全村怨怼,不肯累及全村受祸,泄露真情。看到妖人行法祭炼生魂,鬼哭时之奇惨至酷之状,才知生固受罪,被妖人将生魂收去祭炼妖法,永远沉沦,不见天日,所受尤惨,只说生不如死,谁知死了罪更难受。那些生魂厉魄,几乎全是他手下犯规叛教门徒。再如遇见强敌斗法时,驱遣出去害人,要是连魂都被敌人消灭,对惨不欲生、做鬼也是痛苦之辈,倒是一了百了,所以凶顽恶极,视死如归。萧玉为兽以後,元神又受禁制,知万难脱身,怎不心寒胆裂,终日战战兢兢。

  在萧玉未来以前,还有一个化身野猪的,本是西崆峒妖人虎面伽蓝雷音心爱的弟子沈腾。因乃师吃侠僧轶凡用佛家降魔利器三光杵伤中要害,而那三光杵厉害非常,异派妖邪如被打中,须要入定三年,不起杂念,才得免死,否则七日以後,佛火威力愈增,决抵不住,势必身化飞灰,连形体带元神一齐消灭。虎面伽蓝雷音自知无此道力,乘着三五日内佛火还未将形神炼化以前,自行兵解,还可转劫重生。见门下弟子沈腾入门日浅,便亲笔写下两封书信,一致南极岛散仙谢无化,一致天门神君林瑞。命沈腾葬师以後,随自己心志前往投师。

  沈腾以南极冰山雪海,比北极陷空岛还要寒冷,而谢无化那洞穴,更居千丈冰山之下,与世隔绝。要在雪山上跪求多日,始能开山,真不知要费却多少心力,还不定他肯收与否。林瑞前受师父恩惠,书信特为关照,当可破例免兽奴三年,便往天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