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2(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节南明祸剑

  y魔突破血影神光聚化之高原关隘,虽是未能驾驭五行有相法物,也不再积不相容,互相冲突,於是先s向雁湖红壑,起回混化入禹鼎兽灵前埋下的飞剑,才聚结成云,往哀牢山飘去。飘近仙霞岭,相遇黄山五云步万妙仙姑许飞娘,带同一个妖人御剑飞来,截向一道从下面幽篁中穿过的金光。

  当日许飞娘特地邀约芙蓉行者孙福夥合另一妖人火翼金刚胡式,往成都慈云寺赴会,利用二妖人的迷魂邪术,与峨眉派众仙侠斗剑。这两个五台派妖人却在到约日前在江西含鄱口,遇上那个只听传闻而不知姓名来历的少女。胡式先被她用法华金刚轮罩住。那法华金刚轮施展起来,如银雨旋空,飚轮电转,称得起是无坚不摧,无攻不克。胡式被罩上,焉有命在,被绞成r泥,尸骨无存。孙福算是见机得快,还是中了一须弭针,才得侥幸逃走。

  慈云寺被焚,许飞娘见二妖未去,还当他们失信。到了二人所居的福建武夷绝得上助力。但那围堵这老y虫的力量则如铜墙铁壁。

  一般同道都知魔g的细作第七纵队无处不在,云从身边有此妖女主持官邸,那敢轻率联络,渐渐疏离。魔教中人,崇信谬贼咚的永远争斗,内部也分崩离折,何况一个附庸。只为改置马匹,料是无私利成份,却忽略了源远流长的繁文缛节,就变成无风三尺浪。疏远了的同道,未敢出力护持,只能置身事外,徒呼奈何,老y虫才真正知道自己多麽居,不是初时拿这两个字来标榜简单。

  眼看宦海波涛汹涌,罗织为罪,筹兴大狱,云从只能挂冠求去,由商风子护持,再度逃亡往峨眉走去。逃到川滇黔三省交界的野茅岭,遭逢银河倒泻一般的暴雨,山洪竟似决口的狂潮,成围成抱的山石林木,俱随急流卷走,互相撞击排荡。断木折林,坠石淤沙,将去路壅塞,加上空中电闪霹雳,一阵紧似一阵,一片轰轰隆隆之声,震得人耳鸣目眩,再衬着天上黑云,疾如奔马,山岳都被风雨夹以飞去,越觉声势骇人。

  一阵大雷雨,将那危峰震塌了一角,倒将下来,恰巧将去路堵塞。峰下一片盆地也被山洪淹没,成了一个大湖荡,岸边到处都是密莽荒榛,刺荆匝地,高可及人,遥望有二百里长短。二人分荆披棘走上十几里地,忽见一处地势较高,左侧荆棘甚稀,隐见一座低岩洞x。从洞中穿行出去,正是去路危峰塌倒的後面,数百里荆榛丛莽中的鸦林砦。

  砦里这些东西自屏於自由之外,又贪又诈,一点信义都没有。蠃了就一窝蜂的你抢我夺,个个争先,号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败了便你不顾我,我不顾你,各跑各的,缩入g壳内,嚣叫平反。一经被擒,就只识跪地求饶,写悔过书,那种乞怜哀告的脓包神气,真比临死的猪狗还要不如。

  祖宗留下财藏无数,却被目为不希罕的东西。那些红宝光在石头底下一晃不见。呆愕愕的外表最不受人留意,妖道竟相信了,移走大石,却不见宝物痕迹。y魔潜身地下,闪动绿茫,又不到妖道不信。妖道以为宝物深藏地底,便背向山岩,盘膝坐定,二次闭目合睛,口中念念有词,一手指定地面,不一会,便有数十道手指chu细的黑烟直往地下钻去。

  风子招呼云从一声,便把铁朝小妖道头道:“你的宝剑自有,每日闲着,只不去找,却要这个则甚?”

  天地茫茫,又从那里找去?真是讲就容易!英男便请玉清大师指点一条明路,玉清大师占了一卦,卦象竟是甚奇,大概一出门便可到手,剑也是在那里等着她的。那藏剑的人与她颇有渊源,只宜独行,却又要假手一个异类。神抓回周云从、商风子,英琼即命神去擒捉野味,英男问明了去处,恰好正是玉清大师所说寻剑的方向,就定要跟随,英琼便命袁星同行保护。

  神飞行了一阵,倏地双翼微束,如飞星陨泻一般,直往下面山谷之中投去。下面崖转峰回,陂陀起伏,只是一片荒寒人迹不到的绝景,积雪未消,一片皑白,日光照上去都成灰色。及至落地一看,见那山尽是冰雪布满,一片y霾,寒风袭人,乃完全荒寒未辟境界。

  神放下英男,便将双翼展开,往对面高峰上飞掠过去。一阵大风吹处,先是一阵轻微爆音,接着便是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对面那座雪峰竟平空倒将下来,直往侧面冰谷之中坠去。那峰高有百丈,一旦坠塌,立时积雪纷飞,冰团雹块,弭漫天空,宛如数十百条大小银龙从天倒挂,四围都是雾彀冰纨包拥一般。那大如房屋的碎冰块纷纷坠落,在雪山深谷之中震荡磨击,势若雷轰,馀音隆隆,震耳欲聋。神高飞翔越,谷中雪雾中也冲起一道五色光华,直往空中追去。

  这道光华便是当年异教中有名的黑手仙长米和的女儿,米明娘。生就一副怪相奇姿,周身漆黑,面若猿猴,火眼长臂,一道一字黑眉又细又长,像发箍一般,紧束额际,真是又丑又奇。米和恶贯满盈,伏了天诛。明娘仗着天生的一双慧目,到处搜求宝物,既与人无争,又不为恶,见了昔日同党,又都老远避去。虽然形单影只,倒也来去由心,好似闲云出岫。这时忽然天崩地裂地一阵大响,地底回音比英男在外面所闻还要厉害。见峰壁未动,知道不是地震,是洞外雪峰崩坠。出洞後觉着风势有异,见风雪中有一只大黑,金睛铁喙,钢羽翻起,端的是千年以上神物。知道雪峰崩坠,是被大双翼扇塌,颇想用法力将它收下。转眼追离神那点小黑影不远,忽然同往上升,齐齐没入云中不见。

  袁星连忙站起拉了英男往谷中蹿了下去。那处本是雪山谷中一座短矮孤峰,峰底有个天生古洞。因洞外峰盗取?”

  米明娘两道修长浓眉不由一竖,厉声答道:“我名米明娘。这装宝物石匣外面的偈语,明明写着‘南明自开',暗藏我的名字;又经我几次费尽辛苦寻到,用三昧真火炼了多年,眼看就要到手。怎说是你之物?”

  英男听她言刚而婉,知她适才尝过神厉害,有点情虚,仗有、猿在侧,越发胆壮。答道:“你可知道那剑的来历和石匣外面偈语的寓意麽?此剑名为南明离火剑。南明乃是剑名,并非你这明娘,乃是达摩老祖渡江以前炼魔之宝,藏在这雪峰底下,已历多世。果是你物,何致你深闭峰腹炼了二十三年,仍未到手?不伤和气,以後倒真可以作一个教外朋友;这一一猿,一个是峨眉仙府灵猿,一个是老禅师座下神禽,量你也不是对手。”

  明娘知事非口舌所能解决,把心一横,手掐暗诀,默诵真言,倏地将手四外一指,又将手朝着英男一扬。立时愁云漠漠,y风四起,一片啾啾鬼声同时袭来,惨雾狂风中,现出其红如火的七g红丝,直朝英男头上飞去。同时地下又轰轰作响,大有崩裂之势。忽然神一声长啸,一双钢爪舒处,抓起石匣往空便飞。

  袁星听出是向它报警,便将双剑一举,舞起一团虹影,杀上前去,抵挡着那七g红丝带起的一团乌烟瘴气,宛如赤电纷飞,红蛇乱蹿。

  倏地又是一道匹练般的金光,疾如电掣,自空飞下,立时红丝寸断,烟雾齐消。袁星看出是本门中人,因是兽畜入道,难悟人x表里不一的j华,自问是从人家山洞搬来神剑,而对方恶绩未彰,要是置人於死,於理不合,忽然急中生智,一挥双剑,两道长虹般的光华飞上前去,将来人金光敌住。它那双剑远非对手,幸而来的是霞儿,一见袁星和所用剑光,已猜是英男所收神猿,看出情势有异,才将s目金霞布散开来,成了一片光,将明娘罩住。明娘想要逃跑,又焉得能够?

  霞儿在雁湖除了恶鲧,得了禹鼎之後,便即回山复命。在山中留待料理完毕,便往凝碧仙府与众同门叙阔,等候开山重典。飞近大雪山边际,便见英琼坐下神佛奴抱着一个石匣,凌风破云,往峨眉那一方飞去。低头往下一看,相隔数十里远近的雪山深谷之间,有一团浓雾弭漫,黑烟中有七道红丝和两道光华互斗,看出是异教中最狠毒y恶的缠蛇七绝钩。那两道光华又是峨眉家数,断定有自家人被仇敌困住。抱定除恶之心,所以一降身,便下绝情,也收得神速,现身向袁星问话。

  明娘先谢了不杀之恩,然後跪将下去。那地底轰轰之声,仍是响个不休,地面g坼,左近的冰山雪壁,相次在那里倒塌,轰隆巨响,接连不断。谁也不曾料到危机顷刻。霞儿也错以为明娘妖法未收,没有在意。正值身侧不远一片雪崖崩裂,冰飞雪,声震天地,众人立身之处,立时裂散开来,才猛地觉出有异。忽然一片红霞比电闪还疾,自天直下,落地现出一个老年道姑、两个少女。霞儿认出是衡山金姥姥罗紫烟,同了两个门人何玫、崔绮。猛听金姥姥喝道:“地劫将至,魔怪即刻出世,霞儿你一人不怕,难道就不替他们设想吗?还不快些随我去!

  ”手中诀一扬,袍袖展处,喊一声:“起!”一片红霞遁光将众人托起,比电还疾,直往峨眉方面飞去。此时正是八反峰底下的七指神魔用极恶毒的妖法攻穿地窍。众人起身时节,从雷驰飚逝中回首一望,只见下面冰雪万丈,排天如潮,千缕绿烟,匝地飞起。雪尘烟光中,现出一个形如僵尸、赤身白骨的怪物,驾起妖光,从斜侧面往东南方向飞去。遁光迅速,瞬息百里,转眼不见,却还听到冰雪崩坠,地裂山崩之声。

  y魔知金姥姥道力高深,不敢跟去。对霞儿这贤妻良母能看透白阳壁刻的兽化,更是忧心忡忡。这个良母可不是儿子的母,是身兼母职,亦妻亦母,为虚缈的贤名,若幡竿灯笼,照远唔照近,为夫的更是要舍生取义,所以更视峨眉为畏途,心思外遇。

  第六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