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2(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节南明祸剑

  阴魔突破血影神光聚化之高原关隘,虽是未能驾驭五行有相法物,也不再积不相容,互相冲突,於是先射向雁湖红壑,起回混化入禹鼎兽灵前埋下的飞剑,才聚结成云,往哀牢山飘去。飘近仙霞岭,相遇黄山五云步万妙仙姑许飞娘,带同一个妖人御剑飞来,截向一道从下面幽篁中穿过的金光。

  当日许飞娘特地邀约芙蓉行者孙福夥合另一妖人火翼金刚胡式,往成都慈云寺赴会,利用二妖人的迷魂邪术,与峨眉派众仙侠斗剑。这两个五台派妖人却在到约日前在江西含鄱口,遇上那个只听传闻而不知姓名来历的少女。胡式先被她用法华金刚轮罩住。那法华金刚轮施展起来,如银雨旋空,飚轮电转,称得起是无坚不摧,无攻不克。胡式被罩上,焉有命在,被绞成肉泥,尸骨无存。孙福算是见机得快,还是中了一须弭针,才得侥幸逃走。

  慈云寺被焚,许飞娘见二妖未去,还当他们失信。到了二人所居的福建武夷绝顶朝阳崖仙榕观中,见孙福正在忍苦养伤,问出是那隐名少女所为,大为震怒,将孙福伤势医治痊愈,同了他前去寻找那少女报仇,就便试一试自己背着餐霞大师与妙一夫人暗中炼的几件异宝功效如何。

  刚刚飞近仙霞岭,许飞娘听孙福说那金光与那少女剑光相似,知她法宝厉害,便先下手为强。一声喝骂,一道剑光,连同所炼一件异宝,名为五遁神桩,一齐施展出去。一青一白两缕长烟,箭射般才行落地,立即暴长,往少女身前围拢。就这一晃眼的工夫,已长有千万倍,大如山岳,直冲霄汉。少女身後也矗立着一黑一红两根烟柱。

  少女方自惊心,又觉头上一沉,似有重力压到,抬头一看,天已变成一片黄色,烟雾沉沉,离头仅有数尺。忙把法华金刚轮往上一抛,立时化成万道银光,飚轮电转,将头上万丈黄烟冲起数十丈高下,托在空中。上下四方俱是五色烟云,骇浪惊涛,突突飞涌。头上黄云已变成了一片红光,烈焰飞扬,声势益发惊人。四外烟云也变成一片五色光海,千奇百态,幻化无常。将自己存身那一片土地化成火海。五遁神桩,已分五面遥遥落下,将她围住。

  五遁神桩收五行之精。水坎火离本是先天之气;木主巽震,内藏先天风雷;金主乾兑,乃清轻之气蕴於青天沼泽;土主坤艮,为凝浊重气所聚的大地崇山。

  其合运之演变,有其法序。天一生水,地六承之;天二生木,地七承之;天三生金,地八承之;天四生火,地九承之;天五生土,地十承之。此乃河图次序,与洛书同源。盘古氏开天辟地後,仰卧以察星象之序,成洛书之诀: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其戴也,是头顶南、脚撑北也,所以左三是西之兑宫,右七则东方震宫也。展延八方,中五合十,南离火生西南坤土的大地,北坎水发东北艮山,让出四六与土。序一坎水生万物,长二巽木成风,吹临三兑金之泽气,动四坤土之尘沙,过五黄中土,聚成六艮土之崇山,抗养七震木泄出雷轰,引动八乾金之燧木,发九离真火。火旺水蒸,化而为雨,重整一坎轮回。

  妖邪蒋大鸿偷窃无极子秘传,误洛书为俯观大地之记,足立地而戴,像是爬在地上,把洛书的东方、西方掉转了。对证河图的二七同道,西南的坤土岂同道於西的兑金?只东南的巽是与东的震同道於木。三八为朋,东的震木岂为朋於东北的艮土?只西的兑就是与西北的乾为朋於金。妖邪因而误解洛书,五遁神桩只能自相残杀。坎水攻坤土之水土不服,难盛震木,放不出雷霆,反串巽木无风,过土攻乾金,反被克折,转为兑金无尘灰,聚不成艮山,无处生离火,虚火不发坎水,轮回越转越弱,不堪一击。

  阴魔在云端讪笑其虚有声势。忽而转念许飞娘为峨眉死敌,敌之无用是我之用,就是无用之用。必助其威势,诱她尽耗基础,待三次论剑,反为我用。於是化云为气,隐入桩阵,详审检阅遁桩结构,细评得失而习之。任遁桩自相摧残至离火现扑,才助以先天真气,引火成旺。

  法华轮虽将头顶那一片黄云托住,无奈身陷烟围,银光稍一升高,四外五色烟云便即斜飞俱至。这时头上黄云已变成了一片红光,烈焰飞扬,声势益发惊人。四外烟云也变成一片五色光海,千奇百态,幻化无常。少女仗着禅功玄妙,既不求胜与速去,足能自保。将迦叶金光镜取出,放出百丈金霞,顶在头上,挡住上面的烈火红云。再招回法华轮,翻转朝下,然後腾身上去,外用飞剑,护住全身,施展金刚禅法,盘膝其上,打起坐来。

  这好色的小鬼化作星星火花,借火入侵,弹入银光圈内,附入少女怀中,紧贴着软韧的胴体,彷似掐得出水来,透出丝丝热气,弥漫着女儿体香,嗅来已觉心醉。滑嫩的一双玉乳虽未若妇女般胀大柔软,却胜在韧实无虚,在轻摩细抚下,兴奋的发涨,一抖一抖的波涛般起伏。少女只觉得双乳变得灼热敏感起来,不禁心头一热,浑身发软,心跳变为急促。

  液化的阴魔附黏在少女的香肤上,连心跳也听得真切,也感到了她双股之间的热气袭出,顺势抚上腿根,穴唇口虽是紧紧闭合,却已是又燥热又潮湿,不停颤抖,吞吐着热气。那堪阴魔更在阴核上下游移,或轻或重地摩擦,教她兴奋而又刺激,浑身血脉加速流动,情思荡漾,浑身酥软无力,紧张的几近崩溃。为要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情欲,不停的挣扎,驾驭不了迦叶金光镜、法华轮,弄成岌岌可危。可是外有阴魔的无相无我先天真气阻隔下,总是千钧一发间躲过了,就是欠着一点点,却是咫尺天涯。

  忽听遥天云里,有了破空之声。一道青红黄三色相间的光华,如彩虹经天,由正南方飞来,认出那是异派中的老前辈摩诃尊者司空湛。这人性情古怪,道法高强,一向独往独来,感情用事。飞娘曾亲往他隐居的云梦山神光洞去,求他到慈云寺相助。谁知竟遭拒绝,反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近数十年来道行猛进,照此修为下去,异日成就无可限量,何苦无事找事,躺这浑水?”

  许飞娘求助未成,反吃他数说一顿,心想:“你平日睚眦之怨必报,却教别人连师父大仇都不去顾。”

  心中好生不服,但是知他厉害,反脸无情,尤其精於道家采补之术。恐话不投机,将他惹恼,万一不敌,被他擒住,盗了真阴,那时欲死不得,更大不值,哪敢现於词色。装作诚敬,略敷衍了几句,便即退出。後来无心中遇到司空湛一个心爱的女徒弟赛阿环方玉柔谈起,才知他见峨眉门下有好些资禀深厚的少女,并非无动於中,只为怯惧於苦行头陀,诚恐求荣反辱,却又不肯对人说出真相,以示胆怯。飞娘既知底细,越发恨他自私自利。

  自私自利是伪君子的最佳的攻击武器。伪君子以大是大非为标榜,迫人抛弃生命一切,操向死亡之道。他自己则昂首前向,但阔步倒行,隐入大後方,沿途搜集牺牲者的鲜血铺设他的青云路。把不肯奉送鲜血的谗为自私自利,画入不善的群类,比凶残的鬼魔更可恶。因残魔嗜杀,杀得越多,给与他更多的鲜血,铺得青云之路更高崇。

  飞娘若在别地相值,早已闻声避去。这时一则正和敌人对垒,必被发现。人又不好惹,不便失礼怠慢了他,以留异日之患。同时司空湛也已飞到,指着她道:“你用五遁桩困住的这个敌人,上有迦叶金光镜,下有法华金刚轮护身,分明是神尼芬陀的嫡传弟子无疑。这老尼比优昙还厉害得多,你目前又不肯遽然与敌党各派破脸,上回慈云寺已觉冒失之至,怎这次又轻易树敌?”

  阴魔才知揩摩着的绝色佳人就是凌雪鸿转世,圣陵二宝的未来得主。凌雪鸿在开元寺兵解坐化,因是功候未成,便遭兵解,不比寻常元婴,神游失体,只要一具好躯壳,便可入窍。要重转一生,不蔽真灵,以返驳归纯,重新修为,建立道基,就要避过轮回,免昧夙因,必须在游行之际,遇到那刚刚断气夭亡女婴,附体重生。

  神尼优昙护持她的真灵,仗着玄机妙算,才在姑苏阎门外七里山塘,为她找到躯壳。那家姓杨,虽然夫妻二人年甫四十,妻子潘氏却自十七岁出嫁以来,已生了二十多个子女,中间有几回还是双胎。这年又赶上了两场冰雹,生活愈难自给,便把初生女婴杨瑾,放在房後老远的大井旁边,想盼过路人来拾去喂养。走没片刻,婴儿便已冻死过去。恰好神尼优昙带了凌雪鸿的灵光,不先不後赶到。

  把雪鸿的灵光合了上去,暂将她的道力用法禁闭,以免惊世骇俗。再将婴儿抱藏怀内,径往杨家叩门,以三百两银子,作为此女养育之资。

  常言道:‘一子得道,九祖升天。'自此,无论是什麽买卖,只要有杨家股本在内,竟是无往不利,渐渐富甲一乡。光阴易过,一晃七岁。杨瑾已出落的丰神挺秀,美丽若仙,芬陀大师前来接引,传授禅功道法,十年期满,再回转仙山,勤苦修炼三十三年,除每年一次归省外,从不轻与外事。直至父母年近期颐,无疾而终,杨瑾才下山积修外功。

  芬陀大师除前授飞剑等防身御魔之宝外,又将她前生所用迦叶金光镜、般若刀、法华金刚轮、如意剪等本门炼魔四宝,一齐发还。杨瑾两世修为,炼成诸般妙用,又学会了金刚、天龙等坐禅之法,比前生更法力精进。因前生仇敌众多,於道法未及大成前,隐名行道。

  飞娘知司空湛到处寻求真女,欲借此给他树敌,好永为用,便说:“起初不知她的来历,如今势成骑虎,放了她也是一样树敌。弟子见此女根基极厚,师伯道妙通玄,尚乞相助一臂之力,将贱婢擒往仙山除去,日後纵然老尼为仇,也不致无法应付。”

  阴魔神光扫描,已能窥人心意,知司空湛遥见迦叶金光镜及法华金刚轮,犹故意现身,实是觊觎杨瑾贞体。皆因五遁神桩是他与混元祖师合叁之宝,点火的扩火燎原珠由他祭炼,已为他做了手脚。只须把燎原珠交回许飞娘,与五遁神桩合运,即可珠敌俱化,由他从中劫走少女,贾祸许飞娘。司空湛正要交出燎原珠,突然神色一变,冷笑道:“我虽不惧老尼,但是我和她从无嫌怨,不便多此一举。进止由你自作主张吧。”

  说罢,双足一顿,依旧化成一道三色彩虹,破空而去。阴魔神光扫描他的眼神,也窥到极乐真人从极远处御光飞来,此妖邪是知难而退。飞娘见他这等情同陌路,痛痒无干之状,益发痛恨入骨。司空湛去後,飞娘愤怒了一阵,但就此罢手,又觉於心不甘,见鱼已入网,在阴魔的播弄下,但觉就只差一点点,决不轻易放却。

  忽听震天动地一声霹雳,挟着万道金光,千重雷火,自天直下,精光异彩,耀眼腾辉,四外五色烟光,竟似风卷残云一般,晃眼收去。阴魔修为大进,更无惧这老侏儒的神雷。只见遥天空际,有两点青黄光华,深入云中,敌人踪迹不见。杨瑾见面前却站定一个道装打扮,身似幼童的仙人,正是恩师好友极乐真人。

  真人告知杨瑾,说圣陵二宝即将出世,如今正是时候了,速回山领命代往。阴魔料杨瑾回山,机会可就不是一时的事。无相无我的阴魔当然不被时机未熟之欲望所羁,重新上路。

  阴魔从仙霞岭飘向哀牢山,浮过峨眉後山侧面的姑婆岭,惊见两道黄光起落不定,只管围着山麓那片矮树丛中飞转,矮树侧一块大石处,时见一道八角形光华,与雷电争辉,照得满山绿光亮亮。先天真气从高空下瞄,如鹰猎兔,即知黄光是追寻宝光,大石後竟是周云从,商风子。

  当日云从逃亡入峨眉,误入天蚕岭,身中文蛛奇毒,得笑和尚所救,送回贵州特区。醉道人也清除了许飞娘系统的慈云寺馀孽,由云从主揽财权。可惜此人志大才疏,点起火头处处,都是雷声大雨声小,软弱苟且致一事无成,徒增结怨。为人更左摇右摆,一心倚重跳水皇后那妖女,企求魔宫的信任。却看不到妖女只是魔宫的一只招摇幌子。这些幌子从来未有不是秋後见弃,沦丧潦倒,那说得上助力。但那围堵这老淫虫的力量则如铜墙铁壁。

  一般同道都知魔宫的细作第七纵队无处不在,云从身边有此妖女主持官邸,那敢轻率联络,渐渐疏离。魔教中人,崇信谬贼咚的永远争斗,内部也分崩离折,何况一个附庸。只为改置马匹,料是无私利成份,却忽略了源远流长的繁文缛节,就变成无风三尺浪。疏远了的同道,未敢出力护持,只能置身事外,徒呼奈何,老淫虫才真正知道自己多麽居,不是初时拿这两个字来标榜简单。

  眼看宦海波涛汹涌,罗织为罪,筹兴大狱,云从只能挂冠求去,由商风子护持,再度逃亡往峨眉走去。逃到川滇黔三省交界的野茅岭,遭逢银河倒泻一般的暴雨,山洪竟似决口的狂潮,成围成抱的山石林木,俱随急流卷走,互相撞击排荡。断木折林,坠石淤沙,将去路壅塞,加上空中电闪霹雳,一阵紧似一阵,一片轰轰隆隆之声,震得人耳鸣目眩,再衬着天上黑云,疾如奔马,山岳都被风雨夹以飞去,越觉声势骇人。

  一阵大雷雨,将那危峰震塌了一角,倒将下来,恰巧将去路堵塞。峰下一片盆地也被山洪淹没,成了一个大湖荡,岸边到处都是密莽荒榛,刺荆匝地,高可及人,遥望有二百里长短。二人分荆披棘走上十几里地,忽见一处地势较高,左侧荆棘甚稀,隐见一座低岩洞穴。从洞中穿行出去,正是去路危峰塌倒的後面,数百里荆榛丛莽中的鸦林砦。

  砦里这些东西自屏於自由之外,又贪又诈,一点信义都没有。蠃了就一窝蜂的你抢我夺,个个争先,号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败了便你不顾我,我不顾你,各跑各的,缩入龟壳内,嚣叫平反。一经被擒,就只识跪地求饶,写悔过书,那种乞怜哀告的脓包神气,真比临死的猪狗还要不如。

  祖宗留下财藏无数,却被目为不希罕的东西。那些红顶商人,除了多带那些不值钱的日用东西外,一身并无长物,到了那里,由他们尽情索要个光,再尽情拣那值钱而他们不识珍惜的宝器带走。这些蠢东西还以为把人家什麽都留下了,心满意足,却不知他们自己的珍宝俱已被人骗去。恶人自有恶人磨,一个小妖道用飞剑威吓,就能专一勒索金银珠宝,更要拿这里作根基,去输出革命。

  强者为尊,小妖道的飞剑只能依样画葫芦,被风子挥舞着醉道人赐与云从的霜镡宝当头劈为两半。砦寨那些东西被迫派出两名向导,带二人走向往峨眉的捷径,至多七八日便可到达。也不知经了多少艰险的路径,才到野骡岭山巅。才要再往下走,忽听下面云中似有万千的咯咯之声,在那里骚动,时发时止。两个山人猛地狂叫一声,回转身便往山项上跑去。二人见下面一片灰黑,黑压压望不见边,乃是一种怪兽,头似骡马,顶生三角,身躯没马长,却比马还粗大,成千成万的聚集,将山下盆地遮没了一大片。

  二人也往山上面走,巧见一个巨石缝,高可过人,宽有数尺,外有丛莽遮蔽,里面甚是坎坷幽暗。曲折绕行了有三丈多远,忽见天光。出去一看,两面俱是悬崖,相隔约有四五丈。两崖高下相差也有数丈,下临绝壑,除此无路可通。仗着壁上生长的多年蔓,及轻身功夫,才荡了过去,进入崖那边半里多地一片枣林里面。前行约有二里多路,突现出一大片石坪,石坪上面摆定一座石香炉,里面冒起二三寸宽一条条的黑烟,直升高空,聚而不散,一会又落将下来,还入炉内。炉後面坐定一个兔头兔脑的小道士。

  那小妖人奉命炼法入定,只以为有他师父妖法护庇,一切付之不闻不见。不

  闻不见就是把性命一切托付他人,一旦所托非人,就像这小妖道遇上一口不畏邪侵的霜镡剑,被风子刺了个透明窟窿,毫无抵抗馀地,半点力量也从未发挥出来,非是势弱难敌,死得冤枉。炉中炼黑煞丝的黑烟仍是烟筒一般,蓬蓬勃勃。那黑煞丝炼法,虽与妖尸谷辰同一家数,一则妖道功候比妖尸谷辰相差悬远,二则又非地窍穷阴凝闭毒雾之气炼成,哪里经得起仙家炼魔之宝,所以霜镡剑一挥,黑烟便成断烟寸缕,随风飞散。

  风子见那石丹炉尚还完好,恐日後又借它来害人,便一路乱斫,顷刻之间把丹炉斫成了碎石。忽见碎石堆侧有一物闪闪放光,乃是一面三寸大小的八角铜镜,形式甚是古雅,阴面密层层刻着许多龙蛇鬼魅乌兽虫鱼之类,当中心还有一个钮。镜光所照之处,不论山石沙土,一样毫无阻隔。看得见那深藏土中的虫豸,一层层的,好似清水里的游鱼一般,在地底往来穿行。再往有树之处一照,树根竟和悬空一般,千须万缕,一一分明。

  风子因那面宝镜可以照透重泉,下烛地底,走一会便取出来照照,希冀能发现地底蕴藏的宝物奇景,却把妖道引了过来。走到黄昏将近,不觉行抵姑婆岭,风势竟越来越大,云从忽又腹痛起来,见树丛深草里横卧着一块五六尺高、三丈多宽的大石,一面紧靠山岩,石後空隙处仅有尺许,岩脚是个小洞穴。解完了手,弹丸大的雨点已是满空飞下。云从匆匆拉了风子,往大石後面跑去。风子正用镜往上照,果然岩壁间有一个三四尺大小的洞。那盘古恰好将它封蔽严密,里面竟有一两丈宽广,最低处也有丈许高下,足可容人。

  风雨已逐渐停歇,黄光处,现出两老一少三个道士,那是压榨鸦林砦的妖道尤太真,少的是其徒弟甄庆。另一个是其师兄越城岭黄石洞飞叉真人黎半风。

  黎半风受了万妙仙姑许飞娘的蛊惑,来到姑婆岭後山行法,借了鸠盘婆的摄心铃和一道魔符,炼那因意入窍小乘魔法。

  雨停,黎半风回洞祭铃,化道青黄光华破空飞去。阴魔气化法身,於上空认定妖道去向。洞内的风子竟然从洞内走出,说宝光在石头底下一晃不见。呆愕愕的外表最不受人留意,妖道竟相信了,移走大石,却不见宝物痕迹。阴魔潜身地下,闪动绿茫,又不到妖道不信。妖道以为宝物深藏地底,便背向山岩,盘膝坐定,二次闭目合睛,口中念念有词,一手指定地面,不一会,便有数十道手指粗细的黑烟直往地下钻去。

  风子招呼云从一声,便把铁朝小妖道头顶打去。妖道才知风子不怀好意,大喝一声:“好业障!”手一指,一道黄光便飞出手去。那小妖道脑後生风,刚要纵起,被妖道猛地一声喝骂,微一疏神,即被阴魔五行迷魔障弄得知觉迟钝,被打了个脑浆迸裂。对面黄光影里,云从从後洞朝妖道头上挥去。仙传宝剑何等锋利,妖道刚觉脑後风生,青光一闪,也是被阴魔五行迷魔障弄得知觉迟钝,未及回头,已经身首异处。妖道一死,飞剑失了驾驭,被云从纵身一撩,当当两声,坠落地上。

  歼了尤太真师徒,阴魔发动神光扫描,寻得黎半风祭铃的洞穴,潜入洞下地底,了解了摄心铃的魔法效用。那摄心铃也是魔教中一件至宝,却是越简单的魔法,越是难以从中作弊,令其倒戈。摄心铃一旦祭成,就如一个智能低劣的死脑筋,无理可喻。阴魔待黎半风离洞,先将那摄心铃破去,减去异日妖法许多阻力,破时又要保存原来形式,不使敌人看出形迹。只能化死气力,运玄功穿入铃孔,将铃中一粒晶丸磨去,使它照样发声,却走音荒板,不知所谓。算计那铃轻易不会振动,不到动手时节,不致被敌人看破,才赶出来,去救云从、风子。

  云从、风子将妖道尸身藏过。收拾时都是心忙,风子竟把妖道那个兜囊掖在腰间。走了有个把时辰,算计当天日落以前,如无阻隔,便可到达仙府。经行之路是一条山梁,须要横越过去。还未走到山梁上面,行经一片森林之内,忽听头顶上隐隐有破空之声,两点淡黄星光飞过,来回往复,循环不已,就围着那山梁一带飞绕。往山坡上面一看,见一块山石上还坐着一个黄衣草履的道人,头戴九梁道冠,斜插着好几柄小叉。是黎半风师徒祭铃後,寻尤太真师徒不着,却发现风子身畔带着尤太真的法宝囊,怎不怒发如雷,口中念念有词,将手往前一指,头上便飞起九道黄光,光中裹着九根飞叉,直往云从、风子头上飞去。

  忽听空中一声鸣,接着便见两道光华一齐飞来。定睛一看,来者正是神,背上坐着袁星。一到便直入黄光丛里,长臂起处,那两柄长剑的光华便如神龙离海,青虹贯日一般,上下翻飞,疾如闪电。黎半风一见这厉害的、猿,知道寻常妖法决难取胜,便从身上取出一面小幡,不料从斜刺里一道金光,比电闪还疾,直往黎半风手上那面妖幡飞去。金光过处,黑烟飞扬,黎半风手上妖幡折为两段。还算妖道见机得快,没有受伤。神也把二人抓回峨眉。

  阴魔既在峨眉後山停顿下来,可不愿过门不入,无奈要是现身入府,可就诸多牵缠,易入难出了。只好飘云而过,从空中看看山上聚入偌多同门,青山可有变样。才飘过金顶,即见神飞出,背上乘着英男,带着袁星。

  那英男自被英琼救回凝碧仙府,借灵泉、温玉、仙丹之力,复体还原之後,见英琼已是一步登天,其馀诸同门个个英姿仙骨,自愧弗如。虽然时常虚心请益,人总是向上的,见开山盛典在即,门下弟子只自己一人道浅力薄,便求玉清大师挑一口好的相赠。玉清大师曾代她算过,知道她应得一口好剑,虽仍非紫郢、青索之比,却也相差不甚远,便脱口说道:“你的宝剑自有,每日闲着,只不去找,却要这个则甚?”

  天地茫茫,又从那里找去?真是讲就容易!英男便请玉清大师指点一条明路,玉清大师占了一卦,卦象竟是甚奇,大概一出门便可到手,剑也是在那里等着她的。那藏剑的人与她颇有渊源,只宜独行,却又要假手一个异类。神抓回周云从、商风子,英琼即命神去擒捉野味,英男问明了去处,恰好正是玉清大师所说寻剑的方向,就定要跟随,英琼便命袁星同行保护。

  神飞行了一阵,倏地双翼微束,如飞星陨泻一般,直往下面山谷之中投去。下面崖转峰回,陂陀起伏,只是一片荒寒人迹不到的绝景,积雪未消,一片皑白,日光照上去都成灰色。及至落地一看,见那山尽是冰雪布满,一片阴霾,寒风袭人,乃完全荒寒未辟境界。

  神放下英男,便将双翼展开,往对面高峰上飞掠过去。一阵大风吹处,先是一阵轻微爆音,接着便是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对面那座雪峰竟平空倒将下来,直往侧面冰谷之中坠去。那峰高有百丈,一旦坠塌,立时积雪纷飞,冰团雹块,弭漫天空,宛如数十百条大小银龙从天倒挂,四围都是雾彀冰纨包拥一般。那大如房屋的碎冰块纷纷坠落,在雪山深谷之中震荡磨击,势若雷轰,馀音隆隆,震耳欲聋。神高飞翔越,谷中雪雾中也冲起一道五色光华,直往空中追去。

  这道光华便是当年异教中有名的黑手仙长米和的女儿,米明娘。生就一副怪相奇姿,周身漆黑,面若猿猴,火眼长臂,一道一字黑眉又细又长,像发箍一般,紧束额际,真是又丑又奇。米和恶贯满盈,伏了天诛。明娘仗着天生的一双慧目,到处搜求宝物,既与人无争,又不为恶,见了昔日同党,又都老远避去。虽然形单影只,倒也来去由心,好似闲云出岫。这时忽然天崩地裂地一阵大响,地底回音比英男在外面所闻还要厉害。见峰壁未动,知道不是地震,是洞外雪峰崩坠。出洞後觉着风势有异,见风雪中有一只大黑,金睛铁喙,钢羽翻起,端的是千年以上神物。知道雪峰崩坠,是被大双翼扇塌,颇想用法力将它收下。转眼追离神那点小黑影不远,忽然同往上升,齐齐没入云中不见。

  袁星连忙站起拉了英男往谷中蹿了下去。那处本是雪山谷中一座短矮孤峰,峰底有个天生古洞。因洞外峰顶终年积雪包裹,亘古不断,再加谷势低凹,那峰若砥柱中流,山顶奔雪碎冰到此便被截住,越积越高,渐将峰的本形淹去,上半截全是凝雪坚冰。雪山冰川,少受震动便会崩裂,哪经得起适才神双翼特意用力一扇,自然上半截冰雪凝聚处便整个崩裂下来。

  到了下面,袁星带着英男径往雪尘飞舞中钻了进去,竟是三座冰雪包裹的洞穴,洞内当中燃着一堆火。袁星拨出双剑,朝洞室当中那团大火一挥,立时眼前一暗,火焰全灭。袁星两手抱定一个大有五尺、形如棺材的一块石头,赶忙出走。英男跟着袁星一路飞跑,蹿高纵矮,从寒冰积雪中连连越过了几处冰崖雪坡,直到一个形如岩洞的冰雪凹中钻了进去。袁星才将手中那块石头放下,便自走出。那石头石质似晶非晶,似玉非玉,光润如沐。正中刻着“玄天异宝,留待余来;神物三秀,南明自开”十六个凸出的篆书。英男才知是南明离火剑,得来全不费工夫。

  成功本是脱不了侥幸的因素,因素中最为人所显见的是机缘遇合,要是处身不同的圈子,又何来有”遇〔可言,更是无所素识,谁敢信而”合〔之,是以关乎出身,就是必须有的所谓一命、二运。当然不是命运就确定一切,是侥幸永远不会在愚昧或根基薄弱者之手中出现。愚昧者必错失机缘;而根基薄弱者承受不来,必象齿焚身。

  那南明离火剑乃达摩老祖渡江以前炼魔之宝。取西方真金,采南方离火之精融炼而成,中含先後天互生互克之至妙,融会金火,由有质炼至无质,再由无质复又炼至有质者,凡达十九次。後来达摩老祖面壁九年,叁透佛门上乘妙谛,默证虚无,天人相会,身即菩提,诸部天龙,无相无着,本欲将它化去。末座弟子归一大师觉着当年苦功可惜,一念尘生即堕入物障,再三请求,给佛门留下一相外异宝,以待有缘,拿去诛邪降魔。达摩笑道:“你叁上乘,偏留些儿渣滓。你心无魔邪,有什魔邪?说谁有缘,你便有缘。此剑是我昔日化身,今便赐你。只恐你异日无此广大法力,解脱它不得。”

  说罢,举手摩顶,剑即飞出,直入归一大师命门。归一大师虽仗此剑诛除不少妖魔,可是仙凡都是人魔难分。大智出,有大伪。更能伪做光环,比真迹更漂亮恸人,迷惑众生。伪君子自知难逃照妖镜的辉耀,与真智势难两立,群起抹黑归一大师,为归一大师招来仇家遍野。众毁所归,总是不能及身解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