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5(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三节卧云鬼斗

  y魔贪恋瑶仙体内先天火气,自然必要保护佳人,消灭妖人林瑞埋伏的妖阵。那妖阵便设在天门岭绝到人主福荫,恩同天地,也不全是盲吹。若非凌浑福荫,玉清大师也用不着费这个工夫。

  玉清大师朝四鬼画了数十划,手指处,头上白气立即隐没不见。魏青如法一收,四鬼知难再留,方始缓缓飞回到锤上,意似依恋不舍。众人依适才黑气飞起之处一看,才知就适才雷光自天一瞬之间,妖人已经逃出二里远近。这还因有魔鬼追踪,捷逾影响。如非y魔先天真气牵制,直非被他逃遁不可,端的神速已极。妖人尸体偏头仰面,手臂一曲一扬,立於危石之下,後脑、天灵、左颊、前後心、左右膀各钉着一两个魔鬼。都是红睛怒突,绿毛森森,凸口塌鼻,口中上下两排利齿,左右各有两g獠牙交错。其白如玉的骷髅头骨,此时看去仅仅寻常碗大。各将妖人紧紧咬住不放,利齿深嵌r骨之内。妖人只现出青森森半张丑脸,眼珠已经突眶而出,神情惊悸中带出几分痛苦。魔鬼刚一咬中妖人,神光威力便已发动,仅那残馀灵气被神光裹住,人魔形神俱戮。玉清大师因恐扬灰四散,有害山中生物,随朝石地一指,喝声道:“开!”

  轰的一声,地上陷出一个丈许大小深x,妖人尸首连九鬼头便似崩雪一般坍散坠落,不复成形。玉清大师再手一指,石便合拢。刘泉遇敌失挫有些内愧,遥将村中五行阵法收去,正好和赵光斗随玉清大师同行。湘英因允中在彼,渴欲一晤,求得魏青随往。

  第六十四节y炼真火

  众人分手後,玉清大师和刘、赵二人还未飞出天门岭,便听异声传来,如远如近,是魔女铁姝发觉九魔失却感应,连用魔法拘召数次,全无感应,心中惊疑。虽然林瑞所借九魔威力较次,终是自己多年心血。因想传师门衣钵,未来继为教祖,惟恐教下受役诸魔鬼在师父兵解後不肯服顺,费了无数j力,收服了二十多个妖魂厉魄,经过多年祭炼,才得心灵感应,随意役使。赤身教下本把魔鬼看得最重,一旦失去九个,当然不舍,向天门岭赶来。

  y魔也未重视那异种y妇,只是有湘英在,偷不如未偷到,可不想未大成受前,折在魔徒手里,便聚化先天真气把二女和魏青遮蔽了去。否则魏青身带白骨锁心锤,噬了九魔灵气,早在千里外魔女未动身前就被看出了。

  玉清大师才闻异声,忙即低嘱刘、赵二人速隐身形,随即飞落,向来路空中喝道:“妖人林瑞,乃我诛戮。何方道友,请来相见。”

  沿途遥望,见高云中似有黑影微掣,少说相去也在十里以外。等玉清大师话才说了两句,只是瞬息之间,说也真快,任玉清大师等剑遁迅速,也即觉到身後怒喝:“何人伤我教下神魔?速停答话。”

  声如枭鸣,听去约有五七里远近。语停立即应声出现。面前黑烟飞动处,突然多了一个身围树叶,手持一钩一剑,披发赤足,裸臂露r,面容死白,碧瞳若电,周身烟笼雾约,神态服饰无不诡异的长身少女。一现身,便怒喝道:“伤我神魔的就是你麽?林瑞不是我赤身教下,我不管他。我那神魔百炼j魂不易消亡,天门岭并无踪迹,不知被你用什方法收去?你收了去无益有害。省事的急速放出还我,万事皆休;不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做鬼都受无边苦难,休说我狠。

  ”铁姝所以成不了名门正宗,就是心中畏人说她狼。有了这个心理上的弱点,自然各方各面都大加利用,诬诋诽谤,交相指责,以为挟制,压得敌退,就是我进之利也。名门正宗就是必须自欺欺人,我才是民,我才是主,害人如拍蚊,系你孽由自取。苟有持平匡正的批评,就是握杀他的自由,他才有言论自由,非他同类,就要收声。名正言顺就是靠有讲无人讲得来。

  玉清大师笑道:“我既未轻涉魔府,也未冒犯道友,就是诛杀妖魔,也与贵教无干。无如那九个魔鬼已经被我用佛法连妖人一并化去,现已形神俱灭,随风吹散,如何还得?”

  铁姝闻言,眼闪凶光,大怒道:“你说得好轻松的话!要将我神魔消灭,谅你无此本领。”

  玉清大师冷笑道:“区区妖魔,岂值一击!放出离合神光,便即消灭。不然我身在佛门,留他们何用?”

  铁姝益发暴怒道:“是真的麽?”

  玉清大师哂道:“谁还骗你不成?”

  铁姝眼闪凶光,暴跳大怒道:“该死贼妖尼!我因师父不许和你这伙人争斗,好意相商,免伤和气。谁知你竟敢如此胆大妄为,将我苦炼多年的神魔化去。

  再不杀你,情理难容!”

  情理只是强者的脂粉,愚弄众生,做的是挂羊头卖狗r,违情逆理才得利合,同恶互济。正如奉祀神的独生子的教徒,得宗教j要,说得好。今日不帮恶人,任凭被戮,不施助恶,他日自己被剿,谁来帮我。妖邪把情理衷心奉行,就排斥了埋堆的基础,被众口铄金,逐个击破,更被血口诬诋,含冤九泉。

  铁姝嘴里说着话,手扬处,便是暗赤光华的三股烈焰般飞出。这血焰叉共只九g,乃鸠盘婆镇山之宝,专污各正派飞剑法宝,新近才分传给门下三姝。玉清大师将手一指,先飞出一道金光,将三道血光一齐圈住,三道血光即有相形见绌之势。玉清大师因知鸠盘婆厉害,此时数运未终,不愿轻於和她结仇,喝道:“你休不知好歹!我不过看在令师面上,不与你一般见识,不愿毁你师传法宝。此时知难而退,胜负未定,两俱不伤情面;如再不听忠言,执迷不悟,到了无法保全容让,那你就悔之无及了。”

  铁姝生x好胜,又是出世以来初遭挫折,不由又惊又急。破口大骂道:“贼尼!有本领只管施展出来,哪个和你讲什情面?”

  玉清大师便用金光将血光裹了个风雨不透。铁姝方识敌人真个厉害。如若失去血焰叉,何颜回见师父?情急之相溢盈於色。忽听玉清大师笑道:“铁姝道友无须惶急,我决不伤害令师所炼之宝。你如不再用它,各自收回好了。”

  将手一抬,金光便已舒开,长虹一般停在空中,只将血光挡住,不再围困。

  铁姝反被闹了个急恼不得,突又大怒,收回飞叉,回手挽过脑後秀发,衔在口内,咬断数十g,樱口一张,化成一丛火箭喷出。

  玉清大师早料她暗中还有施为,故意用金光将那数十枝火箭敌住。果然金光刚将火箭围住,忽然天旋地转,y风起处,面前光景顿晦,无数夜叉恶鬼带起百丈黑尘潮涌而来。那弭空黑雾竟似有质之物,彷佛山岳崩裂,凌空散坠,来势更是神速非常,如响斯应,不似林瑞所排魔阵,要有好些施为做作。玉清大师身上倏地涌起一幢金霞,将身围住。那妖烟邪雾为金霞所阻,不能近身,也是越聚越多。雾影中鬼物更是大肆咆哮,怒吼不止。金霞映处,看去声势也颇惊人,只奈何玉清大师不得。

  隔不一会,金光将火箭消灭,立即掣回伸长,化成一圈,围在诸鬼物外面。

  玉清大师敌人毫不退让,方大喝道:“铁姝道友,我因看在令师面上,不愿伤你。急速收法,回山便罢;再不见机,只好发动离合神光,即使道友能免佛火之厄,你这些修炼多年的妖魂恶鬼又要化为乌有了。”

  铁姝因师父曾说过,现时炼就离合神光的共只不过五人。神尼优昙虽是五人之一,但是佛光奥妙,非真正功候j纯,返照空明,将证佛家上乘功果的,无此功力。敌人出身异派,拜神尼为师只有数十年,起初还是记名弟子,近年因她勤於修为,才许改去道装,允入佛门。离合神光何等神妙,岂是短期中所能炼成?

  越疑敌人知道离合神光是魔教中克星,故以大言恫吓。因所发烟雾俱是地肺中黑眚之气炼成,可虚可实,轻重由心。只要敌人一经入,便追随不舍,无论逃向何方,也万难突围而出,铁姝那肯停战收手,反而口中喝骂,加紧施为。上下四外的妖烟魔雾直凝成了实质,排山倒海般齐向那幢金霞挤压上去。

  玉清大师立觉金霞之外重如山岳,寸步难移。暗忖:“魔女果然厉害,如非功行俱各j进,直难抵敌。刘、赵二人尽管遁向圈外,这黑眚之气越延越广,越积越厚,展布极速,稍一疏忽,不为所伤,也必被魔鬼发觉。”

  念头一转,大喝:“铁姝道友,我实逼处此,你须留意,免为佛火所伤,我要施为了。”

  说罢,双手合拢一搓,往外一扬,那护身金霞立如狂涛崩溃,晃眼展布开千百丈,上面发出无量金色烈焰,往所有烟雾鬼物兜去。佛光圣火端的妙用无穷,光焰到处,妖烟魔雾宛如轻雪之落洪炉,无声无臭,一照全消。前排鬼物首先惨啸,一连消灭了好几个。

  铁姝不比林瑞,所炼鬼物俱与心灵相通,一有伤亡,立即感应。到此方知离合神光果然厉害,不由又惊又怕。匆迫间不暇思索,一面收转残馀鬼物,一面慌不迭行法遁走。那些鬼物俱被飞剑围住,因魔女行法强收,纷纷拼受一剑之苦,化为残烟断缕,由金光围绕中穿隙遁去。

  这时烟雾全消,光雾俱收,只地下多了六个恶鬼骷髅,有的面上已经长r,形比先诛九魔还要狞恶诡异。玉清大师本来未下绝情,见魔女来得猖狂,去得狼狈,便止住神光,用千里传音喝道:“道友只管慢走,我如有心为难,你已为佛火所伤,那些妖魂恶鬼已全化为灰烟了。”

  语声才住,便听遥空中魔女骂道:“贼尼!今日之仇,生死难解,不出三日,自会来寻你算帐。如不将你生魂摄来受那无量苦楚,誓不甘休!”

  声音凄厉,微带哭音,甚是刺耳。玉清大师知她愤怒已极,恐日後往成都辟邪村扰害,忙接口道:“你不必悲苦,见教甚易。我现在往大熊岭,五日之内在彼相候便了。”

  说罢,又听答了一个“好”字,声如枭鸣,摇曳碧空,听去更远。二次应声相答时,少说也有八九百里远近。赤身教下,像铁姝这样能手,已能附声飞行,声音入耳,人便立至,如何不快?不过这类飞行最耗真气,不到万分危急,或是急於寻仇,不轻使用。玉清大师随将鬼物劫灰照前行法开石埋藏,二次起身,飞到大熊岭前落下。

  卧云村中,五行阵法已经刘泉分手时遥为收去,允中候不多时,魏青等三人便已飞降。欧阳霜此来本为收采些七禽毒果,约须三日始能毕事。允中等三人知关重要,便往相助。从到达的那一天起,欧阳霜便用师传仙法撒下禁,封闭果林。夜子时起,除允中等外,还选出好些门人弟相随下手,直到日出,始回歇息。众人日夜悬心,如临大敌,却便宜了欧阳霜欲海荒唐。

  日出至子夜就是偷情的好时光,欧阳霜借作法为名,隐匿果林对外,山缝隙里的秘x,等待y魔甄济到来。本来体内毒素只是毒灰经用之质,为先天火质之容器,接合後天五行,可实可虚,已被y魔清扫。今日重临秘x,也是火灰毒薰的外泄口,积聚之处,郁而不宣,源源不绝泛到腰肾,又再聚积,催促y火熊炽,下降道,腾烧壁。一时即告内r壁抖擞,虫蚂争命奔扒,痒不可当。她体内的y欲源再度复苏。

  y魔从瑶仙、绛雪娇躯内得先天火毒之秘,才觉这异种y妇所得殊异,滤筛有别二女,有赖於基因结构。决心将这y妇入无我臻境,挖出她的基因。先天真气一转,把积聚的y蛇糜气,催逼出来。欧阳霜旋即觉到飘来一阵奇异氛芳,入鼻却有如实质,流洗百脉有如燧石,燃起熊熊欲火,一发即燎原,混身燥热难耐,不得不自我剥过赤条条一丝不挂。

  灰毒助长了修为j进,y荡天生的胴体也更x感无比,丰腴得夸张撩人,大r房硬胀挺立,颤抖不垂,r蒂蓓蕾尖凸,y黑的色素泛映亮光。修长匀称的粉腿因x奇痒火热难熬,叉槎得阔阔的,凸出巨丘般耻阜,及从肛门直盖覆到脐眼的浓密y毛,状若黑黝黝的幽冥火焰,深藏在y荡疯狂。却抹不去修道前的纵欲荒y的痕迹,淡褐的y唇r瓣如花朵撑出y毛丛,张开那销魂妙洞,蒸出雾霞幻才彩,若深不可测的引入修长玉指全g埋入,劲力搓揉挖扣,要说多y荡就有多y荡,闪现着狂乱的饥渴神色。狼狈中耳闻y魔甄济的声音,在耳边响道:“霜姊,等久了。”

  欧阳霜对着如意奸夫,更无丑态毕呈而羞怯,更因巨在望而大喜若狂,忙回身四顾,却不见奸郎形影。但听声音再起,道:“我来的只是真魂,你看不到的。r身在坐死关,来不了,特请师叔冯吾替代。他比我更优异不凡的。”

  声停人现,y魔化出冯吾外相,不比绝色美女稍逊,更有秀逸的雄风纠纠,更令欧阳霜这异种y妇心醉情迷。她本受y魔的y气煎熬,欲火焚,只要是r就成,何幸得此优秀郎君。一看y魔冯吾摇身一转,衣衫尽脱,展露出擎天巨,比前时所见y魔的更澎湃峥嵘,更添反s感应,令x痕痒中更觉酸软,连站立也支撑不来,在呓气娇呻中,倒向地上。谷骚水潺潺,不知何时已经泛滥到y毛丛外,已经准备好要承受那美妙的冲击和满足。

  这娘们果然是个骚婊子,一碰到男人就大发特发其骚。这个

  逐艳金庸群芳(天龙风流记)帖吧

  x欲特别旺盛的女人,治艳骚荡而又奇y欲强的妇人,受不了情欲冲击,她的空虚是那麽的巨大和饥渴,需要男人的强烈和暴力,什麽矜持、什麽羞耻都要飞出天外。本能地渴求着更强烈侵犯,也充满着情欲的诱力。y魔冯吾也用不着化j神作前奏挑逗,一g火烫的chu撑此大话。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休想活命!”

  玉清大师笑道:“既这样说法,我先把这些魔火鬼头收去,看你还有什麽新花样?”

  说时暗中倒转阵法,在金光护身之下,激动起千寻血焰,电驰潮奔,往前飞遁。铁姝仍不信有此神通,忙即催动魔焰、飞叉和魔鬼追去,猛瞥见面前祥光涌处,倏地现出一座旗门,仇人又复现身,含笑而立,那些焰、叉、魔鬼却无影无踪。铁姝茫然四顾,觉得一阵追逐,少说也应追出四五百里,谁知竟在十丈以内,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自思重宝连失,何颜回见师父?玉清大师己指她笑道:“你不用惶急,那些东西已被我收去,等我几时有暇,自会交还令师,你是拿不去了。还有甚花样,请使出来吧。”

  铁姝怒喝一声:“我与你这贼尼拼了!

  说罢,拨出腰间令牌,双手各持一面,朝前心所悬三角晶镜上一拍,口诵魔经,朝外一场。镜上面便箭一般s出两股青焰,落地便自爆散,现出九个赤身美女和九个赤身婴儿,都是粉滴酥搓,一丝不挂,各有一片极薄彩烟围身,艳丽绝伦,竟将九子母y魔拘来。再看魔女神情,迥不似先前那张死人面孔,已转怒为喜,秀眉含颦,星目流波,面如朝霞。本是绝色佳人,再衬上一身柔肌媚骨,玉态珠辉,越显得仪态万方。

  玉清大师一面暗移旗门将她隐隐困住,一面忙用离合神光朝前罩去。不料铁姝也早防到,九子母y魔才一现形,便与会合一起。神光照处,铁姝身形滴溜溜一转,所着云肩围裙上,便如箭雨也似向四外s出两圈碧色光华,那护身法宝和碧魔神焰一上一下合拢,连人带九女九婴全包在内。只管玉清大师运用神光威力,连佛火都难奏功,竟一毫也伤她不得。碧光晶莹,与里面那些绕身魔烟相与辉映。再吃外面神光金霞一照,冰纨雾毅,云鬓风鬟,顿成异彩,照眼生缬。魔女将身护住以後,突发娇呻,一个眼风朝外抛去,那些赤身美女、婴儿,便立即联翩起舞。

  魔女站在婴、女当中,舞过一阵,做了不少柔情媚态。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