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1(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节淫送阵旗

  当年长眉真人适逢时势,得寄存於微尘阵主旗中的元灵归心,才能独领风骚,夸称族父。晚年求成心切,联络兀南公,容纳轩辕老怪,致为微尘阵主旗中元灵所弃。仙阵退隐灵翠峰,长眉真人才落得在自叹「尚未成功」中仙去,以妙一真人主理教务,却只是掌教,教主席位一直虚悬。教务推行问责制,三仙主理司法、长老大会负责立法,行政下设二老,专司执法。

  掌教一席只暂代教主,无教主之权令,只司职磨合派内各巨头的利益关系,谁也管不了谁。大权旁落,由派内主流朋比为奸,哗众取宠得占据要津,假公济私以自肥。长眉真人遗命以主旗为教主权杖,以待弟子有人能入阵内取得主旗,才能主宰全权。此阵虽为众弟子所必修,但以元灵为主控,非布阵者不能收。

  在阴魔奸淫杨瑾那两日中,峨嵋诸仙商讨天一贞水之行,通不了两个老矮子的阻挠。嵩山二矮与紫云宫略有些渊源,却借口宫主三人与来往异教中还有几个交游,与正教中人素乏往还,耽搁求取天一贞水之建议。因教主之位悬空,教务由掌教居中协调,各长老自行主理名下徒子徒孙;二矮在问责制中,主持一切派外结交。

  会上虽然以众数作通过行事,但无驱使反对者依从的权力,避免弟子口头上支持,行动却是推委别人上阵。所以行动及出力,俱落在赞成者身上。派外建交,必须有力量为後盾。若二矮审视支持者力量不足,有否决权。虽然众仙俱赞成更支持,却还遭朱梅否决。法治只是一纸虚文,实际上还必需有执法力量,才能绳之以法。执行之际也只能是司法人治,基本精神可给司法任意演译,随心篡改。篡改也有穷时,为有力量的执法者持着酌情权这个法律罅,就只能徒呼呵呵,任由滥用权力。

  众仙无奈,最後付之私人行动,以石生之母,现在紫云宫中执事,用归探乃母为名,只要入内找着乃母,便可托她代求。以私人名义,代掌教写下一封书柬,由金蝉持天遁镜护身,陪同石生将书柬带去。借用紫玲的弭尘幡,以求来去迅速。金姥姥便从法宝囊内取出一个约有姆指粗细、长有三寸的黄玉瓶,借给石生,盛那天一贞水。石生、金蝉展动弭尘幡,化作一幢彩云,拥着二人破空而去。

  以护航为理由,也借得餐霞大师门下弟子周轻云,同了李英琼,骑了神随後跟去。

  团结只能在面对共同的压力下苟存。峨眉开府期近,渐趋势盛,一切利益冲突就浮现出来,再也不理会门派宗旨,各行各素,视议论如无物,不啾不。妙一夫人更心切小情夫,恐本夫滥用权力作迫害,於是冒然提出入微尘阵收旗,逐教主之位。妙一真人眷恋权势,誓师不让。但玄真子自知神衣魔咒难瞒主旗中元灵,只敢执掌「派鞭」以操纵同门。其他长老也知形势瞬息万变,位高势危,权力就像一片两面刀,不伤人就伤己,不敢轻攀那琼楼最上层,便率了长幼两辈门人与各派群仙,看妙一真人夫妇同入微尘阵去。

  绣云涧那边本就瑞气蒸腾,五色寒光凝成一片异彩。更因阵势受扰,令阵顶祥光霞彩,时起变化,瞬息万端,谁也窥察不出阵中玄妙,而阵内光景更不足为外人道。妙一真人夫妇在阵内也被互相隔离,音讯难通。各自宽衣赤裸,以示赤诚,五体投地而拜,闭目输诚,抑智交心,双腿叉开贴地作一字马,腿根环揩地面,虚心询意,孳润草根地层,汲引灵气。再仰身祝祷,作悲天悯人,祈求天革,鼓吹变命,尽力提升气量,激昂云宵,盗得虚名泛滥,才装作俯首下心,倾听草息,蠃取天心垂鉴,位列高层,操权势之柄,则可随意主宰民意自肥。

  可惜妙一真人热衷权势,有耳无心,不以心智分析祸源,遵从玄真子在魔宫时学的轩辕老怪心法:“敌党所行必反对;敌党反对必赞成”。但求见乜反乜,逢反必和,乘机叫嚣,种票为尚。只见近身的一片树叶,无睹整个森林,招揽邪灵,被地妖播弄,把地层抬高三倍,令草灵附无其所。要饲养妖灵,嚣叫要强剥草灵滋养及储藏的两成。更为粲灵开路入侵,分薄草灵养分。令一般草灵失养,活力水准急降。为元灵所弃,公评其名列尾底。

  妙一夫人则心羁淫夫,有形无神,对一切声息,过耳不闻。但阵中元灵却感应到阴魔留在她身内的先天真气,绕缠不舍。惜无入港之引,只在穴口徘徊揩贴,竟勾起夫人淫兴,穴中麻痒酥骚,好像有几千几万只跳蚤在阴道中噬咬一样,但却在祭典中,无暇自渎,只能发出唔唔春声,借祭祀动作,舒缓欲火。可幸仪式不是刻板固定,可随机适变,於是把孳润草层行动变成着力揩压,藉由双腿的磨擦来舒解阴道深处的麻痒感。多作俯首倾听,才能压榨那爆胀的乳球,不停厮磨旋动,以阴阜贴沾那清爽的地气,凉透入心,祝祷声中泄出呻吟梦呓。这性欲特别旺盛的女仙,表现出充满了野性的诱惑,也呈现了她自己强烈的需要,令阴魔血脉奋张。

  阴魔自云路跟入阵来,见夫人娇艳如昔,动作引人遐思。乌黑光亮的秀发彷佛就是一道飞瀑披泻。衬起染布云霞的艳丽面容,更是春情浓沃,娇艳愈滴,散布性感风情,火红而鲜艳,容光四射。眼帘垂闭,显露出睫毛弯长,有勾魂摄魄的魔力,泛出水影媚光,鼻息咻咻,不住地喘气,咬着牙,忍住颊上诱人的艳媚绯红,道尽心中那如油煎般的难受。螓首後仰,胸前尖笋颤动,坚挺的双峰抛摇摆荡,波涛般的起伏跳动,幻出了柔美无瑕的汹涌乳波,挥舞着饥渴的春情,羊脂白玉的肌肤因兴奋而呈现粉嫩的桃红色光彩。玉腿张开成直条,脚弓处的弧线贴黏地层,随纤腰的摇动,雪白的肥臀上下颠簸着,一大片黑森林时隐时现。胯间密缝微张,沁出淫水泛滥成灾,黏稠满毛发,湿润已极。那一个缝,也一张一合。隐隐透着红光,若有若无地吸吐张阖,异香扑鼻。淫靡的异香,妖野的骚样,发自内心,嵌合自然神韵,天赋的娇媚姿态,风骚入骨,天生淫荡疯狂有无穷的魔力,引得阴魔心旌浮动,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色胆包天。

  这阵中云浓雾厚,除了他的无相慧眼,对面不见人。阴魔竟自聚化法身,混迹草层,荐身夫人胯下,独留擎天肉还原,塞上妙一夫人窿把她的空虚填满。夫人正在祭礼中自迷,给这熟悉的巨撑入穴,小穴急速收紧,将阳物紧紧束在穴中,那一股从少男身上传来的刚阳之气,感受马上传遍全身,教她如痴如狂。紧紧绞缠着那充满了她窿的肉,热烫地牢牢夹实,膣阵阵缩紧,磨擦着火热的韧,内的搔痒感渐渐化作一股热流,充满能量,灼热的幅射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夫人浑身剧震颤抖,触电般的快感,从跨间的蜜穴爆透到灵台,一经挑逗便一发不可收拾,全然无法压抑那放浪的情态。直觉的娇嗥舒压,胯下蠕动迎合。

  巨大的肉塞满了她的穴,强猛的迫力将淫液化成泡沫,自那粉红透张的嫩壁细缝涌出了起来。酥软的身子沁出丝丝香汗,混着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爱液微薰,借体热上腾,钻入阴魔鼻中。名的玉蚌香涡穴末梢呈螺旋状,前端的螺旋体还会伸缩。急速收紧,将巨忽松忽紧的含夹,漩涡的吸吮,把阴魔刺激得兴奋无比,不断跳动茎阵阵颤动摩擦,产生无与伦比的快感。夫人以纤腰前後左右扭动揩磨更疾。龟头被热烫紧密的穴轻旋厮磨,酥酸无比,又酸又痒,那深入道内部的龟头,就像被挤得伸缩不定,点击敏感的花蕊蕊心。

  阴阳两气在夫人玄关内鼓荡融合,血脉中一浪又一浪的欲焰激潮,波涌千层,相叠扑来,不可能压得住那从体内涌出、不断翻腾的欲焰火气。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的冲击着夫人的心防,又在瞬间流遍全身,透出了情欲遍走全身後娇艳的酡红,幻彩滟滟,肌理生晕,现出了朵朵桃花,极其娇艳。耳中清清楚楚地听到她那扑隆扑隆的心跳声,快感一波波自阴户向全身袭散开来,带着令人酥酸的电流传遍了身子的每一处,强烈的高潮自内爆发开来,痉挛紧缩,震出销魂的浪涛声,低回荡魄,勾魂萦心。灵魂彷佛出窍,到了九霄云外。

  妙一夫人雪臀挺动,泛起一圈圈外扩的臀浪,她胸前的那两个奶子也随着上下的运动在跳动。有着种火辣辣的性感,无力的呻吟着,柔嫩的阴肉不断地吮吸着那个光滑的龟头。水滑漉漉的道变得又燥热又潮湿,撩人心魂的爱液微薰,湿黏满了茎,一股淡淡的淫水味冲入嗅觉,麝香阵阵,中人欲醉,反过来又会进一步催激阴魔的情欲。配合师娘的扭动摇摆,阴魔将源源不断的把先天真气注入她的体内,孕拥阵内元灵,喷到她那不断扩张的花芯中。夫人觉到元灵波涌,却与师尊所述,炯不相符,惟望男子有别,感受差异。到元灵递进玄关後,却是相符,连忙依法开放百脉,延请进驻上丹田,却不敢尽放三尸元神。

  此一念抗拒,虽暂时免却阴魔注入九天都篆阴魔大法,保持自我。但就未能与旗中元灵融会,达人旗一体。旗灵元灵存聚灵台後,未能由窍顶升起,只能回旋九转,经由樱唇逸出,聚化为一座旗门。霞光闪亮,洞内云雾收泷。

  妙一夫人请得主旗升出後,神智回复清宁。对穴中巨,熟悉不过,顿时醒悟,这小奸夫绝不简单,无需保护。对教主之位,即时兴趣索然,见本夫呆望主旗,如斗败公,竟然心生不忍,慨然把主旗递出,道:“只要你应诺一件事,这权杖就是你的。”

  妙一真人已然双眼发光,但却不似往日的糊里糊涂,竟毅然答道:“做一个傀儡,替人当灾,倒不如乘槎浮海,来得自在。”

  妙一夫人哑然,叹道:“我是此等人吗?只要你不起心伤害一个人,你的权势是绝对的。”

  妙一真人狂喜,劈手收抢过主旗,眉飞色舞,道:“这交易可比做吕不韦的更胜万倍!你说的是阴魔那小色鬼吧,可真白操心了。这小鬼来头大得很,师尊早已交代。这是你和玄真子师兄唯一不知道的事。”

  妙一夫人也不以本夫揭晓奸情为羞耻,也不以他自比吕不韦为侮辱,只诧然道:“竟然劳烦师尊命令,他有那样的身价?”

  妙一真人苦笑道:“峨嵋开府,认祖归宗,话是说英琼独秀,他却是三英二云之首呢,你等着瞧吧。”

  这是妙一夫人一错再错。虽然未能人旗合一,但却已超越了乃师,足以剿灭轩辕老怪,阴魔也不会袖手旁观。妙一真人未与旗灵融会,终其一生也布不了主旗入阵,只能紧握之作权杖用。又怕交出後收不回,不肯授与妙一夫人布阵,错过了那反魔的气候,任轩辕老怪出卖神州,贱售民众心血劳力,勾结八恶。终致阴魔接过微尘双阵,五行二仪合并,碰出众多四九重劫中,最惨烈的一个,导成天劫,大地重归鸿蒙。

  阵外众仙待了有个把时辰,忽听阵中起了雷声,隆隆不绝。不多一会,一片极强烈的金光闪过,霞彩全收,现出妙一真人夫妇,手上恭恭敬敬捧着长才九寸的旗门,身後跟定那阴魔留藏在阵内的替身,有点失魂丧魄,如醉如痴模样。这替身全是噬占了的浪女血肉,融汇而成,因是女性贺尔蒙为主,缺乏雄风,只具形,无充实起举之能,更莫说侵攻坚了。只因阴魔贪图逍遥自在,才塑做此替身以掩盖行踪,交妖鲧元珠修成的第三元神支配。

  妙一真人正了教主之位,不由兴奋的道:“要多谢我的夫人,靠她本座才能有这今日。”

  这些追逐权势名利的话,只能由那留在峨嵋的鲧珠替身听了,阴魔原身已射入海隅。猛见一所宫殿,乌云密布,阴风四起,黑影中千万道红光像箭雨一般,夹着风雷之声,由四方八面射向殿中心一个彩球。球外芒彩四射,由红紫两道光华团成,阴魔认得那是紫青双剑。英琼、轻云被困阵中。

  话说轻云带了英琼,在背上凭凌苍宇,迎着劈面罡风,御虚飞行,顷刻千里。飞行了两三个时辰过去,遥望前面,山峰刺天,碧海前横,已抵海隅,猛觉神身子往一沉,竟落有数十百丈高下。神只管奋力腾扑,也不能前进,渐渐还有下沉之势。二女向下面一看,脚底下三面皆是山峦杂沓,一面临海,展现出一个大约数百顷的平原。当中建了一所宫殿,琳宇金阙,玉阶朱柱,回廊曲槛,华表撑天,甚是庄严华丽,大殿阶前有一大平台,广约百亩。

  二女离了背,往下飞落,猛然看见神脚下似有一股青气,颜色极淡,看得甚真,却时隐时现。紫郢剑先化成一道紫虹绕去,便听无数裂帛之声同时作响,那青气变成万千缕长短青丝,雨雪一般满空飞洒。那神本来拼命往上挣扎,因为用力太猛,直似弹丸脱手,眨眼间直上青冥。轻云、英琼降落在平台,见平台竟是整块美玉所成,不但五方十色,暗藏六合阵法,而且光华隐隐,彩霞腾耀。

  忽见一道青光,从大殿内直飞出来,却非旁门左道,乃是一个二尺多高,生得奇形怪状的小孩,又胖又矮,一双黄眼长上额上,鼻子高耸朝天,加上底下一张阔口,和一个又大又圆的蛤蟆头,越是显丑陋非常。小孩摇着双手跑了过来,说道:“这里是海仙湾玄龟殿。见这只黑神骏,冒冒失失地放起青瑶锁,一见上面有人下来,知道惹祸,已为你们飞剑所毁。你们坐骑未伤,我们伤了一样至宝,已经晦气,何必得理不让人,又寻上门来?你们走你们的,岂不甚好?”

  先把对方诱离现场,然後重新布置,掩盖那些不利自己的证物,是执法者的优势,可以只手遮天,装饰着法治公平,连真相也埋葬了,确比轩辕老怪魔徒的赤裸裸行凶令人向往,优胜得多。

  可惜话未说完,又是一道青光由大殿内飞出,落地现出一个相貌俊美,英气勃勃,年约十六七岁的童子,一见面便朝二人说道:“我的青瑶锁却被你们飞剑斩断。不寻你们,你们倒上门欺人。省事的快走,我弟兄认晦气,不与你们女流一般见识;再如迟延,我便把你二人擒住,做我殿中侍女,叫你们日夜侍候,担当不起。”

  持宠生骄,当然用不着惺惺作态,花这些无谓精神。英琼本来就是挟武犯禁之妖蛇,那吃这个,不由勃然大怒,喝骂道:“大胆妖童,无故开衅,还敢出言无状!”

  说罢,手一指,剑光便飞上前去。先来那个童子见英琼动手,口中还骂他妖童,也怒骂道:“好个不知趣的丫头,放你生路不走,谁还怕你们不成!”

  一面说,弟兄两个的飞剑早先後放起迎敌。二童剑光哪是紫郢剑敌手,被压得光芒渐减。紫虹如龙飞电掣,把内中一道剑光绞住,立时纷碎,青芒飞落如雨,因而对另一道势子略松,被另一童收了回去,喊一声,同直往大殿中飞逃。

  轻云这才猛想起在南海边上最着名厉害的一家散仙,姓易名周。此人在明初成道,还有他妻室杨姑婆,女儿易静,以及儿媳绿鬓仙娘韦青青,孙童易鼎、易震。先在昆仑山星宿海飞鲸岛上修炼,後来将岛宫让给乃子易晟的师叔无咎上人居住,才举家移居南海。

  猛听大殿内一声娇叱,一个全身缟素的淡妆少妇,飞身出来,立时天昏地暗,阴风四起。殿前石台上预先设好的大须弭正反九宫仙阵,已被暗用颠倒乾坤五行移转大法移了过来,离宫上阴阳火箭也已发动,黑影中千万道红光像箭雨一般,似金蛇一般乱闪,夹着风雷之声,四面射到。幸而紫郢、青索双剑神妙,那千万道红光虽乱射如雨,一近身前,便自消灭。可是无论二女怎样上天下地,横冲直撞,总被黑暗包围,恰似红紫两道光华团成一个彩球,芒彩四射,在阵中电转星驰,滚来滚去,用尽方法,也难冲出阵去。

  但有相法阵对阴魔如同虚设,阴魔入阵後见阵法未有一齐发动,无对二女加以伤害。那是韦青青见宝知人,知二女不会是任由摆布的易吃果子,若不能毁尸灭迹,给双剑逃去,易周那老家伙也未必能罩得住。阴魔於是也不理会二童,改向主阵的绿鬓仙娘韦青青下手。韦青青心头上在在忐忑思量,更想不到大须弭正反九宫仙阵,会对潜入者毫无警报,在疏於防备下,被颠倒迷仙五云掌偷袭成功。但此妇修为毕竟深厚,虽然在颠倒迷仙五云掌下,身子被困,但神智竟能不屈,把杏眼睁得圆圆的,怒目而视。

  这韦青青一生都是娇生惯养,以法凌人,却不知法治只是司法人治,只能对惧怕执法暴力的升斗小民作威作福。越是深受公平法治欺骗的不幸人,落入执法人员手上,越以为法治可靠,越是伤害执法人员那持铁大晒的至高无上自尊心,激起他们的愤恨,看看公平法治救得了谁,越要他们显示他们有能力玩弄法律的尊荣,所以越无辜,死得越惨。只能抱着煮到就食的心情,承认他们是比上帝更万能,令他们觉得一点都唔好玩的,落难的人才有点侥幸的机会。不过奸犯科之徒,不敢奢求公正,用生死人肉白骨去恭维他们,以求取再次行恶的机会,则会令他们觉得不做点事,是对不起自己的高高在上,就会决心做点独有的好心,去满足他们的受到恭维。

  这些歹徒能利用恭维去获取执法者的帮助,因为执法者有枉法的空间,惩办与否,非关执法者的痛痒。但歹徒犯案为的是泄欲泄忿,对自己命运的控诉,难以抵受别人命运好,在法治保卫中,享有绝对完美的保护,力量只是在那的小小现场,除伤残受害人外,无其他能力。所以想从歹徒手上得到此等那持铁大晒的至高无上自尊心而徇私,就缘木求鱼了。

  阴魔前身饱受从古未有的极度精神折磨,看透了纯洁外表下被遮掩的丑恶,见绿鬓仙娘韦青青身材丰满、乳房圆润、肩宽肾耸,那有圣洁的质素,而且两眼距离阔得很,是阴道松弛的象徵,床上不容易得到满足,难免淫乱,对于诱惑不具抵抗力,即使只是初次见面的男性,也有可能上床。把标榜守制的全身缟素撕下来,看她如何贞节。

  一双圆滚饱满,比玉还白沉甸甸的乳房,弹了出来,充份散发出妇人的成熟媚力。一经揉搓,即觉弹力十足,柔中带韧,直是浑成元珠一体,微微颤动,好像只要一捏,就会渗出水来。阴魔毫无顾忌地强力的搓揉,好想就这麽给捏爆,却觉得双乳变得灼热敏感起来。鲜红绛朱的乳蒂高高耸起,又硬又大,如同两颗圆大葡萄,衬着随之扩大的粉红乳晕,高高隆起,皱得如山冈遍布,渗出雾气,蒸蕴出浓郁的乳香,散发着淫荡的气息。引动馋欲。

  阴魔俯身舔啜香露,绞卷吸缠,即见绿鬓仙娘表现出难忍阵阵酥痒的快感,发出「啊~~啊~~」的娇喘呼呼,由灵魂深处泄出来,吸引了阴魔的视觉。看到鼓圆吹气的艳红丰厚樱唇,竟从口角两边各带有的长而又深的陷坑直抵腮颧交汇处,表达出绿鬓仙娘的性感,对淫欲的挑逗,直是人见人爱,要她到精尽血枯为快。

  腮颧之间的凹坑是基因,也是口腔的吸力做成,见证着那强劲吸力的存在,令人想像着穴的吸力非同小可。精囊在喷精时,生理自有平衡调节,到一定的空舱就自动停止,但那强劲吸力的穴却能把囊内点滴都吸出来,不到竭尽不止,不是单一渔郎可独钓。要是不分,好易无,所以其夫易晟贪欢早丧。

  阴魔看着绿鬓仙娘云霞满面,白如莹玉的脸颊上红潮不断,闪现出浓媚春情的饥渴神色。但在心猿意马中,绿鬓仙娘却嫌阴魔似大未大,虽然穴久旷,已是潮汛汪汪,如蜗之吐涎,却不甘受奸,明眸孕着泪水,运用全身力量,挟实双腿。岂知更惹阴魔兴致,觉得此情难得,试图品尝一下强奸滋味。

  桃源洞口虽闭,楔身难入,却只能封锁一般渔郎。阴阜上的三角墨林茸茸乌亮,圆圆的一大片,覆盖着娇脐下整个小腹,极其浓密,显示她是个性欲非常旺盛,两且欲望极为强烈。隆起的阴阜隐隐透着红光,两片粉红淡褐的肉唇还不时地或缩或张,吞吐着热气,若有若无地吸吐张阖,窍中艳香浓烈上飘,颇令阴魔如醉如痴,更惹欲火。兼且阴魔的魔能长能短,能粗能幼,只要调较成洞口尺码,那软绵绵的大小阴唇是挡不住的,挟力越强,磨擦力越劲。不能由韦青青身下那一双玉腿间的桠接处卸入,就只有打桩式直扎,入口处的阴核就成了最受力之处。

  最辛苦得来的果实,是最滋味的,绿鬓仙娘韦青青给阴魔一桩扎下,立即电殛中枢,整个人酥麻酸软,魂飞魄散,震撼得嗥声爆炸,淫水泉喷,筋软脉疲,自动开放门。只尝过易晟小棒子滋味的韦青青,谷深处那里经得起这般强烈的冲击,深藏在淫荡疯狂爆出。虽然性的感觉虽是生理反应,性感带的敏感源来自人的内心,若不是两情相悦,再多的抚触也无法挑起情欲,不过一个是虎狼年华,饥渴苦闷,治艳骚荡而又奇淫欲强的妇人。则处处是性感带,女性的快感从身体内部涌出。她的空虚是那麽的巨大和饥渴,那麽的需要抚慰,需要男人的强烈和暴力,被强而有力的冲击之後,什麽矜持、什麽羞耻都要飞出天外,脑海中彻底地被这种淫乱的感觉给完全占满,在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快感、一丝充实,那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换来一阵一阵的充实感。

  「啊~~嗯。喔~~」似痛苦,又饥渴地发出缓暖春声,淫声浪语助长了阴魔的欲火。阴魔食髓知味,双腿把绿鬓仙娘韦青青的玉腿箍挟得贴紧难分,随穴阴唇的松软度,加粗魔,千军万马的冲刺,舂米似的越捣越快,暴雨狂风,直上直落,劲动不歇,噗嗤噗嗤之声不绝於耳。已不知给插过了几千几百次,插的津液纷飞,发烫的縻肌仍然在收缩着,更加用力的夹磨着,舂扎得绿鬓仙娘全身狂抖,乳球颤动,口中狂呼求饶。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冲击着她的全身,黑色的闪电在她的脑门爆炸。一双玉臂却紧紧圈着阴魔脊背,指骨深深抓坎阴魔背肉,娇躯颠簸不住。承受着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

  这股滔天热劲冲撞得浑体酥麻,强烈的高潮自下体爆发开来。玉腿间迫挟而成的浅谷已经被淫水泛滥成灾,山洪暴发般从深处汹涌而出,经阴魔的巨,流至阴囊袋子上,一滴滴地从袋上滴满一地。无意识的不雅字汇,撕肝裂肺地发泄出来,凄婉尖厉哀号充盈太虚,坠落九幽,也乐得唇冷鼻青,眼神茫散。

  这里绿鬓仙娘乐得欲仙欲死,那边她的儿子也在死亡边缘。二童只顾讪笑二女,却不料被轻云听出那说话声音不离前後左右,告知英琼。英琼把心一横,以意运剑,由紫郢剑本身灵妙自动前去寻敌,直朝二童发声之处飞去。易氏弟兄虽忙将阵法倒转,但那紫光竟是比受操控迅速得多,刚得避开,即又随後追到,逼得易氏弟兄走投无路,危机瞬息,只得连将阵法忘命运转,变幻不停,也只苟延喘息。英琼、轻云只见紫光在近身不远上下纵横,电射不停,不知敌人如此狼狈。否则轻云青索剑也照样飞起,两下夹攻,易氏弟兄休想活命。

  忽然一道白光在黑暗中出现,与紫光只略一交接,便倏见一亮,依旧天清日朗。二女的身子仍在殿前石台之上,大须弭正反九宫仙阵已移回殿内。面前不远,站定一个身材极其矮小的少女,是易氏弟兄的姑姑、云南昆明府大鼓浪山摩耳崖子尸洞一真上人心爱弟子、神尼优昙的甥女,神婴易静。易静因接了神尼优昙的飞剑传书,说峨眉教祖在峨眉山凝碧崖开辟洞府,群仙盛会,命她到日前去赴约;故此在往峨眉赴约之前,回殿省亲,就便取一些灵丹和贺礼带去。忽见殿前面九宫台上阵法发动,两个子易鼎、易震被一道紫光迫得走投无路。因认出那紫光的来历,知道无论来人是否有理,也须放她出阵。那两个童子,满脸忿恨,却在那女子的身後一言不发。那少女已含笑说道:“我们俱是一家人,二位道友快请停手相见,兔伤两家和气。”

  各自将飞剑收回後,易静猛想起平素与长兄易晟之妻绿鬓仙娘韦青青姑嫂不和。韦青青又修为深厚,除易周外无人能制。所以易静除每隔三年回家省亲外,轻易也不愿在玄龟殿多住。知嫂嫂素常溺爱护短,此事决不甘休。父亲晨叁,神游未回,无人制服得了他,恐外人见笑,忙催英琼、轻云二人先走,自己暂留,与嫂嫂理论。英琼轻云因要急於上路,又想和易静比快,便连也不骑,双剑合壁,化成一道红紫两色的彩虹,电闪星驰,直往迎仙岛破空飞去。

  阴魔在阵内听得是一家人,可真进退不得。是敌人就不会依礼投诉,吃了亏也只能靠同党的力量讨回来。但是一家人,司法的长辈可就不能不闻不问了。事故虽是由误会开始,有所损伤也不能太在意。但把战场搬到穴来,就怎样都说不过去。可幸阴魔有先见之明,塑了一个替身在峨眉。这个铁一般的不在场证据,任司法的如何玩弄法理,也难以否定他们自己的眼睛。只是在心理上,也不好意思再赖在人家内了。

  阴魔才放松了双腿,绿鬓仙娘却更怕阴魔离开穴,双臂指掌不特不放,更用上全力,脱困的玉腿飞快缠绕阴魔腰身,咬紧阴魔的肩膀,道:“你这小色狼很可恨,也很可爱,也强得举世无双。你要不给老娘过足瘾,休怪老娘甚麽不要面的也做得出来!”

  阴魔气馁怯道:“给那个小豆钉来撞破,可不是好看的吧?”

  绿鬓仙娘哼道:“这小豆钉也不小了,撞破了就益益她吧。说甚麽,她敢入殿才怪。”

  易静只听得嫂子在殿中谩骂几声,也不追出,慌忙抬出峨眉掌教与爹爹交情及优昙姑姑仙谕,争论了几句。见韦青青也无激烈反应,也自起身。只是心中奇怪,那平素把爹姑也不放在眼内的嫂子,竟如此好说话。

  她那知绿鬓仙娘已充耳不闻,紧紧的抱着阴魔,在阴魔胯下含住肉,弓起娇体使劲摇晃,将雪臀狂扭猛翘,圆磨转动,彷佛鱼钓钩上,腾拧摆,不停的挺动香臀,又旋又扭,狼狈迫忙,就像一团热烫的火缠了又吸,任淫水泊泊流出。昂头挺胸,双臂力匝阴魔雄躯,把柔韧的乳球擦得火热。如此淫浪放荡再没一点儿平日的圣洁出尘模样,扭的那麽妖冶、叫的这般淫荡,人世间所有的道德束缚,当下全然抛诸脑後,一心一意只渴求着他男性的侵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也只企盼能再持久一点,便死而无憾的身心都迷醉在肉欲之中。

  穴内玉壁痉挛紧缩,子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