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5(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二节y火世仇

  廉红药负有使命,要潜入g内破毁阵图总枢,金蝉、石生本来就等得不甚耐烦,尤其石生关心乃母,恨不得早早救出才能放心,更是执意非跟去不可。与甬道外遇上守候着的两个异派童子不期而遇。二童是寻父仇而来的南海双童甄艮、甄兑。

  二童之父甄海,乃人与海豹杂交所生。其祖父乃南宋末年一个福建的舟子,被飓风吹落荒岛,无心中吃了一枝迷阳毒草,欲火如狂,拿上一条海豹交合了二日三夜。欲火是泄了,但人却从此瘫倒,不能行动。海豹竟然怀了孕,到第九年上,生下甄海,随即死去。甄海幼禀异质,更遇见异人,得传了许多道法。只因误信损友,为巧手灵龙所煽动,与铁伞道人的心爱门徒樊量,到紫云g寻仇。

  甄海骑着一个浑身雪白,双头六翼,长约五尺的怪鱼,手中拿着一个两尺来长,头朝下,底朝上的口袋,对准紫云g上面的海眼,发出一股和烈火相似的红焰,烧得避水牌坊上面,滔天红浪,海热如火。

  g内初凤觉到炎热异常,听那灵兽龙鲛在牌坊下面昂首怒啸,忙使窥天测地之法,将手往地下一指,地面平空起了一个镜子一样的圆光。向圆光中一看,只见滔天红浪中,隐现着一个道人和一个头梳抓髻的幼童。那道童狮头环眼,凹鼻阔口,獠牙外露,赤发披肩,生相甚是凶恶。道人一手执剑,身背铁伞,与铁伞道人一般装束,容貌却又不似。初凤便用那两面隐形符,与金须奴偷出海面,看出两个敌人只是法宝厉害,道行并不甚深,便先潜回g内,行法封锁全g。二凤诸人在避水牌坊下等候,见一道细如游丝的青光从身後飞出,电驶星奔,直s海面。回身一看,偌大一座紫云g,竟然隐得没有踪迹。

  初凤二次同了金须奴飞身上去,命金须奴现身上前,自己暗中下手。那知甄海颈间戴着的一个圈儿,名九g环,竟能自动飞起九道芒尾般的白光,团着一圈光华,把初凤在金庭玉柱中所得来的一口宝剑绞得粉碎,爆化成银光如雪,飞起万点银流,一片红光中,猛映着四周蔚蓝的海水,纷飞飘逝。环光再朝金须奴飞去,将金须奴用来抵敌的一道黄光围住,敲出铮铮之声,响成一片。初凤见他手上所持的那条口袋,赤红光华时幻五彩,便暗使天书副册中大搜摄法,一把将那口袋劈手夺去,却不知归藏袋的用法收法,没有持着袋底。刚一到手,便被y火将身吸住,仗着玄功奥妙,先将心神护住,连人带袋飞回g中。可是y火照处,遁形符已渐失功效,那条归藏袋赤红光华也是锐减,隐隐现出一个少女从光华圈绕中往前急驶。金须奴接二连三发出法宝掩护,等到九g环将法宝破去,初凤连人带宝俱都不知去向。

  上面海水越来越红,下面越发炎热难耐。三凤素来恃强任x,首先飞上,二凤、冬秀也自跟去。上到海面上,金须奴已被伤了好些法宝,只波罗刀能够制它,於是唤二凤、三凤、冬秀三人合战道人樊量。慧珠随後骑在龙鲛背上冲上,见剑光法宝纷纷飞起,星飞电闪,银雨流天,正在相持不下。那龙鲛原有避水之能,才一飞到上面,四外的海水便疾如奔马,纷纷避开,露出方圆数里的一大片白沙海底。那条六翼双头的怪鱼倏地失水,往下一沉,几乎将甄海翻跌下去。幸而那怪鱼也非凡物,忙将六翼展开,飞将起来,才得稳住。

  那怪鱼名为双首银鳌,也甚通灵,见着龙鲛原有几分畏惧,只为受了甄海法术驾驭,不得不听命上前。甄海不禁心里一惊,神微一散,吃金须奴乘机放起丧门打中。一道白光闪过,任甄海逃避得快,肩头上早着了一下。

  慧珠见那一个带着九个芒角的白光圈子,将金须奴用波罗刀化的一道黄光围住,铮铮之声,响成一片,坚利非常,便将炼刚柔放起。一团夹着无数黑点银星的粉红光华,带着微微呜咽之声飞去,夹着微微一股粉香。同时金须奴将波罗刀收回去。那九g环被光华中飞起的许多淡红的水珠吸住,休稱动转丝毫。环上九个星角光华由大而小,转瞬之间九g环芒彩全消,才行坠落。

  那金须奴二次将波罗刀放起,一道黄光疾如电掣,从斜刺里飞s去。甄海忙将两足一夹鱼背,往下一沉,且先避过危机。谁知两下相隔已近,龙鲛猛地一伸长颈,两个大头同时张开血盆大口,捷如风翻恰将怪鱼双头咬住,白白地送了x命。

  道人樊量起初原想生擒众女,见道童无功,自己运用法宝俱被二凤破去,大有相形见绌之势,只得披散头发,脱去衣服,口诵真言,一声大喝,收去飞剑法宝,现出九个赤身女子,连同自己,俱都倒立舞蹈,打算用天迷魂大法,迷了三女灵智。谁知三女的一部天书副册正是魔g秘笈,这种魔法最是厉害,除金须奴外,全g姊妹早已炼得纯熟。初凤嫌它恶毒,而自身总是女子,赤身行法,有许多丑态,胜人不武,不胜为羞,再三告诫叮咛,不许大家妄用。

  道人满念y邪,首先发难,将三凤惹恼。三凤返身朝道:“贫尼道行浅薄,适才寸功未立,实在无颜回去。如凭现成阵法取胜,难免敌人讪笑。自愿单人出阵,胜了自然擒敌献寿;如再失败,从此不复相见了。”

  许飞娘料她此番出去,必难活命,正可借此蛊惑她那避祸三劫,隐遁多年不闻外事的父兄,北海铁犁山无底洞的金风老人与散花道长出来。唯恐众人拦劝,忙即答道:“道友此举甚好,我等在g中静候佳音便了。”

  y魔李玉玉连头也不回,径驾遁光,往甬道外飞去。三凤却看出y魔李玉玉词色不善,讪笑阵法,故意高声喊道:“李道友且慢行一步,阵门还未开放,恐怕出不去呢。”

  这正好给y魔李玉玉一个借口,扰乱甬道,放弃李玉玉r身,为紫云g召惹强敌。慧珠以来者为客,三凤行为太不合理,便手掐魔诀,暗将阵门打开。y魔李玉玉已无需展露锋芒,只施用粉光障眼法,弄出一片桃花色的烟光,乘机掩护。廉、金、石三人和甄氏二童,俱在阵门开放之际,乘虚隐身进入。连飞娘那样机警的人,也为阵法一收一放,光霞潋滟所乱,当时通没丝毫觉察。魔镜固是神秘,毕竟甬道相隔千里,总图包括全阵枢机,看上去人同蚁大,给y魔化的烟光弄得色空无二,模糊不清,也就看不出了。y魔李玉玉这才破口大骂道:“无耻贱婢!只知倚仗些须妖法,用魔阵邪术暗算,等你仙姑我再来扫荡魔窟时,就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三凤闻言大怒,一面封闭阵势,想将李玉玉困住,一面便要追去。骂声中只听y魔李玉玉一声冷笑,一片桃花色的烟光过处,形影不见,故意现出身外化身,飞出甬道之外。三凤知道阵中未将她困住,追出也是无用,气得千y尼万y尼地痛骂不绝,将阵门交与蓉波防守,与众人回转。那血光返照太y神镜耗损真元,不宜多用,见飞娘、三凤、冬秀三人已随了去人同返,总图中无有朕兆,忙将镜法停止。

  石生见乃母独留,无论如何,不肯偕往。待廉、金二人和甄氏二童紧摄三凤等人去後,y魔亦蜕化回原身,隐形藏匿陆蓉波背後,发声施诈,道:“蓉波,多年不见了,这位就是呵哥儿了吗?”

  y呵是y魔户籍中名字,只因自嘲为‘呵'来满城风雨,成伪造假笑面、奸笑面後的眼中钉。在”恶之欲其死〔的人x规律下,饱受y毒摧残,才愤世嫉俗,改‘呵'为‘魔',自认y魔。陆蓉波只道是当年旧识,随口答道:“不,呵儿福薄,婴孩时夭折了。”

  y魔心灵震撼,强忍下激剧波动,故作诧异道:“你说到那里去了,当年呵小兄四出求道,还曾到我道观来呢!户籍及出生证明可不就是你的吗?更弄得满城风雨呢!”

  陆蓉波语带嘲弄的道:“朋友既知满城风雨,还要探索秘密吗?那小孽种已失踪多年,不会再为你带来好处了。”

  y魔心感曲折,暗思量着,何来象齿成焚身毒火。故作奸笑,道:“秘密怕人知,不就是奇货可居吗。”

  陆蓉波藐笑道:“飞蛾扑火的可真多!偷窃隐秘必然惹祸上身。你今日不是归顺紫云g,就是天下再无容身之地了。”

  y魔嗤声道:“凭你?”

  陆蓉波傲然道:“出面的虽然是紫云g,背後的势力却真不少。当年二次群仙大会战,昆仑派托钵老g主巧手灵龙阶下,多少也受了点禁制。幕後的有嵩山二矮,峨嵋也放不过你。灵峤g与峨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荒二老也牵涉到这隐秘内。兀南公、轩辕老怪的魔徒贪婪枉法,更倚重昆仑派另起炉灶。你吃得下吗?”

  y魔忍不住,凄厉狂笑道:“吃不下,也要吃的了。”

  陆蓉波摇头叹息,道:“你肯死,我却不肯埋呢。这里更不是你发横的地方呢。”

  可惜陆蓉波自持过甚。y魔自经紫云g道:“诸女迷途罔返,大限将临。你父母之仇,早晚得报,毋须急在顷刻。”

  在金蝉耳边吩咐,待廉红药破了晶殿中总图,才可攻入g来。金蝉听後,即猛觉身子被一种绝大的力量吸住,凌空而起。y魔施用千里洞庭法术,把金蝉、二甄由甬道秘洞送出g外。三凤眼见烟雾中四个人影,忽然似一朵金花爆散开来,转眼即行消灭。初凤在殿中遥望,一道清光,像电闪一般掣了两下,那片黄烟便忽然消散,不禁大惊失色。忙又取了两道灵符,分给二凤、慧珠速去相助,将血光返照太y神镜运转,飞向二女面前大放光明,二女向空中注视,自能观察敌人踪迹。

  y魔以先天真气播弄血影神光下牺牲的血r,酿成的若有若无,似真似假,也实也虚的幻影的身外化身,在各殿间地下流窜不休。二凤、慧珠才照见正南方彩蜃殿,有一片青烟升起,刚追过去,又是东方大熊礁红烟升起,紧接着正西的蚣殿,正北方的圆椒殿,西北方的虹光湖,西南方的珊瑚榭,相继各色烟光升起。本就碧树琼林,玉宇瑶阶,珠g贝阙,绚丽无穷的紫云g,再被这各色彩烟笼罩其上,越显得光华缤纷,蔚为奇景。虽是黄烟刚将敌人困住,便被走脱,却自青烟继起後,敌人入四方八面各色彩烟,未见逃出,就说是一处只困住一人,已有六七个之多。这其馀诸人从何而至?照这样,神沙甬道岂不形同虚设?初凤真是越想越烦。

  自从神沙甬道筑成以後,初凤把全g殿都用魔法封锁埋伏,入魔益深,明知今日事太扎手,再加上适才新召来了魔中七圣,如果伤了敌人回来,还易打发;否则魔头无功而归,便要反攻行法之人。但在飘渺无迹的影像下,还未自知魔法已为高人破去,害人不成,反害自己,已被反噬而毫不自知。

  y魔原身志在天一贞水,掩护廉红药潜入内殿後,已往金庭试开玉柱。金庭玉柱间受到y魔扰攘,也光霞上升。初凤正是魔头高照之际,知有敌人前去盗宝,中了埋伏,不由又勃然大怒,忙命金须奴持了护身灵符速去查看。金须奴持了护身灵符去後,先是二凤、慧珠两人空手回转,说只远看烟雾弭漫,越是近看,越没一丝痕迹,等到转身,离得较远,烟雾又由淡而浓,不解何故;如今四方八面俱已寻到,皆是如此,那发烟之处,并无一物。先到第一处彩烟前,太y神镜曾放了一次光明,并未照见敌人形迹。後来连飞巡了六七处,直到回殿,便始终是一团黑影。那是被y魔舍弃的荡女r身所垢蒙,幻成暗影。初凤大惊,忙掐灵诀施法,见镜影依旧是寒光皎皎,纤微俱照,知未被人破去,这才放心。

  三凤也狼狈而归

  山村情事sodu

  说眼见烟雾中还有四个人影,忽然似一朵金花爆散开来,转眼即行消灭。那烟雾也越近前越淡,及至到了阁前,连一点痕迹都无有了。初凤深信那七圣大法,只一冒起烟雾,必有敌人被陷,决不致空。料是敌人道行深厚,中法被困,神志不会十分昏迷,虽是隐起身形,还在那里运用真灵,以绝大定力来相抵御,所以看他不见。即使会用什绝妙的隐形地遁之法,也只掩得两三个时辰耳目。虽听得烟中人语,也以为被这类魔法困入,一切幻象,均由心生,千奇百怪,变化万端,常有自言自语的时候,并不放在心上。

  金须奴也从殿外飞来,说是远看金庭玉柱彩雾蒸腾,光霞辉耀;近视依旧是好好的,并无一物埋伏,也不见有敌人侵入形迹。初凤听说和昔年发现宝物时情形相似,竟想到是又有宝物出现。因为降生时辰将至,怕金庭玉柱疏於防守,也是七圣迷神之法的後患,成心想在人前炫耀,施展那近数月来所炼成的各种幻景法术,便吩咐除黄晶殿外,再设一席寿筵在金庭玉柱之间,藉此娱宾,兼以诱敌。飞娘早已存了趁火打劫之想,正苦无从下手,这一来可认定是天夺初凤之魄。

  第七十四节虐杀假母

  y魔再入金庭玉柱盗取天一贞水,虽是法身比前更微,也侦不破天地缠度之秘,费时,其畅顺当然及不上机缘巧合者所留下的知识。得传之士虽是知其焉而不知其所焉,也能在其所知的那一刹那间达到目的,但所知只是得传的那一点。y魔後,却探到全面x的一点轨迹,知是应时辰重叠之机契才能开启,暂非其时,於是往大殿飘去。忽见殿中冲出一道银光,甚是迅速,带着杨鲤往神沙甬道人口处飞去,神色异常匆遽。

  原来当年杨鲤迷恋陆蓉波美色,自愿归顺孽g,却并未逃过初凤眼底。此时陆蓉波元神脱离了固元胶做的皮囊器官,被初凤察觉元命牌失效,便把杨鲤擒下。杨鲤自知无幸,便用他师父所传千里腾光之法逃走,不料三女在殿前早设下好些埋伏,待杨鲤刚一飞出殿角,阶前便即飞起数十g彩丝,比电还疾,罩向杨鲤头上,直朝殿中扯回,也引来了y魔这生仇死敌。

  y魔摄随杨鲤入殿,过尽那迂回曲折的复室曲甬到尽头处,殿东侧壁上现出一个穹门,门内就是天刑室。那天刑室乃是一个大约方丈的圆形穹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