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8(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节伪善灭口

  矮叟朱梅也从远处海面飞临,名为破g取水;实在另有目的,更窥觊金庭玉柱底下的天一金母遗书。吩咐易静姑,手持苦行头陀遗赠妙一真人的寂灭神钟

  用九天十地神梭,先将甄艮、甄兑、英琼、轻云四人穿行地心,渡入g中,以免神梭出土时,雷声光华惊动敌人。出土後,同往扰敌寿筵,分散敌人心神,以便朱梅这里破神沙甬道中的四十九阵,可少许多手脚。

  千里神沙,犹如户庭,不消多时,七人望见前面地底青光潋滟,知已到达珊瑚榭下。一同隐了身形,直扑黄晶殿。这内殿本是全g最重要的所在,埋伏自然不少。一则易静道力高深,见多识广,二则英琼双剑神妙,再有朱梅预先指示机宜,更加身形隐住,即使遇见一两个g中馀孽,无不应手伤亡,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无声无息,一些也没有阻隔。只刻许工夫,众人不知鬼不觉地侵入三女摆设寿筵的正殿不远。三女犹高坐中案,款宾献术,只管互为赞美,笑言晏晏,俱不料危机瞬息,就要发作。

  这时y魔三凤忽然从座中起立,手里擎着一个白晶酒杯,满盛碧酒,对众妖说道:“忆昔纣王r林酒池,被世人称为无道荒y,伤耗许多财力民命。其实奸y乃玄天续世之基本,无y行何来阁下r身。此身寄存生命,命就是此身,岂可任其长恨以非我有也!当有而享之,量各人财力而定。财者,交易之媒介,力所付出之储备。藏之而不用,无异自我虐待。世人以为诟病,是酸葡萄心态,因无缘叁照而已。不过古之r林酒池,不过是今世之自助餐模范矣。有酒r岂可无色欲?通天教主也重申食色x也,但主先酒食而後色欲,我则为色欲鸣不平,此法必先色欲後酒食。这酒海中储有不少俊男美女浮游,我等置身其内,同泛碧波,诸位食指一动,告知小妹,便可指物下载与君共享。区区小术,无异班门弄斧,诸位休得见笑。”

  说罢,将满头秀发披散,口诵玄天魔咒施展魔法,将翠袖一挥,满殿音声尽止,灯烛光华全都熄灭,殿内外俱是一般漆黑,眼前只见云烟乱转,不辨一物,遮隔了易静等人入侵的声息。

  转眼工夫,忽听y魔三凤大喝一声,耳听涛声浩浩,酒香透鼻,众人觉着身子微微动了一动,一座黄晶正殿已化成一片广阔无垠的酒海,除长案几座杯外,原来景物不知何往。那y魔三凤手中所持那只晶杯,变成亩许大小一个晶盆,银光闪闪,直冲霄汉,结成一团皓月,清辉流s,照得上下通明,宛如白昼。众邪方在同声赞美惊奇,忽闻细乐之声起自海上,一团彩云簇拥着数十个赤裸裸的仙官仙女,各自骑鸾跨凤,手捧乐器,浮沉於海天深处,若隐若现。仙韶送奏,载歌载舞,着意摹拟y的动作,配合y调露骨的曲词,戏假情真,全神代入那奸意识,演奏出一片y糜气氛,惹得众邪嚣哗四起,挥舞若狂,频呼安哥叫喊不绝,蠃取乐坛天后威名。衬着这晶盆皓魄,上下天光,碧云银霞,流辉四s,置身其中,几疑仙景无边的瑶池金阙,也未必有此奇丽。

  水中各种鱼虾介贝之属,俱化人身,只保留原来头首,附鳍带翅,在水中穿梭般来往。雄x跃跳出水,大翻筋斗,以竖企的j,率先c入水中,以溅荡的浪花受评判品题,划分级数。雌x展演柔骨,弯身成圈,r向外,在水面轮转,翻滚中半身入水。r球出水,则摇身荡r,能以鲜红r尖,划出圆圈为合格,成圈的数目定优劣。r画演完,转上y阜,由隙喷洒水柱,而所喷高道,水量,时间作计分。

  各嘉宾选择心头好,即由仙官或仙女带领,对号入坐,先色後食。一对对相接,架上波涛上的金花架上,花袈上火焰熊熊。烧烤中,那些鱼虾在火上受炙,雄xj热炙膨胀,在内蹦弹,带给女嘉宾x趣无涛,有喷不尽的jy,直贯花心。雌x则壁膨胀,炙热逼套男嘉宾鬼,有洒不尽的yj。烤期不定,久暂由心,待熟透才食之。

  众妖人在晶盆之内,手持原有青玉案上的杯箸,随意往海中舀酒,取鱼烤食。局外人看去,却是具体而微,其中人物,与海蜃楼相似。不但那酒海仅有原来殿堂大小,连众妖人都变成了尺许长短。易静知是魔家的寸地存身之法,虽比不上佛家的粒粟中现大千世界,却恶毒非常。却还是不知所饮美酒是y魔三凤的血光;所嚼鱼虾实是鬼焰。

  y魔三凤布局,志在初凤,不料初凤已为七圣迷魔所反噬,神魂不定,无心饮食。许飞娘自持身份,不肯露体,只烤而食之。眼看殿中诸妖女、妖人正在狂欢极乐之际,渐渐销魂蚀骨。所以众小辈群仙才能斩瓜切菜,如入无人之境,杀得紫云g**犬不留。

  晶盆前面酒波中忽然冒起一道红光。y魔三凤首先大喝一声,收了妖法。初凤在殿中原有准备,也早运元灵,将手一指头那嵩山二矮的狠毒恶行,凄凉自呓,哀叹君子和而不群,不聚无力。纵有巨象之宏,也难免受鼠辈的暗算。洞里面乃是一座广堂,石色如玉,四壁上凿痕斑驳,见证着朱梅的欺师灭祖。毫无寸土完整的地面,却留有铁伞道人那柄铁伞。

  原来y魔前身失踪当日,岛上火山突然爆发。嵩山二矮自知手上缺乏y魔前身的心头血,难以推算收火时刻,不敢下洞。但贪婪不减,只利用了一个愚昧自大的家伙,代为持伞下洞。才到洞底,忽然满洞金光云霞似万道金蛇闪得一闪,引发出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当即把他全身震成粉碎,形神俱灭,留下了这柄铁伞。

  y魔睹物思人间,忽见正面壁上却现出大师遗容影子,羽衣星冠,丰神俊秀,望如大罗金仙,神态如活。满洞金霞乱闪,似见大师朝他微笑。随即金光彩霞一闪即隐,铁伞即发s奇亮红光,j芒s目,熔缩流散。初现时高才三尺,j芒万道,耀目难睁,当中裹着六七寸长一g圭形黑影,凌空直上。y魔见物触心,识海竟浮起了控宝心诀,默运玄功,怂身勘入。当中黑影化为七寸长短一柄宝圭,落入手中。那疯蘼仙界的神话「必胜石」就是这离合五云y圭。那三尺宝光竟然汇入y魔体内,带来了连山大师平生修为,亦开启了y魔的三生意识。

  其实怎样的玄天异宝,也都要受限於用者修为。连山大师能以初成道之身,击败当时已是千年道行的赤杖真人夫妇,全是两位与其师同时得道的师兄,天都、明河两位长老,以其千年道行,暗中合运所致。

  连山大师知其子劫数难逃,还存侥幸之心尽其人力,修改离合五云y圭为荫护伞,护他潜修火海洞中,按时宣泄地火,结纳功德,以求改变命运。也在其身上种下冬眠大法,令j子成孕後冬眠三百年。出生後,在「必胜石」神话下,必需有此基因的血,才能运动铁伞入火海,成象齿焚身,於苟延残喘下,生不如死,受尽折磨。待群仙四九重劫成形,才由幼妹严师婆暗中护持,应劫转身。y圭虽是威力绝大,却只是恰好前古异宝未及出世,雄霸一时。非将不曾出世那面阳圭得到,y阳合壁,难以抗争天劫。

  那石人本是火j,名叫火害,本是人与大荒异兽火汗交合而生,其形如猿。因是天生异禀,从小便能发火,知连山大师有一部火经,可炼成火仙,则能吸取太阳真火,随意运用,取之不尽,颠山覆岳,易如反掌。连山大师藏他入石人内,护法守洞,为朱梅所斩。

  y魔明了因果後,对身仇祖恨,发出无奈的哀叹,对此身世,既无可喜,是无爱,亦无奈,也无可怨之处,更无依恋,一切都为绝地求存而来,暗恨天心莫测。对乃祖的悲天悯人,也另有识处。既是天降大任,必先折磨其身心体肤,就把大任降下众生吧,何必偏偏选中我。大智出,有大伪,天意劝善的词句,就给伪君子利用。所谓万丈高楼从地起,就任你资质非凡,也被这咒语永远压落基层底下。要是在劫难逃,何必曰善,自讨苦吃。长期活在黑暗的人,颇对众生的幽暗面有着深刻的认识,非是强者长受恭维中所能透视。所谓仗义多从屠狗辈,也不是知都正义为何物,只是对权贵的仇恨矣。一旦面临利益的选择,也是黑暗非常。对弱者慈悲为怀,也是绝对浪费,更是自掘坟墓。

  意料火害有用到之处,便代祖传经。那火经就是离合五云圭上的离火规律。y魔用潜意识内所存的用法,扬手发出神圭,察亮离火真言,照向石人。宝光照处,化为y阳相生的五行真火的一个大火球包围石人。忽然金光云霞似万道金蛇闪得一闪,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当即把石人震成粉碎,四面更有千万g奇亮如电的七色金银光丝针,其细如发,如暴雨飞芒,向着火球中心现出的小红人,环身攒s,只是s离红人两三尺便即回收,当中留有一个大圆空洞。红人便是火害元神,被困在内,受大五行绝灭神光线的洗练,毫光闪闪,闪烁不停,将元神炼成形体。

  神圭墨光猛然暴长。j芒四s中,虽作墨绿色,却是奇亮无比,所到之处无坚不摧。一头宛如撑天晶柱向上突伸,一头便往地底冲去,挨着便倒,连那火球也被荡了好几荡。由宝光攻陷的深坑中,一股浓烟激s出来,地底烈火已被引发,直s洞道:“晚辈易静,因往紫云g助峨眉两位道友除魔,事後才知两个舍追敌未归。奉家父传谕,命晚辈同了瑛姆门下廉红药,极乐真人门下陆蓉波,来此拜山请罪。就便带了两个无知舍回去,重加责罚。不知上人可能鉴此微诚否?”

  表明背後靠山众多,除自家的祖父易周,师父一真上人外,还有峨眉、青城、瑛姆三派,真若大军压境前的先礼後兵。上人只得以笑掩饰内心的慌张,指着哈延对三女道:“令辈追到岛上,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将我数千年的铜椰仙木撞折了七十四g。我想此事衅自我门人所开,专责令,未免说我不讲理,心有偏向;如果专责哈延,未免又使众门人不服,说我畏惧令尊,人已打上门来,还一点不敢招惹,未免说不过去。本拟用蛟鞭当着令打完了哈延,再同样代令尊责罚子孙,然後命人送他二人至玄g殿,请令尊来此,将我那七十四株铜椰神木医治复原。哈延已经挨了一百馀下蛟鞭,令辈却是身上尘土未沾。就这麽放走,纵然令尊家法严峻,将他二人处死,我们也未看见;万一护短溺爱,哈延也打得略有一点冤枉。我想还是由我处治。令辈照他数目领责,也决不使其多挨一下。如何?”

  那易震素来刁钻,一听天痴上人色厉情虚,连乃祖也骂其内。反正难免吃苦,把心一横,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不要脸的老鬼!用障眼法儿打门人,还好意思说嘴。你看你那孽徒身上有伤麽?”

  天痴上人原不护短,家法也严,只因来人将他心爱仙木撞折,才动了真怒,执意非打来人一顿不可。明知打完之後,众门人必要徇情庇护,虽未授意医治哈延鞭伤,并未禁止。进来时看见哈延身上伤痕平复,并未在意。及至被易震一驳,匆促中,竟回不出什麽话来。眉头一皱,勃然大怒道:“小畜生,无端道我偏向,难道我还怕你祖父易周,成心弄假不成?我也照样用障眼法儿打你,打完也给你医便了。”

  y魔戾气激发,闻上人言语嚣张,不甘由易静示弱,发动九天都篆y魔大法,煽动廉红药这y奴。在红药的意识中,也只觉是一时冲动,娇声斥责道:“由来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这老鬼自恃一个小小磁峰,包庇罪孽,混淆是非。是公平的,就应把孽徒拦截在岛外,依规服罪。窝藏歹徒,与匪同罪。只毁了几株朽木,尚未伤到你这不要脸的老鬼,你好要感恩戴德了,还敢绕舌,真要姑nn将你这狗岛翻过来不成!”

  看廉红药平日为人,矫揉造作,一旦被劈开门,撕下云英面具,泼起来何真够味。天痴上人竟回不出什麽话来,眉头一皱,毕竟挂不住面来,勃然大怒道:“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既犯我铜椰岛,决难宽容。我就打了他们,看你怎样翻过来。”

  上人说罢,便命行刑。y魔也已祭起离合五云y圭,夹杂血光鬼焰,红光照耀。一时间,各人都错认是对方出手。在离火将发未发之际,猛听钟声连响,一道青光飞入,一个穿白半臂少年现身跑禀道:“磁峰上起了一片红光,磁气忽然起火,请师父快去!”

  言还未了,就在这忙乱之际,满室添上金霞,圆门外现出一个赤足驼背的高大老头,声如洪钟,大喝道:“痴老头,别来无恙?你这麽大年纪,还欺凌後辈则甚?人我带去,你如不服,岷山白犀潭寻我,不必与人家为难。”

  说时,早把手一招,易氏弟兄绑索自然脱落,刚巧被易静一手一个接住。地下两妖童的蛟鞭已打了上来,蓉波手指处,两片碧荧荧的光华将蛟鞭接住,绞为两段。一阵霹雳之声,连乙休和易静等五人俱都不知去向。y魔尚未心甘,待要发难。

  上人因全岛命脉,存亡所关,已一指宝座,疾同电闪,驶向磁峰。y魔神光飞s,比天痴更快,看到磁峰人不能近,朱梅只在磁峰上放起幻火,使敌人误以为勾动地心真火,使其内燃,闹了个手足无措。上人飞驶到磁峰,朱梅已溜走,磁峰要紧之处仍是好好的,并无动静。y魔从乃祖遗付意识,尽悉朱梅来历,知朱梅不具好心,以时机未熟,不想打草惊蛇,更犯不着为奸徒作嫁,便放过铜椰岛,转去救援神。

  y魔凌空s达崇明岛,神光搜索下,竟探不到妖孽盘据,全岛亦感应不到任可妖人,不禁对蒲妙妙的妖法,有高深莫测之感。只扫描到岛中峰顶妖气蒙,幻出蜃影憧憧,英琼、轻云在峰顶为蜃影所迷。

  那英琼、轻云二女从紫云g御剑飞来,一路上尽是无边大海,骇浪滔天,波涛山立。忽然前边海面上卷起一阵飓风,天际y云密布,激成一片吼啸之声,震动天地,海水被风卷起数百丈高下,化成好些g擎天水柱,在怪霾y云中滚滚不休,前面岛屿已在y云弭漫之中失了影子。二女知道这类水柱力量绝大,打算绕越过去,那些水柱却倏地发出一片极凄厉的怪吼,飚驰电掣,齐向二人挤拢。轻云首先觉出啸声有异,以地隔崇明岛又近,不禁心里一动,疑是妖人弄鬼。英琼早娇叱一声,一按遁光,直往水柱丛中穿去。轻云也得将身剑合一,跟踪直穿过去。这一紫一青两道光华,恰似青龙闹海,紫虹经天,那些水柱虽有妖法主持,如何禁受得住,只听霹雳也似一声大震过处,头一g水柱挨得最近,先被紫光穿裂,爆散倒塌,银雨凌空。所过之处,巨响连声,那麽多的高大水柱,转眼工夫,纷纷消灭。前面青螺浮沉,一座孤岛,业已呈现面前。

  岛上岩壑幽深,花木繁秀,四面洪涛围绕,颇具形势。沿海一带,奇石森列,宛如门户。二女驾遁光分途搜寻,抵全岛中心,见一座高峰,矗立前面,峰顶仿佛平广,叁天直上。峰顶直塌下去,深约百丈。像是古时的一个大火山口,年代久远,火已熄灭。又经了人工布置,把x底填平开辟,约有百亩方圆,自上望下,形若仰盂。当中一片,地平如镜,石比火红,不生一草一木。近地十馀丈的一圈峰壁也都齐整整往里凹进,形若仰盂,北面略高,似有一座洞府,隐在壁内。

  二女见石土布置,处处暗合奇门生克妙用,更听得神长啸从下面传来。轻云不敢轻率闯下,却想引敌露面,便取了一件法宝,朝下掷去。这是寒萼的小玩意,声势却是不小,却无甚威力,更驱散不了幻影。y魔心知那蒲妙妙巢x定必深藏地底,要给她来个拨草寻蛇,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