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8(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节伪善灭口

  矮叟朱梅也从远处海面飞临,名为破宫取水;实在另有目的,更窥觊金庭玉柱底下的天一金母遗书。吩咐易静姑,手持苦行头陀遗赠妙一真人的寂灭神钟

  用九天十地神梭,先将甄艮、甄兑、英琼、轻云四人穿行地心,渡入宫中,以免神梭出土时,雷声光华惊动敌人。出土後,同往扰敌寿筵,分散敌人心神,以便朱梅这里破神沙甬道中的四十九阵,可少许多手脚。

  千里神沙,犹如户庭,不消多时,七人望见前面地底青光潋滟,知已到达珊瑚榭下。一同隐了身形,直扑黄晶殿。这内殿本是全宫最重要的所在,埋伏自然不少。一则易静道力高深,见多识广,二则英琼双剑神妙,再有朱梅预先指示机宜,更加身形隐住,即使遇见一两个宫中馀孽,无不应手伤亡,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无声无息,一些也没有阻隔。只刻许工夫,众人不知鬼不觉地侵入三女摆设寿筵的正殿不远。三女犹高坐中案,款宾献术,只管互为赞美,笑言晏晏,俱不料危机瞬息,就要发作。

  这时阴魔三凤忽然从座中起立,手里擎着一个白晶酒杯,满盛碧酒,对众妖说道:“忆昔纣王肉林酒池,被世人称为无道荒淫,伤耗许多财力民命。其实奸淫乃玄天续世之基本,无淫行何来阁下肉身。此身寄存生命,命就是此身,岂可任其长恨以非我有也!当有而享之,量各人财力而定。财者,交易之媒介,力所付出之储备。藏之而不用,无异自我虐待。世人以为诟病,是酸葡萄心态,因无缘叁照而已。不过古之肉林酒池,不过是今世之自助餐模范矣。有酒肉岂可无色欲?通天教主也重申食色性也,但主先酒食而後色欲,我则为色欲鸣不平,此法必先色欲後酒食。这酒海中储有不少俊男美女浮游,我等置身其内,同泛碧波,诸位食指一动,告知小妹,便可指物下载与君共享。区区小术,无异班门弄斧,诸位休得见笑。”

  说罢,将满头秀发披散,口诵玄天魔咒施展魔法,将翠袖一挥,满殿音声尽止,灯烛光华全都熄灭,殿内外俱是一般漆黑,眼前只见云烟乱转,不辨一物,遮隔了易静等人入侵的声息。

  转眼工夫,忽听阴魔三凤大喝一声,耳听涛声浩浩,酒香透鼻,众人觉着身子微微动了一动,一座黄晶正殿已化成一片广阔无垠的酒海,除长案几座杯外,原来景物不知何往。那阴魔三凤手中所持那只晶杯,变成亩许大小一个晶盆,银光闪闪,直冲霄汉,结成一团皓月,清辉流射,照得上下通明,宛如白昼。众邪方在同声赞美惊奇,忽闻细乐之声起自海上,一团彩云簇拥着数十个赤裸裸的仙官仙女,各自骑鸾跨凤,手捧乐器,浮沉於海天深处,若隐若现。仙韶送奏,载歌载舞,着意摹拟淫的动作,配合淫调露骨的曲词,戏假情真,全神代入那奸意识,演奏出一片淫糜气氛,惹得众邪嚣哗四起,挥舞若狂,频呼安哥叫喊不绝,蠃取乐坛天后威名。衬着这晶盆皓魄,上下天光,碧云银霞,流辉四射,置身其中,几疑仙景无边的瑶池金阙,也未必有此奇丽。

  水中各种鱼虾介贝之属,俱化人身,只保留原来头首,附鳍带翅,在水中穿梭般来往。雄性跃跳出水,大翻筋斗,以竖企的茎,率先插入水中,以溅荡的浪花受评判品题,划分级数。雌性展演柔骨,弯身成圈,乳向外,在水面轮转,翻滚中半身入水。乳球出水,则摇身荡乳,能以鲜红乳尖,划出圆圈为合格,成圈的数目定优劣。乳画演完,转上阴阜,由隙喷洒水柱,而所喷高道,水量,时间作计分。

  各嘉宾选择心头好,即由仙官或仙女带领,对号入坐,先色後食。一对对相接,架上波涛上的金花架上,花袈上火焰熊熊。烧烤中,那些鱼虾在火上受炙,雄性茎热炙膨胀,在内蹦弹,带给女嘉宾性趣无涛,有喷不尽的精液,直贯花心。雌性则壁膨胀,炙热逼套男嘉宾鬼,有洒不尽的阴精。烤期不定,久暂由心,待熟透才食之。

  众妖人在晶盆之内,手持原有青玉案上的杯箸,随意往海中舀酒,取鱼烤食。局外人看去,却是具体而微,其中人物,与海蜃楼相似。不但那酒海仅有原来殿堂大小,连众妖人都变成了尺许长短。易静知是魔家的寸地存身之法,虽比不上佛家的粒粟中现大千世界,却恶毒非常。却还是不知所饮美酒是阴魔三凤的血光;所嚼鱼虾实是鬼焰。

  阴魔三凤布局,志在初凤,不料初凤已为七圣迷魔所反噬,神魂不定,无心饮食。许飞娘自持身份,不肯露体,只烤而食之。眼看殿中诸妖女、妖人正在狂欢极乐之际,渐渐销魂蚀骨。所以众小辈群仙才能斩瓜切菜,如入无人之境,杀得紫云宫犬不留。

  晶盆前面酒波中忽然冒起一道红光。阴魔三凤首先大喝一声,收了妖法。初凤在殿中原有准备,也早运元灵,将手一指头顶上悬的魔镜,一团暗影,立时发出一片寒光,向来的红光照去。现出一个长髯飘胸,大腹郎当的红脸矮胖老者,是北海陷空老祖门下大弟子灵威叟,大声疾呼道:“昔日连山大师那两枚朱环已化成两个光圈,正摄着那五彩神沙,如彩虹经天一般往衡岳一带飞去。宫外已畅行无阻,便连这座黄晶殿也是藩篱尽撤。”

  几个宫中主脑听了,顿时失魂丧胆,一干妖人也无不惊心,俱都面面相觑。

  忽然叭的一声,灵威叟脸上着了一个大嘴巴,半边左脸立时由红透紫,直打得灵威叟暴跳如雷,茫目四顾,却见到一个矮老头儿现出身来,正是嵩山二老中的矮叟朱梅。

  原来朱梅十万火急赶来,也不敢涉身沙障,於易静等人入宫後,带了金蝉,到了神沙甬道出口,见前面五色光华乱闪,便笑对金蝉道:“这东西却也有趣,将它毁了可惜。好在孽是紫云三女所造,与我们无干,且收下来,留待峨眉开府时,给你们仙府添点景致。”

  他人作孽,自己得益,正是伪君子的手段,所以天残魔君周废魔高举和稀泥的人道歪法,把妖邪渣滓保存下来,待地缺魔君邓矮魔的黑猫白猫歪法,培育出贪污盛行。这都是他人做孽,与两个魔君无干。

  朱梅将手一扬,飞起一红一白两个晶彩透明的圈儿,钊轮电转,流光荧荧,直往沙障之中飞去。转眼之间,耳听丝丝之声,红光白光越来越盛。对面数十百丈的五色光华竟然越缩越小,穿入圈中,现出甬道原形。一直收到到了第三层阵口,才悬空中不动。见阵内只是一片灰蒙蒙,仿佛轻烟薄雾相似,内中隐隐似有银光青光闪动。那是陆蓉波复体重临,母子陷入无形沙障之内。

  朱梅等待地底起了一阵极轻微的炸音,虽是顷刻便止,知总图已被廉红药破去,那红白两个光圈又复飞转上前。眼看前面一片浑茫,倏地现出十百丈五彩金霞,丝丝之声响个不绝。起初只见里面光华微微隐现,直到金霞快被宝环吸尽,才现出天遁镜与蓉波、石生二人所用剑光宝光。在各种光华围护中,蓉波与石生闭目相背而立,背上还伏着一个少女,是她在宫内的患难之交的金萍,已有些神志昏迷。

  天遁镜原是朱梅故物,首先飞回。朱梅将手合拢,一搓一放,立时便有一个轻雷发出去。蓉波也为雷声惊醒,见救援已至,俱如绝处逢生,喜出望外。忙收剑光法宝,跑上前去,先向朱梅跪倒行礼。朱梅手掐灵诀,运用玄门先天妙术,对准空中宝环一指。那一红一白两个光圈,便带起两道粗约丈许,长约千丈,像微尘一般的淡影,直往洞外飞去。

  当下朱梅为首,到九宫图前。离图丈许,将天遁镜,连同灵符、无音神雷,一交与金萍,代破那外图。嘱咐金萍留下,将这面天遁镜照着那图,再将灵符展动,用这粒无音神雷,对准图中主柱发出。此图一破,甬道中所有禽兽蛇龙水怪之类,失了统驭,必定到处游行乱窜,有此镜在身,足可抵御。

  然後朱梅从身旁取出铁仙盾,照图中主柱掷去。此宝乃苦行头陀采取东海底万年寒铁所炼,其形颇似一面护身盾牌,盾的上端是一个首,人在盾後,以先天太乙真气驾驭前进。那口和目内自会发出百丈寒光,两条白气。寒光所到之处,无论沙石金铁,遇上便即消融。再被那两条白气一吹,立时成了康庄大道。真个是石流沙熔,无坚不摧,穿山行地,其疾如箭,瞬息千里。由外围飞行,直入内殿,见了红药,朱梅便留下石生母子,由红药相助取那元命牌,自己同了金蝉径往前殿现身。先打了灵威叟,才哈哈大笑道:“你这冒名顶替,不知死活的胖老儿,竟敢在这时候赶来讨好卖乖。如不看在你那孽师面上,我一举手,便送你去见真灵威丈人去。只打了你一下,敢不服气麽?”

  灵威叟哪敢招惹。好在朋友情分业己尽到,不敢再为留恋,先自遁走。紧接着朱梅也将身形一晃,不知去向。初凤这才醒觉,金须奴也给弄得手足无措。

  原来金须奴毕竟得道多年,见识广博,认出那困虐冬秀的是血光鬼焰,竟落入了苦主中。知道不论是连山大师,或是血神子邓隐,都是不是他惹得起的魔仙,连忙动用当年朱梅赐下的紧急通讯求救。不料朱梅已早在宫外,下命令歼灭紫云宫,犬不留,意图为月儿岛上欺师灭祖的行为,尽力灭口掩饰。

  初凤先受七魔反攻,神志时清时乱,这时因受朱梅干扰,神智一清,勃然大怒,将手一指魔镜,立时满殿俱是寒光,镜影中现出许多少年男女。易静等人承灵威叟冲入时做成的混乱,隐形潜入。这矮子不迟不早的现身,惊醒敌人,把一群小剑仙的突袭破坏了,看来是想两败俱伤吧。

  许飞娘一眼望见金蝉独自一个,正往阴魔三凤身旁扑来,因志在阴魔三凤身边的革囊,不容金蝉得手,将手一扬,飞起一团红似淤血,软而透明的东西,光华暗赤,时方时圆,上下飞扬,满殿充斥凶煞之气,魔镜寒光俱为所掩。阴魔三凤早已惮忌这赤身教主鸠婆所传赤癸球,知是污秽不过,也暗中化出五火乾坤罗,成一片透明光幕。这先後天之间的五行异宝,虽不能在阴魔的先天真气下发挥威力,但本身的灵异组织却能隔绝了赤癸球的污秽,只容赤癸光线通过。众人才未被淤血沾上,坏了道行,但隐身法吃那赤癸球一照,俱都现出身形。易静将预先备就的灭魔弹月弩对准那团暗赤光华射去,光华似梭一般,正向当中穿过,立即爆散开来,化为万点红雨,飞洒下落。

  易静飞起剑光直取飞娘;英琼、轻云双战初凤、慧珠;甄艮、甄兑合斗二凤、金须奴;易鼎、易震,在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光华之下,到处穿飞,不时现出上半身,用飞剑法宝杀害宫众,任何法术法宝俱不能伤他们分毫,甚是猖狂。初凤已被英、云双剑逼得风雨不透,虽有慧珠死命保护支持,仍是无用。金须奴舍了二凤飞往助,敌住英、云。初凤忙将秀发披散,口诵魔咒,施展魔家诸天挪移大法,现出一道金挢,由一团五色彩云簇拥,往金庭玉柱中退去。

  二凤本是於奸淫中,被阴魔借天魔之能,采摘得剩下一个空壳,连法宝也无能力祭用,那能是双童之敌,只能跟金须奴逃走。甄兑取出三棱戮魔刺,对准二凤打去。这三棱戮魔刺,由海中恶鲨脊刺炼成,每根只能用上一次。发出去是一条大指粗的银光,光尖上有三棱芒刺,在身上爆散开来,化成无数坚利的碎刺,钻骨刺心,耗蚀精血。二凤被打在右腿之上,觉着腿一麻,忽又觉着裂骨般的奇痛。好个二凤,当机立断。暗运玄功,施展魔教中解体脱身之法,将手一拍胯间,起了一片烟光。一条白生生欺霜赛雪的玉腿横在地上,一声爆响,震成粉碎,自身往金挢那一面飞去。

  倏地眼前一晃,矮叟朱梅重又出现,将手一扬,一团火球发将出去,打在金挢上面,立时将挢炸成粉碎。金须奴不料来的不是救兵,竟是催命无常,益发吓了个魂不附体,忙即一把拉了慧珠,抢向初凤身旁,将月儿岛得来的绿云仙席取出,往空中一掷,化成丈许方圆的一片绿云。与慧珠两人双双夹了初凤,飞身云上,电转星驰,往殿外飞走。朱梅忙运玄功,将手一搓,朝着前面一推,口中喝道:“念你忠义,我索性回风助你一程吧。”

  伪君子就是讲得漂亮,美化他的恶毒行为。当下便有百丈寒辉,带着罡风吹来。金须奴在绿云拥护中,怒声高叫声道:“你要杀人灭口!”

  将清宁扇朝着朱梅一挥,挡住罡风,却被扇风回撞那片绿云,疾如奔马,转眼没入殿顶阵中。慧珠久居宫内,深知那只是死路一条,连忙趁清宁扇档着罡风,跳离绿云仙席,再度潜入後宫池底秘窟。留得初凤、金须奴在绿云仙席中,漂荡於殿顶阵中的五行合运微尘阵内。就在这几头忙乱中,二凤恰巧断了一腿飞来,被扇风反撞弹後,尸横在追来的南海双童法宝飞剑下。

  那旁边的许飞娘心中惦记着阴魔三凤收藏的璇光尺和金庭玉柱中的宝物,几次想飞近阴魔三凤身侧,俱被易静法宝飞剑绊住,终於暗从法宝囊内取出一条长方素绢,上下一抖,立时便是一片白光,高齐殿顶,将易静隔住,自己则向阴魔三凤冲去。阴魔三凤虽是会战金蝉,但眼中望的实是金须奴与初凤,系着人海囚禁自己的秘密。听金须奴怒喝,更显蹊跷。一见二恶陷阵,也不吝惜这外相,气化无相真身,借许飞娘招呼逃退的一喊,做个疏忽,叫出“哎呀”一声,让三凤的肉身炸碎,法宝革囊却爆射金蝉身前,与金蝉拾得。英琼、轻云已双剑合壁,迎截许飞娘去。

  阴魔气化法身,重涉仙阵,驾轻就熟,化入绿云仙席中。当此战火连天之际,也无暇残虐二奸作报仇雪恨,也无严刑逼供之馀暇。可幸初凤已受魔头反噬,神志丧失,如醉如痴,六识混沌。只需那无相心法附汇天魔变幻,主宰初凤反应,套尽所询隐情。

  原来那初凤不甘心巧手灵龙遗嘱,传男不传女,誓夺紫云宫。老奸巨滑的巧手灵龙为保那小孽种一条小命,临终撒下弭天大谎,以仙界神话「必胜石」引动二奸贪念。但初凤宁为口,不甘牛後,怕宫宝两失,必欲斩草除根。金须奴必欲得那一点好处,暗通朱梅,泄露铁伞秘密。那是必需铁伞道人的鲜血洗濯铁伞,才能穿越火海,所以当年巧手灵龙暗中主持夺伞,必要迫出铁伞道人的道家精血,才转往月儿岛。二矮不悉秘辛,设计谋杀铁伞道人後,铁伞失灵。

  金须奴以照顾少主为名,设下陷阱,引冬秀滑足,堕入法力反撞,重击阴魔前身,榨出一滴心头血,供铁伞试验。二矮果能进出火海,便扫尽洞内法宝,分赠紫云宫之五奸,出头威逼利诱初凤,授权金须奴於人海残虐阴魔前身,为要他的心头血,令之生不如死。

  阴魔心灵如遭雷殛,难解疑团,无心再理他事,先依心灵招唤,先往月儿岛,探索心血的玄奥。

  第七十七节必胜真相

  阴魔飞射到月儿岛来,面对全岛愁云惨雾,环岛波涛汹涌,骇浪如山,暗雾蒸腾,湿云若幕,风却静得一点都没有。火海业已封闭,灰沉沉隐现着一片冰原雪山,坚如精钢,就是那精於穿山地遁的人也休想入内。想起这祸首灾源,不由气愤填胸,一声悲啸贯彻云宵。

  突然地底雷声爆响,冰壤震裂,火苗高射。接着便是震天价一声巨响,刹那间,四面愁云低压中,冲起一根大火柱,直由岛中心喷出,上冲霄汉,上空暗云也被冲开了一个大洞。烈火千丈,浓烟滚滚,弥漫天半,把当地天空全映成了暗赤颜色。那根撑天火柱牵同那一排耸天插云的冰块晶屏,突似惊虹飞射远去,现出全岛,宛如一个极大的破盆。四面断崖零落,中现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火口,满地都是熔石浆汁所积的怪石,残沙满地,色红如火,硫磺之气,闻之欲呕,全岛更无一个生物,端的炎热荒凉,无异地狱。

  真是上善若水,利万物而自居其污。万物得利,利从何来?那做福万物之源,尽献其善,焉能不剩下污垢,是以好人命不长。

  阴魔的无相法身视烈火如无物,急剧冲下火口,也不觉丝毫炎热。那火穴深达数百丈,自经地震之後,形势已变,到处满是沸浆熔石。但见火山口下石洞前,那被斩断的守洞石人,在阴魔由它身边经过时,突然眼中涌起连串泪珠,汩汩急流,像是向阴魔诉说那嵩山二矮的狠毒恶行,凄凉自呓,哀叹君子和而不群,不聚无力。纵有巨象之宏,也难免受鼠辈的暗算。洞里面乃是一座广堂,石色如玉,四壁上凿痕斑驳,见证着朱梅的欺师灭祖。毫无寸土完整的地面,却留有铁伞道人那柄铁伞。

  原来阴魔前身失踪当日,岛上火山突然爆发。嵩山二矮自知手上缺乏阴魔前身的心头血,难以推算收火时刻,不敢下洞。但贪婪不减,只利用了一个愚昧自大的家伙,代为持伞下洞。才到洞底,忽然满洞金光云霞似万道金蛇闪得一闪,引发出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当即把他全身震成粉碎,形神俱灭,留下了这柄铁伞。

  阴魔睹物思人间,忽见正面壁上却现出大师遗容影子,羽衣星冠,丰神俊秀,望如大罗金仙,神态如活。满洞金霞乱闪,似见大师朝他微笑。随即金光彩霞一闪即隐,铁伞即发射奇亮红光,精芒射目,熔缩流散。初现时高才三尺,精芒万道,耀目难睁,当中裹着六七寸长一根圭形黑影,凌空直上。阴魔见物触心,识海竟浮起了控宝心诀,默运玄功,怂身勘入。当中黑影化为七寸长短一柄宝圭,落入手中。那疯蘼仙界的神话「必胜石」就是这离合五云阴圭。那三尺宝光竟然汇入阴魔体内,带来了连山大师平生修为,亦开启了阴魔的三生意识。

  其实怎样的玄天异宝,也都要受限於用者修为。连山大师能以初成道之身,击败当时已是千年道行的赤杖真人夫妇,全是两位与其师同时得道的师兄,天都、明河两位长老,以其千年道行,暗中合运所致。

  连山大师知其子劫数难逃,还存侥幸之心尽其人力,修改离合五云阴圭为荫护伞,护他潜修火海洞中,按时宣泄地火,结纳功德,以求改变命运。也在其身上种下冬眠大法,令精子成孕後冬眠三百年。出生後,在「必胜石」神话下,必需有此基因的血,才能运动铁伞入火海,成象齿焚身,於苟延残喘下,生不如死,受尽折磨。待群仙四九重劫成形,才由幼妹严师婆暗中护持,应劫转身。阴圭虽是威力绝大,却只是恰好前古异宝未及出世,雄霸一时。非将不曾出世那面阳圭得到,阴阳合壁,难以抗争天劫。

  那石人本是火精,名叫火害,本是人与大荒异兽火汗交合而生,其形如猿。因是天生异禀,从小便能发火,知连山大师有一部火经,可炼成火仙,则能吸取太阳真火,随意运用,取之不尽,颠山覆岳,易如反掌。连山大师藏他入石人内,护法守洞,为朱梅所斩。

  阴魔明了因果後,对身仇祖恨,发出无奈的哀叹,对此身世,既无可喜,是无爱,亦无奈,也无可怨之处,更无依恋,一切都为绝地求存而来,暗恨天心莫测。对乃祖的悲天悯人,也另有识处。既是天降大任,必先折磨其身心体肤,就把大任降下众生吧,何必偏偏选中我。大智出,有大伪,天意劝善的词句,就给伪君子利用。所谓万丈高楼从地起,就任你资质非凡,也被这咒语永远压落基层底下。要是在劫难逃,何必曰善,自讨苦吃。长期活在黑暗的人,颇对众生的幽暗面有着深刻的认识,非是强者长受恭维中所能透视。所谓仗义多从屠狗辈,也不是知都正义为何物,只是对权贵的仇恨矣。一旦面临利益的选择,也是黑暗非常。对弱者慈悲为怀,也是绝对浪费,更是自掘坟墓。

  意料火害有用到之处,便代祖传经。那火经就是离合五云圭上的离火规律。阴魔用潜意识内所存的用法,扬手发出神圭,察亮离火真言,照向石人。宝光照处,化为阴阳相生的五行真火的一个大火球包围石人。忽然金光云霞似万道金蛇闪得一闪,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当即把石人震成粉碎,四面更有千万根奇亮如电的七色金银光丝针,其细如发,如暴雨飞芒,向着火球中心现出的小红人,环身攒射,只是射离红人两三尺便即回收,当中留有一个大圆空洞。红人便是火害元神,被困在内,受大五行绝灭神光线的洗练,毫光闪闪,闪烁不停,将元神炼成形体。

  神圭墨光猛然暴长。精芒四射中,虽作墨绿色,却是奇亮无比,所到之处无坚不摧。一头宛如撑天晶柱向上突伸,一头便往地底冲去,挨着便倒,连那火球也被荡了好几荡。由宝光攻陷的深坑中,一股浓烟激射出来,地底烈火已被引发,直射洞顶。晃眼浓烟由黑转红,化为百丈烈焰,其红如血,火力又大又猛,与寻常火山之火不同。

  耳听轰轰怒鸣,火穴随即加大,靠近穴口的地面立即熔化,成为沸浆。洞顶火冲之处,着火便即消熔。沸浆熔汁宛如瀑布飞泉,四下喷射,映着火光,发出亮晶晶的异彩,壮丽无涛。上下四外的洞壁似雪山崩塌,带着千丈尘沙,纷纷倒坍。这高达百丈,大有数十丈方圆的山洞,已成火海,全洞被烈火狂风布满,只当中神圭和那火球所在之处,四外各有一圈空隙。

  只听一连串轰轰隆隆之声,现出一个井形大洞,一直向上开去,连熔石沸浆都见不到一点。不多一会,便将那岛上数百丈的地底攻穿,一股烈火浓烟已激射上空,晃眼升高数百丈。与旧火口前後对立,直似两根冲天火柱,矗立岛上,比起初来所见,猛恶十倍。地底异声大作,宛如百万天鼓惊霆发自地中,全岛一齐摇撼。仿佛一叶孤舟飘行於茫茫大海,突遇飓风,浮沉起伏於万丈洪涛之中,眼看就被海中恶浪卷去光景。

  猛瞥见神圭上面飞起一片银霞,略闪不见,神圭已经收回到手内。圭上有人发话道:“孙儿大功告成,还不快走!”

  阴魔一纵神光,往来路射去。飞出百里以外,才停身回顾,只见岛上满空都是金光银霞,将月儿岛全部笼罩在内。宛如一口极大银钟,罩在茫茫黑海万丈洪涛之上,直达海底。中有两股烈火浓烟由顶透出,火柱特高,直射天心,空中愁云惨雾被冲开了两个大洞。远望过去,上半好似无数彩绢裹着两支奇大无比的红烛,四边云雾也被映成了千万层冰纨彩毅,直射九天高处。

  先前所见羽衣星冠,丰神秀朗的仙人,在一幢银霞笼罩之下,悬空立在岛上光钟以内,手掐灵诀,用剑向那火柱连指。火势越来越盛,突然连根拨起,朝空直上。大师将手一扬,发出两片金光,将那离地而起的火柱底层托住。紧跟着远远一声雷震,钟形银光忽隐,连人带火柱便同朝空飞起。一串霹雳之声响过,只天心高处略有两道赤虹,由暗影中破雾冲去,刺空直上,晃眼高出重霄。再看月儿岛,已整个不见,海上波涛仍和初来时所见一样。

  大师早就算定月儿岛他年崩发,必将引起一场大劫,特意安排将那地火先分成多次发泄。无奈二矮贪婪,掠夺遗宝,斩断开洞石人,做成地火郁积,最後不得不以本身元灵,将这隐伏地底万千年的烈火毒焰送往两天交界之处,连同劫灰一齐化去。

  阴魔重归紫云宫,先入视金庭玉柱。探索得柱中,其他异宝尚在,独天一贞水失踪。展开神光照览,贞水已在金蝉怀中,朱梅还在封宫搜索慧珠。

  原来阴魔离去时,许飞娘识得紫青双剑厉害,手扬处,数十丈长一道青光护住全身。再将手连招两下,收回两处法宝。星飞电掣,直往殿外金庭飞去。金蝉、英琼、轻云、甄艮四人挥动弭尘幡首先追去,六扇封闭好的金门已被飞娘用法术震开,依稀还看见飞娘後影在前一闪。

  许飞娘一入金庭,便再将那用童男女头发炼成的天孙锦施展开来,化成一片白中带青的光墙,将敌人阻住。弭尘幡冲上去,竟是异常坚韧。英琼一着急,首先将紫郢剑放将出去,紫光射在青白光华上面,只听声如裂帛,哧地响了一声,但依旧横亘前面,连一丝空隙都无。双剑合壁,光霞潋滟中,裂帛之声响个不绝,那光华兀自不曾消退。实则天孙锦已支离破碎,各颗原子都无义利联系,只是不敢擅先表达,独力承受迫害之苦,留下表面浮光惑人。

  渐渐听得金庭中有了风雷之声,算计飞娘在玉柱间闹鬼。英琼发急中催动纵彩云,竟穿光而入,见金庭中的许飞娘手指一团雷火正在焚烧玉柱,根根都是霞光万道,瑞彩缤纷。许飞娘见敌人追入,一丝也不显慌张畏缩,从法宝囊内取出一物,往上一掷,便化成一团碧焰,当头落下,四外青烟索绕,护住全身,只管注视雷火所烧之处,连头也不再回。英、云双剑吃青光敌住,虽然势盛,无奈许飞娘的剑也非寻常,急切间尚难取胜。金蝉、甄艮的法宝飞剑只围在碧焰外面飞舞,一些也攻不进去,竟不能损伤飞娘分毫。那玉柱被飞娘雷火连烧,柱上光华已由盛而衰,地底雷声轰隆不绝。

  廉红药追入,将瑛姆灵符往前一掷。立时一片金霞,夹着殷殷风雷之声,照耀全殿,光中一只大手,正朝飞娘抓去。金霞所照之处,许飞娘护身烟光先自消灭。飞娘枉伤两件心爱法宝,惊愤交集,倏地将手一扬,便是一团大雷火打将出来。满殿金尘玉屑纷飞如雨,飞娘已将庭中心金顶震穿一个巨孔,驾遁光逃走。

  那只神符幻化的大手,也跟着破空追去。

  易静、甄兑、蓉波、石生都陆续到来,主柱也越转越急,四围的玉柱也都跟着转动。倏地庭中一道金光闪过,朱梅现身。原来这根主柱乃当初大禹镇海之宝,此柱一折,不特紫云宫全宫化为乌有,这附近千里内的海面,俱都成了沸汤,贻祸无穷。妙一真人从微尘阵主旗的记录,推算出此时此刻的开启玉柱心法,传讯朱梅过来。当下朱梅只带了金蝉、石生二人,同往主柱面前,一口真气喷向柱上,大喝一声:“速止!”

  那柱立时停住不转,风雷金铁之声全歇。朱梅两手捧住主柱下端往上一提,那柱便缓缓随手而起,柱基处现出一个深穴,里面彩气氤氲,奇香透鼻。石生忙将天遁镜往柱底深穴照去,金蝉更不怠慢,一展弭尘幡,随镜光照处,飞身而入。底下乃是一个圆球般的地穴,里面奇热无比。四壁悬着十馀件奇形怪状的法宝,当中珊瑚案上,放有一个光彩透明的圆玉盒子。盒前燃着一其细如丝的线香,香烟散为满穴氤氲,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