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1(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九节还卿红珠

  原来妖妇的三七遁法,j妙得出乎y魔意料。三女追杀蒲妙妙,追出百里之外,眼看首尾衔接,忽见西南方一片红云疾如奔马,从山後侧面横涌过来,下面山势越发险恶,高山恶岭,婉前横。妖妇定晴一看,惊喜交集,连忙一催妖烟,改了方向投入红云之中红云开处,现出一伙红衣赤足,手持长剑幡幢,怪模怪样的妖人。

  原来红发老祖接了峨眉请柬,因妖尸谷辰元神漏以後,新近又遁入南疆蚩尤山一带极隐僻之处潜伏。恐远游峨眉无人坐镇,妖尸谷辰前来侵犯。决计只选了十二个道行较高的门人前去送礼观光。这为首一个妖人名叫雷抓子,在红发老祖门下的职司,是监守宝库和采药、生火三事,手里边管领着九山十八洞的炉鼎神灶。蒲妙妙心存叵测,格外和他结纳。雷抓子恋奸凤四姑,却不过情面,偷偷将一座五行神火炉鼎,借与蒲妙妙去炼宝物丹药。谁知蒲妙妙姑媳二人鼎到了手,炼完丹药,又炼法宝,源源不绝,久借不归。雷抓子每次向其索要,总是被婉词媚态相却,当时不忍翻脸索鼎,一直延了两三年工夫。前些日忽听师父说起,不久便要取出应用。惟恐事情败露,监守自盗,罪必不小,更不便假手别的同门去要,趁此时机,骗众同门绕道同往崇明岛,向蒲妙妙索取。

  蒲妙妙还以为遇见救星,见来人个个厉害,与峨眉颇有渊源,即使冒昧动手,有那些宝幡云幢,也能保得住x命。雷抓子听到自己最爱的情人被杀,更加动容。及至听到宝鼎已毁,这一惊尤其非同小可,不由悔恨交集,失神落魄。不想英琼毕龋晃是嗪煸戆祝缫恢缸羡#山ァ@鬃プ用σ蛔莺煸品善鹗?

  一道紫虹,拦腰一绕,蒲妙妙便即尸横就地。妖人不是见机逃避得快,差点也被殃及,不由勃然大怒,一声怪啸,将手中长剑一挥,连同手下十馀个同党,各将幡幢招展,立时红云弭漫,彩雾蒸腾,众妖人全身隐入云雾之中,密层层围将上来。

  轻云、易静见英琼为红云所困,便一同冲杀上前。易静微闻异香,估量红云中含有毒气,连忙屏息凝神,手扬处,灭魔弹月弩发将出去,一团光华s入红云之中,爆裂开来。可是那些被震裂的妖云仍是成团成絮,略一接触,又复凝在一起,聚而不散。英、云二人业已双剑合一。轻云又将天遁镜取出运用。合壁的双剑还能将它冲裂得五零四散外,连天遁镜的光华也只能将它逼开,不能消灭。

  妖人深知敌人厉害,众议撤退,雷抓子心有不甘,左右要受师父重责,便把心一横,决计回转深山,给峨眉勾起仇怨。一面收转火云,径往来路上遁去。还恐来人不迫,取出一g大白刺,照易静下半身打去。那大白刺从千年刺身上长刺中抽出,经过红发老祖多年修炼,虽不似白眉针、乌金芒那样厉害,却也非同小可。易静躲避不及,连忙运用玄功,一固真气,两条腿便坚如铁石,迎上前去。左腿浮面一层着了一下,没深进r里,已觉火热异常。

  匝地妖氛,倏地升起,似风卷残云一般,团团滚滚,往前飞去,最前面红云簇拥之中,隐现着一伙执长幡的妖人,已经遁出老远。英琼最是疾恶如仇,易静

  也吃了点亏,志在报复,俱已当先飞起。轻云虽素来持重,也不能不跟着追去。

  敌人一经加紧飞行,竟如火星飞陨,三女由辰已之交追了不少的路。到日已平西,猛一眼看见下面丛岗复岭,山恶水穷,峭壁排云,往往相距脚底不过咫尺,但那最高之处竟要飞越而过。不知何时已行近南疆中洪荒未辟的地界,天狗岩上妙相峦。那伙妖人说不定便是红发老祖门下。

  易静刚一有了戒心,还未及招呼英、云二人,忽见妖云前面一股子红光,有大碗chu细,笔也似直上出重霄,约有数百丈高下。晃眼工夫,忽然暴散,化为半天红云,与所追妖云会合,直落下去,映着半边青天和新升起的新月,又圆又大,越显得其赤如血。下面乃是一个葫芦形的大山谷,口狭腰细,中底极大。尽头处是座危崖,崖中腰有一座又高又大的怪洞。

  一片红光闪过,所有敌人全部不见,只现出一个面赤如火,发似朱砂,穿着一身奇怪装束的山人。方一照面,便有一道红光从衣袖间飞出,赤虹夭矫,宛如游龙,映得附近山石林木都成一片鲜红,光华电闪,芒焰逼人,比起英、云二人的双剑正也不相上下。休说女神婴易静,便连英、云二人也看出来人是红发老祖,知道不好惹,俱都心惊着忙。英琼暗忖:“事已至此,如果释兵相见赔罪,对方定然不肯宽恕,回得山去,难保不受罪责。倒不如以错就错,给他一个装作不知,抽身遁走,比较好些。”

  便朝易静、轻云一使眼色。易静早看出适才离火阵的厉害,暂时隐去,不过遮掩敌人耳目。明白英琼心意,便大声道:“无知山妖,擅敢与崇明岛妖妇蒲妙妙朋比为恶。今日如不将尔等如数扫荡,决不回去!”

  紫郢、青索双剑果然奥妙无穷,在红潮中合璧腾翻,激冲红浪,撞击那道红光,神刀竟有形绌之势。红发老祖恼羞成怒,欲仗修为压敌,喷出真气,那红光立时分化,变无数红光,电卷涛飞。

  y魔身怀二仪微尘阵中元灵,与双剑中元灵息息相关,微化的法身溶入剑气中,输送玄气。青紫二色的长虹,霎时光亮冲天,飞入千万道红光丛中,一阵乱搅,幻成满天彩霞。红光如万条火龙,纷纷飞坠,益发不支。红发老祖顿生恶念,捏诀念咒,遁回阵地上蹈步作法。用六戊潜形之法隐过一旁静待时机的易静现身喝道:“穷寇勿追!”

  易静、英琼、轻云三女不约而同,立时会合一处,向来路遁去。易静退时,小心过甚。手中的灭魔弹月弩连同一粒除邪九烟丸,先後朝着红发老祖打去,一团茶杯大小碧荧荧的光华除邪九烟丸,撞上红发老组的一团雷火,霹雳一声,碧光立时爆发,在一阵丝丝之声中,化为九股青烟,像千万层浓雾,自天直下,笼罩大地,一片清蒙蒙的烟雾,将敌人去路遮蔽,气得红发老祖咬牙切齿,二次将化血神刀飞起,化成一片火也似的光墙,又把两手一阵乱挥,斗大雷火连珠也似朝青烟中打去,霹雳之声,震得山摇地动,把青烟震散了许多。y魔法身熔入灭魔弹内,无相心法和光同尘,色不异於烟丸,不为红发老祖所觉。冲近红发老祖身前,借灭魔弹骤化成雷,才碧光爆发。霹雳一声,红发老祖躲避不及,忙将元神振起,几乎也被齐腕打折。

  红发老祖料理腕伤後,化出元神冲上云霄,只见星河耿耿,绝远天际,似有一痕青紫光华飞掣,瞬间失去踪影,欲追无从。那是y魔幻出的三女化身,三女原身却在气化了的y魔原身掩蔽身影下,逃离红发老祖,忙命狂飞。

  易静、英琼、轻云三女驾遁光逃出老远,回顾没有追赶,大家略按遁光歇息。轻云闻得易静连用法宝伤了红发老祖,大惊道:“易姊姊,你闯了大祸了!这红发老祖量小记仇,和本门好几位师长有交,掌教师尊此时还下帖请他。我们上门忤犯,乱子己是不小。他如就此和本门为仇,不去峨眉,还较好一些。他如能隐忍,径去赴会,当着老幼各派群仙质问掌教师尊,诉说我们无状,姊姊这时还算外客,尚不妨事,我二人至幸,也得受一场责罚,岂非无趣?”

  易静脸一红,尚未答言,英琼笑道:“周姊姊想是和大师姊常在一起,受了陶,潜移默化,无一件不是万般仔细,惟恐出错。天下事哪里怕得了许多?你只顾事事屈着自己说,却不想当时易姊姊如不施展法宝将他打伤,照若兰姊姊平时所说红发老祖的行径和法力,岂能不追我们?要是被擒了去,受他一场责辱,押着我们往峨眉一送,那时丢人多大?我们吃了亏,也还不是白吃麽?与其那般,还不如死呢。既然抵敌为的是脱身逃回,谁保得住动手不伤人?”

  世事尽多出人意表,谁能前知,事到临头,只能衡量轻重得失!要是一切都从对方、敌方的立场去演绎,就算事事全部预知,也寸步难行,甚至不动,也是弥天大罪,一切是看主事者的心态倾向。y险狼毒之伪君子就是佛口蛇心,见乜反乜,党同伐异,处身其权力之下,绝无容身之机会,所以历朝g闱政变,若非身处必死无生之境,谁肯孤注一掷。

  易静笑道:“毕竟李姊姊快人快语。红发老祖乃我所伤,师尊如果责罚,我一人领责便了。”

  轻云道:“我们既在一处,祸福与共,错已铸成,受责在所不计。只是连累师长们c心了。”

  团结就是力量,玄门正宗就是事到临头,有这个担当,才胜者成王,输了的就是寇了。不过同恶互济,也可吹遍歪风。佛与魔本是一体两面,看观摩者所处是那一个立场角度了。

  英琼不见神飞来终不放心,仍强着轻云、易静,绕道往崇明岛一行。刚刚飞起空中,忽见正西方一片祥光,疾如电驶,从斜刺里直飞过来。

  y魔现出紫云g易筋後本相,有光霞围绕,彩气缤纷,迥非习见,朝着三女把手一抬,便往下面山头上落去。轻云也认不出那是y魔胎相,但y魔故意散出红珠的基因气味,不由英琼不缠上来。英琼不禁狂喜万分,顾不得再说话,跟着朝下飞落,敛遁光缠倒在地,抱着那道人的双膝,暗暗揩磨着y魔r,思量着当日套失神,身首二处,不禁泪如泉涌,兀自说不出一句话来。

  英琼不知长眉真人留在紫郢剑内讯息,刻划出她的原形。妙一夫妇也秘而不宣,但也不知y魔与美人蟒有基因感应。y魔也不想早泄机密,权宜认英琼为女。大袖挥处,一片祥光瑞霭,簇拥着三女腾空而起,往那依还岭飞去。

  百馀里途程,顷刻便到。走到一片树林以外,正当岭的中心地带,前面生着一大片异草,约有万千株,绿茸茸随风起伏不定,宛如波浪。拨开草丛中心,即见草下离饥不择食,甚至给谁噬了,也茫然无知矣。

  巢急剧寻,颇赖小腹举托。y魔舌尖顺舔而下,见其小腹丰腴而却平坦,不向身外涨出。在一般人眼中,似觉难符美感,而又难得一见,实则绝品难寻。皆因x器官的神经中枢在後盆骨内壁,邻近下肢血管聚合处,皆在肚脐下小腹内。腹r盈则压逼血管及神经,令之不甚畅通而供应受阻,几难登峰造极矣。y魔再伸出舌头沿着r缝轻轻的上下舔,鼻尖在y唇的缝隙上磨擦着胀硬的y蒂,轻旋厮磨。英琼受到火烫的刺激,下身变得又燥热又潮湿,子g内充满了热血,咻咻的吐出热气。受不住y道里传来的空虚感,y蒂也若爆炸,迫不及待地摇动起她的腿g,似是幽怨,又是难过的喘息,把欲火呻吟出来。

  y魔得逢绝品,y心顿炽,r怒挺直伸,拨草入洞,长长的rb又深又重地抵易静的短处,才有易静遭遇鸠盘婆,再受九鬼炼生魂,y魔却置之不理。

  英琼得回元丹後,尚陶醉在欲海x趣中,缠扰y魔不放,可惜易静轻云已飞近小门外。y魔由英琼热中抽回巨,重开洞门。恰巧轻云也同时由对面驾遁光飞出。

  那轻云进入的小门,里面是黑洞洞的小路,又狭又曲折。轻云飞行了一阵,渐行渐高,终达那存放艳尸的室外。那室四壁黑沉沉空荡荡的,奇香袭人。剑光照处,黑玉榻上一个道姑,美艳绝伦,灵眸微启,瓠犀微露,缓缓坐了起来,却又随着卧倒,似这样三起三落。轻云不知艳尸已初步复体,几乎飞蛾扑火。犹幸忽听一声长啸,似龙吟般起自榻底,y风大作,四壁摇摇欲倒。轻云慌不迭地回身遁走,暗中默记道路,不消片刻,已飞达来时门外。

  二女刚一飞出门外,y魔倏地虎目圆睁,大喝一声,一道祥光闪过,接着便听叭的一声大震,两扇门业已合拢。y魔带三女走到室中火鼎前前,一片祥光将鼎盖托起,鼎中炉火托着的一朵青莲,昙花一现般顷刻消失,现出一只碧玉莲蓬,立在鼎的中心,内中含着莲子大小的十粒丹药,颜色翠绿,透明如晶,由每人拾起几粒。

  佛奴高悬在鼎盖底面,离地约有四五十丈,闭目倒挂,周身毛羽业己落得净尽,仅剩一张白皮,已薄薄地生了一层如轻霜似的白茸,紧包着钢身铁骨。y魔道:“明日此刻,当可复原,莫要扰它。这里共是五个洞府,外分五行,暗藏五相,通体脉络相疏,喻为人形,是个卧像。上下三层,到处都是复壁甬路,除已被封锁者外,无不贯通。中洞是圣姑仙蜕所在,北洞上层为艳尸潜踞,北洞下层为幻波池的发源,东洞中层,是藏珍之所。此处绕向南洞心部,循脉道以行,可达东洞。入宝山,岂可空手回,你三人就拿来献上妙一夫人吧。”

  西洞属金像肺部,石壁满是大小不一的磊块,虽然间有凸凹,却是通体浑成,并无缝隙。惟独靠里一面有一大片石壁坟起,圆拱平滑,血痕万缕,隐现其间,将那石扳轻轻往怀中一带,一片十来丈方圆,数万斤重的石壁,竟是随手而起,现出莲蓬也似七个圆孔,合日月五星,分上下三层。靠上面一洞微微有光影闪动,寒气侵人,乃是万流交汇之处。下层左右二洞,一风一火,俱不可深入。居中之洞是明日起行时的出路中层斜列三洞,其中左右二洞一通中洞,一通北上洞,已被封锁。居中之洞是由南洞去往东洞的曲径,

  第八十节再奸艳尸

  y魔带三女径往中层当中孔内穿去。甬道曲迂回,尽处红光如火,进入一个极高大的石洞,焰影幢幢,正当中有一盏倒挂的大灯,灯形颇似一个人心,由一缕银丝系住,从洞时迟,那时快,就在她离身之际,全鼎顿放碧光,从鼎盖上原有的千万小纽珠中猛喷出一束五色光线,是玄门中最厉害的法术大五行绝灭光针,万弩齐发般直朝易静s去。总算轻云早将天遁镜照将过去,方才将那五色光线消灭。接着鼎内起了一阵怪啸,混杂细乐风雨之声。三人凑近鼎侧一听,乐声止处,似闻鼎内有一女子口音说道:“琼g故物,不得妄取。”

  说罢,声响寂然。鼎盖上细孔内,又冒起一股子异香,香烟袅袅,彩气氤氲,闻了令人心神俱爽。易静、轻云闻得鼎中遗言,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