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4(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二节淫天精品

  二孪女飞驰的乱山,到处满布冰雪,少说方圆也有两三千里,虽曾见到好些藏在深山中的庙字和修道人所居的洞穴,因与想象中的峨眉不似,便即飞去,并未朝人问讯,以致越飞越远。嗣见前面雪山矗立,高出云表,绵亘不绝,一大片冰山雪海俱是万年不化的冰雪,迎面高山竟会望不见山顶,却总是想到那山顶上去,更有着越快到,心越急的情景。停下来,心更动得厉害,直恨不能当时飞将过去。二孪女料是反正走错,难得到此,何妨上去一次。心念一动,即听遥空一声清磐,从对面高出云天的雪山之上传来。二孪女闻声,不由心旌摇摇,似觉有亲人在急切等待,一面又觉身後有什麽警兆侵来,只有前行方可安乐。

  阴魔护送二孪女前来,觉得清磐声中的招引佛音有异,急射到达磐声来处,一座极宽敞的茅棚。棚内空空,除几根木架外,无甚遮拦。正门当中却向内斜竖着一根圆木,似是木鱼敲锤,却顶大如菇菌,离地约有三尺高。当中蒲团上仰卧着一个未经落发的妙年女尼,生相竟和二孪女相似,早已赤裸袒逞。身侧地上插着一根树丫杈,上悬一磐。面前有一小木桩,放着一个木鱼、一个香炉,此外更无长物。

  女尼清艳的面庞性感成熟,娇靥光滟滟地闪动着若有似无的红晕,映照着成熟女性韵味,妖媚艳冶,洋溢出浓沃的饥渴神色。丰满小巧的樱唇反影着穴壁厚窿狭的生理结构,对阴魔发出勾魂摄魄的魔力。凝脂软玉般的娇躯身无寸缕,纤秀的身材却有着,性感突出的弧线,玲珑窈窕,肌肤粉嫩丰腴散出淡淡光华,宛若凝脂,幻彩滟滟,肌理生晕,晶莹剔透,遍体泛红。长而泻的美人香肩顺延,向窄幼的小蛮腰收拢成不堪盈手握的纤细,撑出圆大巍巍颤颤的丰腴美乳,上翘挺立,乳沟深深,揉揉晃晃,显示食髓知味的韵味和魅力,羊脂温玉似的衬着红胜绛朱,高高耸起的乳尖,在隆起的粉红乳晕拥托下,硬胀挺立,诱的人心痒难搔。

  躺着不动也有天赋的骚媚,如波若浪的泻下圆滑光洁的小腹,引入毛茸黑亮,极其茂密的阴毛丛,三角形一大片蔓延胯间,直指脐涡,冠上丰腴隆凸的耻丘,把阴窍闭得春光不露,只隐约露出一方密缝,显示她是个性欲非常旺盛,两且欲望极为强烈,受丰大圆挺玉臀高高撑起,受修长柔滑的玉腿围拢成狭谷,粉光致致,若卫若导,充满了野性的诱惑,散发出妇人的成熟媚力,若向来人挑逗,看得阴魔热血沸腾,心跳急促起来。

  穴更飘浮出云霞若伞,招摇在骚动的阴毛岭顶,隐隐现现的见到黑毛下两片粉红的阴唇还不时地或缩或张,透着红光,略略地沁出了些许黏液,满沾毛发,道尽女尼极受淫火煎熬。尽了最後一分意念,击出招引磐音後,已心识散竭,只存一双泪目似无底深潭,经长长的睫毛颤动指引,殷切注视着二孪女来路。

  阴魔施展神光探索,觉其元灵已微弱将散,仅残存双目中,作回光返照,将成植物人。但元阴丰盈,远胜极乐真人,未因魂散而消竭,在其意识全无之下,可堪点滴消溶。因不欲二孪女到来搔扰,也完成女尼最後心愿,在其身前套上庄严宝相的幻幕。

  装扮妥当後,再仔细观看其绝世娇媚,举世难寻其匹。二孪女虽然酷似,但那勾魂夺魄的风韵,却远远不如。女尼一双媚目虽是泪水盈眶,也淹不尽那销魂光彩,其中若有太虚,深不见底,夺人意志。虽然凝眸不转,阴魔也几经艰难,才能移睛他顾。却坎入一片云海的秀发,乌黑油亮,光滑细致,箕张似扇,丝丝绢顺,织出光霞幻影,若飘若舞,带动阴魔神魂漂荡,痒酥酥的感觉直透心房再钻到丹田处。

  发端聚拢如环,导引入樱桃小嘴。红艳的娇唇似张似吐,丰涨的唇瓣若烈火流转,配合微弯的鼻尖,神韵挑逗,性感撩人,引得阴魔情深一吻。虽然无甚反应,却尝得口齿芳香。那受淫火煎熬的娇躯却涌出热浪,薰香体味藉热力上腾,透鼻而入,令阴魔陶然若醉。拥抱入怀的火热胴体,既酥又软,有着富於挑逗的弹性。

  一双乳房在欲火催促中,涨卜如球,在胸膛上昂荡,若冲天飞去,诱人猎捕。阴魔双掌双双压下,顿感爽如凝脂,滑不溜手,在掌下团旋回转,柔软得令人用力搓揉,激荡在五指山内,挣扎出七十二变,也逃不出掌心。只增加乳蒂的触手幽凉,幅射出点点静电,撩拨阴魔丹田,星星火动。乳球在掌下受到搓压,竟挤出乳液由蒂上泄出,蒸蕴出浓郁的乳香,酥香入骨,引得阴魔俯首舔啜,得甜香扫口腔,更胜杨枝甘露。咽入腹中後,竟被那早入腹中的点点静电引燃,酿成火海,冲勃起阴魔肉,撑得龟头酸麻难忍。阴魔再无选择,拨开那卷缠的阴毛丛。粉红阴唇的肉瓣,紧紧闭合,鲜红欲滴,散发着妖艳色泽,迎迓那到来的垦凿。巨直贯入那云霞飘荡如火山的隙,一插到底。这植物人虽无狂嗥作招呼,但那穴的生理反应则非活人可比。

  人体动作受神经中枢影响。为了平衡身体各部分的讯息,中枢对各种动作都下了极限作牵制,不受意识干预。所以神经错乱的狂人发出的力量,绝不是他平日所能做到的。更因少了中枢神经约束,所以植物人的穴才受得下阴魔的尽情猛插。穴自动反应,急速收紧,反应比生人更加强劲。巨感受到一股独特的温暖与湿润,也无生人那多的骚水满盈,湿湿滑滑的消卸了磨擦的性趣。穴将阴魔的肉紧紧束在穴中,绞缠个结实,痉挛紧缩,紧窄得厉害,湿润的腔壁不断地向着插入的巨逼压过去,发出漩涡般的牵引力道。巨回抽时,更是吸力十足,阵阵剧烈的摩擦,产生无与伦比的快感,更多了一份禁忌的狂乱,使阴魔我全身如触电般的亢奋,激情的紧紧搂住那柔若无骨的娇躯,有点冰凉的爽痒的感觉随之扩散全身,酥麻的悦乐几乎快要麻痹我的脑髓。无比的舒畅几乎麻痹了脑髓。这种肉与肉的紧贴,让阴魔心头发狂,只懂得用力飞快抽插,忘形忘命的干,奋力撞击着那丰腴的耻阜。拖出来,插进去,再插出来,再插进去,纤秀的娇驱也给阴魔感到丝丝震颤,挺翘的双峰被一抖一抖的起伏跳动,毫不懂得所谓的怜香惜玉,只是想一逞兽欲。快感由龟头前端扩散,顿觉脊髓微麻,以及一股酥麻酸痒的滋味传遍全身。一阵热辣辣的液体用力地从那跳动的肉棒中射出,悉数射入了浪穴里。化精为气,慢慢地汇聚布满全身重要百穴,女尼的一双星眸也亮光大盛。

  在此灯烬油枯时,阴魔亦感觉到二孪女已飞过外围山岭,即将飞到,可不忍她支持不到二孪女到达,在元灵消散前入驻先透入血光鬼焰护持,可免元阴流失。先天真气补助下,女尼元灵大盛,发出强烈招唤,一片祥云由顶上飞起,直朝来路高山之上飞去,其疾如电,晃眼无踪。

  那二孪女听得佛音招引时,不约而同迎着罡风向前斜飞。沿途冰崖千仞,万峰杂沓,茫茫一白,天色老是那麽阴沉沉的,日月无光,青苍若失,一望数千里俱是愁云漠漠,惨雾冥冥,尽管四外雪光强烈,眩人双目,并不觉出一点光明景象,加上悲风怒号,雪阵排空,汇成一片荒寒。忽然一阵狂风吹过,好些千百丈高的冰崖雪壁忽然崩塌,当时冰花高涌,云雾腾空,轰隆轰隆之声,响彻天际。

  跟着数千里内的雪山受了震动波及,纷纷响应,相继崩塌,声巨而沉,恍似全山都在摇撼,端的光景凄厉,声势惊人。到了山头,罡风寒气酷虐异常,满山俱是万载玄冰,受罡风亘古侵蚀,到处冰锋错列如林,通体满是蜂窝一般的大小洞穴,其坚如钢。山顶另一边背风向阳,半山下被云雾遮住。二孪女同往山後降落,刚把上层云雾穿过,便觉出下面冰雪渐稀,山势倾斜得多,感应到招唤的讯息更加强烈。

  发出招唤的女尼在阴魔的一轮无羁的冲刺下,如被千军万马的强冲猛刺。

  穴承受着那般雄伟的巨大肉,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着紧匝的壁,磨擦得膣肌火烫。阴魔乐极下越捣越快,迫力将淫液酿成泡沫,自那粉红透张的嫩壁细缝涌出,吹出丝丝寒暑扫抚阴魔春袋,刺激睾丸收缩,催逼出触电般的快感。龟头热血汹涌,一股强烈激情狂潮直线穿达百会,阴魔浑身剧震,啊了一声,尝到了从来未有尽情刺激,远胜奸淫复体前的艳尸。就是艳尸未有知觉时,其壁也无此激烈的反应。

  穴中的肉壁在阴魔巨磨擦下,匝得比生人更紧,刺激的感觉聚而不散,直贯阴魔天灵,震撼欲爆。待得稍停冲刺,以舒缓一下那强烈的性趣,却招来更刺激的力量。停下的龟头正好抵触穴花芯,子宫口恰好套上了龟头的小突蒂,其吸吮力在迫压下,远胜抽插中一触即退。花芯强力吻啜肉茎的最敏感处,令性趣的爆炸如火上加油。一泻如注的玄精维护着女尼的元灵,看着二孪女的飞翔接近。

  二孪女得女尼招引,穿过山岭法阵外圈,偏向东南方角上飞去,百里以外方见林木。一口气飞出三百里,飞越过重重林森,又见一山前横,林木森秀,闻到一股旃檀香味。越过森林,忽然眼前一亮,对面还有一座较小的山峦,四外高山环绕如城,白云如带,雾约烟笼,此峦独居其中,宛如宗主。四外平原如绣,芳草连绵,处处疏林不是绿阴如幄,便是繁花满树,嫣红万紫,俪白妃黄,天气更是清淑温和,宛如仙都暮春光景。并有云峰撑空,平地突起,石笋丛生,苔痕浓淡,苍润欲流。再往前去,便是一片水塘,碧水溶溶,清可见底。塘侧多是千百年以上的松杉古木,下面绿草成茵,景绝清旷。

  走到山脚,才看出山势险峻,尽管玲珑剔透,通体空灵,石色苍古,有似翠玉,却不见一草一木。山壁都是嵯峨峭立,无可着足,仅下半近中腰有一块突出的平石,广仅亩许,由下望上,只听泉瀑之声,洋洋盈耳,宛如鸣玉。猛瞥见祥云飞起,料知有异,忙飞到石上一看,左右两边各有一道飞瀑,如白龙夭矫,贴壁斜飞,到了平石附近,顺着山势,绕山而流,径往後山转去。平石上白云横亘,紧靠崖壁,搭有一棚,棚内有女尼正在闭目入定,神仪内莹,宝相外宣。气象体态虽然庄严已极,那美如天人的面上,却流露出无限慈爱的容光。

  二孪女越看越像素识,直似本来极熟的亲人多年未见,猛地重逢,无形之中真情流露,自然感动,难於遏制,直恨不能当时扑向怀抱中去,才对心思。心虽如此,毕竟前因渺茫,见对方入定,未便惊扰。却不知这宝相,只是阴魔施放离合神圭幻出的聚影光幕,遮掩幕後女尼的丑态。女尼透过光幕望了二孪女最後一眼,心愿得偿,滴下眶中泪珠,意志动力消逝,元灵溃散,阴魔亦於同时化入,於其遗识中通晓始末。

  此尼实是蚩尤嫡裔。那凶残灭性的蚩尤败亡後,骨肉化入虫泥,混淆大地,污染炎黄子孙。到了她这一代,世风日下,时机成熟。女尼施展「同胞嚣叫」魔法,诱惑谢山的前生寒月禅师,勒索佛门妙缔;其轩辕老怪则远拜兀南公为父,得「哄铲」真传,揉合神州的”忠君崇拜〔传统,创出「谬贼咚嘶殇」魔法,迫令善信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终於为他完成蚩尤事业,酷毒神州。

  此尼则中了棚口那木鱼锤的「喝形制神」风水大法。对准木鱼裂缝的玄空妙相像形,就是感应在棚中蒲团的结穴。木鱼形态本就摹拟穴阴唇而作,其锤就是以茎为模,僧尼日夕敲之,摹拟交沟,卜卜有声,在幻想中宣泄淫欲。寒月禅师埋把女尼圈入棚内困局後,毅然蜕化,不再相见。棚口所竖巨锤可望而不可即,逗而不沟,使女尼之意识内,日受欲火长年煎熬。法身内佛法与她祖传「三经」魔法竞争主控,互相撼撞失调,致精神分裂,元灵日渐枯萎。

  终於女尼元灵灭绝,寒月应得解脱。却不幸阴魔介入,不迟不早在那刹那间化入替补,撞入那法碰旋涡,承担了那生死对决。幸好阴魔淫心炽烈,泻得急促,只能及时以血影神光带入元灵,续其植物人状况,未有熔化女尼法身,所以虽受佛魔二气压逼,但却不致缠绵囚身。更得乃祖连山大师兼熔异派心法的离合神功,作调谐中介,略舒冲突。虽未即能收为己用,也可出入自如。

  随即阴魔女尼头上现出一圈佛光,一闪即稳,迷蒙了二孪女视觉。收了光幕,现出装扮後的法身,睁开一双神光莹莹的妙目,向二孪女微笑道:“你姊妹来此,原非偶然。不过此时还是槛内人,难进我的槛外来。”

  此槛关乎天蒙、寒月两师兄弟功业。那天蒙禅师乃东汉时神僧转世,於东汉季年已功行圆满,早应飞升极乐。只为成道之初,曾与同门师弟寒月齐发宏愿,共约互相扶持,无论内中何人,有甚魔扰,或是中途信心不坚,致昧前因,任他转千灾百劫也必须尽力引度,必使同成正果。

  寒月陷入「同胞嚣叫」魔法情关欲海後,立堕魔障,与此女尼缠绵悱恻,若即欲离。等到醒悟色空,已是无及。并加上一个夙仇相迫,重又转劫入世。女尼要得佛门妙缔後,方肯解除情枷欲锁。天蒙禅师也因而迟却千馀年飞升,约之以此槛。处身棚内即是世情槛外,恩断义绝,面对棚口竖立的个郎茎替物,相对不相识,从此萧郎陌路人。直到北宋季年,老禅师方始隐居在滇西大雪山阴乱山之中,虔修佛法,再不轻管人间闲事。

  女尼堕入圈套,与竖下的「喝形制神」风水大法,缠夹不清,不是鱼死,只有网破。被佛法愚弄中发下宏愿,誓叁上乘功果,立无边善功而不杀一生物。却不知世事零和,有益於甲,必有所损於乙;纵使双蠃,也必有第三者蒙输,无可避免有抱怨之人,纵使舍身喂虎,还有永无饱期的豺狼,哀叫偏私、不公平、不均匀。另有用心的天蒙禅师单只注视怨尤,善从何来?不杀一生物,则极恶穷凶的生物杀人,降龙伏虎的无上法力不能用,慈悲智慧、坚忍毅之力,又那能压得下极恶穷凶的贪婪之心,何来度化,那有救世之能用?在这峨眉西北小寒山山麓茅棚之中,业已五百多年,不曾出庵一步。积郁多年,忽然大彻大悟,惜已灯烬油枯,只馀再见二孪女一面这唯一心愿。

  阴魔玄精支持了女尼的愿力,也取代了女尼的法身及一切灵识。那「喝形制神」风水大法对阴魔可无切肤之痛,施法原主却变成了阴魔的刀俎下鱼肉。阴魔颇愿解之,放二孪女出槛,遂其淫奸心愿。惜与法主心灵通讯时,发觉另一件与自己有关的公案,不得不乘机要挟,未能消弭禁制,放二孪女入棚。

  二孪女听女尼口音,好似以前听过,十分耳熟。却听阴魔女尼续道:“我在此闭关一生,如论修行岁月,尚不止此。只为偶然动一尘念,念即是因,有因有果。有此一因,必须实践,始得解脱。说解脱,便解脱,何论迟早?但不到那自在境地时候,任生具灵根慧质,多饶舌,也是不得明白。为你姊妹破戒,这个报应由我自去身受。其实我仍是我,受不受没甚相干。毒手摩什正在崆峒绝顶其师魔宫以内,盗用邪法异宝,千里传真,环中缩影,搜寻你姊妹踪迹。他御魔光飞行捷逾雷电,片刻千里,迅速异常,只要被看出所在,便晃眼追上。你姊妹被我感召引来此地,才免於难。本山已被佛法将真形隐去一半,未被看出,否则他必追来此地。我虽不怕,难免纠缠不清。只有使你们在此较为隐秘,且等妖人久寻你们不着,又有他事离开之时,你们乘隙遁往峨眉,那里自然有人接应。”

  二孪女忽然福至心灵,重又跪倒,拜请收录,并示法号。阴麽女尼笑道:“我俗家姓孙,自从出世以来,便是独身修道。禅功佛法均由静中叁悟,佛即我师,并非寻常师徒授受。例有赐名,哪有名号?你姊妹本是我门中人,又有好深因缘,拜我为师,与拜佛一般,原无不可,只是正式收徒,尚还不是时候。这个时候,说早就早,说晚就晚,全在於你姊妹。”

  二孪女见这神尼笑语温温,由不得有一种依恋之思,虽只片时之聚,竟觉似慈母当前,亲爱已极。觉着神尼双目莹莹,不时看定自己两姊妹,好似含蓄着无限的慈爱,越发感动。无奈中间隔着一根竖木,不能进去。不禁把平日缠磨谢山的孺慕稚气使将出来,双双手扶横木,跪地哀恳道:“好师父,弟子等不知怎的,敬爱师父,老想到棚里去挨着师父,请开恩允许弟子进内吧。”

  阴魔女尼见二孪女情切依恋之状,似颇感动,微笑道:“痴儿,痴儿!这条门槛古往今来毁尽多少英雌巾帼,你们不到时候,跳得出麽?”

  生命就是靠的奸淫而延续,连佛也雕塑出木鱼与锤为象徵,求模拟其交沟动作以升华,祈求超脱肉体的欲求。肉体在就有性激素即性荷尔蒙,由男性的睾丸和女性的卵巢分泌出来,是引诱交配的驱动力,逗出那种朝暮相随、剪不断、理还乱的缠绵情意。少却这些性激素就是脂肪日益堆积,体态发胖;血液胆固醇逐渐增高,沉着於动脉血管内壁,就造成动脉粥样硬化,遍布全身。在心脏,就是冠状动脉硬化,会导致心绞痛,心肌梗塞等冠心病脑血栓,造成“中风”、偏瘫;在肾脏,又会引起顽固性高血压,或肾性高血压。可见,雌激素就是生命的基石。非哀莫大於心死,又何来动力能抑制这生理上的欲源。

  二孪女那知底细,情急入内,也没细辨神尼为何把跳进说成跳出,意欲钻过,明明钻在空处,却似有万千斤的阻力挡住,休想得进。不由犯了好胜童心,随驾剑气由横木上冲过去。不料来软的还好,不过被潜力阻住,这一硬冲,竟被那潜力震弹出老远,头都几被震晕,才知不是小可。又惊又愧,跑至棚前,扶抱竖木,眼泪汪汪,望着阴魔女尼撒起娇来。引得阴魔女尼微笑道:“这本是三教中最难过的一关,我又何尝不愿你姊妹过来?”

  其实此关本无可过,除非脱离这个臭皮囊。皆因人体本是动物一类,全受性器官操控。所以是万物之灵,是多了一个大脑,寄生在短暂的碳水化合物中,处处与被侵的肉体为难,又脱离不开,永远纠缠下去,自我毁灭,无胜算可能。

  二孪女听说,即撒出泪珠点点,全都滴在木锤之上。适时法主天蒙禅师通晓恶尼已遭报应,心愿得逞,不介意全面投降。阴魔女尼见如此顺利,超乎想像,面上似觉一惊。而後微叹道:“世缘一起,仍是避免不得。竖门巨木,仍为至性至情所软,可知情之所至,防备无用。你姊妹进来吧。”

  二孪女扑近身去,双双倒在怀里。淫炽的阴魔女尼已一手一个抱紧,一边为二孪女拭着眼泪,一边挑逗二孪女。可惜二孪女曾受妖法伤残下身,穴萎消,只得借语宣叹,道:“乖儿,你们已历三生,怎还有如此厚的天性?”

  二孪女见师父搂紧抚慰,闻言忽然醒悟道:“弟子等初见恩师,便似见了极亲爱的尊长一样,一切声音笑貌,均似极亲极熟的人,只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恩师成道已数百年,弟子姊妹出生才只百年,听恩师这等说法,莫非弟子姊妹前三生是恩师心爱的儿女吗?”

  阴魔女尼微把面色一沉道:“今生便是今生,前生的事说它则甚?”

  二孪女在口气里已明白了大半,不禁悲喜交集。仍使故技,倒在阴魔女尼怀里,仰面向天,且把一双秀目虚合,试探着娇声说道:“恩师不要见怪,弟子怕看恩师生气的脸,还是带笑的脸好。女儿再也不敢乱说了。”

  一边说,却在暗中偷觑神色。但阴魔女尼岂会不知,忍不住微笑道:“痴儿,隔了三生,还是这等顽皮。峨嵋归来,须以苦行修持,却不可如此呢。那等称呼,尤其不可。”

  阴魔女尼料此花未熟,只能留待将来。留下九疑鼎的先天混沌元胎,主持离合神功,调谐那佛、魔丹气,释出无相法身,往寻杨瑾去了。

  第八十三节浪淫妖阵

  阴魔回到了杨瑾守候之处,已人面不知可处去,发动神光扫瞄,才知杨瑾已身陷妖尸无华氏父子的墓穴内。那杨瑾於阴魔离去後,难受了一阵,又不甘坐等,於是重振精神,驾起遁光,往白阳山古墓飞去。

  墓穴中为首尸灵,原只两个,乃上古山民之君。老的一个,名叫无华氏,少的乃其子戎敦,禀天地乖戾之气而生。蚩尤造反,戎敦曾与逆谋。轩辕驱上古猛兽玄牦作战,蚩尤服诛,戎敦也被轩辕捉去,经乃父服罪泣求,始行放归。戎敦生性暴烈,认为奇耻大辱,扶病就道,甫及国门,便自气死。无华氏愤不欲生,每日悲泣怨怼,不到一年,也就死去。新君就在这白阳山,古称无华穴内,为他父子筑了一座绝大的墓穴。因葬处地脉绝佳,他父子又非常人,年代一久,竟然得了灵域地气,成了气候。

  无华氏生前坐下有一神鸠,当年曾仗着此鸠,威震百蛮。那神鸠神异通变,厉害无比,因此又叫做鸠后,当无华氏未死以前数年,忽然生了奇病,一息奄奄,终日瞑目,彷佛将毙,一直也未痊愈。若非天意灭蚩尤,怕上古猛兽玄牦也抗不过这神鸠,戎敦气愤而死也时因此。无华氏死後,此鸠入也了墓穴,蹲伏内寝石穴之中,始终不死不活。後来无华氏年久通灵,才算出它无心中吃了一株仙人廑,昏醉至今。距今还有七年,便可出世。

  无奈戎敦乖戾之性难改,专与好人为难,终於成了妖孽。从他父子死去满二千一百年後,便逐渐出穴为害。在本山五百里方圆以内残害生物,泄那千古无穷之恨。直到白阳真人来此修道,才用大法力,将他父子重行禁闭穴内,出不得墓去。新近数十年间,因墓门难出,打算由墓中穿通地脉,居然被他远出数百里之外,惊动了四凶中穷奇的幽宫。两下里先是苦战多日,末後竟打成了相识。穷奇幽宫正当地肺要口外,千万年来日受水火风雷之劫。自与无华氏父子打成相识,便同在此墓盘踞,绝少归去。

  因墓洞中藏有三千年灵油,与天皇氏所炼两柄金戈,太已启人觊觎。虽然妖尸出不得,却阻不了贪婪的修士入内。凡来的人,俱难幸免,十有九死在金戈之下,才经佛教高僧将外洞封闭。最近封洞禁法为蛰龙行淫所污,再加一次地震,才重新开放。恰巧妖道金花教主钟昂,被妙一真人所杀,於死前借血光遁法,逃回青田山,命乃子钟敢带了三个小妖党,投到三尸墓中。两下里本就气味相投,再加钟敢会炼生肌固魂之法,更合妖尸大用,於是结为死党,声势益发浩大。三下里同恶相济,破了白阳真人禁法,由此如虎生翼,恶焰复炽。妖道手下有一怪鸟,平日以尸为粮。爪喙胜逾精钢,专能穿土入石,下透黄壤;妖道又会一套石遁妖法,能避开前後墓道所设禁法。圣陵异宝才致於神符失效之下半夜,被盗去了。

  杨瑾到了墓前,潜光匿影,隐身入洞,本来不易为妖尸觉察。恰值守护洞口的妖鸟正在瞑目假寐,於生人一到,已自警醒,怪鸣报警,穴中立时觉察,四处追逐,却不见人影。穷奇最是险诈多谋,知来人是个劲敌,命妖道师徒连同妖鸟,故意装作寻觅敌人,将法宝飞刃等放起,四下搜索,诱敌入阱。

  先後两道黄光从门内飞出,满处盘绕。接着妖鸟出现,又有许多妖火红光四散飞奔。杨瑾从法宝囊内取出前生所炼的五火须弭针与七支坎离梭,先是五道极细的红光直取妖鸟。接着又是七根紫荧荧数尺长的光华,与妖道师徒的黄光妖火斗在一起。那五火神针专射妖物七窍,原极厉害。谁知妖鸟竟然不畏,昂颈一声怪啸,便飞出三个绿火球,将神针敌住。杨瑾见状,方知此鸟也非易与,不耐久战。暗运玄功,一指二宝,便作势往外飞去,一面忙着进入墓门。还不知外面二宝已被妖尸收去。

  杨瑾到了内寝,忽然觉到一阵阴风起自右壁,接着两釜妖火微一明灭之间,放出洞中藏有的三千年黑眚之气,遮蔽她的目力。妖尸和妖道暗中已排好阵法相候,任是怎样小心,无奈妖尸有万年道行,神出鬼没,变化无穷,仓猝间哪里观察得透。忽然一阵阴风起自右壁,室内似有一片金光闪了一闪,古尸灵倏地活转,攻上来。杨瑾方知隐形之法不知何时已被敌人破去,忙运玄功,一收先放二宝,竟收不回。

  倏地眼前一花,石室中全景忽变,右侧面现出一座法台。全台都笼在妖云邪雾之中,四外有无数大小火球,五光十色,上下飞扬,台上站定一个奇形怪状的妖道。杨瑾情知入网,索性一拼,一指剑光,照准妖道,迎面飞去。不想剑光刚飞近法台,忽从身後飞来一片金光,竟将飞剑吸住。那金霞甚是厉害,如非见机,飞剑险被收去。

  杨瑾一面运用玄功收回飞剑,一面忙纵遁光飞过一旁。回头见面前不远站定一个身高数丈的大僵尸,全身只剩一副骨架,睁着两只火炬一般的怪眼,红光闪烁,远射数尺以外,高举着一条枯骨长臂,手中握着一团光华,金霞电旋,注定自己,狰狞的怪笑“磔磔”成声,响彻四壁,料是妖尸中的穷奇。杨瑾这时腹背受敌,那金霞却甚是厉害,法华金轮仅可敌住,占不得丝毫便宜,无可奈何中,欲待遁出。

  妖尸倏地又是一声怪笑,杨瑾又是眼前一暗,眼前妖尸、妖道全都不见,迎面现出一张亩许方圆的大口,几将石室半壁遮满。大口里面金星急转,红丝爆射,宛如火雨,略微吞吐了两下,杨瑾所使诸般法宝,恰似骇浪孤舟,卷入急漩之中。除护身法华金轮与飞剑、般若刀外,几乎全数被它吸收了去。杨瑾因要四面兼顾,法华金轮也因此几被吸动,不由吓了个亡魂皆冒。妖道已在暗中乘虚而入,趁着杨瑾惊慌骇汗失措的当儿,行使极厉害的禁法,借物代形,用镇物将杨瑾元神禁住。在黑暗中用颠倒五行挪移大法,移地换形,将杨瑾封闭法台旁石牢之内。

  杨瑾还不知元神受了禁制,见怪口忽然隐去,而宝光照处,身已落在一个石穴之内,上下都是坚石,四外空空,更无一物。忽听妖尸在壁外出语恫吓道:“那女子快些降服,还可不死。如今你元神已受了我的禁制,任你多大本领,也逃不出去。何况我有轩辕氏相赠的至宝,你那护身法宝并无用处。过了今晚不降,我只用七阳之火,化炼代形镇物,你便成为灰烬了。”

  杨瑾闻言大惊,试一运转灵机,元神果然受了牵制,幸有金轮护身,只被妖尸用镇物代形制禁,没有被他真摄了元神去。料定旬日困身之厄,万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