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4(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二节y天j品

  二孪女飞驰的乱山,到处满布冰雪,少说方圆也有两三千里,虽曾见到好些藏在深山中的庙字和修道人所居的洞x,因与想象中的峨眉不似,便即飞去,并未朝人问讯,以致越飞越远。嗣见前面雪山矗立,高出云表,绵亘不绝,一大片冰山雪海俱是万年不化的冰雪,迎面高山竟会望不见山解脱,便解脱,何论迟早?但不到那自在境地时候,任生具灵g慧质,多饶舌,也是不得明白。为你姊妹破戒,这个报应由我自去身受。其实我仍是我,受不受没甚相干。毒手摩什正在崆峒绝端详。

  y魔颇知树大招风,玄j能助长y妇修为,自已却几乎象齿焚身。自诛美人蟒後,众仙皆知自己能人所不能,把天大的麻烦都推上自己身上。虽借涉险误入微尘阵,装作受创,扮演痴呆,把替身留在峨嵋,但玉清大师、八姑、妙一夫人已知秘密。玉清大师、八姑已被种下九天都篆y魔大法,但此法属隐藏x,法不动则如无,难保她们不泄露机密。

  不过自己真的名过其实。无相心法虽然不是五行有相的蛮力所能比拟,但在降魔法力的领域处,除了幻化逃走外,毫无对决法力,只能虚张声势,迷惑修为浅薄者的心神,驱动他们的浅薄力量,作蚂蚁悬崖夸大恶,实在不堪一s。对杨瑾不敢再显锋芒,实认无甚道力,只是巧逢玄y大阵,才能与她合运寄生大法。

  强调此法对他人无用,告诫她莫泄露此天大秘密,才肯与她合运。杨瑾本就食髓知味,难得天从人愿,更是独占春色,乐得如推实就,y思缠绵,x死命的钳实y魔的巨,苦等这小色鬼撬撞。那知这小色鬼竟然叹道:“还有一点,这大法定需等你浪透了,如在玄牝大阵中,我的玄气才能透彻你的丹田。”

  杨瑾回忆着玄牝大阵中的滋味,更是欲焰激潮,登时薰香体味藉热力上腾,双r变得灼热敏感,热的发烫,刹那间像爆炸般的向全身流窜,触电般直线的穿透跨间x,感觉到藏在x中的r,於接触处,钉入酥酸的电流,蠢蠢栗动,更是难以按奈,意识下蠕动着大小y唇,樱桃小口也咻咻的吐出热气,却娇嗔道:“我今生就只有这你小色鬼一个男人,你就把我看得这麽浪了吗。”

  y魔渐渐成了色中饿鬼,g头已给舔舐得热血汹涌,鼓胀压擦甚劲,奇妙的快感荡漾而来,知道这浪货已失控了。但他更清楚知道,若不撕开女人的假面皮,是不会得到真正的x趣享受的,但又不能硬上弓,只能循循善诱,给她找寻借口,於是装作无奈的道:“这是唯一生机,不浪也得浪呀。”

  杨瑾已经骚痒难当,彷佛有几千几万只虫儿在爬,引起凝聚在体内的欲火,化为一股热潮,从子g深处焚向y道,痉挛紧缩,不浪动搔痒不成,但台阶难下,忍不住的y叫声,彷佛悲鸣,如泣如诉的道:“我那里浪得起来啦,小色爷,不要再捉弄我吧,求求你啦。”

  凄婉哀伤中的冶艳妩媚,带着一种荡人心魄的异样魅力,更勾人魂魄。y魔暗笑道:“不浪不成的呀。我放点y气给你催促吧。”

  杨瑾又羞又急,带着似是幽怨,又似是难过的喘息哀道:“这给人知道了,我怎样见得人呀。”

  y魔强忍其得意情绪,装作慨然道:“只有你我两人知晓,决不外传。”

  其实所谓见不得人,也只是对男x而言,三姑六婆之间却是以此为荣,堪作夸耀,那来的的秘密可言。杨瑾已忍无可忍,x内r壁已如怒海波涛,翻腾冲刷y魔r笋,酥酸的感觉凿入骨中,若连骨头都化掉,只剩下一滩泥水,颤震抖动不止。哀鸣已化为呻吟,低回荡魄,声音低腻梦呓般道:“我整个人都交了给你喇,好坏只能看你这小色鬼的良心了。”

  当然,女人无论怎麽浪,都要肯交给对方才能由心浪出来。要是强制得来,那只是装模作样,全无内涵,一点味道也没有的。肯不肯给你,就看她肯一肯给你灌酒,但不要真的灌醉,醉了就只是一条死尸,她自己也享受不到甚麽,醒来就恼羞成怒,控告你迷奸了。只能令她三分醉,就催眠似的说她醉,她接受了醉的催眠,表现出诈醉纳福,你的温馨夜,就得美满真谛了y魔那藏在杨瑾r沟内的面孔,露出浅浅的讪笑,喷出象徵x的y雾。杨瑾狂吸不剩,晕眩过处,自制力立时崩溃。那高翘的香臀,左右上下,疯狂的圆磨着y魔的rb。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全身,陡然「啊~」的嗥叫,呻吟声再也忍不住变得更高亢。

  床上征服女x是男儿最高享受。那不是心灵上的胜利简单,是千万年来的遗传呼叫,女人浪起来的滋味,那感觉不是文字可以表达出来的,因为历代文人从未得到过,要有强韧持久的金刚b才成。否则挑起了浪货的瘾头,却弃甲溃散,真会令她如黑寡妇的非嚼了那亏佬不可。因此在那个孱佬当权的社会中,浪货成了垢病。千年来女x在积压下,把浪瘾压入万重山下,非得其心仪的奸夫,是她自己想浪也浪不出来。纵使千肯万肯,也得借点酒j作遮羞布呢;或引诱出强奸场面下,乘机享受。若逢不幸,那对手是孱亏之士,无能逗起她的浪g,就是一件所谓强奸案了。那些孱亏之士,受遗传召唤,又力有未达,结果只有仿效历朝阉监,借x虐以弭补心灵的缺憾。

  杨瑾得逢y魔,一经挑逗便一发不可收拾,全然无法压抑那放浪的情态,忍不住y叫声、喘息声,交替断续。浪得大有只此一朝,难逢异日之概,人世间所有的道德束缚当下全然抛诸脑後,什麽矜持、什麽羞耻都要飞出天外,彻底地被这种y乱的感觉给完全占满。x壁r紧紧的将y魔r棍匝住,如烈火燎原,不停的狂扭磨转猛烈套擦,旋扭摆摇,狂放而又蛮野。

  y魔静中享受那强劲的x趣,逐渐蔓延全身。在宁静中,肌r放松,受力处传播快速,如虚稀的棉絮团,不可被推移,只易穿透。那快感千重万叠,波涌每个细胞,似涨似麻,盈满每条经脉,速流滚动全身。待杨瑾换气,缓下来时,g头急转倏旋,撬挺上冲,长长的r又深又重地撞磨杨瑾的子g

  无法不爱 弦弄下载

  口,带来急遽的爆炸高潮。

  杨瑾顿觉身体似被刺穿了,混身一阵颤抖,丰腴火热胴体被抛上九霄云外,随即又快的摔落红尘,亢奋得如身非我有,娇躯浮甸甸的如灌入了一条冷河,流涮着刺痒的快感,嘴无力的泄出y荡的呻吟声。太美妙了,这种欲生欲死的滋味,只要尝过一次就会上瘾。埋首r沟中的y魔也觉到她的螓首摇摆仆仰,全身的浪r都在发颤,骨子里的骚媚浪劲全放出来。杨瑾只知道尽量从他的挤中,挤压中、磨擦中,才能骚到那里面的痒,才能止住那种刺骨的奇痒,牵托出x前双峰震颤,y荡的摇晃着。

  r尖的花晕也随之扩大,蒸蕴出浓郁的r香,混合薰香体热,钻入了y魔鼻内。引出y魔吸吮着淡红r头,舔卷吸缠,竟吸出丝丝初r,芳沁天灵。杨瑾全身火灼酥麻,所有的气血如被抽乾,沁出香汗,点点如雨,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骚y滚水般冲y魔g头,溢出y靡阵阵麝香。y魔享受到杨瑾的浪极骚态,也啜入了浓酿的yj,心满意足的从g头贯出玄j真气。杨瑾壁的搔痒感渐渐化作一股热流,炙出阵阵的痉挛波动,挤压研磨着入侵的巨,一团热烫的火缠了又吸,无论身心都完全开放在欲焰的支配之下,全身每个毛孔都被体内快乐的火焰冲了开来,完全受r欲所c控,浑身酥酸,头晕目眩,彷佛灵魂出窍。

  无相真气未受到丝毫抗拒,完整的掳获杨瑾三尸元神,一经起动,才察觉到镇物代形制禁的厉害。杨瑾本身受制,对镇物难以发力,因r身的灵魂被拘禁了,要动也难把握方向。y魔的无相法身,只善於播弄神智,对有相法物,却无力击毁,破不了代形制禁的镇物,必需外人代劳。以地近白杨洞,起心把凌云凤引来。

  当日妖窟中的小人,饱经妖人n水饲养多年,已是满脑子魔教思维。白发龙女把他们带入自由社会,必定做成潜移默化的大害。y魔厌恶之而离去,留得凌云凤独自守候。待崔五姑回转,云凤才知妖窟前面不远就是白阳山麓,抬头一看,果有一座大山,高c云表,自腰以上被云雾遮住,看不到话。妖人一见云凤逃出,好似大出所料。

  说时迟,那时快,云凤在y魔的颠倒迷仙大法播弄,刚照面便将飞针先朝古尸打去,接着飞剑光直取妖人。妖人为y魔颠倒迷仙大法所碍,猝不及防,云凤飞剑已绕身而过,斩为两段。那赤身女子见势不佳,刚纵妖风飞起,亦被云凤的归元箭s去,当场结果。古尸修为较深,警觉较快,飞针过处,倏又隐去。

  y魔引入云凤,就是要借她的手,毁破那代形制禁的镇物。向云凤注入意念,将法台毁了再走,先毁那座炉鼎。光华刚到炉鼎上,只听一片爆音,飞起一大团浓烟,隐挟奇腥之气,被剑光一绞,也立即飞散。鼎毁镇物现,台侧挂着一件瓦器,形式奇古。云凤意识受惑,撤手一针,雷声过处,炸为粉碎,晃见光亮一闪即逝。

  杨瑾元神脱禁,立时三尸元神起动,开门揖盗,迎y魔元阳涌入,烧得杨瑾每个细胞都酥熔火辣,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的酥麻。杨瑾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意识昏朦,任y魔主宰娇驱每一个细胞。阳极y生,灵台电激出浪涛寒,沉积虚化,飘飘若仙,x阳具紧密缠绕,固y锁阳,只欲并噬y魔入怀,祷求天长地久,再不知人间何世。y魔不想奸情大白天下,宁俾人知,莫俾人见,亦隐入杨瑾衣内,指挥杨瑾法体破壁飞出。

  杨瑾得y魔玄气入替,行动已不受牵制,般若刀闪电突击,在无相心法掩护下,色不异空,与空间同色,把隐身扑去偷袭云凤的怪鸟重创。云凤正待飞出,忽又扫过一阵y风,星光全隐,耳听右壁以内,怪鸟受创的一声惨啸。回头一看,一只奇怪大鸟破壁而出,疾如箭s,径往外面飞去。随即又听壁内杨瑾喊道:“那一位道友,外面出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