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87(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五节二矮心歪

  时光易过,延到夜间亥子之交,y魔依时回返,隐入杨瑾怀中,背着云凤纵欲,把杨瑾弄得浪透了,才注入寄生大法。x锁匝巨,在行动中免不了变形扭擦。压力越大,磨擦力越强,其震撼力足令杨瑾r软筋松。y魔透入先天真气时,更令杨瑾魂醉,不能自己,全由y魔c控,只望把那小色鬼的可恶东西,嚼噬个稀烂。

  杨、凌二女准备停当,同驾遁光,直到了妖尸墓x落下。那上层洞内经过穷奇一番部署,益发严紧。二女虽然施展六戊潜形遁法,仍是无用,入洞不及半里,便将头层五行禁制埋伏相次触动,无限大木、黄沙、烈火、刀矛,挟着妖烟邪雾,如狂涛怒卷一般飞舞来袭。妖鸟也自觉察,飞出迎敌。二女见状,一赌气,索x收了六戊潜形之法,放出法华金轮的一大股奇亮无比的光华,所照之处,五行无功,烟消雾散。妖鸟还妄冀那把飞刀可以暗算敌人取胜,刚把长爪上灵符往洞真的,就是偏私,能声达帝耳的刁民就大晒。持权人士见不到升斗小民,所以有”君子远庖厨〔之誉,那些蚁民牛羊,远远不见,於是宰得心安理得,食得甘香爽滑,六g清净的自我安宁。诱惑着鸠利拘役下的溺民。

  崔五姑带回的小人,沾染了魔x思维,以葛儿、福儿为首,伪充民主,有党x,无理x,非奴即敌。效魔徒的煽情手法,包装着魔道思维,宣扬穷就是弱,抢掠是天公地道,社会欠了他们的。当然物先腐然後虫生,犬儒遗毒的忠君爱国式顺从,朕就是国的意识经千年来在脑袋生了g,更适合魔道思维的蚕食,饲养刁民。政棍眼中只有那片刁民树叶,就是见不到整个森林。

  小人优生的歧舌,也有其独到之处,大小官员尽是挂羊头卖狗r,佛口蛇心。法治其实也是愚民手段,弄权集团g本就是世家子弟。政府机器,自古以来,都是在邪恶手中。民智不开,梦中做人,整日梦想着天降福星,不劳而获,那会透视官员处境。为治之道都是不失於大户、地产商,才得保留高位。说得好听是设法平衡,g本是个奢望。众生立场无不互相冲突,有变动就有得与失,有人满足就必定有人不满足,有人得,就必有人失,那有言语可能平衡的呢?所谓完全代表全民,只能系鬼话连篇。若果那失者无影响力,官员就可以处之泰然。但失者是国家公敌,而做得国家公敌,当然有g深蒂固的影响力,就只能以妥协掩盖着的污秽不堪的把戏。如好色者,就是看中了那个女人着迷你裙、x部大合乎色欲,或如好财的官有抬底交易,那个方案就是要人信作最平衡各方利益。以政府机器制造垄断,表面上却伪装反垄断,实质是分饼仔。若真为蚁民行为治之道,三日就被财团b下台。

  两个分处二极的党团分从左、右夹攻,c纵在权威手上,民众选那一条路都是r在砧板上,谁也帮不来。不过物极必反,如太极图的y中藏阳、阳中藏y,小人尼尼因误食了一粒毒果,舌上长了一个疗疮,舌尖烂去,竟能说大人的语言。众小人效法圆舌,却无所幸免的流血不止下死亡,因而妒嫉尼尼成恨。尼尼曾跟凌云凤剿妖,沾了仙界真理,惜无仙界之法力,变成有点儿太自大,妄认为凭一己之力,可以扭转乾坤,却不知民智系接触到,看到有利,才渐渐蜕化,并不是话改就改得了的。

  民主的结构是民,民智不开,任伪君子愚弄,如一件物体的结构,大部份的原子结构都是质素差的,那有良好物体可言。光是面对一批千七亿官员,财赤就肯定无得救,全体小人都牺牲,也无济於事,亦不值得去牺牲,只有烂下去一途。那值得浪费气力、生命。若强加改造,就变成独裁了。人生埋不了堆,早就被抹到黑到唔黑,结局必是凄惨的,但却是敌方的良好战友。

  妖鬼徐完窥伺山阳王国,命鬼女虏劫尼尼回山,研究圆舌的基因,图收为己用。天意尼尼得救,逢凶化吉,遇合y魔,存此万年古族的一丝血脉。但y魔亦知天心飘渺,祸福无常,一念之仁往往是妇人之仁,转福为祸,孽债缠绵,思诱乔乔作引,则可无执无羁,成败与己无涉,於y中,篡改乔乔心x。

  y火虽灭,馀烬却长存。本来j一经陷入大销魂法,即身心受困,不由自主。但y魔无相无我,大销魂法之法毒主宰不了y魔意识。乔乔败得彻底,却还腼腆求亲。大销魂法之y毒所在就是结亲。一经缠结就绑勒了全部道力法宝,轻则分了半数去,重则丧命。仙界伶王祥尊者以警世的「万恶y为首」训诫众生,却自身也逃不脱y孽,以财宝买了一个小舞女行y,达三十年。一向无灾无难,却晚节不保,赐以结亲名份後,饱受煎熬,死得甚为窝囊。西牛贺州仙界深悉其害,结亲前必先使对方向魔神滴血立状,不得沾染道力法宝,却也逃不了魔神播弄,被歪曲状词,任凭鱼r。

  y魔只肯答应金屋藏娇,按时奸她一个彻头彻尾,为她泄火。更摄录下了大销魂法的y贱过程为要胁,乔乔才不得不悲鸣顺从。y魔以先天真气大包大容,避开「哄铲」细作,偷渡入自由社会,把乔乔囚入峨眉後山,二十六天梯悬崖之下,连山大师所布置,连长眉真人也不知的深密秘窟内;置尼尼於潭底修先天真气,待四九重後,重整僬侥小人的命运。然後飞s大雪山,追赶已离开峨嵋的邓八姑。

  第八十六节姑y误

  y魔在峨嵋可说别出一格。妙一真人虽是教主,却碍於师命、及y妻条约,

  对y魔一切作为,只能不置可否。天大风云,也由他自生自灭,也不言助。玉清大师传讯与妙一夫人,求放y魔出助元江采宝,教主也只交回y魔自决。y魔的修为亦令众仙扑朔迷离。天赋凛异,不畏蛇毒、无惧严寒,元阳无竭,金枪不倒,c控自如,成女仙恩物。学道悟x奇佳,上手即得其神韵,比一般前辈更流畅自然,但却虚浮无力,下丹田真气难盈,只遁法神速。妙一夫人也不敢任其独处,乘八姑奉了峨眉掌教妙一真人之命到来神旗峰收服猿j,顺便护送y魔的鲧珠替身往大雪山,交芬陀大师,再由杨瑾陪同,前往元江协助采宝。

  八姑由生死至交的玉清大师处,得知y魔的秘密,当然乐於从命。只要想到这小色鬼归并回体时,要他喂个饱饱的,已令x燥亢痉挛,酸麻快感,交叠涌现,使血y翻腾,周身发热,玉r发涨,感到各处有似麻似痒的味儿。

  到了神旗峰,八姑思心切,带着鲧珠替身登上云端遥望,见那峰孤入云表,高出天半,山腰以下,尽被冰雪封住,成自作孽,死有馀辜。

  这时正是雪劫运将临,靠毒雾护法,却被不惧百毒的鲧珠替身扫个乾净,现出一个大圆洞。近洞一带,更是一个斜坡,斜坡上离洞十丈左右,满是石笋、冰凌,高下大小不等。洞甚深黑,仅有两点茶杯大小的碧绿光华和一道红光,在洞里频频闪动。立时天际老远处,密云浓雾里,一溜红光,似火蛇一般,在遥天y云中闪了几闪,便朝峰上面逃走不脱,便是多j地遁的人也难幸免。

  阵内一片湛黄影子,非云非雾,压到怪物头上。怪物将那团内丹化成了一片火云,不使上面黄影压到身上。回过血盆利口,将身上雪羽咬断了十来g,长颈一甩,化成十来支银箭,朝猿js去,恰被黄影挡住,落在地上。箭羽恶毒,不到情急拼命,不肯轻用,无论仙凡,中上立死。到了势迫力穷,还如此倔强不服,可见这种毒物留不得。

  地上隐隐雷声,接着一片雪亮电光,贴着黄影圈里,也是薄薄一层,由下而上,转瞬间弭漫全。刚结到时,急匆匆送鲧珠替身到龙象庵去。芬陀大师查明就里,笑道:“此事无关紧要,你奉有法旨,要保护y魔,当然是法旨重於任务。此畜无须我亲自动手,杨瑾已在途中,可与她商量同往。猿j虽有玄功变化,却非杨瑾对手。”

  第八十七节妖猿末路

  杨瑾诛灭白阳山古墓三妖尸,回风洞山白阳崖花雨洞封洞後,由云凤带着朱环制住的神鸠,杨瑾持着圣陵二宝,同驾遁光,破空而起,电转星驰,直往川边大雪山倚天崖龙象庵前落下。先去芬陀大师面前,将轩陵二宝昊天鉴、九疑鼎,连同妖墓所得三枝后羿s阳神弩、四十九粒三y神铅灭阳弹等,恭恭敬敬献至座前。

  带来的神鸠见旧主之物落入敌手,立时怪眼圆睁,j光四s,一抖双翼,挣扎欲起。虽有朱环神光圈住全身,虽挣不脱,那般威猛凶恶倔强之状,看去却也惊人。芬陀大师手上一串牟尼珠脱腕飞起,化成十丈长一道彩虹,穿着一百零八团金光,其大如碗,将神鸠绕住。金光到处,朱环倏地飞回。神鸠口内含着一团金光,周身上下也被金光彩虹围绕数匝,目定神呆,形态顿时萎缩。

  杨瑾覆命後,出见八姑,听八姑匆匆说了来意,便猜那从猿j手中取走雪内丹的,必是那小色鬼。但因云凤还未知秘密,只得瞄了那鲧珠替身一眼,八姑即时领悟。共同在心中又爱又恨,更想把这可恶的小色鬼连骨带r全吞了,永远分不开来。

  三女把那副鲧珠替身留在庵中,一同去寻找猿j。猿j被清光所阻,追不上八姑,再去怪物洞内绕了一回出来,料定是藏在雪山一带。向四外观望,相隔老远,见三女飞近,便放起飞剑,现身追来。杨瑾当先一声清叱,法华金轮照着猿j青红光华中冲去。万道金霞飚轮电驰,急转飞旋,铮铮一片声响,青光飞溅处,桃木剑连被斩断了十好几口。猿j不禁恨怒交加,慌不迭地先收了残馀的桃木剑,运用玄功变化,先自飞起,避开来势,留下一个化身诱敌。

  所布太y奇门阵法已是发动,便见远远一圈黄影,疾如电闪,由四围飞起,齐向三女那一个蓝面星冠的长髯道人便是姬繁,平日早有耳闻,知他心辣手狠,厉害非常,更是x最执拗,不可理喻,一有所图,不得不止,不由吓了个魂不附体,忙向四人跪叩,哀哀痛哭道:“小畜命g磨折,厄难重重,才得蒙恩免死,不想还有祸端,不是天仙说出,小畜还在梦里。自知道行浅薄,难以全活,既蒙大仙垂怜,指示危机,还蒙格外开恩,给小畜自全之道,小畜九生感激。”

  八姑道:“你自有明路,不去寻求,问我何用?”

  猿j惶恐道:“小畜有几个忘形之交,均未必胜得过姬繁。此外,自思并无什麽别的解法。”

  杨瑾喝道:“蠢畜,你那前几生的同伴,目前不是在峨眉仙府中随师修道麽?”

  猿j登时触动灵机,忙向四人跪叩,力求收录,带往峨眉,与前生旧侣一同随师学道。八姑道:“我等三人,均尚不能擅自收徒,如何可收异类?仙府法严,本难妄入,姑念诚求,又当危急之际,将你携带回山,敬候掌教师尊处置便了。”

  杨瑾行法一挥,立时水平火散,晃眼工夫,复了原状,仅剩一团大约数亩的j光,悬於空中,照得环峰积雪俱呈银色,分外清明。猿j犹如做了一场噩梦,跪在地上,叩谢不止。此时遥天破空之声,已由远而近。八姑忙对杨瑾道:“这厮来了。我带了老猿先走一步,开府盛会,再行相见。”

  那团银光往下一沉,一人一猿已全被银光包没,晃眼之间,银光敛去,形迹俱杳。那破空之声已经飞临头上,一道青光,似坠星般直s下来,现出一个蓝面蓝髯的长大道人。才一落地,便将拂尘朝空一舞,尘尾上便似正月里的花p,放出千万朵火花,满天飞舞而灭。杨瑾见他人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