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0(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节水淫樽

  阴魔吓走姬繁,直追到祁连山前,於云路中遥见一妖女匆匆飞驰。於华山派荡姬的遗识中,认出这是云梦山神光洞摩河尊者司空湛的爱宠女弟子,叨利仙子赛阿环方玉柔。此女跎姿绝艳,身材润腴丰满。传闻她天生奇趣,不假道术,连乃师司空湛都曾为她失过真阳。

  阴魔想起就神魂飞越,情愿为她坏了道行,誓欲一试而後快,也不再逐姬繁,隐敛了金光怪手,蜕化出冯吾美貌,斜飞迎上妖女去。看到妖女转过头来,即运起紫云宫三凤遗识地阙金章中金挢鹊度。一丝金光灿烂的蜃影,弯弯如月,由彩云输送,伸达妖女剑遁途前。

  妖女诧异的望一望身前云头,五彩缤纷,浮游飘逸,颇似载歌载舞,挥映迎迓,云顶托起一页扇影,作椭圆形状,顶上边有尖突出,扇面晶莹剔透,内绣一对彩鸳鸯,栩栩如生,在晶屏内浮幻如动,交颈相缠;扇竿大小如剑柄,末端嵌下两颗大墨珠,似随鸳鸯幌动;扇下垂苏珠串,细如水点,泛幻水影,如涓涓漏滴,引人想入非非。

  妖女天生淫质,自然闻弦歌知雅意,立时心猿意马,面泛红云,眉梢春满,被勾起了饥渴的情怀,如波涛汹涌。可是欲火虽烈,却一念间转成怒火。想到股上从无三合之将,只有被其师开苞那一次,得点甜头,但也支持不了多久。其师走失真阳,再也不敢沾上她身来,却广邀同侪,作联络结盟的本钱,弄得她艳名四播,纠缠者路绎不绝。明知自己再受不了情欲冲击,偏偏又本能地渴求着更强烈侵犯,但每个淫魔都只挑起了她的情欲,却救火无能。纵非未入缝,已精虫席,也是穴底也未深入,即壮士去兮不复还。仅几个老前辈的才能抽插个十多回。颇真令她欲火焚心,咬碎银牙。

  所以妖女寄情寻宝,为元江水眼的金船遗宝,到处寻找党羽相助,无休无止,作消化体力,压抑欲念。却被阴魔冯吾挑起淫思,其懊恼可知。不禁横眉怒眼,向鹊挢那边扫去。映入眼帘却是一张桃花娇面,堪称绝色,美女中也不多见,正招手示意,如玉树临风,倜飘逸,好俊秀的郎君。心想如此貌胜美妇之道友,应是难以寂寂无名,莫不就是淫遍华山,纵是极乐童子与尸毗老人也无奈他何的冯吾。怒火也平息了三分,却与欲火碰撞,如火上添油,烧得百脉春熔,浑身烧烫,沟中麻痒不堪,好像有几千几万只跳蚤在阴道中噬咬,酥痒难熬。妖女不由喜从天来,心中暗道:“老娘行迟一步,梨花洞找不到你这色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功夫。咦!只要你挺得住,老娘把命给了你又何妨。”

  思量着,更是腰酸腿软,支撑无力,浑身滚烫,娇躯摇摇欲坠。阴魔冯吾从鹊挢的另一头,透过云团,感应到妖女竟然未奸先醉,叹一声:浪得虚名。也不想她在长空漫际,出丑天上,遥控玉扇缓缓飘落妖女手上。来得正是时候,妖女已如浮溺云头,不自觉的抓紧玉扇,双足下也各自涌出一朵彩莲,载她翔登鹊挢。云头也随着扩开,围绕妖女身後左右三方,如孔雀开屏,幻出虹彩变化,成五光十色,循回流转。

  妖女半羞半喜,玉颜跎红,低垂螓首,却又偷偷窥视阴魔冯吾,若望又止,惹得峨髻摆拧,招摇不定,被云莲拥推上挢中高处,会晤阴魔冯吾。阴魔冯吾双手扶持妖女玉腕,触手酥软,真不负‘赛阿环'之名。指尖轻抚其掌心,已可觉玉肌挛动。妖女已濒临崩溃,何堪魔手挑逗,心又喜,心又慌,可幸今朝回淫郎,欲火由心而生,无个抑制处,烤得她连站立也无力支撑。若恼若怨的呓声低骂道:“何轻薄乃尔。”

  似是要插回玉腕,但又身子浮游无力,反将娇躯扯向前去,又羞又喜、半推半就的把热烘烘的身子贴紧过来。表面上似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姿态,却是烟视媚行的神韵,偏最能勾起男性的七情六欲。阴魔冯吾踏上叁扶,顺手环抱蛮腰,紧紧地把丰满性感的拥入怀内,觉到娇躯已热烘烘的烫熔心肺,香稣如麝贯入鼻腔深处,清爽中鼓荡气血,添加兴奋。此时正是她心情大乱,心里头也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性幻想,深藏在淫荡疯狂,很想找个男人来插插她意乱情迷的小骚穴。那妖媚冶荡的模样,闪现的是浓媚春情的饥渴神色,又是饥渴,又是害羞。阴魔冯吾加强拥抱力量,再向香唇吻下。妖女已不胜情,淫思荡漾、浑身发软,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不停的扭动娇躯,鼻喑唔唔,润唇磨动,已急不及待伸出香舌,津涎泽涌而出。经阴魔冯吾索舌猛吮,魂魄若随香涎离体,欲火无从拘控,烧近灵台。

  更难堪的是阴魔冯吾探手入怀,罩爪着那涨盈欲爆的酥熔的乳球,给了阴魔冯吾手心享受到无比的柔软快感,不负塞上酥之赞。但乳球给阴魔冯吾的搓揉,压回炽热的熔流,烧得穴翻滚,如万千幼虫在扰攘钻探,一波一波的凿入神经中枢。呻吟哀息也舒解不了欲火煎熬,颤抖的伸出玉手入阴魔冯吾衣内,下探肉,竟是既硬且挺,一摸便知是坚刚无比,在她手里更显滚烫,忍不住轻轻握住那充血怒涨发烫巨,从龟头到阴囊轻轻用手指婆娑抚弄,轻拢慢捏,指法还真刁钻!

  阴魔冯吾本来有操控自如之能,也在酸酸软软的刺激下,由得巨自由奔放,怒蛙鼓胀起来,真有妙手回春之能,可知妖女工多艺熟。妖女多年来为求股上败将,重震雄风,下了不少苦功,操练有素。还未上马,就施展兰花妙手,其情急可想而知,欲火已焚化了女性矜持,无须前奏了。云头更风涌团转,包藏起这一对野鸳鸯,顺金挢伸展处,卸下祁连山深谷幽林处。就在云团中,挥巨直穴花心。火烫巨过处,可有冲峰陷阵之势,一对野鸳鸯同声嗥叫。能令阴魔冯吾哗叫,确不寻常。那妖女穴如重门叠户,内壁皱摺层层直至花心深处。

  常人的生理结构,为防止细菌入侵,分泌出强烈的酸性,但也只限於穴口。

  当雄性肉撞入缝时,敏感的龟头触及酸性分泌,起了刺激作用,非但能令龟头涨凝血浆,有如硬化,更令心脏麻痹,失却调节龟头压力的功能。所以孱亏之徒,一触即发,有派牛奶之称谓。相书有云:眉毛婆娑,男少女多。就是说眉尾的毛不凝聚成尖,如帘荫垂幔,就是性具软弱,不能令壁受激分泌,不能充淡酸液。精子被酸液伤害而弱,入得卵巢也振不了雄风,生的是女的居多。当前奏充足时,穴内骚水对分泌起稀释作用,只要龟头冲过了穴口的分泌物,肉根部皮肤较厚,就不妨事了。

  妖女天生异禀,穴内层摺重重,藏垢可匿之处多且深,分泌线满壁皆是,不限於穴口。况且积聚有年,可比硫酸,谁也抗御不来,成为妖女那公认的异禀,实是她的致命伤。辉煌的外表何尝不是困身的障。入的肉难有支持这些浓郁的酸性,妖女只觉得对方三扒两拨就射得一挞糊涂,从来不曾体会到高潮系乜。一般精於采补的前辈知精不可留,为求代万千精虫取回点代价,只能死命锄她十多插矣。

  但阴魔冯吾的奸力超凡,先是先天真气锁紧玄关,放出大量前列线护液,冲稀那浓酸分秘,再敛精回气,便可强抽猛插,成为唯一能享受妖女异禀的幸运儿。妖女初尝如此巨,才知女身的真谛,炙热而胀满的揩擦,把深藏的污垢全面扫荡,得尝从未有的安宁,在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快感、一丝充实,切切实实的感觉到氧化氮对壁的刺激,热流急涌,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直贯中枢灵台的震撼,带来性趣的浪潮,撞击着每个欲火煎熬着的细胞,如洪流泛滥,不由自主,狂号舒压。

  妖女的重门叠户,如在道内广设隙缝,每动分毫,俱如离开穴再插肉入隙的滋味,加上稀酸分泌的刺激,颇令阴魔冯吾一插一缓,逐步推进,慢慢品尝那龟头震栗的性趣。穴随肉抽插发出很有节奏的滋滋淫声,一双玉腿更是频频高踢,腰肢蠕动,雪臀挺扭,忽左忽右,时上时下的转动,似逃避也似迎合穴内的肉,紧挟缩缠,狂野得如烈火燎原。穴内的深处那异样撞击,冲刷出一阵比一阵强烈的浪涛,淹灌元灵,压出悲鸣似的淫叫,声声高亢。

  鲜渗满汗珠的脸燃烧着壮烈的欲火,艳欲滴的烈火红唇,半开半闭,急一阵、缓一阵的喘息吐气,泄出如麝如兰阵阵幽香。丰腴火热的胴体,因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透出丝丝热气。胸口如小鹿乱撞,使白晰高挺的雪玉乳球颤动不止,波涛起伏的跳动,乳波汹涌,舞起那高高耸起的乳头,於雪白的乳浪中画上两线艳红圈影,上下跳动不休。身子愈来愈软、愈来愈热,像发狂似的不停的套弄着,动作越来越快。

  妖女在胯下腾挞狼忙,承受着暴风雨般的冲击,神情越来越亢奋,伴随着穴中那刺痒的强烈快感,酥麻酸痹得骨软精疲,奇痒钻心,高潮自子宫爆发开来,混身一阵颤抖,酥淋的快感使得意识开始模糊。不由得浑身一挺,头绷直,身体也绷直着,淡淡的腥骚混杂的淫水不断从她的淫荡的肉洞里不停地滴了下来,泌泌不绝,两个生命接触点所发出的淫水声,噗嗤噗嗤之声不绝於耳。口中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在一个强壮男人的身下婉转娇啼,刺激着压她身上的阴魔冯唔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她只能更淫荡地发出呻吟,呻吟得越来越大声,更沉醉地投降,一面痴迷陶醉,更充满了野性的诱惑。

  巨大的冲击力将她的裸体直撞得上下移动,耻骨相碰,下腹一次又一次撞击着,使她弓起身体使劲摇晃,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骨子里的骚媚浪劲全吸出来,有着火辣辣的性感,简直是像疯了一样。像只饥渴的野狼,只有从巨的猛力击,才能够止住那一股深入骨子搔痒,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就是浑身散了也没有关系。不住泛出欲仙欲死、动人心魄的光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凝聚在体内的欲火,化为一股股的热潮,从子宫深处冲入向阴道,令享受着酸麻的肉明显觉到,穴里猛烈收缩,热气如浪,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便喷薄而出,如蜜液淋浇,热绵泡敷,滚水沸腾般的力量在龟头里激荡。妖女幸遇难得的巨,一意贪欢纵欲,元阴丢泄的美妙快感已彻底占领了她的身心,无视元阴竭泄,为阴魔冯吾尽扫。高潮後泛出淫靡妖艳的艳红色显出一副满足的表情,异常妖艳,恍如窒息般美目翻白,身上下骨软筋酥,再没办法动弹了。

  於欲火稍懈後,幽谷之中又疼又麻、又爽又酥、在泄身後的强烈馀韵下微微颤抖。好半响,才从高潮过後的迷乱中回过神来,仍不停的在抽搐着,显已被奸的酥透美绝,竟然不忘夺宝之念。以金船出水之期已届,在阴魔冯吾耳边低诉金船传说,那前古异宝的神妙威力,所结纳的党伴如何的势力雄厚。更招阴魔冯吾投入师门,再塑威霸仙界的狂梦,一心维系郎心,祈望天长地久,望奸郎肉永插穴,岂知反招来杀星照命。

  女人得推许,其心却不把主放在心中最高之处,挟勒索,岂止是内奸,更是灵魂污秽不堪,无可药救。阴魔冯吾视宝船如囊中物,岂容妖邪沾手,更是前身饱受此等人形工具的摧残,岂容妖女活命,也不动声色,佯作闻宝兴奋,回复狼劲,双手把持着她那丰满的臀部,狂舂她千多插。才刚享受过一回的肉体,转瞬间已再度陷入了狂风暴雨,千军万马的冲刺,虽然也想抵抗,但无奈全身酸软无力,何况她的胴体也不想反抗,被舂米似的越捣越快,全身狂抖。快感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扩散,一经挑逗便一发不可收拾,全然无法压抑那放浪的情态。呻吟声再也忍不住变得更高亢,近似西斯底里的呻吟着、叫着:“好┅┅啊┅好┅哎┅又泄了┅你真┅真猛┅真厉害┅啊┅又顶┅顶到心里去了┅嗯┅小穴都┅都快给你干┅干坏┅干坏掉了┅┅啊┅慢┅慢一点┅求求你┅饶┅饶一下吧┅┅啊┅又要泄了┅你那麽硬┅又那麽长┅啊┅慢┅受┅受不了┅”

  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於一身,声音叫得有点异样,颤抖着而又充满了性感,听得使人是惊心动魄。更使巨兴奋胀大,强猛的迫力将淫液化成泡沫,自那粉红透张的嫩壁细缝涌出,得更磨擦强劲,忍不住强烈的快感从下体直窜而上,迅速导入心房,一直深到她的灵魂深处。持续高潮是一种更狂野的尝试,高潮接踵而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受不住一次又一次,在欲拒还迎间体会欲仙欲死的快感,欢叫的声音慢慢地变成了软弱的求饶声,哀叫道:“呜┅哎唷┅你┅你┅厉害啊┅插┅插死我了┅┅嗯┅受不了┅啊┅就是那儿┅哎呀┅你┅你顶的好深┅淫娃已给你干穿了┅别┅别插那┅哎┅哎┅哎唷喂呀┅求求你┅好哥哥┅你┅你快┅快弄死┅弄死了┅别┅哎呀┅求┅你快插死淫娃了┅救┅呜┅丢了┅好人儿┅又丢了啊┅淫娃又┅又要丢了啊┅”

  神经系统都被这激烈的爱之感所侵食了。将体内喜爱肉体欢乐的本能,全盘释放出来。神智再也留不在身体,玄阴玉津狂泄而出,自下体爆发开来的强烈高潮,如电流般冲击着她的全身,黑色的闪电在她的脑门里爆炸。阴魔每一下动作都能教妖女魂飞天外,一阵冲击中,她的灵魂彷佛飘出向外,软绵绵的,像踏在云雾中,愈飘愈远,使她昏了又醒,醒了又昏。妖女捱不住急抽快插的性浪潮,张口欲叫,却迫不成声,连呼喊也无力,只能无意识地呻吟浪叫,声音可有点异样、显抖着,惊心动魄的彷佛在悲鸣,那如沐淫雨般水淋淋的胴体,只能随着阴魔冯吾的撞击而抛荡。全身渐渐酸麻,翻了白眼。小洞天深处爆发汹涌无俦的热腾腾岩浆滚滚冲击喷出,阴魔冯吾更加使劲,更加猛烈,急转倏旋,狂抽猛插,更疾更速,丝毫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阵阵剧烈的摩擦所产生的无何伦比的快感,昏眩过去铺天盖地钻入妖女三尸元神,元神失位,聚丹成熟,突破生死大关,玄精入主,带入血影神光,随即消失在妖女隙深处。

  於妖女的遗识,传知了她受了许飞娘的蛊惑,瞒着乃师夺取金船宝物,联络了不少妖人。妖邪中人迷恋方玉柔已非朝夕,被颠倒的都不是等闲之妖。再路遇白骨神君师徒,更是一拍即合。已约定时刻,在元江聚师。阴魔方玉柔才觉到妖邪势大,筹思对策,却收到鲧珠替身传来讯息,已随云凤飞到了白犀潭。

  第八十九节附身试奸

  原来阴魔逐走姬繁後,杨瑾、云凤二女回到了倚天崖龙象庵,芬陀大师仍和初归时一样,神态安详,坐在那里,只双目已开,从打坐中神游回来。蓝虹也飞到,芬陀大师只将手朝面前一指,地上突然涌起一大团彩焰金芒,立将朱环托住。那拖在外面的半段蓝虹,似长虹归洞一般,往下一窜,由朱虹中穿进,没入彩焰金芒之中,耳听轰轰发发之声响了一阵。大师把手一扬,焰芒处,朱环复了原形,被大师持在手内。蓝光火星,形声全消。再看大师座前,却添了一个黄金钵盂,孟内盛着两升许蓝色宝珠,大仅如豆,颜色彩蓝,光华隐隐,似在流动,天蓝神砂已被金钵盂收来。

  杨瑾方悟师父适用化身神游,本身并未离开;忙率云凤向前拜倒。大师吩咐起立,笑道:“徒儿,我今日为你虽结了一个冤家,却替齐道友异日消却许多隐患呢。姬繁出身左道旁门,中途改习道家吐纳之功,幸至地仙。自恃得道年深,别人多半後辈,骄横自恣。虽然不再立意为恶,但是邪正不分,只重情面,以善我者为善,因而各正派中道友,以及自爱一点的散仙,多不甚礼重他。各异派中妖邪,窥知他的心中怀愤,遇上时曲意交欢,於是逐渐交往,情好日厚。虽其新恶未着,久必为患。”

  杨瑾知道大师法力无边,不禁心中一动,禀上嵩山二老矮之致意,求恩改造神鸠。大师笑道:“此鸟神物,但是生具恶性,只知为主。在前古时杀人至多,虽在妖穴沉沦了数千年,仍难抵过。杀孽太重,即使仗我佛力化去恶骨,使其向善归道,终难免遭劫。峨眉盛会,群仙毕集,能者甚多,以齐道友之法力,岂惧区区妖鬼?白、朱二位道友,不过拿作题目而已。此次将承他们助你成功,不得不勉为其难,这一来又要误我十日禅课了。”

  说罢,回顾那一直留在身旁的鲧珠替身,亦洞悉了阴魔底蕴,对当年连山大师照顾之情,今日阴魔数度相助爱徒之义,万无泄露阴魔真相之理。更感其承受重托,要揭开白谷逸桃花瘴中变化之谜,可以了却心中最後一重心愿,告功行完满,着手筹备坐化。既目睹阴魔幻化追逐姬繁之能,也看穿了那鲧珠替身的装模作样,当然用不着要杨瑾护送了。对着那呆头鹅神秘一笑後,便命云凤拿着柬帖,带了鲧珠替身,径往岷山白犀潭,嘱咐先将柬贴往浓雾之中掷去,自然何以过去。

  云凤此人,但求弄巧,不学无术,不只轻蔑根本,更趋炎附势,善於狐假虎威,在芬陀大师面前是见高拜的一面。芬陀见她乖巧,命她代杨瑾带送鲧珠替身,她却自以为不可一世,对鲧珠替身是见低踩的一面,沿途指手划脚,自以为是,要人怎样,人家就必须怎样,根本无理可喻。对道法高强的韩仙子,就表示虔诚,到了岷山前山,便将剑光落下,照着杨瑾所说途径,往後山走去。

  只见危峰刺天,削壁千寻,上蔽青天,下临无地,到处都是蚕丛鸟道,连个樵径都没有。休说是人,几乎连猿鸟都难飞渡,真个形势奇秘,险峨已极。还算云凤不比上次红珠司徒平奉神驼乙休之命,白犀潭投简,须要一步一拜上去。遇有危碍,尽可攀拨纵跃而过,险阻难不了她。

  由乱山丛里,走入一个山峡之中。那峡口外观尚阔,渐进渐狭,两边危崖高有千丈,由崇崖高处,峡石峰顶上婉转折而来。崖壁看去其滑如油,莫可攀附。抬头望不到顶,只正午能见一线日光,本就黑暗,何况又在将近黄昏之际。前路只是崖壁上一条宽不过尺的天然石栈,歪歪斜斜,缠附在离地数百丈的崖腰之上。下面是一条无底深涧,水势绝洪,涧中复多怪石,奔泉激撞,但闻洪波浩浩,涛鸣浪吼,密如急雨打窗,万珠击玉,潺潺哔哔,声低而繁,却看不到水的真形。溅起来的浪花水气,化为一片白茫茫的愁云惨雾笼罩涧面,似拥絮蒸云一般,往峡口外卷起。

  这麽僻险诡异的山峡,前望是暗沉沉的,彷佛有一团愁云惨雾隔住,看不到底。再加上惊湍怒啸,泉声呜咽,空谷回音,似闻鬼语,越显得景物幽秘,阴森怖人。渐渐那石峰崖壁斜溜向外,下临无地,石栈窄的地方不容并足,须要提气运力而行,力量稍不平匀,便要滑坠涧底。云凤又带着一个装呆的鲧珠替身,走得甚是费力,又不敢径驾剑光,只得通白了几句,便手臂夹持鲧珠替身,施展陆地飞行法,加速前进。

  前面浓雾消处有月光斜照,荫匝地,枝叶纵横,碧空云净,夜色幽绝。一转崖角,忽听远处一阵鸾凤和鸣的异声,接着便是一片轻云当头飞过,立时云雾大作,腥风四起。云凤那样目力,竟伸手不辨五指,只见远远云气回旋中,现出一对海碗大的金光,中间各含着一粒酒杯大小,比火还亮的红心,赤芒远射,一闪一闪,正从对面缓缓移来。云凤对守山神鼍通诚拜谒韩仙子後,前面金红光华倏地隐去,腥风顿息。阴云浓雾,由密而稀,跟着消逝,月光重又透射下来。但始终也没看见那怪物的形象。

  再往前走,便踏上一条丈许宽的冈脊,石地已与崖壁相脱,两边都是深壑,泉瀑之声益发奔腾汹涌,宛如雷喧。由崖左转,地势渐低。两面危崖的峰顶忽然越过两旁涧壑,往中央凑合拢来,天光全被遮住,依稀略辨路径,暗影中似见壁上洞穴甚多。云凤也未在意,行约半里,才觉出身已入洞,再走里许,便到尽头,危石如林,浑疑无路。又从石笋林中转折了几处,才寻到那出口的洞穴,磊凹凸,石形绝丑,其大仅可通人。

  阴魔亦於此时到达,搜索金蛛。壁间奇禽怪兽、鬼物夜叉嗅觉比人类灵敏多多,全被惊动,立时异声大作,阴风四起,危壑摇摇,四壁似要坍塌之状,端的声势惊人,却是不能离壁飞出。忽听万啸同喧中,潭底悠然一声清磐,立时群嚣顿息,壁间一切鬼物也都恢复原状。只剩那清磐一击,空壑留声,馀音泠泠,半晌不歇,危岩四处,地绝人境,澄泓不波,圆影沉壁,真个幽静已极。磬声响罢,本是澄波的潭底却无风生浪,滚滚翻花,分向外圈卷去。中间涌起一个漩涡,急转了百十转,一个亩许方圆的大水泡冒过,倏地一落百丈,现出一个水洞。四外的水,也都静止如初。当中晶壁井立,直达潭底,光华隐隐。四壁的水,全被禁住,流光晶莹,如入琉璃世界。

  云凤连忙夹了与第二元神汇合的阴魔,朝晶井中飞落约有三百多丈深。将要到底,晶井忽然转折,又是一条高大的水现出。竟如踏在玻璃水晶上面,前不几步,光华越显强盛,流辉幻彩,映水如虹,射眼生缬。那发光处乃是一根大约数抱的水晶柱子,高可九丈,上面有“地仙宫阙”四个古篆,下半满是朱文符篆,彩光四射。那根晶柱乃是辟水之宝,柱前後这一片地也是常年无水。相隔那柱约有三十多丈的後方石壁,有一高大洞门。由柱前十来丈远处直达洞壁的一大片水壁,约有三四丈方圆,比水加高加宽了好几倍,脚也踏到了真的石地。

  云凤到了洞门之外,不敢贸然深入,只朝着洞门跪下。听得洞内有人唤道:“云凤远来不易,无须多礼。我现在第三层内洞中叁修打坐,你二人可至二层洞中稍候,内中有我当年不少物事,你不妨挑两件带回去,待会还需你帮忙。”

  说完无声。云凤叩谢起立,率了阴魔坦然走进。前洞甚是高大,壁如晶玉,到处光明如昼,陈设却少,只当中有一座大铁鼎,旁设丹炉杵臼之类。鼎後有一玉墩,一石榻,还有几个就原生珊瑚制成的椅子,此外更无别物。行进数十丈,便到前洞尽头,一大片钟乳仿如玉络珠缨,水晶帘帐,由洞顶直垂到地,将洞隔断,更无空隙,只两旁各开一个门户。由左门入内,乃是一个钟乳结成的甬通,弯弯曲曲,长约里许。顶上满是冰凌晶柱,笔直下垂,离地约三丈。两壁宽仅两丈,若宝玉明晶砌成,光滑温润,个个透明,千光万色,形成一圈圈不同的彩虹,好个珠宫贝阙。

  出口处是一半月形的穹门,过去便是第二层洞室。回顾来路右壁,也有一个同样的穹门,与外相通。洞作圆形,形如覆碗,洞顶也是圆的,广约五亩,没有外洞高大,洞壁上共有七个门户,除来路二门外,全是石质,再见不到一根石钟乳。洞居地底,本不透光,可是一路行来,无一处不是明如白昼。这二洞以内尤其宝光四射,耀眼欲花。通体石壁石地作灰白色,光洁莹泽,全是没一丝斑痕的美玉,内中陈设也多。正对着当中洞门,放着一个石榻。榻後有一丈许高的石台,台上也有一个小石榻。环洞壁石地上,种着许多奇花异卉。

  云凤把阴魔放下大石榻,即往右壁丹炉侧面宝物放光之处跑去。一个三丈多长的大石案上,放着几堆道书和不少道家应备之物,十中有九都映射出道光宝气。有光华的都放在下首,那些暗无光泽的,反和道书一起陈列,而且件数不多,形式又复奇古。云凤思维已在长沙时,为轩辕魔宫奶水长大争权失败流亡,伪充民主的滓佯谲魔党下的喽罗,玉面吼白琦,这政棍伪君子所污染。不思量自己的贡献,安份取酬,只会贪婪得坚信整个社会都欠了她一个天仙席位,纵是赏赐,也莫要被人瞒过,错了机会。

  看到上首陈列的那些无光之物,其中两个古戈头;还有一面细如蛛丝网子,叠在一起,大只数寸,厚约寸许,却是分不清层数。稍微揭起了百十层,还没显出一点薄,估量展开来,至少也比一面蚊帐还大。只惜嫌它丝太细弱,不符合她的凶霸蛮悍的性格。馀下还有一面颜色黝黑,非金非石,形如令牌的东西,乍看不放光华,微一注视,不特奇光内蕴,而且越看越深。阳面所绘风云水火,隐隐竟有流动之势。背面符篆甚多,非镌非绘,深透牌里。

  物以类聚,万相随念而生,念头动处,仍还本来。基因倾向侵略的云凤就只会欣赏攻击指挥的事物,对倾向防守的事物,纵使是件至宝,也忽略过去。云凤把两个古戈头及令牌拣在手上,朝法台跪倒,谢了恩赐,然後在壁角择了一个石凳坐下,比看管监犯更见乜反乜的监督阴魔,连动也不动也是不识与她相处,罪犯弥天。

  待没多会,便听近侧不远有人呼唤。云凤循声寻视之刹那,韩仙子已携了阴魔上法台石榻,通体烟笼雾约。见高拜的云凤慌不迭地赶将过去,恭恭敬敬拜倒法台之下。韩仙子微笑道:“我道号半清,人都称我韩仙子。这座地仙宫阙,深藏潭底水眼山根之内,为汉时地仙六浮上人故居。上人转劫飞升後,久为水怪夜叉等类盘踞。是我遭难前一月,无心中收伏了此洞的神鼍,经它引路到此,将水怪夜叉之类全用法力禁制在潭面圆崖之上。读了六浮上人遗偈,寻出留藏的道书宝物,方知底细。当时尚嫌它地大幽僻,不见天光,本意辟作别业。谁知不久遇难,几乎形神皆灭。後思量,只有这里最宜潜修,才弃了故居,隐居在此。近数十年来,神鼍勤於修炼,一听喊韩仙子,便不再中途阻拦。後来渐为外人探悉,觊觎洞中宝物,知我每隔一月,必有一次神游,一出去少则三五日,多则半月以上,意欲瞒过神鼍,来此盗取。不料潭水千尺,宫门紧闭,禁制重重,不深入不过遇阻而返,一落潭内,纵不致死,也须受伤而去。水路不开,正教中的高明之士,决不肯行此鼠窃狗偷之事;所来的不是旁门下流,便是一些无出息的散人,这些人既贪且愚,乐得教他见识见识我的法力。这些水怪夜叉,无一善良,经我多年恩威并用,也只勉强驯服。当你两个和昔日盗宝的人一类,有几个极厉害的立即脱禁飞起,不知你是应约而来。我在後洞知道事急,又起身不得,只得命神鼍击了一下清宁磐。这些鬼怪才知惹了不是,齐都逃出潭去,潜伏在你来路黑龙背石梁下深壑之内,不敢就回。那里正当你的归路,你少时经过,还是留心些好。你取的那面令牌,乃洪都故物,名为潜龙符,又名神禹令,为洪荒前地海中独角潜龙之角所制,专能避水防火,降魔诛怪。夏禹治水,曾仗它驱妖除怪,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