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0(1/2)

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节水y樽

  y魔吓走姬繁,直追到祁连山前,於云路中遥见一妖女匆匆飞驰。於华山派荡姬的遗识中,认出这是云梦山神光洞摩河尊者司空湛的爱宠女弟子,叨利仙子赛阿环方玉柔。此女跎姿绝艳,身材润腴丰满。传闻她天生奇趣,不假道术,连乃师司空湛都曾为她失过真阳。

  y魔想起就神魂飞越,情愿为她坏了道行,誓欲一试而後快,也不再逐姬繁,隐敛了金光怪手,蜕化出冯吾美貌,斜飞迎上妖女去。看到妖女转过头来,即运起紫云g三凤遗识地阙金章中金挢鹊度。一丝金光灿烂的蜃影,弯弯如月,由彩云输送,伸达妖女剑遁途前。

  妖女诧异的望一望身前云头,五彩缤纷,浮游飘逸,颇似载歌载舞,挥映迎迓,云眉尾的毛不凝聚成尖,如帘荫垂幔,就是x具软弱,不能令壁受激分泌,不能充淡酸y。j子被酸y伤害而弱,入得卵巢也振不了雄风,生的是女的居多。当前奏充足时,x内骚水对分泌起稀释作用,只要g头冲过了x口的分泌物,rg部皮肤较厚,就不妨事了。

  妖女天生异禀,x内层摺重重,藏垢可匿之处多且深,分泌线满壁皆是,不限於x口。况且积聚有年,可比硫酸,谁也抗御不来,成为妖女那公认的异禀,实是她的致命伤。辉煌的外表何尝不是困身的障。入的r难有支持这些浓郁的酸x,妖女只觉得对方三扒两拨就s得一挞糊涂,从来不曾体会到高潮系乜。一般j於采补的前辈知j不可留,为求代万千j虫取回点代价,只能死命锄她十多c矣。

  但y魔冯吾的奸力超凡,先是先天真气锁紧玄关,放出大量前列线护y,冲稀那浓酸分秘,再敛j回气,便可强抽猛c,成为唯一能享受妖女异禀的幸运儿。妖女初尝如此巨,才知女身的真谛,炙热而胀满的揩擦,把深藏的污垢全面扫荡,得尝从未有的安宁,在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快感、一丝充实,切切实实的感觉到氧化氮对壁的刺激,热流急涌,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直贯中枢灵台的震撼,带来x趣的浪潮,撞击着每个欲火煎熬着的细胞,如洪流泛滥,不由自主,狂号舒压。

  妖女的重门叠户,如在道内广设隙缝,每动分毫,俱如离开x再cr入隙的滋味,加上稀酸分泌的刺激,颇令y魔冯吾一c一缓,逐步推进,慢慢品尝那g头震栗的x趣。x随r抽c发出很有节奏的滋滋y声,一双玉腿更是频频高踢,腰肢蠕动,雪臀挺扭,忽左忽右,时上时下的转动,似逃避也似迎合x内的r,紧挟缩缠,狂野得如烈火燎原。x内的深处那异样撞击,冲刷出一阵比一阵强烈的浪涛,淹灌元灵,压出悲鸣似的y叫,声声高亢。

  鲜渗满汗珠的脸燃烧着壮烈的欲火,艳欲滴的烈火红唇,半开半闭,急一阵、缓一阵的喘息吐气,泄出如麝如兰阵阵幽香。丰腴火热的胴体,因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透出丝丝热气。x口如小鹿乱撞,使白晰高挺的雪玉r球颤动不止,波涛起伏的跳动,r波汹涌,舞起那高高耸起的r头,於雪白的r浪中画上两线艳红圈影,上下跳动不休。身子愈来愈软、愈来愈热,像发狂似的不停的套弄着,动作越来越快。

  妖女在胯下腾挞狼忙,承受着暴风雨般的冲击,神情越来越亢奋,伴随着x中那刺痒的强烈快感,酥麻酸痹得骨软j疲,奇痒钻心,高潮自子g爆发开来,混身一阵颤抖,酥淋的快感使得意识开始模糊。不由得浑身一挺,头绷直,身体也绷直着,淡淡的腥骚混杂的y水不断从她的y荡的r洞里不停地滴了下来,泌泌不绝,两个生命接触点所发出的y水声,噗嗤噗嗤之声不绝於耳。口中不断发出y荡的呻吟,在一个强壮男人的身下婉转娇啼,刺激着压她身上的y魔冯唔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她只能更y荡地发出呻吟,呻吟得越来越大声,更沉醉地投降,一面痴迷陶醉,更充满了野x的诱惑。

  巨大的冲击力将她的裸体直撞得上下移动,耻骨相碰,下腹一次又一次撞击着,使她弓起身体使劲摇晃,全身的浪r都在发颤,骨子里的骚媚浪劲全吸出来,有着火辣辣的x感,简直是像疯了一样。像只饥渴的野狼,只有从巨的猛力击,才能够止住那一股深入骨子搔痒,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就是浑身散了也没有关系。不住泛出欲仙欲死、动人心魄的光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罢,回顾那一直留在身旁的鲧珠替身,亦洞悉了y魔底蕴,对当年连山大师照顾之情,今日y魔数度相助爱徒之义,万无泄露y魔真相之理。更感其承受重托,要揭开白谷逸桃花瘴中变化之谜,可以了却心中最後一重心愿,告功行完满,着手筹备坐化。既目睹y魔幻化追逐姬繁之能,也看穿了那鲧珠替身的装模作样,当然用不着要杨瑾护送了。对着那呆头鹅神秘一笑後,便命云凤拿着柬帖,带了鲧珠替身,径往岷山白犀潭,嘱咐先将柬贴往浓雾之中掷去,自然何以过去。

  云凤此人,但求弄巧,不学无术,不只轻蔑g本,更趋炎附势,善於狐假虎威,在芬陀大师面前是见高拜的一面。芬陀见她乖巧,命她代杨瑾带送鲧珠替身,她却自以为不可一世,对鲧珠替身是见低踩的一面,沿途指手划脚,自以为是,要人怎样,人家就必须怎样,g本无理可喻。对道法高强的韩仙子,就表示虔诚,到了岷山前山,便将剑光落下,照着杨瑾所说途径,往後山走去。

  只见危峰刺天,削壁千寻,上蔽青天,下临无地,到处都是蚕丛鸟道,连个樵径都没有。休说是人,几乎连猿鸟都难飞渡,真个形势奇秘,险峨已极。还算云凤不比上次红珠司徒平奉神驼乙休之命,白犀潭投简,须要一步一拜上去。遇有危碍,尽可攀拨纵跃而过,险阻难不了她。

  由乱山丛里,走入一个山峡之中。那峡口外观尚阔,渐进渐狭,两边危崖高有千丈,由崇崖高处,峡石峰着,缓缓抽回玉指,赤裸相对,把身子伏上y魔x腔上,伸出幼长的香舌,钻入y魔唇内。这仙子只是面容瘦削,玉r也不如真身玉体丰满,但也柔嫩韧挺,搓得y魔血气浮涌,y心火炽,含着仙子的湿舌,轻挑慢拈,尽展

  妖絮龙吟小说5200

  心得。可怜仙子虽出身异派,但除了乙休这莽夫的盲冲乱撞外,平生可未曾身受挑情滋味。初经挑逗即逢绝世y魔,浑身酸软得如水一滩,连真气也提不起来,又舍不得抽离快感,只得由鼻音中泄出呻吟的哀叫,断断续续的道:“小冤家,┅┅你可真┅┅真要命喔!┅┅求求你,┅┅不┅┅不要┅┅要┅┅再挑逗我啦!┅┅等┅┅等复体了,┅┅甚麽都┅┅都依你┅┅依你,┅┅好不好。”

  y魔亦知复体事重,停了下来。良久,仙子才能宁下神气,但满面春色却退不下来,似嗔似怨又似喜的横了y魔一眼。y魔俏皮的笑了一笑,气得仙子瘦面更红,拧了y魔一下狼的,看y魔故作披牙列齿,更面红娇嗔,狼狼的瞪了y魔一眼,才合眼调息。

  仙子亦修为深厚,主宰了心灵後,瞬间已真气凝聚舌尖,贴身互黏,嘱y魔吮入丹田,与仙子丹田呼应。经仙子脉对脉、窍对窍的贴身诱导下,真气尽散入y魔全身经脉窍x。流经处,颇有对y魔搜索的作用。不过对y魔的先天真气,则半点头绪也到,後天真气则稀疏若无,但容量却属惊人,储藏了仙子毕生修为的九成,还未见盈满。

  仙子也不敢穷究尽输,要留下一成真气给元神运用。就真气牵引下,仙子香舌在y魔的裸体上,拖到下丹田。真气与y魔体内真气流转一周後,随香舌在体外缓缓导引入g头,抵舔y魔r尖端小凸。艳红的樱桃小嘴,也慢慢套下y魔r,含着y魔g头,用香舌在g头盘弄,吸引y魔体内真气由香舌导回,再回环入y魔体内。

  真气进出g头的滋味不比泄j差多少的x趣,催促了欲火上腾,全身经脉涨中带痒,热浪蒸薰。其滋味与x的磨擦相较,别有一番刺激。y魔无相无我,当然不会有把持不住而坏事,但g头膨湃,撑满仙子口腔,却有容纳不下之势,颇令仙子狼狈不堪。回旋九周天後,真气重纳y魔丹田。仙子狂喜,拥抱y魔,低声叫道:“料不到你这小色鬼的自制力可真惊人,最危险的一关已顺利通过了。”

  韩仙子成功在望,心情极度兴奋,匝着y魔不放,在耳边细说导用真气时,在真身r体所运行的脉x。惟恐有失,要在云凤身体中行演至纯熟,以确保无虞。y魔此时储藏了仙子毕生修为於下丹田与全身窍x。在常人来说,直是奇迹,莫说行动自主了,但无相无我的y魔可就不当甚麽一回事,不过怕树大招风,暴露越多,危险越大。y魔自明身世後,愤世之情更激,因任重道远,更要比前时隐藏,等待复仇机会,当然装模作样,举步维艰,由仙子扶下法台。云凤见y魔赤身露体出现,竟无视仙子的搀扶,就迁怒y魔,恶狠狠的死瞪眼。仙子也先开口道:“是时候借用一下你的身子了。”

  不等云凤有任可反应,就玉手抬拂,制住了云凤的动作神经,再剥她一个光脱脱的。云凤一向自视甚高,竟然在y魔眼前一丝不挂,心头上极不好受。难过的却不是暴露裸体,只是不甘便宜了她看不起的y魔,又不敢怨尤仙子,竟将一切扣上y魔头上,恨得咬牙切齿,誓必要把y魔碎尸万段。

  鲧珠替身与她同来时,饱受欺凌,y魔本就气恼不得。今见她怒目相向,情知结无可解,乐得趁仙子在背後摆他上云凤那赤裸裸的r体时,批眉弄眼,一派你奈我何的神气,恨得云凤粉面铁青,心中咀咒万万千千次。y魔知仇已结定,更见云凤貌非绝色,颧骨横突,额颔带尖,菱形刺目,双r松弛,卧下如一滩牛屎向两边倾颓,腰围略扁,更y阜无毛,y唇色暗,难言美感,不愧有着”若薇〔的道号,无用怜香惜玉。当仙子玉手轻轻摆扶那r对准云凤x罅隙之际,也不打话,即一c到底。每一下深坐下去,都让敏感娇弱的花蕊承受着火辣辣的重击,花心被g头塞得颤动欲裂开一般,痛痒难忍,好似要碎裂了一般。火辣辣的撑裂感由下体传出,急剧地扩散至四肢八骸,脆弱的神经更像寸寸断裂。

  云凤虽然可恶,但究竟都是x未凿,给y魔超大码的r在乾燥的r壁急c,痛得火辣如焚,针芒遍刺脏腑,加上处女膜被强撞扯破,那碎裂的痛楚,硬把神经中枢冲得支离破碎。更因神经受制,狂呼舒压也叫不出声,连休克的功能也起动不来,如生生的被零星撕碎,惨酷难言。

  仙子见状也不动容,只因云凤贪婪无度,很不识相,叫她挑件法物,她竟然拣了那件镇洞至宝。人家当然下不住面子反悔,但内心不快可想而知。见她受苦受难,也只横了y魔一眼,藐藐嘴,就把元神附入云凤体内,引导那储存y魔窍x内的真气,试航云凤体内各个窍x百脉。

  可幸真气周流窍脉时,无需r耸动助劲,但真气贯穿r时的一涨一缩,也够云凤生受,撑磨得她痛彻心脾,面青唇白,豆大的冷汗连串的由额角滴下,眼白翻滚,但却动弹不得。再当真气在窍脉挖撬时,对先前的撕碎痛楚有如火上添油,若万针齐刺。每个窍x相继在真流经时皮r暴凸,汗珠云涌,浑身颤栗,苍白发青,色同鬼魅,y森可怖。

  云凤虽然受了惨烈的折磨,那是她欺凌鲧珠替身的孽报。仙子选她受奸,是见她g基虚浮,借真气试航,为她沟通窍脉,勉强补了她修练白阳图解所欠的坐功。真气先後冲刷了三周天,初行由仙子附身示范,再行一周则随侍在侧,後由y魔主导,由仙子感受效果。以y魔之悟慧,当然丝毫不差,由仙子收回真气。

  仙子离开云凤身子前,也为y魔的巨触目惊心,怕原身玉体应付不来,由云凤口中说道:“你这小冤家可真太强了,就在这身子泄一泄吧!”

  云凤已恨透y魔,更要自己发声求他奸y泄身,自尊自大的她,直如被踹入黑狱,又不敢冒犯权威,只能把一切仇恨,记入y魔帐户。y魔多奸绝色,本对云凤不屑一顾,但又不想对韩仙子透露自己的x能力可c控自如,只得勉强行事。云凤的冤仇意态,更勾气了y魔心底下的平生积愤,令y魔忘了掩饰,就在云凤身上发泄。

  y魔闭上双目,纳气迫撑r,以最高速度,横冲直撬,每c俱尽g撞入,直穿入子g内底。那撑裂子g颈的滋味,更胜植物人的强匝,使y魔如初尝血腥的幼狮,狂嚼不休。云凤经真气周流三遍後,痛楚本已稍微平服,x开始泄出分泌以适应超巨r。但狂风暴雨霎时急袭,更胜刀割,直摧心肺,榨出裂魄撕魂的狂嗥惨号,可震碎陶瓷石英,使刚离她r身的仙子也急促掩耳。更甚的是切底的惨叫,挖尽了肺中存气,再叫不出第二声来,张口无音了。紧跟着来的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