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3(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节人形工具

  y魔飞入岷山上空,即见云端远处,横贯而来一道晶虹,透彻明亮。透视入剑光中,y魔的无相慧目见到内中的女仙,孤傲艳丽,飘逸出尘,但眉宇间隐隐约约飘出丝丝魔意,只y魔的无相慧目能捉捕得到。一身宽大的道装,为罡风吹摆,露出葫芦倒挂似的身材,弧形流线,令人想入非非,不过神情肃凛,冷若冰霜。不意y魔慧目能穿透晶密光幕,看到庄严傲洁的外表下,剑光频流煞气,露出心底恶念。此剑光乃两极玄冰j英凝炼而成,为金钟岛主叶缤所独有。

  她那相隔数万里外的小南极金钟岛上,终古光明如昼,与天外神山大光明境相隔最近。为探究天外神山,她已隐居小南极三百多年,道法高强,炼有冰魄神光剑和太y元磁j英凝成的两极圈,为各派女仙中异军独立的数一数二人物。对武夷谢山情有独锺,可惜神女有心,襄王却迷糊於前生孽债,负卿万斛情。

  y魔由忍神尼遗识中,知道这叶缤是忍神尼破解「风水大法」之工具,以劫对劫。只要谢山奸了叶缤,棚口巨锤即时溃散,神尼超劫,天蒙、寒月却堕入轮回,万劫不复。y魔久欲破此纯恋,奸y叶缤,使丑闻无效,以竟全功,但碍於元江宝船出水期近,而沟这修为非浅的艳姝,可不是一时三刻所能成功,只得强压下怒蛙恶伸之r,飞s元江。

  途经元江上游分支处,目光闪过,略见有移形换影之虚拟光影,将原有景象掩饰。神光扫描,内中还设下两层禁制,下面山环中却现出一片坪地,大约有二十亩,崖壑环亘,宛若石城,仅东面有一丈许宽的缺口。这地名三柳坪,在大熊岭西南乱山之中,地势险恶,四面山岭杂沓,到处森林绵亘,荆b匝地,加以毒岚恶瘴终年不散,野草丰肥,高几过人,内中蛇腴四伏,毒蚊成阵,亘古以来,不见人迹,端的隐僻非常。坪内壑石环亘,流水不入,水从伏泉上涌,冲擦成一深潭,长年冲激成一条小溪,从缺口奔流而出,水作朱砂色,曲折绕行於万山之中,为元江源流之一。元江一名红河,便因有一段水红之故。所以林木独少,只潭边有三株古柳树,大均六七抱,已为雷所击,折断死去。溪旁停着三只三丈来长、丈许chu细的木舟,舟旁立定一个长身玉立的青衣少女,神情惶急。有危才有机,y魔就停驻神光,聚化为雾,看事态发展。

  那少女正是颠仙门下最得力的女弟子辛青,随师最久,法力剑术俱都高出同辈。颠仙上月召集弟子密议,说起元江取宝要三只载蛛粮的法船,须以整株大木刨制,如能觅到雷击之木尤妙,但那制舟之地必须隐秘,还要近水之处,始能合用。辛青想起三柳坪那三株大树,该地又与江流相通,尤妙是树身高大,当中一段树干并不甚弯,质甚坚实,与常柳十九树老腹空者不同。雷火烧毁空残之处尽可避开,一经加工,便是天然舟形,真再合适没有。颠仙便率辛青同往,见了那等地势,心中大喜,立即指示机宜,命其如法制作。除禁制防范外,另传信符三道,以备遇敌求援之用,各按轻重焚化。

  辛青凿树成船,正待卸下水道,忽听上面破空之声甚急。施法上探,得知竟是个通身漆黑,似人非人的怪物,正在凌空飞翔,在这附近左右盘旋不去,时而远近巡察,时而停歇。辛青料是自己在此制舟的消息泄露,妖立意赶来破坏,却不知地点,四下窥伺查探。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辛青就是道心不坚,悄悄隐身声,缓飞升空去看,意图看个详细,却不知妖人嗅觉极灵。辛青见妖人不时又见他用鼻上下乱嗅,即知坏事。妖人嗅得辛青的生人气味,即手发出一片y雷。这厮y雷煞是厉害,与邪教中的y雷大不相同,发时碧焰宛如箭雨,一经打中,立时山崩地裂,声音不大,可是山石林木全化灰烟,向空腾起,随风消散,看去惊人。辛青方才成道,那堪一击。

  可幸y魔巧逢其会,既受玉清大师之托,见颠仙门下在此制舟,必与元江采宝有关,不能任其贲事。当然以y魔这饱尝了世态炎凉刻薄的心态,於人有欲无爱,虽不欲妖人得逞,也不想美女逃出自己魔掌,亦有魔行的需要。凝化了法身成雾气,把她包围起来,量度她的道力以放入y雷毒素後,才施展颠倒五行挪移乾坤迷形大法,把妖人与辛青间的光层挪移,惑了妖人的眼识,代入了远处的地形位置。引走妖人後,y魔把辛青摄入三柳坪禁制内。几个寒噤过去,辛青身上逐渐寒热交作,本身真元连同骨髓j血,渐被y火烧乾,眼看通身化为白灰而死,y魔才以冯吾外表现身出来。

  y魔对颠仙为卧云村落地权,颠倒黑白,屈杀善良,因自己前身身受之惨,对如此伪君子有着极深切的痛恨,目为比邪魔更恶毒,所以用冯吾外相,以恶制恶。经韩仙子的「寒极秘简」洗炼,驱动元气成焰,化作火烧冰作耍,竟穷而後工。元气也如能量,储而不运转便积成脂肪,久则滞碍。一经烧灼才知杂而不纯,从众y妇妖女得来的玄髓,有着不可磨灭的睽隔,难如处女玄髓的交缠纠结。

  人体基因因子极众,随着所受的刺激大小而改变,才有进化,有道而形补形,食多了动物r类,就有着r食者鄙的形相x格。处子未经y,玄髓纯净受j,印入的变化得虚位以待而极深刻,所以初恋难忘。随後而来的j虫基因就必须强盛甚多才争得一席位次,但也驱逐不了那先入为主的j虫基因变体。那些非处子的玄髓就总是牢固不稳。使用都极处时,就有着预料不到的变数。

  细检所得处子玄髓也不少。施家巷王玉英未有道气;红花姥姥只是过体,未嚼玄髓;气化y渎铁姝未竟,为鸠婆所阻;凌云凤志在y虐,未有采撷;杨瑾、齐霞儿是救亡,更未生采补之心;绛雪是炼功;秦寒萼、秦紫玲收为y奴,也无损耗其元气;乔乔则是鬼魂修成,无甚效益。所采撷得来的只魔女温娇、女昆仑石玉珠,廉红药,皆道法未成,比起一众y妇妖女的玄髓可说微不足道。

  眼前这辛青随师甚久,已窥大道,在伪君子门下,足以济恶,竭泽渔之可是一举两得。剥出软如棉絮的娇躯,也是玲珑浮凸,媚态撩人,难为她能在伪君子门下保持着处女之身成道。看着他那鹅蛋型的脸庞,清澈秀灵的美目中涵着汪汪的泪水,颇知到来的命运,有着秋後海棠般的凄美,令人心生不忍。但y魔冯吾无我无相,不羁於心,视杀戮伐髓如宰畜灭蝇,理所当言,又岂会受屠问夜半声所惑,无歉无咎把巨调作适当圆径,缓缓楔入辛青的初开罅。

  辛青在针刺般的轻微痛楚当中感觉到渴望的充实,情不自禁地夹紧着入侵的j,换来一阵一阵的丝丝快感,也带进了大量的燥热。y魔冯吾先以纯阳真火将股股热气源源不断注入她的体内,将y雷煞火先行消灭。跟着就是巡回她体内挑逗每个春情窍x,一步一步地勾引出她的情欲。窃入内窍的挑逗比外在的催化,更是无从抵御,辛青觉到全身酸麻舒畅,渐渐沉迷出神。血y翻腾,周身发滚,玉r撑涨,感到全身各处都有似麻似痒的味儿,全身骨节酥麻酸痒得几乎快要松散开来。奇异的冲动,不断地从体内涌起,感到浑身兴奋难耐。子g内充满了热血,道涨满热燥,灼的浑然忘我,浑身都酥软了,渐渐的随着玉露的滋润,快感也逐渐的升起,骚浪起来。

  每一次的扭动,刀感觉到r欲交融的紧贴美妙,体内的欲火也在随着不断地增加,快感一波波自y户向全身袭散开来,更受r欲所c控,再也没有半分矜持,为酥入骨里的感觉所驱动,旋转筛动着,嘴的轻声哼叫。有种说不出来的急切,她咬住他的肩膀,手指深深地掐在他後背的肌r里,y户磨得急快,耸动频密。y蒂在j的弹动下,也传来一阵阵的酥痹,膣腔也蠕动了。身心都迷醉在r欲之中,酥淋得意识开始模糊,近似西斯底里的呻吟着、叫着。

  热流急涌,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y户咂时更紧,更激烈,连子g也有节奏的收缩,就会如同痉孪一般地振动。强烈的快感自下体爆发开来,如电流般冲击,在她的脑门爆炸,一股股温热腻滑的yj便喷薄而出。丢j的美妙快感已彻底占领了她的身心。y魔冯吾发泄了y火色欲,也不蓄意采撷,只接收她自泄的yj内元。

  辛青泄身後,已经彻底地失去了自主的意识,那充满着活力的j仍是又深又重地抵要招叶缤入夥,便宜他先奸後诱,更从旁协助,许他一矢双。黑丑色迷心窍,接下y魔方玉柔交来凤四姑的y雾珠,匿藏林内,依计行事。

  y魔方玉柔也迎上云端,招呼那御剑飞过的叶缤。此小南极金钟岛主虽以孤芳示世,但对方玉柔妖师也属後辈。当年司空湛横扫仙界之威力,尚存众仙识海,惊悸丧胆。虽然在赤仗真人与兀南公合击下重伤未复,但也不是一方小岛所能抗拒。近日更与一元祖师苍虚老人结盟,联合西牛贺州多个法力高深的地仙,组合共同盟体,与寰宇仙界霸主灵峤g抗衡,连极乐真人也趋炎入伙,群仙喜忧叁半。叶缤对其爱徒更不敢怠慢,装模作样的降下云头,收敛剑光,心神在斟酌对方意图,以便推趟。

  y魔方玉柔正是要她心神仿佛,更示之以热情,效西牛贺州的拥抱礼。叶缤又岂知此是对黑丑的暗号,在y魔方玉柔匝挟下,神魂不定,动作被牵制中,突然被y雷漫天洒罩。冰魄神光本是y雷克星,叶缤因此疏忽了那夹杂以来的y雾珠。此珠本是风四娘的平生y气所聚积,经y魔方玉柔的无相心法洗炼,更无色无相,可比水银渗地,无孔不入,更受本主在近处助虐,那不轻易透入神光,附上二人身去。

  y魔方玉柔装模作样的率先倒下。叶缤可不知y魔方玉柔是y雾珠原主,还道受她所累,但知妖女荒y,无用挂牵,自顾要紧。两极圈如旋风卷起,团身涡绕,s出极光若镜,五彩交替,闪烁缤纷,把法身围入光中,向武夷山飞逃。黑丑本是初生之犊,更因白骨、妖尸等前辈为求利用他的y雷,把他捧得目空一切。但y雷遇上冰魄神光这克星,黑丑颇为震惊,深怕叶缤y气过後,就是自己应劫之时,不得不亡命狂追。辛青在坪内待了一会,忍不住重又轻悄悄隐身飞起查看,见黑丑追炸两极圈,y雷碧焰向下s处,随见无数劫灰高涌入云,知这妖孽决非庸手,悄悄退回坪内。

  y魔方玉柔志在借刀杀人,诛戮黑丑,更不想口边肥r落入黑丑手中,也微化法身,隐形跟去,刹那间超越黑丑那团墨黑浓烟,附上叶缤的镜光之上。叶缤强催真气驾驭两极圈,也推动那侵入体内的y气流窜更急。转眼到了元江水眼上空,叶缤已筋软脉酥,瘫痪无力,任由镜光自冲,将要被黑烟罩上。两极圈隔不住y魔的微化法身,任y魔穿入镜光,掳获叶缤娇躯,向水面急堕。到镜光接近水面时,y魔已完成对两极圈的c控,将雪元丹炼成的第三元神,代替叶缤指挥两极圈,掉头逆流回窜,引开黑丑往左侧飞去,达十里以外。辛青闻得雷声和飞行之声又复停歇,一直未听再有动静,未有再焚信符。

  微化的y魔已挟持叶缤穿入水中江岸一个大洞,蜕变出冯吾外相。叶缤虽是娇躯无力,在y气鼓荡下,x激素源源不断溢出卵巢,注入体内一步一步地勾引出她体内的情欲,已红霞透面,似火光流闪,耀目生辉,可见欲火煎熬之深。难为她但y火焚炙得昏醉中,竟神智不泯,尚能紧闭厚唇,经抖动不已的鼻翼,口中喃喃泄出呼唤“谢山”的呓音。y魔冯吾神光探照出,那不是爱之极深,只是忍神尼的封禁g深蒂固,非一时可解。何见蚩尤魔法之厉害,令人舍生忘死,弄得天下滔滔。魔徒一经洗礼後,即铭刻着爹亲娘亲不及轩辕老怪亲的烙印,舍任务外,别无他念。

  叶缤被y气拨动血气,涨逼得x膛上的庞大r球更为膨胀,撑衣欲裂。y魔冯吾宽下她的外裳,竟然是内里一丝不挂,可真与人方便。x感突出的三围本是风骚入骨,火热的娇躯已红若熟虾,热气扑人,弥漫着阵阵女儿幽香。一股热潮在窜动,浓密黑亮覆盖的双股之间已被灼的发烫,热浪宣炙,湿气袭散。淡淡的y水味冲入嗅觉,带有麝香阵阵的爱y微薰,中人欲醉,撩动心魂。掩映之间,隐隐闪现出一丝粉红色的溪流,由挺凸硬胀r蒂,在揉揉晃晃的丰腴雪峰上摇曳招唤,准备好要承受那美妙的冲击和满足。颇能刺激男x贺尔蒙自动出册,作飞蛾扑火,难为谢山能忍下三百多年,待今日才展露y魔冯吾面前,令这欲海y魔也r怒伸,g头狰狞若扑。可恨这熊熊欲火也淹没不了她的任务感,本能地渴求着更强烈侵犯偏偏又想抵抗,但无奈全身酸软无力,显得双眉紧皱,泪水含眶,一双雁目虽然紧闭,但已闪出水光,凄婉哀伤变得冶艳妩媚,勾人魂魄!隐隐带着一种荡人心魄的异样魅力,尖声狂叫不休,道:“我是谢山的!我是谢山的!。。。。。。。。。”

  真是一盘冷水浇下火头。y魔冯吾纵横欲海,绝色娇娃也趋之若,婉转奉承,那曾受拒。更难堪见那对庞大圆滚的r球,在血气催逼下颤震不息,炫耀其幼滑娇嫩,却非君所有。欲火恼火激发了y魔冯吾深藏心底的愤世情怀,肆施y虐,要看这人形工具在欲火催逼下,能捱得多久。顺手捻起一片遗下洞内的羽毛,轻轻搔熨叶缤的硕大r蒂。

  令女x动情就是刺激卵巢分泌。药物针灸外,皮肤的敏感使血流变易,也有同等功效。皮肤受刺激红肿,是生理上充血。血从血管收缩而来,於是就有副作用,影响淋巴腺,若其部位与卵巢淋巴腺有窍x牵连的,就有催情之效。所以女x在情绪激动时,无论喜怒悲乐,都易献身受。但哀伤令人老,就是血气郁结,以致多愁善感的妇女大多冷感。而且甲妇的动情区与乙妇的动情区未必相同,这就是淋巴腺的活跃颇受微血管的畅通有关。

  叶缤虽然受制,无力挪动躯体,但自主神经却非瘫痪,更因神智失控,无从抗拒外来刺激,何堪那羽毛在欲火炽盛中更添油膏。感到兴奋难耐,血y在加速奔流、冲击着她兴奋、紧张的心弦。不断翻腾的欲焰火气,烧烫得浑身发热千万个毛孔全开,透出丝丝带点迷蒙似的雾气。血脉中一浪又一浪的欲焰激潮,波涌千层,相叠扑来,心中如油煎般的难受。灵魂被炼火煎熬,子g内充满了热血,小腹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火在体内不断地增温,越烧越旺。叶缤受不住y道里传来的空虚感,欲火炽盛地煎熬着她,快要爆发,已几近崩溃了,火红的俏脸上满是被欲火焚烧得无法忍耐。那传入神经中枢的压力若劈山凿石,碎裂元神。

  x空虚,花芯不像男x的玄关易放,女xx器官深藏体内,自渎不如男x之易,yj出不了花芯,不会自己闯关,更贴g脊梁,压力迫入脊髓,影响脑部神经,回冲迫压脑门,所以女x易患偏头痛,甚至花痴。叶缤被欲潮摧逼得魂裂魄碎,以被欲火煎熬到神智不清,浑身肌肤痉挛,仍是不停的挣扎着。惨叫哀号,更胜九幽厉鬼,但就还是苦苦的哀叫狂呼:“不┅┅不┅┅不┅┅”

  y魔冯吾久经y妇调教,对女x情x了如指掌,拿住纤腰,轻揉慢捻,不轻不重的挑逗每个动情窍x,更施先天真气催动位於肚脐的两侧的大巨x,促进r体的血y循环,让她的卵巢燃起兴奋的欲火。脊椎骨上骨盆向上算约三个指头宽的次胶x,都是接近卵巢,更是难以抗拒。所以有浪子格言说妇女肯给身子你已是千肯万肯,只看你的功力了。y魔冯吾就是不动她的x,不给她半点充实。叶缤在此y魔手上,有如r俎在刀下,遭受凌迟细割。神经中枢如同片片断裂,似已经被那热焚焚的欲火完全烧化了。狂的火焰愈燃愈旺,但见x雾涌,y水沸腾,几乎都要蒸发,已呻吟无声。但稍见回气,则低号呓叫“谢山”不歇。

  y魔冯吾也无奈她何,眼看再熬下去,涨满热燥的x都要被烧焦,要步忍神尼後尘,成为植物人,那诛黑丑的计算,要成画饼了,不得不给她发泄。但又不甘就此放过叶缤,由她享受x趣,却要她极受蹂躏,刻骨铭心。更嫌r抽c也不如手舞快捷,把叶缤俯吊起来,四肢外伸,把一双修长润秀的玉腿擘开成直线,柔软丰臀更翘挺张开,展示那深深窄窄的臀沟,无所设防。y魔冯吾更把悬垂摆荡的一双笋形r峰,绑上个别r蒂以千斤金坠,把沉甸甸的笋r扯个笔直。

  叶缤螓首低垂,珠泪串洒如泉,无助的悲愤只能发泄在紧夹着那野x的x感樱唇。更令y魔冯吾残y暴虐,y魔冯吾调较好位置,从叶缤身後猛力冲擦大小y唇,深深地直c到底,痛得那尚是处女身的叶缤“啊”声尖锐哮号。叶缤被一g火烫的chub似撑裂下体而罢,彩虹电掣,重又朝前侧面飞去。辛青等回思适才木舟飞起时,恰将妖人施放y雷之地越过,料无差错,忙将三舟止住。

  前面不远,被困在梭形方格光笼内的黑丑一声长啸,先由身上飞出千百道黑气,远看铁柱一般,将上下四外红光撑住,不使光笼由大而小往里缩拢。紧跟着化身为三,各身回手一拍命门,发出笔也似直三股碧焰,向红光烧去,红碧相映,闪闪生辉。

  叶缤已经飞临光笼上空,将手一指,护身彩虹中又是五颜六色,分s出十几道各色晶芒,罩向光笼上面,一层层布散开来,围在红光外面,拟用冰魄神光将黑丑炼成灰烟而灭。黑丑先是急得在里面枭声怪气,尽情辱骂。後又全身赤裸,露出瘦小枯乾黑如墨煤三具怪身,不住在内倒立旋转,周身俱是碧焰黑气围绕,自左冲右突,逃走不脱。本身所炼地煞之气只将彩光挡住,不使压近身来。可是彩光虽将他困住,急切间也奈何他不得。

  辛青见时辰将至,双方仍在相持不下,既恐延误事机,知叶缤警告,当非虚语,前途妖人埋伏尚多,又恐妖尸灵警机诈,长於天视地听,乘隙赶来,就是叶缤也未必能抵得住。行止俱在两难,好生惶急。云凤早就跃跃欲试,见辛青满面愁容,忍不住说道:“辛师姊,似此相持下去,我们难保不误事机。妹子新得这面神禹令,韩仙子赐时,曾说专破各种妖烟彩雾;还有两柄钩弋戈,也有好些妙用。与其坐误时机,何如试它一试?反正是仇敌,管他是甚来路,能早脱身,岂不更好?”

  辛青旁观不动,一半也因平日常闻师言,九烈神君神通广大,招惹不得,虽是身受y雷之伤,刻骨难忘,自知决不是对手,乐得有人出头,连忙笑答道:“凌师妹如能往助叶道友除此妖孽,再妙不过。”

  云凤当着外人,急欲求功自见,还没飞到,首将二宝取出施为。神禹令发出一片青蒙蒙的光华,初出现时才照丈许,晃眼长达百丈以上,chu不满一尺,看去并不强烈,可是飞剑光华一点也掩它不住。青蒙光华s向围困妖人的光笼之上,也未觉着怎样,竟透s了进去。这时恰好黑丑已施展玄功妖法,将身形合一,手按胁c三剑;准备能全身遁去更妙,万一逃走不脱,便拼四十九年苦炼之功,舍却一个化身,借遁逃走。趁叶缤目光旁注云凤飞来,左手拨出胁下所钉宝剑,咬破舌尖,喷出一片血光。身子一晃,三条黑影分合两次,倏又化成一体,带着一身黑烟,硬往光笼上撞去,乍看似要冲破光层逃走。实则黑丑共炼有三个元神,此乃三尸之一,主神和另一元神已被变化时隐去。如若不知底细,只将冰魄神光加紧一压,一神虽伤,主神和另一元神必被突围遁走。

  青光到处,“哇”的一声惨叫,先是黑丑分化出来的元神和绕身黑烟,一齐消散,吃冰魄神光往下一压,立即消灭。紧跟着黑丑的本身不知用甚法术隐护,已经脱出光笼,待要飞起,吃青光透s过去,照了个原形毕现。云凤只知神禹令是专除妖邪,能随心运用,不伤自己人的法宝飞剑,还没料到宝光如此神妙。黑丑见分化一神已灭,本身又现,妖法也被破去,料定无有生路,惊惧忙迫中,正待将全葫芦内的y雷发将出去。恰巧叶缤看出他变化神奇,恐有疏失,一面发动埋伏,就势又把原困妖人的神光合围上去,满拟连妖人带y雷一齐围住,同归於尽,以免y雷为害。说时迟,那时快,三方动作都是捷逾影响。

  也是云凤贪功太甚,一见妖人现身,立即扬手将两柄钩弋戈发出,化为两股金光,蛟龙剪尾,电s上前。黑丑看出今日之局,一半败在云凤手里,恨切入骨,忽见钩弋戈穿光而入,百忙中,咬牙切齿,二次行使妖法,咬破舌尖,喷出一道血光,暗将手中所持备用的几粒y雷顺着神光起处,朝敌人钩弋戈上发去。黑丑周身时有碧焰黑烟血光飞扬,y雷又有妖法血光遮掩,匆忙之中,谁也不曾看破。黑丑妖法才施,钩弋戈已荡散血光,双双围身一绞。同时叶缤的冰魄神光也里外合围,高喊:“道友,速收法宝,容我破这y雷。”

  跟着连黑丑残尸馀气带那大黑葫芦一同拥起,直上青云。y魔亦聚化法身,透入光中,於上升途中,收去大部份y雷。眼看升高数十丈,只见白云层里,千百道霞光似电闪一般,连掣了几下,猛听一片轻雷之声,密如擂鼓,稍响即息。随见满天碧荧纷飞如雨,一闪即逝。彩光飞处,叶缤现身舟前,道:“有劳诸位久等,又蒙这位道友相助,报却妖人之仇,十分感谢。时已不早,我也还有事他去。待我略施小技,先送诸位起身吧。”

  说罢,不俟答言,和云凤同立湘英所驾舟上,跟着行法,溪水忽又涌舟上腾,直升天半,舟底飞涛涌着,连舟带水凌空飞驶,其疾如箭。竟是天河行舟,直往苦竹庵前。

  全庵俱是竹椽竹瓦,位置在半山腰上,三面都是崇山峻岭,山势僻险,人迹不到,围绕有百十亩平地,满是竹林,浓翠欲滴,光影皆青。竹林里面,竹子都有碗口chu细,劲节凌云,干霄蔽日。竹林尽处却是危崖如斩,壁立千仞,下面便是元江,江流浩浩,似在临近,端的景物雅秀,清旷绝俗。庵址较高,站在庵前,正望长江,波浪千里,涛声盈耳。

  法舟飞坠江边,直沉下去。沉时四外的水纷纷奔避,环舟江水於丈内自成空洞,乃颠仙禁法妙用,待舟过随即自合。玉清大师由水洞中接出,令众人相助驶舟到庵前江岸下新辟水洞停泊,由水底将蛛粮装入舟中,以备夜来应用。敬请叶缤由地底直达後洞,只带云凤一人同往。微化了法身的y魔也随舟前来,附在玉清大师耳边道:“云凤怀中有芬陀大师的灵符护体,y雷并未侵入。”

  说时,却在玉清大师怀中毛手毛脚,气得玉清大师又羞又恨,却又作声不得。玉清大师正想借除y雷为名,发动离合神光给这小色鬼一个教训,可是真气才动,y魔已知机飘逝,空馀玉清大师恨得牙痒痒,又甜蜜蜜的回忆着,有点儿後悔发动神光。

  这时颠仙也看出云凤中了y雷暗算,却道妖气业已入骨。叶缤因这厮y雷有许多感应,一经说破,受伤人发作更快,因此不曾对云凤提起,略用神光法邪之法,由云凤身後直透体内,暂将云凤真神保住,直接由水洞进来,也为此故。既被颠仙说破,也就说道:“妖人y雷狠毒,神光只能护住心神,保她暂时无害。

  我一离去,立受其害;便不离去,长此保持,先受伤处的j髓骨r也难免要受重伤。二位大师道妙通玄,想必能有解救。闻得川边青螺峪怪叫花凌真人有一至宝,名为九天元阳尺,专破邪教中的y雷魔火。无如相隔太远,凌道友此时已不能御遁飞行。凌真人x情又极古怪,不知他肯借与否。”

  颠仙接口道:“如运玄功,使我所炼先天纯阳之气穿行周身骨脉,未始不可驱除。但人却受伤,须要多日调养。今夜元江取宝,她那神禹令关系重要,少她不得。所幸她乃凌真人的曾孙女,又是崔五姑的爱徒,九天元阳尺手到借来。

  无如相隔太远,只玉清道友前往,可在期前赶到。但是玉清道友执掌重任,无人能代。叶道友如能少留半日,便可两全了。”

  叶缤先听云凤是怪叫花凌浑曾孙女,九天元阳尺手到借来,方自欣慰。忽听颠仙留她帮忙,於情谊不便推辞,自己又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