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03(1/2)

加入书签

  第百零一节奸透寒冰

  困歼妖鬼这一场恶斗,虽只是半个时辰,到的仙宾却是不少,都由二老矮子上云端接待。遥见东南天边飞来一条彩虹,其疾如电,似往峨眉後山飞去,快到众人头上。仙宾中有金姥姥笑道:“这是何方道友?遁光如此眼生。作客观光,心急则甚?”

  朱梅笑道:“你没见适才仙都二女还要急呢。”

  追云叟将手一招,彩虹便自飞落。来人是个绝美秀的少女,因飞行正急,突被人无故行法落,老大不快,见了众人,秀眉一耸,嗔道:“我自往峨眉仙府寻我师父,并叁见诸位前辈仙长,你们无故迫我降落,是何原故?”

  这少女名叫朱鸾,乃金钟岛主叶缤第二弟子,也是凌雪鸿的晚亲。生才三日,便全家死难,多蒙凌雪鸿得信赶到,由一恶奴手中将她救下。凌雪鸿自知劫运将临,恐怕不能终始其事,特意送往小南极,转托叶缤教养。因叶缤平日看在凌雪鸿份上,未免偏了她一点,养成她素来自大。

  石玉珠见她说话颇傲,知道二老脾气古怪,恐其无知冒犯,忙代引见。朱鸾也是乖巧,善於跟红顶白,得知是追云叟,立即改前倨为後恭,说是闻左近乌鱼礁四十七岛妖人乘虚要犯金钟岛,赶来禀告。追云叟原知此女来历,只笑道:“听说乌鱼礁那些没出的海怪,见了叶道友就望影而逃,竟敢乘虚侵犯仙岛,胆子不小。只是令师不在岛上,你又来此寻她,不更越发空虚了麽?”

  朱鸾脸上一红,答道:“弟子只是听说,尚未实见。又不知家师是否在此,还望老前辈指点。”

  追云叟道:“仙府就在前面,不过开府还得数日,你如晚到三天,正凑上这场热闹。今日到此,不论令师随你同归与否,俱都错过,岂不可惜?”

  朱鸾本是听说峨眉开府之盛,借着寻师报警为由,想到峨眉开开眼界,不由又急又气。众人闻言,也早看出朱鸾假公济私,借题来此,追云叟有心逗她发急。但知此老最喜滑稽,性情古怪,不便插嘴。後来还是金姥姥见她惶急可怜,笑对追云叟说:“峨眉开府,亘古未有之盛,难怪他们这些後辈俱都千方百计想来观光。令夫人凌道友与叶道友两世深交。此女不远万里来此,少时叶道友如有责言,我们大家代为关照如何?”

  只识卖人情,自己上身,拖着一身人情债,那如二老矮的蛊惑。高明之处就是明明利用对方,还假撇清,切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反是对方欠他人情。看追云叟驳道:“姥姥你莫弄错,她是向叶道友报警来的。如是专为观礼而来,我和朱矮子是总知宾,不问来人是甚路道,凭她师父是谁,不等礼成以後,是不放走的了。叶道友门下四个弟子,倒有两个和我有渊源。以前只是内人单独和她来往,我知是谁?要是个不相干的,谁耐烦去舍这个老脸?”

  朱鸾闻言猛觉是怪自己荒疏失礼,便即跪拜认亲。追云叟哈哈笑道:“你那仇人日内便要来此赶会,令师现在峨眉,你可说日前在岛上闲眺,遇我走过,说起你那大仇要往峨眉观光,为此拼受责罚赶来。你恩母为你说情,就不会令你走了。下次见人,不可再如此狂妄,凡事须等问明来历说。”

  居心不正之人,就善於恃着特权,引导别人说谎,一切言行全以来历为依归,哪里还有法理制度可言。无论怎样完美的制度,在这种人的当权下,都必被歪曲差误,法不成法,成为苟且徇私,贪赃枉法的温床。得益的朱鸾当然好生感谢,拜领教益,与众来宾同驾剑光,往峨眉飞去。

  阴魔以先天真气感应,觉到朱鸾未面太大胆了些,而且金钟岛与峨眉素无交往,叶缤受邀也是日内元江采宝後之事,还不曾传讯回宫,何以朱鸾能在飞行万里遥遥之前,得知叶缤在峨眉。何况叶缤是忍神尼的死谍一系,其门下所作所为,并不一定是如外表那样简单。只是此时鲧珠替身传来讯息,说公冶黄将到白犀潭来。若给公冶黄发觉韩仙子昏沉迷糊,被玄精灌醉,无异公开了本身的秘密,把亲家变成怨家,後果堪虞。事有轻重,阴魔嘱咐神鸠忍耐着附身尸毒,由金蝉、石生等一行带领,从後洞降落,与来宾一同进入仙府去。阴魔自己则先回仙窟,带着尼尼飞射往白犀潭。

  把尼尼交托神鼍照料後,阴魔回归寒潭底下石室,与替身并合为一。再度压上韩仙子娇躯身上,挥动茎贯入韩仙子内,贯入先天真气,推动那送入仙子体内的颠倒迷仙法气,於仙子昏沉迷糊中,删减那半昏半醒的记亿。韩仙子淫醉迷糊,加上洞中无甲子,在心识任凭摆布下,从催眠中苏醒过来,觉到小奸郎仍是金枪不倒,未在天魔吸髓大法下败阵,不由的又惊喜又内疚。喜的是长奸长有,疚的是自惭力薄,不足以令小奸郎尽欢,更添依恋柔顺,要为小奸郎拖上几个手帕交,皆大欢喜。

  阴魔见仙子睛光不定,阴晴交集。稍动神光,串连仙子体内元灵,即知其意。本就是淫心无尽的阴魔,恨不得化万千,奸尽宇内绝色,更因身雠家恨,仇人遍布,非得收纳这些能撑半边天的欲海怨妇为淫奴,以供驱策,难以光凭一己之力,族诛八恶。看着胯下淫妇,步入囚笼,定须更加卖力。

  韩仙子虽在昏醉,但体内「寒极秘简」真气依然运转,得玄精滋补已具雏型,能储寒潭阴气,发诸体外。可是体积有其极限,贮藏之容难及自发寒劲。孤阴不长,独阳难生。天地之机,在於阴阳升降,一升一降,周而复始,乃是相生相成。调而和之,变生太极,是万物之母,为世人所知,赋予有名。含於内牝,如星如珠,藏於坤腹之上,位在中黄之中,乃是先天至宝,不变赤珠、不化天癸,则可炼成大药,自会冰化分热,热出分冰,於极寒中,寒极生焰。

  韩仙子排分出的一股万年冰酷冻之气,从穴攻入阴魔巨,寒流贯透壁,沾入茎龟头。传达到阴魔那浑身的百万条神经,却未能泛入灵台,独留上丹田一丝恒温未寒,只冻着亿亿万个细胞於体内。热流从娇肤扑出,乳球紧贴阴魔驱体处,导入炙灼热浪,贯入全身的毛细孔内,与内的寒冰互相呼应,寒阴热阳分道夹攻,阳气主於升,阴水主於降,触发物质原子体分化核裂,无远不届,是谓寒极不死。

  阴魔先天无相本就无冷无热,也是冷热同流,任寒来暑往,也是无相无我才能拥抱如此熔金化玉的仙子娇躯,收发散出来的酷热,不离不舍,助「寒极秘简」真气速成,也洗炼自己的骤化法身。育反於物极,达致交透洗炼,是阴阳聚化,先天真气血影神功之骤化层次。感应着从仙子肤肌来的热气真阳,导入茎,成金刚火龙,在韩仙子的冰寒道一凿又一凿的急遽撞击,可堪放尽速,融磨内骚水寒化的冰层。

  冰层是韩仙子玉液所凝,乃赤龙液化的白凤髓。水中有真气,却是真阳,气中有真水,乃是真阴。过热熔烧,过寒积隔,也是必须有阴魔这钢之能,才能凿冰求深造。使茎内真火合融磨出的真水,真阳真阴而为一,浇灌沃盛,龙虎相交,而变为黄芽,是潜能聚合,纳弭须入芥子,无物不透。

  真水真气溶汇,成缕缕银丝箭,出澌缠的罅隙,劲射而出,随即分散开来,化为薄如蝉翼的浮蜃凉雾。金刚火龙一个回抽,阳降阴升,寒冰更具黏力,紧黏含肉,猛然收紧起来,内膣肉寒冰将茎紧紧匝住,紧窄厉害,犹如铁箍般将肉茎紧紧夹住。

  金刚火龙再融磨真水真火。一来一往,韩仙子的千载修为也驾凌不住阴魔的先天真气,穴冰窖被磨铲趋薄,频与壁触击,擦出电花,极其强劲,谷之中又疼又麻、又爽又酥、连痒带酸的,渐渐化作一股热流,融化在火烫牝户中。一股热烘烘的真气,慢火烧窑般温馨流转,欲火从腹下升起,阵阵酥麻的蚀骨销魂快感,瞬间漫延全身,似快要溶化飘散。那一股股的火,已不知在体内烘烧了多久,只觉得阵阵阴水自阴穴里溢出。

  火焰愈燃愈旺,湖冰几乎都要沸腾。韩仙子内的深处,犹如火山口泄出的熔岩,涨满燥炙,愈变愈热,化钢炼柔的热劲上窜流至周身百骸急剧地扩散至四肢八骸,脆弱的神经更像寸寸断裂,令仙子嗥叫惨呼。待阴魔的金刚火龙停了下来,才能回气百脉,阴阳两气在两人的下身鼓荡融合,阴尽阳生,热气直达韩仙子花芯,黄芽借玄关出征,注入韩仙子下极。仙子遽如梦觉,觉下极火热如灸,声发如雷,风涛潮响。恍恍惚惚,魂中生魄,其状如缺镜,嵌入坚固灵根。倏忽之间,穿闾升脊,阳气上升,两乳始渐渐长大,心源清洁,杳杳冥冥。黄芽进枕达谷,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如注甘露,精气神混聚於玄关一窍。一进泥丸,韩仙子便如火热,金光复从毛窍间出,香气亦复氤氲,魂中魄半,其状如月应下弦。

  物极必返,乃由鼻落。华池水满,咽不胜咽,造液涌南洋,寻注腰绕脐,以熔以冶,外燃内燃,圣丹生味,灵液透真香异味,阴尽阳纯,魂中魄满,月华莹净,炼就纯阴之体,娇躯光泽透彻,神气秀媚,元神来往处,万窍齐发光明。金丹既就,真气自生,炼气成神,有光自脐轮外注,有香自鼻口中出乃阳神脱胎之先兆。

  一声霹雳,金火交流,阳神已出於泥丸,现火龙於昏衢,便是神灵,脱凡骨而超俗流,乃曰超脱。金光罩体四射,毛窍晶融,异香氤氲满室,彩云缭绕,瑞气纷绁,天雨奇花。是我非我,是虚非虚、造化运旋,分之无可分,合之无可合,是曰炼虚,是无极虚空有藏,待聚太极,乃天地之始,谓之无名。

  韩仙子妻凭夫贵,才登散仙之位,修为究竟也是弱了乙休数筹,才左不他了诛灭亲族。永不相见也是靠有白犀潭之险。今朝得阴魔强闯关窍,「寒极秘简」

  大成,修为比乙休更胜。无奈成之於人,必有所挟,给阴魔篡潜匿了,也助长了修为,窃挟修为,功力却是共有,更是核心起动部份被无知无觉的把持了。韩仙子还是限於「後天之神」的「识神」,只能认知与分别,未能攀上「先天之神」

  的层次,返回人本来的自我慧光,元神自照。元神之观照,是一个减损识神的过程,排除识神的干扰,从而进入无为的直觉状态。

  虽不知不觉,外相也起了显着优化。内牝内先天至宝炼成大药黄芽,上升於两乳,使胸前美乳双峰更加突出,耸拨之昂若比胸膛更厚,显得高冲凌云,其基底更窄不及乳球圆周之半,使丰满腴涨的雪峰揉揉晃晃,高挺峭延,如流转跳跃。丘陵起伏似的桃红乳晕,就是如内里罩住的小顽皮不屑静下来波推涛涌的把嵌在幕上的尖翘乳蒂若斥若送,有若红娘牵线。令乳蒂并发羞红艳光,发散出对欲的渴求,截入阴魔眼底,有如静电冷流贯通脊髓、尾闾,直涌龟头,转化为热潮澎湃。

  欲火升腾,如雾锁云封视野,只见高峰巍峨上冲,若怨那基座狭隘的纤腰不堪承载。自金丹成神,光自脐轮外注,清澈不留俗气,肌肤润白的珑玲通透,收束成幼细不堪盈握,如胸脯流线顺畅,圆浑弧转,葫芦般窈窕婀娜,柔若无骨,一片娇慵无力的静中也有着摇曳的神韵,若拒还迎,犹如成熟女人般的挑逗,招引得狂蜂浪蝶的阴魔色授魂予,被灼热蛮的诉求反制,就是我,我就是,此外一无所系,只一识仅存,就是为我为寻个安身立命,也是囚笼。

  一切成之於,离不开从得道的规律,优生厚化,经金刚火龙融磨真水真火,聚拢真元丰盛,撑得耻阜高高鼓起,又圆又翘,阴毛丛密纠结,耸立成层,蔓覆辽远直盖达深邃的娇脐。为阴魔炙热的巨幅员刺激,下意识地轻扭缓晃,款摆几下,不知是推拒呢,还是迎送,使那令阴魔血脉贲张的线条更移魂荡魄。扑出肉香四溢,盈鼻的芬芳,透入阴魔心经,发散全身,令一切脉穴,兴奋弹跳,蠢蠢跃动顺经脉流动跳荡,聚入茎上,使纠结的血脉筋胳浮凸胀张,活脱脱就是一条条张牙舞爪,要乘风驭云的红色飞龙。

  狰狞的巨看在韩仙子眼中,挑起凝聚在体内的欲火,化为一股股的热潮,从子宫深处流向阴道,使她骨酥肌软,习习作痒,道壁膣涌渗骚水,倾刻间即觉整个腔穴都湿润不已。娇面泛起片片红霞,娇艳欲滴,桃花盈泛透肤而出,眉目含春,双弯凤目秋波流转,眼角送的是娇滴滴的万种风情。惑人的艳丽妖娆,侵肌入骨荡元神,腰肢袅娜的体态,有若浮云飘就。唇樱唇两相牵,动情处,樱唇也是湿润麻痒,韩仙子,一双玉手环缠阴魔颈项,上送热吻,下贴澌磨,中揩压擦。

  娇躯温软如绵,清爽柔软,柔韧丰腴的乳球发散着清爽低压的气流,若推若弹。阴魔淘然薰醉,犹恐浮云飘逸,双掌垂罩上高翘粉臀,软若棉絮,十指也嵌入臀堆里,温馨柔润。韩仙子被抓得会阴气涌,道壁膣翻腾,欲火炽烈,烧得唇乾舌燥,把香舌伸入阴魔口内。正是何必多情重妾身,愿君知我欲行云,无边欲火寻甘露,唯有出墙找浪人。可怜舌头有带来的一丝津液,非但没点清凉,反而像是火上加油,将韩仙子炙得,周身发热,血液翻腾,玉乳发涨,感到各处有似麻似痒的味儿,紧张的把好人儿贴黏,却给巨伸入腿罅把娇躯钩挂起来。虚浮感中更体味到粗壮炽热的巨压迫在穴洞口,更浮游不定,受到揩擦,阴唇的刺激直撼灵台。究竟就是欲海初沉,虽然食髓知味,但就意识上只存揩磨等,未惯主动吞噬。

  阴魔也被韩仙只重压钩,擦得气血翻腾,酸麻得阵阵震颤,龟头胀撑若爆,呼着要寻个去处,把它匝得紧紧。一缩一伸,巨就灵蛇窜钻,闯入韩仙子宝内。韩仙子不由得浑身一挺,绷直着挨压上阴魔肩膀,腾空欲飞,那娇俏的脸庞上现出极度欢愉的神情,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全身,欲迎若拒,忍不住蠕动起来。无奈娇臀被执,动也动不了,欲摆动闪躲,却摆得更磨擦更烈,在一阵曼妙无伦的娇吟声中,娇躯整个抽搐了起来。

  阴魔一下接着一下的插着,次次地胀满了整个穴,更不时大插大抽。啪啪啪啪的一连串急促的肉击声、撞得非常响亮。韩仙子承受着暴风雨般的冲击,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只能嘴不断发出哼声,不时前磨後摇。每阴魔猛顶一次,韩仙子心房就颤动一次,全身麻酥。每一次的扭动,都意味着有点不堪承受,却飘渺得欲仙欲死,只能不断呻吟着娇媚的恸叹:“唔┅啊┅好┅好猛┅┅”

  被巨挤的牢贴的阴户传出滋滋淫水声,噗嗤不绝。淫水化成泡沫,被强猛的冲力,自那胀透的嫩壁细缝迫出,一波一波的涛涌出来,却舒缓不了那强劲的磨擦,刮起层层的热浪。韩仙子被那狂野无比的淫火灼得血液都沸腾,陶醉在腹部几乎快要溶化般捣散了的快感,只觉全身每个毛孔都被体内快乐的火焰冲了开来,阵阵波涛汹涌澎湃,一波衔着一波冲撞,每一个细胞被烧得酸麻酥痒,只能无意识地呻吟浪叫,迷失得近似西斯底里的叫着,听来更荡魂蚀魄。

  阴魔越插越快,更加使劲,更加猛烈,丝毫没有给仙子任何喘息的机会。狠之下使仙子秀眼紧闭,娇躯扭颤,全身骨节酥麻酸痒得几乎快要松散开来,只能「哎呀~~哎呀~~」的声声娇呼号,更淫荡地发出呻吟,再也忍不住变得更高亢,荡人心魄,娇躯剧颤。渐渐全身酸麻,无力地呻吟着。

  阴魔襄助仙子超脱,共享真气,可体会到适可而止,把金刚魔暂停留歇息,给仙子回味舒气。两位一体下,仙子的真气流动,也窜入阴魔肉,阴阳调和,更迅速恢复,却给阴魔先天真气过滤後,标记下主从之属,仙子之拥有只若代理而且。

  仙子回过气来,阴蒂在肉棒的弹动下,传来一阵阵的酥痒,膣璧又开始蠕动,欲火登时再爆炸开来,只知道尽量从魔的磨擦中,才能骚到那里面的刺骨奇痒。任由肉欲横行,完全沉醉在感官的快感上。只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身心都迷醉在肉欲之中,连公冶黄进入上层石洞,也付之罔闻,依旧在寒潭窟底纵淫奸。

  娇媚的淫荡呻吟泄出寒潭,公冶黄也隐约听得潭下传来淫呼浪叫,叫床声响不绝,虽然枯如木石,也被血翻气滚,冲击得忐忑不安的等着。竟然一等竟是半日,直至欲海淫侣,寒热回环九九八十一周天,韩仙子动也动不了,才由阴魔赤裸裸抱出寒潭。

  高潮过後的韩仙子才感觉到幽谷处摧残过甚,颇有些肿痛,整个人无力的软倒在阴魔怀抱内,泛着高潮过後淫靡妖艳的桃红,也不躲避师兄耳目,就此赤裸相见,仍是春情澎湃,向介绍小奸郎到来的师兄道谢。公冶黄也庆幸师父的小女儿复体重生,娇媚漾溢,得前未见,明显着她那久旷之身,受到罕有的异润泽,足见自己眼力不差,堪报师门大恩。

  韩仙子知乙休在峨眉,不想自找碍眼,也要重奠法体,更要勤练「寒极秘简」以取悦小奸郎,不便叁与峨眉开府,只把白犀潭所要扮的角色,全权授予阴魔,以壮小奸郎行色。把小奸郎及噬扫穴病毒的冰蚕,交公冶黄护送峨眉。

  峨眉仙府中,自妖鬼徐完败退,妙一真人等本门诸长老俱已在以前长眉真人收藏七修剑的中洞以内,闭洞开读仙示。太元洞内只有妙一夫人、元元大师、顽石大师等本门几位女仙,陪了瑛姆、神驼乙休、叶缤、杨瑾等仙宾在内谈说。

  乙休见神鸠给妖鬼一个重伤,功劳不小,不忿亏负了它。把惜年向心如老尼强讨来,专治阴雷之毒的灵药,一丸色如黄金的灵药,递过去。神鸠这时伏身杨瑾膝头上,正在通身酸痛、麻痒、寒颤,难受万分,猛睁怪眼,张口接住,咽了下去。瑛姆贪图这些极厉害的腐尸妖毒,假作好心,笑道:“我也索性成全你,早免这场苦痛吧。”

  实质尸毒对人是毒,对鸠是粮。不以事主的立场了解事物,真好心也必办坏事。伪君子的善长,就是损人利己还切词掩饰,以对立的角度宣扬事物。立场相对,福祸必然对立,如此切辞彰释,说得天花龙凤,真可把极恶的侵害,竟说成了为万民公益,弄得扑朔迷离,真假难分。

  随说罢,瑛姆把手一招,便把神鸠拖向手腕之上,随伸手连抚神鸠全身,忽然往起一抓,便见尺许大小一片暗绿色的腥烟随手而起,似是有质之物,聚而不散。手指尖上再起了五股祥光,将那一片腥烟裹住,略转一转。祥敛处,绿烟变成米粒大小十五粒碧色晶珠。本是神鸠所有,却被没收了去。

  神鸠疾苦全消,但却被封了深造的机会,可惜言语不通,只能长鸣弄首穷抗议。无奈有人讲,无它讲,瑛姆精於对词句的随意歪曲释译,说是朝着乙、瑛、杨三人,叩首致谢。妙一夫人得阴魔先天真气成孕及催生,也略沾天人感应之能,觉到神鸠不快,却未能尽悉其意,也不知神鸠何以不满,更不便与贵宾如瑛姆之流生异见,便命值勤弟子将神鸠送往仙籁顶旁巢之内,与神、神鹫、神鹤等仙禽在一起。

  杨瑾怕神鸠从善不久,嘱咐务要安分,须知作客之道。却哪知神鸠早就奴服阴魔,已受先天真气滋润,神一嗅即知。经沟通相认,同是一家,有神禽畜大哥承认神鸠地位,自有归属感,何来是非。追云叟别有用心,笑道:“这倒不错,鸟有鸟友,兽有兽友,各从其类。同是一家,自己鸟决打不起来。”

  无如杨瑾与元元大师、顽石大师等修为尚浅,不知另有所指,英姆、乙休却都明白,因都是立意要歼灭异己,没肯说破。妙一夫人虽知峨眉开府是被野心家利用。无奈派内精英不多,任重道远,须得倚靠这些巨擘支撑,更经不起树敌添仇,不宜逆意。

  叶缤随令朱鸾回话,朱鸾照追云叟所教,一一跪陈。杨瑾先未留意到她,定睛一看,忽想起前生之事。自经阴魔把身智两开後,颇知二老矮居心叵测,也知道一众魔邪虎视眈眈,不宜起衅,忙将朱鸾唤起,向叶缤以密讯传意。叶缤也不傻,叹道:“她那仇人近来颇知敛迹,党羽又多,乌鱼礁群邪太众,恐一击不成,反致偾事,才延迟至今。意欲候到贤妹转世相见,再作计较。只恐她先前并不知仇人要来,志在观光,受别位道友指教,才改了主意,也未可知。她那仇人既来观光,终是外客,如何可以在此生事?”

  二矮子被揭开诡计,就胜在毫无愧色。朱梅还笑道:“叶道友莫怕给主人惹事,这里主人决不怕事。这些不请自来的,好人不是没有,但多是心存叵测,但告令高足无妨。”

  挑拨人家为他诛除异己而血战,却说来似是莫大恩赐,这就是伪君子的厉害手段。叶缤不上当,一面婉言谢却,一面严嘱朱鸾,即便有人指点,不奉师命,也不许妄动。责完弟子,到问仙都二女,,听得二女此行经过及忍神尼的神通,竟闪起若隐若无的影像,决计开府之後,告知谢山,一同拜访。妙一夫人曾闻瑛姆说起小寒山神尼终年坐禅清修,只芬陀偶往一见,得知铁门巨木一撤,还道异日道家四九重劫,又可得一大助力,到阴魔回来,才知真相之可怖。

  第百零二节淫剥皮

  到了傍晚,轻易不与人相见的百禽道人公冶黄忽然赶到,见过太元洞诸仙,便把冰蚕交给妙一夫人。冰蚕寒气不出体外,但接触下却冰冻惊人,纵是仙家也需提气运功才可御寒,独只阴魔持之无碍。所以从白犀潭来,都是由阴魔捧奉着。妙一夫人致谢,心内却想到峨眉无冰窟,何处储冰蚕。

  阴魔神光已能描扫他人心意,但只能对修为较低之道者施为。可是与妙一夫人已淫液互溢,体气常通,对夫人心识,念动即知,上前禀知连山祖师已在坐下辟有深穴。妙一夫人还未悉阴魔身世秘辛,只知其与紫云宫关系,闻言一愕,旋即想到是阴魔借口,做成单独相处的机会,欲火顿焚,春化眉梢,暗赞这小色鬼知情识趣,穴潮生。

  妙一夫人勾起欲火,但想到仙山满是来宾,能入连山大师秘室的前辈也有多人,岂是这小色鬼想的安全,转瞬间又变成了又羞又气。因在众仙面前,不便说话,向众仙告罪一声,就带着阴魔退入太元後洞。女人天性就是又痕又怕痛,矛盾中把一切不如意事都退入男人身上。妙一夫人远离前洞众仙处,就气道:“你这小色鬼真不知死活,我身子随时都是你的,不用诸多借口。峨嵋开户在即,仙宾众多,那有不为人知之处?”

  阴魔觉到妙一夫人的淫火,正是剥皮所必需,也必须妙一夫人的皮,才能引动邓隐的血影神光,带入天一贞水。所以更夸耀秘窟风光,强调是连山大师为幽会而建,绘影绘声。妙一夫人淫潮更被推波助澜,欲信却又觉无稽,矛盾中恨恨的道:“要是骗我的,看我咬下你欺负人的孽根来,看你怎样作怪。”

  说完,又咭咭嘻笑。淫词一开了头,阴魔更沿途借故挑逗,弄得妙一夫人骨软筋稣,几经波折,才念准三重咒语,由後洞石壁透出甬道,通出连山大师祭祀秘坛。连山大师塑像台基下,就是妙一夫人也不知的秘道,经阴魔依咒开启秘门,直入下千浔密室,就在二十六天梯下仙窟内,灵焰潭底,阁楼地基中,以万载玄英作隔,可透视潭底生态,但现於外面,只是黝黑的阁楼基石。

  妙一夫人身在如此幽僻秘洞,只有孤男寡女,那还有心思观境,体内淫火已涌生澎湃,泛滥体外,娇躯灼烫比得上火山岩浆,眼中瞳孔弭散,除阴魔的爱外,全是模糊一片,原本压抑着的性欲,一下子就全爆发出来,嘤咛呓喔摆殿臀扭动,紧贴住对方强壮的身体而无法自己。那一股从少男身上传来的刚阳之气,感受马上传遍全身,教她如痴如狂。就像只饥渴的野狼,急不及待的撕掉相方衣着,强奸似的扑上阴魔身上,闪电般迅捷把坐身,狼忙的把巨罩入去。

  阴魔见着她的饥饿样子,也目瞪口呆,忘记调整魔粗长尺码。妙一夫人鲁莽的急挫,唧声锐响下全根套尽,逸满穴的淫水如洪流满阴魔全身,连口鼻也溅上了,也给她自己带来巨大的苦头。未惊调整的巨的坚硬长热远在她想像外,加上快速迫狭的磨擦及重重的顶上花芯,尖锐的感受如剑气直破天灵。阴魔乘机导入先天真气引入九天都篆阴魔大法,却与当日微尘阵内送主旗是无异,窜不入三尸元神。这淫妇的自我意识真是坚定不移。

  半响过去,妙一夫人回魂敛气,给茎的灼热炙得花芯开放,心中的欲火好像火山暴发似的骚浪起来,忍不住把阴魔揽个结实,以内柱为轴心,弓起娇躯,使劲摇磨。多次的雌伏在金刚下,妙一夫人颇知道不能任阴魔主动,其抽插之劲,无可抵御,必须自身导动。冶艳地扭腰摇臀,前後左右摆动揩磨,一圈一圈地夹着巨扭旋,十分带劲。适当的移转膣,保持遍体舒泰,吃吃的淫荡娇笑。笑得胴体抖动,火形兼木的乳房,基低窄而长若垂笋,尽情跳跃跌荡晃动,十分急遽,抖出一波接着一波的诱人乳浪,散发着淫荡的气息。勾尖乳头在阴魔面上扫摇,就是按着阴魔双掌,不准手多多的搓揉,那会被弄得瘫痪,操控不成了。

  宝玉蚌香涡忽松忽紧的含夹,漩涡的紧缩,阵阵的吸吮,就像一团热烫的火缠了又吸,绞缠着那充满了穴的金刚,轻轻磨动。那壁膣肉向内吸合,每个部分好像懂得各自蠕动。蠕动的花心吮吸着那个光滑的龟头,真像活生生的蚌肉,在亢奋嗡合。户磨得急快,耸动频频,恨不得要将金刚巨吞吃下肚似的。忘形忘命的干!但真气贯注下的硬仍是坚硬灼热无比。

  妙一夫人感到插在肉洞的阳具越发的炽热,激起血脉中一浪又一浪的欲焰,潮涌千层,相叠扑来。妙一夫人每用一分力,就觉那根硬更涨大增长一分,将她整个穴撑掌得结结实实。魔在搓扯下,把淫充实得又胀又麻,妙一夫人不由自主全身震缩,呼气如虹。

  还更甚者,金刚魔能缩能伸。每猛顶一次,妙一夫人就全身麻酥。每一下伸撑上去都直达花心,都让妙一夫人的感娇弱的花蕊承受着快乐的重击,一股酥麻迅速导入心房,妙一夫人就颤动一次。娇躯体内的那一份栗动,更是难以按奈。在强壮的顶撞下「喔┅┅哦┅┅」的婉转娇啼,却深深迷恋上那金刚巨在花心里钻啜时所带来的一波波让人浑身颤栗的快感,令璧膣肉又疼又麻、又爽又酥、连痒带酸的,其震憾无可疏导,只能无意识地浪叫,迷失的呻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