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05(1/2)

加入书签

  第百零四节y化灵峤

  y魔却知这些欲海榨汁机不是纵欲简单,志在连山大师。连山大师有子铁伞道人,当今之世,知者只有芬陀大师及赤仗真人夫妇。y魔酷肖铁伞道人,虽隔三百年之久,赤仗真人夫妇亦知是”冤魂索命大法〔的功效。料y魔与连山大师必有血缘关系。此来任务本是查证连山大师及离合五云圭的下落,故指名y魔入侍。灵峤二仙三徒具是欲海狂鲨,善长y榨r,把对方榨得j竭神疲,奄奄一息,才套问隐秘,都是无往而不利。

  西牛贺州本是x解放的先锋,常有浪女x骚扰俊男之风,毫不含蓄。也不是避白发龙女耳目,只因前时在灵峤g未能y诱白发龙女,错当她三贞九烈,未安排她叁预y战。支使白发龙女落下层看门後,甘、丁二仙即时埋怨峨眉气候炎热,自动剥个赤条条的搔首弄姿,充份散发妇人的成熟媚力,互相辉映,任y魔欣赏。

  二仙虽是西牛贺洲的高头大马,也三围合度,更能夸耀那丰硕r球。y唇阔大且厚,垂出阜外,记录下x使用之频繁,荒y无度,致优生发达。一头金发,属金主刚,显示敢作敢为,与黑发属水的东胜神州妇女相比,颇令人触目。发色带黄略透是y欲过度,更逗奸思。鼻梁高耸,象徵主见,是民为主的必要基础,可惜骨重无r,是孤峰独断,y阳不调,不利属从,难以聚凝合作,更骨r无情。

  二仙看y魔色迷迷的若是神魂颠倒,料是入彀,更怕y魔面嫩未敢采取主动,更暗示三女徒穿针引线,以体贴为幌子,呼唤宽衣。陈文玑、管青衣即令到衣离,赤裸裸的展视着少女身段。赵蕙却含羞匿卷,眼瞪y魔。陈文玑、管青衣显出恶作剧的笑容,把赵蕙剥个清光,竟是y阜光秃无毛,世称白虎,有别於其师其姊的一片黑大森林,毛茸茸的极其稠密茂浓,却也是y鲨一具,x欲特别旺盛的y妇。

  五具y鲨不愧为蓝田玉实培养出来的j品,俱是腰纤腹敛,无西牛贺州一般妇女的腰chu腹涨。线条优美流畅,是肝肾得蓝田玉实之补,血管流畅,肠脏未有压迫血脉。海底轮之血管来处从腿脉之丫叉分出,气机通顺,x器官充血无阻,反应超越常人,更能挥展腿丫,无碍宽敞前明堂,邀色狼紧贴送。y阜隆肿有如凸伸的r球,可堪g泊撞,更有黝黑乌亮的y毛茸茸迎舞招摇,邀入瓮。玉腿形状有若轴嵌,朝拱娇躯,上身较盆骨纤细,使饱满的臀部显得十分突出,高高翘挺,束结成葫芦般窈窕的蜂腰,成熟动人,衬托出丰腴的雪峰揉揉晃晃,显出一股野x的韵味和魅力。

  赵蕙被y魔窥视x,装作生气不甘,要把y魔剥光,以示男女平等,陈文玑、管青衣当然推波助澜。三女徒r屏风的围拢y魔,明是宽衣,实则着意挑逗,扭作一团。以y对y,当然一拍即合。女方既已y居阳位,采主动,y魔合当配之以阳匿y座,表现含蓄,假意遮拦,实是在三女徒的娇躯上,毛手毛脚,挑逗女娘体内欲火,任三女剥个清光。那g阳具本来就chu硕无比,异於常人,而且由於近来魔功日升,更是chu如儿臂,长度足有近尺,g头不比初生婴孩幼窄,撑涨宽若菇蕈,一般女人都会档受不起。为了不使y鲨警觉防范,y魔收敛巨成西牛贺洲的一般尺码,却坚韧得多。

  三女徒虽是千年老饕,也被y魔的先天真气乘隙过窍,无可遮拦,被弄得筋酥r麻,骨骼疲软,把y魔剥光後,还是纠作一团,缠在y魔身上。在欲火煎熬下,更全神投入,施展催阳y法,催得j上的血脉筋胳浮凸胀张纠结,狰狞隐隐约约似是群龙围拢,在张牙舞爪,g头若是择人而噬,极具挑逗。五y鲨想像到韧若牛皮的凸筋在膣内磨擦的感觉,无一不腰酸痹,y水生潮。

  甘碧梧以师姐身份,立即剑及履及,马上采取了主动,抱速战速决之心,主动凌坐y魔身上,轻易把巨套入内。因州内男x尽是无能之辈,缺乏制造氧化氮的机能,软不举,令州内女x长期x欲不调,只能死命以x耸捋软条,自我酿制紧张以泄欲火,疯狂的搓揉软,把每一滴j水也榨出来。如此虐待摧残r,更令州内男士,一代比一代更无能。女的欲火难泄,经长期的煎熬,遂成松无弹力的汪洋大海。灵峤gy鲨的窿之宽松,更因以练功,逾练逾欲壑难填,受欲火煎熬成松软,远比西牛贺州妇女更汪阔无边。

  海大才容得下巨舟逍遥。y鲨壁虽松,尚未阔得超越y魔巨的常态。y魔志在抽身应付即将到来的邓隐,必须把五y仙降伏下,无需蓄意收敛。於是重震雄威,金刚巨在甘碧梧x内逐渐还原,填满那汪阔的大冰洋,对那松弛的膣,还是压力颇劲,更可尽情施为。攻制胜可不同两情相悦的取乐子,必须以坚急攻,不断的摩擦y蒂组织,膣r不堪刺激下,血y速灌激涌,回流却使肝气来不及舒散淤积,气机不调致腹肿无力,神智浑噩。所以看受轮致死的妇女,多是腹胀如鼓。

  甘碧梧觉到巨入套入窿之後,渐大渐长,极坚而热,抵住花芯嫩r,恁地一股酥麻直透心扉,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着,使她恨不得把整条巨噬入她那子g深处。她每用一分功力磨夹,就觉那g硬家伙更涨大增长了一些,给将她整个y户撑得结结实实,却不知为是y魔弄鬼,只道是内热坚挺,强磨壁,使得血y流往y道壁,而呈现充血状态所致。如此坚挺的钢平生未遇,甘碧梧的心情不觉激荡,x欲也亢奋起来,再也按捺不住,更为狂热地转磨膣,忽左忽右,时上时下的蠕动,浪得像饥渴的野狼,恨不得要将r嚼碎似的,忘形忘命地耸匝摆摇。

  白的r浪狂摇暴晃,散发着x感成熟的y荡气息。那金形带火r球丰腴胀大,如半个圆球覆盖在木形的项长身干上,基低较窄,挺出一粒尖红的r蒂,向玉肩勾弯峭挺,在y魔眼前挑逗,若引诱追逐。y魔y功凌驾甘碧梧,何惧挑衅,把双掌抓托着甘碧梧那双滑溜软弹的r球,拇食二指捏着尖红r蒂,呼应着金刚魔,催动白阳壁刻的辛支真气。女强人多是木形腰身,得木x的昂挺雅拨,秀出群伦,得誉之载。五行生克,木遭金削。属木寅虎忌属金的辛猴扰背,翻身不得。

  y魔辛支真气注透甘碧梧r晕,触电般的感觉从双峰传入甘碧梧灵台,震撼直捣三魂七魄,不由自主的弓起娇躯劲挺,柳腰急促摇晃,强擦内金刚巨,可真剑及履及,硬碰花芯。y魔的坚硬长热远在甘碧梧想像外,加上快速的磨擦及重重的多y荡就有多y荡:“好人┅┅你怎会┅┅这样┅┅厉害┅┅我都已经丢了┅┅你还没有啊┅┅呢┅┅这样久┅┅了┅┅你都还没有┅┅s出来┅┅你┅┅好厉害┅┅我会被你死┅┅被你奸死的┅┅啊┅┅”

  动人的y荡裸体一阵痉挛後,紧紧夹住巨的洞,松弛了下来。y魔穷追猛打,紧合的吸吮着香舌以震奋丁嫦神经系统,魔更加快速度,连施千多下急抽猛c。x接触魔处传来的奇趣令丁嫦全身虚如空壳,摆动无力,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昏迷,苏醒,又昏迷,恍惚与世隔绝,软软的一滩r泥瘫在y魔身下,又炽又热的yj,直s不停。一双修长的粉腿则不住微微抖颤着,象徵着强烈馀韵还没有自她身体中离去。看丁嫦泄的气若游丝,再无法迎合侵犯。

  丁嫦所承受的高潮冲击,连旁观的甘碧梧也似感同身受。这木形腰身的师姊有着松林的挺傲,为贯彻使命,任丁嫦遭受竭泽而渔,更强压自身y火,祈望尽量消耗y魔奸力,眼见丁嫦显然已快到了极限,也坐视不救。y魔只是意图降伏y鲨,抽身应付邓隐,无心拼骨,料丁嫦瘫得碍不了事,转向甘碧梧施暴。目睹甘碧梧的坚苦卓绝,一股男x的征服欲顿由心中发出,极力想征服这个女强人於胯下。

  甘碧梧已被欲火焚得整个人像充饱了气似的轻飘飘,给y魔猛一用力,把chu大的金刚魔火热、坚硬的深深c入x里,感受如同无数枝钢针s穿了成熟膣上每一g神经,把欲火泄放出来,与热的火焰里应外合,登时把花芯烧得发烫,火山爆发似的直闯上灵台,烧得魂飚魄荡。这个成熟怨妇长年处在x饥渴中,欲火积压得太深了,燃爆开来的骚浪让她发疯狂哗叫:“好猛啊┅┅就用力干┅干啊┅啊┅就是这样┅亲乖乖┅你好劲┅┅你真c的y妇要升天了┅”

  甘碧梧达到了生平第一个高潮,两片小y唇充血突出,像蚌唇一样紧紧吸附在j上,剧烈的摩擦产生阵阵无与伦比的快感。木形腰身就是有着木的韧忍,所谓长身猫好食懒飞,就是木形腰身长,被时不大容易有摇腰挺的反应。木惧金削,就是要有强刚的劲力。魔抽c既勇猛又强烈,强猛的迫力将yy化成泡沫,自那粉红透张的嫩壁细缝涌出,撞得发出「啪!啪!」的声音,非常响亮。金刚硬猛,此举渐入魔道,不是修道人所宜。阮道友说此类楼观只宜左道中人居住,不便奉赠,确是实情呢。”

  物先腐然後虫生,以”民为主〔作幌,定门下两党为交替,筑得g深蒂固,非异见修士为能致啄,本已入魔,只是g源未泯,尚留自知之明。

  顽石大师笑道:“无论仙凡,谁不想多见多闻,增长经历?来的是千年前成道的人物,又见仙法如此神妙,哪能无动於衷?想开一回眼界。就连金姥姥、萧十九妹、金钟岛主和杨道友,论起功行法力,哪一位是在你我之下?虽然也有为监防妖人,有为而去,但见猎心喜,也占一半。他们尚且如此,何况晚辈?可见修道之难,非禀赋深厚,何来率x之谓道!”

  金、石二童自众人往迎接灵峤仙宾去後,因听玉清大师说妖邪接踵而至,内中还有j於地遁之人。芝仙生g之地设有禁制,固是无妨;但须防它好奇出游,遇上妖人,却非小可。金、石一心惦着芝仙、芝马,飞往凝碧崖前,见袁化独坐楠巢之内入定,袁星和神鸠、神、神鹫,连同髯仙李元化座下仙鹤却聚在一起。金蝉便喝道:“袁星,这样不行,告诉它们听,快藏起来,能变小的,越小越好。”

  袁星道:“小师伯,不要急。今天的事,佛奴它知道。说来的是个小羊和两只猫头鹰,做它的孙子都不够。管教打发它们变蚂蚁去。决出不了错。小师伯放心。”

  金蝉喝道:“你这母猴晓得什麽,师伯还有甚小的?也跟你主人学,叫人还添记号,一点规榘没有。”

  这就是礼者伪也。凡事经制定而效行,多非发於衷也。其敬非由心来,必有後患。天道规律,以力为尊。班辈虽小,但法力远高,对弱势的长辈,真无甚敬意可言。只是袁星狐假虎威,才成发作的对像。袁星扮了一个鬼脸,照吩咐说了。众仙禽齐朝金、石二童点头叫应,只不动身。袁星回说:“它们都说还早得很,何苦无故自扰?”

  这就是骄兵悍将的气人之处,因为这些兵将比司令知得更多。金、石二童被安置来此,只是一个借口,避免为即将到来的欲海榨汁机所看中,毁害道基。金蝉不知g由,难免怒愤,拿袁星出气,道:“外来的是客,你们也不听话,我一生气,不告知你们主人才怪。”

  袁星道:“这不干我事,我不敢跟小师伯强,叫我藏在地洞里等一年也得去。”

  既是出气趸,就等多久也无济於事吧,只能等上级气平了,才有消灾免难的日子。金蝉气杀,与石生撤开禁制,纵身入内。那匹芝马果然趴伏在树角落里,一双清澈的俊目注定x口,一动不动,满面俱是乞怜之色,却是未通人语,投诉无门。金、石二童将芝仙芝马调弄抚爱了一会,耳听x外与众仙禽交鸣之声,忙纵出一看,只见仙府各地,现出许多仙观台榭,楼阁玲珑,仙云缥缈,霞蔚云蒸。遥见一道金光,一片祥云,往左边危崖尽头处飞去,到了崖我们只知y乱,禽兽不如,岂不煮熟的鸭子飞了。”

  猿长老竟连理也未理,索x把二y女一边一个,搂坐在膝头上。黄猛、卓远峰均和二女有染,虽不能视为禁脔,见状也自不快,但知猿长老内媚之功高出己上,二女又是喜新厌故,双方都不能得罪,莫可如何。听妖僧一发话,便料对方不能善罢。猿长老等妖僧说完,两只细长眼睛倏地一睁,凶光闪闪的碧瞳注定妖僧,哈哈笑道:“你不愿意我爱她两个,要吃飞醋,只管明说,犯不着借题目。

  男女相爱,各凭心愿。她两姊妹如去就我,谁要作梗,却休怪我无情。我已命五猿搜探r芝踪迹,如能到手,我也不要,那是我送给她两姊妹的定情礼物,你们也休想沾染。”

  说罢,又朝众妖人狞笑一声,一道白光,便自撇下二女,穿窗而去。二妖女也自不快,面现鄙夷之色,冷笑连声,双双装作看玩景物,款步下阶,往左近闲游去了。

  猿长老这一席话,休说妖僧大怒,便黄、卓二人也是怒火上升,均欲发作,俱吃吴讼暗中止住,劝道:“小不忍则乱大谋。龙山二贱婢原是祸水,这百馀年来,为了她俩,关上门在窝里反,闹得同门同道好些伤亡,别位道兄哪一个不吃亏,伤朋友,还受她们的恶气。还没下手,先就内乱,我们难免暗中吃亏。这r芝乃草木之灵,谁到口,谁就算有缘福,已经吃下肚去,无奈我何。倒是老怪物已经下手,我们不能再迟。”

  火法真人黄猛将袍袖一抖,飞出一对神枭,生得虎面猫头,通体暗蓝,爪利如钩。神枭一出袖口,落地身便暴长了几尺,各自磨牙,乱叫发威,势甚狞恶,怪叫了两三声,身上便起了一团黑烟,往外飞去,转眼黑烟消灭,鸟影也自隐去。恶弭勒观也在袖中飞出一只神猥,生得人面羊身,白毛如霜,阔口虎牙;前爪宛如人手,後爪倒钩五歧;自前肘起,直到腋下,每边生着九只圆如龙眼,金光闪闪的凶睛;声似儿啼,人立而行。恶猥见同伴先行,似欲争功,不住厉声怪叫,妖僧随将头链撤去。恶猥x烈如火,不等飞出,身子一缩,就地便往下钻。不料琼玉地面一点未动,猥头与地相撞,却吃了大亏,疼得怪嗥连声,不顾命般往门外窜去,落地便自入土不见。众妖徒也分别走出去。

  一切都在金蝉手上一个三寸大小白金环中,晶明如镜的显示出来。妖禽刚飞出门,便将真形隐去。怪兽也钻入土内,不知去向。金蝉慧眼,又仗有宝环查看,竟只看出妖禽变作两点目力难辨的极淡影子,四下里乱飞。稍一疏神,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