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108(1/2)

加入书签

  第百零六节夺血神经

  y魔布置妥善,s回後洞,即见血神子邓隐了。”

  猿长老这一对面,才觉出敌人虽是道童装束,看那丰神气骨和道术法力,分明天上金仙一流人物。闻言回顾来路,刚勾搭上的龙山二女不知从何处赶来,放出的四口飞刀也吃敌人杖头上分出来的四团红光逼住。猿长老急不得,恼不得,自己修炼多年的一部玉版火真经,珍秘如命,也不知敌人如何连自己功候有了几成和其中窍要,俱都知道得这等详细?明知身在虎x,强敌环伺之下,元神出窍,终是不妥,无如输不下这口气去。

  嵩山二老矮和麻冠道人司太虚已化作两道金光夹着一道青光,斜s落到乙休奕棋的凝碧崖时单细胞生命,实是无数生命体组成的单位。此血神经是高度浓密,和而不群的生命团,留落此红尘人间。

  此人间境况,积孽深浓,物质存活极暂,必需择肥而噬,供新陈代谢,保养此身。而天地物质有限,跳不出弱r强食的法则,不凌人,也必为人所凌。纵不害畜,依植物为生,而五谷亦生命也。植物之为生命,又何曾不欺凌弱小。高壮的树林,尽蔽阳光,若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而小植物也争夺水源,寄项於树之g而生,削夺树木的机能,求的也是维系r身。所以佛曰:万般恨,皆为此身。

  此身是人间的臭皮囊,非是外相。邓隐迷入後天皮囊为外相,误导此义,害了自己,遭剥皮之惨,万劫不复。也带了y魔入歧途,零化r身,才与五行法物互斥。外相只是形像之对外,是受形像者之障,也是接触外界的媒介,必需与外界的真实环境符合,才是无障无碍,应时而变,不觉其异,同空同色,是《无》的真境界。

  血神经熔合大脑中细胞所藏有的生命原体。脑中的脊髓y才是宝经中所谓血,从而开发脑部内那瀚海功能,融通改造外相,而不是消化别人的r身。人在五行,必需有强健的r身,才能举舞那人间的五行物质,抵御外侮。非是如佛所说,舍弃臭皮囊,脱离红尘三界。应是微化、光化法身,以入主受法者大脑,启发民智,汇聚力量,反逐欺凌。

  可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先天真气行独立自宰,後天真气则为信任的依赖。有人去信任,才有人受信任。有受信任才有人可以出卖欺骗,踏上万千枯骨上,平步青云。为了既得利益,更要独霸信任,封杀任何美好事物,不容别家的先天真气存在。为了保存私心伪诈,拚命攻击能揭露他私隐的外人。所以先天为基,必需密实收藏,露则难抗後天攻击。必示人以後天真气,奴役天下愚昧。

  无相无边,有集中、普度二向。兀南公的落魂坊就是共工遗宝,先天集中法器。只是兀南公心法後天,须仗物力强善信洗脑,驱之卖命,但多年来竭泽而渔,门下g基尽毁,威力不彰。蚩尤心法是共工一脉,也近先天,得落魂坊所印证,成就「谬贼咚嘶殇」魔法,以心法洗脑夺志。外用者有:神衣魔咒作收买人命;移花接木之统战善渗透;及同胞嚣叫以劫掠善信成果而自肥。

  今日血神经易主,已误了时机。y魔已被邓隐之误解,带了入歧途。若是当初y魔蒙难时,深陷人海幽禁,对人x有所祈求之际,定会依血神经正法,履行普度,光化血r法身於纳米之微,植入每个普罗大众,普渡众生成佛,能明辨是非,唾弃一切邪魔外道,使投机妖道无生存空间。

  但现今y魔已在四y仙合运摩伽大法下破身,无望圆通纳米臻微,更已是嗜血狂狮,比任何凶魔更甚。得血神经真谛,重朔後天r身,以光化的血r,聚入少数g基丰厚之修士,令其癫失常,中枢易主。集中寰宇力量於一身,达其悬殊之境。非同境界的低层次诸天法界,如草木之於花农,只有任凭植灭。

  任是盖世妖邪,也受世俗观念所羁,非急切需要,或仇恨驱使,都破不了尘念心障。y魔得无相真义,俗障无挂,其无相无我更能迷惑播弄众生,但求力之所达,焚书坑儒,在所不计。因长年感受着人x那贪嗔痴之苦,更是无爱无怜,对奸y掳掠,杀人毁破,如拍蚊也矣。直把天地推向重归鸿蒙,馀者只有那些幸留於天外神山的生命矣。

  y魔彻悟血神经,只在刹那间,围剿邓隐之诸仙已曲终人散。极乐真人指着金、石二童道:“你两个职司甚重,还不快跟我走,以免少时不能入内。”

  说罢,自和谢山、蝉、石生,向众作别自去。二孪女本欲向谢山撒娇,却也未能谋面,遥望峨眉门下诸弟子纷纷往太元洞赶去,气得撅嘴顿足。癞姑因谢山淡薄而没对二孪女重视。虽得悉二孪女拜师忍神尼,也因神尼比谢山更韬光养晦,更未重视。适才见谢山竟与极乐真人一道,神灯化血魔,才知自己轻忽,悔拿二孪女作弄,思欲弭缝恶感,也跟随出入,百般讨好。

  猿长老已是焰威顿敛,思欲就此回山,又因那部火真经,正炼到紧要关头,为他年成败之基,如若失却,无异前功尽弃。等第二次天劫降临,轻则重堕轮回,重则形神俱灭,连兵解都无望。无如适才与众成仇,羞於启齿,为探玉版真经下落,逼得忸怩着凑近前来,曲意交结。乙休知猿长老别有用意,方欲发话,被赤杖仙童使眼色止住,只得罢了。凌浑笑道:“火真经自然还你;剑诀仍须十五日後,你到青螺峪去取。如何?”

  随将玉版真经取出递与。猿长老想不到事便如此容易,感激万分,朝着乙、凌诸人再四称谢。乙休随拉阮纠、公冶黄同往崖上飞去,下完那一局棋。猿长老但总觉当着众妖人面上无光,意欲告辞。凌浑笑道:“老猿,你又迂了,一存芥蒂,又入魔道。且等会完再走,如不愿往九g岩,我引你另找同伴去。”

  y魔与鲧珠替身联络,即印入意识,知灵峤五欲鲨早已回过气来,看着装呆的鲧珠替身,像是被压蔗机榨後的蔗渣,j枯气竭,正好套问秘辛,可惜时不与她。玉清大师终是怕y魔被五y鲨榨乾玄j,若有意也若无意,向诸女仙宣扬,说灵峤仙府来了千年成道的上仙。众仙宾纷纷前往绣云涧拜望,存心攀龙附凤,岂知是打扰了五y鲨的y梦。适才更传令,商讨了鲧珠替身入洞内。

  第百零七节兀南谍影

  长眉真人收藏七修剑的青井x内,妙一真人等本门诸长老俱在,闭洞开读仙示完毕,拜读天府秘笈九天元经後,步入祖师祭坛拜祀,迎候贵宾。客座只有瑛姆、极乐真人,应长眉真人旧约,代镇地轴。极乐真人带了谢山同来。追云叟原本不在峨眉派统系之下,与峨眉开山祖师长眉真人是朋友称呼,不列在场。朱梅是长眉真人师弟水晶子徒弟,本是峨眉一系,只因水晶子兵解时朱梅还未成道,由师弟伏魔真人姜庶掌门。姜庶眷怀师门恩德,念念不忘先恩师当年创设青城宗派,颇非容易,脱离峨眉派统系。朱梅只是应极乐真人邀请,化解一断恶因。弟子中有y魔的鲧珠替身、金蝉、石生、余英南、朱文侍候。

  y魔先天法身入内,即觉到严师婆存在悬挂七修剑之内壁中。严师婆自铁伞道人失踪後,就藏身壁内长坐死关,待天聋痴女产下y魔前身,才终日元神出窍,纠察y魔魂魄,莫使自裁。直至y魔转身後,才回归法体,筹备最後一击。无奈忠诚有馀,禀赋不足,死关内的皮囊已僵如木石。眼看时辰已到,即将误事,哀恸激奋,惊动了y魔的先天真气。y魔无相法身潜入严师婆三尸元神,活开神经纟统,才知r身已全部腐毁,无可活动,变嘱咐严师婆逸出元神,伺机另觅庐舍,由自己无相法身入代。

  妙一真人拜祭礼成,命朱文过来朝祖师灵前跪下後,朝着极乐真人点了点头。极乐真人即向矮叟朱梅说道:“朱道友,长眉道兄遗命,着我给你二人将恶因化解。你看好麽?”

  矮叟朱梅面色先是y情不定,听後展露喜容,道:“这有什麽不好,我当初原是无心之失,不意纠缠二世,我度她两次,她两次与我为仇。直到她这一世,幸喜她转劫为女,我才将她送归餐霞门下。如今你同餐霞替我化解这层孽冤,我正求之不得呢。”

  这一番话弄得朱文莫名其妙。众仙也只知在数百年前,朱文的前生名叫文瑾,同矮叟朱梅乃是同窗好友。当时文瑾生得非常矮小,朱梅的原身却是一表非凡。二人因见明末奸臣当道,无意作官,双双同赴峨眉,求师学道。得遇峨眉派鼻祖长眉真人的师弟水晶子收归门下。直至师父水晶子也兵解成仙,二人也无所成。蹉跎老迈後,却被文瑾在一个石壁里发现了一部琅秘笈,其中尽是吐纳飞升之术,与朱梅一同练习。练了三年工夫,俱都练成婴儿,脱离躯壳。

  文瑾进展比朱梅快,朱梅老是埋怨文瑾藏私。也是文瑾不该跟朱梅开个玩笑,说他拿来公诸同好的只是第一卷,第二卷非要朱梅拜他为师,不肯拿出来。琅秘笈确是三卷,只惜其馀两卷不在文瑾手里。朱梅向道心诚,也肯承认拜文瑾为师。文瑾原是一句玩笑话,如何拿得出第二卷来?朱梅便定下一计,乘文瑾婴儿出游回来,占了文瑾躯壳,借此挟制文瑾拿出第二卷来。等到文瑾赌神罚咒,辨证明白,朱梅也打算让还躯壳时,已不能够了。

  原来借用他人躯壳,非功行练得极深厚,绝不能来去自如。这一下,文瑾固然吓了个胆落魂飞,朱梅也闹了个惶恐无地,彼此埋怨一阵,也是无用。还是朱梅想起,双方将躯壳掉换,等到道成以後,再行还原。等到去寻得朱梅本身躯壳时,谁想已被野兽吃得只剩一些尸骨。

  文瑾誓不与朱梅甘休,但自身仅是一个刚练成形的婴儿,奈何他不得。每日元神在空中飘荡,到晚来依草附木,口口声声喊朱梅还他的躯壳。山中高寒,几次差一点被罡风吹化。恰好长眉真人走过,将文瑾元神带往山下,找一个新死的农夫,拍了进去。朱梅便将他接引上山,日夕同在一处用功。叵耐那农夫本质浅薄,後天太钝,不能j进。文瑾记恨前仇,屡次与朱梅拼命为难,最後气忿不过,跳入舍身岩下而死。又过了数十年,朱梅收了一个得意门徒,相貌与文瑾生前,亦是朱梅此时外相一般无二。谁想这人学成之後,竟然去行刺朱梅,被朱梅元神所斩。其後又遇见长眉真人,才知果然是文瑾投生。

  又隔了若干年,朱梅在重庆上,看见一双乞儿夫妇倒毙路侧,旁边有一个百日女婴,已是昏迷不醒。这时朱梅已能前知,算出是文瑾三次托生。欲待不管,一来良心上说不过去,二来见这女婴生就仙骨,资禀过人,如被异教中人收了去,同自己冤冤相报,还是小事,倘或一个走入歧途,为祸世间,岂不孽由己造?原想将她带回山中抚养,又鉴於前次接二连三地报复不休,将来难免麻烦;而自己生平从未带过女徒弟。为难了好一会,才想起黄山餐霞大师。当下便买了两口棺木,将女婴父母收殓,将这女婴带往黄山,拜托餐霞大师培养教育。

  餐霞大师见这女婴g基厚,颇为喜欢,当下便点头应允,取来丹药与那女婴调服。那女婴服後,不消片刻,便神志清醒过来,居然咿呀学语。谁想那女婴前因未昧,一眼认清朱梅面目,恶狠狠睁着两只眼,举起两只小手,便往朱梅脸上一抓,竟自气晕过去。朱梅知她怀恨已深,难於解脱,不由得叹了口气,回身便走,因不知那女孩生身父母名姓,便就叫她朱文。

  朱文听到前生伤心处,不由掉下两行泪珠。矮叟朱梅也滴下泪来,不再像往日滑稽状态,上前用手相搀。就在这一刹那间,灵前右方山璧溶化。y魔雷化严师婆皮囊,化入离合五行y圭,混入火凤凰心法残虚劫火,把三昧真火衬托得天火燎原。经先天真气过滤,诸仙已分辨不出法气的本原,不知严师婆虽然修道年高,可惜禀赋有限,兼且长年都是元神出窍,实是功力不深。不过严师婆平生从未出手,诸仙无有知其深浅,只道严师婆坐死关四百年,另辟溪径,惊诧中就觉不到颠倒迷仙大法,同入幻境,只是没朱梅惑得深刻。颠倒迷仙大法到了y魔的先天真气基础上,已深得神髓,可分轻重施为。重则受术者被c纵意识;而轻者则只阻碍神经纟统的反应於刹那间,非後天五行修士所能察觉。也因连山祖师幼妹严师婆身份高崇,突然发难,群仙未便c手,才能惊悸朱梅。

  朱梅受惑,就若三昧真火是电光火石间卷绕r身,五行灭绝神线箭s到来,仓皇中只觉陷入火海。失惊下,慌忙退向灵壁外方,却撞上了余英男的五云阳圭所化的云圈中。此阳圭本就先由y魔获得,早在元江金船中,广成子留在“灭魔至宝归化神音”的讯息处得知用法,更与英男的离合神功同源双修,可借英男的五行r身施展,无有障碍,隐化在朱梅退路上,等君入瓮。五行灭绝神线亦及朱文身前即止。

  朱梅撞上的五云阳圭所化的气团,渐渐凝聚成墨绿色j光,形似穿山甲,旁有十八条九指怪爪,吸力绝大。一任朱梅施展玄功,想要逃遁,却已被那十八只形似怪爪的光影连身抱住,潜力吸得极紧,稍一挣扎,墨光便s出万道j芒,环身乱刺,痛入骨髓,无从舒缓,冲突不出,才知中计。因知连山大师的五云圭专灭元神,r身被怪爪的光影缠实,自知无幸,料是图穷匕现,还望元神逃脱,无奈现出原形。离体的元神竟是一位浓艳美女,就是铁砚峰的小玉,群仙却才如梦初醒,大惊失色,齐声哔叫:“蒋方良!”

  蒋方良是兀南公的关门女弟子,专修离间大法,竟是隐入文瑾躯壳内,所以从不施展元神。蒋方良估道群仙怯於乃师兀南公凶威,不敢阻拦,不料又中了计中计。元神本是真气凝聚,遁藏极快,冲离阳圭,却闯入了y圭内,才知阳圭外竟是y圭,在先天真气掩蔽下,更无形无影,嵌入了五云y圭的凹槽。y魔为求保留那文瑾r身,敷衍兀南公,争取时间,用阳圭引出蒋方良元神,把y圭用先天无相心法隐在阳圭外。阳圭吐出那文瑾躯壳後,即y阳合运,蒋方良连讯息也传递不出,更是元气消烁,痛楚更甚。

  y阳双圭交由英男主持,y魔的无相法体,化作一团清光,照入圭中,借小玉在铁砚峰时所噬的玄j为引,潜入蒋方良元神吞并修为,更要收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