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110(1/2)

加入书签

  第百零九节九天元经

  地面已经复旧,整座峨眉山腹掏空,仙府广幅大到三百馀里方圆。那株老楠树移植到仙籁声:“仙府开了!”

  这次云幢上,又是百零八下金钟,四十九敲玉磐。长挢对面当中头一座仙府上面,形似大泡的晶罩,突化云光流动,缓缓升起,将仙府全形现出。跟着左右一边一座的晶罩,也各由峰崖後面化为五色云光上升。到了中央,渐渐缩小,会合成一片丈许大小的彩云,停在当中。当中仙府高约三十六丈,广约七八十亩,四面俱有平台走廊,离地约有三丈六尺。前面平台特别宽大,占地几及全址三分之二。四角各有一大石鼎,四面栏环绕,正面两侧设有三十六级台阶,竖立着一座大殿,上刻“中元仙府”四个古篆金字,广约十亩。

  当中设着一个宝座,两旁各有许多个座位,大殿通体浑成,无梁无柱,宛如整块美玉,经过鬼斧神工挖空建造,气象雄伟,庄严已极。峨眉门下众男女弟子,各持仙乐仪仗,提炉捧花,分作两行,正由殿中端肃款步而出,排列在平台两旁。玄真子为司仪,手捧玉匣前导,引着掌教妙一真人和长一辈同门,到了台中央立定,仍由妙一真人居中,众仙稍後,依次雁行排列。这时众仙均换了一身新法服,羽衣星冠,云裳霞裙,加上仙景奇丽,仙乐悠扬,宛如到了兜率仙g,通明宝殿。众仙朝贺,同咏霓裳,端的盛极。

  玄真子随喝:“弟子齐漱溟等敬承天命,即遵恩师玉匣仙示,谨畏施行,连日斋戒通诚,虔修绛牒,恭附缴奉天府玉匣之便,百拜闻上,伏乞慈恩鉴察,不胜受命惶悚感激之至!”

  说罢,将手一招,空中卿云便即飞降。玄真子恭捧玉匣,往空一举,玉匣便被卿云托住,冉冉上升。玄真子随命奏乐焚燎,齐漱溟率众门人弟子百拜。拜罢礼成。妙一真人等始命奏乐迎宾,迎接入殿。同时瑛姆、极乐真人李静虚、谢山也由宝座玉石屏风後面相继转出。把中座空下,各自归座。随来众弟子,各随师长侍侧。

  神驼乙休问妙一真人道:“齐道友,为何先不开府,直到缴还玉匣道经,拜章谢恩,才行开放?与预定不符。”

  妙一真人道:“玉匣中恩谕如此,不敢不遵。”

  有诿可推,前时许诺自是过眼云烟,信者无幸矣。

  妙一真人随即起立对众仙道:“众弟子正式行礼,拜师传道,本拟宴客之後,在此殿内当众举行。只为日前在青井x,闭关开读家师所留玉匣仙示,对传道一节,不许炫露。而九天元经,本是天府秘笈,一开府便须拜章缴奉,飞送天上。因此临时变计,改在大师兄监临之下,以及各位前辈道友相助,先将元经仙籍虔心叁悟通晓,等将全境改建,开府时辰已经将至,尚幸没有误缴还仙籍的时刻。家师玉匣中留有新旧门弟子名册,应收录的俱写在内。除青城朱道友引进的纪登以下诸人,因家师仙示,青城一派在朱道友与姜道友主持之下,日後门户还要发扬光大,不应收录,未便传集,有负盛意。仰叨各位前辈、各位道友福庇,鼎力相助,於极危难中平安渡过,居然勉成基业。又承嘉惠勤勤,无美不备,小弟等及门下诸弟子,永拜嘉惠,感谢何可言喻。此後惟有督率门人,勉力潜修,以符厚期。区区愚诚,敬乞垂鉴。还有荐引门人的诸位道友,适才恐误事机,不揣冒昧,一时权宜,未得面奉清筋,便即仰体盛意,先自收录,擅专之罪,尚望原恕。”

  青城一系那些弟子全是兀南公的特务,由严师婆从蒋方良识海中拷出,那还敢收。众仙纷说:“道友太谦,本来如此,何须客气!”

  侧顾殿外平台之上,众男女弟子已将仪仗竖好,乐器放置。安排筵宴,将从左元仙府、灵桂仙馆运来的玉几玉墩,一一布置陈设,已将完竣。在最後面闪过一个相貌奇丑,满头癞疤的胖女子,身後随定一个美如天仙的少女,看神气,似一同做完事,抽空去寻同道闲话。

  那是因向芳淑在秦岭被血幕围拢,受华山派烈火轰得四外翻滚,y魔事後才知是同门,托玉清大师转赠一大把九烈y雷,作为补偿。向芳淑以癞姑见识多广,有所请教。癞姑带着向芳淑向鸠盘婆弟子金银二姝凑将过去。向芳淑随由囊中取了数粒豌豆大小的紫色晶珠出来,与二姝观看,问此宝有何妙用?二姝惊道:“此是黑眚y雷,厉害非常。除家师外,天下只三人有炼此功力,俱非寻常人物。此宝一放便完,无坚不摧,专御真火神雷,为魔教中有名法宝。”

  藏灵子一见,便认出那是九烈y雷,正合抵御天劫的太阳真火之用,日常忧虑的便是这件事。天劫不特厉害,魔头尤其神妙不可思议。一任在劫修士如何运用玄功,虔心推算,也仅算出应劫时日而止,未来成败休咎,及那抵御之物,就全算不出来,只能运至物现才触动灵机。就此赶去,又恐被人看破,向小辈要东西,有失尊严。心正难过,忽听赤杖仙童阮纠笑道:“佳会不常,美景难逢。此时外间天甫酉初,月还未上到中天。如以法力大放光明,使一轮明月映照碧波,未始不可,终嫌造景不如天然风景清妙。仙府新境初建,美景尚多,有崇山峻岭,茂林繁花,更有平湖清波,飞瀑鸣泉,虹挢卧波,琼楼交峙,均未游览。始若候到月上中天,略借法力,由凝碧崖前将皓月清辉引将下来,照彻全境,上下天光,岂不又是一番清趣?贤主嘉宾,良宵美景,稀有之盛。诸位道友,如无甚事,何妨稍留鹤驾,暂息云车,索x多留半日,请主人将盛筵暂缓,先将全境游遍,归来正好月上,然後对月开樽,临波赌酒,岂不倍增佳趣?”

  藏灵子首先说好,诸仙赞妙,妙一真人笑道:“凝碧崖旧有十八景,今番改建之後,只灵桂仙馆一处新设。馀景除经仙师洞图命名外,好些多未定名。诸位前辈道友来时,正值闭洞习法,未暇一一陪侍,诸多失礼,欲借杯酒,先伸歉诚,略尽主礼。会後再陪同游玩,分别赐以佳名。既承先施之惠,敢不应命。”

  妙一真人夫妇、玄真子等峨眉派长老以及乙休、凌浑,白、朱二老,陪同海内外仙宾,由殿对面长挢越过圣泉湖,波光仙影,冠裳如云,绕灵翠峰出红玉坊右挢,转由右面一带山峦中通行,到右元仙府少憩。再绕行到少元仙府後面,经後山绕行东面一带山径,经过右元仙府,由此通向中路的山径折回,到中央太元仙府,顺广场正路,由中元仙府後门归还原处。除左元、右元二洞因是门人修炼之所,洞口已经封禁,均非延宾之地,只在附近转了转,没有进去外,差不多把仙府全景俱都游览殆遍,兼为新设诸仙景题名。

  怜惜小一辈的见师长在前,难免拘束,不能尽兴。由他们自结友伴,随意游行。愿随侍各人师长的听便。

  y魔严人英却身在灵峤女y仙怀中,香辇罗绮内游的是r山、骚泉。辇中另有乾坤,坐垫可以反起成靠背,坐後有虚位舒腿,可倒骑在椅上坐,y鲨骑坐上y魔严人英腿上,就是观音坐莲。可不知是五y鲨未忘怀连山大师之秘,还是珍惜这擎天巨,时刻必争。把y魔严人英罩入裙内,以西牛贺州的高头大马,相对y魔严人英的中童身躯,恰好头在女y仙颈下,上索r蒂,下柱窿,恰到好处。

  香辇内,二y鲨已知单对单的轮战,榨不出y魔严人英j神气,筹思招来g中姊妹,引y魔严人英上大荒神阙,用车轮战配气围攻。此时辇内,只刻意求欢。观音坐莲就是局部了j的活动,任x快慢由心,才是女士奸y的x趣。

  高潮实是辛苦的经验,是放纵的刺激,使得血y流往y道壁,而呈现激烈的充血状态。大y唇、小y唇、y蒂之海绵体和血管组织因充血而肿胀,越是隆起,越是强硬。所以纵欲的妇女,其大y唇就像喇吧样突出来。达到「欲仙欲死」

  之高潮境界,实是血y过份充到x器官去,令到脑部缺氧。所以有些妇人全身痉挛而脱力,感到恍惚,甚至神智暂时丧失。压力大到静脉瓣挡不住,激烈冲过时的血y回顺,就是爆炸感。子g、y道有节奏x的收缩。甚至肛门括约肌也受影响,若回流不顺,那就是十个妇女九个痔的原因了。

  令妇女舒服的就是不要过份充血,可以回流畅顺,波涛像的一股股暖流逐渐地蔓延至全身。但那得阳具能给y道一个压力才成,要是潺软的就越搔越痒,与受刑差不了多少了。而阳具可不能长期在静处不动的状态中保持坚韧硬挺,必须适当的动。但何时可动,保持着那个程度的坚韧,适合女方需要,绝难捉妇女为矜持,是绝不会讲的,只有对着小白面无需装模作样,才会发号施令。

  灵峤y鲨得到y魔严人英的不朽钢,更无需微观调控,施展鲸吸大法,一啜一磨,一套一抽,温馨的感觉传遍全身,吃吃的娇笑着,笑得娇躯抖动。那些出色的女人,所以妩媚x感,风情万种,就是深藏着y荡疯狂,更是出於头脑中的x幻想能力,经常在有意或无意识酿造“x幻想”的蜜酒,才能有诸内,形诸外,神韵治荡迷人。

  五y鲨轮流享受着金刚魔,那娇俏的脸庞上不住泛出动人心魄的光辉,显出一副满足的表情,如痴如醉,异常妖艳。身子还沉醉在翠楼中那炽烈的高潮馀韵,自然很快就动了春情,但也不刻意求取高潮。蜜x里温和的收缩,膣壁缓拭轻摩,就像一团热烫的火缠了又吸。y魔严人英游刃有馀,却是手端碗上,另眼瞄镬里,把鲧珠第三元神腾出,打着余娲的主意,也把游山的美女一一比评。

  香辇走到绣云涧侧,一眼瞥见向芳淑同了四个女伴,由仙厨前面,一路花花柳柳,径由斜刺里说笑走来,只朝诸葛警我一同恭恭敬敬叫了声大师兄,便转向对面许多仙禽翔集的岭腰上而去。与诸葛警我同行的熊血儿暗中叫苦不迭。

  原来藏灵子见到向芳淑的九烈y雷,既要求人,偏要好高,顾全教祖身份,於游山动身时,用本门心语,对熊血儿传命行事。熊血儿列身异派,却向名门正宗趋炎附势,势最孤单。见峨眉门下这些女弟子鬓影衣香,云裳霞裙,个个仙风道骨,丰神绝世,却知道众女都不好说话。素不相识,多半心存歧视,气味不投,冒昧凑近前,一个误会,便遭无趣。正在呆看,打不起主意。

  诸葛警我平素不露圭角,由长挢上走回,见熊血儿徨无计,故作不知,邀约同游,看熊血儿遇上时,如何下手?因向芳淑已去了一会,熊血儿心急,诸葛警我偏成心怄他,假装玩景,不住指点泉石,领略风光,随地停留。

  直至相遇,众女正眼也未朝诸葛警我身侧的熊血儿一看。熊血儿不能上前答话。如无诸葛警我同行,也可设法暗中隐身尾随,相机行事。这一来,反多了一个大阻碍。想起荡妻施龙姑可恨,如不犯y邪,同一干妖人来犯峨眉,今日岂不正好同来?以她资质美貌,言谈机智,和对方一拍便合,本身得上好些便宜,交上许多正经同道,还替师父也办了事,这有多好!偏生天生y贱,甘居下流。如不为了师门恩重,忍辱含垢,早已杀却。忽听诸葛警我笑问道:“道友有甚心事麽?只管出神则甚?”

  熊血儿知被看破。暗忖:“他是峨眉大弟子,道行法力必高,要想背他行事,决不可能。莫若舍个脸实言相告,也许能代自己手到要来。”

  待人以诚,才能相交莫逆!只是通天教主有云: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对方若是蛇蝎心肠,真是开门揖盗。

  熊血儿也无选择,便向诸葛警我苦笑道:“明人面前不便说谎。小弟将来有一大劫难,非得魔教中y雷不能解救。适见贵派一女同门,得有此宝不少,意欲求取三粒,由小弟赠她一件宝物,以当投桃之报。只为素昧平生,不便上前。因是关系他年成败,惟恐他人捷足先登,好生忧虑。今承垂问,如蒙鼎力相助,请向道友转让,感德非浅。”

  诸葛警我早受了指教而来,本意只防藏灵子不好意思明说,暗令门人相机求取,而熊血儿x急如火,向芳淑又看他不起,万一情急下手,明夺暗盗。见熊血儿处境可怜,便不去说破,接口笑道:“向师妹年幼,稚气未脱,小弟也决不令她告人。既是同道,讲甚报酬?小弟必为道友取来便了。请稍等候,”

  熊血儿没想到如此顺利,并还守口,不以告人,真是感激万分。诸葛警我为熊血儿求取y雷,可资利用,知朱鸾与妖道巫启明有不共戴天之仇,而妖道炼就三尸化身,又擅灵光遁法,除他必需斩却三尸化身,筹谋引熊血儿用红欲袋,以毒攻心,较为省事。筹划先去姑婆岭埋伏相候,由朱鸾当先明报父仇,三女在旁相助。妖道必被激怒,到时诸葛警我借送熊血儿为名,同往姑婆岭,作为无心相遇。熊血儿见向芳淑有难,必要上前劝解,妖道必恃强不听。等到双方破脸,熊血儿势成骑虎,不能与妖道并立了。”

  商议定後,诸葛警我匆匆飞回,持了五粒y雷,对熊血儿说道:“向师妹此物,得有颇多。说是九烈神君所炼,恐三粒不够应用,又多赠了两粒。”

  熊血儿一听是九烈神君之物,越发惊喜交集。喜的是足以报师门栽育之恩,惊的是如此重宝,说就说是奉赠,免费才是最高价,到开口求助时,打死狗讲价,只怕贴上一条命,也还不了债。这还自己是派内衣钵传人,才被绑上,等闲人物可看不上眼呢,所以藏灵子要顾全教祖身份,可就顾忌着把整个教派赔上去,由弟子承担那负荷。

  y雷经y魔重炼,有媒化反应,易主当然逃不过要y魔确认。y魔知悉玄真子出身轩辕魔g,潜入峨眉作内奸,对其得意弟子诸葛警我的伪装也是了如指掌。叶缤为乌鱼礁群邪太众,严嘱朱鸾也不许妄动。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