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1/2)

加入书签

  第十节诛杀绿袍

  当日醉道人费尽千方百计,安派周云从这民粹从死难中逃生,作为问罪五台派的本钱,更把周云从抬上总管高位。可恨跳水皇后那妖女犹记魔教给她的荣耀,极力唆摆那老y虫忘掉往日仇怨,而那臭虫也珍惜那万贯家财,恐受波及,不肯出头,要回贵州特区,主持财政,改变初衷,要财经维持不变。

  这边失却借口,那边五台派却要追究施家巷王玉英被奸死的冤案。因检查王玉英遗体,竟全无jy分泌留下,而对照张亮的基因图谱,却不乎合成都被奸杀诸女内所遗下的jy,张亮死得冤枉。只是官府在峨眉派的排山倒海的民意压迫下,草草将张亮这守门亚炳强屈了案。理由就是张亮身上的焊全新,未曾用过,就是做案後换过了的证据。周淳还不自量力妄想要挑慈云寺山门,带头挑衅,引峨眉大举,消灭多臂熊毛太这大患。

  当年多臂熊毛太慕周淳的名,结成盟兄弟,为毛太的强奸抢杀辩护,互彰义气。那一年周淳在前往扬州路上,攀上一家卸任官员的大江船作应酬,到了晚上三更时分,忽然听得有女子哭喊之声,就出在自己船上。连忙纵回去,只见毛太在船舱内绑着一个美貌女子,已是赤裸裸被奸得x流j,污秽狼藉,竟然就是周淳妻子。周淳不由气冲牛斗,乘毛太未知自己与被奸妇女的关系,不及防备,假意助奸,乘毛太不备,从背後用绝招刺了过去,也只将他手指断去两个,被毛太逃去了。毛太从此便削发出家,拜五台山金身罗汉法元为师。神州赤化後,周淳失势,怕毛太寻仇,没奈何才带上女儿轻云避往四川。邀天之幸,得有名的剑仙餐霞大师看上了轻云生有仙骨,收为末代弟子。从此周淳冒认黄山餐霞大师为师,招摇撞骗,竟招白谷逸青睐,收为弟子,共同狼狈为奸。

  这时周淳走临慈云寺庙门,忽然叭的一声,一块乾泥正落在周淳的脸上,见到相隔二十多丈外,有一个人影往树林中一晃,便自不见。周淳不禁气往上撞,拨腿便追,追出十馀里路,便见前面人影星驰电掣,眨眨眼不知去向。是白谷逸知徒莫若师,他功力不济,庙内又来了瘟神庙方丈粉面佛俞德。这凶僧本是金身罗汉门下,是毛太的师兄,只因那一年滇西的毒龙尊者到金身罗汉洞中,看见俞德身高八尺开外,相貌奇特,大头圆眼,大耳招风,垂着两个金环,形状非常凶恶,面白如纸,一丝血色也没有,透出一脸的凶光,竟然非常喜爱;硬向金身罗汉要去收归门下。此时俞德带来了毒龙尊者的五毒追魂红云砂,十分厉害。

  周淳被林中人影引走,可惜在劫难逃,失意下竟窥觊陆地金龙魏青的妻子,与毛太狭室碰头,被毛太祭动金身罗汉法元所赐的赤y剑,追得如丧家之狗。虽躲入树林之内,却还是被那道黄光追杀,扫得树枝纷纷坠落如雨。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忽然一声长啸,飞下一道青光,其疾如电,恰恰迎头将黄光敌住,是醉道人跑来拦截。在这天色昏黑的时候,一青一黄,两道剑光,如神龙夭矫,在天空飞舞。忽然西南天空有三五道极细的红线飞来,醉道人因不能露面,忙架起周淳返回城内。

  周轻云也恰好炼成飞剑到来,因恨毛太不过,不听醉道人吩咐,入寺偷袭,一道青光如掣电一般一阵微风,直往毛太x前刺来。饶毛太躲闪得快,也免不了左膀碰着剑锋,一条左臂业已断了半截下来。智通忙将後脑一拍,飞出三道光华,上前敌住。俞德的法宝俱是用宝物炼就,取用较慢,也将他的太乙圈放起,成一个丈许方圆、金光灿烂的圈子,去收来人的剑光。圈儿方才放出,周轻云已身剑合一,化道青光,忽地穿窗飞出,破空而去。

  俞德只见南面天上有一道青光在逃,与智通往前追赶,追到青光处的树林,便将手中红砂往空一撒,洒出一片黄雾红云,夹着隐隐雷电之声,顿时间天昏地暗,鬼哭神号。这子母y魂夺命红砂,乃毒龙尊者镇山之宝,只要沾一点,重则身死,轻则昏迷。醉道人为救轻云,拼出苦修百年炼就的心血剑光放出,拦住红砂去路,轻云才得逃生。果然红砂厉害,剑光离俞德十丈左右,一着红砂便跌到尘埃。醉道人虽然心痛,因怕红砂厉害,不敢去拾。

  俞德见黄雾红光明明将敌人剑光罩住,为何却不见敌人踪迹,只离身旁十丈左右,一柄一尺三寸许的小剑,中了红砂,虽然受了污秽,跌落尘埃,仍是依旧晶莹s目,在手中不住地跳动,好似要脱手飞去;又好似灵气已失,有些有心无力的样子。

  轻云又羞又急,又气又怒,乘俞德不留神,箭一般疾驰飞过,劈手夺去小宝剑,更双脚并齐,照着俞德x前一蹬,赏了俞德两鸳鸯脚,更借力使力,斜飞几丈高远,发出青光,身剑合一,破空飞身逃走。忽见正西方半空中有几道红线飞来,知是毛太的师父金身罗汉法元到来。追云叟掐指一算,知是未到撕开假面具,开衅把火挑起来的时候,连忙现身招呼醉道人撤退。

  醉道人从内鬼了一所泄漏过来的机密,知道智通自周云从逃出後,料到迟早必东窗事发,料定峨嵋派早已长驻碧筠庵虎视眈眈,必须先发制人,於是联络许飞娘,与师叔法元合力,广邀群邪助阵。许飞娘也已按捺不住,料定区区一个慈云寺,岂放在峨眉派心上,只是一条设法开衅的导火线,把异派消灭,好让他们独自称尊,便暗中介入,广招助拳。

  而且内鬼也传来讯息,说法元将断臂与毛太接上,敷上灵药加紧包扎,送回五台山将息。俞德是假装重伤,引敌入伏。一个毒龙尊者的首徒,又岂是区区鸳鸯连环腿所伤得了。白谷逸以大举在即,索x忍耐些日,终於说道:“还有几个应劫之人未来。再说除恶务尽,索x忍耐些日,与他一个一打尽,省得再让他们为害世人。准定明年正月初一,以绝後患。”

  白谷逸更怕周淳的奸杀嫁祸的事给揭发了,忙率领周淳回洞府,留周轻云在辟邪村玉清观。临行追云叟将太乙钩赠醉道人使用,比较原来宝剑还要神化。把他的剑带回山去,用百草九转仙丹一洗,还归原物。

  这当轩辕老怪席卷神州,威挟蜀山时候,智通师叔金身罗汉法元也想勾结群魔,朋比为奸,图报当年祖师败亡之仇。应邀而来中有佼佼者如:华山烈火祖师的得意门人秦朗;西藏毒龙尊者弟子粉面佛俞德;庐山神魔洞白骨神君教下,武

  彝山飞雷洞七手夜叉龙飞。一众在许飞娘掩护下,待机而动。

  y魔从周轻云及张瑶青的叙述中,得知张亮道:“大和尚法号怎麽称呼呢?”

  法元到底在五台派中是有名人物,在女孩面前不便说谎,日後去落一个话柄,还说因为怕餐霞大师,连真姓名都不敢说。便答道:“贫僧名唤法元。”

  吴文琪即哈哈大笑道:“你原来就是金身罗汉法元哪,不必找五云步了,这正是许飞娘给你的信,等我姊妹二人看完之後,再还与你吧。”

  说罢,便把手中信一扬。法元看得真切,果然信上面写有“法元禅师亲拆”

  等字。因听说是看完之後才给他,便着急道:“这是贫僧的私信,外人如何看得?”

  吴文琪闻言,笑道:“有道是‘捡的当买的,三百年取不去的。'此信乃是我们拾来的,又不是在你庙中去偷。修道人正大光明,你是一个和尚,她是一个道姑,难道还有什麽私弊,怕人看吗?既经过我们的山地,我们检查定了。如有不好的事,你还走不了呢。”

  法元见吴文琪似有意似无意,连讥讽带侮辱,满心大怒。知道许飞娘叫人送信,连送信人都不肯与他见面,其中必有很大的关系。情知飞娘与峨眉派表面上假意拉拢,如果信上有机密的事,岂不误却大事?又不知餐霞大师在家否,不敢造次。只得强忍心头火,打算来一个冷不防,抢了就走。

  那吴文琪也是非常伶俐,不等法元近前,便将信递与朱文手中。法元再也不能忍受,正待放剑动手时,忽然峰後飞也似地跑过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喊道:“两位姊姊休要动手,看在可怜的兄弟份上吧。这封信是我送的,要是出了差错,我得挨五百牛筋鞭,叫我怎麽受哇?”

  朱文道:“师姐,你看他怪可怜的,把这封信给回他吧。”

  这就是马屎凭官势。法元不敢招惹餐霞大师,只得强忍着怒,把信接过,恐怕二女再说话奚落,将足一顿,化作几道红线火光,破空而去。转过云巢,找一个僻静所在,打开书信一看,上面写道:“晓月禅师西来,爱莲花峰紫金泷之胜,在彼驻锡,望唾面自乾,求其相助,可胜别人十倍。”

  那莲花峰与天都峰俱是黄山最高的山峰,紫金泷就在莲花峰旁不远,群峰环峙,烟岚四合。法元上了立雪台,走过百步云梯,从一个形如石鳌的洞口穿将过去,诧见别有洞天。此时天已垂暮,前面云铺海上一片寒林处横起一匹白练,一霎时云气蒙蒙,布散成锦。群山在白云簇绕中露出角尖,好似一盘白玉凝脂,当中穿出几十g玉笋。再回顾东北,依旧清朗朗的,一轮红日,被当中一个最高峰晓月禅师於今早天还没亮,就起身往别处去了。

  法元疑心晓月禅师不愿见他,见朱洪又是神情非常冷淡,既然表示拒绝,只得无j打采地往山下走去。

  忽见正南方飞来了几道红线,是秦朗打此经过。秦朗本是奉乃师华山烈火祖师之命到滇西去,也要到打箭炉去拜访晓月禅师。路遇滇西红教中传灯和尚,才知晓月禅师隐居黄山紫金泷,特来代请,约到慈云寺相助。二人相见,法元说出他两个徒弟说他出外云游去了,如果在家,成心不见,去也无益。秦朗料他为断玉钩西来驻锡,决不会出门远去。认为别处不是没有能人,但能制服追云叟的,还是真少。法元也甚以为然,便同秦朗回了原路。

  刚刚走到泷前,便见鹿清正在洞外,好似很不痛快,直说胡闹。法元把好话说了许多,鹿清只是摇头,不吐一句真言,道一声“得罪”,便转向崖後自去。

  法元见了这般景况,但是无可如何。只得离了紫金泷,往山脚下走去。

  忽然空中一道青光带着破空声音,箭也似的降落一个相貌奇丑的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形矮短,头颈间长发散披,满脸青筋,二眉交错处有一块形似眼睛的紫记,掀唇露齿,一口黄牙,相貌非常丑恶,打扮得不僧不道,便是万妙仙姑最得意的门徒三眼红薛蟒。薛蟒说是奉许飞娘之命,来请法元万不要灰心短气,非晓月禅师下山,无法抵敌追云叟。许飞娘的百灵斩仙剑尚未炼就,暂时不能下山相助。业与晓月禅师飞剑传书去了,望法元继续进行。

  法元、秦朗二人一秉至诚,再度步行到紫金泷。鹿清看见法元师徒回转,不待法元张口,便说乃师刚回,请法元放心回庙,到了紧急时节,晓月禅师自会前来相助,因另有要事,又匆匆下山去了。法元疑是故意推辞,鹿清他心中疑虑,便向他说道:“我师父生平从不打诳语,说了就算数,二位只管放心吧。”

  法元见鹿清说话x无城府,正想同他多谈几句,便听崖後洞中有一个病人的声音唤道:“清师弟,话说完了,快回来吧,我有事找你呢。”

  法元知受冷待,离了紫金泷,便往江中消遣一番,再渡江上黄鹤楼上去沽饮。酒客间有一富家公子陶钧,长得丰神挺秀,神仪内莹,g基厚异,简直生就仙骨。法元便请秦朗先自一人往沙去,本想等陶钧下楼时,故意自高身价,卖弄两手惊人的本领,好让陶钧死心塌地前来求教。不想陶钧早被一个小老头的更高明的手法勾上了,正在连日朝思暮想,看法元和秦朗不断地用目看他,交头接耳,小声秘密私谈,鬼鬼祟祟的那一副情形,心中更是怀疑他二人对自己不怀好意。忽然耳旁吹入一丝极微细的声音说道:“你左边坐着的那一个贼和尚,乃是五台派的妖孽,他已看中了你,要想等你下楼,用强迫手段将你带走,收你作徒弟。你如不肯,他就要杀你。我现时不愿露面,你如想拜我为师,可用计脱身,我在鹦鹉洲下等你。”

  那小老头说话的一种功夫,名叫百里传音,完全是练气功夫。剑仙的剑,原是运气内功,臻乎绝出所见,推说记错了路,耽误了一些时间,进不去那一团浓雾,便自回转。绿袍老祖闻言,只是怪笑,声比枭号一般,令众人俱都毛发森然。看他伸出两只细长手臂,如同鸟爪一般,摇摆着栲栳大的脑袋,睁着一双碧绿的眼睛,慢慢一步一步地走下座来。

  恰好,一个凶僧头目名唤盘尾蝎了缘的,正端着一点心,被知客僧了一送了上来,做了替死鬼。众人但听一声惨呼,看绿袍老祖将了缘一把捞在手中,一手将胁骨抓断两g,在一声惨呼下,张开血盆大口,就着破开的软胁下,一吸一呼,先将一颗心吸在嘴内咀嚼了两下。随後把嘴咬着了缘x前,连吸带咬,把满肚鲜血,带肠肝肚肺吃了个尽净,然後举起尸体,朝外打去。吃完人血以後,眼皮直往下搭,微微露一丝禄色,好似吃醉酒一般,垂着双手,在座上沉沉睡去。

  众人虽然凶恶,也不曾见过这般残酷惨状。

  忽然一阵微风过处,烛光影里,面前站定一个穷道士,赤足芒鞋,背上背着一个大红葫芦。众人当中,一多半都认得来人正是峨眉门下鼎鼎大名的醉道人,看他朝大众施了一礼,说道:“昔日太乙混元祖师创立贵派,虽然门下品类不齐,众人尚不失修道人身份。因误信恶徒周中汇之言,多行不义,轻动无明,以致身败名裂。谁想自他死後,门下弟子益加横行不法,奸y杀抢,视为家常便饭,把昔日教规付於流水。有的投身异端,甘为妖邪;有的认贼作亲,仗势横行。我峨眉派扶善除恶,为世人除害,难容尔等胡作非为!现在三仙、二老同本派道友均已前往辟邪村玉清观,定明年正月十五夜间,决一个最後存亡,且看还是邪存,还是正胜!”

  言还未了,恼了秦朗、俞德、龙飞等,各将法宝取出,正待施放。法元虽然怒在心头,到底觉得醉道人孤身一人,胜之不武。忙使眼色止住众人道:“你也不必以口舌取胜。明年正月十五,我们准到辟邪村领教便了。”

  醉道人施了一礼,正要转身。y魔见闹不起来,难遂所愿,竟不知天高地厚,从y化中聚合法身,朝绿袍老祖叫道:“更有门下弟子竟然如此凶残,今日定要诛此凶魔。”

  众人出其不意,而匿藏在寺外暗中监视的极乐真人和玉清大师,更想像不出y魔从那里冒出来,只见一道清光无色无风,从醉道人身後,电s绿袍老祖。以绿袍老祖之能,也只等到剑光近身才得发觉,急施玄功变化,狼狈避开,但也衣袍破裂,危险之极。绿袍老祖怒极,发出一声极难听的怪笑,摇摆着大脑袋,伸出两只细长鸟爪,从座位上慢慢走将下来。忽然面前一亮,一道金光如匹练般,电也似疾地卷将进来,便听娇声叫道:“小冤家,你真会惹祸!还不快走!”

  那道金光来去迅速非常,如闪电一般,飞向空中。这霎眼间,殿上的醉道人已不知去向。y魔还死心不息,在金光闪耀中再道y化,留下等待机会,连一心要带走他的玉清大师,因从未知闻有y化的法术,更要专注绿袍老祖,也没留意y魔的去向。绿袍者祖一声长啸,从腰中抓了一把东西,望空中洒去。手放处,便有万朵金星,万花筒一般,电也似疾飞去空中。接着绿袍老祖将足一顿,也无影无踪。

  y魔见法元、俞德忙喊众人快收回剑光法宝,由老祖一人施为,料到闹不起来,才从地砖罅隙经沟渠泻出寺外。只见最前面一道青光,飞也似地逃走,後面这万朵金星,云驰电掣地追赶。看看已离青光不远,忽见万朵金星後面,飞起万道红丝,比金星还快,一眨眼间,便已追上那万朵金星。後路已被红丝截断,逃走无门,万朵金星被万道红丝碰个正着。但听一阵吱吱乱叫之声,那万朵金星如同陨星落雨一般,纷纷坠下地来。接着便是一声怪啸,四面鬼哭神号,声音凄厉,愁云密布,惨雾纷纷。只见地面上万朵绿火,渐渐往中央聚成一丛。绿火越聚越高,忽地散开来。绿火光中,现出绿袍老祖栲栳大的一张怪脸,映着绿火,好不难看。因骄矜过甚,忽略蚕身合一,就此一线之差,看着至宝金蚕,被克星消灭了个净尽。

  绿袍老祖现身以後,便从身上取出修罗幡,是一个白纸幡儿,上方绘就七个骷髅,七个赤身露体的魔女。正待将幡连摇,召回金蚕残躯,忽地一团丈许方圆的五色光华往幡上打到,将幡打成两截,那五色光华也同时消灭。接着一道匹练似的金光从空降下,围着绿袍老祖只一绕,便将绿袍老祖分为两段,金光也便自回转。倏地又东北方飞起一溜绿火,飞向老祖身前,疾若闪电,投向西南方而去。地下只倒着绿袍老祖的下半截尸身,上半截人头已不知去向。

  後天五行,相生相克,没有任何法宝可以遍压天下。即使连有相生的法宝为掩护,可以是反克己方主宝的克星,如火宝生土,土宝克水,令火不惧水克。纵有敌方水宝生木之木宝护航,也木生火旺,生自己主宝,胜负难定。但若木宝本身是另一敌人的主宝,水木两宝都是主体,夹攻下,只要法力不是悬殊,火宝这方必败无疑。所以好汉架不过人多,更防不了有心人暗算无心人的偷袭。魔法无边的绿袍老祖,只看自己优胜处,自命不可一世,就败在极乐真人和玉清大师的偷袭下。

  y魔凑合过来,见到一个十一二岁幼童,穿着一件鹅黄短衣,项下一个金圈,赤着一双粉嫩的白足,活象观音菩萨座前的善才童子,与玉清大师在说话。玉清大师回头嗔道∶“你这惹祸j,还不快来拜见极乐童子李老前辈。这次若非老前辈大发慈悲,这绿袍妖孽的金蚕,怕不知道要伤害千万数生灵,也不知有多少同道要遭大劫呢!只是我多年炼就的一块五云石,深深被孽障断送了。”

  真人道:“这妖孽生就一粒玄牝珠,藏在後脑之中,适才不及施放,便被我将他斩死,被他的弟子连头偷了逃走,必

  晨风不冷sodu

  定拿去为祸世间。我做事向来全始全终,难免又惹下许多麻烦了。”

  醉道人也御剑飞回,拜见真人之後,又谢了相助之德,便恭恭敬敬地请真人驾临辟邪村去。真人认出y魔用的是妙一夫人入道时的飞剑,但剑光奇异,颇有创意,竟想求夫人让徒,光大青城,便应邀到玉清观去。这时一群仙侠因碧筠庵贴近民居,更为躲避金蚕,已全体移居二十馀里外的辟邪村玉清观来,夫人却不在观内。真人便垂问玉清大师。玉清大师是内情中人,肯定夫人恋奸情热,绝难舍弃擎天巨,自己也不想玄j远离,婉言示拒。群仙更邀请真人相助破慈云寺,真人叹道:“你们各派比剑,虽有邪正之分,究竟非妖人可比。我怎好意思代死去的朋友,混元祖师整顿门户?”

  由来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当年青城、五台争霸,却是两个战场,太乙混元祖师只是傀儡,与极乐真人私底下却是至交。後来两败俱伤,做就了灵峤g的雄霸仙界。若更不能一致对外,难脱灭亡之祸,但先安内,则如长眉真人容纳轩辕老怪,养成祸胎,後来虽尽力剿匪,却被哈哈老怪怂恿太乙混元祖师出作儿皇帝,殃遍神州。可幸未受惑於哈哈老怪的”同种同文〔邪法,也结果被灵峤gc纵掌上。众生道心不齐,任他先安内还是拒外,也必无剥复之机。

  真人说罢,袍袖一展,一道金光,宛如长虹,照得全村通明,起在空中,便自不见。嵩山二老中矮叟朱梅向不服人,亦自叹不如。y魔窥得玄功妙用,更增偷食之心。

  嵩山二老的追云叟白谷逸邀请不到极乐真人,转问素因与玉清大师,道:“令师神尼优昙何不肯光降?”

  素因答道:“家师说有诸位老前辈同众道友,已尽够施为。如果华山烈火禅师忘了誓言,或滇西毒龙尊者前来助纣为虐时,家师再出场不晚。家师已着人去下过警告,谅他们也决不敢轻举妄动了。”

  追云叟闻言道:“烈火、毒龙两个业障接着神尼警告,当然不敢前来,我们倒省却了不少的事。许飞娘想必也是受了餐霞大师的监视。不过这到底不是g本办法,我向来主张除恶务尽,这种恶人,决没有洗心革面的那一天,倒不如等他们一齐前来,一打尽的好。”

  志大才疏,非奴即敌,都是坏事之源。高估自己的人也难堪信托,明知故犯的更居心可诛。要是烈火、毒龙齐来,神尼优昙未必支持得起。许飞娘身後也有不少妖仙,一但撕破面皮,餐霞大师怕也独力难支。

  第十一节y功初成

  众仙迁来玉清观,最难受的要数那y魔。玉清大师因他竟敢挑战绿袍老祖,真怕到手的异宝玄j飞了,而时刻把他带在身边,又来往人多,不便真个销魂。

  小一辈的女弟子中,有不少绝色佳丽,y魔当然垂涎三尺。众女弟子更暗传他的y行,公认天下无双,常借故挨近,沾粘了他的y气,更引得春情勃发,搔首弄姿,浪荡挑逗,却又若即若离,弄得他心痒痒的,又不敢采撷试剑,怕坏了一般女弟子的道基。更因自己师不师,父不父,是兄不是兄,是弟不是弟,心理上尴尬的要死。

  到了十三日下午,众弟子因行动言语俱受拘束,反不如山中自由自在。金蝉活泼淘气,估量就是到了十五,有众位老前辈在场,自己又有姊姊管束,未必肯让他出去与人对敌,要偷偷前往慈云寺去,杀掉两个妖人,回来出出风头。无奈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便约了周轻云及笑和尚,要偷偷前往慈云寺,杀一个落花流水。

  那笑和尚年才十四五岁,为峨嵋派领袖东海三仙之苦行头陀的唯一弟子,闻得另一仙玄真子的弟子诸葛警我,隐喻慈云寺凶僧残杀了十多个士子,人天共忿,便往黄山寻到金蝉,约同前往成都,要申张正义。

  嵩山二老之矮叟朱梅到黄山访餐霞大师,见餐霞大师与妙一夫人已入关修炼,便告知餐霞大师的弟子女空空吴文琪、朱文,有关碧筠庵监视慈云寺的事,更赠送与朱文以异宝天遁镜,以壮声威。这面三寸许方圆的铜镜乃五千年前广成子炼魔之宝,但朱梅就不传口诀用法,几乎令众小丧命慈云寺内。一场龙争虎斗,就在有心人挑拨下,由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手上,揭开序幕。

  他们四童一同寻到玉清观,被玉清大师留了下来,与周轻云同聚。轻云在餐霞大师门下,入门最浅,却功夫最深,因艺高人胆大,虽然觉得事情太险,但去否都可,并不坚持一面。

  笑和尚长就一个圆脸,肥肥胖胖,终日笑嘻嘻,带着一团和气,可是x情也和金蝉差不多,胆子更生来异乎寻常之大。加以生有异质,五岁从师,得苦行头陀不惜把自己衣钵尽心传授,练就一身惊人艺业。此次奉命前来到场,曾有信与二老,说他可以随意听候调遣,那意思就是他均可胜任。他本领大,心也大,自然是巴不得去闯个祸玩玩。

  轻云本是无可无不可的,见笑和尚小小年纪这般奋勇,怎肯示弱,当下也点头应允。三人刚把话说完,齐灵云、朱文、吴文琪也并肩走人後园,见他三人兴高采烈,灵云便上前问金蝉道:“你跑到这後园作甚?打算要淘气可不成。”

  金蝉闻言,冷笑道:“怎麽你可找朋友玩,就不许我找朋友玩?难道说这也不是吗?”

  这就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分别。有着看管别人的心态,甚麽事都要合乎他的心意,而且必是双重标准,恕己宽,律人严,无理可喻,定要别人毫无是处,才显得他的存在。

  灵云正要回答,吴文琪连忙解劝道:“你们姊弟见面就要吵嘴,金蝉师弟也爱淘气,无怪要姊姊c心。不过小弟兄见面,亲热也是常情,管他则甚?”

  灵云道:“师姊你不知道。这孩子只要和人在一起,他就要犯小孩脾气,胡出主意,无事生非。闯出祸来,我可不管了。”

  人生在世,资源有限,苟有所得,别人必有所失,得者喜、失者悲。为名、为利、为生存,无可能不得罪别人,分别只是在这个闯下的祸能否承担得起罢了。自己不能作主,就谁也得罪不起,又有谁不愿乘人之危,营谋多点资源呢?所以外有群鲨追逐,内有管头束手缚脚,任是天大地大,也必无容身之处!

  金蝉气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谁要你管?”

  为何有人要来管呢!这就是悲剧的所在,是宿命吧。离得开,才有新生路,凄凉的是摆不脱,生不如死。

  金蝉说完,不等灵云开言,竟自走了去。灵云转过来,刚要问笑和尚。笑和尚生平从不会说假话,也不答理,把大嘴咧着,哈哈声狂笑,圆脑袋朝着众人一晃,无影无踪。众人见他这般滑稽神气,俱都好笑。周轻云也怕灵云追问,托故走开。

  有管头,就难有朋友,地位弱一点的人,谁敢招惹麻烦。要是高攀得上那些地位强过那管头的人,也不用受管了。所以不外闯,必无生路可言。

  灵云越发疑心金蝉做有文章,知道他们不会说,但虽然起了疑心,还没料到当晚就要出事,况且她自己也约同了吴文琪、朱文一齐夜探慈云寺,只得暂时放下,当下密谈了一会,便各自在月光底下散去。

  侥幸她本身有事,才躲得过被干涉到底。成功那里不是有着侥幸的因素,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是假手人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