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1/2)

加入书签

  第十节诛杀绿袍

  当日醉道人费尽千方百计,安派周云从这民粹从死难中逃生,作为问罪五台派的本钱,更把周云从抬上总管高位。可恨跳水皇后那妖女犹记魔教给她的荣耀,极力唆摆那老淫虫忘掉往日仇怨,而那臭虫也珍惜那万贯家财,恐受波及,不肯出头,要回贵州特区,主持财政,改变初衷,要财经维持不变。

  这边失却借口,那边五台派却要追究施家巷王玉英被奸死的冤案。因检查王玉英遗体,竟全无精液分泌留下,而对照张亮的基因图谱,却不乎合成都被奸杀诸女内所遗下的精液,张亮死得冤枉。只是官府在峨眉派的排山倒海的民意压迫下,草草将张亮这守门亚炳强屈了案。理由就是张亮身上的焊全新,未曾用过,就是做案後换过了的证据。周淳还不自量力妄想要挑慈云寺山门,带头挑衅,引峨眉大举,消灭多臂熊毛太这大患。

  当年多臂熊毛太慕周淳的名,结成盟兄弟,为毛太的强奸抢杀辩护,互彰义气。那一年周淳在前往扬州路上,攀上一家卸任官员的大江船作应酬,到了晚上三更时分,忽然听得有女子哭喊之声,就出在自己船上。连忙纵回去,只见毛太在船舱内绑着一个美貌女子,已是赤裸裸被奸得穴流精,污秽狼藉,竟然就是周淳妻子。周淳不由气冲牛斗,乘毛太未知自己与被奸妇女的关系,不及防备,假意助奸,乘毛太不备,从背後用绝招刺了过去,也只将他手指断去两个,被毛太逃去了。毛太从此便削发出家,拜五台山金身罗汉法元为师。神州赤化後,周淳失势,怕毛太寻仇,没奈何才带上女儿轻云避往四川。邀天之幸,得有名的剑仙餐霞大师看上了轻云生有仙骨,收为末代弟子。从此周淳冒认黄山餐霞大师为师,招摇撞骗,竟招白谷逸青睐,收为弟子,共同狼狈为奸。

  这时周淳走临慈云寺庙门,忽然叭的一声,一块乾泥正落在周淳的脸上,见到相隔二十多丈外,有一个人影往树林中一晃,便自不见。周淳不禁气往上撞,拨腿便追,追出十馀里路,便见前面人影星驰电掣,眨眨眼不知去向。是白谷逸知徒莫若师,他功力不济,庙内又来了瘟神庙方丈粉面佛俞德。这凶僧本是金身罗汉门下,是毛太的师兄,只因那一年滇西的毒龙尊者到金身罗汉洞中,看见俞德身高八尺开外,相貌奇特,大头圆眼,大耳招风,垂着两个金环,形状非常凶恶,面白如纸,一丝血色也没有,透出一脸的凶光,竟然非常喜爱;硬向金身罗汉要去收归门下。此时俞德带来了毒龙尊者的五毒追魂红云砂,十分厉害。

  周淳被林中人影引走,可惜在劫难逃,失意下竟窥觊陆地金龙魏青的妻子,与毛太狭室碰头,被毛太祭动金身罗汉法元所赐的赤阴剑,追得如丧家之狗。虽躲入树林之内,却还是被那道黄光追杀,扫得树枝纷纷坠落如雨。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忽然一声长啸,飞下一道青光,其疾如电,恰恰迎头将黄光敌住,是醉道人跑来拦截。在这天色昏黑的时候,一青一黄,两道剑光,如神龙夭矫,在天空飞舞。忽然西南天空有三五道极细的红线飞来,醉道人因不能露面,忙架起周淳返回城内。

  周轻云也恰好炼成飞剑到来,因恨毛太不过,不听醉道人吩咐,入寺偷袭,一道青光如掣电一般一阵微风,直往毛太胸前刺来。饶毛太躲闪得快,也免不了左膀碰着剑锋,一条左臂业已断了半截下来。智通忙将後脑一拍,飞出三道光华,上前敌住。俞德的法宝俱是用宝物炼就,取用较慢,也将他的太乙圈放起,成一个丈许方圆、金光灿烂的圈子,去收来人的剑光。圈儿方才放出,周轻云已身剑合一,化道青光,忽地穿窗飞出,破空而去。

  俞德只见南面天上有一道青光在逃,与智通往前追赶,追到青光处的树林,便将手中红砂往空一撒,洒出一片黄雾红云,夹着隐隐雷电之声,顿时间天昏地暗,鬼哭神号。这子母阴魂夺命红砂,乃毒龙尊者镇山之宝,只要沾一点,重则身死,轻则昏迷。醉道人为救轻云,拼出苦修百年炼就的心血剑光放出,拦住红砂去路,轻云才得逃生。果然红砂厉害,剑光离俞德十丈左右,一着红砂便跌到尘埃。醉道人虽然心痛,因怕红砂厉害,不敢去拾。

  俞德见黄雾红光明明将敌人剑光罩住,为何却不见敌人踪迹,只离身旁十丈左右,一柄一尺三寸许的小剑,中了红砂,虽然受了污秽,跌落尘埃,仍是依旧晶莹射目,在手中不住地跳动,好似要脱手飞去;又好似灵气已失,有些有心无力的样子。

  轻云又羞又急,又气又怒,乘俞德不留神,箭一般疾驰飞过,劈手夺去小宝剑,更双脚并齐,照着俞德胸前一蹬,赏了俞德两鸳鸯脚,更借力使力,斜飞几丈高远,发出青光,身剑合一,破空飞身逃走。忽见正西方半空中有几道红线飞来,知是毛太的师父金身罗汉法元到来。追云叟掐指一算,知是未到撕开假面具,开衅把火挑起来的时候,连忙现身招呼醉道人撤退。

  醉道人从内鬼了一所泄漏过来的机密,知道智通自周云从逃出後,料到迟早必东窗事发,料定峨嵋派早已长驻碧筠庵虎视眈眈,必须先发制人,於是联络许飞娘,与师叔法元合力,广邀群邪助阵。许飞娘也已按捺不住,料定区区一个慈云寺,岂放在峨眉派心上,只是一条设法开衅的导火线,把异派消灭,好让他们独自称尊,便暗中介入,广招助拳。

  而且内鬼也传来讯息,说法元将断臂与毛太接上,敷上灵药加紧包扎,送回五台山将息。俞德是假装重伤,引敌入伏。一个毒龙尊者的首徒,又岂是区区鸳鸯连环腿所伤得了。白谷逸以大举在即,索性忍耐些日,终於说道:“还有几个应劫之人未来。再说除恶务尽,索性忍耐些日,与他一个一网打尽,省得再让他们为害世人。准定明年正月初一,以绝後患。”

  白谷逸更怕周淳的奸杀嫁祸的事给揭发了,忙率领周淳回洞府,留周轻云在辟邪村玉清观。临行追云叟将太乙钩赠醉道人使用,比较原来宝剑还要神化。把他的剑带回山去,用百草九转仙丹一洗,还归原物。

  这当轩辕老怪席卷神州,威挟蜀山时候,智通师叔金身罗汉法元也想勾结群魔,朋比为奸,图报当年祖师败亡之仇。应邀而来中有佼佼者如:华山烈火祖师的得意门人秦朗;西藏毒龙尊者弟子粉面佛俞德;庐山神魔洞白骨神君教下,武

  彝山飞雷洞七手夜叉龙飞。一众在许飞娘掩护下,待机而动。

  阴魔从周轻云及张瑶青的叙述中,得知张亮顶了罪名,一心安乐。自认血影神光初成後,能液化肉身,如同透明,正好找本派世仇的艳姬采撷。兼且晋身了玄门正宗,处身上流社会,有着卓着的声誉,虽然干的仍是奸淫的勾当,但也只是内里偷偷摸摸,外表上却冠冕堂皇,所以很怕旧日丑闻,公诸世上,对慈云群姬生出灭口之心,便偷到那成都城外慈云禅寺去。

  这日慈云寺内群邪正在商议如何浑水摸鱼时,忽听四壁吱吱鬼声,众人毛发皆竖,一阵阴风过处,烛焰摇摇变成绿色,霎时间地下陷了一个深坑。鬼声息处,烛焰依旧光明,由坑内先现出一个拷佬大的人头,头发胡须好似乱草窝一般,绞做一团,藏入碧绿一双眼光,四面乱闪,身体却又矮又瘦,长不满三尺,穿了一件绿袍,丑怪异常,声音又是微细,如同婴儿一般。不是法元、俞德预先使眼色止住,众人见了这般怪状,几乎笑出声来。这便是无耻贱妇,媚奉畜牲,生产出的杂种後代,百蛮山阴风洞绿袍老祖,乃是魔教中南派开山祖师。

  此等畜牲出来的後裔,有着一个特徵,就是善长聚敛,修成内丹,可供奉那些当时得令的仙邪魔佛,互相勾结,不劳而获。因为仙邪魔佛都需要以济世为标榜,但从艰苦修为所得,实在不敷挥霍。正派用的是神雷,即一雷天下响,有讲,无人讲,虽是雷声大,雨声小,讲就天下无敌,下巴轻轻,但也消耗不少资源;邪派用的是阴雷,即大声夹恶,更要资源积聚成弹,才能大派用场,但也用多,消耗多;魔教用的是元神,赤裸裸表现内心的野蛮,也须资源饲养小鬼;佛门用的是光,即得个睇字,消耗最小,也须善信奉献。所以无论谁个仙魔得道,都少不了这些畜妖的席位。

  绿袍老祖的斗大头颅内藏有与生俱来的玄牝珠,为万妙仙姑的理想恩物,千方百计才为搬弄毒龙尊者,托求得绿袍老祖秘密到慈云寺来。这绿袍老祖刚好修练了一桩法宝,名叫百毒金蚕蛊,专吃人的脑子。放将出去,即遮天盖地,无论何等剑仙,被咬上一口,必定毒发攻心,狂奔远跑而死。此来慈云寺,名为建设「太平门」对抗轩辕老怪,实则意图残杀蜀山群仙。

  龙飞性情暴躁,本要约同绿袍老祖、俞德,即往碧筠庵杀一个头阵。这龙飞与智通原是师兄弟,自从五台派教祖太乙混元祖师死後,便归入庐山神魔洞白骨神君教下,炼就二十四口九子母阴魂剑,非常厉害。但金身罗汉法元则劝大家等待晓月禅师到後,再作通计划。

  那晓月禅师也是峨眉派剑仙鼻祖长眉真人的徒弟,在道教中原名灭尘子,生来气量偏狭。因对师弟妙一真人齐漱溟末学新进,反倒後来居上,有些不服,因此被长眉真人渐渐对他疏淡,晓月已含恨在心。长眉真人临去时,更把道统传与玄真子与齐漱溟,差点没把晓月肚皮气炸。长眉真人也对暗作警告的,对众弟子道:“此番承继道统,原看那人的根行厚薄、不以功夫深浅为标准,不以入门先後论次序。不过人心难测,难免功深者日後为非作歹,遗羞门户。我走後,倘有不守清规者,我自有制裁之法。”

  说罢,取出一个石匣,再说道:“这石匣内,有我炼魔时用的飞剑,交与齐漱溟掌管。无论门下何人,只要犯了清规,便由玄真子与齐漱溟调查确实,只须朝石匣跪倒默祝,这匣中之剑,便会凌空而起,去取那人的首级。如果他二人所闻非实,或颠倒是非,就是怎样默祝,这石匣也不会开,甚或反害了自己。大家须要紧记。”

  长眉真人此举,也是不得已。功夫更深,又谁能深得过灵峤宫。一般弟子只学识呼叫口号,成就有限,将来也不过尔尔,只能依附灵峤宫。唯有展望一二个根行深厚的弟子,默默修成,才能挑担大梁,等待三英二云出世,就是不能给晓月禅师压死了下去。所以明处借东海苦行头陀支撑,暗里向灵峤宫借来玉匣仙剑镇压,待妙一夫人和餐霞大师长成。

  晓月满心不快,又奈何他们不得。强打笑颜,敷衍了一阵,便假说下山行道,跑到庐山隐居,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不想游经天台雁荡,在插虹涧遇见追云叟。因论道统问题,追云叟恼羞成怒,先动起手来,也竟然落败。事被众同门知道,都派晓月不对,晓月才一怒投到贵州野人山,去削发归佛,拜了长狄洞的哈哈老祖为师,炼了许多异派的法术。到底他根基还厚,除记恨齐漱溟外,并未为非作歹。许飞娘知他含恨甚深,常思压下妙一真人,显示长眉真人无识人之能,一吐心中郁气,便飞书挑拨,请求晓月下山主持比剑,由法元亲身三顾紫金泷,受了不少委屈,才求得首肯。

  当日俞德在周轻云的鸳鸯脚下诈伤诱敌,法元也离了慈云寺,去约请三山五岳的剑侠能手助拳,在九华前山锁云洞前受灵云姊弟嘲笑谩骂,巧遇许飞娘这密谍赶到,明为解围,暗中点醒,便借着台阶就下,往金顶走去。金顶乃九华最高处,山势雄峻,为全山风景最佳之地,上有地藏菩萨肉身塔、归元寺。可是紫面伽蓝雷音所住的归元寺,只留下一摊血迹冻成血冰,两截禅杖断在地上。法元知雷音自身难保,便急忙离开。想起许飞娘忍辱负重,隐居黄山五云步,别存深意,以黄山近在咫尺,法元便驾起剑光飞去。

  这五云步原是山中最高寒处,而又最为神秘的所在。法元只知由前山文笔峰抄小径过去。但从文笔峰处只看到层翠叠峦,岗岭起伏,空山寂寂,除古木寒鸦,山谷松涛之外,偌大一个黄山,正不知从何处去寻那五云步。正在进退为难之际,忽听远远送来一阵细微的破空声音,离法元不远,从空中落下一个东西。忽地又现出一道白影,细细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白年幼女子,比箭还快,业已将落物拾在手中。跟着峰脚下又转出一个穿蓝衣的女子,喊着适才那个女子道:“师妹抢到手啦吗?是个什麽东西?”

  穿白的幼女孩就是餐霞大师的弟子朱文,好似并未看见法元在旁一样,旁若无人的答道:“是一信封,我们进去看吧。”

  那蓝衣的女子乃是餐霞大师的大弟子吴文琪,入门在周轻云之先,因她飞行绝迹,捷若雷电,人称女空空。文笔峰乃是大师赐她练剑之所。吴文琪把信接过,看了一眼即微微一阵冷笑,向法元说道:“大和尚法号怎麽称呼呢?”

  法元到底在五台派中是有名人物,在女孩面前不便说谎,日後去落一个话柄,还说因为怕餐霞大师,连真姓名都不敢说。便答道:“贫僧名唤法元。”

  吴文琪即哈哈大笑道:“你原来就是金身罗汉法元哪,不必找五云步了,这正是许飞娘给你的信,等我姊妹二人看完之後,再还与你吧。”

  说罢,便把手中信一扬。法元看得真切,果然信上面写有“法元禅师亲拆”

  等字。因听说是看完之後才给他,便着急道:“这是贫僧的私信,外人如何看得?”

  吴文琪闻言,笑道:“有道是‘捡的当买的,三百年取不去的。'此信乃是我们拾来的,又不是在你庙中去偷。修道人正大光明,你是一个和尚,她是一个道姑,难道还有什麽私弊,怕人看吗?既经过我们的山地,我们检查定了。如有不好的事,你还走不了呢。”

  法元见吴文琪似有意似无意,连讥讽带侮辱,满心大怒。知道许飞娘叫人送信,连送信人都不肯与他见面,其中必有很大的关系。情知飞娘与峨眉派表面上假意拉拢,如果信上有机密的事,岂不误却大事?又不知餐霞大师在家否,不敢造次。只得强忍心头火,打算来一个冷不防,抢了就走。

  那吴文琪也是非常伶俐,不等法元近前,便将信递与朱文手中。法元再也不能忍受,正待放剑动手时,忽然峰後飞也似地跑过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喊道:“两位姊姊休要动手,看在可怜的兄弟份上吧。这封信是我送的,要是出了差错,我得挨五百牛筋鞭,叫我怎麽受哇?”

  朱文道:“师姐,你看他怪可怜的,把这封信给回他吧。”

  这就是马屎凭官势。法元不敢招惹餐霞大师,只得强忍着怒,把信接过,恐怕二女再说话奚落,将足一顿,化作几道红线火光,破空而去。转过云巢,找一个僻静所在,打开书信一看,上面写道:“晓月禅师西来,爱莲花峰紫金泷之胜,在彼驻锡,望唾面自乾,求其相助,可胜别人十倍。”

  那莲花峰与天都峰俱是黄山最高的山峰,紫金泷就在莲花峰旁不远,群峰环峙,烟岚四合。法元上了立雪台,走过百步云梯,从一个形如石鳌的洞口穿将过去,诧见别有洞天。此时天已垂暮,前面云铺海上一片寒林处横起一匹白练,一霎时云气蒙蒙,布散成锦。群山在白云簇绕中露出角尖,好似一盘白玉凝脂,当中穿出几十根玉笋。再回顾东北,依旧清朗朗的,一轮红日,被当中一个最高峰顶承着,似含似捧。奇境下的这条道路,却是山势逼厌异常,下临无底深渊,底下碎石森列,长有丈许,根根朝上。此时云岚翳,天色越发黑将下来,遇着这样栈道云封,苍岚四合,对面不见人的景物,兼且那黄山顶上,罡风最厉害,又在寒冬,修道的人纵然不怕寒威,也觉着难於忍受,便待天色甫明,云岚已散,才趁着朝日晨晖,往紫金泷而去。

  泷前只见两旁绝涧,壁立千仞,承着白沙那边来的大瀑布,声如雷轰,形同电掣。晓月禅师本驻藏边打箭炉,一则爱此地清静;二则听说此地发现一样宝物,名为断玉钩,乃是战国时人所铸,就在这泷下泉眼中,所以驻锡在此。

  法元看见涧对面走过一个小沙弭,挑着一对大水桶,身法又快又乾净,知是晓月禅师的门徒,讨好的喝了一声彩。小沙弭只是借挑水练功,自知修为有限,言不由衷的赞颂,听入耳中好比讽刺,怒叱胡说,出言无状,把法元诬作前来偷取宝贝,动手驱逐。法元此来有求於人,纵使对着一只狗,也得只矮三分,岂敢用飞剑取胜,却连中几下重手法,倒晃出去十几步,差点没有跌倒在地。这一下勾动无明火起,一拍後脑将剑光飞出,便见崖後面飞起一道紫巍巍的光华,将法元的剑光截住,走出一个不僧不道的中年男子,枯瘦如柴,二目深陷,满面的病容,披散的头发也未用发箍束住,穿了一件半截禅衣,就是晓月禅师大弟子病维摩朱洪。互通姓名後,便各将剑光收转。那小沙弭是晓月禅师幼徒通臂神猿鹿清。二人举动闪烁,言语支吾,说晓月禅师於今早天还没亮,就起身往别处去了。

  法元疑心晓月禅师不愿见他,见朱洪又是神情非常冷淡,既然表示拒绝,只得无精打采地往山下走去。

  忽见正南方飞来了几道红线,是秦朗打此经过。秦朗本是奉乃师华山烈火祖师之命到滇西去,也要到打箭炉去拜访晓月禅师。路遇滇西红教中传灯和尚,才知晓月禅师隐居黄山紫金泷,特来代请,约到慈云寺相助。二人相见,法元说出他两个徒弟说他出外云游去了,如果在家,成心不见,去也无益。秦朗料他为断玉钩西来驻锡,决不会出门远去。认为别处不是没有能人,但能制服追云叟的,还是真少。法元也甚以为然,便同秦朗回了原路。

  刚刚走到泷前,便见鹿清正在洞外,好似很不痛快,直说胡闹。法元把好话说了许多,鹿清只是摇头,不吐一句真言,道一声“得罪”,便转向崖後自去。

  法元见了这般景况,但是无可如何。只得离了紫金泷,往山脚下走去。

  忽然空中一道青光带着破空声音,箭也似的降落一个相貌奇丑的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形矮短,头颈间长发散披,满脸青筋,二眉交错处有一块形似眼睛的紫记,掀唇露齿,一口黄牙,相貌非常丑恶,打扮得不僧不道,便是万妙仙姑最得意的门徒三眼红薛蟒。薛蟒说是奉许飞娘之命,来请法元万不要灰心短气,非晓月禅师下山,无法抵敌追云叟。许飞娘的百灵斩仙剑尚未炼就,暂时不能下山相助。业与晓月禅师飞剑传书去了,望法元继续进行。

  法元、秦朗二人一秉至诚,再度步行到紫金泷。鹿清看见法元师徒回转,不待法元张口,便说乃师刚回,请法元放心回庙,到了紧急时节,晓月禅师自会前来相助,因另有要事,又匆匆下山去了。法元疑是故意推辞,鹿清他心中疑虑,便向他说道:“我师父生平从不打诳语,说了就算数,二位只管放心吧。”

  法元见鹿清说话胸无城府,正想同他多谈几句,便听崖後洞中有一个病人的声音唤道:“清师弟,话说完了,快回来吧,我有事找你呢。”

  法元知受冷待,离了紫金泷,便往江中消遣一番,再渡江上黄鹤楼上去沽饮。酒客间有一富家公子陶钧,长得丰神挺秀,神仪内莹,根基厚异,简直生就仙骨。法元便请秦朗先自一人往沙去,本想等陶钧下楼时,故意自高身价,卖弄两手惊人的本领,好让陶钧死心塌地前来求教。不想陶钧早被一个小老头的更高明的手法勾上了,正在连日朝思暮想,看法元和秦朗不断地用目看他,交头接耳,小声秘密私谈,鬼鬼祟祟的那一副情形,心中更是怀疑他二人对自己不怀好意。忽然耳旁吹入一丝极微细的声音说道:“你左边坐着的那一个贼和尚,乃是五台派的妖孽,他已看中了你,要想等你下楼,用强迫手段将你带走,收你作徒弟。你如不肯,他就要杀你。我现时不愿露面,你如想拜我为师,可用计脱身,我在鹦鹉洲下等你。”

  那小老头说话的一种功夫,名叫百里传音,完全是练气功夫。剑仙的剑,原是运气内功,臻乎绝顶,才能身剑合一,可刚可柔,可大可小。把真气练得细如游丝,看准目标,发将出去,直贯对方耳中。声音虽细,却是异常清楚。漫说搂上楼下,这十数丈的距离,就是十里百里,也能传到。但目标以外,纵是近在咫尺,连法元这等也是异派剑仙中有数人物,也是一点也听不见呢,於是有讲,人驳。如此沫黑的手法,正是自我标榜玄门正宗的一贯技俩,功能挑动民愤,把羊群心态的善信纳入正义奴隶的圈中,任由驱策。不过要登堂入室,可更要通过测试,显示有伪诈的优异质素。陶钧以订菜待友蒙混了法元,借如厕遁走。

  法元等得瞑色满江,昏鸦四集,仍不见陶钧回来,只得会帐下楼。走到江边,忽见对面来了一个又矮又瘦的老头,喝得烂醉如泥,一手还拿着一个酒葫芦,步履歪斜,朝着自己对面撞来。法元的功夫何等纯熟,竟会闪躲不开,砰的一声,被撞个满怀,撞得倒退数尺。那老头更哇的一声,将适才所吃的酒,吐了法元一身,更连一句客气话也不说,扬长而走。

  法元衣袍尽湿,无奈入店,将衣服用湿布擦了一擦,放在屋内向火处去烘焙。到了三更时分,估量这件僧衣业已乾。不料不但僧衣踪影不见,连那十几两散碎银子,俱已不知去向。门窗未动,全没丝毫声息,竟是偷个一净二光。明知是有敌人存心和自己过不去,来丢他的丑。但没有衣服和银子,慢说明天不好意思出门见人,连店钱都无法支付。法元是有名的剑仙,绝不能一溜了事,其势又不能张扬,丢不下住霸王店的面子,唯有趁此黑夜,上大户人家去偷些银两,写明异日清还。於是罪证确凿,给耍个不亦乐乎。

  忽然一样东西当头罩下,法元在急迫中,放起剑光乱砍一阵,原来正是将才被那人偷去的僧衣,被砍得乱七八糟,成了碎片,不能再穿,适才偷来的二十两银子,也不知去向。猛一回头,忽见桌上亮晶晶地堆了大大小小十馀个银裸子,正是适才被人偷去之物。末後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道:“警告警告,玩玩笑笑。罗汉做贼,真不害臊。赃物代还,吓你一跳。如要不服,报应就到。”

  如此迫人作恶,大霸欺细霸的警恶惩奸,天下人不是贫死,就都是贼了。无奈形势人比强,连体面资源的自顾,也力有不逮,一切梦想理想公道的空谈,毕竟都是无力不行,报应就只是任由鱼肉矣。

  纸条底下画着一个矮小的老头儿,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装酒的葫芦,并无署名。法元看完纸条,猛然想起,原来是他。无怪自己深通剑术,内外功俱臻绝顶,脚步稳如泰山,任凭几万斤力量来撞,也不能撞动分毫,怎麽适才会让一个醉鬼几乎将自己撞倒?

  这赛仙朔矮叟朱梅原在青城山得道隐居,因百十年前,在嵩山少室寻宝,遇见东海三仙中追云叟白谷逸,整整在嵩山少室相聚了有十年,人称嵩山二老。金身罗汉法元原是石道人的徒弟,石道人就是那朱梅的师弟。石道人因见他心术不正,不肯将真传相授,法元才归入五台派门下,所以与朱梅狭路相逢,相见不识。法元知朱梅既有神出鬼没之能,又能隐形藏真,最爱偷偷摸摸,便不及等到天明,连夜驾起剑光逃走,回归慈云寺。

  如此艰难三顾请来的能人,当然推崇备至。那绿袍老祖自大成狂,自是很不以为然,但喧宾不夺主,更是对许飞娘邀来的贵宾不便作声。龙飞则执意要先去探个虚实,当下拉了俞德,带了弟子柳宗潜,前往碧筠庵。

  这时正在丑初,阴魔早已潜入慈云寺秘室,趁群魔聚议之际,暗探群姬存活

  惊见人面全非,仅留下杨花、凤仙二女。为探诸女下落,现身与杨花聚旧。杨花喜见旧爱重临,得以再度享受强劲,那能不立即赤裸侍奉。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阴魔已脱胎换骨,享受过剑仙的名,本身能力及殷鉴力都超越当日多多,极尽九曲十三弯的曲径藏幽,虽然是宝八大名器之一,但在一个凡女体内,松弛不堪,味同嚼蜡,所以只运用初成的血神经基础,束幼肉,直抵花心深处,才解束放回原来大小作抽插。以宝的强悍,只十数澌磨,杨花已骚水狼藉,神智不清,被先天真气感应了脑海的记亿。原来群魔聚集,都是采补的高手,群姬本就被阴魔摘得体虚气弱,真元已亏,何堪再摘,相继虚脱身亡,只杨花、凤仙二女,怀有宝特长,或貌美出众,惹得怜惜,才得留下命来。

  阴魔证实了後顾无忧,只须於破寺之日,乘乱屠宰二姬,即乾乾净净的埋葬了这一段男盗女娼的丑行,满心欢喜的潜出寺外,正巧见寺内飞出万朵金星,是绿袍老祖的百毒金蚕蛊。追随着万朵金星的去路,走到武侯祠,便见白雾迷漫,笼罩里许方圆,简直看不清楚碧筠庵在哪里,只是雾气四周仍是清清朗朗。这时俞德三人早已到达,被那万朵金星飞近身旁,幸好俞德的如意圈光华能阻隔金蚕去路,但身在金蚕丛中听得那一阵吱吱之音,也颇怕人。金星在空中略一停顿,便从两旁绕分开来,过了光华,又复合一,直往那一团白雾之中投去。

  就在这一刹那当儿,忽见白雾当中,冒出千万道红丝。那一簇金星才一接触红丝,便听见一阵极微细的哀鸣,那许多碰着红丝的金星纷纷坠地,花炮一般,落地无踪。而後面未接触着红丝的半数金星,好似深通灵性,见事不祥,电掣一般,拨回头便往来路退去,那千万道红丝也不追赶,仍旧飞回雾中。俞德看了个目定口呆,扯着龙飞,驾起剑光转回来路。随即雾中飞出玉清大师,阴魔才得告知青城派鼻祖极乐真人李静虚,正与轩辕老怪谈判,要光荣撤退蜀山。

  极乐真人当年领袖群仙,弟子遍天下,有「驻无落日」之称,盛极一时。自与五台派两次大斗剑後,门人死亡殆尽,沦为靠垄那驾凌天下的灵峤宫的应声虫,隐到云南雄狮岭长春岩无忧洞静叁玄宗,得悟澈上乘,缩成婴儿,自号极乐童子。他炼就的三万六千根乾坤针,正是曾经臣伏旗下的绿袍老祖的克星。绿袍老祖在蜀山搅局,激怒灵峤宫,真人在灵峤宫的压力下,要诛杀绿袍老祖。这时真人正求并入五台派西支的共同盟体,不愿介入峨嵋五台之争,偏袒一方,只答应诛杀绿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