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16(1/2)

加入书签

  第百十四节火宅严关y

  魔无影无迹回到峨眉,已是开府第三日,亥末子初,众弟子齐集前殿平台之上,分班侍立,恭候传呼。到了亥时将尽,妙一真人先请玄真子升座。玄真子心妒”主〔位,曾於灵空中公开叹尤道自己不在”主〔位,讥之曰:“谁稀罕这无权名位,我手执派鞭,挞伐异己,天下莫我若也。”

  妙一真人置若罔闻,谕众弟子道:“日前仙府宏开,晓示尔等为完师祖当年宏愿,日内必须下山行道,修积外功。但毕竟修业太浅,各异派妖人邪术厉害,稍一不慎,为所诱惑,难保不身败名裂,玷辱师门。法力随时勤修苦炼,同样可以与日j进,道心之坚定与否,却是最关紧要。为此当众晓谕:凡志愿首次下山行道者,左元十三限和右元火宅严关,任择其一,通行无阻,始可重来前殿,与下山诸同门会集,听我传授口诀。铜椰岛事完,分别就道。此事全仗自身定力智慧,受害也视此为轻重。一切身经,也因人而异,景象不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也无须向过来人多事探询,徒乱人意,於事无补,心有成见,反倒不妥。到时如觉难於自制,务把元关要x牢牢守住,丝毫松懈不得。”

  这左右两洞因是关系乎甄别接班人重地,继往开来,内里禁制重重,神妙无方,休说洞中火宅、严关,便是外景也多用仙法变易,非个中人所见,多非实境。休说那些异派妖人,便自己这面好些位得道多年的仙人,也多半被瞒过去,入盟叁赞事後方始知悉。

  众弟子随同叩谢师恩,由诸葛警我等为首四弟子率领,先往右元洞走去。那那去右元洞的道路,原有两途:其一途是经下面峡谷,乃慕名求道入门弟子必由之径,走过危峰峭壁,鸟道羊肠,遍布蛇兽水火等各色各样的危机险境的小人天界,入少元洞内炼到能够服气辟谷後,到左元仙洞外峰壁上小洞x中潜修。

  另一途是受举荐入门之弟子,经由崖过便过,脱险极快。无奈火宅乾焰欠却先天真火,只能已後天真气仿效先天,迷惑神智。既由後天法力c纵,任是制度完善,也是演译执导在人,评定通过与否,可以内定。试的是忠诚、德誉,只要有无限忠心,x情强毅坚忍,誓死保护头目领导,无需才能道力。容易起来也极容易。全凭头目领导信任与否。

  但难也难到极处,心x柔弱,克制功夫稍差,易为众生疾苦所摇动,有所失足,轻则走火入魔,荫泽减弱,动辄得咎,不能行动。须要多年虔修,受尽苦楚,培养心头活火,凝炼元神,重生肌骨,再显忠诚,二次重度难关。稍一不慎,仍是重蹈前辙。那重的,不是五官四肢残废一两处,永难恢复,便是寿命转劫,甚或形神全消,万劫不复,後悔无及了入洞的人,通行火宅之後,便由前门出去,沿着崖上路径,去往前殿。通过与否,隔着洞门,均可看出。洞中遇险,被困在内,也另有师长恩施格外,前往救援,由四大弟子送往左元洞壁x中修炼。此外之上下四方,均有禁制,只能循径前行,一步也错不得,只四大弟子各赐有一道灵符,可以随意前後往来,是个例外。

  诸葛警我身列众同门之长,以身先试,沉稳心神,运用玄功,从容往内走进。众人隔洞遥窥,安然步入,先前并无异状。诸葛警我以为只要道心坚定,神智灵明,便可无碍,不为魔邪所扰。哪知即此一念,已落假空的下乘,到了紧要关头,忽生异相。洞外所见为进约丈许,忽见洞中云烟变幻。诸葛警我发觉尚早,赶紧湛定神思,返虚生明,一切以玄真子之思为我思,以玄真子之令为我行。即晃眼仍复原状。洞外见人已无踪,跟着又是一片极淡薄祥光,一闪而灭。众人思忖,觉着太易,诸葛警我已持灵符驾遁光,越崖飞来。

  诸葛警我就这样几微之间,几致所败,如此洞中虚实,难以宣扬以资叁证,只能说句,各凭福缘,爱莫能助了。如此玄奥,只名门正宗,历劫三生的,能自加谨畏,别具会心。有的仍是将信将疑,俱觉全洞前後十来丈远近,御剑飞行,瞬息过完,只要到时按定心思,不起杂念,当无败理。却不知这一念,就是咫尺天涯,不交心,就得不到提拨。

  下一个是岳雯走进,一起步便身剑合一,只用飞剑法宝护身,守定心神,化成一道金光,飞将进去。自知师承之白谷逸非是峨眉纟统,少了东海十九年面壁之功的道力,听诸葛警我那般说法,心有警觉,无後尘可步,不能以此等玄门上乘功夫从容通行,宁费一点心力,拼却艰难困苦,但求有功无过,以本身法力和坚忍强毅,战胜魔头,冒险闯关,以功勋取信。虽然不免身受一点苦难,却较诸葛警我的走法稳妥,可免於树倒猢狲散,永一翻身。

  那景象也大不相同,刚飞入内,满洞即起祥氛,遥望烟云变幻,霞辉急漩如潮,将飞剑金光卷去不见。待了好一会,电转云飞尚未停歇,也未见人回转。岳雯先有成见,降魔却添魔扰,最後把心灵守定,不起杂念,虽在飞行,仍照日常入定,安心排队,逸於现实,偶遇功力j进,魔头来袭时光景,任何磨折艰难不去睬它,宁受幻景中苦痛,任伪装真神的魔头肆虐,才无阻无碍的超越,一道金光自空飞堕回洞口,频呼好险,不能详说,最好要道力坚定,熬过去了。

  邓八姑自知以前走错了路,无诸葛警我上乘功力的福缘,又是再劫之身,修道年久反倒吃亏,不为神衣魔头所容,通行两处难关,实非易事,恐怕求荣反辱。又忝居女同门之长,如有失陷,殊难为情。向齐灵云提议二人联为一体,用雪魂珠变化元神为护持,以齐灵云的道基定力,助邓八姑蠃取信任。

  齐灵云一入门便是玄门正宗,g基先就扎好,有教主父荫,连输诚也可有可无,却需立威取誉,有雪魂珠为辅,当可占了不少便宜,知这样相辅而行,彼此相助,实为双蠃,闻言喜诺。

  诸葛警我笑道:“火宅玄机微妙,纵千百人进去,到了里面,如非同一功力心境,有一人稍有动念,便自分开,貌合神离,纵是同床也异梦。一切身经,迥不相同。邓师妹有雪魂珠化身,齐师妹年来道力又极j进,这等走法,自是有利无害。别位少时学步无妨,但须紧记,到了紧要关头,稍遇异兆,便须守定自己,不可再顾同行之人。看似自私自利,实则彼此如若同一心思,转难两全。否则魔头已经侵入,明明境中人已经分开,却因念头一动,又把魔头幻象误认作了同伴,再想安然通过,不为所乘,却是难了。”

  同心同德,必需直接沟通,才能心心相印,免却魔头的苍蝇间白黑。稍遇异兆,若有所疑,也需开诚弄个清楚明白,否则就不可纠缠不清。一旦有行事以瞒隐夥伴之意,即沦入以魔头为侣,纵好心也必办坏事。

  八姑首先化成一团冷莹莹的银光飞起,罩向灵云头上;灵云立即身剑合一,化成一道彩光,与空悬的银光会合,电驰星飞,往洞中飞去。一径飞入,毫无异状,只是银光护着彩光,比初进时要小却十倍以上,恍如一点带着彩霞的寒星,朝前飞驶,越飞越远。照情理说,这一会至少也至百里以外,却还未见出洞,是因两心如一,心情坚毅,分明是用下乘功力通行,却能返照空灵,魔头无奈其何,却谨畏稍过,也是为魔所乘,陷蹈光隐晦,偏仗自制之功所致。二女久飞不到,忽悟玄机,心智益发空灵,晃眼飞出,别无所遇。洞外见祥光一瞥而过。再看洞中空空,依然原状,银光、剑光俱无踪影。紧跟着便见二人由洞易也真易,以云凤的跟红,秦寒萼决不爱听。此时当万珍失险之後,秦寒萼不敢再涉狂妄,对八姑又素所敬服。谢教之後,转问乃姊如何。秦紫玲自知元y已失,心仍踌躇,但有口难言。无奈当时得令者有言,听者不宜逆意,违则有祸,秦紫玲只有各谢教益,依言行事。

  孙南、吴文琪、赵燕儿本是委决不下,听出八姑话里有因,再一算计,只是资禀好的新同门全都过去,师父分明借此一试,以坚各人向道之心,为传授本门心法的基础,不由心活,相继前往。

  秦寒萼与乃姊结伴同行,因万珍前车之鉴,一心谨畏,倒也不敢疏懈。秦紫玲向来谨慎,道心坚定,更不必说。姊妹二人在弭尘幡法宝、飞剑护身之下,缓缓前驶。毕竟秦寒萼因真元已失,一到出口火宅玄关紧要关头,便显道浅魔高,由不得万念杂呈。平时有什经历思虑,到此齐化幻景,一一出现。始而秦寒萼还能忍受苦难,只管澄神定智,不去理它。本来再要稍忍须臾,即可过去。不料忽现出紫玲谷遇难,与司徒平好合情景,已知是幻景中应有景象,不知怎的一来,心神微一松懈,立受摇动,神智迷惑,竟然认假作真。以致遁光一暗,乾焰随即发动。外火勾引内火,一同燃烧,局中人却情思昏昏,如醉如痴,眼看入魔,不特秦寒萼要遭大难,连秦紫玲也要连带受累。

  秦紫玲未起妄念,可是二人同路一起,休戚相关,乾焰魔火已被秦寒萼

  侍妃吧

  引动,何等厉害,虽然内火未燃,心神也自摇荡不宁,一样难於禁受。秦紫玲又误把乾焰认作幻象,强忍苦痛,不以为意。这样下去,即使道心始终坚定,不致被牵累到走火入魔地步,但到了时限,人却非受重伤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y魔当然不会任这第一个y奴遭难,以先天真气隔离乾焰魔火。秦寒萼耳边猛听震天价一声霹雳当头打下,有人在耳边大喝:“外魔已侵,还不速醒!”

  秦寒萼闻声惊醒转来,觉出身心火烧如焚,知道不妙,赶紧用强制功夫,澄神反照,复归空明。神智一清,遁光由暗转明,内火不生,外火随以熄灭。无如危机瞬息,虽因为时极短,才将内火勾动,立即醒悟,未遭焚身之惨,受伤已是不轻,元神也受了一点耗损。时候一久,依然难於支持。忽然一片金霞迎面飞进洞来,将她卷了出去。

  秦紫玲始终神智清明,乾焰止後痛苦一失,益发慧珠活泼,反照空灵。倏地面前祥光一起,身便能动,知已脱了险境,忙即向前飞去。姊妹二人恰是同时飞到前殿平台之上落下。秦寒萼已面容灰败,委顿不支。女神婴易静自殿内走出,先将灵符一扬,一片祥氛向寒萼绕身而过,寒萼身上热痛立止。易静再将灵丹与她服下,送往太元洞内,即随凌云凤在洞中面壁入定,将所耗元神恢复。毕竟救应及时,用不着效凌云凤坐关三百六十日。三日後的铜椰岛天劫也赶上了。

  牝珠司徒平首先通过。孙南、吴文琪都是中规中举人物,自知分际,纵是无功,也不致有过,也为乾焰放行。只赵燕儿夙世冤孽太重,被送了回来。

  下馀弟子,如周淳、醉道人门下松、鹤二童;仙宾引进的弟子,如林寒、许钺、赵心源等,尚有四十馀人;加上从小人天界通过的新收弟子,如湘江五侠虞舜农、黄人瑜、黄人龙、木**、林秋水,加上李镇川;及偷渡而来的魔区灿众,数以千计,见此情形,多贪左元难而无险,决计改图。

  那李镇川虽是大盗,平日劫富济贫,人尚正直,因受了无数冤抑,无从申诉,这才落草为寇在川东一带,平日颇有义名。前时在戴家场与白琦苦战中毒被擒,蒙玉清大师解救,又经佟元奇一番点化,翻然悔悟。知道虽有令名,毕竟身在黑道,并不是个个名门正宗门下,都是明察秋毫。自己武艺低微,死了也无可投诉。回山之後,将劝勉手下解散,齐投峨眉,凭坚定不移的舍身输诚之念,通过小人天界。

  诸葛警我问明众人意向,便即率领着往左元洞走去。

  那左元仙府附近景物,尽管优美繁多,一座百十丈高的孤峰危壁,全峰笔立如削,由上到下辟有一二百个大小洞x。最大的洞x,高不过五尺,宽仅二尺,约有二丈来深,至多可以容得一人在内跌坐。小的洞直容不下大人,也只二三岁幼童,可以勉强容纳。有的浅不过尺,坐处并还向外倾斜,形势不一。环峰四外,俱是松杉之类古木,大都一抱以上,叁天蔽日,衬得景物越发y晦。

  这是左元洞十三限入口,平日为众弟子修炼入定之所。在少元洞内炼到能够服气辟谷,或是师恩准其速成,赐了辟谷灵丹,然後仍须常年在这峰壁小洞x中潜修。如若修炼未到功候,休说游行自在,便连本府偌大一片仙景,都好比千仞g墙,人天界隔,休想能够游涉。只每日有一定时,可以随意在峰侧一带和峰左青溪坪、古辉阁两处,与众同门互相比剑观摩。

  左元洞在峰腰,约有方丈大小,看去y森森的。绕向峰後一看,正对前洞,还有一个後洞,洞门上横刻着“心门意户”四个朱书古篆和些符偈。由这心门意户通行,越过内中十二道大限,经由前洞口飞出,始得下山修积。

  此洞长大不过十馀丈,由前洞口直望後洞口,空无一物。洞与外观孤峰一般大小,比起两边洞门却高得多,地也凹下,共只三数十丈方圆,洞壁彷佛甚薄,看去不似石土凝成。用手微叩,渊渊作金铁声。却设有难关大限十三道之多,六贼七害,动念即至,防不胜防,但是势较火宅柔和,为害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