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118(1/2)

加入书签

  第百十七节神阙淫鲨

  五道金光,突见散化如晕,晕光中扑下身来,就是灵峤宫的管青衣、陈文玑、赵蕙及两个同样美艳的少女。形影现处,管青衣先到,急不及待,把香喷喷热烘烘的娇躯挤入阴魔怀内,似能透出火般地紧贴,捧紧阴魔头首,把丰厚红润娇软的樱唇凑压过来,先来一个热辣辣的湿吻。娇舌伸了过来,冰芳清凉,香唾馥沃浓麝,入喉透心,燃放满腔热血,若火山熔岩冲激会阴。

  陈文玑飞输了一步,也不甘心,从阴魔背後揽着,把一双玉手伸下阴魔腿根,抽出那无坚不摧的茎,狼狼的搓揉抹捋,把会阴的熔岩引爆,汹涌灌注,充撑得金钢魔粗长狰狞,炽热坚硬火烫,把管青衣悬空撬升,伸透出管青衣娇臀胯外。龟头热气蒸腾,连周边的水气都一鼓全收,蒸成了薄雾。

  赵蕙较为矜持,与旁立的同来二女仙,看着似香覃的突出龟头前部有若船头昂起上翘,目睹这种罕有类型,名器中的名器,齐现面红耳赤,欲火腾飚,眉目含春,桃花妖艳。更被龟头热浪幅射入,膣壁翻腾酸痹,不禁玉腿交剪,自我磨挪。浑身散发热情烧火的魅力,更充满了野性的诱惑!这娘们果然是个骚婊子,一碰到男人就大发特发其骚。

  管青衣被茎贴压户,从腿根撬起,炙得气竭筋疲,瘫伏在阴魔肩上。赵蕙才介绍同来另二女。一名宫琳是甘碧梧弟子,一名花绿绮,乃三师伯兜元仙史邢曼门下,俱是娇艳如花,一样的玲珑浮凸,腰肢纤幼、婀娜多姿,曼妙惹火,硕大的乳球、阴阜胀撑衣裙。

  赵蕙道:“卢妪的吸星神簪替你代劳,借来了,你何以谢我们。”

  阴魔傲笑道:“弟子无德无能,只有一枝之长,仙子不嫌狰狞,在下定当尽所能。”

  赵蕙又喜又恨,气结道:“既知狰狞,你就不会温柔些吗!就是太尽所能,颇令人有爱又恨,在在要人求饶,也不敛慢。”

  你口水多多,陈文玑已情怀荡漾,深藏的如焚欲火,如渴骥奔泉,无论身心都完全开放在欲焰的支配之下,表现极其淫荡疯狂,就此露天幕地,推开筋酥脉软的管青衣,按下阴魔,先打了一个幕天席地的赤裸野战。

  五女仙颇知不能给阴魔主宰抽插,那会撞得她们回不到气,被个别击溃,早有默契,以车轮战,行凤在上的交沟体位,主宰摇套旋磨,控制抽插的节奏和深度,由另四仙紧持阴魔四肢,莫使作怪。

  陈文玑行的是空翻蝶姿势,扶阴魔仰卧,展其两足,正面跨坐上阴魔严人英腰上,狼忙的挫身套进巨入牝穴中,感觉到更深的插入花芯,紧凑迫贴壁,把她的空虚填满,无有一点点间隙。女上位是能直接刺激到阴蒂,强劲的刺激满足得陈文玑一阵眩晕,把娇臀向着巨紧紧地逼过去,前後晃动,挤压着,贴着那充满了穴的巨,紧紧的绕圈绞缠。

  巨筋突兀,在那不断收缩的膣糜肌上轻轻磨动,磨得陈文玑性兴奋高涨,血压上升,刺激血液流往阴道壁,海绵体和血管组织充血,压抑着并排的静脉,使血液回流受阻。透过静脉澎胀,大阴唇、小阴唇充满血液而肿胀增厚,阴蒂也膨胀变大。越是隆起,越是强硬,对压力越时敏感,女性到此才能说是引起性趣。血压激烈起来,感到牝穴温暖,引起子宫有节奏性的收缩。

  阴魔感觉到巨被软柔但却又有绝妙的力劲包裹,虽然动作受到了绝对的限制,纯粹由陈文玑操控,但从欲海征伐出来的心识,知道做一个绝对受控的小男人,并不可能蠃取芳心,更只会受到歧视,一切无有是处。灵峤淫娃是给阴魔在峨眉的速战速决插得魂飞魄散,才矫枉过正。

  雌性的先天质素还是需要被雄性征压才能享受到震撼的性趣。只是因道德枷锁,女性羞於启齿,以至难以尽如她意,化作出墙红杏,饲养小白面以舒畅其不足,却得不到震撼的高潮,少不免对小男人鄙视,形成小男人的低劣地位。

  阴魔可不是被紧持了四肢就束缚得成。要反攻,当然得有雄强的腰力,挺得起身上的娇娃。迎逆着陈文玑的款摆套捋,挺起硕大龟头深深在她穴花芯上顶撞。陈文玑不由自主的浑身昂屹,强劲的刺激冲擦到灵台上去。这些反应是壁充血过度的急放,做成的不由自主反应,被标签为淫荡,所以妇女视为羞赧。

  陈文玑感到深处的悸动和震颤,那娇俏的脸庞上满带着激情痴迷陶醉,不住地喘气。阴魔每一下挺顶,都直贯花芯,让敏感娇弱的花蕊承受着快乐的重击,花芯一张一弛,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的冲击着的陈文玑心房。一股暖烘烘又带酥麻的感觉从陈文玑穴直窜而上。舒爽得每个细胞怦然活跃,一股热气随意游走四肢百骸,慢慢地汇聚。一阵阵酥麻的快感,蚀骨销魂,酸痒赞心,慵倦得骨软精疲,有若快要溶化,嘤咛呓喔的娇喘呻吟。

  阴魔把先天真气从龟头马眼导入陈文玑玄关,毫无阻滞地直贯子宫深处,深深地占据了陈文玑情欲的要害,顺七大春情穴游走跳荡,逗得陈文玑浑身滚热抖震。达到了性高潮,乳房明显增大和出现红晕,垂下的奶子急遽晃动,稍经动作便狂放的摇摇曳起来。吃吃的娇笑着,笑得胴体抖动。晃动出雪白乳浪,淫荡的摇晃,乳蒂猩红闪亮,划拨着流窜的虹彩。

  典型的高潮是子宫膣肌的不断进行收缩,阴道附近的肌肉也节律性痉挛,带动着穴膣肉绞磨茎,绞得龟头酸痹,同进高潮。阴魔魔强劲,追求更劲压的澌磨,把淫侣催入难以承受的欲仙欲死境界。陈文玑臀瓣不知不觉中渐渐地松弛,一阵阵黏腻而灼热的淫水阴精水滑漉漉的倒灌出来。

  陈文玑的阴精被阴魔一吸一啜,爽得整个人都在飘飘然下,说不尽的舒泰,动也动不得。被赵蕙掺扶下来,由宫琳轮替上去。

  宫琳行凤在上後背式之背飞凫体位,背面跨骑阴魔腹上,抱巨纳入牝穴後,双手按在阴魔膝盖上,形成一个杠杆作用,使臀部的上下捣动更为有力。阴茎从这个不寻常的角度进入,保留着兽畜类从後挺进的变化,重点是研磨那近会阴的阴唇末端。因阴唇末端的按压下巨入契角度,道前壁的敏感点遂成撞击的重点,兴奋勃大而隆起。穴深处的花心口更像小嘴一样凑着马眼吮吸,发出或急或缓的吸力。

  雪白的肥臀更加高高翘起,高大肥嫩,上下颠簸,泛起一圈圈外扩的臀浪,陪衬着丰满的香躯,乳房和屁股都是鼓鼓的。腰是腰,奶是奶,屁股是屁股,动起来更加充满诱惑力。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旋磨转摆,贪婪地追逐阳具怂哪所带来的快感。只见嫩肉鲜红波浪起伏,正在一缩一涨地鼓动着,阴道又满又胀,随着旋转筛动的刺激下,居然撑不了两三下就泄了,浑身酥软的倒在阴魔严人英的身上。小嘴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媚眼半闭,如痴如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全身的香汗淋漓像刚从水里捞起一样,璎唇娇喘吁吁如兰,不断“啊啊”地泄出轻声哼叫。

  魔猛地一颤,竟又粗壮了许多。这霎那之间,小穴里彷佛原有的电流又加了压,更猛然一伸,刺出一种强大的电波,像无数只钢针射向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产生一种高度兴奋的魔力,刺激着她整个的身心。那闪电般的强烈刺激,在美艳淫女的胸膛里不断地轰呜,炸响。又痛、又胀、又酥、又麻、又酸、又痒。

  真是五味杂呈!

  “啊┅┅心肝宝贝┅┅你真厉害┅┅得姐姐┅┅都快要┅┅崩溃了┅┅浪水都快要┅┅要流乾了┅┅你真是要我┅┅我的命啦┅┅小冤家┅┅噢!呀┅┅呀┅┅我又┅┅丢了┅┅”

  从子宫深处迸发出来的玉女阴精,由龟头马眼吸尽无遗,宫琳泄得酸麻无力,由管青衣替代。

  管青衣早些时以热吻挑情,却被阴魔反刍,引爆欲火焚心,又痒又怯的兢兢业业把魔吞咽,已全身发软无力,赤裸酥绵的软滑香躯俯倾贴紧着阴魔,无法自己。再被阴魔聚气急撑魔,粗壮火热的猛力的直贯花心,强烈而又突如其来,促使她全身直挺起来,胸前一双修长玉乳急促弹跳,上下起伏,抖出一波接着一波的诱人乳浪。乌润汗湿的秀发披下来,黑白相映,培添目眩神迷。

  肉在穴内弹跳,搔刮出阵阵酸麻、膨涨。管青衣不堪刺激般的跟着急速地跳动,整个娇躯到处都变得软疲晃曳,周身似火的不停抖颤,酥麻痹痒,下意识的四肢爪实阴魔。只能昂起似桃花的面庞,娇俏的脸庞上现出极度欢愉的神韵,瞪着水汪汪的媚眼,一面的痴迷陶醉,咿呀咿呀的喘息吐气,发出酸软无力的呻吟。玉掌轻撑胸前,想要套动却又无力,娇媚得令人怜惜。

  越坚强,越辟张,是一阴一阳,相须而行。骨盆的抽做成不随意的溢血暖流从骨盆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因收缩和颤抖而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冲到脑际上去,爽的眼冒金星,口中「哎呀~~哎呀~~」的娇声呼噜,享受着极大的感官刺激,达到性高潮顶峰。快感的感受好比分娩时轻度的阵痛,管青衣不禁激烈呼号:“哎┅┅呀┅┅亲爱的┅┅花芯麻┅┅麻了┅┅要┅┅泄了┅┅要┅┅呀┅┅我要泄了┅┅”

  爽得如一滩湿泥,泄出一股股的热精,应声而出,滋补了阴魔的胚胎。

  花绿绮真有闻名不足以比见面之感,心存怯懦,采凤在上之合腿势,把阴魔严人英双腿分开。正面跨坐,怯生生的扶持魔,缓缓契入娇。此际初逢盖世霸,也真被撑得膣痹麻。入进後,才慢慢躺下,合拢一双玉腿。因为双腿合拢,肉洞猛然收紧起来,穴内膣肉将玉茎紧紧含住,紧窄厉害。龟头感受到更多压力,带给双方更刺激的快感。这种强烈感觉通常令男子很快达到高潮。

  阴魔无相无我,快感泛若流水,享受过就调元复气。花绿绮可就为快感泛淹,的互压使爽痒的感觉扩散全身,乌润汗湿的秀发披了下来,摩挲娇弱地颤着。腰肢急摆,阴户猛抬,夹捋不已。一双抖颠的豪乳,荡磨着雄健胸膛,压力使乳乳头搏动起来,并像火一样燃烧着,蒸蕴出几多浓郁的乳香。

  清雅美丽的绝色少女桃腮晕红,发放出迷人娇态,骚媚浪荡,微张着那鲜红娇艳的红唇,发放着勾心夺魂的媚态,微翘的樱桃小嘴吐出沉重的呼吸中带着轻柔的噫嘤慵喘,听来更是刺激得若一团无形烈火。牝穴中气热如,温热滑腻的淫水溢涛灾涌,在龟头上舔舐。那酥痒难当的快感令她陶醉,销魂,浑身酥软,香汗淋。不断地发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似是幽怨,又若难过的细细娇喘,媚眼如丝的娇媚嗲态,真令人如痴如醉,意气勇猛。

  情益悦,魔伸缩摇转甚急,穿梭着一张一缩的咬合。花绿绮感到快要爆炸,足舒目暝,齿闭紧,鼻息微缓,神思昏迷,娇息吁喘,颤声不绝。,低沈的「咿咿唔唔」淫叫,含糊不清,越来越浪兴摇荡,不住泛出欲仙欲死、动人心魄的光辉。

  气喘声颤等状是女人自泄阴精之验,只有道行精湛,能对景忘情,在欲而心无欲,乃能得之。阴魔严人英先天真气透澈花芯玄关,阴精一泄如注。

  花绿绮既泄,阴魔即上吸鼻气,下吸滑津。盖鼻为天门居上元,下元为命门,在阴宫,其关常闭而不开,内育玄药名黑铅,又名月华,其津滑。凡媾会,女情吒媚,面赤声颤,气乃泄,其关始开,津乃溢。阴魔一抽一吸,抽中有吸,上下贯通相应,引阴精逆流而上,从尾闾搬运逆上督脉,串夹背,透昆仑,入泥丸,流注於口,化为琼浆,随唇止息,舌搅华池,会混神水和合,咽下重楼,直至丹田,方得精气周流,为有用之物。

  赵蕙冷眼旁观,知花绿绮泄精受吸,不敢面对阴魔,采凤在上之合腿势,作後背式的首足互掉。那阴壁膣肉便向内吸合,紧紧地将魔含住,轻轻磨动。面对式因耻骨互碰而难以紧贴;後背式则耻骨涉虚,更容巨深入。阴魔顶起大龟头深深地在花芯上顶弄一下,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下腹直逼喉赵蕙屯头。粗大的龟头撑满在湿润紧凑的洞不住地脉动鼓胀。魔更能伸缩弯摆,粗大龟头的角摩擦蜜洞内壁的敏感嫩肉,加重璧花芯的刮磨,擦出触电的刺激,火撩般冲击赵蕙香躯,通过骨盆蔓延至全身,全身陡然僵直屹挺,手指都颤抖起来,乳房、颈项、臀部、背部都感到非常的紧蹦。

  性兴奋高涨,流窜全身,性感带部份变得非常敏感,血压上升而压抑静脉,血液不回流,大小阴唇充满血液,隆起强硬,热烫地牢牢夹实绞缠着那撑满穴肉。大脑中枢少了血液供应,达致轻度眩晕的高潮境界,有若飘入云霄的悬浮感觉。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着。特别娇弱、特别软媚的娇喘从喉间奔出,喘息声时续时断,时快时慢,嘤咛呓喔摆殿臀扭动。

  高潮绝顶也来得迅速,周边肌肉收缩、阴道和子宫发生痉挛,出现不自主的抽动,穴深处的花芯更凑紧马眼吮吸,发出或急或缓的吸力,更揩磨出逐渐增强的激情波涛。璧痉挛令血液回流,重归大脑中枢,激荡成坠落或敞开的感觉。一点一点地烧得赵蕙骨疲筋酥,全身麻软,粉臀不断痉挛颤抖。忍不住的淫叫声既淫荡又羞涩,欲拒还迎,雪白的肥臀上下颠簸着,泛起一圈圈外扩的臀浪,已玄关失控,阴精涓滴外流。巨的啜吸阴精更使赵蕙三尸元神爽得再没办法动弹。

  阴魔在五女仙娇躯牝穴上,轮番流撬,每个淫娃都是筋疲力竭,还贪婪不舍,要同门扶离巨,才依依不舍的交换位置。到赵蕙也瘫痪无力,五女仙就只能黏糊在阴魔身上,哼唧呻吟。

  阴魔只把赵蕙泄出的阴精采撷,可不敢伤及元阴,意图翻身向另四女采战,却感应到一朵彩云从岭峰顶飚下。主持彩云的是一个像若六、七岁的小女孩,生得娇小玲珑,粉弯玉股也是具体而微。阴魔的先天真气扫瞄出是天心环心法,知是宫阙诸女仙久候不耐,驱动彩云前来招唤。

  彩云将六条肉虫一齐包没,沿岭脊卷上青帝宫阙。阴魔才知宫阙隐匿深藏,祥云横亘闭锁,垣环宫殿,所以来时只见那些天然山径,高入云端,无从得见宫庭。

  彩云裹了五小仙往後殿飘去,留下阴魔在内殿。殿内空旷温香,地上满铺毡褥,团花簇锦,软若棉絮,柔韧处莫悉其厚,卧在其中若托在云海之上,却非浮游。殿顶圆拱体环,外壁平分八瓣,全部以琉璃嵌,比铜镜更为明亮。因角度叁差,有昂有俯,把殿内肉虫映入琉璃的不桐角度。

  甘碧梧、丁嫦早已在殿内守候,夥同三女仙,成五瓣梅花,把阴魔圈瓣中,都是赤条条的搔首弄姿,互相挑逗,淫蘼霏霏,赤裸裸的表达内心、肉体对淫的狂炽需求。三女仙俱是灵峤宫赤仗真人女弟子,姚瑟二师姊,兜元仙史邢曼三师姊及罗茵六师妹。都是蓝田玉实培养出来的精品,曲线玲珑浮凸,一头金发,阴毛却是乌黑丛厚,长挛茸耸。西牛贺洲的高头大马,更能夸耀那丰硕乳球。阴唇阔大且厚,大小阴唇松弛泡肿,垂出阜外,记录下穴使用之频繁,荒淫无度,致优生发达。无奈黑瘀碍眼,控诉着那些废软弱无力,压不成阴唇血液回流,积聚得色斑沉淀。纵是淫门差劲,也无碍五女仙的殆人骄态,显出金、土、木、水、火五行腰身的不同魅力,神韵各异,颇为惹火。

  魔不甘示弱,茎上血脉筋胳浮凸胀张,更显纠结狰狞,隐隐约约似是群龙围拢龟头,若在张牙舞爪,择人而噬,挑逗得五女仙无一不腰酸痹,淫水翻潮。

  姚瑟以师姊专贵,先行主动凌坐阴魔身上,轻易把巨套入内。金形腰身圆韧结实,显示个性坚韧强悍,乳房饱满怒耸,硕挺而不坠;属於性欲强烈,充满饥渴的内心都在呐喊着:只要我喜欢,有什麽不可以?无需男人挑逗,甚至主动要求、需索无度。这种女人禁不起一点刺激或野性的呼唤,轻触其乳头,就会马上忘乎所以。

  因两个师妹败在阴魔下,姚瑟未敢托大轻敌,要以五行合混,合克阴魔的地支真气。四师妹分坐阴魔双掌两膝,拼肩互靠为倚角,通五行身躯本气互调。

  惜未能五行合运,改不了道的体相,套之主自有其偏执,存交错之隙。

  夫女之胜男,犹水之灭火。水火不济,纵不灭也耀不出光的小男人,苟且偷安;而火旺却水蒸,克若寇雠,必无两全。水火得济,则如釜鼎之能和五味,知而行之,以成羹霍,必需有金媒之受克,克为财,足以载水。无奈外观辉煌,实是两败转化。

  阴魔以使命之铜椰限期尚远,有的是时间,不以坚急攻,可慢火煎鱼,不作攻克为尚,以生泄为本。生泄之道,崇尚和谐。如水之於木,慕木的高大威猛,甘愿依附,奉献一切以助木之长成,是爱的牺牲,生之者也。而泄也者,是似水的千依百顺,谄媚之以甜言蜜语,引动欲求的升华,诱导出舍弃一切,从讹诈得来。虽不及两情相悦,也堪取乐子,享受当然舒适得多。

  上乘御女,工挹吮吸。阴魔瞑目闭口,但以鼻微微导引,行气相应,去故纳新,凝定心志,元阳真气常住丹田,以养精神,曰锁闭玄关。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游心太清之上,委形何有之乡。摄住谷道,欲击不击,待彼之劳,养我之逸,潜聚元神入龟头,默视来势,顺遇而变。

  姚瑟腰身金形坚实,藏阴精於肺,开窍於鼻。五女仙未能融运五行,藏套巨之璧仍是金坚,阳气飘溢,性属申猴,猴性不安。阴魔真气化亥支猪性,容涨善纳。申金生亥水,水柔无忤,巨经得起姚瑟像麻花糖似地发疯地扭动,钢强刮久挫,搜括入骨。姚瑟得前所未有的心舒体畅,如温泉注入体内,涨化春溶。姚瑟沉醉入温柔快感,元神松懈,无遮无拦。

  滴水蚀钢。阴魔先天真气乘隙入楔,回避姚瑟体内五行真气,穿越花芯,施展催阳淫法,元阳如暴洪涌入姚瑟体内,与元阴溶和,诱动直入姚瑟三尸元神。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带来一股又一股的酥麻酸痒滋味传遍全身,自然生热且急,钢也自动摇。

  每一次直达花芯,真阳附拥,给姚瑟带来筋酥肉麻,骨骼疲软,咿呀咿呀的喘气,哼哼叽叽地呻吟,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呼,彷佛要将淫欲彻底叫出樱唇:“好棒!好棒!┅┅好孩子乖┅┅喔!宝贝,乖哦┅哦┅┅哦┅哦┅”

  这个怨妇长期处在性饥渴中,心中的欲火积压得太久了,好像火山暴发似的骚浪起来。不住的酸麻,涨化,春溶,爽朗,声颤不止,娇喘嘘嘘。金质咽於气喘,肺也,肺气至鼻中涕出。强敌自佚,阴魔动而不施,粗挺的魔在火烫的穴内不断灌注元阳,姚瑟很快地就感到全身发软,玄关爆炸。二气交精,流液相通。

  阴魔散去了守元神通,龟头紧抵子宫,逆旋花芯,吸收着泄出来的阴精。索精引气,自尾闾上流,直入泥丸,灌溉朱室。脑气下降肾宫,流入琼台,精气化洽,是谓还精。摄纳之元阴,交融直窜全身经络。神明统归,不寒不热,不饥不饱,还精补益,道生不息。

  姚瑟阴精漏泄无收,疲惫不堪,犹恋栈不舍。金之不克是患於水,邢曼以土厚腰身入替。土厚撑而韧,身材浑润丰满、乳球累坠、肩圆臀耸,善承而索纳,惯克亥水,土身藏阴精於脾,开窍於口,性属辰龙,龙性缠绵。膣有如旋梯,咂压紧贴无隙,一圈圈的肉环锁紧夹闭,紧紧地收夹卷捆,铁箍般将茎紧夹,似乎要把肉挤压成酱。松时吸得龟头散松气化,亥水困囚无遁。

  魔以剩馀水气为引,先天真气导元阳回归丹田,承所得於姚瑟的金质元阴,转化酉支性,排泥善啄。魔茎变得坚实,经得起邢曼挤压,似泄非泄。辰土生酉金,金土同属四大之地,和混而不合质,外缘散化,混淆入土。邢曼土厚得金气,有孕的徵兆,浮大地的光荣。如土性的有容仍大,实质优柔寡断,给坚强的引导。金藏则土浮,渐渐啄入花芯,有胎动的快感,令邢曼身心舒畅,甘愿供育。

  酉支真气丝幼坚锐,啄穿土层,波及邢曼三尸元神,会合丝丝清凉的元阴,擦得邢曼神智昏眩,不狩不拦,放入一股热气由小腹中升起,游走四肢百骸,慢慢地汇聚,遍体酸痒酥麻,奇趣绵绵。邢曼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充实换来丝丝酥淋的快感,激情升涌充斥淹没了灵智,引出深藏骨内的春情欲焰,享受那性的高潮,意识开始模糊,任陶醉的情怀一直泛滥深到她的灵魂深处。

  脾气至也,阴精自漏,阴魔加以先天真气潜入搜刮,邢曼灵台也浮离太虚,开窍於口,娇呼不断:“啊┅┅┅可爱的儿┅┅好心的乖乖┅┅┅宝宝┅┅┅我的心肝┅┅┅你真是我的命┅嗯┅┅┅嗯┅┅┅舒服呵!┅┅┅好舒服┅┅唔┅啊┅好爽┅嗯┅好爽┅又流出来了┅┅┅”

  邢曼在泄身後已经彻底地失去了自主的意识,如醉如痴,神魂荡漾,只能无意识地呻吟浪叫,荡魄销魂,完全迷失了一切。螓首低俯嘤吟,频於失控,为金气啄削。虚娇喘及含糊的叫声,随着喉间断断续续的轻喘款摆吐语呢喃,娇喘,喘息着,轻微的呻吟,酸软无力的呻吟,全身已发软无力,整个人在瞬间好像连骨头都化掉了,只剩下一团软泥。

  克金唯火,罗茵鸢肩宽平,斜削直束下窄腰,坳起高翘的耸臀,胸前峰乳峭拨尖锐,有着火辣辣的性感,金钢也销熔。火色赤於南,藏阴精於心,开窍於耳,阳气冲厉,性属午马,马性勇敏。

  罗茵移离邢曼,互调岗位,压坐上阴魔腿根,把巨套入娇嫩浅紧暖的窿,若摇若捋,环口徘徊揩扫,自然的散发出一种蛊惑迷人的慵懒春情;乌云叠鬓,杏脸桃腮,浅淡春山,微翘的红唇都含着一股媚态;赤裸的肉体洁白晕红,娇柔腰柳摇曳着高耸的乳峰,起伏有致,散发着淫荡艳女的魅力,份外诱人。

  火之力在其尖,伸缩不定,幻变无方,花芯啜力特强,道内火热得有如熔炉一般,就像一团热烫的火,缠了又吸。其用在转换气机,分化重组,输送真元以交换生气。看似公平,和谐互调,实是强弱悬殊,效果有异。气之弱者,精英争夺得送,被同化了以回转後,其影响力非轻。气强一方,非无所容的渣滓,谁肯去那贫瘠不毛之境,回转後也是饱受歧视排斥,其容身之机,还是有用於威凌弱侣。

  不过阴魔先天无相,不受制於後天层次。火泄生土,借邢曼辰土体气,熔酉金为丑土,尚牛性不动之静。魔屹栓厚撑罗茵洞,据其火气之腹地,渐粗渐伸,坚挺在罗茵那火烫的穴内抵住花芯嫩肉,连连地跳动,轻柔细致在内滑动,一寸寸地抚爱那火锅膣壁。

  罗茵元阴火焰得土气而充实,主意多多,层出不穷,对上有容仍大,事事跟随,整个人吸啜得飘飘然,说不尽的舒泰,不以克抗设防。阴魔输出的精英忠於使命,乘虚蹈隙,若是一群特务,拢聚淤滞的气机为用。淤滞的气机本就受斥於原体,一经策反,更是捣乱的先锋。

  渐渐积成土盈火泯,火灰滞延罗茵元气火眼,透穿花芯,涉及三尸元神。罗茵恁地一股酥麻直透心扉,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将她整个阴户撑得结结实实,伸时顶球如散入云霄,缩时如开闸灌溉,顺经脉贯注全身每个穴窟,充实得又胀又麻每一个细胞被欲火烧得酸麻酥痒。面颊赤滟,眉靥乍生,心气至也。耳鸣心震,吃吃的娇笑,笑得胴体抖动,血液在体内循环奔腾,内心的热潮,像泉水般膨拜着。积盈的热情就像充血般欲燃爆开来,阴精泄如流泉。

  阴魔真气摹拟先天,无边无际,只存而不撷。罗茵乐不思截,也嘤咛呓息转急,也没有办法止得住体内的欲火。每一次的扭动,体内的欲火也在随着不断地增加。压不住那从体内涌出、不断翻腾的欲焰火气。不断泄出娇腻淫荡的呻吟,娇慵无力。姚瑟惧罗茵败道,命甘碧梧接替。

  甘碧梧曾受阴魔勇挫,寅虎虽猛而威已怯,木形腰身已直不起来,昂挺雅拨的傲凌木性现出千层树皮,为退撤保元作准备。木居东其色青,藏阴精於肝,开窍於目,未已肝气先至,眼光涎沥,斜视送情。

  木弱土刚,湿淋淋的阴道虽然不规则地收缩,全无空隙的挤压研,却磨动土也濒折无功。阴魔还需引发甘碧梧气机,拨土纵火,转罗茵午火为巳火,与寅木和谐。火热的巨不离不压,采补之深浅只在阴魔严人英方寸一念。魔弹跳无方,元阳涌入龟头顶部,缓缓炸出巳蛇火,烤炙寅木春情,使甘碧梧心神温馨,念虑安闲,灵魂彷佛软绵绵像踏在云雾中,飘摇外浮,涟漪春波的荡漾着心湖,遍体舒泰。

  木助火盛,穴深处开始逐渐换为火热,那魔深深热化花芯,一股温热的洪流,温柔地浸润着千层玉体,一直深到她的灵魂深处。木性傲,得千变万化的诱惑,光怪陆离,辉煌出众,甘碧梧陶醉,销魂,浑身酥软,一股酥麻快感便往上窜升,轻飘飘的浮游感和麻痹,令整个娇驱像充饱了气似的轻飘,两个乳峰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

  甘碧梧受火蛇热气贯得欲火焚心,花芯开放,浑身酥酸,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忍不住频频喘气。瞬间已完全崩溃,含糊不清的浪叫:“小淫妇快融化了┅啊┅啊┅咯咯┅┅喔┅┅好舒服┅┅又痒又麻┅┅全身快散了┅啊┅┅啊┅┅┅来了┅┅又来了┅┅啊┅┅喔┅┅好┅好美┅┅好美┅┅”

  木火相生,谐中见漏,只惜漏者爱其高潮舒适,任意挥霍无度。让灼热的火焰在体内扩张,由点而面,子宫都被撑开的火辣冲击,青春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烧了又烧,烧得她浑身发热。那热焚焚的烈火快要把她烧焦了,筋脉皆酥,瘫软如绵,灵魂彷佛出窍,到了九霄云,慵软软的再起不来。

  丁嫦知甘碧梧不堪重摘,自持修为深厚,子水虽曾受克於阴魔的辰支真气,却因阴魔後天修为尚浅,却只阻而不填。替下甘碧梧,跨临阴魔严人英端。珠圆玉润的腰身,得水之形,有水旺之实,自料得五行合运,娇淫水汪汪,容姚瑟的金气、摄甘碧梧的木质,无惧阴魔之辰土真气,料也再阻拦不住。

  水凝於北而色黑,藏阴精於肾,开窍於二阴。阴魔不以巳火为抗,敛火化木,借甘碧梧寅木为引,转为卯木,兔性飘忽而狡,善备三窟,水淹不沉。巨受淹而不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