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118(1/2)

加入书签

  第百十七节神阙y鲨

  五道金光,突见散化如晕,晕光中扑下身来,就是灵峤g的管青衣、陈文玑、赵蕙及两个同样美艳的少女。形影现处,管青衣先到,急不及待,把香喷喷热烘烘的娇躯挤入y魔怀内,似能透出火般地紧贴,捧紧y魔头首,把丰厚红润娇软的樱唇凑压过来,先来一个热辣辣的湿吻。娇舌伸了过来,冰芳清凉,香唾馥沃浓麝,入喉透心,燃放满腔热血,若火山熔岩冲激会y。

  陈文玑飞输了一步,也不甘心,从y魔背後揽着,把一双玉手伸下y魔腿g,抽出那无坚不摧的j,狼狼的搓揉抹捋,把会y的熔岩引爆,汹涌灌注,充撑得金钢魔chu长狰狞,炽热坚硬火烫,把管青衣悬空撬升,伸透出管青衣娇臀胯外。g头热气蒸腾,连周边的水气都一鼓全收,蒸成了薄雾。

  赵蕙较为矜持,与旁立的同来二女仙,看着似香覃的突出g头前部有若船头昂起上翘,目睹这种罕有类型,名器中的名器,齐现面红耳赤,欲火腾飚,眉目含春,桃花妖艳。更被g头热浪幅s入,膣壁翻腾酸痹,不禁玉腿交剪,自我磨挪。浑身散发热情烧火的魅力,更充满了野x的诱惑!这娘们果然是个骚婊子,一碰到男人就大发特发其骚。

  管青衣被j贴压户,从腿g撬起,炙得气竭筋疲,瘫伏在y魔肩上。赵蕙才介绍同来另二女。一名g琳是甘碧梧弟子,一名花绿绮,乃三师伯兜元仙史邢曼门下,俱是娇艳如花,一样的玲珑浮凸,腰肢纤幼、婀娜多姿,曼妙惹火,硕大的r球、y阜胀撑衣裙。

  赵蕙道:“卢妪的吸星神簪替你代劳,借来了,你何以谢我们。”

  y魔傲笑道:“弟子无德无能,只有一枝之长,仙子不嫌狰狞,在下定当尽所能。”

  赵蕙又喜又恨,气结道:“既知狰狞,你就不会温柔些吗!就是太尽所能,颇令人有爱又恨,在在要人求饶,也不敛慢。”

  你口水多多,陈文玑已情怀荡漾,深藏的如焚欲火,如渴骥奔泉,无论身心都完全开放在欲焰的支配之下,表现极其y荡疯狂,就此露天幕地,推开筋酥脉软的管青衣,按下y魔,先打了一个幕天席地的赤裸野战。

  五女仙颇知不能给y魔主宰抽c,那会撞得她们回不到气,被个别击溃,早有默契,以车轮战,行凤在上的交沟体位,主宰摇套旋磨,控制抽c的节奏和深度,由另四仙紧持y魔四肢,莫使作怪。

  陈文玑行的是空翻蝶姿势,扶y魔仰卧,展其两足,正面跨坐上y魔严人英腰上,狼忙的挫身套进巨入牝x中,感觉到更深的c入花芯,紧凑迫贴壁,把她的空虚填满,无有一点点间隙。女上位是能直接刺激到y蒂,强劲的刺激满足得陈文玑一阵眩晕,把娇臀向着巨紧紧地逼过去,前後晃动,挤压着,贴着那充满了x的巨,紧紧的绕圈绞缠。

  巨筋突兀,在那不断收缩的膣糜肌上轻轻磨动,磨得陈文玑x兴奋高涨,血压上升,刺激血y流往y道壁,海绵体和血管组织充血,压抑着并排的静脉,使血y回流受阻。透过静脉澎胀,大y唇、小y唇充满血y而肿胀增厚,y蒂也膨胀变大。越是隆起,越是强硬,对压力越时敏感,女x到此才能说是引起x趣。血压激烈起来,感到牝x温暖,引起子g有节奏x的收缩。

  y魔感觉到巨被软柔但却又有绝妙的力劲包裹,虽然动作受到了绝对的限制,纯粹由陈文玑c控,但从欲海征伐出来的心识,知道做一个绝对受控的小男人,并不可能蠃取芳心,更只会受到歧视,一切无有是处。灵峤y娃是给y魔在峨眉的速战速决c得魂飞魄散,才矫枉过正。

  雌x的先天质素还是需要被雄x征压才能享受到震撼的x趣。只是因道德枷锁,女x羞於启齿,以至难以尽如她意,化作出墙红杏,饲养小白面以舒畅其不足,却得不到震撼的高潮,少不免对小男人鄙视,形成小男人的低劣地位。

  y魔可不是被紧持了四肢就束缚得成。要反攻,当然得有雄强的腰力,挺得起身上的娇娃。迎逆着陈文玑的款摆套捋,挺起硕大g头深深在她x花芯上不尽的舒泰,不以克抗设防。y魔输出的j英忠於使命,乘虚蹈隙,若是一群特务,拢聚淤滞的气机为用。淤滞的气机本就受斥於原体,一经策反,更是捣乱的先锋。

  渐渐积成土盈火泯,火灰滞延罗茵元气火眼,透穿花芯,涉及三尸元神。罗茵恁地一股酥麻直透心扉,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将她整个y户撑得结结实实,伸时道:“道友何必太谦?贫道兄弟献丑就是。”

  说罢,同将袍袖一展,立时满台俱是金霞,簇拥着长幼群仙数十馀人,连同金蝉、石生云幢,一齐向空飞起,晃眼越过飞虹挢、红玉坊,破空直上。刚刚穿出凝碧崖上七层云封,升入高空,妙一真人把手一指,一声轻雷响处,金霞连闪,比电还疾,流星过渡,径直往铜椰岛飞去。飞遁迅速,瞬息千里,没有多时,便到了铜椰岛附近海上。

  妙一真人老远便把遁光隐去,遥望海空辽阔,沧波浩荡,水天一色,渺无涯际。铜椰岛方圆千里,偌大一片地方,还有那麽高直一座磁峰,直似一枚翠螺,中间c上一g碧玉簪子,静静地浮沉於滔天巨浸之中,并无丝毫异状。海上全是静荡荡的,休说不似有猛恶阵势,竟看不见一个人影。

  众仙照预拟机宜,隐蔽身形,各按方位列开,分停空中等候,众弟子随在妙一真人身後。妙一真人把手一扬,一声轻雷响处,发出千百丈金光,照耀天地,连附近海水都映成了金色,天宇霞绮,齐闪奇光,绚丽无俦。跟着金光敛去,众仙仍隐,只妙一真人与众弟子一同现身,计有:诸葛警我、岳雯、邓八姑、齐灵云、李英琼、癞姑、廉红药、易静、金蝉、石生、易鼎、易震、甄艮、甄兑、朱文、周轻云、庄易、黄玄极、徐祥鹅、余英男、申若兰、悟修、尉迟火、石奇、向芳淑、郁芳蘅、李文衍、何玫、崔绮、施林、秦寒萼、秦紫玲、牝珠司徒平、孙南、吴文琪、林寒、赵心源,一共三十七人。凌云凤伤在火宅玄关;商风子陪侍周云从未下山;笑和尚闭关未出;严人英去了大荒岛。

  再看下面,已非适才景象,只见全岛地面到处都是残破火烧痕迹。景物调丧,满目荒凉。离地丈许,全岛都是一片灰檬漾的烟雾布满,隐约仍见金光照曜前的安然蜃景。铜椰灵木也只在东面洞後,有十来株较小的,尚还健在;馀者全都断的断,烧的烧,不是化为劫灰,便是连g斩断,横七竖八,东倒西歪,狼藉满地。天痴上人所居洞府已然崩裂,洞词,等话说不通,再把来人一齐现出,恃强硬来。你既设词愚弄,我便将机就计,也和你来软的,看你用什方法证实前言?你身是一教宗主,决不能说了不算,平白和我翻脸。”

  主意想好,冷笑一声,故意问道:“贫道法力浅薄,不能前知。想不到这万二千年小元大劫,竟应在此。如非道友惠然相告,预示先机,贫道和驼鬼罪魁祸首,都是万劫难赎了。本来今日道友宠临,又是专为救我师徒危亡而来,驼鬼虽然万恶,仇恨如山,看在道友金面,命我放却,我也不敢违背。不过我闻这类天劫之源,大抵凶煞之气日积月累,当在地底,千万年来蕴蓄一处,如脓疮高肿,蓄毒已多,终须有个溃裂,犹强弓之张机,引满待人,一触即发。贫道便将驼鬼释放,不过免其挺而走险,不去引发,但是隐患仍存,发作愈晚,为害尤烈,迟早终是为祸生灵。我意道友神通广大,法力回天,又同来许多位道友,虽然隐身空中,相机而作,不屑赐教,到底人多势众。既来此挽回劫运,想必有个通打算。与其只图苟安,贻祸未来,何不传声告知驼鬼,索x指明祸源,令其引发,诸位道友施展法力禁制,使其缓缓宣泄出来,不致蔓延为灾,流毒生灵,岂不比先放驼鬼,祸源仍在强得多麽?”

  妙一真人知他用意,笑答道:“道友之意,以为乙道友真个被困地底,必须道友放他,才得脱出吗?道友已为乙道友化身所愚,以为压困在下,五行真气全指一处,不能行动脱出,却不知圆光中所现景象,乃是乙道友所弄狡猾,那上层禁制内之先天乙木戊土之气不过暂时阻他脱出,并伤害他不得。真身早已深入地层之下,那先天乙木戊土之气更无所施。他此时正用极大法力,玄功变化,已然攻入元磁神峰之下,地肺之上,再穿通下去千三百丈,便是毒火发源的火眼。劫运所关,乙道友,和道友一样,却没算出地肺之中,会由混沌初开以来,蕴伏着这麽一个绝大的祸胎。

  “诚如尊意,这类千万年蕴积地肺中的凶煞玄y毒火,本名太火,元始以前本是一团玄y之气,凝成球团,遍布宇宙,为数以亿万计。多半y阳相为表里,满空飞舞流转,吸收元气,永无停歇。经千万年後,混元之气俱为这类气团吸去,日益长大。待乾坤位定,天宇日高,这类气团飞升天上,齐化列宿星辰,以本身y阳二气吸力牵引,不停飞转,各从其类,以时运行,终古不变。

  “内中独有几团y恶之气,质既重浊,不能飞升天宇,便被包入地肺之中。

  地肺深居地底五千丈下,约有全宙极十分之一大小。形与真肺相同,共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三十二个气包,连在一起。气包大小不等,最小的也有千百里深广,为前古地层隔断。前古地层数共十三,不是坚逾钢铁,便是奇热无比的沸浆层泥,一层比一层难,地质更比它重。

  “那纯y凝积的前古太火,终古以来,深藏於地肺之中,紧贴地肺上层,千万年来地质日益加厚,一层层长上地肺之外。内中不是布满沸浆,便是涨满黑毒之气,奇毒无比,蓄怒已千万年。日益孕育膨胀,越来越大,势最猛烈。每包中心,均有一团厉害无比的玄y真火,地肺之中水、火、风、雷,无不厉害难当。

  只要将外皮攻破,立即破土上升,所过之处,无论金铁石土,遇上便成熔汁。

  “y火更是元磁真气的克星,一烧便燃。一声巨震,千百里的地面立被震裂,直上遥空。上半揭向天空,万里方圆内外,沙石泥土满空飞舞,毒火上冲霄汉,劫云烈焰,布满宇内。全海成为沸汤,腾涌如山,毒热之气,中人立死。灾区蔓延达三万里以上。此外较远之地,亿万生灵虽不至於当时死亡,而热浪毒气流播所及,天时必要发生剧变,水、旱、瘟疫、酷热、奇寒,种种灾祸相次袭来。

  只有极边辽远之区,或者不被波及。

  “必须假手於引发人,使其宣泄。试问谁敢下去?即便深入其中,也只略知大概,仍是徒劳,莫知所措,因在地下太深,难於观察。别人无此法力下去,就有此法力,谁也不肯冒此奇险,身入无底汤火地狱,去受那等苦难。

  “乙道友现时正以全力攻穿地肺。一会,地底熔空,真气鼓荡,越来越猛,地肺中包孕毒火的元胎便猛然爆炸,乙道友随以玄功变化,借着火遁上升,全岛立即粉碎,崩裂陆沉,多神奇的禁制也制它不住。大劫一成,再有多大法力,也无可挽回了。休说乙道友尚不知它为祸如此之烈,不肯罢手出来,即使肯重朋友情面,与道友消嫌释怨,不去攻穿它,好好出来,暂时虽可无事,祸g留存,到时仍要胀裂,揭地而出,并且发作愈晚,其势愈猛。非借此图一观,不能引他舍却险路,否则必由火x横穿过去。

  “道友不信,我请同来诸道友略一施为,便可见出真相了。我们也不把详情告知,道友只须将阵图倒转,使其本末倒置,向那祸胎的尾梢开上一孔,容毒火喷出,缓缓宣泄,便可化险为夷。

  “家师在日,为此曾拜录章,通诚默祷四十九日,发下无边宏愿,遗命贫道等门人弟子,勉斯重任。贫道等此举,固是不无微功。而二位道友本是应劫之人,一念转移,感召祥和,自然功德无量。天仙位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