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4(1/2)

加入书签

  第123节y泵玉实

  易静、英琼、癞姑三女离开铜椰岛,先回峨眉。赶到後山凝碧崖上空不远,遥见袁星驾了神飞来。各位师长回山後便命岳雯传谕袁星、神出洞。因独角神鹫同时奉命往寻主人,袁星、神见时尚早,又知它要经由姑婆岭飞过,恐有妖人阻害,便送了它一程,倒还无事,回程相遇主人,随後同往依还岭飞去。

  当日易静、英琼往岭上幻波池医治神,因开府在即,急於回山,来去匆匆,不曾尽情游赏,有似走马观花。这时旧地重游,知道这座洞天福地不久便辟作自己仙府,长时在此修炼,自然不免加意观察,看明形势,再行择居。这才看出此岭灵境妙处,好生欣幸。

  沿途所见,可供清修的洞x甚多。把全岭游完,易静更想往幻波池一看。英琼闻言想起自己所得手谕,有〈幻波池不到时机不可轻往〉之言,方想劝阻,癞姑已笑道:“易师姊,师父手谕不是说,不到我们在此建立别府,不可往幻波池去吗?”

  易静仍是要去,道:“我不过是想让你观看此间灵迹,就在池旁一游。只在上面看看,又不下去,有什要紧。”

  易静自恃姑母优昙神尼在峨眉派内辈高权重,有老父易周、师尊一真上人大靠山,目空一切,不大把长辈放在眼内。所以姑嫂不和,多是易静起衅。绿鬓仙娘若非法力不逊易周多少,怕难有容身之处。积怨如山,自然无有好评。每当幽会,激情过後,定向y魔倾诉。谎言说上千遍也成真理,何况事实俱在,y魔也为易静任x,致令红珠物归原主,那能不同仇敌忾。命运的关键人物也心怀排斥,易静才堕致九鬼啖生魂,以植物人收场。

  英琼知易静素来说到必行,便未再说,同往中段走去。

  y魔冯吾见众女前来,知易静必生事端,溢出无相法身,在池下洞门外布下先天玄女遁,以防万一。

  三女一猿走到地头,见面前生着大片异草,绿茸茸随风起伏,宛如波浪。每叶长有丈许,又坚又锐,犀利如刀,人兽所不能近。癞姑想起日前英琼所说池景,笑道:“底下是空的吗?”

  易静道:“妙就妙在这片草上。不将这草分开,口说也难详尽,你一看,就知道了。”

  英琼方要拦阻,易静心随手应,手指处,那数百亩方圆一片茂林,立往下面弯折下去。原来上面并非绿草,乃是大片奇树,约有万千棵,环池而生,俱由池畔石隙缝中平伸出来,枝怒发,互相纠结,将全池面盖满,通没一点缝隙。树叶却生得和绿草一样,又繁又密,个个向上。草下水池的水源便在环湖一圈树下石隙缝中,直喷出来,水力奇劲,直s中心。到了中央,激成一个漩涡,飚轮疾转,浪滚花飞。

  癞姑连声夸妙。易静却目光到处,瞥见池底第二座洞门略动了动,好似本来开着,现往里关情景。忙再定睛仔细往下查看,五座洞门全都关得好好的,并无丝毫异状。不禁大为惊讶,心想凭自己的目力,怎会看花了眼?也着实拿它不定。待了一会,仍无动静。英琼、癞姑俱觉留连时久,已在催行。

  易静支开众人,说是把绿草奇树复原就来,却暗使法术,往下一指。这原是佛家的金刚杵,上面的人虽听不出,池底洞门上便受极巨震动,如若原有禁制已破,那门必被撞开,却为玄女遁隔音功能化解了。易静见行法过後,只洞门上光芒乱闪,纹丝未动,既无人出,也无什别的异兆,这才料是自己眼花。行法将池面的奇树碧草上升,恢复原状;一面还在暗中观察。直到池面复原,终无异状,益料池底无事,便返身随众走去。

  艳尸已经y醉,众妖人未敢作主,一场危机说是化解过去,却後患无穷。y魔透艳尸,本来已殖下互不侵犯的意识,待陷杀池内众妖人後,封池绝世,自我逍遥。十月胎成,安排艳尸灭於无影无迹,世无所知。易静的挑衅激起艳尸自保意识,招妖纳邪,弄成连番冲突,y魔不由恨极易静。以y魔前生苦难,受恶毒家族的人海幽禁,非经甄选近不得身来;金须奴以揠苗助长播种嫉妒,重赏口蜜腹剑的整色整水假笑外表,内藏赶尽杀绝的针对,与买凶无异,长日如此迫害,铸成愤世嫉俗的心怀,那得不坐视易静九鬼啖生魂的报应。

  此时法胎已种,幻波池忧戚相关,y魔冯吾不能不监视着这高危祸端。

  当日易静、李英琼、癞姑、袁星、神三人一猿一禽所寻到的居处,就偏在岭南一处幽谷之中,危崖之上。洞旁有清溪一道,绿竹万竿。洞前平坡之上,老桂叁天,荫蔽数亩。更有松杉巢鹤,石磴穿云,水木清华,时闻妙香。加以到处白石嶙嶙,光润如玉,除旁溪大片竹林外,所有松、杉、楠、桂等嘉木茂树,均自石隙之中生出,此外更无寸土。偶有苔藓之属,附生石上,也都绿油油,鲜润欲流,青白相映,分外鲜明。真个灵境清绝,点尘不到,石洞本就清洁,再经袁星收拾,益发净无纤尘。崖是亲昵抚慰,实是挑逗妇女的情欲敏感区。毛女也是经篮田玉实滋补过甚,才长上一身绿毛,内中已是欲火积聚若火山岩浆,一经挑逗便一发不可收拾,欲火飞溅,在y魔圣母怀内颤栗,汗湿的秀发娇弱地抖擞,这第一阶段的粉脸潮红。

  欲火燃烧激素,血气翻腾,觉得双r敏感起来。迅速进入第二阶段是的r房坚硬。贴着y魔圣母的一双坚结玉r变得灼热,虽未发身,也颇庞实蹦挺,瞬息间似乎的胀大了许多。压力使r头搏动起来,并像火一样燃烧着,玉r尖粒受压时挺起撞擦己身r尖,电花闪生,刺激得似涨似缩,奇趣扩散。y魔圣母顺应r球的火热,延手入怀,轻抚r球底部,汇接狂飚的脉冲,顺流推挤。

  毛女未经劫火,即堕入y狼魔掌,被蹂捏得睑热心跳,呼吸混乱而急促,鼻头也告出汗,开始感受到x的需求,伸出一双玉腿交缠着y魔圣母腿干,轻压揩磨,是受挑起了欲火煎熬,内痒滔滔。y唇的海棉体与樱唇呼应,觉到喉咙乾渴,唾y分泌急增。若是应付体内那强烈的欲火,不断地灼烧着冰清玉洁、凝脂软玉般的r体,如同火山爆发。

  蓝田玉实积蕴的熊熊欲火汇集出一股炙热洪流,令她浑身皆酥,感到各处有似麻似痒的味儿,阵阵酥柔快感流畅全身,聚入发胀的玉r,热浪滚烫,蒸蕴出处女的清幽r香。身体轻微地颤抖,颈部和x部香汗淋漓,x虽是未经人道,也在蓝田玉实的过度滋润下,整个都湿润不已,表示x身体已经做好了让jc入的准备。

  玉女芳心中仅剩下一阵阵的羞涩、迷醉,身心都已经充满了x交的欲望,意荡魂迷,yj盈胀欲出,也无需倚赖前戏为他解体。y魔蜕化回冯吾雄躯,硕大无比的滚烫g头挑开这毛女的紧闭y唇,避免强冲的重压,斜斜摆摆的滑过那娇嫩柔软的y唇,慢慢地、轻缓地c入那窄小的x口。

  这毛女初迎具,在恍恍惚惚间也只感觉到y唇传入的欢娱,一波一波的震涌心肺。这是双凤同x恋所无所比拟,就因为缺少了雄兴奋时所独具的一氧化氮。强抽劲c所刺激的是内神经末梢,引动浑身血管收缩,泵来的血气是积压的,为抗磨擦的抗痛作用。一氧化氮从壁进入血脉,驱动气血奔腾波涌,现之外表是气喘声颤。

  处女y唇幼嫩,难堪chu磨,过度剧烈冲c则会致筋抽肌挛,玄关阻闭,不可燥急令深。这毛女的道口更是狭小,魔就在y唇外缓摩柔扫着清爽的唇皮,沾染上凉沁的氛芳,透心拊肺,可不像虎狼年话的燥热,难怪好色多慕少艾,只惜必要临崖尚忍,才能食髓知味。

  在蓝田玉实的j华所促燃的y火,也真把毛女烧得绿毛也泛红光,声颤若凤吟,内痒湿不安,竟扭摇细腰把g头滑吞入那湿濡润滑的火热溪窦。两岸娇声啼不住,翩鸠已过万重山。x感的嗓音极其娇柔软呓,不是寻常咏得出来,也听得出快感之中夹杂着一些痛苦。是蓝田玉实促燃的欲火驱推得急了一些,狂喘的樱桃小嘴还是发出一声声急促哀婉的娇啼,令人血脉贲炽、如醉如痴。

  y魔冯吾无相无我,当然化解了那征伐的兽x,不作焚琴煮鹤,换来残垣败瓦。轻柔的把y侣紧抱,莫使挪动增加痛楚,更捧起娇艳的面庞,温柔的吻搔着红润丰厚的樱唇,分散开那对y唇的注意力。待回过气来,被g头逼压的处女膜流畅着奇异的疏爽,芳心中剩下一阵阵的迷醉,实在是道咬的太紧,包的太爽,却惧怕着随来的剧痛,难以自处,只能羞涩的埋首郎肩,又爱又怕。

  处女膜有如一片雷达,感应细菌的灵敏度非常高,指挥着杀菌内分泌的功能。因应细菌的侵扰而长成,有厚有薄,也会有韧有脆。血脉畅通则柔韧,细菌滋长比内分泌盛的就变厚。厚得非钝圆的g头可压破,就是石女。柔韧得能扩阔又收敛,巧逢幼窄的j,可经千仍是处女。

  贞血是对初开苞的窿强闯撕裂的後果,也是牛噬牡丹,浪费香花。柔韧的膜有高度适应x,在g头徘徊抚压下,杀菌的内分泌活动畅旺,膜片上的分泌盈浸g头的刺激可称人间那得几回尝。糟蹋了,真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g头轻柔的穿梭着那处女膜窄罅的x趣,若不为强撕的痛楚掩盖,也是少女的毕生难忘。男x有财有势还何再处女,而妇女则平生谨此一遭,机缘难再,膜破了,再窄无方,只能回味,所以初恋难忘。其後虽奸夫有硕大j,也只是扩阔,其滋味难比从无缝而凿,所以纵是迷恋奸夫也难替代初凿情郎。

  y魔冯吾志在蓝田玉实j华,强榨下灵效必有所变,不如诱出纯粹。g头透出先天真气助膜片宽松,缓进柔揩,那股酥酥、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毛女挺身侧摇相就,欲深切左右。魔顺而不急,不使压力过强,循序而渐进。伴随着刺痒的快美感一波又一波地侵袭,毛女脸庞上现出极度欢愉的神情,体内涌起的热潮越发强烈,使她连连娇喘,呜呜哼叫。血脉中一浪又一浪的欲焰潮涌,波涛千叠,炙烧得毛女全身火灼酥麻。

  魔缓缓交合,先采下峰,g头徘徊膜罅间,行九九之数,逢九才迈入少许。灵敏的处女膜被揩得又酸又痛又热又湿又紧又爽又麻,牵动上整个娇躯的内分泌系统,窍x胀缩频繁,经脉冲激排涌,泛出汗雾幽香缭绕,呻吟娇呓,欲火狂焰愈燃愈旺,内y水几乎都要沸腾起来,两手抱揽y侣雄躯。

  这时是y蒂充血,欲体之相薄,也是欲y之相当也。魔徐徐迈进,以g压上勃胀的蒂粒,竟是chu大不下指节,足见器优生,其敏感x可比又痒又易痛。这种压觉通过神经传到大脑,娇躯不由自主一阵颤栗,浑身剧抖,颤抖得浑身发烫,娇吟的叫床声渐入高亢,而至伸其两臂,欲切磨其上方,是下采既浓,女气发舒而上应中峰。

  中曰双峰,药名蟠桃,又曰白雪。x肌分布在r头四周,r晕部份有很多感觉受容器与末端神经,和位於女xx器外y部相同。尤其被视为重要的帕奇尼小体是感受压迫感的受容器,将神经纤维末梢有弹x的上皮细胞像洋葱皮一样包围,於对振动数很高的刺激也能回应。x肌收缩,辅助x的静脉在局部瘀血,致使r头勃起。

  y魔冯吾款抱之,俯首伸舌,轮番在一双r房的周围绕圈,从双r外侧向内侧旋转,转圈由大到小,共转三十六圈,最後一圈,落在双r中央。此绛g上通心肺之津y,下澈血海之真汁,经先天真气搓热,双r出现温热胀韧,即为得药,琼浆从两r中出,其色白,其味甘美。毛女未有生育,未生r汁,其补益更着。y魔冯吾咂而饮之,纳於丹田,养脾胃,益j神,三采之中,此采中峰,尤为先务。

  中采既浓,上下同时都受到刺激,不停地喘息着。女气又发扬透於上峰,上曰红莲峰,药名玉泉,又曰玉y,曰醴泉,其色碧,为唾之j,在女子舌下两窍中出。毛女受吸也经脉相通,身心舒畅,上透华池,下应玄关,心经上涌,口有甘y,津气盈溢。y魔冯吾纵舌舔搅毛女香舌下两窍,引玉泉涌出华池,咂之咽下重楼,纳於丹田。此三采上峰,吸其津而咽者再三,左填玄关,右补丹田,灌溉五藏,生气生血。

  上采既已,女必欢极,深喉与花芯相应,其快感挑引x,毛女酥痒难当,举两脚拘人,欲其深也。壁的软绵感、湿滑感、温热感更加强烈,不只道入口变窄,连壁深处也收缩箍匝,g头和yjg部感受到强烈的紧缩,是气泄津溢。此津滑,出於女人yg,是下曰紫芝峰,号曰虎洞,又曰玄关,药名黑铅,又名月华,其关常闭而不开,凡媾会,女情吒媚,面赤声颤,其关始开。

  毛女不堪刺激般的发颤着,蠕动如蛇,摆摇不已,已经深深迷恋上那魔在花芯里钻啜所带来的的快感,一波一波的让她浑身颤栗。门初闯,不宜强c劲磨,y魔冯吾纵她自律,压不动,运移魔指遍抚毛女耳垂、腋窝、r基、脐眼等各个深藏骨内的春情欲焰的x感点,令道收缩,自行纠律反应的激烈。

  那温香软玉的胴体只能随着y魔冯吾的魔指而迎送,任由体内r欲横行,喉中不停的传出阵阵哼声。x涨满热燥,一股暖烘烘酥麻直窜而上子g,好像一团火在烧,烧入她的灵魂深处,引出秘藏的狂乱r欲,将她送上快乐的颠峰。觉得她自己的幽谷快要融化,不断地发出哼哼唉唉的浪叫,那皱眉、鼻孔胀大、张嘴、身躯弯成弓形、臀股压向y侣,是举身迫人,摇乐甚,也是表示接近x高潮的信号。

  道不断随魔指的游抚而挛拧频繁,一股股强烈的酥酸快感,电殛上灵台百会。很快的,毛女感到高潮袭上身来,海啸般一波又一波冲激她的魂魄,整个娇躯抽搐颤抖。断断续续的娇媚呼声,混在她急促的喘息声中,阵阵酸痒,深入全身的骨子里,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酥麻滋味,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是洞中之主,告以真师父即到,并告以乃师形象。

  上官红梦醒便听破空之声,即见飞来几道光华,跟着降下三女一猿。忙即隐身窥看,内中一个瘦小形如童婴,正与仙人所说的师父相似,却是一个丑女。除英琼一人外,均与想象中的神仙不类,见癞姑生得尤为丑怪,袁星更似一个怪物,更心存排斥。

  灵峤g势大而功力威冠宇内,虽以主宰自命,有太上皇之涉嫌,却是抵制共工魔党兀南老妖和轩辕老怪的唯一支柱,不宜揭露其间谍以招失助。先天真气驱动五行挪移迷魔障颇能离间白黑,造就双重间谍。

  上官红於y魔冯吾巨离,旋即从欲仙欲死处回魂,也回复前生记忆,知道自己的任务,必须入主幻波池才有自己的前途,是不归路,只

  宠眷的稚齿情人(真爱3)帖吧

  能把嫌恶易静、癞姑丑陋容颜的情绪埋藏心底,装出虔诚外表,一路掩到静琼谷洞前,壮着胆走了进去。

  易静等忽见外间石室有绿影一闪,毛女已正站在室外。易静看出毛女不特g骨极好,一脸正气,并还是眉清目秀,骨r停匀,年约十六七岁,如非生长着一身绿毛,真是一个美人胚子。毛女睁着亮晶晶一对秀目,朝易静上下略一打量一番,忽然跑近前来,拜倒在地,口喊:“师父,弟子上官红拜见。”

  易静等问知上官红所报的安排,料那洞中女尼必是圣姑无疑,见她容止温婉,甚是喜爱,就列为开山长门弟子。

  次日起易静便传了上官红初步功夫。照妙一真人仙书,一同闭洞习练。一晃四十九日过去,功行完满。上官红甚是灵慧敏悟,天心环心法基础奥妙,任何仙法一点即透,j进异常。因南疆之行,定在百日之内,何日起始皆可,并须晚去,易静特意为上官红又留了二十馀日,直到日期还剩三天,方始起身。当即和癞姑各显神通,将静琼谷由谷口起加了三层禁制,使外人到来,休想擅入一步,并把洞府隐去。命神随时隐身高空;袁星借用上官红所得晶镜,在崖此书j光上烛霄汉,只可在东偏石室藏看无妨。将书拿出洞,或往别室观看,均不免有奇祸。

  仗着说文篆引,读书时也曾研究,方瑛便在洞中住下,早晚二次朝天虔诚跪拜,口称广成子的法号,通诚求告,请示玄机。无意之中,解出了多半章,有“风雷辟魔”字样,照头两章大意,先把气息调匀,澄神默念,手朝洞外,一口气把所记的符画完。忽然山崩地裂,霹雳连声,火光一亮,随着大片雷火烈焰,无数崩裂的洞石,黑浪也似翻滚而下,满山坡雷火横飞。一符一雷,灵效非常,随心所指,无远弗届。由此推详领悟,豁然贯通,悟彻玄机,尽得全书秘奥。

  正要出山探寻良友踪迹,元皓忽然寻来,也得了一位旁门散仙传授。那散仙x情古怪,自从见面,便带元皓往东溟海边一个滨海荒岛之上,只管每年两次按时前来传授道法,历时五年,却不肯收为门徒,也不肯说出名姓来历。月前散仙赐下几件法宝,说方瑛在此得了古仙人所留道书,令来相晤同修。

  元皓前居小岛,风景清幽,海天万里,波澜壮阔,朝晖夕y,气象万千,忽然来到这等荒寒僻陋之乡,所居洞府偏近山y一带,景物荒寒,洞又残破不堪,老大不惯,立主迁居。方瑛也并非不想移居,一则那洞是自己发祥之地,再则那道书後页偈语,说此书每每四百九十年出现以度一有缘之士。得书的人j习之後,必须将它埋藏在原发现的石x之内,外用法术封禁。如不遵从,一带出洞外,书便化去,取书的人也还有奇祸。方瑛虽将全书记熟,并已解悟,到底是日夕相对的天府秘籍,平日珍如x命,一旦埋入地底,永不再见,也是有些难舍。

  不料元皓惊动了一个异派中的能手,跟踪寻来。方瑛因洞中玉叶仙籍夙有传闻,由古迄今,也不知有过多少人来洞中发掘守候,洞中居住的人,总是凶多吉少,不是无端遭害,便是有仇人寻来,争杀时起。料知来人不怀好意,随将玉叶道书藏埋封禁,由此遍游宇内名山,另寻洞天福地栖身。

  这日二人行至贵州境内,忽听哭喊之声。过去一看,瞥见一大片红云向空飞起,云中裹着一个半身赤裸的山人,手上挟着一个少女,正在哭喊挣扎。二人料是妖人掳劫妇女,便飞身追去。追到一个山洞,洞中妖人还有几个妖党,平日凶横已惯,自是暴怒,群起迎敌。结果妖人纷纷负伤遁去,那少女被救了回来。可是全寨墟人却发了急,宛如大祸将至。

  二人才知那妖人俱是红发老祖门下,来时大显灵迹,能呼风唤雨,驱役神鬼。当地本有蛇虎之害,俱被他们用法力除去。远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