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33(1/2)

加入书签

  第百三十节淫操零化

  铁刀峡处东北两海交界,与北海均在地极天边,深入水底。为行淫所需,不便由空中飞行,阴魔、杨瑾连体同衣,沿海底翻滚卷进。在水中淫操,逼吊之间可不似大气中的有虚空处以舒缓压力。水激处,每个抽插,不是被扯得若抛堕深渊,就是被撞击得失魂落魄,不得不浪叫舒压,随魔吊挥处,浪摆无度。杨瑾心中有点暗恨自己不争气,总是被这小色鬼摆布得淋漓尽致,星眸半睁半闭,偷眼看着小色鬼阴阴嘴的笑,更羞得无地自容。

  阴魔瞄著杨瑾羞得媚艳绯红,更诱人征服,粗大的龟头脉动鼓胀,撑满湿润紧凑逼洞,把花芯撑得关口阔擘,热气直透花芯,心神荡漾,忐忑的令逼穴更是失控,欲迎若拒,忍不住蠕动起来,就想自制也制不来,反而被这可恶的魔吊驱促得疯狂的浪摆。使劲地甩著螓首,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著她的扭动而飘荡著,衬著不断地发出的哼哼唉唉浪叫声。

  杨瑾又娇羞又无奈,整个逼户就是给挤个结结实实,又满又胀,每次浪摆后都觉得那烫热的魔吊更硬挺,更粗壮,像是更涨大了些,己给将她整个阴户撑得结结实实,无从阻滞那喷入的汹涌的火劲热流,导入丹田,烧得浑身酥软牝中气热如□,忍不住从鼻子发出闷哼,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怎产会产生这种反应,但是一阵阵酥麻电流不断的冲击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只能张圆了嘴发出呻吟:“喔……喔……喔……喔……”。

  销魂蚀骨的快感令她忘记一切,下体紧紧地将粗热的魔吊束箍起来,无论动作多大多狂野,逼穴的阴唇始终紧紧卡栏住阴魔的阳具,未曾脱出,花芯深处不断的进行欲仙欲死的蠕动夹吮,使得逼内的魔吊更为充涨硬挺。魔吊也不停喷泻出一股股的灵力,源源不断融化入杨瑾气海丹田,化入逼壁膣肌,把魔吊箍得更紧,使每个套动都是深切的磨研,带出狂乱的激情,如触电般的亢奋,也真销魂,阵阵轻哼、呻吟、浪叫不停的杨瑾的口中响起。

  在那同时,杨瑾突然觉得有灼热的火焰在自己体内扩张,由点而面,急剧地扩散至周身百骸,一波衔著一波的浪涛,汹涌澎湃,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冲击著杨瑾心房,窜遍每一个细胞,浑身酥酸,不由自主的「格格格」浪笑。只觉全身每个毛孔都被火焰冲了开来,被那狂野无比的灵火灼的浑然忘我,娇躯剧颤,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骨子里的骚媚浪劲全吸出来,快感像爆炸般的在全身乱窜,像是要胀破她胴体一般,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著,从每一个细胞涌出娇呓的呻吟。

  那逼谷膣壁紧紧地箍夹魔吊,不停地绞缠著那充满了逼窿的魔吊,弓起玉体使劲摇晃,迎接魔吊每一次的凶猛挺进,臀浪翻腾,嘤咛呓喔摆腰挺逼,无法自己。窥视著阴魔的得意微笑,真是又羞又气,气自己的身子不争气,只能贴抓著阴魔的半大未大的身躯,撒娇不依。一对饱满豪乳紧紧的贴在阴魔的雄健胸膛,娇挺抖颠,磨得玉乳发涨,乳蒂硬挺,从乳晕传来了阵阵强烈的麻痒,触电般从双峰传入大脑,搞的头都昏。逼洞膣壁更是千依百顺,有如层门叠户般一层层缠绕著深入的魔吊扭动,缠著一股热烫的火团又吸又榨。

  每一次的扭动,吸入体内的灵火不断增加,烧出更强烈的酥麻。热得有如熔炉一般,完全受著蚀骨销魂的融化快感所操控,再也难有半分矜持,挺送的更狂更浪,呼吸气促,混身阵阵酥麻抖震,快要溶散似的软弱无力。乳房的挤压更渐渐加强,灵台也似昏似散,飘飘然莫知所措。

  一丝抗力都没有地承受了密术侵袭,炙热阳刚罡气深深地渗透了每个细胞,情欲的要害,连极度与奋的「哼哼」声呼不出了。只余一点灵识,觉到逼穴缩紧痉挛,真阳自尾闾升起,骨肉皆酥,迸散出赤红色的炽亮光芒。后天真气的只能通血脉,如江河水势,流不入大地;先天真气却融贯了每条微血管,驻入细胞间。经过搬神入体,固元守关,顺经脉贯注全身每个穴窟,充实得又胀又麻,逼洞里肉环更是一圈圈锁逼束吊,贴得如连生肌理,再也扯拉不脱。无论动作多大多狂野,嫩穴始终紧紧吸吮住的阳具,未曾脱出。

  两条肉虫紧紧拥抱,纠缠一起,在水浪中翻腾。雪白的肥臀上下颠簸著,泛起一圈圈外扩的臀浪,细胞爆发的威力令海也在呼啸,骤起暴风,海浪壁起一道碧绿的水晶墙,灿烂生光。前侧海面上浮著的数十处黑点,也被抛得七翻八滚,凌空碰撞。

  这些黑点都是北海冰洋中特产的庞然大物,短的是巨鲸,长的是海鳅,俱有百丈以上,浮在水面,矗如山岳,脊背一段,满是海中蚝蚌贝介之类粘满,加上碧苔海藻丛生其上,甚至还生有小树。略一转动,海浪立被激起数十百丈高下。

  偶将头脊露出水上,礁石也似静止不动,立有一股水柱激射出来,直上半天。数条百余丈长的大海鳅,猛一昂首,喷出数百十根冲天晶柱,远近罗列,浪花飞舞半空,再洒下半天银雨,半晌不息。

  阴魔正好一试寄生大法的威力,聚汇的细胞力场随著杨瑾的浪摇,弹出水面张力,推得洋海急啸,惊涛如山,互相排荡挤撞,涛声轰轰,声如巨雷,滔天骇浪上涌数千丈,掩去了大片海面,哪还看得出丝毫天色,骇波飞舞中水雾迷漫,上下混茫,连海底的沉沙都被搅起,飞溅出二三百里以外,把庞然的海洋巨霸也抛得凌波度空,冲天千仞。翻卷而下,有若峰倾山颓,遇之天也崩地也碎。

  一仔肉虫翻滚过处,骇浪汹涌若峰峦起伏,直达铁刀峡海面,气候越发寒冷。上面是羲轮失驭,昏惨无光,只在暗云低迷之中,依稀现出一圈白影。这两海交界之处,景物荒寒,除却海中蜃雾幻景时有涌现而外,只六座连苔薛都通体不生的平顶斜面礁石,石黑如漆,广约数十亩,其高千百丈,最低的离水也有五六千尺,远望好似六把大刀,全是刀尖朝下,犬牙相错地钉在水中,形势奇险。因地处僻远方圆四五千里以内,更无别的岛屿,终年骇浪滔天,本就风涛险恶的海浪,到此环绕这六座大礁石,层层漩荡,浪花撞在那些礁石上面玉溅雪飞,倒卷而上,高起数十百丈,更是猛恶,低的两座礁石常被漫过。休说仙凡足迹之所不至,连海鸟都不在上栖息。

  由北极冰洋随波流来的大小冰块,极目无涯,海洋辽阔,到处都是大的也和小山相似,有的上面还带有极厚的雪。因是大小不一,迟速各异,又受海水冲击,四边残缺者多,森若剑树。有的如峰峦峭拔,有的如龙蛇象狮,甚或如巨灵踏海,仙子凌波,刀山剑树,鬼物森列,势欲飞舞,随波一齐淌来。浪再一打,前拥后撞,浪花飞舞中,发出一种极清脆的声音,铿锵不已。再有两块极大的互相撞在一起,轰隆一声巨震过处,立时断裂。无数大小冰雪纷如雨雪,飞洒海面,击在海波上面,铿锵轰隆,响成一片。冲撞越多,散裂尤频,或是撞成粉碎,轰隆砰噗之声与铿锵叮咚之声,或细或洪,远近相应,会成一片繁响。异态殊形,倏忽万变,令人耳目应接不暇。

  六把黑刀下,彷佛只有六七丈深的海水。用慧目隔水查看,里面竟是空的,满地都是琪花瑶草,千百丈深的大片山林。峰峦纵横,不下数十百处,灵秀幽奇,千石万壑,高低不同,那六座黑色荒礁便是山顶。任上面海水仍是狂涛汹涌,骇浪如山,冰山耀辉,残雪照水,远近相映,光彩夺目,水下陆地均被一片奇大无比的琉璃笼罩,将海水托住,不令下沉,偏看不出一点行法影迹。杨瑾先后冲波两次,九疑鼎、昊天镜也攻不破,都是在快达中空之处,遇著一片奇大无比的浮力,软绵绵涌将上来,将人荡退,抛出水面,却未见有法宝禁制之迹。

  阴魔神光描探,扫出活性光谱,料是功深灵兽的丹气,若以悍力扎破,气罩必然爆裂,灵境为海水所淹,毁于一旦,宁不可惜之至。先天真气化整为零自是畅通无碍,却带不入杨瑾五行肉身,必要零化杨瑾。

  双手捏持著杨瑾的浑圆雪白嫩臀,借体施展来自乔乔的太阴吸魂法。即时,逼道内波动出阵阵火热的痉挛、收缩,一股吸力紧紧舐吮著锁紧的龟头。阴魔配合著逼穴的扭箍榨压,将来自红花姥姥的火凤凰劫火源源不断注入她的花心。胞为血海,在女子名为子宫,逼窿及会阴穴火热,阴唇胀撑,即为药生,由阴魔替她明橐玄关,气血过丹田,填离取坎,炽热炙得杨瑾激烫又骚又痒。

  上行一撞三关,凝聚涨满在子宫深处的劫火,化为一团火焰直烧入脐下,肚脐至下丹田之间,是劫火归炉,在小腹内燃烧,烧得杨瑾骄躯全身酸麻舒畅。狂焰愈燃愈旺,不堪刺激般的发颤,好酸!好麻!下半身好像要溶解了。强烈的陌生酸麻从逼穴深处一点一点的散开流窜全身,娇躯逐渐地火热起来,每一个细胞被劫火烧得酸麻酥痒,不由自主地颤抖痉挛。

  杨瑾身子愈来愈软、愈来愈热,不停从鼻腔发出娇腻的闷哼,体内深处被劫火融化的熔岩吞掉,有若被焚焚烈火完全烧化了,愈流愈热,觉得胴体进展著从未尝试过的开撑扩张。身体里头再没一丝力气,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软绵绵地倒在黏在阴魔身上。随著臀部一阵一阵抖动,蠕动的肌肉不断地吮吸著那个光滑的龟头,磨得遍体酸痒,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让杨瑾有点透不过气,劫火已撞开血海、丹田,膻中三关,凝神聚入气穴。

  膻中为气海,乃心包络之部位,即胸中隔膜之际的心内神室。女命在乳,以乳房为气穴,为女性炼丹之处。灵热法明点内火,积盈的劫火燃爆开来,酥淋的快感使得杨瑾意识模糊,如醉如痴,充饱了气似的飘飘然,神魂荡漾,浪叫已经失控。

  下运则消磨七魄炼形成气,菩提心月液往下滴的一点阴气,与肾精中一点阳气相交结,指归玄珠。在火烫中,好像每一个细胞都爆炸开来。阳精与元阴交泰溶和,鼓荡融合,化精为气,逐步转化胎身的性质。鼎熟泛潮,聚丹成熟,血肉细胞质变,换洗凡胎,方见白雪阳酥,产生明光放射,波及恰好飘来前侧面的一座极大的冰山。

  冰山通体有千百丈高下,上丰中锐,中腰细削之处恰在水上,形势愈显峭拔。离顶数丈以外,危崖森列,洞谷溪涧,无不毕具,万壑千峰,各呈异状。最妙是通体晶明,更无丝毫渣滓,寒光闪闪,夺目生花。因隐沉水中的下半截更大,矗立无边碧浪之中,毫不偏倚,远望直似朵云横海,缓缓飞来。

  杨瑾的浪臀撞出一片光华照将上去,冰山也停在海面不动,那些水晶洞壑峰峦立泛奇辉。因山太大,这一停住,后面随波涌来的大小冰块连相撞到,又发出一片极雄壮的天籁。海波随著冲激,浪花飞舞,高起百丈,再散落下来。那些碎冰海浪吃冰山上霞光一照,幻成一层层冰绡雾毅,裹著无限花瓣在里面飞舞而下。后面浪头又一个紧接一个,翻腾激涌而上。水气越盛,也越鲜明灿烂,五色缤纷,光怪陆离,照眼生辉,绚丽无俦,见证零化的威力。

  杨瑾肉身即将分解,却感到法气冲来,识海映描出,竟是奇丑无伦的癞姑经过,被冰山异象引了下来。

  癞姑诸人于杨瑾飞走后,廉红药自知以修罗刀连诛妖人,树敌太强,不敢再作逗留,速归依八姑修炼。秦寒萼、李文衍、向芳淑三女,因受化血神刀之伤,虽幸有卢妪所赐灵丹,但也只能保得不死,却元气大伤,必须三年零六个月以后始得复旧如初,必须觅地静养。终不能似陷空岛的万年续断和灵玉膏治这类毒伤巨创具有特效。

  金、石、甄、易六小弟兄,奉命三年以内可以便宜行事,严人英本就无拘无束,正好去往陷空岛求取万年续断,早使三女复原,并备异日应急之用,就便还可观玩北极海底奇景。易、李、癞姑三女只是等候幻波池,无甚要务。易静知陷空老祖远隐北海穷荒,已历千年,虽也是旁门水仙,却是多年来独善其身,不曾为恶,无奈是性情孤僻,非常理可喻,而岛宫深居海底,为防外人扰他清修,禁闭严密。六小弟兄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加上严人英更是叛经离道,偏都非去不可。易静惟恐坚持不令七矮同行,他们势必另作一路赶去,更易生出乱子,丢人误事,转不如自己率领,多少还可压住一些。

  方瑛、元皓二人央求得随灵云、紫玲、轻云三女一路,修积外功,行前用仙法封闭所居崖洞。余人所领道书柬帖,皆备有使命,互相略微叙阔,便即相继别去。易静、癞姑、李英琼、鲧珠严人英、金石六矮等十人便先护送秦、李、向三人回到寒萼洞府,然后把遁光联合,往北极海飞去。

  这十个人的遁光都极迅速,不消一日,便飞入北极冰洋上空。才刚进北海不过千里,便见下面波涛山立,悲风怒号,天气奇寒,四外都在冻云冷雾笼罩之下,海中寒流澎湃,只有碎冰飘浮。走至腹地将近,便觉冷不可当,纷纷诉说,再往极边,玄冥界左近不知如何冷法。癞姑老马识途,说是到了那里,休说是海,连天都要冻凝,风也一点没有。如若有一点风,冰山雪海立时纷纷塌裂,天翻地覆。陷空岛天气虽然也冷,却不厉害,海水更是清明如镜,也不冰冻。

  临近北海,闻得来路海啸之声比前洪厉,上下相连,一片白茫茫,已分不出哪是天,哪是水。水雾迷漾中,见有数十条巨鲸、海鳅尽是奋鬣扬□,在海中翻腾滚转,再听冰山上喳喳连响,接著轰隆一声,倏地迸散爆裂,万壑千峰齐化乌有,雪崩也似坍塌下来,激得海水排天而起,波涛汹涌,骇浪山飞。众人观得兴趣勃勃,各将宝光放出照将上去。这一来,更幻出万道金光,千丈祥霞,晶芒远射,奇彩浮空,映得无边碧浪齐泛金光,荡漾海面,连天际沉云也成了锦霞。癞姑居停在东海尽头居罗岛,听得前面暗云低垂中,有异声飞来,料是孽龙为患,独自下到水里看个究竟。

  第百三十一节龙宫秘隐阴魔已修成寄生大法的吞象境界,代入杨瑾三尸,不欲风流韵事摄入丑女耳目。待癞姑下得水来,水墙刹那间消失,水面上接著泛起了一连串的涟漪和水泡。猛地水云晃荡,急转如飞,连闪两闪,阴魔已带杨瑾落在水层之下。

  仰望上空,海波浩荡,水云飘拂,骇浪山崩。加上涛声轰轰,汇为繁喧,隔水传来,令人耳目震眩,彷佛那万里洪波就要自顶崩塌,整片下压的神气。细看水底隔层,却是一片平晶,纹丝不动,宛若一片其大无垠的晶幕,将山巅隔断,又极清明。更觉晶幕上下,极度悬殊,直是好的被囊括了,压榨得那普罗众多的剩水残山更险恶无畴。

  水层下之海中灵域,高山矗立,气势雄伟,山顶已透出水面,似是海面上所见六座礁石。礁石之间平地上拔起二十四座小峰,都是玲珑秀拔,云骨撑空,异态殊形。石色宛如金银翠玉,也不相同。地上浅草如茵,不见泥土。间有无草之处,现出一点地皮,好似银沙铺成,其细如粉,偏又点尘不扬,清洁已极。那些参天奇树高达数十丈,无一株不是拔地挺生,粗逾十围,碧干□展,上开各色繁花大叶,纷披若盖,荫蔽十亩;远望好似一座座的花山,花光点点,时闻异香,点缀在峰峦之间。这些山峰秀俊灵巧,质如金玉珊瑚,内中更有几座似是珊瑚水晶之质,光怪陆离,互相辉映,不特洞壑幽清,彼此不相连属。乍看参差位列,似是天然生就,实则四面均有门户。那二十四峰竟是一座极奇怪的阵势。此阵系十二元辰、二十四气排列而成。虽非两仪微尘阵之比,但也颇具神妙。

  刚到迎面两峰中心,阴魔的心灵上忽生警兆。是因癞姑的打搅,未竟全功,脑中髓海欠了一点火候,未能无声无色的渗过丹气张力,惊动了主人。阵中天风海涛之声大作,地皮也在震动,听远远龙吟之声。一股青白二色的光气正由地底来路狂涌追来。情知敌人阵法发动,生出变化,本身已经被困。猛地一片青白二色光雾飞过,跟着眼前一花后,天色依旧清明,那二十四座奇峰忽然多出了好几倍。表面奇峰罗列,一经行动,便觉四外清蒙蒙,白茫茫,成了一片雾海,到处俱是阻力,天也低得快要压到头上。

  地底碧光乱闪,萤雨横飞中,有七八只似龙非龙的怪兽,缓步而出,俱是鹿头龟背,长颈几占身长五分之三,嘴却不大,四足前高后低,前胸生出一爪,形如蒲扇,似可伸缩,扁尾长拖,通体碧鳞闪闪生光,小的从头到尾,也有十六八丈长短。杨瑾把门户向背和阵中微妙之处看出大半,知困不到阴魔,立心斗恶龙,求阴魔带走宫中难妇,好放手施为。

  阴魔遁出七八十里,几许峰回路转,进入一条广大山谷。左面危崖削立,上齐海空,壁间繁花盛开,碧苔绣合,崖脚有一大洞,幽深莫测。峰群之外是片平原,沙明如雪,寸草不生。疏落落列著一片花林,奇石罗列,花树参差。树比峰群内所见要矮得多,虬枝交惜,婉蜒如龙,上头开满似莲非莲的奇花,一色纯白,其大如碗。另有一列花树较高,形似杨柳,有花无叶,花似剑兰,丝丝下垂,无风自动,时送异香,闻之心神为畅。

  林旁是片湖荡,广约百亩,碧波平匀,晶明若镜。湖中水光与上空海云相映,宛如银霞,细看竟是深不可测,少说也有千数百丈才能到底。方才龙吟之声,似由湖那面发出,声已停歇。一石高仅数尺,广约数亩,突出湖中,水石清华,景更空灵,石上种着数十百竿从未见过的方竹。竹林中设有玉几玉墩,几上横琴,前供炉香,香烟袅袅,尚未熄灭。

  忽听来路风雨之声甚急,乃是一条墨龙,长约数十丈,头如小山,上生三角,须长丈许,宛如钢刺,龙睛外凸,其大如箩,金光闪闪,远射十余丈,正由左侧危崖上那列高树梢上婉蜒飞舞而来。到了面前不远,略一停顿,忽然掉头,一声长啸,往湖心深处穿波而下。那么长大猛恶的蛟龙投向水中,竟连水花也未溅起一点。去时身形似在逐渐缩小,入水之后晃眼缩成丈许长短一条乌光电闪的龙影,由大而小,往湖心深处飞射下去,一闪无踪。

  忽听琴音起自林内。阴魔耳听琴音甚美,从所未闻,料是主人有意引客,隔林内视,见那瑶琴横在一张白玉短几之上,形制十分古雅,奏出琴音荡漾,自然人妙,只不知何故未见有人影。往林中走进,见那些方竹约有两寸粗细,节长二三尺,质似珊瑚,上面朱叶纷披,光影浮泛,鲜艳非常。竹下浅草蒙茸,间以杂花,五色缤纷,与碧草相映,格外好看。玉几玉墩又都是整块羊脂美玉琢成。石岸微高,突向湖中,前临碧波,后倚绣崖,奇石异花,映带左右。景物灵秀,虽不似紫云宫那么雄奇壮丽,别有一种清空灵妙之致,自具胜场。主人隐居在此,清福不浅。

  阴魔暗中查看,见那琴弦好似有人在勾拨抚弄,知道主人隐身石上。先天真气非后天五行法物所能遮掩,窥见一妙龄道姑赤裸裸在石上抚琴,生得杏脸桃腮,秀丽清纯,一身仙风道气,却娇羞可人。云鬓如雾,松松挽成的一髻,就耸耸然若出墙的红杏,巍巍然向浪人招引。双弯凤目的睫毛又黑又长,紧掩著那一双剪水秋瞳,却掩不住眼角里的万种风情,秋波春意。朱唇艳红欲滴,直是熟透诱狼。

  那优雅的胴体宛如凝脂软玉的一朵出水芙蓉。腴软的雪肌玉肤晶莹剔透,彷似一掐就掐得出水来,可见□津丰储,浮浪招诱,长日洁樽待注。白皙娇美的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是千依百顺,挂吊著一双羊脂白玉的丰腴椒乳,圆大饱满而又沉甸甸的耸挺著一对樱红如血蓓蕾,含羞绽放,企求馋嚼。为玉指操琴牵引,摇摇晃晃,舞得深深的乳沟颤巍巍的乍浅乍深,乍隐乍现,诉说它的飘零无依,期待抚慰。

  袅娜纤腰仅堪盈握,端坐也摇曳生姿,说不尽体态风流迎送活,小鸟依人亦善长。平滑小腹下,盘坐一双粉圆小腿,骨肉匀婷,捧起柔肉无骨的浑圆足踝,陪衬著腿根一蓬黑影,毛茸茸的,极其稠密,显示出性欲非常旺盛。

  佳人绝色娇艳,体态婀娜窈窕,却还不及其艳媚入骨。魅力不在外形,却在神韵,也在肌肤细胞的活跃蹦跳,必有其幻想才得传神。当然丑人多作怪,僵化的表情、无神的目光,绝难有媚力可言。阴魔操尽绝色,也色授魂予,淫思荡漾失神。

  琴声忽止。石上道姑开声说道:“道友远来不易,幸蒙光降,实是前缘。荒居远处辽海,凡人为海中恶浪所阻,固不能到,便是修道之上,千百年来,也少由此经过。外子虽是得道千余年,无奈前孽大重,未脱孽骸,自惭形秽,羞于见人。自从北海成婚之后,迁居此地已九百年,为事延迟,至今不能修成正果。如蒙鼎力相助,感恩不尽。”

  阴魔听出主人好似在说是水中精怪修成,先见三角墨龙便是此女之夫。知事必与此有关,微笑答道:“不知所说何事,我能否胜任?”

  随听道姑答道:“事虽艰险,但道友能通气罩而不毁,便可深入神库,攻破库门,并非难事。这里是黑刀峡海下镜天湖,海水之下是一极大海眼,外子逃来此地,发现海眼之内有一极深长的洞穴,内里有仙法禁制。因爱此地景物灵奇,于是运动腹中丹气结成晶幕,托开海水,使其中空,将四外和头上的海波隔断,把方圆千余里的山林景物一齐罩住。往海眼之内日夜查探,最后运用法力破去头层禁法,现出一座神碑,上刻朱书古篆。大意是说:此洞乃古仙人盘牵所居洞府,飞升以前,在三四两层宝库之内藏下生平几件降魔至宝和各种丹药、灵符,具有凝神固魄无上灵效。异类服下,立可脱去旧有形骸,化为人类。外子为此守候多年,道友将那一十七粒灵丹、几件法宝、一道古人的灵符取了出来。愚夫妇固拜恩赐。今日佳客到来,又蒙大义相助,如再隐形对谈,殊非敬客之道。无奈外子性情古怪,而且多疑,贫道与他虽是多年夫妇,仍恐贫道舍他而去,以致贫道难见外人。他本人暂时还不能当面接谈,只好恭候道友再来才相见了。”

  说罢,只见对面一片黑光闪过,跟著又是银光连闪,石墩上突现出那妙龄道姑,正在向他盈盈下拜,已穿上非纨非毅的道装,雾约烟笼,若隐若现,随时变幻,似非实物,像是传说中的天孙锦仙衣。阴魔初意男的既是水中蛟龙,女的也必是其同类,见道姑这等仙根仙骨,灵慧美秀,哪里有异类修成的形迹?这女主人似已觉察,笑道:“道友见贫道外子那等形象,以为真个水族修成么?此事一半是夙孽,一半是自作自受,实则贫道固是人类修成。此地是贫道鼓琴之所,难于待客,请到荒居稍坐,略尝此间的灵泉玉液如何?”

  阴魔见女主人不肯明言名姓来历,也就不再多问。随女主人同行,缓步由来路花林之中穿行出去。看道姑莲步轻移,摇曳生姿,苗条修长的腰舞,流露著内藏的妩媚,真是有说不出的无限风华,光是圆滚勃发的翘臀,拧摆有致,震颤迎迓,就能迷死男人,令人想入非非。阴魔色胆包天,极乐真人的太乙神雷也伤不了分毫,自是无所顾忌,沿途轻轻散放从凤四姑收来的淫毒之气。

  走到前见危崖之下,阴黑幽暗崖洞前隐闻波涛之声由下面传来,知是深不可测。往崖洞下降,约有十丈远近,地势忽然展开,好似整座山崖由内掏空,地甚广大,只是阴暗无比。女主人下降放缓,忽听殷殷雷鸣之声起自地底,暗影中两面洞壁均在移动。雷声随止,紧跟著大放光明,身已落入一座水晶宫阙。

  那水宫高约十丈,通体水晶建成,上盖碧瓦,质如翠玉。前面一座牌坊,也是翠玉建成,高约五丈。遥望晶宫,共只五座宫殿,作梅花形矗立地上。由外望内,晶墙厚约四五尺,内里立着数十根黄金宝柱,大可合抱,光影辉煌,壮丽无比。由牌坊起,直达宫前,是片平地,广约数十亩。两面均是花林,香光若海。

  走到宫前,见那宫门又高又大,形似整片水晶,通体浑成,不见一丝缝隙。如非四边各有一条金线,上面更有不少拳大金钉和两个尺许大的金兽环,决看不出门户痕迹。女主人上前朝那金环上用玉指略弹了弹。回顾笑道:“道友,请暂相候,等贫道更衣出迎如何?”

  把手一扬,人便隐去。阴魔沿途留心,本就看出女主人形体不似生人那么凝固,所习道法虽然自成一家,有异玄门正宗,决非旁门左道一流。尤其见宫门未开,似见一丝银光在门环中闪了一闪,这才断定,先前所见果是女主人元神。想是抚琴时周身赤裸,故此不肯见人。

  一阵香风过处,宫门开放,跟著便见女主人迎了出来。先前所穿形似烟纨的服装已经换去,仍是一身纯白,但似鲛绢冰蚕所织,形体也与生人无异,元神已经复体。女主人见众对她注目,似有觉察,玉颊微红,引发起体内淫毒之气,一丝热浪从下腹升起。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就是盼求欣赏,唯可静望而不可有进即的意图。有心占她便宜,她的怒意便形成抗拒。避开了占便宜的意识,相信是赞美,就很容易门户大开。她自己泄露,就触发羞意,促使荷尔蒙分泌,春意盈然。遇著浪子不羁的作风驱动欲火,自会投怀送抱。

  所以那些猫一般的女人,难有原壁,更水性杨花,就是因为好捉弄人,心有内怯,被报复时,纵然带有性虐,也无多大反感,对被挑逗出来的欲火就无从抑制。这时切忌摆出道貌岸然的面孔,则对方有自作贱的受辱感觉,永不磨灭,不服气,要赢回光彩,就生生世世的挑衅,成附骨之蛆。若男子本身对性欲有犯罪感,就肯定天堑横亘,色欲享受就如癞虾蟆想食天鹅肉了。

  女主人已表达了有求于人,自然刻意讨好,陪往当中宫庭珊瑚宝座,乃整块万年碧珊瑚雕成,形制古雅,光彩耀目,隐闻异香。座后有一白玉屏风,上面烟云浩荡,隐露鳞爪,如有神龙潜身其中,飞舞如活。女主人羞意忐忑,以致内心空虚,需求亲切,引阴魔同上宝座,嫣然笑道:“这里便是愚夫妇日常居处之地,乃前古仙人遗留的水晶宫室,贫道平日在当中宝座上打坐,他便环绕身旁,四周经他常年盘踞,地上仍留有腥涎狼藉痕迹。说也惭愧,只为外子昔年对我痴情太甚,甘弃仙业,倒行逆施,致中妖人诡计,受仇敌和妖龙夹攻,原身被毁,仗著多年修为,玄功变化,以及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