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136(1/2)

加入书签

  第134节化龙内幕

  由於y魔鞠躬尽粹地奋勇叩关,直捣黄龙,三度施泄玄j,助娇娃提升法力,抗拒孽龙。这绝世尤物娇啼婉转、迎合承欢後,自觉真气充沛,修为晋升了极多,所以云收雨散後,还是眷恋在欲海迷梦里。

  y魔初意以为道姑被困多年,得机缘巧合,必定急於成功,见是这等安闲从容不迫神气,意态殷勤,又不像是故意延宕。却是却不知男女有别。女x充血後,敏感度越越高,所以有疯狂的叫床,但高潮泄身後,膣逐渐松弛,退潮也是缓慢,所以痴缠起来,就是连串的索求,值无了期。男x觉到膣松弛,兴奋就低了,所以饱食远飚,贪新忘旧,要等女伴血流回归,膣回复紧凑,那就是小别胜新婚。

  迷糊在高潮馀震的女主人被直言探询,才从y梦挣扎出来,凄然答道:“有一强仇,已来寻仇两次,来人与外子只一对面,必无幸免,使贫道多年来委曲求全的苦心付之一旦,故此想想借道友之力,将其惊退。”

  y魔知是说杨瑾,却见道姑为墨龙所惑,不适宜告之真相,答应以藏宝见赠,足以却敌。女主人见状,似悲似喜,又兴奋又害怕。只好又娇羞又不舍地含情脉脉、丽靥晕红的看着她一生中的第一个男人把她抱起来。没奈何,只得说道:“泉眼宝库,原在镜天湖下,为时尚早,反正早去无用,此山天生灵景,颇可游观。”

  柔情似水,捧来形制古雅的古玉杯,中贮玉浆,色作纯碧,甘芳满颊,其凉震齿。杯中青瑶r乃海眼地洞千万年前灵玉y,每隔些日才有一杯,又是见风即化,虽能行法吸取,量仍不多。每次取用,必须将原酿的酒用玉杯盛了,放到r源之下,听其下滴,满了一杯,忙即盖好,不令见风。道姑经常都是即滴即尝,补y健体,得以青春常驻,初经探蕊,也能捱得起y魔的旷世魔。今日也是凑巧,r量甚多,从来所无。

  未了,y魔怕黑龙回归,捉奸在床,也怕杨瑾出事,强把道姑从身後抱起,一双魔手伸入天孙锦仙衣内,托着这绝世尤物的一双柔韧丰挺的香滑r球,央求起行。道姑被捏得意乱情迷,领着y魔绕往後g。一丝玄色j光由身後电驰飞来,s向门上,双门立时大开,和前g一样,後g门外也是一座极高大的玉牌坊矗立。走过牌坊,步上一座金挢。耳听殷雷声声,金挢似在移动,停在一玉牌坊之下,内里云烟变灭,浩荡如海。女主人随掐灵诀,往前一扬,烟云立开,眼前倏地一亮,现出大片峰峦崖壁,到处布满奇花异卉,百里香光,宛如锦绣。

  经过了好些奇景,前面是一水潭,潭水澄泓,平波若镜。这痴缠y侣刚到潭边,潭水忽似开锅沸水一般,水花滚滚,往上高起。女主人笑道:“此间的地底泉脉纵横,凡是有水之处,均相通连。今日泉眼古洞中竟有异兆,也许珍藏多年的前古至宝灵丹,应在今日出世。”

  说时,潭中水花已冒高两三丈,水塔也似矗立潭中,突突往上冒起。倏地往下一沉,陷下去一个大深洞,四边的水忽全停止不流。潭心深处,似有光影微微凸起,乍看相隔上面约有二十馀丈,跟着便见往上涌来。等出水面,乃是一个大水泡往上冒起,眼看越长越大,约有五丈方圆,叭的一声,化为一片淡青色的光气,罩向这y侣头上,反兜过来,分而复合。脚底也现出一片青色云光,将众人托住,往下降去,其行如飞,晃眼直下千百丈,再改平飞。

  那前行之处,乃是一条其长无比的甬道,所过之处,身後海水重又合拢。龙吟之声又起,女主人面色好似忧喜交集,y晴不定,忙移转螓首道:“宝库就在前面不远,到了头层洞内,洞外的水己被丹气隔开,我将神碑上所说的禁制法牌取下,照神碑所说那宝库能大能小,可以移动,只要两面法牌不毁,便有开闭之法。那海眼与地壳相连,所差只数百丈,所用法宝威力太大,到时尚须小心,免生意外。”

  晃眼云光飞到一大洞之上,那洞就在前面脚底。光忽收,这y侣往下堕落,头上水已合拢,只不下压。y侣互相拥抱,往下飞降,又是千馀丈,方始到底。前面地势忽然展开数十亩大小,两座华表分立地上,高约三十馀丈,中现一座大洞,大门高约五丈,两扇质似j钢的门板,右边一扇大开,左边一扇已经残缺不全,遥望洞内光明如昼。

  当地乃前古水仙隐修之地,又在三千年前留下许多灵丹至宝。入内一看,洞甚广大,只不甚深。当中矗立着一座金碑,上有朱书古篆,隐示天机。洞中禁制已被引发,先由神碑後面s出一道黑色j光,暴雨一般s来,跟着洞:“你这小鬼入库之际,似见光华微闪,六门同时关闭,方疑有异,门忽开放,仍和方才一样,只你这小鬼人影不见,此外别无他异。”

  y魔笑说无碍,嘱托猛施剑气硬攻,加速太白玄金j气凝结成纲。先天八卦之坤八、艮七、坎六、巽五,对飞震四、离三、兑二而登乾一之高极後,必骤沉於坤八之低极,如双曲线之一极骤进另一极。玄金j气快化为纯钢,先天血影细如牛毛冲s出去,即见暴长成尺许银色光雨,冲开一个大洞,那笼罩外层重逾山岳的浓影便似飞雪投火,当时熔解消散,化为乌有,眼前大放光明。

  猛瞥见先前发光之处忽然飞落下三尺大小一团银光,形似灯焰的,比电还亮。中心拥着一个道装小人,相貌奇古,身长不满二尺,手掐法诀,朝着自己微笑,把头一点,往外飞去。先前银焰小人飞堕之宝库库是尘世所无,便月g情女素娥,料想也不过如是,不禁大为惊异。

  上官红自经y魔yc,竭索去玉实j华的泛滥,早已在七日内脱尽绿毛。人本极美,又置身在这等水碧山青,百花怒放的仙山灵域,人面花光,互相映照,越显得玉貌珠辉,容光绝世。就在这交替行法瞬息之间被辛凌霄从远处望见。辛凌霄赶紧隐身,飞近落下。上官红身形已隐,遁停之间也无须现迹。辛凌霄等了一会,不见动静,便先入池窥探。哪知下面竟有妖人设坛防守,陷阱隐密。邪法十分厉害,只要降到中部,便入了禁。尚幸存有戒心,径借水遁穿入,不曾揭树开池。

  高空了解的神雕早已发觉辛凌霄到来,虽然未见佳人与y魔颠鸾倒凤,也嗅觉出浸入骄躯的y魔玄j,当然不便任这个又是魔女,也是玄门女仙的y奴,闯入主人另一个女人的金屋,也未忍玉人香消玉殒,便聚蓄真气成丝,凌空啄s。

  真气无甚威力,但冲穿处引导注目,令辛凌霄见洞门蔽开。辛凌霄刚越过上面层波,瞥见池底禁著一个形容装束丑怪的妖人,非僧非道,生就一颗尖头,两只怪眼碧绿三角,深陷入骨,一闪一闪,直泛凶光。尖鼻暴牙,稀落落一头短发gg倒竖,面容灰白,通没一丝血色。这x情刚愎古怪,色心苛求的华山妖人郭云璞落得如此死劫。

  当年蜀山在极乐真人主持下,竭力反魔,附魔妖邪立足艰难。幻波池门户开禁初期,来者多是功能界修士,先入为主。毒手天君摩什尊者空降入主蜀山后,厂卫魔头转呔日多,与入侵魔邪互相疑忌暗斗。魔g忌惮极乐真人留下的基本仙,嫡系魔邪只能鬼鬼祟祟的隐匿,把郭云璞荐上供奉高位。郭云璞自戴家场败阵,被凌浑夺去飞剑,恩宠日衰,却还是脾气乖僻,为众魔邪日渐排斥后,恋上了法力低微、刁猾y荡的唐采珍。唐采珍从师y素棠不久,即随师姊荒y,g基败坏,离那从玄门正宗歪斜出去的昆仑心法,还是有堑壕之距,趋近魔道,与好色又不敢攻坚的郭云璞如鱼得水。

  法力不如人,自是贪求法宝。献逼承宽后,必然枕边怨叹,作丁娘十索。郭云璞也看破艳尸y凶y毒,背人往池上面合计,以供奉身份秘密布置无顾不问妖法,偷取得池中法阵机密,怎样用是他的事了。其实共奉之位必需竭心尽力愚弄善信,却无权无勇,所得微薄不堪,靠的就是盗卖机密。这公开秘密g本就是供奉的终极境界,一众奉行,互相遮掩。错的是郭云璞从不以双赢对待同獠,处处以监督自命,针锋相对,最恨他入骨的就是标榜最亲密,外表亲如兄弟的火蝙蝠吕宪明。吕宪明使横手爆破郭云璞的无顾不问妖法,还假惺惺的要调查这错误对党派的影响有多大。故意示郭云璞以甩身之隙。

  唐采珍知吕宪明最是凶毒,立即舍身,自行兵解,元神遁去。郭云璞自恃与吕宪明多年同道至友,没想到对方乐得假公济私。吕宪明除法台上摄魂大法外,本还j习别的邪术,暗中早已运用。郭云璞一见对方翻脸,知道除以全力和他拼命,万无生路,拱肩缩背,身如枯柴,手如鸟爪,一齐向外扬势。吕宪明情急,猛将舌尖咬碎,含血喷人,张口便是一片血光,同时双手往法台上一扬,眼看各大小妖幡之下鬼影憧憧,y风顿起,血光如雨,朝郭云璞喷来。

  双方恰是同时发动,偏又郭云璞法力不弱,恨吕宪明负盟背约,放弃防御,单对吕宪明施展全力攻袭。吕宪明口中血光刚一喷出,便被连手一齐禁制。郭云璞也被鬼影血雨裹成动弹不得。吕宪明闹得断去一手,心中恨极,不肯令其就死。遂向艳尸将人要过,用妖法吊在门内不远一个法环之上,由其尽情报复,连用毒刑,残虐了三四日还是未死。

  连日来上官红等不见有人出入,便因众妖人触目惊心,不敢似前任意出入行动,以防艳尸生疑之故。

  辛凌霄遁光略停,便闻洞内郭云璞惨痛呻吟之声,立即知机冲波飞出,正赶巧上官红拿著那面宝镜,向天照看神雕的突然举动,面前忽有一位云裳霞裾、满身珠光宝气道装女子现形。未及开言,忽听遥天隐隐破空之声,直向岭上驰来,天边已见乌金色云光移动。辛凌霄知有妖人飞到,立即乘机施展法术,拉了上官红一同隐形飞起。上官红法力未成,尚未听出破空之声,无心中却瞥见镜中现出乌金云光。心方一动,身子已被辛凌霄虏起,心中惊惶失措,竟潜意识的向爱郎呼救。

  y魔灵犀通鉴,动念即达,便听破空之声甚厉,由远而近,知妖人已将到达,首先发动辛凌霄意识,惑驱往静琼谷飞去,离谷外仙法禁制里许停下。自身蜕变y魔冯吾,先入幻波池。

  此时艳尸经y魔冯吾yc殖胎后,身上七灵丝被y火炼化,元神禁制已经除去,只须下定决心,复体重生,已无人能制。可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先天真气驱策欲火,播弄艳尸灵台识海,这比七灵丝更无形无影的心魔法障窜改了艳尸意态。

  艳尸静修多年的g基本属民为重的玄门正宗一支,因师门裔稀致曲高和寡,行道修积外功之际,为求和应结伴,私向外人偷习了佛家旁门神通和y邪之术,也颇知道前非,屡欲回头归正,无如缘孽重囚,缠溺深固,无由自拔。加以圣姑期之深,压之切,不以晓谕为本,但求拘束外相,削足适履,以致艳尸心灵反叛,更超脱无门。

  圣姑原是旁门出身,x情孤僻,刚愎自信,说了便做,就错了也从不反省忏悔。已杀艳尸,却不将之形神消灭,为的只是当初一句无心之言,情甘因此沉滞数百年,姑息养奸,成痈贻患,虽得成道,仍非上乘正宗。

  艳尸在洞中已然住得万分苦恼,对于圣姑又恨又怕,深知圣姑佛法厉害,心胆早寒,不敢妄自报复。本心只要能脱去身心牵制,立即远走高飞,甚至连那洞中藏珍得失,均未在意。近来夺走了半部道书,稍知门径,有些省悟。终以不舍弃旧从新而邪正相混,道浅魔高,总想在遭报以前,苦用心力,死里逃生。难期将满,又欲念重炽,甘为情欲,献身作贱,受y魔冯吾蛊惑,想占据圣姑仙府,设法解开洞府禁制,攘窃藏珍,步入自趋死亡之路,再难不回头。

  仗著y艳狐媚,施展权术,并以洞内藏珍为饵,使用y谋毒计,愚弄蛊惑众妖人互相疑忌,专为自己一人效命,以便c纵利用。妖邪们受人愚弄,还不自知,俱当艳尸对他看重,甘为效死,没想到艳尸心系y魔冯吾,除有限三两人外,全看不上眼,如非暂时还有利用之处,早就亲手送他们上死路了。

  智不可恃,其为取巧一时,不是图穷匕现,就是架不住权力逐渐侵蚀。艳尸所依靠的万妙仙姑许飞娘曾红极一时,于极乐真人撤出蜀山时,执各方之牛耳,陶醉于君临天下的美梦,有「非分之想」而视众生在眼下平等,却不知自己只是一个缓冲虚点。

  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贱之。玄门民重糸见许飞娘轻忽玄门的传统价值观,挑衅她的电传大阵。趋炎附势的各方派系自保法势,袖手旁观,许飞娘法身陷入风雨飘摇。毒手天君摩什尊者待她濒临败道,才奏鸣〔对事不对人〕歪咒。由得电传大阵还电传大阵,人还人,错还错,谁也不用负责,犯事不量刑,硬挡排山倒海的太乙神雷,引致大咎山绝道:“我金凫仙子辛凌霄乃昆仑派居长一辈的仙人。知非禅师、钟先生、韦少少、向善、卫仙客诸仙及本门长老,均我同辈。因见你夙g很厚,身有仙骨,颇堪造就。今日巧遇,乃是前缘,何不拜我为师,随我同往仙山修炼?等时机一到,随同除妖,入居仙府,以求仙业,不是很好么?

  上官红是灵峤g四代弟子,经y魔冯吾重开灵识,对神洲仙界早有所闻,一听竟是争欢情敌,曾用法宝暗算情郎,今日相遇,正可气她几句。故意笑答道:“原来道友便是前番往幻波池盗宝受伤的女仙么?我早听圣姑说过了。”

  辛凌霄听她忽然前恭后倨,改称道友,又提起前番丢人的事,当时玉颊红生,心中气忿。因听了末句,想知圣姑心意,只得忍气负愧,又盘问道:“圣姑尸解多年,修持佛家最苦最难的戒行,以备战胜万魔,飞升极乐。妖尸未伏诛以前,怎会传你道法?”

  上官红只含糊的说是幸得圣姑梦中传授。辛凌霄闻言,知圣姑这多年来苦修,不特战胜诸天七魔,并且元神成真,已能化身千亿,完满佛家最上乘功果,连那原有法体,都在可有可无之间。即以传人自命,道:“我金凫仙子辛凌霄与圣姑遗偈隐语所说的除妖之人相符。”

  上官红见她面有愧色,也自暗中戒备,表面仍作不知,从容含笑接说道:“照圣姑的口气,将来承受仙府藏珍的,好似另有其人,与道友无干呢。”

  辛凌霄见如此美质,难得遇到,舍去可惜,莫又被峨眉派中人物色了去。暗用法力,下好禁制,然后突然变脸,佯怒喝道:“小女子,怎如此不知好歹?好心怜你资质不差,意欲引度到我门下,偏生执迷不悟。似你资质,在此久留,早晚必被妖邪擒去。你固孽由自作,但法界必多一妖女,为害人世。我以济世为怀,既然遇上,必不能容,只好防患未然,先用飞剑将你杀死,休怪我狠。”

  上官红此时只想代奸郎出气,巧语嘲弄,闻言,也不生气,仍自浅笑嫣然,故作不经意之状,答道:“拜师收徒,原要两厢情愿,我既不知好歹,还强收我这徒弟则甚?我是否会被妖邪擒去,那也无劳道友费心。至于不拜你为师便要杀我,一则,你是出家人,无故妄杀好人,道犯清规,即此已是不配为人师表;再则,我想也无此容易。打你得过,你白丢人;打你不过,不会跑么?据我看来,你自命昆仑派前辈女仙,现放池底妖尸不敢寻她,对一末学后进强以暴力,苦苦相逼,胜也丢人,败也丢人,那是何苦?如何乘我师父不在,上门欺人?快自请吧。”

  说时,上官红固不知敌人暗中设有禁制,辛凌霄也不知对方隐形飞遁之术神妙无比,饱受冷语讥嘲,便怒喝道:“你不说圣姑是你师父么?还有何人?几时拜的?”

  上官红看出对方羞恼成怒,弓已引满,一触即发。一面准备逃路,一面答道:“家师是女神婴,姓易名静。师叔乃李英琼。”

  辛凌霄闻言,才知白受戏侮,果是仇敌门下。当时暴怒气极之下,把手一指,口方喝得一声:“贱婢敢尔!”。

  哪知上官红早声随人起,竟然隐形遁走。辛凌霄没想到上官红会冲破禁,越发忿激,必欲惩处。忙纵遁光,照准飞遁方向,急急追去。偏巧正对谷口,相隔里许,飞遁神速,眨眼即至。无意之中,即将谷口埋伏触动,遁光立被五色烟光裹紧,又惊又怒。幸是法力高强,正准备施展玄功强拼,忽听连声雕鸣,跟著便听前面有人说道:“事已紧急,先放她进来,以免彼此均有不便。”

  定睛一看,身已飞进一条泉石清幽,竹木森秀的山谷之中。面前站定一个身著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