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136(1/2)

加入书签

  第134节化龙内幕

  由於阴魔鞠躬尽粹地奋勇叩关,直捣黄龙,三度施泄玄精,助娇娃提升法力,抗拒孽龙。这绝世尤物娇啼婉转、迎合承欢後,自觉真气充沛,修为晋升了极多,所以云收雨散後,还是眷恋在欲海迷梦里。

  阴魔初意以为道姑被困多年,得机缘巧合,必定急於成功,见是这等安闲从容不迫神气,意态殷勤,又不像是故意延宕。却是却不知男女有别。女性充血後,敏感度越越高,所以有疯狂的叫床,但高潮泄身後,膣逐渐松弛,退潮也是缓慢,所以痴缠起来,就是连串的索求,值无了期。男性觉到膣松弛,兴奋就低了,所以饱食远飚,贪新忘旧,要等女伴血流回归,膣回复紧凑,那就是小别胜新婚。

  迷糊在高潮馀震的女主人被直言探询,才从淫梦挣扎出来,凄然答道:“有一强仇,已来寻仇两次,来人与外子只一对面,必无幸免,使贫道多年来委曲求全的苦心付之一旦,故此想想借道友之力,将其惊退。”

  阴魔知是说杨瑾,却见道姑为墨龙所惑,不适宜告之真相,答应以藏宝见赠,足以却敌。女主人见状,似悲似喜,又兴奋又害怕。只好又娇羞又不舍地含情脉脉、丽靥晕红的看着她一生中的第一个男人把她抱起来。没奈何,只得说道:“泉眼宝库,原在镜天湖下,为时尚早,反正早去无用,此山天生灵景,颇可游观。”

  柔情似水,捧来形制古雅的古玉杯,中贮玉浆,色作纯碧,甘芳满颊,其凉震齿。杯中青瑶乳乃海眼地洞千万年前灵玉液,每隔些日才有一杯,又是见风即化,虽能行法吸取,量仍不多。每次取用,必须将原酿的酒用玉杯盛了,放到乳源之下,听其下滴,满了一杯,忙即盖好,不令见风。道姑经常都是即滴即尝,补阴健体,得以青春常驻,初经探蕊,也能捱得起阴魔的旷世魔。今日也是凑巧,乳量甚多,从来所无。

  未了,阴魔怕黑龙回归,捉奸在床,也怕杨瑾出事,强把道姑从身後抱起,一双魔手伸入天孙锦仙衣内,托着这绝世尤物的一双柔韧丰挺的香滑乳球,央求起行。道姑被捏得意乱情迷,领着阴魔绕往後宫。一丝玄色精光由身後电驰飞来,射向门上,双门立时大开,和前宫一样,後宫门外也是一座极高大的玉牌坊矗立。走过牌坊,步上一座金挢。耳听殷雷声声,金挢似在移动,停在一玉牌坊之下,内里云烟变灭,浩荡如海。女主人随掐灵诀,往前一扬,烟云立开,眼前倏地一亮,现出大片峰峦崖壁,到处布满奇花异卉,百里香光,宛如锦绣。

  经过了好些奇景,前面是一水潭,潭水澄泓,平波若镜。这痴缠淫侣刚到潭边,潭水忽似开锅沸水一般,水花滚滚,往上高起。女主人笑道:“此间的地底泉脉纵横,凡是有水之处,均相通连。今日泉眼古洞中竟有异兆,也许珍藏多年的前古至宝灵丹,应在今日出世。”

  说时,潭中水花已冒高两三丈,水塔也似矗立潭中,突突往上冒起。倏地往下一沉,陷下去一个大深洞,四边的水忽全停止不流。潭心深处,似有光影微微凸起,乍看相隔上面约有二十馀丈,跟着便见往上涌来。等出水面,乃是一个大水泡往上冒起,眼看越长越大,约有五丈方圆,叭的一声,化为一片淡青色的光气,罩向这淫侣头上,反兜过来,分而复合。脚底也现出一片青色云光,将众人托住,往下降去,其行如飞,晃眼直下千百丈,再改平飞。

  那前行之处,乃是一条其长无比的甬道,所过之处,身後海水重又合拢。龙吟之声又起,女主人面色好似忧喜交集,阴晴不定,忙移转螓首道:“宝库就在前面不远,到了头层洞内,洞外的水己被丹气隔开,我将神碑上所说的禁制法牌取下,照神碑所说那宝库能大能小,可以移动,只要两面法牌不毁,便有开闭之法。那海眼与地壳相连,所差只数百丈,所用法宝威力太大,到时尚须小心,免生意外。”

  晃眼云光飞到一大洞之上,那洞就在前面脚底。光忽收,这淫侣往下堕落,头上水已合拢,只不下压。淫侣互相拥抱,往下飞降,又是千馀丈,方始到底。前面地势忽然展开数十亩大小,两座华表分立地上,高约三十馀丈,中现一座大洞,大门高约五丈,两扇质似精钢的门板,右边一扇大开,左边一扇已经残缺不全,遥望洞内光明如昼。

  当地乃前古水仙隐修之地,又在三千年前留下许多灵丹至宝。入内一看,洞甚广大,只不甚深。当中矗立着一座金碑,上有朱书古篆,隐示天机。洞中禁制已被引发,先由神碑後面射出一道黑色精光,暴雨一般射来,跟着洞顶一蓬紫光当头压下,左右两壁也有七八尺长的火箭攒射过来。地底风雷烈火之声大作,全洞一齐摇撼,似要崩塌神气。

  阴魔化为一幢金光祥霞,上下四外的火箭神光被勾弯过去,尽管声势逐渐猛烈,却近不上身来。往下钻去,通行并不艰难,不过入地丈许便在烈火之中。这才看出古仙人的禁法神妙异常。下面的地底阴火直似一座极大洪炉,火光比电还亮,已成银色,内中更杂有无数火弹,威力奇猛。回顾来路,更是险恶,先前所见紫光、火箭的冲射之力越来越强,正由身後潮涌而来。地底阴火隶属先天,与先天真气同流融汇,打到身外金霞之上纷纷化回白色银泥,在地层下激荡起千重银漩。

  相隔只十馀丈远近,二层关口已经越过,晃眼便达二洞地底。淫侣忙拥抱上升。透出地面一看,当中洞顶离地十丈,凌空悬着一面上丰下锐,长约六寸,前端具有双耳的人形铁牌。牌如钉在那里一样,看似凌空,实甚牢固。本身乌油油仅现微光,但是越来越强,光也转为白色,照得全洞通明如昼。阴魔试用太乙分光捉影之法,手掐灵诀,朝前一招,牌便冉冉飞来,到手就将法牌交付道姑,地面上即有一幢金光涌起。原来铁牌下面洞中心,埋伏着一座形似宝塔之物,高只丈许,色作乌金,光芒四射,升立在地上。内里有人说道:“此是镇海之宝,妄动者死!时机甚迫,不可延误。”

  二人知是古仙人仙法留音,不敢冒失。阴魔忙用前法往三层洞内穿进。洞内上下四外的埋伏也一齐发动,这次竟比先前厉害十倍。才一入地,烈火风雷,火箭金刀,便潮涌而来。前面和身後来路更具有一种极奇怪的阻力,竟被困住,最厉害的是那无形吸力,四外一齐吸紧。阴魔连用玄功旋展全力堪察吸力质源,竟与刚收的铁牌过手时,所检验出的五行物质规模吻合,知铁牌正是各种埋伏的枢纽,忙呼唤道姑用那面铁牌朝外连晃。才一晃动,禁法和吸力全数失效。

  越过三层洞门,深入地面,见洞顶上也悬着一面同样大小的铁牌。道姑以牌引牌,取下。见洞中空空,四壁浑成,一丝缝隙俱无。神光查描,洞壁之内果有一座似鼎非鼎,高约丈许之物,知道那鼎便是藏珍宝库。但是通体高达三丈许,深藏壁内七八丈,上面既无门户,又无缝隙,通体浑成。

  五行物质规模,一物套一物。双牌合拢,铮的一声微响,金光过处,竟成一体。前端现出一团形似太极的圆光,两仪二气,微微旋转不休,时隐时现。按照太清仙法,手掐诀印,朝前一扬,一口真气朝牌头上喷去。随见一青一白两股光气细如游丝,起自牌上,朝前面那似玉非玉,似金非金,连用法宝冲射不破的洞壁上射去。这细如游丝的青白二气前头只有米粒大小一点金光,刚射上去,耳听轰的一声大震,眼前烟光变灭,腾涌如潮,正面洞壁忽然蒸发,宝库出现。

  那宝库下具五足,形似金鼎,高约三丈,上面无门无口。阴阳二气射到上面,鼎上五色毫光迸射如雨,每面各现出一座小门,同时开放。外面光华立隐,库中宝光闪闪,并有金铁交呜之声。道姑心切宝库,曾细读神碑,料知库中藏珍将要飞去,忙将天孙锦仙衣向前罩去。不料鼎内藏珍颇多,六门齐开,各有宝光腾起,其势比电还快,匆促之间不及兼顾。只听乒乓连声,眼前五色奇光如虹飞电舞,金芒耀目,当头一道龙形紫色奇光先由正门之内激射而出。左侧门内又飞出七点火星,作“之”字飞舞而出,互相追逐,赶上那道龙形紫光,冲向出口一面洞壁之上。

  阴魔先天真气驾驭後天五行的元胎寄生在艳尸崔盈子宫内,未瓜熟蒂落,对五行法宝仍未能正面抗衡,只以先天真气唆汇前古异宝中的元灵。二宝逃离太速,不及疏通。只听霹雳连声,洞壁立被震穿一个大洞,两件前古奇珍就此破壁飞去。另外还有一件形似三根二尺多长的彩羽之宝,由库後相继飞出,也从前面洞壁裂口,立化彩虹飞走。只有一件钟形之宝由内飞出,吃道姑身剑合一,飞起一挡,挣了两挣未能挣脱,被阴魔先天真气罩,也费了一番工夫才融贯代沟,收到手里,也转赠了道姑。

  回到鼎前,六面库门各有一件奇珍,天孙锦仙衣所化金霞只罩住了三门。内里金铁交鸣之声越急,并杂以风火雷鸣。时见宝光往外冲出,都被金霞将门封住。阴魔以库中丹药、灵符关系重大,花不起精神时间沟通顽古元灵,莫如将三宝一起笼罩,再将金霞逐渐缩小,行法收取。金霞宝光经先天真气入灌注,加强威力,往鼎外展开,鼎内中法宝本以猛力往外强冲,一有空隙,立时夺门而出。那麽强烈的金霞竟会受了波动。

  那法宝共是三件。一件双斧共柄,其中一斧形如满月,寒光闪闪;另一斧四边金芒电射,中心深红,宛如一团日轮,两斧斜插在一根形似长矛、奇光激射的斧柄之上,飞舞而出之时发出轰轰雷电之声。一件形似一个大半圆的玉圈,上面蟠着七条灵蛇,口中各喷彩焰,其直如电,满空飞舞;一件是个两头尖针形的青光。这三件宝贝才出宝库,便作三角形分三面冲逃,吃金霞罩围在内。三宝本身具有灵性,作三角形悬在光笼之内,朝外猛射,宝光精芒互相冲射,激荡起千重霞影,万点星花,看去威势甚是惊人。金霞竟被撑住,难於缩小。

  阴魔决计先取库中灵丹,以免夜长梦多,生出变化。随穿过金霞往库中遁入,见库高三丈,门仅三尺大小。刚到里面,瞥见库中心似有宝光闪动,作六角形,中悬一团形似卵的灰白影子。方疑是太白玄金精气炼成,眼前即倏地一暗,知道库中还有埋伏,无心触动,身已陷入万丈浓雾之中,上下四外只是一片浓黑,耳听风雷大作,金铁交鸣,夹着排山倒海之势和重逾山岳的压力,齐向中心压来,直连手足都难移动。

  换了常人,以为身外只是一团黑气,必妄用法宝飞剑,向外硬冲,立生反应,抗力越强,反应之力越大,气体化为实质,便是一块极大钢铁,将人埋葬在内。再要误发各种雷火,那玄金精气立成熔质,便成陷入一座极大的熔铁炉内,禁制威力神妙,不可思议,任何法宝,均难免於炼化为劫灰。

  阴魔以先天真气为根基,熟悉先後天五行妙用,只要入主先天层次,後天五行物质便反为我用。任精钢原子多麽稳定坚硬,其吸附能力是依赖原子力场的互相吸附的饱和,达动态平衡。一旦失衡,越是牢固越是反应弥远。所以高频音量微弱得人耳也听不到,却可把层高的玻璃震得粉碎。

  要它灭亡,先要他疯狂。阴魔便传声向道姑询问外间所见,随听回答说:“你这小鬼入库之际,似见光华微闪,六门同时关闭,方疑有异,门忽开放,仍和方才一样,只你这小鬼人影不见,此外别无他异。”

  阴魔笑说无碍,嘱托猛施剑气硬攻,加速太白玄金精气凝结成纲。先天八卦之坤八、艮七、坎六、巽五,对飞震四、离三、兑二而登乾一之高极後,必骤沉於坤八之低极,如双曲线之一极骤进另一极。玄金精气快化为纯钢,先天血影细如牛毛冲射出去,即见暴长成尺许银色光雨,冲开一个大洞,那笼罩外层重逾山岳的浓影便似飞雪投火,当时熔解消散,化为乌有,眼前大放光明。

  猛瞥见先前发光之处忽然飞落下三尺大小一团银光,形似灯焰的,比电还亮。中心拥着一个道装小人,相貌奇古,身长不满二尺,手掐法诀,朝着自己微笑,把头一点,往外飞去。先前银焰小人飞堕之宝库库顶一团光焰震破四射,叭的一声落下一个淡青色的皮囊落下。这皮囊通体细鳞,青光闪闪,大约二尺,并未封口。伸手一摸,内里共有两个乌金瓶,高只数寸。另外一本用竹简制成的道书,共是七十三页。除开头三张朱书古篆,载明库中藏珍和灵丹妙用而外,底下每页均是灵符。未一页又是朱书古篆,诉说前因。

  三千年前,有一仙人盘荦在此隐修,因为夙孽太重,虽然积有无数善功,天劫仍难避免。仗着修炼多年,功力高深,在大劫将临以前,将他本身元灵用太白玄金精气包没,连同平生所用法宝、神符、灵丹一齐藏向宝库之内。元神早已藏入海眼深处,再用诸天禁制,将三层内洞一齐封闭,移山换岳,将整座洞府沉入海底泉眼之内。再请一位交同道将元神附上盘牵原体,在洞中相待应敌。恶斗了二十九天後,同道元神才突然隐形遁走。对头虽然神通广大,狡诈无比,炼就蚩尤三盘经,邪法厉害,觉出对方不应死得这麽快法,连元神也似随同消灭,最可疑的是那些有名奇珍一件未用。事隔多年,访查无踪,又未见有转世形迹,也就罢了。盘荦大祸虽免,元婴尚还不到功候,便在海底苦修。千年後元婴炼到功候,强仇也身遭未次天劫,形神皆灭。无如当初所炼太白玄金真气封禁严密,非等前生至友转劫到此,不得功行圆满。一等等了二千年才被破禁放出。为感昔年、今生高义,除外库中藏珍、灵丹之外,并将昔年防御九天罡煞之气的七十三道灵符一齐相赠。那七件奇珍,均经千年苦炼而成,本身已具灵性,多高法力的人也收不去。虽然传有收法,仍非短时日内所能随意运用,特在行时代为行法禁制,以便收取。令其改归新主,仍须本身元灵与之相合。前逃三宝,已落在两个左道中人手内,因其持有克制之宝,但仍难应用,将来终必珠还,无须往寻。每道灵符均附有用法。十六粒灵丹,分藏在两金瓶内。

  阴魔飞身出鼎,见那三件法宝已全缩小,凌空悬立金霞之中,甚是安静。道姑说听得连声雷震,同时三层洞门已一齐开放,飞出一个道装小人,由内到外,将手中灵诀朝外一扬,三宝立发出几声异啸,金霞仍在一旁未动。小人也带着连串雷鸣之声往前飞去,晃眼无踪。道姑谨慎,恐又生变,不敢贸然收取。阴魔为防万一,先照道书所载用法,飞入金霞之内,如法施为,果然应手取下。先天真气洗涤异宝元灵,因原主已释奴籍,无顽忠牢烙,更有遗命,即应涤认主。

  三宝最长的也只七寸大小。其中斧形之宝,乃一块铁令符,上刻双斧。另一月牙形的玉环,上刻七条怪蛇,彩色斑斓,精芒外映。还有一根似铁非铁的长针,长约三寸,上绘符篆。都是宝光隐隐外映,却仍是後天五行法物。阴魔先天真气融通宝内元灵认主後,仍是转手赠予道姑,实是寄存而已。

  忽听洞外天空中异声大作远远传来,杂以异啸龙吟之声,越发猛恶。阴魔知杨瑾已斗上墨龙,恐防道姑用上新得异宝,即穿波闪上水面。当地是在天镜湖底,离战场颇远,仰望上面海水吃墨龙所喷丹气逼住,宛如一座极大的水晶穹顶,中间隔有好几座峰崖挡住。

  循声赶去,便见墨龙爪指五股黑烟,烟中各裹着一口飞刀,与杨瑾九疑鼎口喷的青紫二色丹气,在晶幕之下恶斗。九疑鼎缺少先天本命混沌元胎,似有不支之势。墨龙口中不住怒啸,见阴魔到来,认是帮手,向杨瑾喝骂,道:“我在此隐修多年,为何上门欺人?你这妖女叫什名字?”

  那墨龙也是该当晦气,明明知晓阴魔与敌人同时侵入,丹气不是杨瑾所破得了,岂与阴魔无关,又岂是由骗来而名不副实的少妻所能拢络而变心。阴魔更因对方狂傲,辱骂自己情妇,有意给他难堪,耳听女主人远远狂呼之声,便在墨龙身後给杨瑾一个眼色。墨龙也警觉道姑即将到来,厉声大喝:“无知狗女,今日叫你知我厉害!”

  说罢,喷出大股黑气,中杂亿万寸许长的红紫二色飞针,暴雨一般朝杨瑾当头罩下。道姑新得的腾蛇环也飞舞以至,大半圈闪变无常的彩光,上面七条彩蛇,暴长成亩许方圆,七个蛇口齐射五色灵焰,比电还急,竟是对准墨龙喷射而去。盘荦四宝本认阴魔为主,经先天真气一转,自然如臂使指,更添威力。

  墨龙全身均有丹气笼护,也见状大惊,面色立变,怒吼一声,放出一道玄色精虹将身护住,收回飞刀,便想破空逃出腾蛇环彩圈,无奈怪蛇已闪电间合围,口喷灵焰,墨龙只得拨转遁光,满空飞逃。道姑也凌空飞来,还未近前,便已觉到法宝灵气虚舞,目睹异宝对阴魔之依恋,知是阴魔捣鬼,便双手连摇,闯入蛇圈,高呼:“道友手下留情!”

  杨瑾不知异宝内情,料是道姑已知真相,把极乐真人信符祭起,发出寄存语音,道出当年事体隐秘。主谋实是妖龙见色起淫心,幕後操控妖人行事,伪作助拳。甘弃仙业的痴心粉蝶与妖龙修为悬殊,元神早被拘役,一念痴心支撑,仗两件前古奇珍之力,与妖人同归於尽。妖龙溢出元神,演出被禁闭片段,再装作化身妖龙。千算万算,算漏了道姑怀藏天孙锦仙衣,得以坚拒秽龙皮囊,因爱洁成癖而保得完璧。

  听罢,道姑回顾墨龙,大声呼骂,满面均是怒容,却无仇狠悲愤的神态。墨龙凶睛光闪,阴魔心方一动,一道玄色精光已朝道姑电驰射去。还未到达,先射出一蓬墨色光雨,去势比电还疾。道姑往斜刺里遁去,似已受伤,悲呼怨叫:“好狠!”

  玄虹微一掣动,又朝女主人电驰追去。阴魔早知道姑对痴心粉蝶情愫不厚,颇为墨龙所恸,抗拒只是爱洁成癖。见墨龙所喷墨雨将姘头打伤,更要斩尽杀绝,立时怒吼一声,一指腾蛇环加紧合围。道姑忽由侧面飞回,面容惨变,大声疾呼:“我虽受伤,并不甚重。你不放他逃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墨龙听得道姑代他哭诉求情,却竟是生死缠绵,定睛一看,却已非是完璧,奸情明显不过。如此好心又岂是雄性动物所能受领得来,更是激发妒火攻心,又是一蓬墨色星雨发将出来,在玄虹中接口骂道:“无耻贱婢,你休要讨好卖乖,今日叫你和那小鬼死无葬身之地!”

  谁知九疑鼎先前缺乏先天本命混沌元胎,也是仅落下风,今得阴魔先天真气滋润,猛张一喷,青紫二色的光气一撞,便自爆散墨色星雨,电也似疾,朝墨龙当头裹下。听女主人又是一声悲叫,光气忽又被阴魔收回。墨龙幸脱危境,仍还不知进退,扬手又是七八十口裹着黑烟的飞刀朝前飞去。

  阴魔见妖龙如此凶横,发动腾蛇环,突似惊虹电掣,暴长数十百丈,电也似疾将那玄虹围在中央,上面七蛇齐喷灵焰,环绕冲射。那大半盘彩虹连同上面灵蛇,立似转风车一般,将妖龙连身外玄虹一齐裹住。晃眼之间,蛇口灵焰交射中,玄虹竟被消灭了大半,墨龙周身也被极大吸力裹紧,休说逃走,连移动也难於登天。

  道姑凄然向阴魔带愧叹道:“此是贫道两世冤孽,他虽多行不义,实不愿其由我而死,还望道友看我薄面,放他去吧。”

  阴魔故意摇头道:“放他不难,只是这厮过於阴毒,以恩为仇,还是除去的好。”

  妖龙无法逃脱,看出是前古至宝奇珍,心胆皆裂,颤声急呼:“上仙饶命!

  如蒙网开一面,从此决不与令宠为难。”

  阴魔招回法宝。妖龙满面羞惭,朝道姑看了一眼,腾空便起。阴魔看出妖龙目射凶光,知其不怀好意,连忙隐身追去。妖龙不知已被暗中尾随,刚到上空晶幕,便咬牙切齿,恶狠狠爪指下面,厉声咒骂,要发动晶幕爆炸。晶幕原是墨龙的丹气与本身真灵相合,幅员辽阔,有天地之威。阴魔见妖龙如此卑鄙阴险,杀心顿起。忽见妖龙吐出一块方形水晶,看了一看,好似有甚警兆,面上一惊,身形一晃,便纵水遁逃去。

  这一窜,身子变得极小,在海底极深之处穿沙飞驰,竟由海底窜入极海冰洋两交界的夜明岛下。夜明岛深海礁石脚里的海底寒泉眼有九九八十一个螺旋形的孔穴,方圆三百馀里互相通连,最长的两处,曲折回环,几及万里。妖龙选了内中有一条较近的,通入万丈冰原之下鳌极洞中,却逃不脱血影神光,被锁定气息。阴魔液化入泉,接踵追至,刚好见易静、癞姑助乌神叟脱去躯壳。

  癞姑在铁刀峡入水,查不出冰山异变因由,也透视不出晶幕玄虚,回归海面,与众人联合遁光,加催前驶。四外,寒雾愈浓,混混茫茫,静荡荡的悄无声息,一色白直到天边,也分不出哪里是海,哪里是陆地。。凭金蝉一双神目,也只看出二三百里远近。遁光急驶所发破空之声,竟震撼得八方遥应。

  飞行约有半日,往前飞了千馀里,才见前面云雾中现出一座笔直的孤峰,撑空天柱般拨地而起,形势奇伟,峰顶彷佛中凹,内有青烟一缕只有尺许粗细,袅袅上升。当顶四外的云雾,竟被冲开一个比峰还大数倍的云洞,少说也有四五十里方圆。

  本来北极全地面都是压满极厚冰雪,冰原内到处都是千万丈冰山雪岭。当地更是北极中部数千里内最酷寒的一带,空中密雾浓云,俱已冻成一层层冰气,紧紧笼罩大地之上,独此一峰通体皆石,终古冰雪不凝。而且自腰以下直到地上,竟是绿油油布满苔藓,苍润欲流,与上半石色如玉,寸草不生,迥乎不同。峰下便是火眼,与玄冥界那面元磁真气发源的磁穴相对,离玄冥界约有五百里。

  玄冥界是冰原中间的一片雪海,终年阴晦,只冬至子夜有个把时辰略现有曙光,与小南极光明境终古光明,每年只夏至正午有个把时辰黑夜者,完全相反。

  这北极中枢分界之处,本来就是元磁真气发源之所,差一点的金质法宝飞剑,到此俱失灵效。

  众人到达峰前只有数十里路,便向下斜飞,往峰脚落去。才过云层,便见环着峰脚的一圈,比四外冰原凹下了千百丈,独有石土地面,因下有火源,终古冰雪不凝。宛如一个百馀里方圆的深井,当中立着一根圆直如笔的天柱。头上云雾被峰顶青烟冲开,现出数十里方圆的天色,碧空澄澈,不着纤云。深井中腰一圈俱是坚冰,宛如一圈千丈晶墙,看去水晶也似,又滑又高,光鉴毛发。倒挂着无数如大小玉龙的数百道飞瀑,雷轰电舞由冰壁离地数百丈处,雪洒珠飞。一条溪涧承着冰壁上面飞堕来的冰水。

  众人晃眼飞达峰後,忽见离地丈许峰麓上面,有一石洞,两扇石门紧闭,甚是齐整。癞姑令众停住,自和易静飞身上去,用手指朝洞门上轻轻弹了两下,又在门上画了两画。洞门开处,内里走出一个身材短小的老怪人,相貌丑恶,头大如斗,胡须结,手持鸠杖,脚上拖着一条铁锁链,似极沉重,行路迟缓。

  这老怪人名乌神叟,以前因受了别的妖邪怂恿,去扰屠龙师太清修,被意锁锁骨穿心,此锁一断,心便化成劫灰。乌神叟遁去不久,便投到陷空老祖这里,欲借老祖法力将锁化去,却屡试无效。老祖命乌神叟在玄冥界防守。乌神叟因徇情纵老祖孽徒长臂神魔郑元规逃出界去,被老祖就用原锁锁在这小峰石洞以内,罩上无形如意神网,日受风雷烈火之苦,才洞悉陷空老祖心思。

  北极这些精怪妖邪大都由异类修成,俱炼有内丹元神,互相觊觎,所以设立制度以为制衡保护。因只在极边荒寒之区,夜郎自大,轻易不去中土作怪,平日只有水族遭殃。乌神叟由墨鱼精升道,与陷空老祖同出一源,只是出生种族地位有高低,因而法力不如,丹气却差不了多少。一旦为陷空老祖所并吞,即可回归故乡举事。自知稍有嫌隙,丹气便即被夺去。

  乌神叟深知众精怪颇具神通变化,多半精於隐形飞遁,天视地听之术,自是慎行畏谤,一见洞外来了两个丑女,面色一变,倏地暴怒,一摆手中鸠杖便打,杖头上立有朵朵银花自鸠口中飞出。癞姑早有准备,不等杖下落下,手早扬起,掌心上现出一粒豆大乌光。那老怪人立即住口,面带惊喜之色,忙收鸠杖,并改倨为恭,肃客入内。

  二女刚刚走进,门便关闭,内层石室两间。刚一进入小间,便见里壁下面,青红光烟明灭,整片石壁上现出一个圆洞。由洞中走完一条曲折盘旋的甬道,到达一个数十丈大的石室。室形长圆,上顶甚高,下宽上窄,只见离地百丈以上,便缩成尺许大小一个石孔,为青烟所遮。地面竟似钢铁凝铸,浑成一片,坚固异常。当中地下有一圆洞,大仅丈许,青漾漾,烟雾隐隐,淡如轻绡,才一浮出洞口势便转急,紧贴洞边,做一圆圈,中心却是空的,向当顶激射上去,宛如一幢薄如蝉翼的纱钟,紧紧罩在圆洞之中。二女知是神火发源之地,峰顶青烟便由此往上喷出。

  乌神叟在正对火洞前面,合掌盘膝打坐,双目垂帘,口中喷出一片黑气,包没全身,是乌神叟内丹所化的寒灵真气,紧护身外,与火相抗,将身外无形神网强行撑起。解铃还须系铃人,癞姑带来符偈与屠龙刀会合发生神火,意锁化为乌有。陷空老祖的无形如意神网只有牟尼散光丸之类能破。乌神叟心定神会,光华闪烁,晃眼精芒四射,随陷裂出一个丈许大一幢灰白色的光华,由穴中冉冉升起,把乌神叟拥住,是洞中神火,厉害非常。却非借用风火之力脱去原体,元婴难以离窍而出。时闻呻吟之声,间中转为洪厉,声如牛吼。倏地有丈许大小一圈圆影,隐泛精光,一闪便复原状。

  二女知是乌神叟元婴被无形神网闭住天门,不能出窍。易静便把手中一粒牟尼散光丸发了出去。因此宝威力甚大,恐乌神叟法体震毁,发时甚是仔细,将那豆大一粒宝光指定,缓缓飞到乌神叟头上,等那圈精光圆影出现,即与那灰白光华微微一触,化成一片光雨炸裂。一声轻雷过处,灰白光华首先散裂。同时光雨所射黑气外面,又飞起无数寸断彩丝,那黑气也荡了两荡。乌神叟急往口中吸回,晃眼皆尽。那千万彩丝方是无形神网,已为散光丸炸成寸断消灭。

  乌神叟元婴道成满难,脱体走来,向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