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1/2)

加入书签

  第十二节奸劫元胎

  石玉珠脱身出来之後,本该即刻回武当山去,不应露面再见众邪,竟因大殿中人声嘈杂,要探头往殿中看去。殿内九尾天狐柳燕娘忽见月光底下映出一个人影,疑是峨眉派中人还有馀党在,便想趁个冷不防,给来人一个暗算,放出一道青光,从殿中飞将出来,石玉珠连忙运动自己剑光迎敌。才一接触,便将柳燕娘飞剑斩为两截,馀光如陨星一般坠下地来。忽听脑後一声断喝道:“峨眉後辈,休得倚势逞强,你们既不守信义,休怪老僧手辣。”

  话言未了,大殿内又飞出七八个人,将石玉珠团团围住。石玉珠定睛一看,正是法元、智通、俞德、龙飞、苏莲、柳燕娘这一干人。说话的那一个和尚,生得面如满月,身材高大,正是那黄山紫金泷暂居的晓月禅师。石玉珠见晓月禅师来到,一时好奇心盛,又打算听一听适才交战新闻,不知不觉也跟随众邪入殿。

  那法元见石玉珠逃出罗,心中为之一宽。柳燕娘练的原是两口飞剑,头一口剑已被金蝉削为两段,这口剑又毁在石玉珠手内。欲待不依,但自己能力有限,不敢上前,惟有心中愤恨而已。也因无剑可用,逃过了随後的魏家场死劫。

  龙飞见石玉珠脱身出来,好生诧异,疑心法元所放,勾起适才口角时恼怒,又见石玉珠的一副俏身材,在新受y魔强劲糟蹋後,腰酸无力,摇曳生姿,在大殿灯光之下,越发显得娇媚入骨,婀娜惹火。心知一个好炉鼎,眼看到口,被别人截了初夜去。石玉珠被龙飞色迷迷的瞧着,想起密室中的屈辱,若在龙飞目光下,赤裸裸的活现在大庭广众,认定了奸y她的人就是龙飞,气得粉面通红,泪流不止。本要翻脸,但估量自己人单势孤,他们都是同恶相济,难免不吃眼前亏,只得暂时隐忍,但还是恨极之下破口大骂道:“你们这群无知邪魔!你仙姑与你有杀身之恨,这世界上有你无我,早晚自有人来报应於你。”

  说罢,脚一登,驾起剑光,破空便走。龙飞见石玉珠语中有刺,本已不容;如今见她要走,情知已与武当派结下冤仇,索x一不作二不休。喝道:“贱婢吃里爬外,往哪里走?”

  当下一纵身赶到殿外,手起处,九子母y魂剑便追上前去。偏偏又不舍得这块香r,看她承受了过度高潮後的腰软骨疲,应和着一种韵律的孺动,强悍中现出惨创遗迹,更诱惹兽x的威武y心,还望系栓入胯下,所以不去伤她,只用剑光将她团团围住。晓月禅师已听法元说知究竟,同众人走出殿外,先劝石玉珠下来,免伤和气。石玉珠无可奈何,只得随定众人,仍归殿内,另处一角,恰好就是笑和尚隐身的殿角。听得笑和尚在耳旁说道:“我是苦行头陀弟子笑和尚,在东海曾同你见过几面,因知你陷身难脱,特来救你,我只能用无形剑遁飞行。你等我现身出来,拉住我的衣袖,我便能带你同走。”

  原来y魔替笑和尚开启了机关後走了,笑和尚走不数步,便见又是一间石室,且喜门户半关,他便探头一看,见到墙角躲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就是石玉珠,於y魔虐罢离去後,正在无计可施之际,忽听身後一阵隆隆之声,那墙壁有些自由转动。走入来了一,朝床前走去,一面口中说个不住。笑和尚昔日曾在东海见过她们姊妹,听二人言语,明白了一半。後听得一声雷震,即急忙纵往前殿,目送苦行头陀将灵云等救出後,见晓月禅师等在大殿会议,便想探一个究竟,在殿角隐身,明白石玉珠到此原因,便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想设法救她。

  y魔见石玉珠重临虎x,生怕她被灭口,这把火点不起来;亦怕她言多有失,澄清了奸污她的不是慈云寺中人,会追到自己头上,於是从殿角飞身下来,前往东西配殿,将火点起。再见了一放石玉珠逃走的前面石门也故意任由洞开,便潜回密室,整合法身,现出凤仙外相,装作被吓昏过去,缓醒过来,慌张忙乱的拧动总铃。密室之中,各有一个总铃,总铃一响,全体妇女都要来到,以供凶僧选择。数十个穿红着绿的妇女一闻铃声,赶到密室,见到杨花、莽头陀尸体,一个个面无人色,珠泪盈盈。慌乱中也不知谁发现了石壁开放,露出门户,便不计利害,顿时纷纷奔窜,哭喊连天,逃了出去。

  y魔凤仙便将密室中灯火拿到手中,朝着那容易燃烧之处放火。点着不多一会,火焰便透出地面。後殿也被引燃了窗榻,越烧越大,等到发现,火势已成燎原了。一时仓房、密室四面火起,霎时火焰冲霄,红光照天,势甚猛烈,眼看一座慈云寺要化为灰烬。龙飞、俞德等人,都因密室内各有心上爱人,忙着去救。

  虽经施法救火,也把慈云寺殿房烧去三分之一,损失颇为严重。

  大殿上只剩下法元、石玉珠和晓月禅师,及其徒弟病维摩朱洪、鹿清五人未动。晓月禅师正在想善法解决石玉珠的事,因武当派中本有几个能人,与他差不多均有一面之缘,尤其石玉珠的师父半边老尼尤为厉害,所以不愿与石玉珠结仇。龙飞九子母y魂剑同他的师父,将来帮助甚多,也不愿公然同他反目。

  忽听殿中哈哈一声大笑,现出笑和尚在石玉珠跟前。法元认出是适才峨眉派来人当中最厉害的一个,不及招呼众人,一面先将脑後剑光飞出。法元剑光才往下落,笑和尚已把头一晃,已是无影无踪,石玉珠也同笑和尚借无形剑遁逃去。

  从此武当一派仇恨五台派,令致同武当一脉的昆仑派也渐渐靠拢峨眉。

  晓月禅师也知石玉珠此去,仇怨再难释解,忙展袍袖,驾剑光从後追了出去,追到辟邪村附近,迎面碰见峨眉派中醉道人同髯仙李元化上来拦阻。

  原来慈云寺外早有醉道人与顽石大师在树林左近,分作东西两面探看。只是自感力微势孤,不能下去救援,特地匆匆飞回辟邪村报告,请嵩山二老急速设法。追云叟便派醉道人、顽石大师、髯仙李元化三人在辟邪村前面一座石挢旁边等候,由顽石大师把笑和尚接回。来人虽是不堪晓月禅师一击,但因已定约,不便启衅,而晓月禅师昔日曾受醉、李二人的好处,不好意思动手,无奈折回。走到半路,遇见两位好友,见面大喜,一同来到慈云寺商议应敌。

  慈云寺经众小仙侠这一番纷扰後,天色亦已大亮,院中忽然降下三人:一个正是晓月禅师;一个是飞天夜叉马觉;还有一个生得庞眉皓首,鹤发童颜,面如满月,目似秋水,白中透出红润,满身道家打扮的老人。晓月禅师同众人引见,才知那人便是巫山神女峰玄y洞的y阳叟,俗家双姓司徒,单名一个雷字。

  y阳叟自幼生就半y半阳的身体,半月成男,半月成女。如此异物岂容於村民,结果只有逃到巫山峡内。大难不死,遇见异人,更机缘巧合得了三卷天书。

  可惜才学到第二卷时,竟把全书都失去了。

  他在巫山十二峰中,单择了那神女峰玄y洞做修炼之所,每三年下山一次,专一选购年在十五六岁的童男童女,用法术运回山去,供他采补。百十年间,也不知被他糟践了多少g基丰厚的好儿女。虽三年期满,各赠金银财宝,送还各人家乡,只是不许向人家泄漏真情。这种办法,他认为於理无亏,不过虽无怨气,却是秽气冲天。

  他却一向抱的是利己主义,也不偏向何人,谁於他有益,他就和谁好。当此变乱之际,蜀山面对轩辕老怪的威胁,与原有既得利益的有势力修士,争夺财经霸权,正好给他充沛的空间,左右逢源,受到争相结纳,便宜他在全区的乌烟瘴气下,坐拥虚名,就以「超人」自比,认为大可以乘机掘起,强自出头。

  慈云寺中的来宾中有马觉,遇见他多年不见的师叔铁笛仙李昆吾。李昆吾知y阳叟此人脾气最怪,容易受激,便打算借刀杀人,教马觉投其所好,申述峨眉派招揽了数十名男女弟子,俱是生就仙骨,童贞未坏。问他敢不敢来讨一点便宜。此时的y阳叟皆因功力高了,对那些凡夫俗子已看不上眼,但有g基的童男女却不是金钱所买得到,不能再谨守当初原则,转为莽c法力,巧取豪夺。擒着了一个小孩子,g基甚好,却经不起有心人夸赞其事,激峨眉弟子出头,把人救去,辱他於洞前。他运用元神追去,只看见一些剑光影子,知是峨嵋派中人所为。

  一气之下,妄动无名。应马觉之邀请前来。

  到了当日下午,厉害的人物才陆续到来,有:新疆天山茫牛岭火云洞赤焰道人,同着他两个师弟金眼狒狒左清虚和追魂童子萧泰;贵州南疆留人寨的火鲁齐、火无量、火修罗三个寨主,这六凶原是贵州野人山长狄洞哈哈老祖的徒弟。晓月禅师因为觉得人单势孤,便到贵州野人山长狄洞去请他师父哈哈老祖相助,谁知哈哈老祖因走火人魔,身体下半截被火烧焦,不能动转,要三十年後才能修炼还原,晓月便把这六个师弟连云南苦竹峡无发仙吕元子约来;这些都是异教中有数人物。

  众妖邪同议到夜间,y阳叟便推说安歇,告辞回房,把智通派来的两名美女打发出来。众人素闻传言说他御女甚切,夜无虚夕,对此好生诧异!自持有头有面的,不约而同,一个个走到y阳叟窗户底下去偷看。

  y阳叟回房後,揭开腰间佩带的葫芦,葫芦里面跳出来有七个寸高的裸身少女。原来他把嬖女藏养在葫芦内,用到时,一晃眼间,俱都变成十六七岁的年幼女孩,一个个脂凝玉滴,眉目如画,长得美秀非常。其中一个较年长的,在床上朝天卧着,y阳叟转身宽衣压上她身上。馀下六个女子,一个坐上床头,用腿g环挟y阳叟的头颅,一个紧贴在y阳叟的背上,另四个女子分别以x口贴紧y阳叟的手掌脚跟。片刻後,那七个女子都由樱口发出呻吟的声息。龙、苏、柳三人也不知他做什麽把戏,正看得出神之际,那y阳叟口里好似发了一个什麽号令,众女子连翩起身,一个个玉体横陈。y阳叟站立床前,挨次御用,真个是颠倒鸳鸯,目迷五色。龙飞看到好处,忽见眼前一黑,再看室中,剩y阳叟伏卧床上,适才那些艳影r香,一丝踪影俱无。只有y魔凤仙能y化r身,无影无形的泻入房中,才知y阳叟已化变作女身。

  原来那三卷天书,分上卷筑基,中卷分录御男御女之法,下卷y阳合运。y阳叟看到第二卷时,正值男身,因私心争体,竟熟念御女章後,把书毁掉。所以男身强,女身弱,连变化女身也每月只得一晚,世人也只好皆知有叟,不知有姥了。

  众窥看者走後,y阳叟身体变化加速。面貌变成青春姣好,竟是少见的绝色,肌肤嫩滑,腰细修长,却是r球扁平,一派大家闺秀的模样。因只专注g基而无修为,长期在y阳叟男身体内g息,所以还能保养得如幼艾少妇。只是灵魂被欲火炙熬,心中如油煎般的难受,脸上现上鲜艳的y红,春情荡样溢满双眼,显得春思盈然,辗转反侧。

  y魔凤仙见她修为不高,恰作炉鼎用,竟妄想乘虚而入,鲸吞y阳叟的深厚修为。於是蜕化回原男身,仍是y化状态,轻轻附上y阳叟女身上,用上白云大师与餐霞大师所教的c控真气,挑逗情x功法,把真气顺七大春情x游走跳荡,由最轻力渐渐加重。y阳叟女身本就欲念昏沉,在不知不觉间给挑逗起散漫在体内的欲火,化为一股股的热潮,汹涌汇聚的熔入子g深处涌向y道壁,觉到壁的有着无限的痒东西一步一步爬向四周,令每个细胞都痕得收缩,缩中又似膨胀起来,也无个受力处,空虚得要命。y魔的先天真气觉到y阳叟女身体内有如此激烈的欲潮,奇怪的是娇柔的玉体竟是全无反应,像是千依百顺的妻子,任由如意郎君摆弄,全不设防,亦动也不动。本是枯乾的玉x口y唇,也充斥热血,艳丽的层层绽放,显现出湿润的骚水来。果然是个骚婊子,只是装模作样,掩饰不到x的生理反应,一碰到男人就大发特发其骚。

  y魔觉到y阳叟女身体内的狂热y潮,也就色胆包天,毅然挥舞巨,投入万丈深渊的黑地狱。y阳叟女身在蒙中觉到强劲灼热的火把烧了进来,把痕痒的东西烧得爆炸,爆得四分五裂,把三魂七魄散入九霄云外,分解为亿万微尘,酿成罡风卷至,巡回来往。这极强的漩涡般牵引吸力,在x内将巨卷入底深深处,嵌入温湿而有坚实弹x的膣r中紧紧钳住,分厘也难移之下,接受或急或缓的吸力。

  y魔巨在一股炽热欲焚的气劲罩垄下,无个抵挡处,若融化在火烫的户中,那股化钢炼柔的热劲,竟往上窜流至周身百骸,电花般的震撼着浑身细胞,一阵阵蚀骨销魂的快感,令全身火灼酥麻,所有的力气於瞬间被抽乾,燃放出无边的欲火,烧得浑身好像要爆裂开来,有说不出的难过。只有玄j挤出g头,每条经脉才如穆秋风凉快爽朗。在不住的酸麻,涨化,春溶,爽朗下,渐渐化解消失,任从玄j源源不断的暴涌入火狱的内,散入黏稠的内漩涡中,可幸沟通仍在。

  y魔化入y阳叟女身後,才觉到y阳叟体内每个细胞都有男女两核,应月气的y阳而进驻入核中枢。可是男身修为强,女核只能在月气极y之际苏醒,但除面庞,肌肤,道花心外,一切筋脉都支配不顺,所以任y魔为所欲为。得y魔r身入侵後,互相协济,才略可起动,却逢男核苏醒,外围物质脱离,成反包围,空间变得寒冻酷冷的虚无黑洞。y魔还道有机可乘,不意自陷绝境,犹幸y阳叟并不重视先天真气,无先天内视能力,觉不到y魔的先天真气绕过男核,经女核部份的内鬼为导,漫入三尸元神,聚合女核份子,潜窃y阳叟元胎。

  那y阳叟此来,原是别有用心。因为女核的存在,由始至终都是他的隐患,此来是因修成元胎,欲借兵解屏弃女核。不料临近比剑时刻,元胎竟突然觉到气机不宁,但又不容临临阵退缩,进则不能如愿兵解,有点进退失据。

  人手均已到齐,还有新来几位有名异派剑仙:金佛山金佛寺方丈知非禅师、长白山摩云岭天池上人、巫山风箱峡狮子洞游龙子韦少少、川东隐名剑仙锺先生,都是晓月禅师挚友及辗转请来的。到了申初一刻,又来了武当派有g禅师、诸葛英、沧浪羽士随心一、癫道人等四位有名剑仙。法元见他四位果然按时回来,不曾失约,心中大喜。

  忽然庭心降下一道青光,剑光敛处,一个红绡女子朝有g禅师等四人说道:“四位师兄,俺妹子石玉珠,误信奸人挑拨,帮助妖邪,中了妖人暗算。家师半边大师已通知灵灵师叔。奉师叔之命,现有双龙敕令为证,请四位师兄急速回山。”

  说罢,脚微登处,破空而去。来的这个女子,正是女昆仑石玉珠的姊姊缥缈儿石明珠。原来石玉珠回转武当山,见了半边老尼哭诉慈云寺的恶行及身受y虐侮辱之害,请求寻七手夜叉龙飞复仇。恰好灵灵子在坐,认为如今各派剑仙互相仇杀,循环报复,正无了期,慈云寺这一干人,决非三仙、二老敌手,何苦c身漩涡之内,要等过了十五再说。便只下双龙敕令召有g禅师等四弟子回山。

  这块金牌,当中是道符篆,有“敕令”二字,旁边着两条龙,乃武当派的最高家法。有g禅师等四仙忽见法旨,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连交代也不敢言,匆忙腾空而去。知非禅师、天池上人、韦少少、钟先生等昆仑人物,与武当同源,有唇亡齿寒之感,所以只在後面跟随,满怀敷衍塞责之心,照预定方略,在十五日申末酉初,同往魏家场而去。

  慈云寺离魏家场只数十里路,是辟邪村外的一片广场,四面俱是无主孤坟,遍地白骨嶙嶙,天y则鬼哭,全无一户人家,也不见一个行人。广场边缘的一堆土山并不甚高,有两团亩许方圆的云气停在半山腰中,待升不升的样子。y阳叟哈哈笑道:“我只道峨嵋派是怎样的能人,却原来弄些障眼法儿,像大姑娘一般藏着不见人呢?”

  倏地眼前一闪,现出两个老头儿:一个穿得极为破烂,看他年纪有六七十岁光景;一个身高不满四尺,生得矮小单瘦,穿了件破旧单袍,却是非常洁净,便是名驰宇内的嵩山少室二老追云叟白谷逸和矮叟朱梅。双方论理无功,正是如今已动各派公愤,势不两立,谁是谁非,暂时也谈不到,亦非空言可了,只能各凭平生所学,按照双方功夫深浅,一见高低,分个强存弱亡。二老将身一晃,也回到山上,半山上左右两旁,十六位剑仙现身出来。

  那晓月禅师深知自己这边人手程度很不齐,估量着知非禅师等昆仑四友,仗着他们的师父一元祖师与憨僧空了,俱都护短;苦行头陀与二老不会当面显出高低,足以缠着三仙。往日峨眉同门修为有限,靠吹捧成名,自我标签主流,六个师弟、铁钟道人,法元和吕元子足以应付。一般再传弟子颇无足轻重,自己加上y阳叟难有敌手,龙飞的九子母y魂剑更是追魂令符。

  实力本足横扫峨眉众仙,可惜各怀鬼胎,成一只错,满盘皆落索。知非禅师等见武当派决裂,已存心敷衍;金眼狒狒左清虚、追魂童子萧泰两妖与无发仙吕元子只是被赤焰道人强迫邀来,志在观望;於是被峨眉群仙逐个击破。

  主力中,留人寨火氏三兄弟同火云洞赤焰道人的四道蓝光先上叫阵。醉道人、髯仙李元化、元觉禅师、玉清大师飞下,放出二青二白四道剑光抵住,在空中上下飞舞。玉清大师得y魔玄j後,远超同侪,稍露锋芒,四道蓝光已渐渐不能支持。赤焰道人心中焦急,拨开腰中葫芦盖,念念有词,由葫芦内飞出数十丈烈焰,却为玉清大师剑光圈了去,让出了元觉禅师以身剑合一,电也似一般快,直朝赤焰道人斩下。赤焰道人想逃已来不及,“嗳呀”一声未喊出口,业已尸横就地。

  火氏兄弟大吃一惊,j神一分,更是难以抵抗。铁钟道人飞身上前敌住元觉禅师,金身罗汉法元、小火神秦朗、三眼红薛蟒也飞到阵前,加上了数十g红线,才能转危为安。慈云寺来的这一干人,自恃自己这边人多,便想以多为胜。

  头一个便是七手夜叉龙飞,他後面跟着俞德、披发狻猊狄银儿、百花女苏莲、九尾天狐柳燕娘、通臂神猿鹿清、病维摩朱洪。这七人刚刚飞到战场,忽听对面山头上十数声断喝道:“无耻妖人,休要以多为胜!”

  接着电一般疾,飞下十来条剑光。上一辈的有风火道人吴元智、元元大师、坎离真人许元通、顽石大师;再传弟子则是女神童朱文、七星手施林、铁沙弭悟修、女空空吴文琪、诸葛警我、黑孩儿尉迟火,一共十四对二十八人,合周天二十八宿之数,数十道金、红、青、白、蓝色光华,在这暮霭苍茫的天空中龙蛇飞舞,杀了个难解难分。

  薛蟒是许飞娘之徒,剑光原是不弱,早先在黄山常和朱文在一处玩耍,本知朱文的修为深浅。不料朱文自服r芝仙y後,功行j进。薛蟒见餐霞大师的红霓剑飞起空中,便知不好,忙喊:“师姊饶命!”剑光早已扫着薛蟒的脸,将他左眼刺瞎,连左额削下,血流如注。朱文放他回黄山逃去,再往中央战场上飞来,剑光过处,施林的对手狄银儿尸横就地。晓月禅师之徒鹿清稍微疏神,便被铁沙弭悟修把剑光断,再遇朱文一剑飞来,将鹿清拦腰斩为两段。多了施林、朱文、悟修三个生力军,火氏两弟兄相继被斩。只火无量见机得早,一溜火光逃回南疆。百花女苏莲也死在吴文琪剑下,九尾天狐柳燕娘急忙逃命去了。

  慈云寺这方原想以多欺小,却因玉清大师的突破,和朱文的际遇,被重点击破,铁钟道人、金身罗汉法元、俞德、小火神秦朗、病维摩朱洪五人反受围剿。

  只有龙飞的九子母y魂剑,那一青八白九道光华甚是邪污,顽石大师的剑光渐渐暗淡无光,稍一疏神,左臂中了一剑。金蝉在山头上倏地运动鸳鸯霹雳剑飞下山来,灵云怕他失,只得随他上前,双双帮助顽石大师三战龙飞。龙飞见敌人添了两个帮手,一时x起,便将二十四口九子母y魂剑同时放将出来,共是二百一十六道剑光飞舞空中,满天绿火,鬼气森森,将灵云姊弟、顽石大师包围在内。灵云、金蝉移到顽石大师身旁,将霹雳剑舞成一片金光,紧紧护卫。

  朱文见顽石大师那边势弱,正向那边飞去。忽地面前一片漆黑,接着便有一缕温香,袭向鼻端来,使人欲醉,登时觉得周身绵软,动转不得,连飞剑也无从施展,那是y阳叟施展的五行挪移迷魔障。这y阳叟本因元胎受制,不欲叁与斗剑,但狗改不了吃屎,还是全神注意在峨嵋派一干年轻女弟子身上,见朱文长得满身仙骨,美如天仙,不禁垂涎三尺,终於遁到朱文身旁,将朱文罩住。却给玉清大师飞来,祭动朱文怀内新得的天遁镜,发出一道五彩光华从x前透出,登时大放光明,把一个月黑星昏的战场,照得清清楚。只见满天绿火、剑光、红线、金光如万道龙蛇,在空中飞舞不住。

  y阳叟大怒,使用他最拿手的‘颠倒迷仙五云掌'妖法。面对玉清大师手舞足蹈,又像比拳,又似在那里口角。玉清大师魔道出身,深知利害。这妖法完全由五行真气,运用心气元神,引人入窍,使人失去知觉,魂灵迷惑,任凭摆布。

  玉清大师忙镇住心神,看他不住的眉挑目语,手舞足蹈;不敢稍动。

  y阳叟专注施法,却给体内y魔的血影神光探出内防空虚,乘机汇合女核份子劫掠元胎。y阳叟回神内照元胎,不觉间心神纷乱,动作停了下来。玉清大师心知有异,即猛将剑光飞起,将y阳叟斩为两截。见一阵青烟过处,y阳叟腹内飞出一裸女,貌似y阳叟,却年轻得多。向玉清大师弄出一个与y魔才看得懂的恩爱手势,令玉清大师满面飞红,诧异下定了剑光。给y魔女身乘隙飞向云中,抛出一个飞吻後,冲天而去。

  朱文得救後,才悉宝镜妙用,从怀中将天遁镜取出,出手便是五彩光华照彻天地。光到处,二百一十六口九子母y魂剑,纷纷化成绿火流萤,随风四散。那龙飞知遇见克星,心中又痛又急,忙带着残馀的子母y魂剑,化阵y风而去。顽石大师伤势甚重,昏迷不醒,当下由醉道人、髯仙李元化二人驾剑光将她背回辟邪村内。

  那晓月禅师见小火神秦朗也被铁沙弭悟修、风火道人吴元智腰斩,出去的人连连失利,便把自己两道剑光,运动先天一气,放将出来。更分了一支剑光,朝吴元智斩去。吴元智虽曾是晓月禅师旧日同门,修为却差得多了,於剑光一到,即尸横就地。

  知非禅师、天池上人、游龙子韦少少、锺先生四位剑仙见晓月禅师意在拼命,自料既然应约而来,怎好意思不管,便各将剑光飞起。几条匹练似的青光白光,直往剑光层上穿去。小山头上也飞下追云叟、朱梅、苦行头陀的三道匹练般金光。在满天绿火,鬼气森森的空中,金光、白光、青光绞成一团。

  晓月禅师长徒病维摩朱洪被诸葛警我将断去一臂,驾了剑光逃走。俞德因为红砂已被破,无甚倚仗,知不是路,也偷空逃回滇西去了。铁钟道人逃走不及,被元觉禅师、坎离真人许元通与诸葛警我等三人的剑,同时来个斜柳穿鱼式,将他斩成四截。金眼狒狒左清虚、追魂童子萧泰、无发仙吕元子早在赤焰道人死後,不等交手就溜走了。只剩下晓月禅师、金身罗汉法元、知非禅师、天池上人、游龙子韦少少、锺先生六仙,与二老、苦行头陀及峨眉各位剑仙拼命相持。

  那峨眉派中小一辈的剑仙,更是狡猾不过,只在远处站立旁观,看出晓月禅师等的一丝破绽,便各自把剑光从斜刺里飞将过来。等到敌人收剑回来迎敌,他们又立时收剑逃走。晓月禅师被二老、苦行头陀苦苦缠定下,累了个神倦力竭,疲於奔命。法元见危机四布,连忙使劲从丹田内运用五行真气,将数十道红线,猛地往回一收,顾不得丢脸,将足一登,破空而去。游龙子韦少少首先倦斗,回剑自保,朱梅却把剑光连指几指,将他的剑光绞为两段。韦少少满面羞惭,御风而去。

  晓月禅师越加惊慌,忽见慈云寺所在方向,火光照天,不禁咬牙痛恨。当下把心一横,便把哈哈老祖传的妖术十二都天神煞使将出来。这神煞非常厉害,施展一回,便要减寿一纪,或者遭遇重劫一次。今日晓月禅师实在是恼羞成怒,当下将头上短发抓下一把,含在口中,将舌尖咬破,口中念念有词,朝着战场上众剑仙喷去。立时便是y云密布,一团绿火拥着千百条火龙,朝着众剑仙飞来。

  知非禅师、天池上人、钟先生三人自韦少少被破了飞剑,又悔又气,早想借阶下台,知道这种妖法非常厉害,恐怕剑光受了污染,便同时向对面敌人说道:“如今晓月禅师用法术同诸位道友一较短长,我等暂时告退,他年有缘再相见吧。”

  说罢,各人收了剑光,退将一边。绿火乌云也已向众剑仙头上罩下,众剑仙忙往後退。只有朱文倚仗着自己有宝镜护体,不但不退,更由镜面发出数十丈五彩光华,将y云绿火冲开一条甬道,抢着迎上前去。谁想晓月禅师的妖法非比寻常,前面绿火y云虽被宝镜光华挡住,旁边的绿火y云却围将上来。晓月禅师更将身子隐在y云绿火之中,从斜刺里飞近朱文左侧,口中念念有词,一口血喷将过去。朱文立时觉得天旋地转,晕倒在地。

  恰好y魔女身已整装回来,透过浓密毒雾,见朱文倒下,想起肌肤之亲,虽未真个,心亦不舍,亦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冲入火云中,发出清澈剑光s向晓月禅师。无影无形的无相剑光在浓烈火云中依旧与火云同色,但晓月禅师毕竟修为不弱,感到剑气尖锐,急忙飞身往旁边一跃,正要看看是谁家飞剑,何以不怕邪污?却给y魔女身抱起朱文穿过绿火y云离去。

  随即震天的一个霹雳轰下,是那苦行头陀将太乙神雷放出。接着一团雷火,从对阵上发将出来,立刻y云四散,绿火潜消。同时天空中也是浮翳一空,清光大放。一轮明月,正从小山脚下渐渐升起,照得四野清澈,寒光如昼。那晓月禅师被这雷声一震,内心受了妖法的反应,晕倒在地。

  知非禅师等三仙在先前离场时,早知他虽用绝招,仍难讨好,不忍心看他把数百年功行付於一旦,便在远处了望,此时联袂飞到战场。二老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