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145(1/2)

加入书签

  第百四十三节蜘蛛凄怨

  阴魔冯吾淫噬妖妇后,飞身穿上藏碑的玉室,见室门外两侧现出两条半圆形的甬道,门内似是一间广大的圆形洞室。地穴经碑顶精光一震之后,所有内层禁制全解。环绕著圆壁有青、白、墨绿各具一色的三座门户,宛似画在壁上,隐蕴奇光。三门本极高大,每门相隔约有三丈,除当中墨绿色玉门正对藏碑的玉室外,左、右二门对面俱是甬道墙壁。这时左边青门已开,内中穹门厚约两丈,自内发出男女争吵喝骂之声,并有三色奇光飞舞映射,迅速如电。阴魔冯吾神光扫描出室作半圆形,约有三四丈方圆,另一头有一小圆门。外头甬路曲折回环,大小歧出甚多,纵横交错,便隐了身形,轻悄悄掩将过去查看。

  原来怪人庞化遍寻妖妇不著,石完有心气他,故意在庞化旁边和乃姊述说前事。庞化听得石完说已将妖妇掷下地穴之内,更情急暴怒。石完分明看出怪人满面怒容,只是性更猛烈,说得更凶。不特说妖妇元神落下时哀呼救命,如何狼狈,并说怪人又妄动禁制,非向祖父告发不可。

  庞化为妖妇来时之言所惑,事后想起乱子太大,正在忧急愁烦,哪里还禁得住刺激。知道这地室只石仙王爱孙心切,留有两道灵符,以备万一出入之用。为今之计,庞化只率一不作二不休,立逼两小姊弟分出一人,带同两道灵符下去,要将妖妇救出。明知石仙王防他忘恩反噬,对两姊弟各传有防身法宝,决难伤害,竟把前师阴阳叟所传颠倒迷仙五云网,分向石氏姊弟飞来。因恶贯满盈,神志已昏,恨到极处,也不顾昔年曾向石仙王立过重誓,一经违势以此法宝伤人,当时便遭惨死。阴阳叟所传邪法,另具专长,极为阴毒。顿时满室彩烟妖光,一片粉红色中杂有五色彩丝,怪人身形已隐。

  阴魔隐身闪入时,石氏姊弟已被妖光罩住,在青光环绕之下,挣扎不脱,立处现出青荧荧碗大一片寒光,是石火神雷将发未发。猛听一声惨呼,飞来一个蜘蛛形白影,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扑,凶猛残酷,从来未见。少女已乘乱冲离烟光,但门有禁制,只能藏身壁内,不能脱出,由石中发出喝声:“完弟快逃,留神妖物!”

  青光先隐,石完已然见机先逃。同时又听怪人一声怪叫,满室粉光彩丝忽似潮水一般往前退去,为阴魔冯吾收回颠倒迷仙五云网。慌乱中谁也料不出是谁出手,但见室中重现光明景像。怪人已然倒地,身上多了的一蓬极淡薄的灰白色影子倏地闻声飞起,朝少女发话之处扑去,因人隐石内,无法攻入。

  怪人头上忽冒起一个赤身小人,满身烟光,待要离顶飞出,怪人先前乃是假死。白影神速异常,电也似急飞扑回来。那小人慌不迭想退回去,已是无及。又是一声惨号过处,怪人手舞足扎,尸横就地,头脑全空,当顶陷了一洞,为白影盘踞。少女在壁内显得惊慌失措。

  这仔生姊弟美丑悬殊,不类同胎。阴魔曾在峨眉见过关临,因见其体质特异,曾暗施先天真气透视基因。因是玉碑幅射冲刷所致,有顽石精灵之寄,男女定必如顽石的奇丑怪异。看到石完基因吻合,石慧相貌基因样样不符,更是龙凤胎的必孕不同卵,鲜有同父。先天真气渗入壁内,分析父糸基因,竟有著紫云三女的水濑特性,所以别有韵味。

  淫心一动,可就把石仙王不当一回事了,只惜金、石诸人说笑之声已隐隐传来。那是洞中玉脉通连,原一奇景,禁制一停,便能听出老远。石慧由壁内勉强奋力通行,夺室而出,已到达门的附近,只一出门,便可遁入石内,不料仍被警觉。干神蛛却抢在头里寻到,盘踞怪人头顶陷洞的白影也一闪不见。

  干神蛛见石慧慌慌张张迎面冲出,往顶壁上飞去,便立由室中飞出,匆匆向随后赶来的凌云凤说了两句话,便自追去,神情似颇匆促。云凤便守在当地。阴魔料石慧难逃蜘蛛毒手,也是危才有机,即附身随行。才出石洞,迎头又遇见金、石诸人剑、宝合运,浩荡拥入。

  金、石诸人本在秦寒萼洞中,与卜天童谈得高兴,忽有人前来求见。卜天童见是干神蛛,知道他苦劝自己不听,定必守伺近处,把经过情形看去,面方一红,众人已各起立延款,卜天童只得为双方引见。

  干神蛛也是一个道童打扮的矮子,身著一件黑色道衣,前胸隐隐现出一个蜘蛛影子,乍看好似白粉所绘。细用慧目注视,衣服仍是全黑,那白色蜘蛛影子却自衣内透出。看去虽比拳头大不多少,但是张牙舞爪,生动如活,彷佛是个活蜘蛛藏在衣内,形像也与常见的不同:背上多出两条长钳爪,前额鼓起一个大包,嘴也格外宽大,几及全身之半,神态甚是狞恶。

  物似主人形,干神蛛的相貌也极丑怪,目作金色,双睛突出,一张扁脸,直和常见的蜘蛛差不多少。下半身穿著一条黄麻布短裤,赤足芒鞋,胖手胖脚。虽然长得丑怪,却是和气非常,亲热口甜,老咧著一张阔嘴,未语先笑,言动神情无不滑稽,使人见了由不得要发笑。干神蛛守候此间,力劝卜天童勿来此寻事,为的是求取一粒毒龙丸。

  毒龙丸用三千六百四十七种灵药合炼而成,其中最主要的一种,道家名为灵苏,又名毒龙珠,乃太清仙府灵药。此草是天府奇珍,乃西方太乙精英所萃,不论仙凡,得了均抵上千年苦炼之功,异类尤把它珍如性命。万年前,不知是何因缘,由灵空仙界随著干天罡风飘坠了两粒种子。初落时小如灰沙,却是奇坚,分明是元金赋质,偏是见土不生,并具反五行的特效。只有南北元磁真气始能培养,初期并还要生在两极磁光所照之区。

  似此一粒微尘飘扬大千世界,种子未发芽前,又有好些禁忌危害它的生育,更生长极慢,按说千亿兆之一也难存活。谁知无数机缘凑巧,落到未名岛旁海底泉眼之中,下面正是元磁真气地脉所经。两下里各生感应妙用,始而不过浮在海眼里面,吃地脉中引出的元磁真气凌空托住。一粒微尘渺小得目所难见,但它四外均有元磁真气护托,一任海泉猛力冲击,连经多少次地震海啸,从未摇动。如此深居海眼之下,不为世知,所以寻常修道人多不知名,到了千三百年期满,忽然子裂发芽,立即成长。四外元磁真气吃它分裂,化为一个六角托盘形的星光,仍将下面托住,随同长大。此草便植根在这六角磁星之上。初发芽时虽只有尺许高下,本身便能发出威力,奇光迸射,远及数丈,无论人物鱼芥沾上立毙,仙凡所不能近,当地更有百多条毒龙环绕守伺。年时一久,威力更大,任何金质法宝、飞剑只一近前,立被下面星盘吸去,连人卷走,一齐同化,此草原是两株,圣姑取走一株。后因圣姑所设假草忽然失去灵效,被毒龙窥破,兴风作浪,怒啸发威。恰值屠龙师太正在岛上苦行清修,乃将毒龙斩尽。因奉师命,恐所余灵草再被有大法力的人取走,生根星盘随同爆裂,引发地火,闯出大祸,伤害无数生灵;又在水中发现圣姑神木留书,也是同样说法,才只取走一株,屠龙师太随用师传佛家极高法力,将海眼同时封闭。所以毒龙丸为仙凡所仅有。

  干神蛛说出妖妇落向巫峡神羊峰后天羚峡内,以为晋身之阶。卜天童不便再见妖妇,动了归思,见众将行,便与七矮订约辞别,回土木岛去。干神蛛独告奋勇,愿为向导。秦寒萼、向芳淑、李文衍三女初愈,由牝珠司徒平照料,留洞休养。云凤又因雷起龙这一段嫌怨急待化解,必须寻两个法力较高的人倚托,与七矮向八姑告别起行。

  遁光迅速,已然飞到巫山上空。下面峡壁削立,江流如带,自空下视,宛如一条细长深沟,内里嵌著一条白线。沿途奇峰怪石似电一般在脚底闪过,神羊峰已然在望。远看峰形,宛如一对大羊伏卧于乱山之中。天羚峡就在峰阴暗谷之内,形势甚是险峻阴晦。阴阳叟老巢便在此峰左近。

  这时众人遥望,静荡荡的,并无迹兆可寻。那峡深居谷底,地势虽颇宽大,但是两边危崖翼然交覆,越往下越往内凹。由谷口起三数十里,只是一条深□,并无出路。沿途尽是草莽灌木,纠结滋生,日光不照,石黑如漆,景物阴森荒寒,死气沉沉。敌人就在谷尽头危崖下面。

  一行九人,同往峡谷之中穿入。崖底乃是三丈多方圆的一个深穴。原将穴遮没的杂生藤草,已然断成粉碎,散了一地,崖石也新断裂了一片。那穴之深,竟达百丈以上。近口一带甚是芜秽。可是离穴十丈以下,便渐整洁,四面皆石,略向内弯,石质平滑坚细。穴底靠里一面,现出一条极曲折的甬路,本来黑暗,更诡秘深长。前洞只两丈以内方圆,后半转入螺径,忽然加大,偏又有小只及丈之处,甬道往复回环也越多曲折。

  凌云凤手持神禹令抢在前面开路,禹令神光有数尺粗细。众人但把剑光、宝光聚在一起,合成丈许大小一团。估计路已走出十里以外,仍未到达,偶然瞥见洞顶一角石色有异。本来全洞石色淡青,一路到底更无杂色,那里独有二尺多长一条色作漆黑,好似在壁顶上用黑墨画成的一个缩小了的活动人影。甄氏兄弟见那黑影手足皆全,分明是一个小人,附石而行,箭也似朝来路射去。知洞口更无人防守,必被逃走,随即追去。

  云凤仍纵遁光向前直飞,干神蛛身形一晃,一纵黄光跟踪追去,飞遁神速已极,抢在头里。先是白光一闪,人便无踪,跟著现出一条白影,向前飞驶。相隔不过数丈,看去路径甚熟,快要到达,忽然隐去。

  金、石诸人走的末了一段洞径,左旋右转,时上时下,并还有折回之处,相去尚有七八里路。前面洞径忽又往右上方转折。等循径飞上,眼前倏地一亮,地势忽然开朗,现出二三十亩方圆一片平地,其高约有三丈。虽是石地,却由人工栽种著好些奇花异草和松竹桃梅之类。树均粗大,高只丈许,挺生石隙之中,盘屈轮园,夭矫飞舞,奇形异状,别具姿态。更有好几座高台散列花树丛中,金碧辉煌,甚是富丽,左侧尽头石壁上有一月圆形石洞。匆匆略微观察形势,众人便往洞前飞去。猛瞥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女影子,相貌极美,年才十三四由洞门内慌慌张张迎面冲出。金、石二童目力最为灵敏,看出那少女神情惶遽,刚由内里飞窜出来。

  石慧迎头遇见好些法力高强的敌人,似知厉害难当,恐被擒受辱,立往洞顶石内钻去,其疾如电。金、石二童见是比来路所遇一闪不见的小黑人,飞遁更快,忙指剑光上前拦截。就这眨眼之间,石慧已隐入洞顶,无踪可寻。剑光因往上追射,势甚急骤,洞顶山石被剑光扫中。诸人见银色火花乱如雨,也不带什邪气,虽也破裂了些,但是不多,分明设有禁制。干神蛛已由室中飞出,匆匆说了两句话,便自追去。

  石慧赶往秦岭求救,用乃祖所赐逃命灵符,破了一处禁制,径由千寻山石内穿行而出,未由现成甬路逃走。这样走法,免却冲越沿途禁制,自然快得多。刚想由石中飞出,忽听石外有人争论。听得一个女声直说好话,要干神蛛仍与诸峨嵋弟子一起行道,以为日后求取毒龙丸之计。干神蛛执意不肯,说:“你凶性未尽,只顾吸食元神,欲求早日复体,我实无脸见人。”

  石慧探头出石璧一看,竟是一只大白蛛抱著干神蛛的头颈申辩,庞化是它前生夙仇,不为他,怎会遭劫转世,投生异类,不知何年才得复体为人?如被逃走,必去告知它的一个强敌大仇,合力报复,为害极大。仇人假作中毒倒地,打算拼舍肉身,只将元神保住。此时仇人周身均有法力禁制,其坚如钢,急切间又无除他之法,只得藉著追扑那少女为由,声东击西,欲擒先纵。所到之处,只要把蛛丝吐上一根,无论走出多远,当时便可赶回原处。由它在外守候,它自有方法使那少女就范。

  干神蛛嗔怪不休,蜘蛛央告不听,好似情急暴怒,说干神蛛薄情,道:“我受尽艰危苦难,身为异物,为的是谁?既然这样,我和你拼了。”

  咬牙切齿,恶狠狠扑上身去。忽又抱紧干神蛛,哀哀哭诉起来,看去可怜已极。干神蛛却始终沉著一张怪脸,固执不允。阴魔看到白影现形,才从阴阳叟遗识中知悉大白蛛来历。

  干神蛛原名干道明,遭劫后,投生为龚凤,为前师引导,修得元神脱壳,御风而行,返回南海落云半岛,送师尸解。归回时,躯壳竟为妻子烧了。无体附身,有形无质,怎修道力。若再到人间投生肉体,又要多转一劫,更无引导之师。

  附生凡胎俗骨,却误道行。

  道经南海西岸虎鲨岛附近,大鲨门湍流最急之处,忽觉脚下沉重,一道蓝色黑气,冲著脚下打旋。向下望去,见有一障气漫漫,林密如星,红泥半淹的岛坳,在瘴气淌洋中。以多生修为的见识,认得此乃海洋中已成气候的两栖动物炼丹之气。下面山坳近海的椰子林边,一红石上,坐著篮面披发,眼如铜铃,闪闪发光,短颈獠牙,装束不僧不道的怪人,背上插著两面绣满骷髅的人头手足,看去鲜血淋淋,却是沙鱼翅做成的黑幡,随风飞舞。

  这是潜伏于玄纯母水眼下积修千年的母虎鲨,所修的是地母水经的下半部,幻杀伤生,采补炼魂,下四门之术尤精。而且生性燥暴,穷凶极恶,多年来依然未脱真形,两手仍是沙鱼的翅,下身只得一只独脚,半人半鱼,只能凭水为恶,自号虎头道人。竟欲乘大劫时机,借有道元神之力,施用地母水经中借魂换形的秘诀,超脱劫难,便如鲤跃龙门,免去兵解之苦,倾刻成龙。

  虎头道人两眼注定那团团转缠著龚凤生魂打滚的黑气,等得不耐烦,伸出两片黑拨扇一样的翅挥动。龚凤正代挣脱黑气,忽又波的一声,黑气之下,又冲起一点溜火,直射上来。勃!勃!勃!在脚下由一变二,二变四,四散爆开,转眼变成一片薄薄的粉红色微光闪闪的网膜,迎头兜来。龚凤觉得一阵似麝非麝的香气,透过丹田,顿觉全身酥软。黑气是内丹。光膜乃是采用玄母水眼下的寒虫,万年阴螭之淫液,用本身毒火三昧修炼而成,名为灵网。

  龚凤元神被团绕在光膜中,周身酸麻,倦晕欲睡,内丹里所含阵阵香气迷人,袭进心头,越发不能自立。在迷惘中落下。虎头道人张口一吸,收回那黑绕绕的丹气,随即伸手背后,将一面布幡拔下,望海边一抛,喝声疾,登时一流萤光,闪闪然发了出去,蓬的一声,在海边湮没,立时冒起一股青烟,闪出七八个形容古怪的东西,化作一团亩大晶蓝惑天的光环,带著呼呼风声,迎头兜盖下龚凤生魂。

  这光环本是玄母水殿七宝之一,名天禄环,本是地母女怪当年盘踞玄母水眼下,用作收魔炼魂之宝。虎头道人用魔法重加祭炼,并用魔幡作为控制,越加阴毒。但见一片光芒,红蓝交进,辉映半天,阴恻恻,红艳艳,并且补以光圈本身,那七八个魔鬼元神,时而现身腾扑,是而发出凄厉啸声,如夜半鬼墟,令人毛管直竖。

  虎头道人庆功之将成,摆动其鱼鳞斑斑之独脚,一步一跳,向那光圈走去,从背后拔下所余那一面妖幡,举其如翅之掌,向天一竖,就地一抛,那光圈马上自动掀起一边,圈的中间同是冒起一股黄烟,那粉红色光膜立即消失,只余蓝晶晶的绿火,绕著光环,与魔影互啸互转。虎头道人更侧身一滚,现出原形,是一条大沙鱼,滚起一道黑烟,捞著囚禁龚凤生魂的天禄环,潜进海底,回归陷空岛侧金刀峡,把幽禁于中一水眼之内。

  金刀峡中本有两只千年道蛛,生来一对,同参修元道,本质虽微,却必须双修双栖。只争出身微末,又介于昆虫之间,虽千年道基,尚无法炼得道的真元,不能修成人身。见龚凤元魄坚厚,道基深固,知是前生得道未成,转劫今生的道者元神。借得元神为替身,寄托身上为翼护,以避天劫,可一举两得。筹思以久,炼成一种固元凝形丹,不失入替元神本身形质。龚凤元神在囚,濒临殒灭,别无选择。雄蛛八只爪一阵颤动,吐出一颗蓝晶闪闪的内丹,光如水泡,大比鹅卵,红晶晶,香喷喷,也就是固元凝形丹。

  一双大白蛛让龚凤服下内丹后,元神化入雄蛛体内,双双逃离金刀峡,匿入巫山深处,静待元神交替,却为阴阳叟门下庞化所巧觉。庞化姑妈背夫石元真姘奸的一头水濑,与庞化恶性相投,如胶如漆。庞化知道这些妖孽,惯于噬嚼同类以助补自己内丹,向水濑通风报信。水濑伙同一条九尾独角天蛇前往挑衅。

  雄蛛发劲扬威,石大如牛,而全身雪白,八条大爪与九尾独角天蛇死缠,斗到精疲力倦,最后六爪齐撑,将那一个山丘形身体鼓得胀胀,狂啸一声,单爪一抽。卜的一声,带出一颗篮晶晶的眼珠,九尾天蛇立时发出凄厉啸声,整个身体松软下来。

  伙九尾独角天蛇同来的水濑欲逃,雌蛛不舍扑来。但见水濑一身白毛,鳞光闪闪,周身莹绿,两眼如炬,连尾约五六尺,胡胡有若猫叫,尾巴一竖,同时颈项一缩,身体立时暴涨,张口吐出一颗粉红色,光丝闪闪,带著水波纹,而透明如晶,向雌蜘蛛顶门疾然打去。

  雌蜘蛛碧蓝色的眼珠一转,便吐出一道又柔又白的丝,半空里,轻轻的绕著这粉红色的东西一转,这粉红色的东西却如萤光入纱,被包个结实。任教那水濑凹腮吸气,也分文不动。只闻波的一声,光丝四射,被绞破了,如裂掉的气球,洒了半天粉红色的粉屑,剩下一具形如球壳,薄似鱼胶。

  天空里忽地传来软如竹笙的乐声,一片红光,当著两只大蜘蛛盖下。火光里,现出一只硕大无朋的怪鸟,全身金黄,红爪绿冠,形如凤凰,却躯体肥肿如鹅,四翼如扇,尾部拖著一团火球,四翼频频煽出火焰。此鸟本名地煞地回,玄古时蚩尤之妹蚩且所化,地母鸟遗蜕,集沙漠干燥之气,与地心火毒而育。不出则已,一出成灾。

  雄蜘蛛哗的一声,发出一声厉啸,八爪腾空,带起一团亩大白丝,便想飞遁。这怪鸟正是大白蜘蛛克星,大白蜘蛛的随身白丝,已被怪鸟腾腾扑扑,两翼间煽出来的火星,如烧网纱,在蒙蒙的烟焰之中,火光灼灼。雌蜘蛛转身朝火鸟一爪击去,怪鸟叮叮当当,喉里发出怪声,颈上羽毛,根根竖起,火星立时大增,蓬蓬勃勃,张开那铁锹利嘴一啄。雌大白蜘蛛将身一缩,八爪齐掀,竟自堕了下来,转眼间烧成灰烬。

  龚凤耳畔忽听一阵天崩地裂响声,眼前一黑,等到睁开来时,身畔四周,顿时换了一番境象。惘惘然,只觉若真若幻,附身大元蛛之上。因恶斗耗损,雄蛛元神更随白丝被焚,功亏一篑。龚凤望望身体,两只手变了两只钢爪,两只脚为后爪代替,每边胁下来多长了两只毛爪。那雌蜘蛛舍却原体,永远附在龚凤身上,却得元神润泽,厉害非常,更精玄功变化,唯是必需倚赖雄蛛原体邑注。一旦远离则玄功尽失,比残魂败絮也不如,所以相依为命。大白蛛挟千年玄功,威压龚凤元神,好比牢头大姐,却操纵不了雄蛛原体的行止。因荒原生态的凶残与道家人性格格不入,终日纠缠不清。经司太虚殖民南海落云半岛,收龚凤为徒,助长人性抬头,雄蛛原体得以渐似人样。龚凤才复用前生姓氏,改名神蛛,为雌蛛寻求毒龙丸。

  阴魔知大白蛛看出石慧是那水濑遗种,怕石慧泄露与怪鸟,欲除根灭口,以一片花言巧语骗石慧出石壁。干神蛛心结在庞化,惧怕石仙王,更不敢轻动石慧。若心结不解,任由干神蛛自闭,则无异送入魔党,遂出声唤道:“你两夫妻不要闹了。”

  干神蛛两下里正纠缠间,忽听有人细声细气发话,大白蛛立往干神蛛身上一合,当时隐去,端的快极。紧跟著,四外蛛丝便乱箭也似射出,晃眼峡谷上空连前后路,全被形如白气织成的蛛网罩满,不留空隙。阴魔也同时幻出一个长才尺许的白衣小老头。干神蛛认出那形象是庞化前师阴阳叟的元神模样,立把漫空蛛网收去。阴魔阴阳叟随说:“庞化惨死,为恶贯满盈,应有孽报。那少女之逃,无足为虑。其弟石完,已拜南海双童为师。”

  似不愿人知他住处,阴魔阴阳叟将手一挥,气化成一片烟云,全都不见。大白蛛见阴阳叟元神出现,知所谋难成,也退走了去。石慧自幼丧母,不知是身属水濑遗种,更不知大白蛛的强敌大仇为何物,信了大白蛛的花言巧语,不再逃亡回秦岭求救,回头入洞寻弟,恰见石完口没遮拦。

  石完早于蜘蛛侵入广室噬杀庞化时,已隐入石壁。因历代基因所荫,入石比石慧深藏得多,不为干神蛛所觉,却为乃祖禁制所限,离不开洞穴,终为甄氏兄弟发觉。甄艮见这条古怪的地穴四外石壁都有极坚强的禁制,逃人颇精地行穿山之术,就这样,仍能附石而行,身在石中如鱼游水,神速异常,早已隐入石内逃去。将因当日收宝有功,得赐予下山的鬼母朱樱所赠碧磷冲向前掷出,碧磷冲虽将他困住,但他身有奇光护体,附身石壁之上,不易擒获。又见他身无邪气,不肯妄下杀手,惟恐罪不至死,无心误伤。

  石完忽然开口,说如允拜师,便乖乖降服。甄艮说自己不能作主,须见二位师兄,问明根由,方可定局。石完也就答应,由石中现身飞出。凑巧干神蛛急飞而至,扬手一指,石完身上便多了一条白影,加了禁制。石完不服,破口大骂干神蛛是妖怪。身上白影立时绞紧,痛楚异常。偏生他性子倔强,边骂边哭喊,虽痛得头上热汗交流,面色惨变,宁死也决不输口。

  南海双童既恐出事,又爱惜他这强毅之性,忙向干神蛛劝说,石完身上白影也不再放光,痛也立止。石完因先吃了亏,仍不服气,痛止以后,越发跳足大骂,南海双童劝他不听,可是也不再痛。后来还是甄兑说:“干道友是我们好友,你如拜我为师,他是师伯尊长,如何可骂?”

  石完这才住口,由此咬定甄氏兄弟答应了他。甄艮、甄兑收了石完寻来石室广堂,见里面陈设布置,备极精致,比起初入门时所见广堂还要富丽,地下倒著一个妖人,相貌丑怪,从来未见。人已死去,头上陷有一洞,脑血已枯,并非飞剑、法宝所伤,似被什怪物将脑吸去。金、石诸人枯守无事,见甄氏兄弟带著石完入来,不由笑将起来,真是相得益彰。

  甄氏兄弟一母双生,在七矮中相貌最是丑异,石完更是相貌奇丑,不特豹头鱼眼,紫发凹鼻,面色墨绿,身又瘦小,大腹短腿,身材粗矮,与甄氏兄弟一般无二,只是目有异光,炯炯射人,出语十分天真,动作神情滑稽得多。石完进门先朝众人脸上挨个一看,忽然跪倒,指著甄氏兄弟说道:“诸位师伯、师叔,这事情不能怪我。请给我求个情,叫师父收我做徒弟,我便能将姊姊请回,省她往秦岭告状去。她也有了师父,多好!”

  语声洪烈,厥状甚怪。众人留神查看,石完资禀甚好,身上并无邪气,也极机警。只是过于天真,不特说话全无条理,性气急躁,语声也极粗厉,并有口吃毛病,说时往往急得脸红。众人先就消了敌意,本想问话,吃他一嚷,看出他出语天真,忍不住又是好笑。金蝉问出是师门旧交,峨眉开府曾往赴会的秦岭石仙王关临之孙,大为惊异。但地上横尸明是妖邪一流,怎会与他姊弟同在一起?

  凌云凤向众人问道:“石仙王既然姓关,他的孙男女怎会姓石?”

  石完本在怪声急喊姊姊,插口道:“师父定知我家的事。这个无妨,我是徒弟,不能知道不说。石乃我祖母的姓。祖父昔年本是入赘在石家,因感祖母恩义,而所炼飞剑、法宝全是玉石精英炼成,虽属金质,却不怕元磁真气,故此由我爹起,全从母姓。其实我祖母便是石……”

  话未说完,忽然住口。跟著面前人影一闪,石慧现出身形,伸出纤手,将石完的口捂住。然后代答道:“家祖前以弟子等生有异禀,完弟生性尤为顽固。本门又有五百五十年一次火劫,甚是厉害,不在四九天劫以下。近年家祖便为抵御此劫,煞费心力,现正闭关炼法,如往叩关求见,前功尽弃。弟子姊弟既无性命之忧,自然不便前往,去了也必不见。来日大难尚不可知,如将两枚玉实得到,也可稍微化解,无如定数不应为家祖所有,并且玉实仅能抵消一半火劫,事后仍须苦炼三百六十年始能成道。只有抵御五行真火之宝宙光盘与雪魂珠,方可免难。单有雪魂珠,虽能勉强保全,如无宙光盘为助,那珠必有损耗,须经一二甲子苦炼始能复原。家祖素不做损人利己之事,因此峨眉赴会并未提到。令弟子等留守,所重全在两枚玉实灵胎。当时几经推算,只知日期应在弟子等出生四十九年以后,到一甲子为止。峨眉开府恰满四十九年,故此不允带去。神碑一破,便是离山出世之日。如遇持有宙光盘的,无论如何,必须拜在门下。”

  石慧仙骨珊珊,清丽绝伦。这一对面,见她一头墨绿色的秀发披拂两肩,双瞳剪水,隐蕴精芒。穿著一身薄如蝉翼的短袖道装,玉肤如雪,隐约可见。臂、腿俱都赤裸著一半在外,下面一双丰妍的白足紧贴地上,越显纤柔。容貌秀美,自不必说,最奇的是通体琼雕瑶琢,宛如一块无暇美玉融铸而成的玉人。珠光宝气自然焕发,秀丽之中更具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清华之致。语声清柔,听去十分娱耳,词色又极温婉得体。

  凌云凤由不得心中怜爱,便含笑伸手想将她拉起。猛觉著手触之处,温润柔滑,无与伦比。两腿吃她箍定,却坚如精钢,休想挣脱分毫。收得如此门人,何来师之范。

  任石氏姊弟驾轻就熟,搜遍洞穴也不见凤娘子赵金珍下落。众人经过商议后,凌云凤带领石慧返回姑婆岭。金蝉原因此次诸同门奉命下山,虽许收徒便宜行事,但是去取之间十分慎重,只是石仙王性情古怪,还杀了他一个晚亲,惟恐冒失惹出事来,欲等问明再定允否。七矮带领石完前往峨眉凝碧仙府,请求师长允许南海双童甄艮、甄兑收石完为徒。阴魔近乡情更怯,有点衣锦荣归的心态,把严人英肉身交回鲧珠,一寻当年黑狱。

  今时不同往日,崩塌的地穴再也阻隔不住能穿石透钢的骤化法身,加以神光扫描认路,摸索到昔日囚处。暗无天日的黑狱却已大放光明,赫然是天狐宝相夫人潜修之所。

  第百四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