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145(1/2)

加入书签

  第百四十三节蜘蛛凄怨

  y魔冯吾y噬妖妇后,飞身穿上藏碑的玉室,见室门外两侧现出两条半圆形的甬道,门内似是一间广大的圆形洞室。地x经碑:“庞化惨死,为恶贯满盈,应有孽报。那少女之逃,无足为虑。其弟石完,已拜南海双童为师。”

  似不愿人知他住处,y魔y阳叟将手一挥,气化成一片烟云,全都不见。大白蛛见y阳叟元神出现,知所谋难成,也退走了去。石慧自幼丧母,不知是身属水濑遗种,更不知大白蛛的强敌大仇为何物,信了大白蛛的花言巧语,不再逃亡回秦岭求救,回头入洞寻弟,恰见石完口没遮拦。

  石完早于蜘蛛侵入广室噬杀庞化时,已隐入石壁。因历代基因所荫,入石比石慧深藏得多,不为干神蛛所觉,却为乃祖禁制所限,离不开洞x,终为甄氏兄弟发觉。甄艮见这条古怪的地x四外石壁都有极坚强的禁制,逃人颇j地行穿山之术,就这样,仍能附石而行,身在石中如鱼游水,神速异常,早已隐入石内逃去。将因当日收宝有功,得赐予下山的鬼母朱樱所赠碧磷冲向前掷出,碧磷冲虽将他困住,但他身有奇光护体,附身石壁之上,不易擒获。又见他身无邪气,不肯妄下杀手,惟恐罪不至死,无心误伤。

  石完忽然开口,说如允拜师,便乖乖降服。甄艮说自己不能作主,须见二位师兄,问明g由,方可定局。石完也就答应,由石中现身飞出。凑巧干神蛛急飞而至,扬手一指,石完身上便多了一条白影,加了禁制。石完不服,破口大骂干神蛛是妖怪。身上白影立时绞紧,痛楚异常。偏生他x子倔强,边骂边哭喊,虽痛得头上热汗交流,面色惨变,宁死也决不输口。

  南海双童既恐出事,又爱惜他这强毅之x,忙向干神蛛劝说,石完身上白影也不再放光,痛也立止。石完因先吃了亏,仍不服气,痛止以后,越发跳足大骂,南海双童劝他不听,可是也不再痛。后来还是甄兑说:“干道友是我们好友,你如拜我为师,他是师伯尊长,如何可骂?”

  石完这才住口,由此咬定甄氏兄弟答应了他。甄艮、甄兑收了石完寻来石室广堂,见里面陈设布置,备极j致,比起初入门时所见广堂还要富丽,地下倒著一个妖人,相貌丑怪,从来未见。人已死去,头上陷有一洞,脑血已枯,并非飞剑、法宝所伤,似被什怪物将脑吸去。金、石诸人枯守无事,见甄氏兄弟带著石完入来,不由笑将起来,真是相得益彰。

  甄氏兄弟一母双生,在七矮中相貌最是丑异,石完更是相貌奇丑,不特豹头鱼眼,紫发凹鼻,面色墨绿,身又瘦小,大腹短腿,身材chu矮,与甄氏兄弟一般无二,只是目有异光,炯炯s人,出语十分天真,动作神情滑稽得多。石完进门先朝众人脸上挨个一看,忽然跪倒,指著甄氏兄弟说道:“诸位师伯、师叔,这事情不能怪我。请给我求个情,叫师父收我做徒弟,我便能将姊姊请回,省她往秦岭告状去。她也有了师父,多好!”

  语声洪烈,厥状甚怪。众人留神查看,石完资禀甚好,身上并无邪气,也极机警。只是过于天真,不特说话全无条理,x气急躁,语声也极chu厉,并有口吃毛病,说时往往急得脸红。众人先就消了敌意,本想问话,吃他一嚷,看出他出语天真,忍不住又是好笑。金蝉问出是师门旧交,峨眉开府曾往赴会的秦岭石仙王关临之孙,大为惊异。但地上横尸明是妖邪一流,怎会与他姊弟同在一起?

  凌云凤向众人问道:“石仙王既然姓关,他的孙男女怎会姓石?”

  石完本在怪声急喊姊姊,c口道:“师父定知我家的事。这个无妨,我是徒弟,不能知道不说。石乃我祖母的姓。祖父昔年本是入赘在石家,因感祖母恩义,而所炼飞剑、法宝全是玉石j英炼成,虽属金质,却不怕元磁真气,故此由我爹起,全从母姓。其实我祖母便是石……”

  话未说完,忽然住口。跟著面前人影一闪,石慧现出身形,伸出纤手,将石完的口捂住。然后代答道:“家祖前以弟子等生有异禀,完弟生x尤为顽固。本门又有五百五十年一次火劫,甚是厉害,不在四九天劫以下。近年家祖便为抵御此劫,煞费心力,现正闭关炼法,如往叩关求见,前功尽弃。弟子姊弟既无x命之忧,自然不便前往,去了也必不见。来日大难尚不可知,如将两枚玉实得到,也可稍微化解,无如定数不应为家祖所有,并且玉实仅能抵消一半火劫,事后仍须苦炼三百六十年始能成道。只有抵御五行真火之宝宙光盘与雪魂珠,方可免难。单有雪魂珠,虽能勉强保全,如无宙光盘为助,那珠必有损耗,须经一二甲子苦炼始能复原。家祖素不做损人利己之事,因此峨眉赴会并未提到。令弟子等留守,所重全在两枚玉实灵胎。当时几经推算,只知日期应在弟子等出生四十九年以后,到一甲子为止。峨眉开府恰满四十九年,故此不允带去。神碑一破,便是离山出世之日。如遇持有宙光盘的,无论如何,必须拜在门下。”

  石慧仙骨珊珊,清丽绝伦。这一对面,见她一头墨绿色的秀发披拂两肩,双瞳剪水,隐蕴j芒。穿著一身薄如蝉翼的短袖道装,玉肤如雪,隐约可见。臂、腿俱都赤裸著一半在外,下面一双丰妍的白足紧贴地上,越显纤柔。容貌秀美,自不必说,最奇的是通体琼雕瑶琢,宛如一块无暇美玉融铸而成的玉人。珠光宝气自然焕发,秀丽之中更具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清华之致。语声清柔,听去十分娱耳,词色又极温婉得体。

  凌云凤由不得心中怜爱,便含笑伸手想将她拉起。猛觉著手触之处,温润柔滑,无与伦比。两腿吃她箍定,却坚如j钢,休想挣脱分毫。收得如此门人,何来师之范。

  任石氏姊弟驾轻就熟,搜遍洞x也不见凤娘子赵金珍下落。众人经过商议后,凌云凤带领石慧返回姑婆岭。金蝉原因此次诸同门奉命下山,虽许收徒便宜行事,但是去取之间十分慎重,只是石仙王x情古怪,还杀了他一个晚亲,惟恐冒失惹出事来,欲等问明再定允否。七矮带领石完前往峨眉凝碧仙府,请求师长允许南海双童甄艮、甄兑收石完为徒。y魔近乡情更怯,有点衣锦荣归的心态,把严人英r身交回鲧珠,一寻当年黑狱。

  今时不同往日,崩塌的地x再也阻隔不住能穿石透钢的骤化法身,加以神光扫描认路,到昔日囚处。暗无天日的黑狱却已大放光明,赫然是天狐宝相夫人潜修之所。

  第百四十四节y狐食髓

  那暗无天日的黑窟却已大放光明,约有二三十丈方圆,上下四壁石钟r锥森列,到处琪树琼林,宛如冰花世界,五光十色,璀璨夺目。正当中自便是……啊…

  …”

  此情此景,y魔冯吾哪里还有闲情再磨下去,g头对准了湿淋淋的屄户,火牛冲阵的钻了一个烧窑去。有七宝金莲薛荔神座护屄,莲瓣七色晶芒化为炼火,加上涡漩剧转,强大的扭压感马上挤箍g头,其向心力之强,先天法体也曾吃了一个小亏。

  头一次吃亏是对方高明,同样亏再吃就是自作孽。y魔冯吾本在天狐超劫时的阵内,已能拆解,可惜七宝金莲薛荔神座未有随天狐入阵。今朝故屄重肏,也不敢自恃,全神驾驭先天无相,达臻法身无我,让湿滑紧窄的屄壁密封缠裹。那层层嫩r竟构成九道「回转火环」紧紧箍住魔屌,褶皱就像无数条舌头在摩擦舔弄,y魔冯吾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

  幸亏先天真气锻炼出的魔屌伸缩如意,不下那「如意金箍b」前古神兵,才不至于一败涂地。先天法宝纵有元灵附驻,也是比人工智能高明不多,难而处理安排之外的突发状况。如意先天魔屌的可伸缩自如,就不是「回转火环」内的元灵所能应变。魔屌一边向里钻,一边左右转动,利用屌j上面的虬筋凸络磨擦天狐的嫩滑膣壁。

  薛荔神座虽然强化了天狐r屄

  孽兽最新章节

  但是魔屌的chu壮还是大出天狐意外,蓦地感觉到chu热的魔屌已异常坚实的破体而入,自己的屄x都快被撑爆。不停旋动的接触处更有无数个火花爆绽,强烈至无可抗拒的滚烫快感一波波从屄屌间传遍两条y虫的每个窍脉。

  天狐更是整个人都快要眩晕,忍不住檀口大张,呼出一口长气,一双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y魔冯吾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y魔冯吾背后脊椎。娇美的胴体向他挤压磨擦著,x膛贴在一起,让y魔冯吾坚实的肌r挤压著自己丰挺圆滑的r球,酥麻的感觉登时传遍全身,酸软无力,偎在y魔冯吾的怀中。脸上、颈部、r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点点,混著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薰香体味,腾钻入y魔冯吾鼻中,更添y心热炽。触抵屄xy唇的屌j,更是坚如刚,炙如火,引出煎熬的y水汨汨,湿润热燥,令天狐难过的蠕动,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扭摇。

  魔屌的冲刺速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转著进,旋转著出,都带出大量的y水以及里面的鲜红嫩r,c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y唇一起塞进秘洞,发出“兹兹”的声响。强大的旋转力让天狐眼前天旋地转,绯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掠过,欲火正在熊熊燃烧。丰腴润滑的玉体受屄洞幅s,骄躯颤抖,随著魔屌的抽c摆动。雪白双峰因骤热而涨的非常难受,两颗鲜红r蒂在一片雪白r影晃动中划出鲜艳脱目的虹纹。圆润的粉臀不由得挺起来,哀声叫道:“啊………嗯嗯……

  不……你……你转的……好……好b……我……啊……”

  y魔冯吾微微挺起上身,眼中放光的盯著那骄傲挺立丰圆滴诱人双r,随著天狐那带喘的呼吸,在白娇嫩的肌肤上不断弹跳跃动,把胀成樱桃般大的腥红r蒂,由异常饱满的褥垫r晕托献y侣。y魔冯吾看得心神摇曳,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r沟,入鼻是浓烈的r香,夹杂著丝丝□津的骚味,陶醉得伸出舌尖仔细的舔舐著天狐丰x上每一寸的光滑肌肤,不住地著天狐的柔软坚挺的r球,偏偏就时漏过那红葡萄般的r粒和周围一圈的鲜红r晕,只是绕著它打圈。

  天狐感到y魔冯吾火热的嘴唇在自己娇嫩的x脯上,挑起汹涌澎湃的快感浪潮,从x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火热难当,发出激情的娇吟,痴迷地抱住y魔冯吾的头,让他尽情地吻著自己的饱满酥x。r头涨的满满的,好像要冲破肌肤,心里空虚难耐,四肢像八爪鱼般将y魔冯吾紧紧的箍捆在怀里,娇声喘道:“你……你……啊啊……坏……蛋……再、再用力些……啊……”

  突然,y魔冯吾一张嘴,将天狐右r的r头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r粒,双手紧捏著天狐傲人丰满的双r,力道时轻时重。这突袭令天狐的胴体掀起波震,屄x里像抽搐般的颤动,y水更是泉涌,使得魔屌在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配合著天狐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一上一下两处y声汇合,骚媚入骨,浪态百出,泛出y靡妖艳的桃红。

  y魔冯吾兴致越发高涨,深吸一口气,屄户里的魔屌顿时暴涨,逐渐加快了抽c的节奏,魔屌也觉到再向前进的阻力,知道那就是子g,停了下来。天狐感觉到魔屌的停止,勉力喘道:“全、全进来……进来了么?”

  说话间,y魔冯吾觉到天狐的十指死死抓住他的后背,像要抠进r里,屄道中夹住魔屌的力量突然增强极多,动一动都异常困难,好像快要被夹断一样,知道这正是七宝金莲薛荔神座七色气漩发动的前奏。灌注魔屌的先天真气发动了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的威势,与色空不异,窜透出涡,觉到粉嫩的花芯慢慢张开,随即十指牢扣天狐一双丰腴r球,低沉喝道:“还有!”

  随著喝声,y魔冯吾手腰发力,毫不惜香怜玉的将天狐一对浑圆挺硕的r房捏得几乎变形,一gg手指像要捏得像嵌进去,把一份份雪白的r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大g头也突破g颈口,打桩一般钉进花芯。天狐感觉到被一道霹雳击穿,被直来话长。我知公子不是常人,但未必是庵中人的对手,此时也无暇多说。我前听恩主广慧大师说,余英男终必拜在峨眉派门下,照她所说,此时当已入门,公子与她好友李英琼相识,也许知她近况,如蒙见告,实是感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