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148(1/2)

加入书签

  第百四十六节淫复真形

  一具曲线柔美的诱人胴体被剥得全身赤裸,如兰似麝的处女肉香从雪白的肌肤飘散出来,散发著清新的魅力。那晶莹剔透的丰腴雪肌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闪烁著像牙般的光晕,粉颈和乳沟已时香汗淋漓,乳房坚硬,鼻头出汗,宛如一朵千娇百媚的出水芙蓉、活色生香。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也一览无遗,很清晰地看见整个胀卜卜的阴阜,鼓凸凸的向外隆突,上面长满了阴毛又乌黑又浓密,丛林般由脐下横延,覆盖至两片紫红的大阴唇,只余中间的一条细长肉缝,隐约可见,已有透明晶亮的□津滴出,连阴核也竖起了来,真难为她能保全处子之身。

  云九姑完全陷在淫欲中,娇媚脸上春情似火,难过得扭著浮凸现凹、香汗淋漓的玲珑娇躯,柔弱地“哎~”声轻噫,气喘声颤不止。欲火炽盛地煎熬著她,每一个细胞都被烧得酸麻,那屄穴深处的幽径却越来越感到火热的空虚和骚痒难受,激情升涌充斥淹没了灵智,整个人好像晕眩了,陷入半昏迷状态。发出急促的呼吸声,是因为内心的渴求迫切,把热烘烘的腴莹玉体紧紧缠绕上阴魔严人英身上。

  秀美的桃腮晕红如火,美眸中闪烁著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水汪汪的媚眼横飘的是浓媚春情的饥渴神色,火红的俏脸上满是被欲火焚烧得无法忍耐。微翘的红唇含著一股媚态,泄出“啊~~嗯~喔~~”的诱人春声,似痛苦,又似饥渴。惯肏绝色的阴魔严人英也触目牵神,觉得全身发热,口干舌燥,整颗心就好像要停止跳动似的,呼吸也因紧张、兴奋而更加急促。

  云九姑已趴上阴魔严人英身来,双脚分开伸直,将屁股抬高,已被体内欲焰灼的已经迫不及待。那柔缠纤细的阴毛中已露珠垂滴,阵阵醉人的香气从屄穴深处散发出来,似兰似麝,特异而奇妙。阴魔严人英嗅得血液都为之沸腾,全身气脉贲涨,魔屌勃然竖起,顶到温暖潮湿的阴唇之罅,龟头对准了软绵绵突起的肉丘,觉到屄中已喷出气热如□。云九姑已经在耸挺耻阜,想把魔屌吞噬,给痒得难受的骚屄止痒。

  由于娇屄本身还是“花径不曾缘客扫”的圣洁处女,可不能强冲硬闯。九姑又本身修为不弱,蓬门更坚韧难开。龟头肥厚、湿黏的阴唇处,上上下下,轻轻的摩擦几下后,九姑便被戳得心痒痒的十分难受,按耐不住了,伸出纤纤玉手握著一根坚挺的粗壮魔屌,牵引到屄户入口。阴魔严人英紧紧搂住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使那坚硬似铁的魔屌沾满了屄穴流出来的淫水爱液,向前一顶,而九姑也坐套下去迎个正著。唧声锐响一声,把屌茎全根套尽,深深插入了屄穴里。

  屄穴被那巨大无比的屌茎胀得银牙暗啼,火辣辣的撑裂感由花芯扩散,痛得柳眉苦皱。又痛、又胀、又酥、又麻、又酸、又痒,真是五味杂呈!可幸欲火炽盛,助长血气疏导,滑津盈溢,更有阴魔严人英注入先天真气为引,脉动通畅入微,疼痛平复颇快,在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强烈的快感、一丝充实,那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夹紧了入侵的魔屌。

  由于屄道本来就紧窄万分,更以处女之身初容“巨物”破瓜,狭小紧窄的处女屄户口“阴瓣”紧紧地箍住了那粗大硬烫的“茎棍”,柔软而又弹性的膣壁框紧吸吮,被填塞得满满,火热的大菌伞龟头深顶花芯。花心即胀大凸出,旋来转去,一吸一啜,无比舒服的感觉当即从龟头传入,整个人都飘飘然的,有说不尽的舒泰,竟是〔龙珠春水〕的屄中名器。

  其特征为屄户狭窄,腔道深长,只要一经交合,阳物向前插进时,花芯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碰撞到龟头的铃口,其形状就如两条巨龙在抢夺龙珠,有著一股吸吮牵引之力。龟头为神经末梢集中处,雄性所以抽插频繁就是为龟头得到磨擦,这〔龙珠春水〕名屄的花芯足以代劳,给予雄性不劳而获,堪称为屄中极品。

  火热多汁的肉洞也紧紧收缩,而且不是痉挛性,收缩力相当强,热烫地牢牢夹实,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紧密地缠绕著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魔屌,那前所经历的软绵湿滑,血脉喷张的温热,既舒服又刺激的电流直冲脑海,阴魔严人英爽得全身颤抖。紧密火热的摩擦也把蜜穴磨得麻痒不堪,一股股暖烘烘又带酥麻的感觉从花芯直窜而上,那一波又一波强烈的电麻般的肉体刺激令九姑忍不住音调柔美的娇喘连连,舒服的呻吟,更不能自制地收缩、紧夹。

  那娇小屄穴本就天生紧窄,膣壁嫩肉更是软滑火热,紧紧地箍住那粗大的魔屌不断蠕动、挤迫。屄壁那层层叠叠的皱褶不断地摩擦著龟头菱边,花芯凸端胀缩交替,带有吸吮牵引之力,啜刮著龟头冠顶处,似痛非痛的快感破令阴魔严人英心魂俱震,兴奋无比,刺激得魔屌昂扬颤动。菌伞似的奢撑菱边刮擦著屄道膣壁嫩肉使九姑全身酸痒,酥麻深透入骨子里。

  闪电般的快感刺激得屄穴阵阵收缩,猛烈的痉挛,口中嚷出「哎呀~~哎呀~~」的声声娇呼。每声娇腻的呻吟都令屄壁花芯猛夹缠磨著龟头和屌茎,更是每个部位都能各自蠕蠕而动。强烈的刺激让阴魔严人英也倒抽冷气,放纵那粗壮的魔屌挺顶反攻,每一下顶冲都令九姑情不自禁地“啊”声大叫,强烈的快感使九姑在迷糊中本能的旋扭粉臀以迎合。尻动者快善也,在高涨的欲火不断的焚烧下,扭的那般淫艳妖娆,完全不像是刚破身的处女。

  情益悦,摆摇益急,屄户磨得急快,耸动频频,平滑的小腹也开始由颤抖痉挛,弓起娇躯,娇翘且弹性良好的乳球甩动得更急遽,深深的乳沟乍浅乍深,乍隐乍现,抖出一波接著一波的诱人乳浪,回应魔屌的再一次冲击。每一次深顶都令九姑落魂失魄娇躯酸软,摇摇欲坠,扭摇著火一般灼热的裸体,那充血的乳尖更向上翘,周围一圈嫣红玉润的处女乳晕已变得紫红,随著不断的耸动而娇颤,好像要爆开似的涨著。

  阴魔严人英更伸手托撑著那垂吊晃动的一对豪乳,加以揉搓。一双怒耸玉乳是那样的柔软饱满,滑腻而有弹性,引得双手力捏,抓得变形。通过刺激奶头,女人的子宫更是敏感。九姑此时已经陷入狂乱的状态,腰腿酸软,发出「格~格」浪笑,笑得胴体抖动,屄道剧烈地收缩,紧紧地箍住魔屌,几乎是本能地疯狂紧夹啜吸,给与阴魔严人英美妙无比的刺激。

  九姑本就天生媚骨,性欲很强的女人!后天的修为习得举止端庄、气质高雅,更显得风骚淫浪,肏起来就是这么动人至极点的尤物。龟头一碰到花芯,花芯就立即旋转移动,樱桃小嘴也发出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娇啼,哀婉而又狂喘。呻吟越来越浪,不断扭动著赤裸震颤的娇躯,咬牙磨齿,是女子要求交合持久,男人弱一点的通常都会受不了这种搔到痒处的刺激,先一步达到高潮饱浆,令淫侣吊在半天。

  阴魔严人英冠盖淫海,玉杵金刚不坏,更逆浪深入虎穴而搜寻极乐之最,疯狂挺顶花心。九姑被撞得猛烈摇头,享受著强劲的快感,很快就在欲火冲激之中,变成了高声呻吟,诱人无比,诱得淫侣不断地肏。只有肏著,肏著才能令女子得到高潮的满足!

  一次比上一次更有力的猛烈挺顶,才能拯救九姑出淫蛊的熊熊欲火,忍不住从瑶鼻发出“哼~~嗯嗯~~”的闷哼声,一点一点地烧得她全身都发软,又骚又痒的震动。赤裸的腴躯整个压上阴魔严人英胸膛,丰满的乳球的贴压触感,刺激出又是一声低哼,把娇臀拚命挺磨,不断地发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

  突然裸体颤抖,骚屄剧烈抖震收缩,强烈的高潮自下体爆发开来,花蒂传来如山洪决堤般的刺激,忍不住“哎~~~~~~”声酥叫出大高潮的淫媚入骨娇啼,悦耳而又兴奋,泛出欲仙欲死、动人心魄的光辉,因高潮显出一副满足的表情,异常妖艳。咬著龟头的花心抽搐一阵,积盈的欲火燃爆开来,自子宫深处涌出暖流浸泡魔屌。

  淫声暖流助长了阴魔严人英欲火,挺顶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剧烈,一口气再送九姑上高峰,把她带上那让人极度晕眩的欲海高潮之中。那断断续续的娇媚呼声,混在她急促的喘息声中,裸躯不停的抖动,又迅速达到了另一次高潮,一波比一波更美妙的快乐席卷神魂,花芯深处被磨得灵魂出窍,涨痹如潮,泛滥全身经脉。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迫出急促的娇啼狂喘,淫荡的呻吟,再也忍不住渐渐更高亢,更是娇冶骚浪,令淫侣听得魂为之销。

  九姑好不容易喘口气,但又是龟头的菌伞菱边在刮著,冠顶竟伸缩自如点击敏感的花芯蕊蕾,感到深处的悸动和震颤,强烈的快感刺激令她头晕目眩,娇媚的小嘴也不断的发出淫荡的浪叫,脸上满带著被激情折磨时的痛苦,严重地扭曲著,涨红的像是很难看,但在淫侣眼中却是最美的一刻,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阵剧烈无比的欲仙欲死的交媾高潮之中。

  阴魔严人英的每一下挺顶,都能教九姑忍不住发出快感的狼吼,从子宫头深处出来,音调高、强而有力,那么娇媚好听,是罕见的高潮,泛出高潮后的淫靡妖艳的桃红。在强烈的泄身后,已经彻底地失去了自主的意识,从下腹一直到腰,现出不自然的抖动,臀肌猛烈痉挛,感到蜜穴深处难受的饱涨与奇妙的酸麻,哀婉的娇啼也越来越响,越来越销魂。

  盈极转虚,阴魔严人英急促抽撤魔屌,却只封驻小阴唇内,引动花芯的剧烈抽搐,圣洁深遽的子宫深处射出一股淫滑粘稠的灼热阴精,为龟头索纳,飘出阵阵浓烈麝香,醉人心魂。欲火如炽的九姑终于达到了那欲仙欲死的一刻,舒服的人事不知,彷佛魂魄被强劲的吸力扯离玉体,藏入软绵绵的云雾中,轻飘飘地如登仙境。

  那娇俏的脸庞上现出极度欢愉的神情,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犹如“小死”的最高境界,淫蛊欲火才离体蒸发。九姑从高潮过后的迷乱中回过神来,恢复清宁,惊觉泄身后,真影仍未脱颖而去,摆甩牵连,却像为气幕所包护,压迫所不及。阴魔严人英鉴貌辨色,知九姑所疑,在耳边融融细语,说云翼未救出牢,不宜撤回真形,令仇家绝望下,残害云翼。现是真形为真气呵护,不虞受制,只要九姑身心开放,即可索化玄精为幻影,替代真形。

  九姑不禁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但又为阴魔严人英的神通广大,仰慕得如痴如醉,却因淫肏需要放纵而娇羞得把如星玉眸紧闭,不敢与那色迷迷而又带有嘲弄的眼神相并,再也不肯睁开来,但双手双蜕仍旧紧紧把淫侣缠著,抵触著那仍留在娇屄里面的魔屌,埋藏著玉女芳心内的阵阵羞涩、迷醉,回味著方才连番泄身的高潮滋味,秀丽俏美的脸庞还残留著醉人的春意。

  那一副楚楚含羞的醉人娇姿妙态,阴魔严人英心中不禁又是一荡,胯下魔屌也跟著急速地骚动。九姑羞涩万分地感到屄径又被硕大异常的魔屌撑胀了,芳心一阵迷乱,屄穴里原有的电流又加了压,已经开发完成的蜜穴壁,让香菇刮得搔痒难当,快感不停的流窜全身,6阴蒂在肉棒的弹动下,也传来一阵阵的酥痒,腔窒又开始蠕动了!

  那种麻痒难搔的感觉又使得她盼望著更激烈、更疯狂的侵略,瑶鼻娇哼细喘地回应著他的淫邪挑逗。熊熊的欲火又燃了起来,已被彻底调教的屄穴不断的颤抖,给屌茎的炽热炙得花芯开放,遍体舒泰,完全沉醉在肉体感官的快感,任由肉欲扩散得浑身烧烫,情难自禁地羞羞怯怯地娇啼著,回应魔屌在她紧小屄道内的每一下抽出、刺入。

  魔屌每次抽插都从屄穴里发出“勃勃”声响。这是屄道内的气体被压缩后,从屄户爆出所致,只有阴唇箍力强才会有这声音,标志出花心所受的压迫力,刺激得九姑快感直冲脑门,不由自主地“喔~啊~嗯~唷~哎~呀~哟~”的含羞呻吟,婉转柔腻,似是幽怨,又似难过。赤裸的雪白玉体渐软酥软,但那紧窄屄道中的柔软膣壁却紧紧箍住那粗壮的“庞然巨物”痉挛、缩勒。在销魂蚀骨的快感刺激下,羞怯怯地挺送迎合,迷醉在魔屌钻啜花芯时所带来的颤栗式快感。

  随著一阵阵痉挛抖动,彻底被开发了的娇屄很快又重现高潮。九姑觉得刚才高潮中的那种丑死人的叫声羞愧,死命地咬著嘴唇,忍受那縻肌的收缩,更增屄屌的夹磨力度,令阴魔严人英更兴奋,使劲地抽插,把九姑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承受了接二连三的强烈高潮,九姑全身骨节都酥麻酸痒得松散开来,像充饱了气似的轻飘浮甸,再也封不住那欲仙欲死的婉转娇啼,却更淫媚入骨,更羞涩地呻吟著。

  恁地有一股酥麻直透心扉,九姑觉到屄中滚热,头晕目眩。阴魔严人英乘淫侣高潮中的浮游麻痹,娇慵无力,以金丹心法将一股股元阳真气款款送入花芯,涨化春溶,扩张入三尸元神,然后在真阳通达下,把玄精射进的子宫深处。九姑被那火烫的玄精在最敏感的性神经中枢上一激,再次“哎~~”声娇啼,感到轻飘飘的浮游太虚,与真形汇聚。

  完整的身心都回到那欲仙欲死的美妙当中,迷恋!陶醉!快活!乐极!这美艳尤物本是天生媚骨,骨子里的骚媚浪劲全都解放,浪叫出阵阵淫糜的娇吟,感识到真形已脱囚回体,只留幻影在禁制中愚弄妖僧,不禁大喜若狂。认识到小奸郎竟是如斯神通广大,又长又黑的睫毛下一双剪水秋瞳含情脉脉,经破瓜后消退了识障藩篱,蜕变回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本来面目,却为黎女历代以来的卑微心态作祟,自惭形秽,誓作奴婢以相随。

  阴魔冯吾也知黎女相传心态,也无施注九天都篆阴魔大法,顺其自然,嘱咐现身诱敌,入地牢救弟。九姑自然言计遵从,依无需依赖金神君,付出奢侈到极的代价。虽是淫肏蹉跎,天明大白,但以一心诱敌,自然不用峨眉仙法隐身,只以本派法术隐去身形,独自在来路的大片高山林野中,向娄山九盘岭急飞。

  眼看快到前山,故意为二妖徒吴投无心发现。吴投一面报知妖师,一面忙和三妖徒韦蛟赶去。九姑见到斜刺里飞来一片暗赤光华,同时现出两个相貌奇丑,穿著非僧非道的怪徒,因深信救弟在即,不再对妖徒忍退,连破妖徒两件阻路的法宝,只是云翼尚在窟中,不便下毒手,任由妖徒化作两道青光交驰,受伤败退。

  为诱敌引路,九姑依阴魔严人英计划,虽获全胜,也现出神情反更惶急,竟舍原路,落荒急驶飞遁。飞出不远,忽又回转,追上两怪徒争论一番,专等妖僧发动,再双方分途。知己知彼,九姑神情较佳,仍往原路进入乱山之中,向前急飞。见到前面不远,峻岭横云,危峰刺天,峭壁千寻,下临无地,山间蹬道蜿蹰如蛇,形势十分险恶,知是快要飞近九盘岭景地,正是安排阴魔严人英等四人会合之处。

  妖窟已在附近,云九姑知妖僧迟迟不发动,也必以推算照影监视,必知四人在等候,故意由万分惶遽之中现出一点喜色,逼妖僧发动。果然即有警兆,立即停歇遁光,瞥见一片极轻微的烟光闪过来,猛觉身上一紧,被一种极大力量吸住,知道妖僧己然发动邪法,连身摄去。这是真形牵扯的夙力,无可抗拒。只惜在囚真形只空留幻影,有牵扯之形而无牵扯之力。一切都是为进入牢穴,装作奋力挣扎,尽施法宝护身,在周身俱是各色宝光环绕,被那无形潜力牵引了去,反往回路。从牵引之型态,知妖僧已动色心,不由心惊胆寒,怕阴魔严人英接应不及,面容也骤转惨厉。

  快达前面高峰危崖之间,忽见前面崖角转出阴魔严人英、甄氏师徒等四人,心情大定。石完瞥见九姑手舞足蹈,背向前面凌空倒飞,拚命乱挣不已。因是心烈如火,对于九姑又有好感,一著急,一道墨绿光华,箭一般连身斜射上去。追到一片极险峻的危崖,百忙中见崖下有一丈许大小的圆洞,看去甚深,九姑身形刚刚投入,便一片青光闪过,人忽无踪。石完再看,那地方却成了一片整崖。云九姑已被牵引入石牢,寻到他的兄弟一看,浑身上下均被那黑颜色的妖火烧得稀烂,体无完肤。

  原来近月妖僧看出九姑缓兵之计,日夕用风雷毒火酷刑迫云翼写亲笔书信,劝令乃姊降顺。云翼深知乃姊贞烈,便自己也是万分厌恨,甘受茶毒。到了今日,妖僧见九姑并还约来强敌,大肆淫凶,妄想威逼九姑顺从,下手更毒。意图擒到云九姑后,仍不降顺,则将九姑姊弟杀死,强迫生魂献出道书、毒龙丸。

  美梦必定在最陶醉的一刻功亏一篑。云九姑真形已释,区区一个石牢禁制实是微不足道。外面更有甄氏师徒牵制,阴魔严人英更拿神木剑试靶,看看后天五行的进度。

  石元见崖下洞门隐去,不由大怒。那铁壁洞石壁百丈,其壁如钢,加上禁制严密,想要救人,岂非作梦!石完因知这类正门人口必多埋伏,转不如由洞侧石壁上穿洞进去,便把遁光一按,往里穿去。对方邪法多高,也想不到来人会把极深厚的崖石视若无物,随意通行。那穿入之处,却是崖心正洞入口。石窟本是妖僧就著山石孔窍开辟出来,其中高下回环,并非直路。石完心粗,匆匆穿入,本就不曾看明形势,走的又是洞径左侧相反之处,后仗天赋穿山行石的本能,在里面乱冲乱撞。只不过有阴魔严人英的神光掩映诱导,也无需多久,即穿达腹部内设法坛的石室以内。

  石室广约五六丈,内里孔窍甚多,小的也有一人高下,广堂当中一座设著一座三丈方圆的法台,四边画著不少符□,却并无幡幢等法器。台中心坐著一个相貌奇丑的胖僧,身著半截僧衣,满头秃疤,面黑如漆,便是癫僧韦秃。身侧立著一瘦一胖,穿得非僧非道的妖徒,瘦的是大徒姬蜃,胖的是吴投。台前不远一根石笋,丈许来高,粗约两抱,上丰下锐,倒立在地。九姑真形幻影被一片青色淡烟笼罩全身,独立其上,满脸悲愤之容。

  因甄氏师徒还未合围,九姑依从阴魔严人英的拖延时间,免妖僧注意到石牢幻像,多费手脚,幻影在石上大骂:“妖僧!秃贼!淫凶无信。我宁甘百死,绝不失身妖邪。你今日运数已终,果报将临,形消神灭,死无葬身之地,”

  旁立妖徒吴投闻言大怒,手掐法诀,朝前一指,石笋上立时冒起大片青、黑二色的妖光,由下面突突涌起,晃眼九姑全身便被包没。九姑面容立时惨变,哀声哭喊。石完藏身石内,本要当时冲出,继一想,因不知妖法如何破解,不要人未救走,反被伤害。便隐藏在石壁以内,运用家传隔石透视之法,静悄悄向外查看,还不知九姑肉身已与乃弟同禁地底石牢之内,此是九姑元神,那些石笋均是妖幡,只要幡一破,九姑幻形立化。

  妖僧本来自恃禁网周密,没把来人放在心上,接连行法施为,并无迹像现出,意似忿怒。刚刚起立,面容骤变,手朝外一扬,立有丈余长一条青光悬向台口,更咬破舌尖,一口血光喷向青光之上。二妖徒吴投本因妖僧邪法传真,看出金石峡那边,韦蛟形迹可疑,心中愤恨,意欲就势陷害,讨令前往查看,跟著癫僧说了几句,立往台前所悬青光中投入,连人带光一闪不见。

  石完见九姑被妖光罩住,面容惨变,倏地一溜墨绿光华疾如闪电,突在台前现出,剑光到处,略一闪动,石笋立断。妖僧骤出不意,法台上下所设邪法全被破去。九姑幻影头上又有金霞微闪,于那墨绿光华挥过处悄悄化去。癫僧师徒见敌人形影一个未现,当时又急又怒,手指处,立有两幢青光涌起,将癫僧和姬蜃一齐护住。同时手掐法诀,将全洞禁制发动。师徒两人纷纷扬手,无数青色光箭刚似暴雨一般飞出,四外乱发,全洞立被青色焰光布满,更有无数青色光箭朝上下四外石壁及地底射去,一闪不见。当时成了一片青焰火海,那么坚厚的石洞都似受了震撼,看去声势猛烈非常。

  猛瞥见一片清光由斜刺里飞来,晃眼暴长,夹有青光。癫僧看出那青光正是铜椰岛天痴上人独有的神木剑,料知来人定是九姑所约,心中恨极。惟恐清光罩上身来更要吃亏,忙取一件法宝向前一扬,一片青色浓烟激射中,立时遁走。这原是瞬息问事。一任妖僧飞遁神速,仍断送了一件法宝,方得脱身。

  癫僧越发恨上加恨,咬牙切齿,决计赶往地牢,将九姑姊弟杀死泄愤。哪知刚到地底,迎头遇见甄艮、甄兑。一照面,二甄便将飞剑、法宝、太乙神雷纷纷施为。妖僧恶气难消,仍不肯退。方想带了妖徒,幻形入内,阴魔严人英、石完又由后面赶来,两面夹攻。

  石完照妖僧逃路追去。洞径弯曲,刚巧抄出在地牢前面,瞥见侧面大洞内剑光闪闪,又听师父与人对敌喝骂之声,两下会合在一起。阴魔严人英本来已归石牢看护云氏姊弟,也由对面寻来。因自吸纳玉胎浆汁后,先后天真气若离若即,老想施展铜椰岛所得的那口神木剑。虽只晃眼之间,妖僧已乘机遁逃。妖徒姬蜃更是见机,早往法台后地穴中遁去。

  妖僧早算出大难临身,才想夺取毒龙丸和那几页道书,以图避免天劫。不料命数所限,见了九姑,忽起淫心,以致如斯一败涂地。此时前后受敌,只得隐形遁走。当地设有邪法布置,另外还有地道通连,飞行绝快,不消片刻,便到金石峡。

  第百四十七节灵岩归主

  金石峡中,自云九姑离去后,金、石、二易,继续前进。那条秘径果是难行,不特上下回环,而且到处棒莽载途,灌木怒生,险阻非常,歧路更多。还须经由崖石裂缝,以及高和宽都仅有三数尺的黑洞之中穿越过去,即此还是妖僧特意开通这条路,留备常人通行,上空依旧设有禁网。穿过洞去一看,晓色迷茫中,现出一条弯长峡谷,谷径尚宽。行约七八里,快到尽头,方始寻见九姑所说一条又深又窄的断崖夹缝。众人一同飞入,见内里深约数十丈,暗如黑夜,仰视上方,断断续续微现一痕天色。又进数里,地势逐渐高起,裂缝也自展开,地势忽然开朗。

  前面大片平原,三面奇峰错列,由各峰崖缺口处挂下大小七八道飞瀑。有的匹练横空,雷轰电舞;有的玉龙倒挂,银蛇斜飞;有的珠帘十丈,雾涌雪靠,玉毅千层,流霞绮散。到了山下面,再汇成大半环清溪,绕峰环野而流。泉瀑溪流之声,合成一片潮音。全峰崖上全是黛色深深,吃水光一映,老远便觉凉翠扑人眉宇。这等幽旷所在,偏生著不少花树,同时盛开,都是因势散植,各具形胜。

  崖上更多奇峰怪石,云骨撑空,间以修竹古松,陪绕其问。

  那条溪流广约三丈。溪两侧一面是峰崖,一面是粗约三四抱的玉兰花树成行。树下生著不少山茶,花朵甚大。沿溪往右,行约二里,忽一奇石阻路。石上碧苔如绣,满是倒生兰蕙,花正盛开,长叶下垂,宛如人发。人在数丈以外,便闻幽香。那石突伸一角,压向水上,远望彷佛连溪隔断,路已尽头。近前一看,底部竟空出一段,约有二三丈宽,不曾沾地。近溪一段,离地更高约丈许,形成一个四五丈深的石洞。两面石上,垂丝兰叶,长者竟达两丈,丝丝披拂,恰将洞口遮住。这便是妖僧所居金石峪入口。

  石生令金、二易留在外面隐伏,将灵峤三仙所赠金牌交与金蝉,以免宝光外映,被其看出。装作新从师修为不久的道童,无心误人,看妖僧如何,再作计较。石生人甚机智,特意飞回原来路出口处,方始现形跑出。故作发现异景惊奇之状,一路东张西望,左折右转,欲前又却了好几次。最后才装作爱玩溪流花树,沿溪往前走去。因本是身材矮小,似十一二岁幼童,又生得粉装玉琢,行动天真,装得极像。

  行近崖石之下,并未直入,又假装观看了一阵,方始暗中戒备,试探著往内走进。九姑所说的入口两层禁制竟未发动。只出洞口时,似见右侧临溪一面有一片青光,略闪即隐。看出是妖僧隔断水陆两面的禁制,分明误认凡人到此,特意撤禁放入。人己穿洞而过,未遇阻碍,行即深入腹地,先用传声告知金蝉。

  相隔半里,现出两条谷径,一是沿溪来路往上流发源之地,另一谷径在左侧的则宽。一面是危崖削立,甚是雄峻,一面尽是高高下下的奇峰怪石平地拔起,时断时连,参差位列,顺著谷径排向前去,比起外面所见,还要灵秀清奇。石色如玉,寸草不生,时见古松二三由峰腰石隙中盘拿夭矫而出,其粗均合抱以上,铁干苍鳞宛如龙蛇飞舞,势绝生动,梢头一段亭亭华盖撑向当空。于两峰中断处,更有翠竹奇花点缀其间。再往前走二三里,谷径越宽。忽往右折,迎面一座十来丈高大的玉石牌坊,上有“金庭玉府灵岩十四洞天”十个朱书古篆。

  侧过牌坊,便闻清音娱耳,声如金石交鸣,自成幽籁。猛又瞥见七八道青光一闪而过。再走不远,各径忽又回折。地面直似一片整块的黄玉。左崖苔藓益发肥鲜,上面满生瑶草琪花、灵芝幽兰。山光如绿,岚气欲活,花林处处,五色缤纷,景愈繁富。右侧石峰往远处展开,势更孤高奇秀。途望各峰腰上,时有白云如带,环绕浮旋,因风舒卷。只前面快尽头处,矗列孤峰往右侧花林穿入。左崖也向峰后环抱过来,蜿蹰二三里,吃两座高峰遮住。

  石生不觉转向峰后。乍看危崖绣合,除正对孤峰凹进一片,像个崖洞外,别无他异,也未见人。方觉古怪,猛觉峰后瀑声有异,忙一回看,原来那峰高只三丈,本是色如黄玉,峰前半玲珑剔透,孔窍甚多;后半却是平直削立,顶上圆凸。离顶五六尺,忽往里凹进一条横长丈许的裂口,宛如巨吻开张。那条瀑布便似天绅下垂,整整齐齐直落峰脚一条凹槽之中。

  水槽与地齐平,长也丈许,宽只尺余,将那瀑布接住。妙的是那么大的瀑布,望似长镜高悬,银虹剑挂,偏不见一丝水雾溅珠。瀑声铿锵,如笙簧交奏,汇以金鸣玉振,不似常瀑之轰鸣震耳。猛觉那瀑布直似一面极高大的晶镜,里面竟有人物影子闪动。不特影子越真,并和走马灯一般不住变幻过去,现出云九姑击退二妖徒后,仍往原途飞去。同时另现出谷外石生跑来所有做作经过。

  妖僧摄形照影之法,果有异处,金、石诸人却一个也未现形。石生不禁暗赞本门隐形真个神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