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150(1/2)

加入书签

  第百四十九节淫焚圣母

  魔宫的〔清算〕魔法,历代而来,都是牵藤引瓜,穷挖不舍,非扫穴犁庭必誓不罢休。在这穷凶极恶的叙品魔区中,也逃不出轩辕老怪的真理,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品佚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品佚的烙印,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现今魔宫建立了,是主宰了,思想上的品佚烙印是加强领导,坚守岗位,引导到正确的步骤去进行。要是真心奉行正确的步骤,当初又何来〔婪猖叛变〕及〔苟苟鳅羞〕魔法。

  眼看大多数魔徒都在静静地等待,乱不起来。阴魔既然承诺义助史春娥,自有必要去煽风点火,利用赵金珍的名屌雪蛤蜜蕊能大小通吃,得来人缘广泛,减小阻力,张起从阴阳叟孽徒庞化处收回的颠倒迷仙五云网,化为〔带痔怖〕覆盖内城书舍。一片粉红色的乌烟妖光,中杂有五色彩丝,内酝黑洞般的裂缝,渐渐将修士吸藏入去,受彩丝穿入全身的毛细孔内,侵蚀元神,植入揪斗的意识,冲击各级头目。这本是潜移默化,循序渐进,却料不到轩辕老怪急切求成。

  建立轩辕魔宫后,轩辕老怪的威信所以如日中天,却全是靠对大多数创宫魔头千依百顺,才能在每次争斗站在胜利的一方,赢得永远正确,战无不胜的虚名。胜利冲昏了轩辕老怪的头脑,依据共工魔经炼个大弱隼魔阵,原意是根绝私有权的垄断善信资源,却以魔徒为善信代表幌子,攫入手中,做成更加垄断,兼且非关自身损益,轻忽责任,更中饱私囊,比剥削邪经更惨无天日。创宫魔头窃据朱门,天下我有,私欲之心将共工宗旨排斥往九天之外,招致轩辕老怪大权旁落,给歧啸魔君统了天残地缺去。

  轩辕老怪眼见黑伽山落神岭的群魔修订共工魔经,造成信仰危机和腐败,重新向剥削邪经皈依,于是演进出〔歹氓蛀〕幻境,扶植低能善信,把剥削者与善信做成尖锐对立,毁灭了剥削者的资源调配功能,就有如盲人骑盲马,深夜临深池以因循苟且为尚,渐渐回复石器时代的茹毛饮血。更无奈是攒得代表身份权势的魔徒,无论宫权、监督权,一旦到手,莫不污染。一只差就满磐偕落索。

  这〔歹氓蛀〕幻境莫说创宫魔君都很不理解,连所依赖的死士团头目病号魔君也不甚理解。所以《忤溢辘疼吱》阴霾就未有聚拢阴雷轰入穿心和尚的反魔宫、反共工魔义,反「谬贼咚嘶殇」魔法的元神。连深入《忤溢辘疼吱》阴霾也只轰为〔剥削邪经〕修士在搞鬼。

  轩辕老怪已无暇度化群魔,一心夺权,与天斗,与魔争,忙吹昏媒魔风,把这第一张〔带痔怖〕散入魔宫,化为一整团硕大无比的魔雾,渐渐凝结成形,不住地翻腾滚动,散出腐臭腥味。短短的时刻,内宫即被打乱。无奈世事欲速则不达,迷仙法气因覆盖太阔而稀疏,入不到受术者中枢神经,变成有姿势,无实际,徒具形色。

  众魔徒受术后争相效尤,蓦地无数〔带痔怖〕窜出,发散惨绿青光,无孔不入的刺骨寒风阴气倏地笼罩四野,揪心裂胆,形成风气,虽然则横扫了一切牛鬼蛇神,却只是吹风扫毛,其冲击力量就微弱的可怜,得个睇字。成千上万怨魂浮聚出〔赤袭卵〕蜃影,通体泛著黑红色的龙斑,闪烁著红赤的颈圈,伸缩飞舞有若喋血飞舞,激烈旋飞,眼珠赤芒直冒,瞧来邪异无比,发出凄厉哭嚎,扰人心魄。

  这些寒风阴气的幻影本来就虚张声势,不具魔力。无奈既得利益者就是要稳定,怕乱,怕失控制。若真是以稳定为灵魂,根本就不会施展〔婪猖叛变〕及〔苟苟鳅羞〕魔法,成立魔宫,关键就是控制,由这些既得利益者控制。啸歧魔君和地缺魔君更不能任由那些依从正确步骤的喽罗受扰,乘魔主轩辕老怪外游,以代宫主名义放出圣堂的〔攻凿藻〕恶虫。

  轩辕老怪即知事件必将闹大,循例远匿,更藏入魔身出处的嘀衰洞,与世隔绝,期待闹得群情汹涌,才现出魔身,发挥〔骂娘〕魔咒。阴魔赵金珍混迹魔宫,本意就是令其互缠殴斗,达致两败俱伤,当然不会怜惜那些跟风魔徒,只纠聚凤娘子赵金珍的昔日一众屄窿降臣及望屄投皈的淫魔,结阵自保。

  圣堂〔攻凿藻〕恶虫深得先天三昧,满背仁义道德,光彩悦目,肚皮这边却是满腹男盗女娼,唯我独尊。小不点的〔攻凿藻〕恶虫堆积成庞然大物,背向善信,组成共工圣像,霞辉贯日,上烁天际,将闹事的〔带痔怖〕魔徒圈入共工圣像腹内,打成反夹冥的右派,施加疲劳轰炸。

  从〔攻凿藻〕恶虫口中喷出的秽气,涡旋成柱,疾转成乌瘴弥漫,昏沉黑暗,传出暴戾声响,恍如末日审判,地颓山崩,恐怖吓骇。隆轰疾处,污雾里妖火飞溅,冲出凶悍残恶的猛兽,圆睁著斗大的妖眼,凶芒刺射,只只獠牙外露乱错,血盆大口中喷出十余丈的火丝,锋锐芒刺,夹著怪啸狂号,啾声格磔,乃历世凶灵所聚,也不知有多少。有的大可十抱,有的小才数尺,为数何止盈万,神哭鬼唬之咆哮嗥叫,时发时歇,说虚是虚,说实也实,随反应而瞬息万变,外伤肤筋,内破元灵,足以令魔徒自殒残命,为〔戮溢魃〕冥招揭开了序幕。

  阴魔存心内篡魔宫,本来不愿赵金珍的裙下淫孽伤亡,但这些魔徒比之凌云凤,却不可同日而语。杜芳蘅已展转寻到凌云凤,要报杀夫雷起龙之仇,而一众前辈上仙俱互相推诿,存心逼使严人英了结前因。阴魔也只好招来鲧珠元神主持赵金珍外相,以先天无相法体汇合严人英肉身,赶往雁荡之巅。

  凌云凤于巫山神女峰后峡谷地穴收石慧为徒后,回转姑婆岭求邓八姑化解误诛雷起龙之杀孽。邓八姑自知德能不足以压下对方,而云凤虽与凌崔二老固有渊源,复有芬陀神尼及杨瑾扶持,但对方志切报杀夫之仇,所用法宝必极厉害,势难只防御而不攻。如将对方再一误伤,则冤孽更大。就是将其败退,也必苦苦寻仇不休,永无停止,更必为魔宫所用,殆害大局,有伤功德。

  在诸多顾忌下,邓八姑只能劝云凤往藏边青螺谷求崔五姑设法,别人都寻不得,纵遇同门兄弟姐妹,也不可约其相助,免生枝节,无益有损。凌云凤还想求怜,飞往川边倚天崖龙象庵,知芬陀神尼也避而不见,便向青螺谷寻崔五姑求救。崔五姑以云凤杀心过重,也不敢护短,想到云凤身子在白犀潭破在严人英屌下,此子能人所不能,兼有祖师密令,百无禁忌,又是出事现场的一份子,应可出头揽事。可惜云凤狗眼看人低,积忿甚深,难以启齿询求,幸好当时失身事件,有韩仙子参预,著云凤往求,当有所报。

  云凤即飞白犀潭,因未得允许,也不敢涉足入峡,只能在寒潭顶上天窗默祷神求。凑巧韩仙子刚从入定回醒,感她有劳,也怜她受严人英的重创,传音嘱咐往雁荡山下,作无心路过,那对头自必寻来,无论对方用什法宝,只能谨守待援,到时自有人化解。待双方缠上了,即速远飘,切要,切勿自误,致生孽障。云凤听得崔五姑提及与严人英的隙怨,心中已悟八九,忙拜谢起行。

  杜芳蘅向同道借来法宝,查得凌云凤踪迹,即带了丈夫元神,寻到秦寒萼洞府。邓八姑百忙中抽身到来,就是为了应付她,免殃及寒萼等人。杜芳蘅问知云凤已走,还不肯信。九姑自不会向她说出,是知她那借来的法宝笨重,不能随身携带,算准她要起身寻来之前离去,使其扑空,只对她道:“只管回岛,用那法宝查看,是真时假,不就知道了。”

  杜芳蘅颇为不快,怏怏回去,也只查得云凤离开姑婆岭。龙象庵、青螺谷、白犀潭范围内的行踪可就不是她的法力所能查照了。到查勘出凌云凤形影,已是在去雁荡途中。杜芳蘅当下匆匆带了佛门异宝赶去。那是一根降龙木,有人般高大,本是西方佛门比丘众尼心爱至宝,不知怎的落在她手。因她修为根基脆弱,只凭先师留下灵符护持,法力不足以将其缩小,且重量何只千万斤,平日只能深藏岛上洞中,日夕婆娑,才致淫思缭绕,为雷起龙所乘。此次知敌人犀利,拼耗法力,将其带去。背著比人体还高的一条粗木,栓挂著雷起龙的元神,万里迢迢往寻找见证,也真难为这圣母衷肠。

  凌云凤刚一停足雁荡之巅,杜芳蘅即已接踵而至,也不打话,便将降龙木祭起。那降龙木一出手,便升向空中,看去似一段枯木,忽地流旋数转,发出万道青色光霞,照天耀地,眉发皆碧,也不增大,就一发光华间,缓缓下降。云凤如非得崔五姑指引,必将神禹令放起。一个佛门至宝,一个上古奇珍,都是威力无穷,至刚互碰,势必反挫。二女都是依凭宝器,根基薄弱,定必双双亡魂。

  以柔济刚,云凤遵崔五姑所训,将所赐灵符一扬,扫出一片十来丈金霞,形似中裂覆壳,反朝罩下,在内安心静守。只听一片轰轰雷声,惊天动地,碎石横飞,烟火弥漫。半空上万道青色光华映射中的一段降龙木,两端弯翘有若船头,胀出蕈菌的护顶,下压金霞裂缝,揩擦团磨。

  内藏罩罅的云凤看似安祥,实则受到极大威力。只稍动弹,立即如顶泰山,差点金霞将被压破,忙照师传之法打坐,息虑澄神,调元运气,也难抵受那金霞下压之力,齐聚屄户,撞得耻阜似痛非痛,贯彻花芯,勾起云凤在白犀潭被阴魔严人英的强闯急插,刺激起那封闭了的识尘,冲击中枢神经,觉到屄穴花心俱皆剧痛,其疼更甚于刀刮,耳边响起狂嗥惨号,凄厉之音不下九幽冤魂。本来应是欲火燃窜,烧魂炼魄,焚化三尸元神,留下肉身依附降龙木,为当头棒喝作万古印证。

  可巧杜芳蘅不悉内中奥妙,不知是西方我佛降龙罗汉炼魔之宝,用之不得其法,只知莽撞,就是硬冲不入。见神木急切间伤不到云凤,更满面悲愤,再施展师传神雷在旁狂攻猛打。神雷轰不破金霞,其余震却抵销了降龙木的压力,而响彻云霄的声势贯入云凤耳识,却警醒云凤的神智,痛极阴闭,硬堵欲火。

  这贞操带金霞已被降龙木的青霞磨得剩下薄薄一层,眼看坚持不了多久,已抵不住电火横飞,沙石劲射的震激威力。光幢内的云凤受著内外交煎,已近魂离魄散,堕入幽冥。阴魔已得韩仙子心灵递讯,光射而至,见降龙木在杜芳蘅误用下,刚锐易折,木浆将爆,仍是两败俱伤,共竭元神。

  云凤其创患在屄,积残余的恐惧沉淀在灵台深处,应屌形引发而爆,冲击神经中枢的机能,是疯癫的因由。心病还须心药医,也必从屄穴醒来,方无后遗之患。降龙木本是由抽剥下的龙霸屌鞭炼成,能导泵出邪魔孽浆,归顺宁和,也能挥棒重击,喝返痴顽醒悟。载舟覆舟,看如何用法。杜芳蘅只得其后天法诀,蛮挥宝木,加深云凤的惶惧。

  导泵之功能属先天,熔入三尸元神,清刮灵台渣滓,也只先天真气才能动员龙屌内的元灵。只听振天价一声巨响,金霞已破震破,降龙木抵触云凤屄户。眼看裂体而闯,忽地异木化作一杵祥光,穿透云凤脊柱,盈注灵台,其万丈光芒透体可睹。

  痛是因修补细胞损伤而血聚过甚,压迫神经末梢而成。疏导后,是真痛快,痛然后更享快感,产生爆炸的高潮,非一般的淫肏可致。尤其甚者是蛮横高傲的女强人,终日因紧张自压而血气不畅,难以充血受屌,何来高潮。所以必须凶伐其身,激荡血气,就是被性虐待狂的起源,令高傲娇蛮之女投身被虐狂的臻境,留连终世。

  云凤初尝大欲,在强烈爆炸的高潮苏醒过来,已不知身在何处。经阴魔严人英作狮子吼,才醒悟韩仙子的告诫,怀著刻骨铭心的回味,慌忙遁走。其后更梦魂缭绕,不惜勇闯天外。

  杜芳蘅惊觉降龙木失控,还不甘失败,骄傲的师承令她目中无人,即使依附降龙木上的丈夫元神落入六贼收魂网内,尚摆出我就是神,我就是真理的盛气,喝命阴魔严人英向理性逻辑就范。却不知阴魔严人英前身深受权威迫害,叛逆成性,要向像这样的女人用暴力去报复,才会享有更高的快感,屌茎就兴奋得连衣著也撑得昂起来。

  降龙木中元灵也趋炎附势,叛主反噬,威力比受杜芳蘅操控更强劲越倍,岂是杜芳蘅这薄弱修为所能抵御。先天法质更非五行物质所能抗阻,降龙木的另一端也是均衡对称,旋回出一杵祥光贯透杜芳蘅脊柱,将弯弯的腰脊贯直。纤幼的腰腹凹陷了,更显得耻阜高隆,昂翘的杵端撬起了杜芳蘅的藏匿傲屄,若仙女献花,羞煞这自大的女强人。骄傲本来就是人的大罪,撒旦之所以被打落地狱便是因为骄傲!这也是杜芳蘅的最佳写照。

  杜芳蘅是个倔强的女人,宁死也不肯认输,猛一摇头,咬紧牙关,她使劲地甩了甩头,将长发甩到脑后。挣扎令衣襟蔽开,把她那雪白高耸的胸脯赤裸裸的展露出来。只见在那不著寸缕的酥胸上,两团高耸的乳球占据了整个视线,无持无托下,几乎没有下垂,结实、饱满,弧线圆妙。然而更加吸引阴魔严人英目光的却是杜芳蘅那两个赤裸浑圆鼓胀的奶球,在挣扎中颤巍抖动,彷佛有节奏感般的形成了独特韵律的摇晃起来,充满诱惑。

  随著动作的加剧,这两个圆滚滚的雪白奶子也震颤的越来越厉害,仿佛是在炫耀它的弹性和份量,甩出了一道道性感的抛物线,把阴魔严人英的眼睛都晃花了。双峰顶端那非常成熟诱人的淡褐色乳晕突起那对娇艳欲滴的珠圆乳头,极其挑逗的性感。半遮半掩的诱力更为强大,阴魔严人英的大脑还来不及发出命令,颤抖的双掌就自作主张的按了上去,一把握住了这对弹性惊人的肉团,软绵绵的滑不溜手,竟还险些从他的手掌中逃逸而出。

  急忙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的抓紧了乳峰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杜芳蘅的一声哀嚎更加速了阴魔严人英的动作,狠狠的扣住乳球,尽情的挤压。乳房的饱满鼓胀得真是超乎想象,十根手指已经撑到了极限,但也只能勉强的抓住大半个乳球,柔滑细腻的奶子又酥又软,托在手里沉甸甸的份量十足,任凭揉捏,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窝心触感。手掌一阵颤抖,彷佛有股电流自掌心通过,传遍了全身所有的血液细胞。

  几乎就在同一刹那,杜芳蘅身体像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又羞又气,恶狠狠地看著阴魔严人英,恨不得把阴魔严人英生撕了。表情集合了惊慌、恐惧和愤怒,不断的摇动身子,试图挣开魔掌。阴魔严人英面对她的抵抗,心情则是乐不可支,抓著杜芳蘅的乳房,不住地柔捏著。

  杜芳蘅的身体触电般地抖个不停,成熟的脸孔泛起诱人的桃红色,却是羞愤欲死,口中骂个不停。阴魔严人英荷荷怪笑著说:“美人儿,是不是很兴奋?看!奶头都竖起来了~~”

  杜芳蘅没有回答,咬紧牙关,不一让自已叫出来。阴魔严人英更兴奋得不能自持,使劲的揉捏著杜芳蘅胸前的双乳,十根指头深深的陷了进去,肆意的挤压著这两颗滚圆雪润的乳球,把它们塑造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杜芳蘅玉脸上满是羞怒的神情,美丽的杏眼在散乱的发鬓下,一动不动的盯著阴魔严人英,眼中满是复杂的神情,恨恨地道:“你这个臭东西,我不会放过你的!”

  表面凛然不可侵犯的姿态,却偏最能勾起男性的七情六欲。阴魔严人英盯著她的眼睛,微微一笑,顺手一撕。在〔啊!〕声惊呼中,杜芳蘅已是不著寸缕,神秘的私处已然纤毫毕露的展现出阴魔严人英的视线中。只见杜芳蘅的私处非常饱满丰隆,形约圆蛤,高耸峭拱在凝脂一样光滑柔软的大腿根部,漆黑的阴毛极其茂盛,蜷曲细长,十分浓密,整齐的覆盖著整个脐下腹部,甚至还蔓延到了雪白的股沟里,不仅把屄穴门户严严实实的遮挡住,更团成一个大圆球,高及半尺许,衬出了她那欺霜赛雪的白腻肌肤,带给人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屄形的优生泄尽了这恶女淫骨天生,却还装模作样,混充圣母。阴魔严人英心中涌起了狂躁的怒火!

  杜芳蘅见阴魔严人英紧紧地盯著自己的私处,羞得满脸通红,全身皮肤都变成绯红色,透射著一股妖异的美丽,完全没了往日那种冷艳、高傲。当阴魔严人英的手指挤入屄罅,抚弄著顶部那个凸起的部份,本来就很性感的肉体立刻有了反应,献出清醇的密汁,无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陌生的指头更深入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窄处,将它翻开。嫩肉被阳气丰盛的肌肤亵玩,屄谷中即已溪流泛滥,两片阴唇也肿胀扩大,修长的娇躯不受控制的直打著冷颤。

  阴魔严人英从肉洞里面拔出手指,指尖轻佻地沾起淫汁,展示著阴道的湿润程度。杜芳蘅羞愤难当,嘴里疾言厉色的痛斥,骂道:“你~~你这个无赖!下流胚!最无耻的恶棍~~”

  然后她看到了阴魔严人英眼中野兽般的的光芒,那是一种愤怒的光芒,一种疯狂的光芒。男人的本能和野性被这女人的毒骂触怒了,露出了他那肮脏的性器。粗长的魔屌就像一条弯弯的蕉茎,充了血的龟头鲜红微白,炙热,坚挺,粗大,雄厚结实而且青筋暴露,龟头更巨大得宛如婴儿的头颅。

  杜芳蘅大吃一惊。哇,天啊!如此巨大得恐怖,更是感到脸庞像是火烫一样羞红,尖声叫道:“阴魔严人英,你想干什么?”

  “肏你!”阴魔严人英恶狠狠地回答。

  杜芳蘅一下怔住了。她想不到阴魔严人英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字眼,被杀气腾腾的眼神吓住了,一脸不知所措,拼命地摆著头,长发不住地摇晃著,本能的夹紧著一双美腿,两个圆圆的膝盖轻轻的相互摩擦,声音嘎然而止。

  “继续骂呀!怎么不骂了?”阴魔严人英的怒火与欲火一起翻滚了上来,恶狠狠地诅咒著,所有想的到的下流话都从牙缝里迸射而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权力感从潜意识里悄悄的泛了上来,在此刻源源不断的贯入的心灵中。邪恶的魔性已经完全爆发,将向著黑暗的一面越滑越远。

  “不要啊……”杜芳蘅呼吸粗重,“叫我以后要怎么~~怎么面对起龙?”

  雷起龙看著发生的一切,见到妻子神秘的三角区地带也已经尽入色魔的掌中,更是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已经不停的冒汗,难道妻子的圣洁身体就这样给这魔鬼糟蹋去?难道就这样让他糟蹋妻子那脆弱的心灵。此时他的心里又是紧张,害怕,又是好奇。他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屌茎,更不敢想象一会儿它是怎样进入妻子那狭窄敏感的屄穴内。她的反应又会是怎样的呢?他又害怕如此巨大的东西妻子会承受不了。

  “不,不可以这样!”雷起龙咬紧双唇,从心里呐喊。知道杜芳蘅是如此的保守,女人的贞洁观念在她的脑海里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她是绝对不可能接受另一个男人。

  无奈杜芳蘅虽然还在坚持著,已显得无能为力,被轻轻一掰便两腿分开,露出了神秘的女性地带。所有的藩篱都已被摧毁了,赤裸裸的陌生屌茎直接攻击杜芳蘅那同样赤裸裸的屄户。龟头的尖端已经穿越浓密的黑丛林,顶压在杜芳蘅那已成开放的阴唇上,无耻地撩拨著杜芳蘅的纯洁屄罅,紧压在水汪汪的屄洞口上磨碾,阴户内已经泌出了淫水。阴核还没被碰到就开始勃起。珍珠般阴蒂经粗大的龟头压挤摩擦,化成热汤的淫汁,沿著陌生的龟头的表面流下。腿丫更是已湿的一塌糊涂,不断有晶莹的露珠渗出。杜芳蘅紧咬下唇,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似地燃烧著,拼命想切断由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心中暗里呼噜:“这不是应该有的反应啊!”

  雷起龙看到陌生的男人躺在裸露的娇妻肉体上,露出狰狞的性具,巨大的龟头也膨胀到可怕的程度,正朝著妻子跨间那片浓密乌丝覆盖著的狭窄幽罅间推进,尽情地品享著自己娇妻那少女般紧窄的肉洞口紧紧压挤那粗大龟头得来的快感。雷起龙感到自己的男性自尊被无情的践踏,竟遭到这样猥亵的屈辱,握起了拳头,不住的愤怒吼叫著,即使如此仍无法表达内心的羞愤与绝望。

  杜芳蘅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看见雷起龙正用一种焦虑、疑惑、迷茫的眼神看著自己,身子僵了一下,想到自己的丈夫是怎样深爱著自己,内心深处暗自发出惨叫:“不!不能让他在靠近,不能再让他再碰到自己清白的身体,更不能让他夺去自己的圣洁贞操。”

  接著又是更为猛烈的反抗,猛烈地扭动臀部,要闪避那对重要部位的攻击,但很快动作便渐渐地慢了下来。一方面,阴唇被粗大的龟头紧紧压住不放,因为她的剧烈扭动而不断的摩擦龟头,给了阴魔严人英更大的快感,反而激起更强劲的冲击,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压挤著杜芳蘅的贞洁门扉,磨擦出电殛般的快感,丝丝缕缕的串过杜芳蘅脊髓,令腰肢酥软得扭不动了,淫汁更被迫涌出,滋润了逼压的龟头。另一方面,雷起龙在六贼收魂网内的吼叫,激出妖网的鬼火,烧得雷起龙元神扭曲拧弯,吼叫转为惨号。

  杜芳蘅看见自己的丈夫沮丧的卷缩在六贼收魂网中,悄悄的闭上了眼睛,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里渗透出来,防卫也接近崩溃的边缘,已经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挡悍屌的入侵。杜芳蘅就像一棵娇嫩的小草,等待著暴风雨的袭击。

  粗大炙热的龟头徐徐迈进,突破防线,挤开那娇嫩的两片阴唇,驻入那早已是泥泞的纯洁幽谷当中。贞洁的阴唇已经屈辱地雌服于陌生男人的粗大屌茎,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再因屄谷紧窄,造成紧箍著入侵的硕大龟头,使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著龟头的紧贴摩擦,给不住地脉动鼓胀的魔屌尽情地品味著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

  雷起龙看著粗大的龟头慢慢的撑开妻子的屄口成为巨圈,消失入那狭窄私处,深深插入杜芳蘅从未向爱人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开放的贞洁屄洞,那只属于他的私人方寸之地已落入他人之手,那只为他提供私人服务的场所此刻也被迫为别人提供著同样的服务,感到丝丝的绝望,在心里呐喊著,“芳蘅,不要!快停止!

  ”却不敢将自己心里最想说的话叫喊出来。

  成熟美丽的人妻狼狈地咬著牙,尽量压下粗重的呼吸,可是纯洁的嫩肉无知地夹紧侵入者,逃避不了那甜美的冲击,噩梦仍在继续。丑恶的龟头挤迫嫩肉,陌生的棱角和迫力无比鲜明,甚至已经感觉到整个龟头的形状,比起龙的龟头粗大得多。当一想到起龙的时候,杜芳蘅那接近迷幻的神智顿时清醒了少许。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的心里呐喊了出来,“不!不可以就这样失贞给他。那种膨胀、发烫、甜蜜和疯狂的感觉只能属于自己的爱人,不能背叛起龙。”

  但粗大的龟头挤进那已经被淫液滋润得非常润滑得的屄洞中,慢慢地在杜芳蘅的阴唇内滑动。贞洁的阴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挤刺,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蜜汁。美丽圣洁、高贵清纯的仙子羞不可抑,晕红著绝色丽靥,对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电击般刺激,却在挣扎著、反抗著,真希望自己立时就可以晕厥过去,然而不知为什么偏偏自己很清醒。

  面对著排山倒海而来的肉欲,那红嫩的唇瓣敏感得要命,杜芳蘅显然已经招架不住。但一想到是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逼迫,就让她羞得全身发热,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丈夫,羞辱和被虐的感觉狂乱的摧残著大脑。对不起丈夫的愧疚感从心中扩散开来,难过的感觉使她周身盗汗、连头皮也开始发麻了,没有勇气抬起头,不断控制自己官能上的刺激,垂著泪珠,像条死鱼的软巴巴,任魔鬼一寸一寸剥开自己的胴体。

  想到丈夫正看著自己的肉体被玷污,使杜芳蘅忍不住痛哀,更羞辱地发觉,自己紧窄的阴道更加收缩得厉害,将深深插入自己屄内的陌生肉屌不自主地愈挟愈紧,浑身不断的轻轻抽搐,内心却呐喊著:“不!……不要这样……”

  虽然克制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却不能阻止身体的反应,死命地咬著嘴唇压抑住喉咙深处的闷绝,令窄小屄穴的阵阵收缩更加强劲,觉到那深入屄内的肉茎又更为火热,磨出强烈的酸麻。

  阴魔严人英看著这个原本高傲、不可一世的女人在自己的身下的怯样,心中分外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纵声大笑道:“杜芳蘅,你看看你湿成什么样子!你这个淫妇是不是很受不了?就让老子来满足你吧!”

  说著,阴魔严人英大吼一声,腰身突然向前猛挺,将那根发烫而又硬若镔铁的魔屌笔直地往杜芳蘅泛滥多汁的屄道内最深处凶悍地贯插入去,齐根没入杜芳蘅的屄道,重重地顶到她体内深处那幽微暗藏的花芯。只听杜芳蘅“啊!”的一声尖叫,神情似悲又苦,修长圆润的双腿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蜷曲并拢向上蹬踹,连眼角都迸出了泪珠,一头濡湿而散乱的长发随著狂乱摇摆的脑袋披散翻飞,看起来真是受不了。

  阴魔严人英感觉到龟头顶开了一圈圈的密实嫩肉,陷进了温暖湿润的包围里,压挤到最深的部位,享用著杜芳蘅羞耻的秘处,像要压榨出杜芳蘅酥酥麻麻的触感。杜芳蘅拼命地压抑几乎要冲出口的喊叫声,火辣辣的性感令她有点昏昏然,体温急剧升高,喉咙发干,还在拼命地挣扎著,喉咙深处发出几乎听不到的祈求:“啊……不要……”

  阴魔严人英深吸一口气,又是几下重击。每次杜芳蘅都只觉酥、麻、酸、痒、痛五味杂陈。那种奇妙的感觉,酣爽畅快简直使压抑著的情欲快要爆发,已几近崩溃,心里却不停的挣扎著,很不愿意扭动贞节的粉臀,只是不再抵抗,静静的任由这小淫魔恣意的抽送。

  阴魔严人英一边恣意地体味著自己粗大的龟头深插入杜芳蘅那宛如处女般紧窄的蜜洞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著杜芳蘅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著这矜持端庄的女性贞操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增加性感和亢奋。

  “肏死你!肏死你!”阴魔严人英粗暴地喊著,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屌茎去,疯狂撞击起来。那种狂插猛抽、次次长驱直入、深深地插进娇小紧窄的阴道深处,下下直捣黄龙的凶狠与残暴,马上使杜芳蘅被干得呲牙咧嘴,火辣辣的撑裂感由下体传出。巨大的屌茎根已经把屄穴扩展到了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