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53(1/2)

加入书签

  第百五十一节嫩屄有价

  幻波池内,艳尸面对这些品类不齐的左道中人,十九看不起,天性又复乖戾孤刻,因自负奇美之质,喜欢炫弄美色颠倒众生,仗著美艳妖媚的惯伎,以权诈惑人,使人人甘为己死,引为得意。天性如此奇特,只要有新来的,必定技痒,略使出一点浅笑轻颦,柔情软语,欲试验天下有没有连自己这等奇艳的尤物,都会见了不动心的?这一卖弄风情,新旧之间足生疑忌,便不再加挑拨,也必妒忿成仇。艳尸再是忍不住,使出媚惑惯伎,微一蛊惑,争杀便起。偶然见了厌恶,即立起杀机,任性行事。

  又以禁闭洞中多年,忿郁不伸,不能容众洽谐,每使毒计离间,令这些见色迷心的蠢物互相火并残杀,以遂自己天生好杀的习性,非此不能快意出气。事后回想,也自后悔作得太过。这些蠢物,好歹总是为己效命而来,纵使不设计笼络,假以词色,也何苦为一时心意之快,恩爱成仇,以怨报德?因是运数将终,竟没打定一个切实主意。对静琼谷诸人不肯加害,乃是受阴魔冯吾愚弄,潜意识有著根深蒂固更无法解释的顾忌,不特严嘱诸妖党不许生事,连出洞门也在禁止之列,否则静琼谷诸人早已一个也难幸免。

  艳尸自经阴魔冯吾施放元阳以「灵热法」畅通积淤,深入元神室内炼神,印入了救世主的心识,认为是一切经过俱是圣姑有意恐吓,使己悔惧回头,到了紧要关头,或是仇人忽然改变,慈悲怜悯,出现生机。却因阴魔冯吾淫肏施法之际,易静的骚扰令阴魔冯吾分心,未竟全功,未能全面抓牢了艳尸神识。艳尸意识中又恐圣姑不允,恶孽难消,觉得留著这些得力妖党,到底也多一层指望。或许命中有救,人定胜天,凭著玄功变化,到时兴许能够出困逃走。

  其实正邪不能并立,成败关头,岂是可以双管齐下,取巧得的?援手的若是正教中的高人,才有指望。但双方无异水火,法力次的无用,法力高的只有为敌,决不会为艳尸所用。艳尸自己又不能出外物色,更无从下手。

  可是经此一来,艳尸还是凶焰大减,虽未遣散众妖党,但知如大举勾结许多同党,不特无什益处,并还要用心机延款笼络,多劳神智,延误修炼。早前张扬太过,风声越闹越大,一个个呼朋引类。来的人表面好意相助,实则涎她美色,除却一二人外,俱是徒负虚声,多是意图侥幸,并无真实法力。艳尸心中害怕人来多了,反将风声闹大,来人修炼多年才到今日,煞非容易,恶孽也多,反而引起各正教中仇敌嫉视,前来作梗,无益有损。加以妖党妒念特重,互相妒忌,时起争杀,害得左右为难。

  眼前这些丑恶同党,只是仗他出力相助,到时全要舍去。对方大欲未遂,若见自己事成远隐,心必不甘,一任如何工于媚惑,其势不能逐个玩弄于股掌之上,再要尝到一点甜头,益发难舍,必也苦苦寻仇。人数如多,法力又均高强,多抱著人宝两得的大欲而来,心性又多恶辣凶淫,必难全数用计杀死,稍现破绽,必生内叛。此时勾结人多,异日强敌也众,越想越不是法。认为人少自可操纵自如,死活由心。

  几经查考,只有两人可以助她脱困,加上自己共是三人。她也无所专注,只要谁的功劳最大,亲手救她出险的,便不惜带了仇人遗宝藏珍委身相从。因此非但不再分遣原有妖党四出勾结,更将洞口法台撤去,紧闭洞门。余下诸同党,个个厉害,无如为妖尸媚惑侮弄已惯,妖尸又惯于擒纵诱逗,看出对方神情不对,稍使出一点柔声媚态,浅笑轻颦,一个个重又心神恍惚,惟恐不得她的欢心,哪还敢有二意。妖气全吃行法隐去,不露一毫形迹,幻波池洞门已复原状。

  就对于闻风来投的人,也各斟酌来历情势和法力高下,或是放出难题使其知难而退,或是闭门不纳,只能隔洞答话,再向婉言谢绝的假说圣姑禁法日前突又发动,无法攻入。哭诉圣姑法力厉害,多少人为救自己丧命,悲愤已极,为防同道再蹈前辙,惟恐引火烧身,误人误己,只好拼著再受苦些年,不到十二分有把握时,任是谁来也不敢延纳了。只等二三年后,心神全脱禁制,快出困时,尚有一个生死关头,那时却极需人相助,请其到了时机再来。来人连洞门也无法走进,自然息念而去。

  有的不听劝阻,试破洞中禁制,往往送命;即使幸逃一死,也重伤内愧而去;有的自觉不行,推说回山炼法,知难而退。有的还在腼颜逗留,如是法力较高,而又命人延请而来不便坚拒的,便延入洞内。使出媚惑惯伎,激使试险破法,消灭在五遁禁制之中,形神俱灭。以免来往频繁,呼朋引类,多生枝节。

  不久风声传出,一干妖邪知道艰难,一洞之隔好比咫尺天涯,不比以前随意出入,不问事之成否,先可一亲美人颜色,饱点眼福,生一点妄想。继见好几个厉害同道全都葬送在内,多半胆怯。贪念虽非全消,仍在打著主意,如无胜算,谁也不肯以身临险了。

  艳尸改进为退,谨守待时,外来妖党渐渐绝迹。迥非与妖党勾结时那等兴妖作怪,气势猖狂。却引来了魔宫的干预。

  当日毒手天君曾传乃师轩辕老怪之命,说幻波池虽占著洞中地利,但据近日所闻,百余年工夫,各正教日益昌明,能手辈出,与前大不相同,声势异常强盛,何可轻视?有他锐身自任为后援,到了事急之际,连乃师轩辕老怪也可为用,可保幻波池无恙。但是此人妒念奇重,法力又高,人又凶横毒辣,未遭劫以前曾尝过他的滋味。

  当年如非己恋的人是于他有恩的至友,几乎被他强占了去。一落彼手,便被独霸,立成禁脔,休想与别人交合。自己水性杨花,见异思迁,无论多么合意的情人,也不能将心缩住,遇上别的美男美质,决不放过,本就难耐。何况此人生相丑恶无比,别的多好也觉难堪。与其被他霸占,千百年日与丑鬼相对无欢,不如还是谨小慎微,相机应付,不把事情闹大。一经脱困,便可为所欲为。不到万分水穷山尽,大难临头,难于避免之时,实实不愿招惹。

  上半年毒手天君自行投到,艳尸好容易用些心机,经金神君歪弄修罗魔法罅隙,激得他一气而走。池中大权遂为许飞娘把持,挟外侮自重,回避魔宫干涉,惹得魔宫冷箭纷击,铁面小丑更谐谑之为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招许飞娘上京面训。

  作为极乐童子的宠儿,许飞娘为魔宫所接受,只是魔宫为平稳过渡的权宜之策。许飞娘却自负为身系蜀山安危,狂妄自大,高唱蜀山良心,牢结狩袋党以霸占要津,企图筑据独立王国,迫走毒手天君,独揽大权。各自为招朋引类,一切争拗、矛盾与分化,或明或暗都有许飞娘的影子。于铁蓑道人的善信调查风波中,许飞娘在事件之初,就对毒手天君施压,要清君则,驱逐老公公。所以能如此猖狂,实是极乐童子撤退前的安排,行政人事俱列入她的权限之下。

  党于权也必没于权。魔宫怯于灵峤宫的每事问,不便动她,却以外围包抄内点,推行头目问责,架空许飞娘。赤霞神君丙融就是为此衔命匆匆赶来,力数玉娘子胆小怕事,吹捧毒手天君,刹那间将许飞娘的法力封锁,引致同僚分化,转攀高枝,逼得许飞娘仓皇出走。

  这妖人乃昔年长眉师祖飞升前三月所诛中条山六妖仙之漏网之鱼,邪法高强,五官尤为灵敏,最善察听闻嗅敌人踪迹,多高明的隐形法,只要在二三十步之内,立被警觉。此来专为督导魔徒祭炼异参条法,要绕过小修罗符□,直接破入善信洞府,大肆搜掠,架空修罗修士。

  异参条法修成,对静琼谷极为不利。阴魔自然难以放弃基地,已尾随赤霞神君丙融潜隐而至,心声传讯,播弄艳尸。无奈池中旧妖多已转态,总不能在池中起衅。筹划借刀杀人之策,莫如利用易静,以上官红为导引。

  上官红自经淫肏,宣泄了过剩的玉实精华,绿毛脱尽,回复羊脂白玉后,日夕缅怀阴魔冯吾,以不能奉献受肏为憾,常于功课修毕,必到溪涧淋浴,顾影自怜。挺凸丰盈的酥胸吹弹得破,在呼吸中一起一伏,娇美诱人。少女含苞待放,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紧凑,无虎狼年华的松弛。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收束中窄,更是柔软曼妙,凹凸玲珑,显现出柔和的温馨美感,可堪婉转承欢,无徐娘半老之粗硬,凶悍肉搏。晶莹剔透的双峰经过溪水洗礼,沾著的水珠从滑不溜手的乳房上若一颗颗珍珠般滴落,滑向美丽的肚脐,流过平坦的小腹,最后滋润了乌亮的春草。

  这美妙的胴体等待浇灌滋润,莫使春尽红颜老,花落成泥两依依。思春的情怀令体内欲火越烧越旺,不禁伸出玉手轻抚了一下那轻颤不已的乳头,一股酥麻从乳蒂处窜起,直奔脑门,那舒爽的感觉令玉指不得不继续,触摸著麻痒的乳蒂,摸得乳蒂越发胀大,呈现出晕红的颜色。

  情欲激动,感到自己的下面一片湿热,一缕淫津缓缓地从娇媚的嫩穴渗出来。少女青春总是优胜,高高隆起的耻阜,弹性奇佳,于玉腿擘开,两片大阴唇仍是紧掩门扉,护庇小阴唇,不若虎狼年华的淫妇,纵是夹实腿根,也为小阴唇挣露片段,倚门卖俏。更有风霜多遭,疲于胀缩而失却弹性,成干焦硬黑,若死牛之肺。稍擘腿开,大阴唇也启户迎宾,推出那深红的小阴唇,若张露血盘大口,噬意森森,裸现三尺垂涎。

  上官红有若著魔的伸出青葱玉指,压上了自己的阴唇,忽轻忽重的在嫩穴上滑动著。一股更加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击中脑门,使得眼前一阵金星飞舞,娇哼著「啊~啊~」喘息,两脚发软,手指也渐渐迈入阴唇,压上阴蒂,激动的淘弄,显现出情欲难耐的神态,渴望著大肉屌的搔痒,渴望恣意的蹂躏,渴望淋漓的满足,回味著那温柔之中的勇猛,填塞了心理的空虚和寂寞,留住哪湿漉漉的了大量淫津。体内涌起的热潮越发的强烈,香腮泛起情欲的红潮。编贝般的玉齿轻咬著鲜艳的樱唇,情动时的女性美感,直荡入寻来的阴魔冯吾的心灵。

  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含酝著妩媚风情,幽怨地看著面前现身的阴魔冯吾,混杂著饥渴与克制,羞赧与放浪。娇羞模样引出个郎遐思,使得那胯下的魔屌也识温柔,少却那种狰狞恶态,祥和的蠢蠢欲动,发热发烫。上官红看到阴魔冯吾发直的眼光,肆无忌惮并充满侵略性的在自己酥胸玉腿间巡视,回想起那初夜的疯狂,不禁涨红了脸、娇羞万分,腰肢无力的扭拧不安,变得更生动、更添吸引。

  凹凸有致、曲线纤秀柔美的胴呈现在阴魔冯吾的眼前,丰满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嫩白酥胸因大口喘息,形成诱人的波浪。人就是心理影响生理,尤其是在自己有些遐想、有些依恋的时候,单单是那眼光扫向那里,那一处便似热得厉害,像要溶化似的。矜持的羞涩使丰满的胸部上下起伏,带动漫妙无比的动人曲线和深深的乳沟,诱惑无比。阴魔冯吾虽然身在微凉的池中,胯下的魔屌还是被这难得的春光引诱得一阵发热。

  感觉到阴魔冯吾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自己裸露的胴体无所不在的侵犯,上官红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低垂螓首,含蓄却又难掩雀跃地道:「你还没看够吗?怎么这样看人。」

  此时无声胜有声,阴魔冯吾左手紧搂著全身乏力、赤裸滚烫的上官红,右手抚握住那柔软坚挺的右乳,轻而不急地揉捏著,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人血脉贲张。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那傲挺的玉峰峰顶,夹住那情动涨大的乳头,旋揉轻抚捻压,温柔地轻捏细揉。

  上官红被情郎的大手摸到那敏感的乳尖,传来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遭虫噬,阵阵悸动。那强而有力的触摸带来的刺激感,比起自己的爱抚真是美妙得多,男女相吸就是多了一分触电的感觉。一阵一阵电流令全身酥麻,通体舒畅,一颗心给提到了胸口,忍不住嗯哼出一声声令人出醉人柔腻的销魂的呻吟。

  但又知道这是敌人情夫,只能偷偷摸摸,却又夹杂著难以言喻的快感。这些复杂的情绪纠缠萦绕,反而增强了她的情欲,遐思之中,心中一荡,私密处微微传来一阵湿热,只觉得全身火辣辣的发热淫水。娇靥潮红,为了掩饰此一时刻的羞人模样,只能「嗯!」的一声,一动也不敢动,全身娇软无力,全赖阴魔冯吾搂个结实,才不致瘫软水下。

  沉溺在爱恋缠绵中,上官红的脑海开始晕眩,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陌生却又期待盼望已久,是羞,是喜,已分不清楚,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脑中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下体。羞人的私处终遭入侵,陶醉在温柔触摸下,心慌意乱的上官红也反射性的躬起身子,紧拼著那浑圆修长的双腿,口中发出了充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紧闭秀眸,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偏偏柔软阴阜上手指更在花瓣上熟练的律动著,淫水从沟壑里涔涔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

  阴魔冯吾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阴唇,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甫一插入已使她全身酥麻,一直想在阴魔冯吾面前保持端庄形象的上官红整个崩溃,反应激烈的甩动皓首、扭动娇躯,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喔~」

  两个赤裸的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官能刺激使她兴奋中带著羞惭与期待。随著阴魔冯吾的手指揉挖,湿润中开放的秘穴放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以下体为中心扩散到全身,一股股热浪从下体传导上来,随著连声娇吟,阵阵淫水从诱人的嫩穴激流而出。那一阵阵酥麻难当的感觉使上官红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口中娇喘吁吁,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舔舐著微张的樱唇,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浑圆匀称的修长美腿不再紧闭,不自觉地迎合著情郎的抚弄。源源不绝的肉欲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她的理智,终于下体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

  上官红饥渴已久的欲念强烈反扑,再也忍不住高涨的淫思,仰起头来,大口喘气,含羞带怯,全身潮红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似嗔似怨地白他一眼,眼神里充满了狂炽的欲,娇靥绯红、妩媚含羞。这种眼神比什么春药都有效,阴魔冯吾也被挑拨得欲焰焚身,加上醉人的气息,一股火热立时从小腹处蔓延开来,又粗又硬的高翘的肉棒,威风凛凛勃起硬挺,紧顶在自己柔软的小腹上在洞口轻轻来回摩擦著,小腹传来一阵阵异物顶触那颗红润的阴核,一波又一波的销魂刺激不断涌上,羞人的淫液不堪刺激,不断涌出。阴魔冯吾粗大的阳具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娇嫩充满弹性的肉洞虽然泛滥湿热,但缝窄洞紧,禁不起这突来的凶猛侵袭,秀眉紧蹙,泪水横流,发出「啊~」声哀鸣,娇弱有如风中的细柳。

  硬挺的大肉棒应声停在上官红湿热温软的屄洞里,不再抽动,静侯她逐渐适应。在情郎的轻怜蜜爱下,些许的疼痛逐渐消去,羞涩难堪的静默中,下体处那粗大火热、硬中带劲的魔屌传来满涨的充实感和阵阵酥麻,迷蒙的泪眼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那销魂快感挑起性欲春情,嘤咛一声,不觉扭了扭腰臀,享受肉棒和蜜穴摩擦所带来的酥麻快感。这时的她有如一朵任人娇花,羞涩柔弱,却又渴望甘霖滋润。

  情欲像火般的沸腾著。在阴魔冯吾磨来蹭去、缓抽轻送的挑拨下,迷人的胴体激烈的扭动著,鲜红欲滴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令人迷醉的声音。尝到了鱼水之欢,禁不住阴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地呻吟著,既痛苦又舒畅的美妙快感让她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轻点~~啊~~~喔~~」

  少女的屄膣究竟是娇嫩得多,比徐娘老肉的感应敏锐,血脉更畅通,舒缓迅速,于高潮中,也不若虎狼年华的容易叫生叫死以舒压。不过上官红仍时脑海一片空白,除了体会那一种令人酸酥欲死、晕眩欲绝的肉欲快感外,再也想不到其它。

  那少女的紧窄,于每一下抽插都把魔屌夹磨得十分舒服,加上那一声声的呻吟、一声声的求饶,更激使阴魔冯吾无比兴奋。逗弄下,上官红白玉凝脂般的玉体滚烫了起来,双颊泛红、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著,完全陶醉在男欢女爱的肉体快感中,高举曲起的双腿紧紧地勾住阴魔冯吾的脊背,不住地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阴魔冯吾的身躯。

  娇美坚挺的乳头,随著他的猛烈抽动不断地摩擦著他赤裸的胸肌,无可抵御的快感占据她所有的心灵,使她不断迎合,声声销魂蚀骨的大声喘气,只觉得屄户被插得火热,眼冒金星,魂消魄散,一次又一次的在欲海狂涛中起起落落。极度快感在四肢百骸到处流窜,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肉洞之中一阵痉挛全身猛烈颤抖,一股阴精像泉水般地激喷了出来,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

  泄身之后,上官红整个娇躯瘫软下来,酥软无力的身躯瘫倒在阴魔冯吾的怀里,但是四肢仍似八瓜鱼般紧紧的把阴魔冯吾缠著,让他的魔屌留在自己的屄户里,小鸟依人地蜷缩在男人热情如火的怀抱中,星眸微启,嘴角含春轻嗯一声,语气中饱含无限的满足与娇媚,深深沉醉在高潮余韵的无比舒适里。高潮后的脸颊显得那么的娇艳欲滴,美眸中满是狂风暴雨后的甜蜜余韵,插在肉洞里的阳具还是硬梆梆的,无论是肉体还是芳心都被它征服得服服帖帖,又是自怜又是求爱的轻声说道:“哎!你这个害人精,一次又一次让人家害羞受窘,你这个大坏蛋!害死人了,人家怕再也离不开你了。”

  听了爱的宣言,当然假作关心,告知赤霞神君丙融底细,教以一套说法,引易静注意。然后表现柔情蜜意,作大局为重,忍痛生离,不过也戏假情真。尝过少女的如诗情怀,心灵上的享受,比诸于虎狼年华的徐娘的狂搏,激烈则有之,留下的却是无限的空虚。

  第百五十二节前因作祟

  这日正当月夜,易静、癞姑、李英琼自从陷空岛回来,不觉已一晃经年,师徒数人每日照道书勤习。英琼这蟒精空负千年道行,进境却平平无奇,才屈居三女之末。究其竟,就是无自知之明。蟒精虽然转了人身,唯是基因变不了,修人身经典,有如东施效颦,阻碍进程。必需顺其外而应其内,那取舍自然有别,其效果如划鬼脚,终点现天渊之别。

  阴魔先天法身,无影无形,稍给英琼引气过脉,英琼即时灵悟,一旦豁然贯通,启动奇厚的天赋,进境神速已极,元婴已渐成长,不由喜出望外,用功不肯停歇。癞姑见英琼吐纳正纯,知是大有精进,出人意表,恐召魔头,不放心走开,也在侧守候不去,忽略了易静。易静无癞姑的火宅并肩感情,更因初入幻波池时,开鼎取宝,给英琼扫了面皮,心上难免芥蒂,自然缺乏癞姑那种殷切情怀,心思转向暗中考查上官红言行,隐身出洞。

  阴魔正合心意,心灵传讯上官红依本子办事。易静见上官红与袁星昵身密语,更觉离奇,于是潜走向一兽一人身侧,施展天视地听。听得有说神雕不时空中飞翔,常有发现,这半年多,池中先来的妖人一个也未见上来。因受阴魔警告,有意隐而不报,更告诫袁星、上官红。今日来的妖人与往日的不同,破空之声甚是尖厉。那些一到即去的妖人,功力多半不大高明;凡是入而不出的,多非庸手。上官红来此山较早,知当初有妖人住在这崖顶石洞以内,认出是来人是同一来历家数,忧心妖人寻来,见全谷设有禁制,引了池中妖党来犯。

  易静才知受尽隐瞒,与其等妖人寻上门来,不如径往池中探看一回,便隐形飞到幻波池旁,侧耳一听,那树叶底下的飞瀑流泉,本来是静悄悄地听不到一点泉声,这时竟喧如沸潮。易静心中奇怪,情知有异,忍不住行法开池,将中心树叶揭开了些一看,见到由上到下竟是一个空洞,水已涓滴不流,以前接受上面飞堕数百丈柱的池底中心深潭突突往上冒水,越冒越高。深潭与池底洞府相通,幻波池灵泉本是上下循环,升降喷射,周而复始,终古不息。那是赤霞神君已能借用水遁强操法力,压阻环池一圈泉眼中的泉水断流。

  那赤霞神君丙融为艳尸媚笑所惑。艳尸不住卖弄风情,说池中敌人可虑,请代出力除去说时,语多激将。当时赤霞神君丙融只觉她玉艳花娇,吹气如兰,意蜜情热,令人心醉,还觉玉娘子禁闭多年,胆小过虑,与以前所闻行径,大不相同,满拟手到功成,为博取欢心,向玉娘子夸下海口。等到结坛炼法,却为乐真人留极下的基本仙网所拒,有风雷之禁。

  艳尸再把臂叮咛,说为免灵峤宫以两制受扰作借口而干涉,唆摆赤霞神君留下原身,改由洞中水道遁出。赤霞神君一时为她艳色所惑,几难自持,言无不从,只顾求功讨好,没有觉察其中窍要。元神为真气所聚,非后天五行所能遮挡,是以强凌弱的善法,不露痕迹。无奈只是摹拟先天真气,易被渗透反制,给卖了还懵懂无知,至死不悟。

  妖人运用元神飞出,并以暗紫色妖光护身,以防敌人隐形暗算。一出洞口,便面对在悬空水池中的五千万虾蟆游□示威,翻出浪涛一线。如此疥癣之疾,实是闹剧,不知死活,只能搏个茶余饭后的笑料。妖人隔绝环池泉水,那五千万虾蟆就只能在池底水柱,浪荡波昂一番后,即要自动匿迹,若无外敌喧染,则世无所知,更无发生过的遗痕。

  可是幻波池为宇内群仙触目,必闹成仙界笑话。赤霞神君恼羞成怒,要寻代罪羔羊,用鼻乱嗅,觉出有异,嗅出易静已经飞到池旁窥视,隐形神妙,正好是栽赃入反螽乱讲份子身上。

  猛听哗的一声,水花四下飞溅,水柱倏地裂开,飞起一幢暗紫色的光华,其势甚疾,晃眼便冲飞上地面。易静看见那玄光中裹定一个相貌古怪的道装妖人,能令泉水激射不出,可知妖人纵然未成气候,也是相差无几。妖人已经飞到池旁,见池中树叶无故揭起,觉出有异,上来便往四下张望,用鼻乱嗅。最后目光注定静琼谷一面,满脸狞怒之色。

  易静料知妖人必往静琼谷寻仇,便先飞到往静琼谷的中途岭脊上,施用法力,把那方圆百余丈的地面下了禁制,欲等妖人走过时突起发难。妖人也随后追到,易静立即发动埋伏。二人斗法己相持有刻许工夫,易静偶然发觉妖人只用飞叉迎战,那幢暗紫色妖光始终紧紧笼罩全身,不曾飞起御敌。定睛仔细一看,竟是元神化身,已是立于不败之地,远胜自己的元婴炼成法体,却不知禁制中混入了阴魔的先天真气,妖人元神施展不开。

  丙融一面施展自炼赤阴飞叉迎敌,一面心中嘀咕。这时遇敌,才想起艳尸的一切言动多半可疑。猛想起:“久闻同道中言,玉娘子貌比花娇,心同蛇蝎,这匹马最不好骑。休说犯了她恶,便是平日枕席男宠,稍微拂了她意,立有杀身灭神之祸。只因她乃旷代尤物,人间奇艳,相与的人尽管引死者为殷鉴,存有戒心,仍是一见便为所迷,再一交合,更是甘死无悔。自己先还暗笑以前受她祸害的人枉自修道多年,竟会受其愚弄,死无怨悔,心中不解;哪知自己见了玉娘子以后,偏生迷恋。此女口蜜腹剑,阴毒淫凶,有名尤物祸水,什事都做得出,莫要中了她的道儿,把自己数百年苦炼之功断送她手。”

  丙融越想越生疑虑,心中却又不舍,以玉娘子现正需人之际,如是料错,便是在一个峨眉后辈女弟子手下败逃回去,岂不扫了颜面,被其轻视?深悔适才过于轻率,太无城府;来时又太情急,没先查探出仇敌深浅虚实,引出麻烦。否则,洞中无人,正好亲近,即便有什禁忌不能交合,至少可倾吐情慷,为异日地步;并可相机下手,先取藏珍,多么得计。如今大言已发,闹得不胜难归,真个蠢极。正在进退两难,悔虑交集,有心回去,偏生对方是个劲敌,脱身虽是不难,要想取胜却非容易。终是不耐烦,将随身至宝内中一件名为天瘟球的,当先发出。

  易静忽见妖人发出一团栲栳大的黄光,知道所炼法宝俱是暗赤颜色,宝名也冠以赤字。内有五件独门散瘟之宝却是黄色,乃是瘟疫奇毒之气炼成,奇毒无比,无论仙凡,稍微沾上,不死必伤。自己元婴之体虽然不怕,却也不可大意,即把手中牟尼散光丸发出。紧跟著,妖人右肩摇处,身佩红蛟剪电掣而出,剪尾化作两道暗赤色的朱虹,势疾如电,甚是神速。易静尚幸法宝早藏在手内,灭魔弹月弩相继朝红光迎去。同时回手要取六阳神火鉴,待将妖人元神罩住,以免逃遁。不料取宝稍晚,一瞬间天瘟球到了空中,便不去撞它,也要自行炸裂,牟尼散光丸一撞,立化为一片极浓密的暗黄色氤氲之气内藏化血神钉。

  易静倏见散光丸银光乱瀑如雨,黄烟激荡飞散中,眼前大片寸许长的暗赤血光,飞蝗一般射上身来。知道抵御已是无及,忙运玄功纵起,饶是飞遁神速,因有光烟掩蔽,骤出不意,肩臂上仍被打中了两处。如非元婴炼成,就不死也万难禁受。又见万千飞钉一般的血光仍然飞洒追来,当时负痛大怒,一面略微闪退,一面忙取兜率宝伞抵御。

  丙融见化血神钉打中敌人,竟似无什伤害,心中大惊。再见伞光一起,知更难于取胜。一片爆音过去,那本来收发由心的天瘟球竟吃震炸分裂,赤蛟剪也被弹月弩击中,光芒减去好些。心中痛惜,惟恐有失,忙把神钉收回,想就此遁走。不料心中恨极的易静连伤也顾不得医,只运玄功略闭了左臂气脉,以防万一。

  就在妖人这略微缓得一缓之际,发出六阳神火鉴朝妖人照去。六道相连的青光由一面圆镜照出,恰是两个干卦重在一起,合为干上干下六交之象,每道光长只数寸,粗才如指,虽然晶明,并不强烈,可是火属先天,引入了阴魔的先天真气,其灼伤力比原来的强上千倍,越往外发射,展布越大。

  那天瘟球黄色烟光还未及凝聚复原,吃镜光一照,突然发火自燃,宛然薄纸之投洪炉,一瞥而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