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156(1/2)

加入书签

  第百五十四节转轮三相

  谢氏二孪女谢璎、谢琳学道虽已多年,皈依佛法,入门尚浅,又是生性好动,天真喜事。当此群仙劫运,异派猖獗之际,如稍放纵,不免多生杀孽,自添烦恼。在二女功候未到以前,借参修上乘佛法为由,自峨眉开府后回山,轻易不令下山一步,于今已是两年又四个多月,多月来更未见乃父及叶姑到来。

  二女思念异常,知道师父和自己不是寻常师弟情分,从未受过嗔责,于是双双涎著脸皮,投在阴魔忍大师怀里,软语求告,要往武夷省亲。阴魔忍大师正好要改造二女,笑对道:“你爹爹正想你们去呢。只是你们前往峨眉所结强仇毒手摩什,恨你二人切骨,始终没放下复仇之念。你二人只一离开小寒山境,出了禁地,立被觉察。就此前往,必遇险阻。此番不比上次,断无望影而逃之理。由我先传你二人有无相神光护身,仇人法宝固难查见,即无心相遇,也是不能稍伤毫发。途中不可故现形迹,收了神光生事。否则,将来纠缠便更多了。”

  二女早受叶缤指教,说二女素来情热,将来下山行道以前,务要将这有无相护身神光或是大小旃檀神法学会,方可有备无患,不畏妖邪暗算。二女只道功力年限均浅,此法神妙不可思议,还不到学的时机,未敢遽然求告,未料得来如此容易,不禁喜出望外。

  缘来说易就易,说难也可以是咫尺天涯。二女过去生中积有罪恶,不然也不会投生在蚩尤族中。幼逢毒劫,被天魔无形毒瘴侵入屄穴,伤残了元阴基源,肉身无从起动,本与降魔大法绝缘。虽因向道心坚,无如根基浅薄,禀赋过于脆弱。要等循序渐进,一切善业功行,也难于修积,更为时太久,也夜长梦多。休说见了人世繁华,嗜欲众多,自忘本来,即便夙根不昧,能知谨慎,邑勉前修,也要在数十百年之后。大限一到,任是多大法力,也难抵御天劫,反倒形神俱灭,连化生虫鱼都属无望。阴魔为要二女参与轩辕魔宫劫运,不得不许下极大愿力,以小转轮三相神法重塑二孪女肉身。一得一失,可说天渊之别,也全无自主可言,是谓天命。

  那小转轮三相神法,纳大千世界于一环中,由空生色,以虚为实,其佛法之微妙,不可思议,于片时之内,重转轮回,备历三世形相。本来今生福缘全是前生修积,此法则颠倒先后,反因为果,在此生相内许下功德宏愿,移后作前,仗佛法前后倒置,以来世预修今生,使受法者先跻仙业,再在未来相中补完三相所许的善功。

  受法者一经置身其中,便忘本来,自转轮回化生,于石火电光,弹指之间,历劫三生。再加仅仅七天工夫,便即成长。那与邯郸黄粱的梦境迷离,倏然百变,迥乎不同。在那三相虚境内,不特不知那是幻像,凡幻像中经过的一切急难苦痛,诸情欲生老病死,一切应受,均须身受,俱由魔召,甚于实境。

  幻境中的岁月,久暂无定,在内转生一次,最少也须五六十年。此一甲子岁月,更须一日一时度过,仍仗两女自己的信心毅力,于奇危绝险之中修持,更丝毫松懈不得。稍一不慎,立为魔所乘,前功尽弃。虽仗佛法在旁护持,也只是保得命在,仍还本来,所有愿望悉归泡影,也不能再施此法。也灵慧全失,连想循序修为,都是极难之事。

  等到将三重难关硬闯过来,开坛成长,再照幻境中所积善功,重加实践。三生劫内所积善功,俱要一一实践、偿还,所有誓愿修持,更一毫也犯误不得,始得完成功果。非具绝大毅力宏愿,万难终始。否则功果难成,甚且立堕轮回,复归本来。

  这等万劫难逢的仙缘,于佛法精微奥妙之余,三相世中预积的功德才是先跻仙业的基础。此事力争造化,全仗法力成长,忒违逆运数,大干造物之忌,魔头重重,意动即至,尤其是所愿愈宏,心志愈坚,抗力愈强,异日魔孽苦难也愈加重。但能渡过,成就更大。但一旦天变,即成负资产的永不翻身,更为法潮左右,长堕苦海,万劫不复。

  可是天心飘渺,造化无常,因其母淫遇阴魔,飞上枝头变凤凰,有连山大师留下的无边功德可借,不假外求,解免了募集公信的苦难。虽是依然备诸苦孽,行法时也只管运用心灵,化生人相,变作缘福深厚,生具仙根仙骨的良材美质,在今生世内便可证入上乘功果。

  阴魔忍大师嘱咐完二女,便在棚前竖了大雷音烈火神幡,又用佛法将全山隐蔽。到了子时将近,阴魔忍大师跌坐法坛之上,令二女归座,然后合掌三宣佛号。念完咒诀,将手一指,二女各自身前的一盏玻璃灯便飞起一朵金花,化为一团光霞,分别将二女全身围绕,助长元神凝固,以俟至行法转轮。

  满殿金霞照耀处,阴魔忍大师座前平地涌起一朵斗大青莲,上面彩光万道,虚托著一个同样大小的金轮,旋转不休,由急而缓。二女知金轮一现,便须附身其上,念动自能飞到。等金轮转势略缓,各把精气神沉稳,随著心念动处,不先不后,在原来绕身佛火神光簇拥之下,往轮上飞去。

  那金轮看去大只尺许,上有五角,各长尺许,角上间隔甚窄,想是攀附在那五根金角上面,本拟各攀一角。及至飞近,才看出每一问隔以内,各有一个金字,共分生、苦、老、病、死五格。忽然省悟,应该同附生格以内。刚刚觉出格小不过三寸,轮又甚窄,如何能容?身子似忽被甚东西吸引,已到了轮上,各不相见,又觉地方甚大,也未再见金轮转动,便在幻境中经历三世。因毅力禀赋无甚差异,各自在幻境中所经历都大致雷同。

  第一劫:贫贱不能移。劫中人猛然心里一迷糊,便把本来忘去。只觉命门空虚,身子奇冷,四肢无力,身子被人抱住,正在擦洗,疼痛异常。室中霉湿熏蒸,臭气触鼻。再加上一种热醋与血腥汇成的臭味,中人欲呕。悲泣怨尤之声,凄楚欲绝。啼饥号寒,土炕无温,越显得光景凄凉,处境愁惨。

  劫中人自觉身有自来,记得只要立志积修外功,便可成仙,见满室愁苦悲戚之状,不觉伤心,放声大哭起来。哭了多时,也无人理。到了次日,产母竟不顾病体,强忍痛苦,口中不住呻吟,缓缓将身侧转向里,颤巍巍伸出一只血色已失、干枯见骨的瘦手,来摸婴儿的脸。那产母年虽少艾,人已失去青春,面容枯瘦,更无一丝血色。这时两眼红肿,泪犹未干,却向著婴儿微笑抚爱,低唤“乖儿”。好似平日所受的贫苦磨折,以及十月怀胎,带孕劳作所受的累赘和难产时的千般苦痛,都在这目注婴儿,一声“乖儿”之中消去。忽又凄然泪下,自怨自艾,哭诉命苦。

  婴儿生父学博运蹇,家境日落。共产七子,生母怀孕后不久,生父便染时疫而死。全仗母氏劬劳,苟延残喘。平日受尽恶亲友白眼作践,处境艰难,非人所得而堪。劫中人越听越伤心,不禁哀哀痛哭起来,每日都只在奇贫至苦的光阴中度过。看著母氏劳苦,欲解不能,终日心痛,情逾切割。端的是度日如年,莫可奈何。好容易挨到周岁过去,忽又遭逢瘟疫,诸兄全都病死,只剩母女二人。那初生时的零星回忆己更渺茫,有时也还想起此生之来必非无因。但以慈母深恩,不舍远离,如何肯作出世之想。

  老母忽然寿终。自来生死之际,情分越重,越发痛心。端的是人间至痛奇悲,无愈于此,泣血椎心,想起慈恩未报,日夜悲泣,誓修十万善功为母乞福。不料连遭水火刀兵与瘟疫之厄,无日不在颠沛流离、出死入生之中。但仍记得那十万善功,誓欲修积圆满。落在乞讨之中,仍以济人为务。也不知历尽多少艰难困苦,比度日如年更甚,一日有一日的疾苦悲愁。直到六十岁才善功圆满,却因为一件极烦冤愁苦之事而死。一劫转罢,方觉元神重入转轮,还了本来,身已再入化生。

  第二劫:富贵不能淫。夙因也还未昧,前劫之事还依稀记得。自从能行动说话起,便坚心慕道。尽管锦衣玉食,穷极享受,一点不放在心上。父母一死,仗著弟兄甚多,便离家出走,到处访求高明僧道为师。所受山行野宿,蛇兽、鬼怪、盗贼的险难危害,又是一种滋味,比起上劫,抵御自越艰难。又自发十万善功宏愿,积修十年。好容易得告圆满,寻一封柬帖,照所传授修炼。方庆有成,不料妖魔来加扰害,备历水火风雷、裂骨焚肌之苦,最终仍是道浅魔高,受尽苦难之余,活活为魔火烧死。立还本来,又到轮上。

  最后这次:威武不能屈。这三次一次比一次所受痛苦魔难也愈加重。一生下地不久,便丧父母,孤身一人,被一精医道的高僧收去抚养为徒,从小便在空门,易于修为。于是摒除尘念,一意皈依,持戒甚苦。才十余岁,高僧圆寂,庙产便吃恶人强占,并被毒打个半死,逐出门去。所遇皆恶人同党,休说募斋,连水都讨不到一滴。尽管备历楚毒,饥渴欲毙,受尽恶人凌践,并不以此灰心怨尤,反而视为应受罪孽,誓发宏愿忏悔。于气息奄奄,强忍饥渴创伤之中,宛转爬行。得保残生,不等痊愈,便负伤病就道。

  重又许下十万善功,并立志朝拜天下名山圣地,访求正道。由此破衣赤足,云游天下,仗著师传神医,到处救人。遍历灾荒鬼域,弱水穷沙。凡是人世上的水火、刀兵、盗贼之厄,以及瘴疠风沙、豹狼蛇虎之害,俱都受了个够。绝食绝饭,动辄经旬,往往饥渴交加,疲极欲毙,仍是努力奋志,苦挨前进,出死人生达数百次。似这样苦行到老,十万善功虽已积满,而虎口余生、千灾百难之余,手足多半残废。加以积年所受风寒暑湿,一切暗疾,老来一齐发作,就是拄杖膝行,亦所不能。穷一日之力,未必能得一饱。便以草根树皮度日。

  偶于静夜默参,澄神定虑,重悟前生玄道。刚刚得了门径,忽见前生师父走来,传飞剑一口,命其扶国勤王,并救亡种之祸。哪知屄气不畅,元阴阻滞,斗不多时,便将师传飞剑、法宝毁去。魔头便来侵扰,不是以声色美味各种嗜欲来相诱惑,便以摘发洗髓、腐骨酸心、奇痛奇痒、恶味恶臭来相楚毒,比起以前所受,厉害十倍。苦捱七昼夜,终被压成血浆,留得屄壳浪荡回山。师父便勃然大怒,骂劫中人根骨浅弱,不堪造就,本早应逐出门墙,免贻师门之羞。

  谢琳方觉冤苦万状,何薄情乃矣,气郁不伸,忽闻梵呗之声,远远传来,耳边喝道:“怨心忘忠。幻像无穷,还不及早回头么!”

  似受了当头棒喝,把历劫三生一切经受全都想起,立即醒悟。睁眼一看,身已成了婴儿,只与转轮幻境不同,身子长才数寸,正由阴魔忍大师手指上放出一股金霞,簇拥著全身,停在空中。先还担心最后一劫为魔所迷,曾入幻境,惟恐功败垂成。看阴魔忍大师无哀戚之容,再看自己肉身,闭目垂帘,跌坐原处未动,仍是本来形相,一丝未变,也未成长,料无大碍。

  阴魔忍大师一手指定谢琳元神,一手掐诀,口诵真言。谢琳渐觉金霞越来越盛,好似有质之物,通身俱被束紧,动转不得。忽随大师手指,缓缓往原坐处拥去。到了肉身头上,四外金霞压迫越急,只有下面轻空,身便往下沉去。低头一看,原身命门忽然裂开,知道元神即要归窍。上面金霞又往下一压,耳听阴魔忍大师喝道:“元神速返本体,成长还须数日。照我所传潜心内视,反照空明,不可睁目言动,摇荡无神,阻滞生机。”

  谢琳猛觉眼前一暗,身子往下一沉,元神化生的婴儿已经归窍,功候便算完满十之七八,静候成长。虽然三劫已过其二,不致全败,可惜因屄伤所致,为魔所迷,曾入幻境,将来还须再转一劫,赶不及轩辕老怪入水晶棺修炼破四旧魔法,及未能于八九氓氲之际,诛灭地缺魔君,扫荡贪婪绝性的魔宫头目。

  无语无思的谢缨则被卖入勾栏妓寨。被迫接客开苞,犹尚一心向道,闭目伏坐调气,已然以平和坚忍,一切视诸虚空,全不动念战胜魔难,经过小转轮三相三劫轮回,元神已回归本体,只余幻像未泯,为要待阴魔逸出无相火凤凰元胎,施展凤凰劫火,炼屄补天。

  谢缨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挤入臀沟,粗挺的尖端强硬地顶上自己的双腿根部,在坚挺的压迫下,感受到火炙的灼热,全身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被粗大滚烫的龟头紧紧压顶的大阴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全身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一想到要被陌生男人那粗大的屌茎粗鲁地插入自己纯洁的身体里面,谢璎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紧张地扭动腰肢,像逃避烧红的烙铁一样,想逃开紧紧顶压花唇。

  无耻的屌茎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粗大灼热的龟头撩拨著谢璎纯洁的大阴唇。从未经历火辣挑逗的谢璎心腔砰砰乱跳。粗大的龟头蠢蠢欲动,左挤右顶著摩擦嫩肉,给谢璎体味著这无法逃避的羞耻,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被压榨出酥酥麻麻的触感。

  贞洁的圣地早已全无防卫,两片大阴唇无奈地被粗长坚挺的肉棒大大地撑开,陌生男人的可恶屌茎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粗大火烫的龟头挤压入贞洁肉窄洞。赤裸裸的柔肌嫩肉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被迫接受紧密接触的摩擦,感觉著那陌生的形状,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令谢璎「呀~~」惊叫。极度强烈的快感,带著凄绝的心识,同时上冲头顶,仅仅是这样已经让谢璎几乎晕厥。

  陌生男人并不急著深入圣洁的屄谷,享用谢璎贞洁的屄洞,而是突然停止动作,慢慢地玩弄这无路可逃的猎物。那贞洁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的羞愤挣扎更能满足陌生男人的高涨的淫欲。

  毫无防卫的柔嫩圆润乳房被魔手捏弄搓揉,恣情品尝它的丰挺和弹性。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娇嫩小巧的乳尖更加翘立,无辜地证实著主人的羞耻。男人的指尖在敏感的乳头轻抚转动,像有电流从在扩散,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尽管谢璎拼命地压抑,可是呼吸变得粗重急促的无法隐藏,从喉咙深处微微地发出「啊~~啊~~」声响。而那体内所激起的快感和愉悦感,却随著奶子被火辣辣地抚弄而漫延到屄穴去。那是很难防卫的刺激,谢璎的脸像火烧一般烫,自己怎能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反应。但在色情的蹂躏下,屄谷中已是溪流泛滥,谢璎闭著唇发出更高的呻吟,换来更大胆的挑逗。

  火热的指尖突然偷袭翘立的阴蒂,谢璎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阴唇屈服于淫威,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不自主地渗出湿热柔嫩的花露。谢璎喉底哽住低呼,拼命想切断那里的感官,可是身体固执地坚持工作。从未向男人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开始被那卑污的陌生手指无耻而色情地亵玩著。娇嫩的阴唇不顾主人的羞耻和绝望,清晰地报告著陌生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

  身体开始惧怕那陌生男人的爱抚。却抵不住那卑鄙指尖的灵活地控制,输出丝丝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谢璎娇躯轻颤,大小阴唇不自主地收缩,紧箍那侵入的火辣龟头,使肉茎更紧凑地贴挤花唇,挤迫嫩肉的丑恶龟头。大阴唇被异样的火烫笼罩,赤裸的粗大肉茎紧贴同样赤裸的阴唇,棱角和迫力无比鲜明。被陌生男人发现了身体变化,发现自己的性感窍穴,已经更加涨粗的火热肉茎更乘势夹击,硕大龟头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屄穴洞口磨碾。袭击珍珠般阴蒂的指尖碾磨捏搓,要逼娴静的淑女暴露深藏的疯狂。

  谢璎嫩面发烧,两腿发软,双眼紧闭,咬牙抵抗一波波快感的冲击。强自坚持的端庄掩不住内的真实,两片大阴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阴蒂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淫津不断渗出。龟头的尖端在阴唇内颤动,在屄穴入口处进进出出,贞洁的大阴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碾压挤刺,谢璎全身的快感更为上升,觉得自己大概要飞起来似的,狼狈地咬著牙,尽量调整那从鼻子中发出急切的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噩梦仍在继续。

  顾得下顾不得上,亳无防备的耳朵也被侵袭。陌生男人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谢璎的耳朵,麻痒的感触使谢璎禁不住颤栗。当男人的嘴唇轻抚吮吸谢璎的耳垂和玉颈的时候,谢璎才惊恐地发现耳朵的地方存在著这么多性感带,而且那极愉快的感觉,并非只有耳朵附近才受到刺激而已,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全身都要抽紧,也蔓延到愉悦之源的花芯。尽管意志想要拒绝,理性的要堤防,却在性感波涛的不断震撼下,摇摇欲坠。冰一样僵挺的身体竟像要渐渐地化开来,只能闷绝的低叫:“啊~~啊~~”

  谢璎上半身突然往弓弹,痉挛地撑起了腰。占据在谢璎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的粗大坚挺的龟头突然猛地一顶,挤入处女膜的缝隙,无情地彻底贯穿谢璎最后的贞操。谢璎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啊~~”

  初次遭遇如此猛烈的袭击,矜持的贞操已经全面崩溃,纯洁的谢璎的全身机能好像都停滞了。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谢璎的下腹扩散开来,像有火球在屄穴里爆炸,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整个人被炽热的男性功能所强烈刺激著。疯狂般的羞耻冲上心头,谢璎拼命调整急促的呼吸,压抑著喉咙深处微弱的娇喘。

  随著巨热屌茎的缓抽慢送,彷佛一股电流串过谢璎背部。缩成一团的身子轻微地扭动,雪白的颈子微微战栗,谢璎紧紧地咬著性感的红唇,彷佛要闪避对重要部位的攻击般猛烈地扭动臀部,然而粗大的龟头紧紧压住不放。

  “呜~~”!娇嫩性感的玫瑰红唇不自觉地微张轻喘。谢璎微微地抖动著身子,惊恐地发现那官能的防线已经被色情的蹂躏下越来越薄弱,陌生的肉茎丝毫不容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火烫坚挺的摩擦阴唇,龟头鲜明的棱角刮擦娇嫩的膣肉,阴蒂受到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强烈的冲击像要把谢璎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子宫深处,已经被官能和污辱所充满了。那羞耻心敌不过爽快的感觉,谢璎的纤腰不自主地轻微扭动。随著那小幅度的运动,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而谢璎喉咙深处的闷绝的「喔~~喔~~嗯~~」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

  那一直在她体内规则地进出的肉茎,又开始要朝更深的地方前进。但并非那种很猴急的样子,而是以小幅度地准确地在前进。谢璎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著嘴唇。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

  “呜~~啊~~啊~~”发出好像是快要崩溃的声音。那屌茎不只是大而已,而是像钢铁一样的硬度,像烙铁一样灼热,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粗大的龟头撑满在谢璎那处女紧窄的屄洞,压磨顶刺的花蕊,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麻痹了。电流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热气好像在涌出。

  谢璎羞耻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在不自主地夹紧深深插入自己内部的粗挺肉棒。可怕的淫屌在嫩肉的紧夹下还强烈地不住震颤动鼓胀,迫力直压喉头,气也透不过来。喉咙深处还发出在抽泣的「啊啊~~」叫声,像缺氧的鱼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这种窒息般的闷绝,竟加倍地促升著体内无法宣泄出来的欲望,谢璎已经放弃了本能的抵抗。

  粗长的肉茎缓缓抽出,屄洞内壁嫩肉也被带出翻转,巨大的龟头已经退到屄穴户口,再一次的狂暴攻击蓄势待发。谢璎抗拒的意志被彻底摧毁,好像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著,骄傲的红唇颤抖,喃喃低叫:“不要啊~~不要~~那么用力~~”

  刚刚抽出的肉茎又马上插入。就在那瞬间,谢璎瞬间失去了自制力,从喉咙深处放出了一声悲呜:“哇~~”

  理智不愿意承认,可是受到粗硬肉棒更深入的冲击后,谢璎的身子轻飘飘地好像要飞起来。粗挺火热的肉棒开始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谢璎娇嫩的子宫深处,被淫津充份滋润的膣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谢璎无法保留地低声呻吟著。起初那种身体好像要被撕裂成两半的感觉,现在却反而化成了快乐的泉源。爆炸般的眩晕冲击全身,将谢璎身上所剩下的微薄的羞耻、踌躇、理性以及骄傲完全夺走。

  谢璎的视野也开始变得朦胧,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紧窄的屄洞中火烫粗挺的肉棒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一股被抽离的快感澎湃汹涌的从子宫深处爆裂开来,享受到子宫会叫的那种感觉,无意识地发出「喔喔~~」的陶醉声音。

  在一般的状况下,女人总是被动的。但当身子被点燃后,就会变得积极,摇摇晃晃扭动著腰,随著律动所燃起的欢愉,谢璎的身体更强烈地追求快速的插入,变成一种很贪心的样子,暗暗期待更大的快感,已经不习惯被抽离的空虚感。陌生男人将插入的速度放慢。谢璎只觉得身体好像麻痹了无法控制,一时间只能「啊!啊!」大声浪叫,激烈的挺腰哀吟,强烈的快感快速的麻痹敏感的身体,脑髓中枢也有一点甘美的麻痹状态。

  身体深处已经开始逐渐火热,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已经燃烧得似乎要爆发了。当大肉茎到达子宫时,青春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痹。而被蹂躏已久的屄穴却特别的热,烧了又烧。屄膣熔化了,全身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一丝热浪从谢璎的下腹升起,化元气入昆仑,入泥丸注为珠,放大光明,照三千大千世界。

  元神合体,把历劫三生一切经受全都想起,谢璎立即醒悟,三劫已过。在心火神光笼罩之下,安稳端坐,合目入定,守著那盏具有佛法妙用的长命灯,静待法体凝固。只是未能达到随缘而处,无忤无执,要再转一世,无用过劫,却也神仪内莹,宝相外宣,仙姿慧根,迥非庸俗。面容更是珠辉玉映,神光焕发,仙骨仙根,迥与历经三相前更胜。

  佛法化生本须有七昼夜极紧运用,不能片刻离开,但阴魔忍大师已参上乘真谛,擅金刚伏魔大法,兼有连山大师功德可借,无需募集公信,二女存亡之交,只在初夜子时刹那,连炼屄补天也不用急于一时。因恐其仙福虽厚,资禀脆弱,有诸般苦难,必须亲身守候外,一样仍可用佛法封护法坛,随意行动。

  阴魔无相法身也重归忍大师囊壳,随即开坛走出,看看大雷音烈火神幡招来的毒手天君有多大魔行。

  毒手天君恨二女如切骨,从未停用轩辕老怪的千里传真侦向小寒山,于竖立大雷音烈火神幡为二女立基之刹那,照出小转轮三相神法的施行。毒手天君只知仗此佛法化生须有七昼夜极紧运用,不能片刻离开,又当是持法紧要关头,不能分身抵御,居然乘隙来此寻仇,还约了西崆峒老怪好友天破真人潘硎同来。也探不出法坛所在,只围著神幡放出千丈魔火,欲将之化为灰烬,声势甚是凶恶。守幡的李洪只须指挥金刚佛火,暗中迎头抵御,任他魔火厉害,也是无可奈何。

  这孽生爱子得天独厚,年才三岁不到,已受玄门无上妙法成长。这玄门妙法行法比小转轮三相神法较难,需费三百六十五昼夜工夫,循序渐进,不可中断,修得信托功德后,却容易得多,只要用功勤奋,一意修为,一样能到上乘功果,更可不虞失堕。任天变无常,也是你信我托,损失只是所信授之功德,无损自身修为。李洪更无需一气呵成三百六十五昼夜工夫,可取用分日施法。正是人到洛阳花似锦,你到洛阳不遇春,是各有前因,其难就难在有连山大师这先祖留下亿万功德可托,才得妙法圆通。

  这幼童没有丝毫胆怯,见妖人魔火邪烟源源发出,迎上神幡佛火立即晃眼消灭,以为妖人无甚伎俩,惟恐少时妖人逃走,又恃有灵峤三宝可以护体,不受魔侵,竟然椭转神幡佛火,冒险现身以诱敌入伏。天破真人潘硎正当数尽,欺他人小,妄想生擒,被李洪骤出不意发出千寻雷火烧成灰烬。

  只有毒手天君于峨眉开府后,李洪回山时,照映过其容貌,为婴童强夺虹玉钩所惑,未敢追逐。李洪这一出去,不能再隐,虽有玄门无上妙法助他成长,毕竟时日短促,气候未成。毒手天君后见李洪伎俩已穷,便用魔门五遁将李洪困住,迫令自取神幡献上,降顺免死。休说李洪绝不肯从,便肯听从,那神幡被佛法禁竖地上,岂是第二人所能移动?

  毒手天君大怒,便将五遁生克妙用全数施为。总算李洪人甚机智,便乘敌人心虚,故意延宕,一味破口乱骂,一面设词哄骗,仍指幡上神火抵御,居然被他鬼混了好些时候。等到护身光华为五遁所迫,气都透不出来,阴魔忍大师也炼屄事毕,开坛走出,举手即破了五遁禁制,毒手天君望影逃遁。

  阴魔也溢出无相法身,往武夷山千石帆潮音小筑,替入谢山法体,安排淫诱叶缤,拆解《灭魔宝□》之谜。

  第百五十五节宝□淫引

  光阴易过,不觉满了七日期限。忽见金霞飞起,一闪不见,同时现出整座法坛。谢璎、谢琳二女也已炼成有无相神光,运用纯熟,随即拜别元胎忍大师起身,用有无相神光隐去形迹,起身往武夷飞去。

  谢璎、谢琳二孪女飞到武夷山千石帆潮音小筑后一看,山顶全是白云铺满,氤氲浩荡,岚光映日之外,竟看不见下面景物,暗忖如何是这等光景?待要行法穿云而下,云岚倏地腾涌如山,朝上卷来,四顾身已没入云海之中。

  谢琳性于较急,刚唤了一声:“爹爹!”忽见一道金光自下方射来,立时冲开一道云□,见下面梅花林外,阴魔谢山正朝上面含笑招手,连忙争先飞落。阴魔谢山将手往上一招,岚光云影重又封合,再将手一扬,手上立现出一片白光,光中现有不少字,令二女细看。大意是说:一音大师叶缤在倚天崖对面千寻石壁之内,将东晋神僧绝尊者的一部《灭魔宝□》炼法真诀取到手内。这部降魔真诀,以二女此时资禀法力,学之甚易,只要记下,便能依此通解。叶缤先前自是不肯,决想不到有此密谋。二女之中,不论何人,凭著各人的愿力缘法,将那部真诀默记下来。等到记下以后,已无法补救,只好听其自然了。

  谢琳看完,甚是欢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