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156(1/2)

加入书签

  第百五十四节转轮三相

  谢氏二孪女谢璎、谢琳学道虽已多年,皈依佛法,入门尚浅,又是生x好动,天真喜事。当此群仙劫运,异派猖獗之际,如稍放纵,不免多生杀孽,自添烦恼。在二女功候未到以前,借参修上乘佛法为由,自峨眉开府后回山,轻易不令下山一步,于今已是两年又四个多月,多月来更未见乃父及叶姑到来。

  二女思念异常,知道师父和自己不是寻常师弟情分,从未受过嗔责,于是双双涎著脸皮,投在y魔忍大师怀里,软语求告,要往武夷省亲。y魔忍大师正好要改造二女,笑对道:“你爹爹正想你们去呢。只是你们前往峨眉所结强仇毒手摩什,恨你二人切骨,始终没放下复仇之念。你二人只一离开小寒山境,出了禁地,立被觉察。就此前往,必遇险阻。此番不比上次,断无望影而逃之理。由我先传你二人有无相神光护身,仇人法宝固难查见,即无心相遇,也是不能稍伤毫发。途中不可故现形迹,收了神光生事。否则,将来纠缠便更多了。”

  二女早受叶缤指教,说二女素来情热,将来下山行道以前,务要将这有无相护身神光或是大小旃檀神法学会,方可有备无患,不畏妖邪暗算。二女只道功力年限均浅,此法神妙不可思议,还不到学的时机,未敢遽然求告,未料得来如此容易,不禁喜出望外。

  缘来说易就易,说难也可以是咫尺天涯。二女过去生中积有罪恶,不然也不会投生在蚩尤族中。幼逢毒劫,被天魔无形毒瘴侵入屄x,伤残了元y基源,r身无从起动,本与降魔大法绝缘。虽因向道心坚,无如g基浅薄,禀赋过于脆弱。要等循序渐进,一切善业功行,也难于修积,更为时太久,也夜长梦多。休说见了人世繁华,嗜欲众多,自忘本来,即便夙g不昧,能知谨慎,邑勉前修,也要在数十百年之后。大限一到,任是多大法力,也难抵御天劫,反倒形神俱灭,连化生虫鱼都属无望。y魔为要二女参与轩辕魔g劫运,不得不许下极大愿力,以小转轮三相神法重塑二孪女r身。一得一失,可说天渊之别,也全无自主可言,是谓天命。

  那小转轮三相神法,纳大千世界于一环中,由空生色,以虚为实,其佛法之微妙,不可思议,于片时之内,重转轮回,备历三世形相。本来今生福缘全是前生修积,此法则颠倒先后,反因为果,在此生相内许下功德宏愿,移后作前,仗佛法前后倒置,以来世预修今生,使受法者先跻仙业,再在未来相中补完三相所许的善功。

  受法者一经置身其中,便忘本来,自转轮回化生,于石火电光,弹指之间,历劫三生。再加仅仅七天工夫,便即成长。那与邯郸黄粱的梦境迷离,倏然百变,迥乎不同。在那三相虚境内,不特不知那是幻像,凡幻像中经过的一切急难苦痛,诸情欲生老病死,一切应受,均须身受,俱由魔召,甚于实境。

  幻境中的岁月,久暂无定,在内转生一次,最少也须五六十年。此一甲子岁月,更须一日一时度过,仍仗两女自己的信心毅力,于奇危绝险之中修持,更丝毫松懈不得。稍一不慎,立为魔所乘,前功尽弃。虽仗佛法在旁护持,也只是保得命在,仍还本来,所有愿望悉归泡影,也不能再施此法。也灵慧全失,连想循序修为,都是极难之事。

  等到将三重难关硬闯过来,开坛成长,再照幻境中所积善功,重加实践。三生劫内所积善功,俱要一一实践、偿还,所有誓愿修持,更一毫也犯误不得,始得完成功果。非具绝大毅力宏愿,万难终始。否则功果难成,甚且立堕轮回,复归本来。

  这等万劫难逢的仙缘,于佛法j微奥妙之余,三相世中预积的功德才是先跻仙业的基础。此事力争造化,全仗法力成长,忒违逆运数,大干造物之忌,魔头重重,意动即至,尤其是所愿愈宏,心志愈坚,抗力愈强,异日魔孽苦难也愈加重。但能渡过,成就更大。但一旦天变,即成负资产的永不翻身,更为法潮左右,长堕苦海,万劫不复。

  可是天心飘渺,造化无常,因其母y遇y魔,飞上枝头变凤凰,有连山大师留下的无边功德可借,不假外求,解免了募集公信的苦难。虽是依然备诸苦孽,行法时也只管运用心灵,化生人相,变作缘福深厚,生具仙g仙骨的良材美质,在今生世内便可证入上乘功果。

  y魔忍大师嘱咐完二女,便在棚前竖了大雷音烈火神幡,又用佛法将全山隐蔽。到了子时将近,y魔忍大师跌坐法坛之上,令二女归座,然后合掌三宣佛号。念完咒诀,将手一指,二女各自身前的一盏玻璃灯便飞起一朵金花,化为一团光霞,分别将二女全身围绕,助长元神凝固,以俟至行法转轮。

  满殿金霞照耀处,y魔忍大师座前平地涌起一朵斗大青莲,上面彩光万道,虚托著一个同样大小的金轮,旋转不休,由急而缓。二女知金轮一现,便须附身其上,念动自能飞到。等金轮转势略缓,各把j气神沉稳,随著心念动处,不先不后,在原来绕身佛火神光簇拥之下,往轮上飞去。

  那金轮看去大只尺许,上有五角,各长尺许,角上间隔甚窄,想是攀附在那五g金角上面,本拟各攀一角。及至飞近,才看出每一问隔以内,各有一个金字,共分生、苦、老、病、死五格。忽然省悟,应该同附生格以内。刚刚觉出格小不过三寸,轮又甚窄,如何能容?身子似忽被甚东西吸引,已到了轮上,各不相见,又觉地方甚大,也未再见金轮转动,便在幻境中经历三世。因毅力禀赋无甚差异,各自在幻境中所经历都大致雷同。

  第一劫:贫贱不能移。劫中人猛然心里一迷糊,便把本来忘去。只觉命门空虚,身子奇冷,四肢无力,身子被人抱住,正在擦洗,疼痛异常。室中霉湿熏蒸,臭气触鼻。再加上一种热醋与血腥汇成的臭味,中人欲呕。悲泣怨尤之声,凄楚欲绝。啼饥号寒,土炕无温,越显得光景凄凉,处境愁惨。

  劫中人自觉身有自来,记得只要立志积修外功,便可成仙,见满室愁苦悲戚之状,不觉伤心,放声大哭起来。哭了多时,也无人理。到了次日,产母竟不顾病体,强忍痛苦,口中不住呻吟,缓缓将身侧转向里,颤巍巍伸出一只血色已失、干枯见骨的瘦手,来儿的脸。那产母年虽少艾,人已失去青春,面容枯瘦,更无一丝血色。这时两眼红肿,泪犹未干,却向著婴儿微笑抚爱,低唤“乖儿”。好似平日所受的贫苦磨折,以及十月怀胎,带孕劳作所受的累赘和难产时的千般苦痛,都在这目注婴儿,一声“乖儿”之中消去。忽又凄然泪下,自怨自艾,哭诉命苦。

  婴儿生父学博运蹇,家境日落。共产七子,生母怀孕后不久,生父便染时疫而死。全仗母氏劬劳,苟延残喘。平日受尽恶亲友白眼作践,处境艰难,非人所得而堪。劫中人越听越伤心,不禁哀哀痛哭起来,每日都只在奇贫至苦的光y中度过。看著母氏劳苦,欲解不能,终日心痛,情逾切割。端的是度日如年,莫可奈何。好容易挨到周岁过去,忽又遭逢瘟疫,诸兄全都病死,只剩母女二人。那初生时的零星回忆己更渺茫,有时也还想起此生之来必非无因。但以慈母深恩,不舍远离,如何肯作出世之想。

  老母忽然寿终。自来生死之际,情分越重,越发痛心。端的是人间至痛奇悲,无愈于此,泣血椎心,想起慈恩未报,日夜悲泣,誓修十万善功为母乞福。不料连遭水火刀兵与瘟疫之厄,无日不在颠沛流离、出死入生之中。但仍记得那十万善功,誓欲修积圆满。落在乞讨之中,仍以济人为务。也不知历尽多少艰难困苦,比度日如年更甚,一日有一日的疾苦悲愁。直到六十岁才善功圆满,却因为一件极烦冤愁苦之事而死。一劫转罢,方觉元神重入转轮,还了本来,身已再入化生。

  第二劫:富贵不能y。夙因也还未昧,前劫之事还依稀记得。自从能行动说话起,便坚心慕道。尽管锦衣玉食,穷极享受,一点不放在心上。父母一死,仗著弟兄甚多,便离家出走,到处访求高明僧道为师。所受山行野宿,蛇兽、鬼怪、盗贼的险难危害,又是一种滋味,比起上劫,抵御自越艰难。又自发十万善功宏愿,积修十年。好容易得告圆满,寻一封柬帖,照所传授修炼。方庆有成,不料妖魔来加扰害,备历水火风雷、裂骨焚肌之苦,最终仍是道浅魔高,受尽苦难之余,活活为魔火烧死。立还本来,又到轮上。

  最后这次:威武不能屈。这三次一次比一次所受痛苦魔难也愈加重。一生下地不久,便丧父母,孤身一人,被一j医道的高僧收去抚养为徒,从小便在空门,易于修为。于是摒除尘念,一意皈依,持戒甚苦。才十余岁,高僧圆寂,庙产便吃恶人强占,并被毒打个半死,逐出门去。所遇皆恶人同党,休说募斋,连水都讨不到一滴。尽管备历楚毒,饥渴欲毙,受尽恶人凌践,并不以此灰心怨尤,反而视为应受罪孽,誓发宏愿忏悔。于气息奄奄,强忍饥渴创伤之中,宛转爬行。得保残生,不等痊愈,便负伤病就道。

  重又许下十万善功,并立志朝拜天下名山圣地,访求正道。由此破衣赤足,云游天下,仗著师传神医,到处救人。遍历灾荒鬼域,弱水穷沙。凡是人世上的水火、刀兵、盗贼之厄,以及瘴疠风沙、豹狼蛇虎之害,俱都受了个够。绝食绝饭,动辄经旬,往往饥渴交加,疲极欲毙,仍是努力奋志,苦挨前进,出死人生达数百次。似这样苦行到老,十万善功虽已积满,而虎口余生、千灾百难之余,手足多半残废。加以积年所受风寒暑湿,一切暗疾,老来一齐发作,就是拄杖膝行,亦所不能。穷一日之力,未必能得一饱。便以草g树皮度日。

  偶于静夜默参,澄神定虑,重悟前生玄道。刚刚得了门径,忽见前生师父走来,传飞剑一口,命其扶国勤王,并救亡种之祸。哪知屄气不畅,元y阻滞,斗不多时,便将师传飞剑、法宝毁去。魔头便来侵扰,不是以声色美味各种嗜欲来相诱惑,便以摘发洗髓、腐骨酸心、奇痛奇痒、恶味恶臭来相楚毒,比起以前所受,厉害十倍。苦捱七昼夜,终被压成血浆,留得屄壳浪荡回山。师父便勃然大怒,骂劫中人g骨浅弱,不堪造就,本早应逐出门墙,免贻师门之羞。

  谢琳方觉冤苦万状,何薄情乃矣,气郁不伸,忽闻梵呗之声,远远传来,耳边喝道:“怨心忘忠。幻像无穷,还不及早回头么!”

  似受了当头b喝,把历劫三生一切经受全都想起,立即醒悟。睁眼一看,身已成了婴儿,只与转轮幻境不同,身子长才数寸,正由y魔忍大师手指上放出一股金霞,簇拥著全身,停在空中。先还担心最后一劫为魔所迷,曾入幻境,惟恐功败垂成。看y魔忍大师无哀戚之容,再看自己r身,闭目垂帘,跌坐原处未动,仍是本来形相,一丝未变,也未成长,料无大碍。

  y魔忍大师一手指定谢琳元神,一手掐诀,口诵真言。谢琳渐觉金霞越来越盛,好似有质之物,通身俱被束紧,动转不得。忽随大师手指,缓缓往原坐处拥去。到了r身头上,四外金霞压迫越急,只有下面轻空,身便往下沉去。低头一看,原身命门忽然裂开,知道元神即要归窍。上面金霞又往下一压,耳听y魔忍大师喝道:“元神速返本体,成长还须数日。照我所传潜心内视,反照空明,不可睁目言动,摇荡无神,阻滞生机。”

  谢琳猛觉眼前一暗,身子往下一沉,元神化生的婴儿已经归窍,功候便算完满十之七八,静候成长。虽然三劫已过其二,不致全败,可惜因屄伤所致,为魔所迷,曾入幻境,将来还须再转一劫,赶不及轩辕老怪入水晶棺修炼破四旧魔法,及未能于八九氓氲之际,诛灭地缺魔君,扫荡贪婪绝x的魔g头目。

  无语无思的谢缨则被卖入勾栏妓寨。被迫接客开苞,犹尚一心向道,闭目伏坐调气,已然以平和坚忍,一切视诸虚空,全不动念战胜魔难,经过小转轮三相三劫轮回,元神已回归本体,只余幻像未泯,为要待y魔逸出无相火凤凰元胎,施展凤凰劫火,炼屄补天。

  谢缨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挤入臀沟,chu挺的尖端强硬地李洪绝不肯从,便肯听从,那神幡被佛法禁竖地上,岂是第二人所能移动?

  毒手天君大怒,便将五遁生克妙用全数施为。总算李洪人甚机智,便乘敌人心虚,故意延宕,一味破口乱骂,一面设词哄骗,仍指幡上神火抵御,居然被他鬼混了好些时候。等到护身光华为五遁所迫,气都透不出来,y魔忍大师也炼屄事毕,开坛走出,举手即破了五遁禁制,毒手天君望影逃遁。

  y魔也溢出无相法身,往武夷山千石帆潮音小筑,替入谢山法体,安排y诱叶缤,拆解《灭魔宝□》之谜。

  第百五十五节宝□y引

  光y易过,不觉满了七日期限。忽见金霞飞起,一闪不见,同时现出整座法坛。谢璎、谢琳二女也已炼成有无相神光,运用纯熟,随即拜别元胎忍大师起身,用有无相神光隐去形迹,起身往武夷飞去。

  谢璎、谢琳二孪女飞到武夷山千石帆潮音小筑后一看,山著在叶缤身后现形,伸出两只魔手在她那两只大r球上轻轻地揉著。动情的两只r球在手掌中波动,又大又富有弹x,彷佛要挣出指间,两只n头都硬梆梆。小嘴频频发出「哦~~啊~~嗯~~嗯~~喔~~喔~~啊~~啊~~」的微弱呻吟。娇躯不断震颤动,腰肢摇扭,玉腿展伸,露出胯间哪丰满的女人神秘部位。

  弧圆的大y唇也大大的张开了,连黑黝黝的y毛丛也擘裂,已葵扇似的小y唇被烧得伸出屄户外,受著从子g内喷出的气流所冲,一张一合的在摇晃驱热,也像向奸郎征召,令y魔冯吾这欲海y魔也心跳怦怦,强忍欲望的疯狂,手掌捂向那凸显的耻阜胀包上,胀得厚而有柔韧强劲的弹x,内侧全是光溜溜的水渍,屄道内还一张一缩的,也真柔软。

  雌雄静电互流,快感直不是孤y独阳可比。叶缤略舒胀压,轻喘求援:“对,就是这里,小吾,,~~”

  如呓话语、y荡的呻吟令奸郎魂飞心荡,刺激得浑身如著火爆炸的颤抖,尽力克制著魔屌的冲动。入魔所撩起的原始欲火春情有著狂烈的神韵,其y荡不可方物,炽热的幅s炙得魔屌更是硬涨如铸铁。叶缤更向身后伸出纤纤玉手,火辣辣的紧握住那g又chu、又长、又硬的屌j。若焰若电的脉冲直飙入屌,颤荡流遍百窍,令y魔冯吾魔屌在颤,浑身都软了,禁不住「啊~~啊~~」的叫了两声。

  叶缤露出惊喜的神色,玉手把屌j牵引过去,对准了她自己的屄x。y魔冯吾用那大g头在屄x口磨动,磨得叶缤骚痒难耐,紧紧的抱著y魔冯吾,扭动赤条条的娇嫩胴躯,禁不住娇羞叫道:“小吾~~别再磨了~~小rx痒死啦~~快~~快c~~c进来~~求~~求你~~快嘛!~~”

  骚媚y荡饥渴难耐的神情令y魔冯吾也忍不住了,把大g头猛地c进去。魔火y焰炙得屄膣又暖又紧,水滑滑的嫩r把屌j包得紧紧,真是舒服。叶缤发出喜悦的娇嗲喘叫:“啊~~啊~~嗯~~啊~~啊~~哦~~哦

章节目录